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柯乐周莉
柯乐周莉Lv.1
夜骐
短篇翻译
E
连载中

发生在不远未来的一场并不史诗的小马战争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02008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二章

chrome_reader_mode 4,085 event 16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5 forum 0

两位天角兽公主诧异地看着对方,眼神中带着一丝敌意。塞蕾丝缇雅又抿了一口茶。

“暮光,”韵律说,“我是你的...嫂子【译者注:英语中嫂子是sister-in-law,这里韵律想要强调,她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暮光的姐姐】,有着更丰富的马生经验,所以应该让我来—”

“我作为塞蕾丝缇雅公主的亲传弟子,接管太阳理所应当。”暮光打断了韵律,她用蹄子奋力地拍着桌子。

露娜也拍起了桌子,把三个杯子,还好它们都是空的,震到了地上。(塞蕾丝缇雅的粉色杯子被一道金色的魔法保护了起来,当然另外三位公主都没有注意到)“本宫可否以此认定月球不值得尔等关注,米娅摩·凯登萨?暮光闪闪?”

“我……对不起,公主。”暮光说,“但是……这就是为什么韵律应该选择月球。因为她更年长,更有经验!这可以证明月亮和太阳一样重要,夜之公主并不是由较年轻公主担任的较不重要职位。”

露娜坐回她的座位上。“你的论点不是没有道理的,暮光闪闪,但我怀疑这只是你自己愿望所作的辩护,而不是真正的理由。

暮光移开了视线,并没有完全直视露娜“对不起,”她又说了一遍,“但是,从我还是个幼驹起,从我第一次参加夏日庆典起,我就一直梦想着升起太阳。

“我知道,暮光韵律——态度远算不上友好。“不过你不是唯一有那个梦想的小马。”她补充道,声音里流露出不止一丝渴望。

“怎么办,姐姐?”露娜说,“这是你的太阳。”

塞蕾丝缇雅摇了摇头:“我认为这件事需要让韵律和暮光闪闪自己定夺。”

韵律看起来很没有把握。

暮光振作了起来:“好吧韵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想你知道是什么。

粉红色的公主眨了几下眼睛“你是认真的吗,暮光?我们当然可以像成熟、理性的成年马好好讨论,而不是—”

“不,”暮光“我们一直都是这样解决分歧的,而且谁也不能质疑这个结果。”露娜疑惑地看了塞蕾丝缇雅一眼,但大公主只是笑了笑,耸了耸肩。

“那时候你”韵律越来越小,然后笑起来“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和你争论,反正你从来没有过我。

“那是以前的事了,”暮光当时我们之间有无法弥补的差距,但现在……现在我和你一样有优势了。“她站了起来,翅膀展到最大……至少是在上墙角之前。

四周一片寂静,暮光最后羞怯地把翅膀回到身边。

“你没有我这样丰富的经验。”韵律警告说。

“你知道我向来学得很快。”暮光笑着回应。

“离太阳升起还有三个小时,”暮光说,“届时你我将相遇与战场。

“同意,”韵律起身离开,“到时见。”

韵律走后,暮光在她的座位上向另外两位公主微微鞠躬,然后从韵律的空椅子那里挤了出去。

“暮光—”露娜开口说道。

“我也要开始准备了。”暮光打断了夜之公主,她的心思完全放在即将到来的光荣战斗上。“让我们三小时后再见。”

然后她就离开了,只留下塞蕾丝缇雅和露娜在她的厨房里。


很久很久以前,在魔法王国小马利亚,有一对公主姐妹共同掌管着这里,创造着和谐的生活。有一天,妹妹不肯让姐姐升起太阳,然后两姐妹开始相互争夺这片土地的控制权。

这是小马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

或者说,至少当它第一次发生时是最大的悲剧之一


塞蕾丝缇雅金色的魔法举起茶壶,重新装满了自己的杯子,捡起露娜的杯子,再将茶壶要再来些茶吗?”她问道。“我觉得暮光已经有进步了,以前总是把绿茶泡太久。

露娜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两位年轻公主刚走出那扇门。“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吗,姐姐?””她问道。

有那么一会儿,塞蕾丝缇雅看上去若有所思。何必呢?她高兴地问们看起来玩得正开心呢。

(分割线)

暮光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时间却太少了。她生疏了她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决斗了,决斗的赌注也从未如此高昂现在不是半途而废的时候这是她为童年时期一次又一次耻辱的失败复仇的大好机会

还有,为了升起太阳。她不忘记这一点。

斯派克!她一边呼唤自己的头号助手,一边走进他们共寝室,“你在里面吗?斯派克!”

正如她本该预见到的那样,年幼的小龙已经不见踪迹了。她对小龙提前在傍晚打盹,以便既不会错过黎明前几个小时的庆典高潮,也不会在第二天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的计划赞赏有加。能提前计划并估计自己行为的后果一直被认为是一种令马钦佩的、成熟的能力。尽管这次会让未来斯派克的处境雪上加霜,但这依旧是他成长的一个里程碑。

现在只是不方便,不然她的头号助手应该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这样她就能找到他

“哦,行吧”暮光说反正会自己写信。她咯咯地笑了一会儿,然后紫色的魔法光芒在整个房间闪烁,很快她就找到了羽毛笔、墨水和羊皮纸。

“亲爱的哥哥,永远好朋友,”她一边写一边大声地口述,这个习惯已经在她心中根深蒂固,尽管这里没有马她讲话

现在和韵律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冲突,而这只能通过意志力和魔法来解决。毫无疑问,她很快就会告诉你关于这场即将到来战斗的具体细节

