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空返尘缘
空返尘缘Lv.8
天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友谊是史诗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百零三章 恋爱高蹄 中

chrome_reader_mode 5,210 event 14 天前 thumb_up 36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08 forum 0

第一百零三章 恋爱高蹄 中

“斯派克你帮我开个门。”我楼上到一半,听到大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我现在分身乏术,想叫他帮个忙他挖了挖耳朵给我装没听到?我知道他现在翅膀硬了但完全没想到翅膀硬成这样了?他这是想造反?

“我们走,小贤枭,大麦。我们回房间玩桌游去!你知道巨龙地下城吗?我买的还是今年最新版。”

“咕咕(那就走吧。)”

“好的,巨龙地下城不错,我经常玩的那个桌游也不错。我给你们说,那个可有意思了——”

斯派克从我身边走过向我扬了扬眉毛,现在我可真有点上下为难,想了一下我觉得我还是先去开门比较好,我不想让客马等太久。我传送到门口,我透过门看到来的是小蝶,我赶紧开门让她进来。

“那个~幽光,之前那件事你说过有时间会找我的。我看你一直都没来,这事真的很急,我这么晚来不会打扰到你吧?”小蝶腼腆的笑了笑。

“抱歉啊,我这边突然有事忘了。先进来吧,我们晚上有的是时间。”我怎么把这茬都忘了,一个弄不好一些保护区里的魔法生物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这个坏东西居然把魔蹄都伸到小蝶这里了?小蝶她可是好孩子,她以前看到我们家忙就主动愿意帮忙照顾动物,干农活。任劳任怨没有一句怨言,要不是她有些怕雄驹我真想让她嫁到我们家。

坏东西到底说了一些什么甜言蜜语?不行,这事儿我必须得管。”金梨果酱拉不住气血上涌的辉麦,只能放蹄。可就在辉麦刚绕到图书馆正门口,却被一粉一棕迅捷的身影撞翻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我也反应不及没有完全躲开粉色光团的攻击,被扑倒在地。

“幽幽,幽幽——!谢谢你给我们的票,你知不知道个歌剧魅影的故事多有趣?这可带劲了!幽幽你一直这么忙恐怕没时间看吧?别担心,我来告诉你!故事讲的是——”见鬼,萍琪身上怎么那么多汗?别告诉我她是从马哈顿跑回小马谷的?还有别坐在我身上就开始讲故事啊!

“幽幽,我还和萍琪买了很多周边回来!不知道小麒麟们还有冬冬一看到这些会有多高兴!你看这个,这个是歌剧魅影的面具,帅不帅?还有——”

秋烨一蹄拿着周边,边开始了电视导购的活。哦唔,她们还真是志趣相投。她也疯的一身汗,我都开始同情冬阳了,她精神也太足了。果然小马和小马不能一概而论,不对?她好像是麒麟来着?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秋烨和萍琪劝去洗澡,金梨果酱也扶着晕头转向的辉麦进了图书馆。

萍琪和秋烨洗完出来之后和小蝶坐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聊起了这两天在马哈顿游玩的经历。

辉麦一回过神来就神色不善的盯的我发毛,仿佛随时随地就会扑上来教训我。金梨果酱一直在旁边轻声细语,用身体边蹭边安抚辉麦,这才让辉麦脸色好看一点儿。

“甜心你怎么还没——?啊!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嘉儿被辉麦夫妇的到访吓了一跳。

“苹果杰克,我们看到大麦这么晚还出门有点担心就跟着出来了。

不过是来幽光这里的话我们就放心了,没想到我们两家的小马已经那么熟络了呢。你说是不是?辉麦。”金梨果酱蹄子掩着嘴向我们轻笑。

“他现在上楼玩儿去了,等等我用传送术送你们回去。”我看金梨果酱帮我说话,连忙接茬。

“坏东西别和我们家套近乎,我们有腿不用你送,又拐走我女儿又带坏我儿子,就没做过什么好事,哼!”一边的辉麦还在闹脾气不愿意看过来,在一边直抱怨。

“爸,有什么事就大声说别嘀咕!我再和你说一次,这是我自己选的和甜心无关。我不知道大麦为什么会来,但大麦是因为信赖甜心,把他当家马才来找他的。你可别乱冤枉马!”嘉儿一看到辉麦暴脾气就起来了,可能是因为父女还在冷战的原因吧。

“哈啊——?你居然和我这么说话?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辉麦一看嘉儿这样也气不打一处来,高声呵斥起来。

“吆——我才不和不讲道理的小马好好讲话!你明明没有好好了解甜心凭什么就这么随随便便诋毁他?”

“我不了解他?他不就是个花心小马?幽光亮亮你有本事谈恋爱有本事结婚啊!有本事把你所有女朋友都娶回家!”

