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Westwind
WestwindLv.7
夜骐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珍贵之血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90256/precious-blood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chrome_reader_mode 6,945 event 14 天前 thumb_up 1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59 forum 6

翻译:Westwind


 

特栏西瓦尼亚是咯駬巴骞山脉附近的一片土地,拥有着苍翠繁茂的森林和闪闪发光的河流。白天时,这里很平静。橡树和山毛榉的气味,小溪奔流的声响,万里无云的蓝天以及田里游荡的羊群,都会让马感到惬意。

 

夜幕降临了。月亮渐渐出现在了太阳的位置,河流变成了黑色。广袤的森林漆黑一片,你甚至都不能看清面前的树。即便你有猫一样的眼睛,也总会被雾气遮蔽。接着,你便有一种被监视的不安感。似乎有东西正准备跳出雾气,夺走你的小命。

 

你也许会耸耸肩,觉得这都是想象出来的。然而,在特栏西瓦尼亚,就另当别论了。

 

这里存在着超自然生物:女巫,狼马,幽灵,在白天躲藏而在夜晚潜伏的生物。如果你独自在森林里过夜,而你脖子上的毛发竖了起来,那很可能你周围就有一个超自然生物。

 

怕了?也许吧。但实际上,它们中的大多数是无害的。

 

女巫只是小马。她们学习不需要独角的古老魔法,也经常以此帮助他马,尽管有女巫的居心叵测。这样的话,你只要不冒犯她们就好。

 

狼马只是在满月变成狼的小马。他们几乎察觉不到自己的转变。当他们转变后,他们有着捕食者的本能。所以,如果你遇到了一只狼马,你只需要装死。他们就只会经过你。

 

幽灵是可怜的迷失的灵魂,通常没有暴力倾向。因为他们是透明的,他们不能与现实世界发生物理上的接触。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而想避免冲突,你最好忽视他。

 

你应该小心的,是你会遇见的最致命的怪物:吸血鬼。

 

这种不死生物能用他们喜欢的方式,一眨眼杀了你。有的吸血鬼直接迅速将尖牙刺入你的脖子。其他的则可能会玩弄你一阵子。无论哪种情况,你都不会生还。他们以血为生。对于他们来说,你只是一顿饭。除非你有木楔或者大蒜,否则你要么立刻死去,要么因为被咬而成为吸血鬼。

 

但有极少的可能,吸血鬼会放过他们的猎物。为什么?众说纷纭。有一种理论认为,尽管他们的心不跳了,他们还残存着一丝马性。

 

牺比乌城规模很大,有着乡村风情。它坐落在咯駬巴骞山脉的主峰脚下。商人经常来此地交易。因此,白天时,街道上满是购买外国商品的小马。商业的成功也让很多小马十分富有。然而,在牺比乌,最有钱的一家住在市中心的一座巨大醒目的豪宅里。

 

房子的女主人是星光熠熠。她以自己的地位为骄傲,看不起在她之下的马。她照顾着她年轻的外甥女,后者小时候父母双亡。星光熠熠决心把外甥女塑造成一位高雅合格的大家闺秀。这样,她就能和一个有钱的单身马,或者贵族雄驹结婚。她满二十岁了,那一天也要到了。

 

一天,星光收到了一封信,让她的嘴唇兴奋地卷了起来。

 

“小蝶!”她喊道。没有回应。她皱了皱眉,更大声地喊道,“小蝶!”她转向女仆。“可可·帕梅尔,我外甥女呢?”

 

这只奶油色的陆马雌驹低头看着自己的蹄子,就好像正在接受惩罚一样。“我……我不知道,太太。”

 

“那就去找她

 

那位女性刺耳的声音将女仆下了一跳。她刚要离开大厅时,一只黄色的天马冲下楼梯。她有着光滑的粉色鬃毛。

 

“是,星光阿姨?”她轻轻喊道,“你叫我?”

 

粉色的独角兽怒视着她。“为什么这么久才来?”

 

在她的注视下,小蝶向后缩了缩。“对不起,阿姨,但,”她拍了拍蹄中的白色的湿兔子,“我在给安吉尔洗澡……”

 

星光呻吟了一声,以蹄扶额。“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一位淑女不会和动物浪费时间!”