“我不希望书堡Fort Book)陷落的历史重演。虽然我既不能强求,也不望你的支持,但我谨请求你保持中立。

“如果自我保护意识和我们的血缘纽带还不足以告诫你远离天角兽公主之间的决斗,那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次回家时找到了一些我们年轻时的照片,而你妻子目前还发现它们尽管放心,我已经准备好在必要时放出它们,尽管这可能会让我自己难堪。

“永远爱你的妹妹,暮光闪闪公主陛下。”

她想了一会儿,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补充道:“另外,哥哥,勒索这个词太不得体了。”

然后她把信纸卷起来,现在要把它寄给哥哥。她打开了卧室的窗户,向外面望去。“小贤鸮?”她呼唤着她的宠物猫头鹰。

过了一会儿,她的二号助手无声地出现在窗口,降落在旁边的书桌上。“真快,”暮光皱了皱眉,“记得提醒我给你来一次彻底的检查,好确定你是不是也有萍琪特感(Pinkie Sense)。”

小贤鸮只是看着她。

暮光将封好的信向鸟儿。“你能把这个带给我哥哥吗?””她问。

“呜?”

暮光的呻吟着说:“我不去那里难道我看起来像一条紫色的小龙吗?”

小贤鸮又看了她一眼

“好吧,我的确是紫色的”暮光表示同意“但我百分之百是一匹马。

猫头鹰飞到空中,盘旋一阵后到暮光背上。他轻轻啄了一下她的翅膀。

“我完全不知道你想告诉我什么。”暮光说,然后把她的信递给小贤鸮,“你到底能不能把这封信送到我哥那里?”

“嘿暮光。发生了什么事?”

紫色的天角兽吓了一跳将小贤鸮甩了出来猫头鹰不满地叫了一声,拍了拍翅膀飞回桌子上。

由于惊恐引发的条件反射,暮光疯狂地扇动自己的翅膀。这只是出乎意料地减慢了下降速度。小马国最年轻的公主失去了平衡,脸朝下落在地。

然后卷轴掉下来砸中她的头。

暮光站了起来,回窗口。这一点也不好笑”她酸溜溜地对屋外笑到抽筋的蓝色天马说。

云宝黛西从窗户飞进屋内着陆的姿势比暮光优雅得多。她把一只蹄子放在下巴上,然后把脸扭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我很确定已经被科学证明是非常搞笑的。”她暮光咧嘴一笑。

“我还以为你和闪电天马们一起呢。”暮光说。

“是的,有一会儿。你看过我们的绝技了吧?”云宝飞向空中,飞快地拍打着翅膀“他们像这样——”她开始在空中翻滚“而我就像是——”

暮光用她的魔法抓住了天马,在不可避免的碰撞开始之前把她安全地固定在地板上。“我看到了,你们的表演……酷?”

“酷?”云宝酸溜溜地问? 这不是酷,而是帅呆了

云宝,总有一天我拿一本词典来告诉什么叫同义词。

“这听起来很无聊。话说,下一——”

“没有”暮光说。她刚刚宣布,下一部《天马无畏》要到冬天才出版”云宝不满地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暮光问云宝:“你看见我哥哥了吗?我正准备让小贤鸮带着这个去他。魔法把散开卷轴从地上抓了起来。

看到了,云宝“他在苹果杰克的农场,跟大麦还有我爸在一起。

“你爸爸在这里?暮光问道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见过这匹雄驹

云宝笑了半个云中城都飞到这里来参加庆典了

可能吧。”暮光说她瞥了一眼猫头鹰“你——”

“不过,他最好快点云宝“我想你哥哥不会在那儿待太久在我来之前,我看见韵律公主在朝那里飞去

活见鬼暮光诅咒道,天马吃惊地一眼。如果在这封送达银甲就答应站在韵律那边那她的勒索计划就失败了。她打量云宝一番然后把卷轴扔给她“你能打败韵律,抢先赶到香甜苹果园?让银甲在她到达那里之前读一下这封信是很重要的。

“哇,慢点,暮光!”云宝,然后她愣住了“我不敢相信我刚才说了那些话。”

暮光笑了。

“说真的,暮光,她是不是……又是幻形灵假扮的,还是怎么了?”

“不,不是那样的。这是……一个恶作剧。对,一个恶作剧。等有时间我再解释。你能打败她吗,云宝?”

云宝叼起卷轴“你在开玩笑对吧?

“谢谢你,云宝暮光说。天马一眨眼就飞了出去,留下一道彩虹色的尾迹

呜。小贤鸮说。

“对不起,”暮光向猫头鹰道歉,“但你不能突破音障,而她可以。”

“呜。”

“用魔法不算作弊,小贤鸮。”

“呜。”

“...没想到你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云宝黛西开心地划过小马镇温暖的夜空,向着下沉的明月飞去。暮光闪闪正在策划一场恶作剧。暮光闪闪!那个极品书呆子!(倒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的)小蝶的妈妈还说云宝是个坏榜样!哈!

在速度不减的同时云宝翻了个身,用她的蹄子抓住卷轴,然后满脸坏笑地打

几分钟后,她在空中,只是时不时拍打下翅膀让自己保持悬停“这……这太糟糕了,”她自言自语道“‘勒索这个词太不得体了?……这正是单片眼镜教授Professor Monocle)会说的话”(实际上天马无畏的独角兽考古学宿敌平均在每部书里都会说一次。

云宝小心翼翼地把卷轴了起来。暮光闪闪……她不可能变……邪恶 吧?

她忧虑地看了一眼图书馆(宫殿),然后恢复速度继续向甜苹果园飞去。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