more_vert
Utopia
UtopiaLv.18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心之阂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351/veil-of-thought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_________

chrome_reader_mode 2,754 event 15 天前 thumb_up 39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76 forum 0

______________

立于坎特洛特最高的塔顶,露娜公主巡视着小马国全境。从高处望去,万物皆如此渺小。当然这跟她在囚月期间肯定还是没法比的。

夜晚漆黑一片。仅有闪闪发亮的群星照亮着大地与天空的交界。月亮尚未升起,不过再几分钟就要上班了。大地隐于阴影之中,唯有零星分布的几座城市仍然明亮。不管是什么小马今夜出行都需要灯笼,否则连自己上半吻部的轮廓都看不清楚。

然而,露娜可不是“什么小马”,她是公主,一位永生的,拥有形体的女神。她拥有远超其他小马的力量,能轻而易举地看清艾奎斯陲亚最遥远的海岸上一块最遥远的岩石,但她现在不是再找岩石。

夜间,她的工作便是守望入眠的小马们。她的职责便是让他们远离危险。她的目的便是在太阳离去之际保护他们。跟她的姐姐在日间的所作所为并无二致。

然则,在一千年前,她摒弃了那份职责。小马们称颂着她的姐姐、她的太阳,令她以为他们恐惧着夜晚的来临。她的怨恨开始逐渐积攒起来。这些坏想法像毒药一样接连从心底冒出来,让她变成了最坏的模样。

魔法,毕竟是与情绪相关联的。被自己子民无视的残酷命运、暗地里小马们交头接耳所传播的谎言和她自身想要永夜降临的贪欲,合力扭曲了她的内心。露娜放任她的负面情绪变成了一个怪物。再加上她的魔法,怪物便显露为了梦魇之月。

一想到那名字露娜就会抖三抖。

无论她如何努力地去遗忘,那段堕落的经历仍然潜藏于心。它也永远不会被遗忘。谐律精华,虽然力量强大,也没法抹去她过去的所作所为。并非所有事情都可以简单地一笔勾销。

露娜不安地扇动翅膀。她的独角亮起柔和的暗蓝色魔法。世界的边缘,一小簇银光蹿出地平线,月亮开始升起。今天会是个满月之夜,就与她姐姐将她放逐一千年的那一晚一样。梦魇之月想要永夜降临,但这并不是她姐姐放逐她上月球的原因。

露娜合上双眼,脑中仍回响着过去的记忆片段。

“姊妹!汝须停下!”记忆中的塞拉斯蒂娅喊道,“此非汝善心之真志。吾等非欲此,汝非欲此,此乃事实!汝之小马爱汝,汝应为之献出一切!”

“彼皆嘲笑吾等,”梦魇之月的声音回响着。露娜畏缩颤抖。声音仍清晰到难以忘怀,光是听到就能让她内心纠结。冰冷、虚无而凶险,那声音毫无怜悯之意,是露娜声音的空洞款式。“彼视吾等,目露恐惧。吾等真诚,献之恐惧,此乃彼之所欲。吾等慷慨,献之黑暗,此乃吾之所欲。吾等友善,献之死亡,此乃彼之应得。”

“彼时世界溃散。无日,无夜,真之谐律终将降临于世。”

“妹妹!”声音传来,打断了露娜的回忆。她眼珠一转,瞥到她的姐姐从天上滑翔而下。露娜眨了眨眼,没想到姐姐会此时到来。塞拉斯蒂娅是日之持有者,严格遵循着自己的作息,就和露娜与月亮的关系一样。

他们常在既非白天又非夜晚的黄昏时分相遇。但露娜今晚没有看到她姐姐,因为塞拉斯蒂娅在外处理紧急事务。露娜已经记不起上一次看到蒂娅晚上还醒着是什么时候了…掌控夜晚的公主看向一侧。不,她记起上一次了。她刚刚就还在回忆。

“老姐,”随着塞拉斯蒂娅落到地面上,露娜跟她打了招呼,“你今晚熬夜了。我得知你在小马镇,处理一个紧急事项。”

“是的,”塞拉斯蒂娅走到露娜身旁,用半边翅膀拢住了她,“我刚从那里回来。我忠实的学生,暮光闪闪,正处于危险。”