 

星光用魔法将尖叫着的兔子从小蝶的蹄中抽出,扔向可可·帕梅尔。

 

“我说过,你可以有宠物,”独角兽严厉地继续说道,“但照顾它是佣人的工作

 

小蝶低下了头。“对不起,阿姨,我以为……”

 

“你以为?!”星光哼了一声,“对于一位淑女来说,思考也不是合适的消遣方式!”她立刻转向女仆。“把那只老鼠拿出去!”她闻了闻后干呕了一下。“再给它洗个澡!”

 

安吉尔向独角兽摇着爪子。在女仆带走它时,它生气地叫着。星光深吸一口气,又微笑起来。

 

“不过,”她用甜美的声音说,“我有一些好消息!”她举起她一直在读的信。“我刚刚从领潮伯爵那里得到消息,他非常想见你!”

 

“哦,”小蝶皱着眉说。

 

“你知道的,领潮伯爵在布加勒嘶特有一大片土地,还有着七十万的钱!而且,有传闻说,他是这几百里最英俊的雄驹!”

 

天马咬紧了嘴唇。“但……他马好吗?”

 

星光挑起一根眉毛。“好?你听我说的话了吗?他有钱,有地位,又帅气。有谁能比得上他好呢?”

 

“我是说……他友善吗?”

 

“友善?”她的阿姨转了转眼珠,将信折起。“你真应该摆正目标了,亲爱的。而且,他要在几周里来牺比乌旅行,在我们这里做客。所以,你要开始提高词汇量了。记住了,在和雄驹交往时,你要显得聪明,来给他深刻的印象,又要不能太聪明,给他压迫感。”

 

“但是,阿姨……”小蝶说道。

 

“这不是建议,小蝶。”星光说着,怒视着她作为警告,“回你的房间,背词典。”

 

她的外甥女叹了口气。低声说:“是,阿姨。”

 

在她的阿姨列出她们需要为伯爵准备的东西时,她生气地走上楼。当她回到房间时,可可帕梅尔正将安吉尔浸在澡盆里。她们看起来就像在打架。

 

“行了,可可。”小蝶说着,抓住了兔子,“我能擦干他。”

 

“但是小姐,”女仆拒绝道,“你阿姨说了……”

 

“我知道她说过了。只要……不要告诉她。”

 

可可鞠了一躬,快速离开了房间。小蝶梳着安吉尔的毛来让它平静下来,悄声说话。

 

“很抱歉,安吉尔。但你知道星光阿姨是什么样的。”

 

小蝶用毛巾裹住那只兔子时,它恼怒地哼了一声。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该让她告诉我,我该干什么,但我又能怎么样呢?她是我的监护马,她也只想让我过的最好。”

 

安吉尔怒视着她,就像在说:对你好,还是对她好?

 

小蝶将它擦干时叹了口气。“她只是想让我得到照顾。再说了,雌驹没有多少机遇的。”她低下头。“她觉得领潮伯爵很适合我。”

 

那只兔子伸出舌头,干呕着。

 

“哦,安吉尔。不要不礼貌。你还没见过他呢。”

 

它双爪交叉,抽动着鼻子。

 

“我知道,我也没有。但也许他很好的。”她笑着拿走了毛巾,将安吉尔举到脸旁,鼻子摩擦着它的白色软毛。“嗯,如果我嫁给他,我希望他至少允许我有你,这样我就不会孤独了。”

 

它满意地叫着,双爪抱紧了她的脸。

 

“嗯,”小蝶站起来说,“我最好开始背单词了。”

 

她坐在桌子前,打开那本大词典,将安吉尔放到她的腿上。

 

“现在,我们到哪了?哦,对。愉悦:因为参与渴望的或美好的活动以及其经历所引发的一种状态或感觉;开心……满足……享受……高兴……

 

她伤心地叹了口气,向窗外望去。她的房间很高,可以俯视整个广场。商人在店里卖货,小雌驹向喷泉里扔硬币,一群骡牡马正载歌载舞。这让她笑了起来。她阿姨经常让她远离那些穿着鲜艳的流浪者,但她喜欢看他们跳舞。有时,她会想象自己穿着如此鲜艳,宽松的衣服,而不是让人喘不过气的紧身褡,和他们一起跳舞。他们看起来无忧无虑,在城镇间旅行,不关心任何的风俗。她想知道,他们是否是自由婚姻。嗯,她没有机会问,但她依然嫉妒他们的自由。

