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满野花的山坡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T

assessment 共 3,652 字

event 于 2019-01-14 发表

visibility 共 1,089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3 人收藏

forum 共 2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   第一天  阴

亲爱的日记本,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你说。

你可是我的第一本日记本。要知道我已经有很多话憋在我的肚子里好久好久了。在以前,我只看见哥哥写过日记。我记得,日期的第一行应该写上日期的,但是,我实在记不清楚今天究竟是哪年哪月了,就暂且写上第一天吧。

住我旁边的小哥哥把你送给了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舍得用。说实话,我也不舍得呀,但是我再不和谁说说话,我就要憋炸了。邻居的小哥哥,哎,今年也要去前线了,以后除了你和我的狗狗克里斯托弗,再也没马能和我说话了。今天又是阴天,一直是阴天,压抑得让马喘不上气。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住在泥泞的避难厩里面,天天听着号子起床吃饭的生活了。只要我能够聊聊天,我就很满足了。

用嘴写字真的好累,我还从来没有如此端正地写过这么多字呢。

听避难区里面的其他小马说,我们原本是住在大城市里面的。大约是在我两岁的时候,从一个叫做“大海那边”的地方,突然就冲进来了另一群小马,紧接着战争就开始了。我问“大海那边”是哪,他们没回答我,只是摇了摇头。我又听说,他们毁灭了我们的城市,杀光了几乎城市里所有的小马……包括我的爸爸妈妈……我哥抱着我躲在了松动的地板下面,我才活了下来的。

我其实非常感谢我的第二个爸爸妈妈的。我哥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就入伍了,之后只有他们陪着我,跟我讲着以前的故事。每当他们讲起大城市的时候,他们脸上就会出现一种又像笑又像哭又像恨的难以捉摸的神情,所以我很喜欢也很怕问和我以前住的那座大城市有关的问题。到后来,他们干脆不提了,每当我问的时候,他们只是沉默着,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和避难区里面的其他小马一样。

哥哥还活着,哥哥肯定还活着。每个月他都会向家里寄一封家书,由一位邮差马送过来。我几乎每天都盼着他过来,我想听他讲讲外面的故事。我们在大山里已经很久了,周围除了黑色圆顶的避难厩,青葱遍野的树木就是缭绕的云雾。哦对了,就在我们的避难厩后面,有一片大大的山坡,上面开满了星星点点的野花,好看极了。我们不让出去,也不让飞,要不然会被敌马发现的。但邮差可以进进出出,真好啊,我以后也想当一个邮差。

我明年就十岁了,真好啊,到时候我就可以入伍了,就算不能当一个邮差,也能去前线和我哥团聚了,毕竟那可是我仅剩的唯一的亲人了啊。

你可是我的第一本日记本,就叫你凯里吧。

 

二   第二十六天   阴

今天还是阴天,我的狗还是懒洋洋地趴在门前。避难厩的屋顶破了个洞,昨天下雨了,直到现在水还是一直滴进来,我们得赶紧补上它。

唉,现在什么东西都越来越贵了。和你一样的笔记本已经涨到十金币一个了。我原本想用你的封皮来补的,但是我舍不得。

我又收到了一封哥哥寄来的信,我们马上就要胜利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搬回城里面住了。到时候,我就可以有好多好多的本子可以写。当然,我绝对不会忘记凯里你的!

这几天一直在转凉,冬天又要到了,干草和苹果一年比一年难屯,我们这产的罐装食品大部分都要给前线像我哥哥一样的士兵们。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过完这个冬天。

这二十五天之内我已经不知不觉写了半本日记纸了,看来我以后得少写点东西了。

 

三   第四十四天   晴

凯里,我跟你说,我今天真的好开心。

今天我偷偷走出了营地去了背后的山坡,趁着大雪还没下,采点野花过冬。为了不被敌马发现,这个可是不允许的。我正采着野花,突然意识到我的背后有一个影子!我心想我完了,但是我转过头发现,不是纠察队,也不是敌马,而是一个超漂亮超漂亮的姐姐!

她真的好漂亮!尤其是在漫山金色的树木映衬的野花丛中,简直像一位仙女一般。我和她在野花丛中面对避难区聊了好久好久,一直聊到太阳下山。她说她也是那座城市的难民,和我一样失去了爸爸妈妈。她来自隔壁的营区,是隔壁营区炊事班负责分装饭菜的小马。她用手指了指隔壁的营区,它就在我们的街区旁边。

我喜欢那个樱花红色的小马。她的可爱标记是个十字,我虽然不懂其中的意思,但是我总觉得她不应该呆在炊事班。

   

四   第七十二天   雨

克里斯托弗也吃坏肚子了。

冬天还是来了,前几天下了场大雪,把路给封死了,大约是食物又坏了,我们这边的马除了我全都吃坏了肚子。我由于这一个月以来在隔壁那边吃,所以没受到影响,但是大家都非常痛苦。

我跑去找她求救,她说我们是食物中毒了,她有治疗小马食物中毒的方法,晚一点会给我们治疗,她需要那种野花,我刚才陪她去采花了,在厚厚的积雪中找花并不容易。

但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治疗狗。我可怜的克里斯托弗!希望它能够活下去。

 