“暮暮处于危险?”露娜眼珠子瞪得溜圆。

在露娜从囚禁中解放出来后,除了她的姐姐,其他小马并未热烈欢迎她回归。没有小马敢于直面她说几句话,她看得出他们畏惧的眼神,听得到他们发颤的声音。他们害怕着她。

直到噩梦夜(Nightmare Night),一个关于曾经的她的节日,露娜才终于遇到不害怕她的小马。她遇到了暮光闪闪。她认识了一位年轻的朋友,一位志趣相同的小马。这是她回归以来第一次回忆起什么是笑容。在她当时告诉塞拉斯蒂娅这件事时,对方只是微微一笑,表示对自己的门徒而言这是正常操作。

“告诉我,发生了何事?”露娜已经沉不住耐心。

“你还记得极光萦绕吗?”蒂娅轻轻发问。尽管她面不改色,露娜也能听出话语中的悲痛,透过眼睛看见她内心的怒火。

“当然,”露娜目露困惑,“我何德何能敢忘记第一任魔法谐律承载者?”她突然眼睛瞪得老大。她知道了姐姐话语之中的潜台词。“没有再发生吧,没吧?以前那魔法和善良之间…”

“不,跟以前不太一样,”蒂娅说。露娜刚缓口气,还没听几个字心又梗住了。“暮暮将自己与云宝黛茜,忠诚元素,融合了。我试着分离他们,尝试以前分离极光萦绕和银星一样,但并未奏效。”她肃目以对,“我需要你的帮助。”

“再无其他方法?”露娜有点哀痛。她姐姐降服魔法与善良形成的恐魔时她在场。那是一场充满着毁灭和死亡的大战。那是段痛苦的记忆,她不想再重现,特别是不要扯入暮光闪闪。

“没有其他方法,”蒂娅说,“你跟我都知道。如果我们让失衡维持下去…如果我们允许谐律融合…你记得的。我不需要再提醒你一遍。”

“是,不用了。”露娜羞愧地看向一侧。

“妹妹,”塞拉斯蒂娅也很痛苦,低声说着,显然也不想旧伤复发,“我们现在知道的,过去还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如果有三种谐律在你体内会怎么样…我就不会同意我们承载了。我不怪你,我从未怪你。我怪我…”

“我们不应该再浪费时间了,”露娜打断了她,转过头看向对方,“来吧,我们启程。”翅膀飞速一拍,夜之公主便升入了空中。

没多久,她就听到姐姐跟在了身后。塞拉斯蒂娅跟她隔了点距离,为她留下了空间。露娜的思绪又回到过去。这是她当下最不想去回想的事情,但她又偏偏忍不住。

“汝怎可欲求此物!”记忆中的蒂娅质问,“汝为何想将混沌加于吾身?汝为何想要破坏吾等艰辛维护之平衡。汝已将世界之结构毁坏。”

“沐于永夜之中,世界将善上加善,汝不可视之哉?”梦魇之月凶险一笑。

“否,”蒂娅说,“吾不可容许此事。”

“那就阻止吾等,皇姊,”梦魇之月回应,“汝拥灭吾之威能。撤去汝助力创建之物。毁灭吾等,放逐善良、诚实、慷慨于世。”梦魇之月笑得愈发璀璨,“此之举动,亦将毁灭汝,毁灭余下三宝贵之谐律!”梦魇之月发出了冰冷、高昂、疯狂的笑声。

塞拉斯蒂娅愣在原地,就是没法出手。

“汝须如此。”有个微弱的声音恳求着。塞拉斯蒂娅瞳孔突然放大。用尽了所剩的一切意志,露娜成功地暂时压制掌控自己的怪物,“为重建平衡,汝须将吾与月融合。将吾欲窃取之物化为吾之部分。”露娜通过梦魇之月的身体,抬头看向空中的银球。“让谐律回归于世以被他马持有,只因吾等本无需承载谐律…”

塞拉斯蒂娅犹豫片刻,最终下定决心。

“当谐律降临,”她轻声说,独角开始发光。随着一些融合魔法作用于梦魇之月,她开始发光。高空中,月亮也开始发光。“当新之承载者现世,吾将带汝回归,吾将另寻方法给予汝谐律。”

露娜眨眨眼睛以带走记忆与泪水。她不想要自己的命运复刻在暮光闪闪身上。她会尽其所能。她会拯救暮暮。

thumb_up 39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