 

她又看向单词“愉悦”。

 

“我要是能这样就好了,安吉尔,”她拍着兔子,叹气,“哪怕一会也好。”

 


 

在森林的黑暗处,有一个瘦高的生物正在树林间穿行。在躲在一棵树后时,它有着红色瞳孔的黄色眼睛紧盯着几英尺远的一只棕熊。那生物俯下身,将自己隐藏于黑影中,用斗篷遮住自己后背。

 

“对,”他用低沉而有吸引力的声音低语,“靠近点。”

 

熊抬起头,看向那生物。那生物的眼睛变成了彩色的旋涡。几秒后,看着他的熊的眼睛也变成了这样。

 

“靠近点,”他重复道。他伸出黄色鹰爪,吸引着熊。

 

熊顺从了,慢慢地向前走去。最后,那生物跳起,扑向那只熊,将尖牙插入熊的脖子。那只熊清醒过来,大声吼叫,但为时已晚。因为血液的流失,它屈下了膝盖。它眼睛上翻,倒在地上,永不能起。

 

吸血鬼尝到了熊的美味,但他提醒自己,他不能太过贪婪。在他满足后,它将嘴边的血抹去,伸出一只狮爪。一只大麻袋凭空出现。他将熊装了进去,用肩扛着。

 

“没有针对你,老朋友”他低语道,“但我还有四张嘴要喂。”

 

他走到森林的中央,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城堡前。周围高大的橡树给了城堡最好的庇护。走近大门时,他看到了二楼窗户内的一张面孔。它一看见他就立刻消失了。几秒种后,它打开了巨大的双扇门。它是一只有着鲜艳彩虹鬃毛和紫红色眼睛的蓝色天马雌驹。尽管是雌驹,她仍然穿着褐红色裤子和一件红色衬衫。她兴奋地冲向他。

 

“无序主人!你抓到了什么?”

 

他走到亮光处,现出了身形。他是一只邪龙马,一种有着各种动物身体部位的生物:他灰色的马头上长着一只鹿角和山羊角,脖子则像长颈鹿一般修长,他带血的尖牙下是一撮山羊胡。他有着一只绿色龙腿,一只山羊蹄,一条红色蛇尾和灰色毛发的身体。他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裤子,戴着斗篷。他比那只天马要高十英尺。然而,她却没有一丝害怕,而是盯紧了他肩上的口袋。她仔细地闻了闻。

 

“啊,兄弟!”她舔着嘴唇,大声说道,“好香!”

 

“放松点,云宝黛西,”无序用他的狮爪挡住她,说道,“你会得到你那份的。”

 

云宝黛西跟着他走进城堡,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他走到一件有着宽阔楼梯的大屋子里,他喊道:

 

“晚餐了,女士们!”

 

一扇门忽然打开,一只有着粉红色的蓬松鬃毛的陆马飞速地现身了。她穿着洋红色长袍。一只有着卷曲紫色鬃毛的白色独角兽出现在楼上的平台。当她看到那只口袋时,她鼓了鼓蹄。

 

“哦!”她急速下楼。尽管她穿着蓝色的长裙,但她没有被绊倒。“你终于回来了!我都要饿死了!”

 

“你抓到了什么?!”粉色的小马急切地问道,“山羊?绵羊?猞猁?”

 

“熊,”无序把麻袋放下,回答道。

 

粉色的雌驹舔了舔嘴唇。“嗯,我的最爱!”

 

独角兽闻了闻。“哦,闻起来很鲜美!”

 

“我们还在等什么?”云宝说着,伸蹄去抓袋子。“我们开吃吧!”

 

独角兽打了她蹄子一下,痛得她喊了出来。

 

“为什么啊,瑞瑞?”云宝揉着蹄子,说道。

 

“我们应该共享的!”粉色小马眯上眼睛,说。

 

“萍琪派说得对,”瑞瑞交叉双蹄,说道,“不能因为我们是吸血鬼,我们就可以没礼貌。”

 

“是,但是……”云宝舔了舔嘴唇,盯着袋子。她紫红色的眼睛变得更红了。“我好

 

“耐心地,云宝。”无序暗笑着说,“我们必须让每只小马都能吃到。”他四处看了看。“阿杰呢?这个活得让她干的!”它将双爪聚拢在嘴边,喊道,“阿杰!”