五   第一百四十五天   雨

冬天终于快过去了,克里斯托弗最终也没熬过这个冬天,我在烈士墓旁边挖了个小坑埋下了他。

从这个冬天开始,每个月,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成堆成堆的尸体抬进来,有些只剩骨头了,有些身上爬满了蛆虫,有些已经血肉模糊,只能够依稀辨认得出来是之前住在我们避难区里的马。每一次我都祈祷这里面没有我的哥哥,每次也只有我哥哥的家书能够让我勉强入睡。

哥哥每一次都告诉我们说要胜利了,但是都好几个月了,也不见任何胜利的影子。抬进来的马越来越多,都埋在了那用一小块方形的花岗岩雕刻成的简易的“烈士纪念碑”下面。村里每天都有马在哭,哭声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日常。

我好担心,不止担心哥哥,还担心她。有一天中午我照常跑去隔壁的食堂,发现她已经走了,我问了别的小马才知道,她已经去前线了。

她为什么不跟我说?至少,至少也得留一封信给我!

再等一个春天,一个夏天,我就可以去前线了,我就可以见到我哥了,也可以见到她了。

我真的好想快点长大。

 

六   第二百七十七天   晴

夏天来了,雨下得越来越多,路越来越泥泞,越来越难走。

我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安慰我,我明白他们的好意,我也不想让他们失望。但是哥哥的家书已经断了一个月了。

不只是我哥的家书,我们与外界所有的联络都断了。听说战争又开始激烈起来了,尸体也运送不进来了了。避难区里再也找不到合适的马去参军了,也没有邮差进来了,我们仿佛被遗弃了。

我讨厌战争。

 

七   第三百二十九天   雨

    战争结束了,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已经是最后一页了,哥哥的家书也已经断了三个月了。我终究还是没能去参军。

所有去前线的小马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第一批在两天半之前就回来了,避难区里乱成一团,大家都在认自己的亲人,我努力地在马群中寻找着我的哥哥,但是没有——不仅活着的小马中没有,死去的烈士们中也没有。

我问那些回来的小马,他们说,他大概还在前线吧。

我于是开始等,我坐在避难区门口的石牙子上面,我等了两天两夜。第二批回来了,没有我哥;第三批也回来了,也没有我哥……我看见了我哥信中描述过的他的战友,我向他们打探我哥的消息。但是他们不说话——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憋了回去——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还是……

我哥没回来,她也没回来,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了,我必须得去前线看看了。

凯里,我就不带你去了,你代替我看家吧。我已经收拾好行李了,不用为我担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毕竟,我也到了可以入伍的年龄了。

 

我也喜欢他啊。

我们当初见面的时候,是在那片野山坡的前面,他是当时那里为数不多的青年小马了。那天是山沟沟里面为数不多的晴天,他真的像阳光照耀的金色的山坡一样迷人。当初他每天都会来我这里吃饭,我还故意给他盛多一点,即使在那个物质并不丰裕的时期,被发现之后后果是很严重的。

后来他们让我去前线做饭,我在一个夜里离开的,那一晚我哭了好久好久,不知不觉就哭到了前线。

后来我在前线认识了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和他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他以前反反复复地向我提到过他的哥哥,他的哥哥也会定期写家书让邮差寄回他的家中。他哥哥听到他还活得好好的,非常高兴。

如果……如果我再早一点那样做,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再后来,哥哥的那一队被围剿了,他们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哥哥却……他躺在担架上来到我们的医疗站的时候,尚且还有一口气,他临走时跟我说,一定要照顾好他。

我让他失望了。

哥哥死了,他同他死去的战友一起在医院后面的一个简易窝棚中躺着。我不想让他就地长眠,我想要他回归故乡,即使他已经死去了,也得和他团聚在一起。我什么都记得——记得及时打扫太平间,记得分配好每天的罐头,记得所有治疗伤员的方法,但是我怎么就是忘了假装哥哥给他写封家书!

如果……如果我再早一点这样做,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当我们留下来打扫战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我走上前看,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眼前的一幕——从剩下那部分的体型和毛色看,这分明是他——他踩在敌马留下的地雷上面了!

我直到看了那本日记,和夹在日记中那厚厚的一沓家书,我才知道他过来找哥哥了。我把他们和他的日记一同葬在了那个开满野花的山坡上面。我们俩在那认识的,我觉得那里应该是他的归属。

太阳又下山了,金黄色的阳光照耀着那块木牌做的简易墓碑,有种莫名的凄美。

如果战争不存在就好了。

但没有如果。

为什么?

不知道。

#1
魔法师T_T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开满野花的山坡

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想到那款游戏,This war of mine。真是残酷。

女孩最后的“不知道”,像是一种绝望和心灰意冷——连反抗战争的精神都已被战争彻底消磨,于是便只能让心也跟着死掉。

如果战争不存在就好了。


五星好评~

2019-01-14
#2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开满野花的山坡

谢谢支持!

2019-01-20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