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明琪黛茜
明琪黛茜Lv.8
天马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DHLF文社】暗无天日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7,338 event 15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2 forum 4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0 file_download 0

((前言:有时候,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也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

云宝黛茜和小蝶走在无尽之森的一条小径上。尽管现在小马镇是阳光明媚的晴天,但塞拉斯蒂娅公主的阳光,却难以穿透笼罩着整个无尽之森的厚厚的云层,照亮这片阴森的森林。许许多多诡异的树木和数不清种类的蕨类植物疯狂地蔓延在四周,占据着附近绝大多数的土地,更是为这片诡异的森林增添了些许阴森的气息。

她们正要去往森林深处的一栋充满神秘气息的树屋。那是泽可拉的小屋。泽可拉是居住在无尽之森深处的一匹斑马巫师,也是一位炼药师。她有着黑白相间的皮肤和鬃毛,经常身匹一件大斗篷,戴着一顶兜帽,来小马镇寻找药材。偶尔会有一些小马拜访她的小屋,向她寻求各种方面的帮助。

云宝黛茜和小蝶也正是为此而来的。

“嗯,云宝黛茜,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能听取我的建议陪我一起去泽可拉的小屋,我就是太担心太担心云中城的那些可怜的天马们了。”小蝶慢慢走着,一边对着飞在天上的云宝小声说道。

“噢,得了吧,小蝶”,云宝在飞来飞去,“没必要担心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羽流感而已,就算不需要泽可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药,他们也都会没事的!”

“但是,云宝”,小蝶转向她,“这次的羽流感可不是一般的小病,新型的羽流感抗药性特别强,一般的药物恐怕没法治疗那群可怜的小天马了,要是再不及时找到解方的话……噢,公主在上,他们说不定会死得很惨……”

“好吧,如果这对你很重要的话。”,云宝腾跃而上,踢开了边上的云层,“那么我乐意奉陪!”

突然间,一道闪电从无尽之森上空的云上劈下来,正中云宝黛茜的屁股,烧焦了她的尾巴。云宝黛茜“哇啊啊”地大叫一声,随着小蝶担心的目光,云宝一头扎进一个树洞里。

云宝拼命地用挥舞着蹄子,拍打着翅膀,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把头从树洞里拔出来。结果刚一拔出来,由于巨大的惯性,云宝向着附近的某个方向反弹过去。

云宝试图扇动翅膀,挣扎着想要保持平衡。不幸的是,另一道闪电从无尽之森上空的云上射下来,劈向云宝黛茜的翅膀,云宝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翅膀的一边烧焦了,她未能控制住平衡,一边因为翅膀还在隐隐作痛而痛苦地呻吟,一边惊叫地直冲小蝶撞过去。

更不幸的是,从云宝黛茜撞向小蝶的方向看去,在小蝶的背后,正好有一道悬崖。来不及防备的小蝶惊叫着被飞向她的云宝黛茜撞下悬崖,然后两匹小马一起在惊呼声中从悬崖上滚滚而下,落入森林深处的一道巨大的深渊之中。

当小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周围一片黑暗,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在脑海里使劲地回忆,搜寻前一刻发生的事情,她发现自己只知道,当她看见云宝黛茜撞向自己的那一刻,她瞬间失去了知觉。

云宝在哪里呢?这是她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云宝!云宝!你在哪里?”,来自小蝶本能的第一反应驱使她大声叫着云宝。

但是并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她开始想自己究竟在哪里。

噢,我这是在哪里呢?小蝶想,这里又黑又冷,无比阴森,好像一点光都没有,出口在哪里呢?我的朋友们会不会非常担心我?