 

他又喊了五遍后,那只小马才出现在楼上的平台。阿杰是一只有着稻草色鬃毛的橙黄色陆马雌驹。和萍琪与瑞瑞一样,她只穿了一件绿色长袍。

 

“你干什么去了?”无序责问道。

 

“抱歉,主人,”阿杰靠着栏杆,喊道,“我在照顾暮光。”她变得严肃起来。“她病得更重了。”

 

无序的怒火瞬间无影无踪。他沉默了一会,说道。

 

“我去见她。”

 

“那晚餐呢?”在萍琪和瑞瑞跟着上楼时,云宝问道。

 

“云宝!”独角兽厉声说道。失望地怒视着她。

 

天马渴望地望着那口袋,叹了口气,跟着上楼。

 

阿杰把他们带到一件没有窗户的小卧室。卧室里有一只有着绿色瞳孔的紫色小龙。他站在一张带花边的天蓬床边,握着一只紫色独角兽雌驹的蹄子。她深蓝色的鬃毛凌乱不堪,脸颊深陷,眼角布满皱纹,前蹄缠满绷带。

 

“我什么都试过了,”阿杰向他解释道,“我试过输血,我试过给她更多的食物,我甚至试过了泽蔻拉的纯自然疗法!但她的病更重了。”她沉重地看着面前床上的独角兽。“我觉得……我们也许吸得太多了。”

 

无序慢慢走近床边。小龙立刻放开了独角兽的蹄子,向后退去。

 

“暮光?”无序轻轻叫道。

 

独角兽艰难地睁开双眼,就好像她的眼皮有千斤重。她半睁的紫色双眸看向了邪龙马。

 

“你感觉怎么样,暮光?”

 

“头晕,”她喘着说道。

 

她的声音轻到常马都听不清楚。还好,吸血鬼有着超常的听力。然而,那只小龙就不得不靠近了听。

 

“啊,是,”无序点点头。“考虑到你的情况,这可以理解。”

 

“抱歉,主人,”暮光低语道,“我让你失望了。”

 

“不,我亲爱的,”他镇静地回答着,用鹰爪轻轻拂过她的脸颊。“你很好的完成了你的任务。你把你能给我们的都给了。”

 

“我只是……想知道……”

 

“你会知道的。”他弯下身,低声说道,“你这条命帮了我们,现在你可以接着帮我们了”

 

她祈求着抬起头:“帮帮我……”

 

“不要担心,亲爱的。暮光,”他托起她的下巴,自信地说,“你的痛苦马上就要结束了。”

 

她看了看门边的四只雌驹。她们明白了他要做的事。她们依次离开房间时,阿杰轻轻地推了小龙一下。门关上时,她们看到她们的主人的头正在靠近暮光的脖子。

 

她们听见了一声细小的尖叫,瑞瑞畏缩了一下。那只小龙用抓子捂住了嘴,惊恐地抬头看着雌驹。他祈求般地摇着头,绿色的眼里含着泪水,而阿杰像他摇了摇头。

 

门打开了,无序走了出来。他开始用分叉的舌头舔着嘴边的鲜血。

 

“主人,”瑞瑞用颤抖的声音问着,“她……”

 

无序点点头。“她明天需要喝点东西的。”

 

她们松了口气。无序拿出一把钥匙,锁上了门。

 

“她醒来之前,你们不可以打扰她。”他将钥匙藏进斗篷的口袋,冷冷地说,“特别是你,斯派克。”

 

小龙点点头。无序转向雌驹。

 

“得有人去趟城市。你们知道要买什么。”

 

她们点点头。

 

“主人,”云宝小心地问道,“如果暮光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们怎么得到额外的血呢?”