这把火一下又烧到我身上了,为什么小马要这么为难小马?嘉儿听到这句话微不可查的眉头稍皱瞥了我一眼,之后又和辉麦对峙起来。

其他小马听见这动静见有热闹看,都纷纷凑了过来,瑞瑞和黛西怎么也下来了?他们这狡黠眼神是告诉我他们也要看戏?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和爸你没关系。很晚了,我要睡了。没别的事就请回吧。”嘉儿向辉麦一伸蹄子,下了逐客令。

“回去?好啊,但你必须和我一起回去!别继续呆在这里丢马现眼,这个坏东西就会白白浪费你的青春。他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刚说完气的冒烟,脸色发青的辉麦就过来硬拽嘉儿。

“嘿——!爸你放开——!我过得很好,我才不回去!”即使嘉儿拼命挣扎,但蛮力上可能辉麦更胜一筹,她被拖行了好一段距离。眼看越闹越大我带上辉麦一起传送离开图书馆。

 

夜晚,咖啡厅淡夜——

我带辉麦来咖啡厅继续我们的话题,咖啡厅高雅的环境让辉麦有些不自在有些坐立不安。我要的就是这样,在陌生环境下带来的紧张气氛,就算不顾及其他小马的感受,即使是犟脾气也要想想要不要丢马。

“你别以为你带我到这儿我就——”他话还没说完,其他小马就注意到这边辉麦的大嗓门看了过来,辉麦被逼无奈的只能压低声音和我说话。

为了报复我的这一行为,辉麦像小幼驹一样点了一大堆吃的,准备吃穷我。

“幽光亮亮,你到底给苹果杰克灌了什么迷魂汤?她连我这个父亲都不认了!吆——这还真不——一点都不好吃!”

辉麦本是气呼呼的吃着点心质问我,但看来咖啡店好吃的点心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这不是我的问题,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你不能老替苹果杰克做主。虽然她是你女儿,但你不能永远把她当孩子。

你要知道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和大麦把香甜果园和家马都照顾的很好。他们都特别愿意逐马为乐,也很擅长木工活机械维修,是大家眼里的好帮蹄,小幼驹的好榜样。

他们的事都该自己做主了,如果作为家马你不喜欢他们的选择。对方马品不是太差,单纯是你个马讨厌,你稍微忍耐一下不行吗?”我这番有理有据推心置腹的发言,总算没有白费,让辉麦若有所思。

“嘿——等等,等等,等等,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明明我们说的是你花心的问题,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你开导我了?

不愧是书读得多的书呆子,怎么说都有道理。肯兹肯兹——”你说话那么硬气有本事等等你买单,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吃吃了多少马嚼子?比你女儿能吃多了!

想归想最终我还是帮他再叫了点东西,他之前一直站在外面盯梢处于紧张状态可能一下放松就饿了。吃了一会儿他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提起精神准备继续为难我。

“幽光亮亮,我知道你是王子还是魔法师,读的书确实比我多多了。你也别和我讲什么大道理,你就说什么时候和苹果杰克结婚吧?本来你们的事儿早该办了,在牛仔节回来之后就该办了。

这事我知道不能全怪你,我那时候也有问题。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要让我女儿等你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和我想象的不同,辉麦这时神色稍缓,有想沟通的意愿。

“我会——”

“那就明天!我现在就给苹果家的所有小马打电话,苹果家嘛,只要有小马有事儿都义不容辞,更别说这种马生大事了。”我话没说完辉麦就兴冲冲的要回去打电话,被我用摄物术拘禁住了。在我放开他后他不解的看着我,可能觉得我有些不可理喻。

“你又怎么了?没想好还是要反悔?”我感觉我喉咙发干有些难以开口,不过有些事总要说的。

“我家里——”

“你别告诉我你父母不同意!你记不记得那天苹果杰克为了和你在一起都和自己的家马尥蹶子了?她可从来没把你当外马。

我真服了你这种小马,这都没和苹果杰克当天结婚,这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你自己说!”

辉麦抓着我的商务服把我提了起来,脸色又一次因为愤怒而发红。店主想要过来制止,不过看我摇头停下了脚步。我们互相对峙,如同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停止一样,我的思想也停滞了。

“如果,如果你就是个庄稼汉该多好?这样的你就不会处理多的要死的公务;参加不完的活动;研究不完的魔法;。那样你就——”

“也许吧,可那样的我可能就在坎斯洛特继承我爷爷鞋匠的蹄艺,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相遇。

就没办法和她一起外出冒险救回你们;也没办法和苹果家一起度过那么多日常;更没办法互诉衷肠让她把自己交给我。

也有可能我们之间会错过,或是和我相遇之前就嫁给其他厚道朴实的小马。”辉麦听到我这番话有些诧异又有些愤怒,用力把我顶在玻璃上。

“没有那么多可能!她就是先遇到了你,她被你这个坏东西填满了心房。

一遇到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就会想你会怎么做,一到吃饭话题就会往你身上带,一闲下来就会看着你送的红水晶项链。

你就不能做个雄驹该做的事吗?!啊——?!让你结个婚就那么难?我是要你命了还是逼你去死了?”辉麦死命的把我往店内的玻璃上拍,不是我用强横的魔力护持住店内的玻璃等物品,估计早四分五裂了。让他发那么大脾气全怪我,可是我在这事上不能答应的那么快。不止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我还必须对每个姑娘负责。

一些熟客看气氛不对都匆匆的结账离开,店主不停的给客马道歉。我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看向辉麦对他开口。

“有些小马的心里只能装得下一匹小马,那么与之相对的就会有心里能装下很多小马的小马。我不是你看的肥皂剧里的完美王子,好吧,我承认我的缺点确实是你不可饶恕的。”

“你——”这次我用摄物术拘禁住了辉麦,我想让他听我把话说完。

“我能告诉你的是她们在乎我,我也在乎她们。所以无论到时你愿不愿意,早晚我会和嘉儿有一场婚礼,我还会和她们所有小马都会有一场单独的婚礼。”说完后我不管辉麦反应,丢下马嚼子后传送离开。

 

夜晚,橡木图书馆客厅,苹果杰克视角——

“爸和幽光他们——”我突然有点儿后悔脑子也热就和我爸吵起来。可苹果家基本每个小马一生气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算了我还是去找找他们。

呃——?云宝她在干嘛?哦——不!那个浮影球不能给其他小马或者是麒麟看!

“云宝你在干嘛?快收起来,这合不合适你自己没点数吗?瑞瑞你怎么也和她一样不懂事?嘿——快停下。”

“苹果杰克你咋咋呼呼干嘛?这不是什么见不得马的事儿!”我们三个私下看看就算了,这么多小马一起甜心的脸不丢光了?

“哦,亲爱的,我倒觉得这是件很美好的事。”瑞瑞她怎么也?

“这是什么呀?这是什么呀?和幽幽有关系吗?”萍琪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着浮影球。

哎!我们就不该在室内拿出魔法本源武器!结果触动了魔法机关,本来只是闹着玩儿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真神奇,这是小马魔法的创造物吗?”

“嗯~还是最好别碰,可能是什么精密的魔法道具。”那个麒麟想用蹄子碰,还好小蝶制止了她。啊,我怎么忘了阻止他们了?现在已经晚了!

 

浮影球的影像——

“咳哼,咳哼——!这里是幽光亮亮。今天,是一个大日子,今天发生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可能会对小马利亚产生十分深远的影响!

第一件事,那就是今天我学会了我第一百个魔法。像我这样的天才以后肯定万受瞩目,即使赤焰那个死老头也没法挡住我的路。

第二件事,你们看到没有?那里有个美丽的爱之天角兽,我现在就要去和她告白。她绝对会和我私定终身,在十年后和我结婚,毕竟我那么有才华,我——”

结果下一秒甜心的表情就僵住了,远处的银甲闪闪来到了韵律身边互相摩挲了一番后,开始忘我的热吻。

“啊——!幽光在那里,快停下。这会教坏小幼驹的。”韵律惊慌失措的推开银甲闪闪,甚至都没注意到飘在半空中的浮影球。

“他早知道我们的事儿了,现在的小幼驹都懂得,你瞎操什么心。我还要~”紧接着他们又是一番热吻,甜心低着头离开了现场。他这气质变得和我们以前刚见到他时一样了。

 

夜晚,橡木图书馆客厅,苹果杰克视角——

“哈哈哈——笑死我了,小甜豆怎么小时候比我现在还要自恋?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笑死了。”云宝这家伙笑的都满地打滚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亲爱的,你笑的也太夸张了。朦胧的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哀伤,你就不能好好感受感受吗?”瑞瑞她也不对劲,她就不能心疼下甜心吗?

“苹果杰克,瑞瑞,云宝,我觉得你们不该偷看幽光的私马物品,尤其是浮影球。这不是可以展示给别的小马看的东西吧?”

我本意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反正看都看了就想和问问甜心当时的感受。不过在场除了我们其他小马都不由自主的,用很悲伤的眼神指责我们不该这么做。

就在我们在尬笑的时候,甜心回来了,但他只是对我们打了个招呼,稍微笑了一笑就开始和小蝶商量那个好像叫什么令的事情了。

我爸之后气呼呼的把我妈和大麦给领走了回去,没和我说上一句话。

萍琪她们和斯派克上去说是玩桌游,我看这活力起码能玩一个晚上。我和瑞瑞,云宝三个小马面面相觑,觉得之前的事可能是太过分了。

 

晚上,幽光亮亮房间——

呼——今天这一天还真是长啊,我总觉得有口气喘不过来。

直愣愣的躺在床上想和姑娘们感情的事,贵族和魔法教授他们的小动作,魔法结社的暗中筹谋还有露娜提亚对我隐瞒的事,EEA会不会也有什么不妥,一切的一切让我越想越睡不着。

我刚想下床去倒杯水喝,我感觉我的被子动了一动,有什么东西向我潜了过来!

 

thumb_up 36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