 

“嗯,”无序缓缓回答道,“城堡里,现在只有一个活着的生物了。”

 

他们全都看向斯派克。斯派克的脸立刻变得和吸血鬼一样苍白了。

 

“不,”阿杰挡在小龙前面,坚定地说,“他太小了。他连给暮光输血都很难承受。而现在是六个,他不能……”

 

“我可以的。”

 

橙色雌驹吃惊地看着他。“斯派克,你不能……”

 

他勇敢地挺起了身。“如果你们的生存需要我的一些血的话,我可以的。”

 

“还好我们今晚还不需要,”无序说着,沿着走廊离开。“包餐吧,雌驹们。”

 

她们看着她们的主人转过拐角。他的行为冷静而有条理,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事在他的心里没有引起一丝波澜。瑞瑞抬起头,观察着他。

 

“我们能吸血了吗?”云宝不耐烦地问道。

 

“好,好,”阿杰说着,让斯派克离开,“你该睡觉了,斯派克。”

 

“是,”小龙尖叫了一声,飞快地跑进卧室。

 

他知道,当她们吸血时,他最好离开。

 

“你觉得暮光会挺过来吗?”她们下楼时,云宝问道,“不是所有小马都能成功转化的,而且她失血太多了……”

 

“她会没事的,”萍琪乐观地说道,尽管她也很紧张,“暮光可是位铁娘子!毕竟,这几个月,她给了我们这么多血都能活下来!”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研究我们,”阿杰含糊地说,“而现在她就要成为我们了。”

 

“这真奇怪,”瑞瑞说。

 

“什么奇怪?”云宝问,“暮光成了吸血鬼?”

 

“不,刚刚……你没注意到……主人非常地冷漠,当他……”

 

“哦,是啊,”萍琪抬头思考着说,“对于这件事,他确实很镇静。

 

“嗯,这又不是他第一次转化小马了,”云宝指着自己,说。

 

“但我们和暮光相处的时间要长得多,”阿杰提醒说,“而且,她病了一阵子了。也许他一直在准备这一切。”

 

“是,但我认为可能……”瑞瑞顿了一下,摇了摇头,“哦,没事。那不可能的。”

 

“得了吧,瑞瑞!”萍琪逼迫着她,“告诉我们!”

 

“我们不会有偏见的。”阿杰向她保证。

 

“呃,”瑞瑞吞吐着说,“只是……你们没注意到,主人最近有些……疏远吗?”

 

“你啥意思?”云宝问道,“他总是独来独往的。”

 

“我是说,和平时相比。他总是待在自己的房间,只在捕猎时出来。他捕猎后,又回到房间了。”

 

“这些天,他确实独处了很长时间,”阿杰反映道,“这和暮光有什么关系?”

 

“嗯……我一直认为……也许主人有点……孤独。”

 

“孤独?”萍琪哼了一声,“怎么可能?有我们呢!”

 

“不,我是说他……哦,你不懂的,萍琪。”

 

“说吧,瑞瑞,”阿杰鼓励道。

 

独角兽叹了口气。“我只是在想……暮光和主人谈了这么多……也许她……嗯……他们俩……”

 

其他马睁大了眼睛,说道,“哦,”

 

瑞瑞摇了摇头。“当然,我可能杞人忧天了。但……嗯,主人最近一直这样,比我们都要久。在一千年后,他一定开始厌倦了。也许他只需要……成家并且……”

 

“我觉得这不可能,瑞瑞,”云宝插嘴,“我是说,如果主人真的想成家,你不觉得他早就会选我们中的一个了吗?

 

“没那么简单的,云宝黛西,”阿杰说。在她思考着瑞瑞的话时,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你知道,他不能随便找一个。有规矩的……”

 

在她们走到楼下时,云宝恼怒地哼了一声。“不管了。你能不能干活,好让我们吸到血?现在血都有快干了!”

 

橙色雌驹瞪了一眼天马,拖着装有熊的麻袋走向厨房。

 


注:无


现在,Westwind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thumb_up 1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寒星与分贝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果然是纯吸血鬼文啊……比起战争的还能接受

14 天前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虽然有点恐怖但是我喜欢:ftemoji_soawesome:

14 天前
CrepusculeFlicker Lv.3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师姐什么时候会出现:ftemoji_soawesome:

13 天前
Westwind Lv.7 夜骐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回复57172 @寒星与分贝 :

嗯嗯,喜欢就好。

13 天前
Westwind Lv.7 夜骐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回复57190 @学地理的理科生 :

哈哈,感谢支持!

13 天前
Westwind Lv.7 夜骐
评论 第一章:牺比乌,特栏西瓦尼亚

回复57210 @CrepusculeFlicker :

嗯…大约17章。(共40章)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夜骐豪华大餐

    I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