她的担心和恐惧爬上肩头,开始紧张起来,趴在黑暗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双翼紧紧地闭在肩上动弹不得。

空气中弥漫着些许不可名状的腐臭味,这种气味好比腐烂的苹果,不……比死去之后在空气中腐烂的兔子还要恶心的臭味,随着一丝丝凛冽的寒气扑鼻而来。静静地趴在地上,能感受到大地有着一丝丝微弱而不详的振动,这般振动的感觉,仿佛比那扑通直跳的心还要紧张。死一般沉寂的黑暗中,偶尔会传来窸窸窣窣的怪异噪音,有时还和着一点来自钟乳石的水滴声。

云宝睁开眼睛,站起来,看着周围一片漆黑的环境,她抖了抖自己的身体。四下东张西望,随后看见了黑暗洞穴上空的一点点光亮。虽然她烧焦的翅膀已无大碍,但仍然感觉翅膀在隐隐作痛,她扑扇着翅膀,试图朝着那光亮飞去,结果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扇不动翅膀了。

“得了吧,翅膀,别开玩笑了!给我给力点!”,云宝黛茜嚷嚷道,奋力拍打翅膀,但是感觉仿佛有某种奇怪的助力遏止了翅膀的扇动。这不像是无尽之森闪电给翅膀带来的那种临时的痛苦,导致云宝无法扇动翅膀,而更像是某种魔法阻碍了翅膀的运动,云宝黛茜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也无法推动自己越来越感觉笨重的翅膀。

她试着扇动自己的双翼,但是没有任何受伤的疼痛感,她的翅膀还是她能感觉到空气中无比沉重的阻力,就好比在水池中挥动蹄子一样的阻力,就像是有某种奇怪的魔法固定住了她沉甸甸的双翼一般。

“噢,不是吧!”,云宝抱怨道,“这究竟是什么邪门的地方?我不会一辈子都要困在这个鬼地方了吧……”

对云宝来说,无法飞行,意味着再无出人头地的机会了,甚至无法摆脱像这样的困境。

“救命啊!”,云宝黛茜开始呼救道,“有小马在吗?救命啊!”

在像这样的一个深渊底部,声音难以从地底传到地面上,几乎没有路过的小马听得到云宝黛茜的呼救声,就算有路过的飞马,也不敢冒险从这样幽暗而诡异的深渊下去,稍有不慎,就会有被黑暗吞噬的危险。

还蜷缩在黑暗中的小蝶听到了这道声音,她缓步起身,抬头东张西望。

“嗯,云宝黛茜,是你吗?”,尽管尽可能地抬高了嗓音,但是小蝶的声音依旧很小。她小跑顺着云宝的呼喊声方向走去,黑暗中的路崎岖而又波折,她跌跌撞撞地前进时,突然一蹄子踩中了一种无比黏滑的东西,深深地陷了进去。

“啊!!!!!!”,小蝶惊叫起来,无比细致的嗓音很快往附近传去,她感觉到自己的蹄子被泥潭底下某个未知的存在抓住了,奋力地挣扎着,尖叫着,想要挣脱这一切。

云宝黛茜听到了小蝶的呼救声,她迅速跃起,顺着声音焦急地跑过去,如同一道闪电般犀利的速度,一下就看见了困在那一滩污浊的沼泽水中的那只黄色的天马。

那一滩沼水中央,有一块较大的石头,正好可以支撑云宝黛茜站在上面,石头和小蝶陷入泥潭的地方正好相靠近。

“啊!”,小蝶大叫道,仍然在苦苦摆动自己未陷入泥潭的蹄子挣扎着,想要把那只深陷泥潭,而且感觉被压得紧紧的蹄子拉出来,“救命,云宝!”

“坚持住,小蝶,我,云宝黛茜,来救你了!”,她迅速的身影瞬间化为了绚烂的彩虹,直冲小蝶而去。她冲向水潭边上,然后跳到了石头上,挥舞着她的后蹄,狠狠地踢向小蝶。这一踢,借着强大的冲力,小蝶迅速摆脱了一只前蹄被泥潭底下的某种怪物抓住的窘况,往后面颠簸了一下,然后飞出一段距离,落在了地上。

“小蝶,你还好吗?”,云宝黛茜越过石头,冲向小蝶,“有哪里受伤了吗?”

“嗯,谢谢你,云宝,我很好”,小蝶脸红地看着云宝,小声说,“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让你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小蝶!”,云宝用充满自信的语言鼓励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时黑暗中奇怪的窸窸窣窣声越来越密集,地下的振动也越来越明显,洞穴内部滴下的水滴越来越多,使得整个地面都变得湿湿滑滑的。

云宝黛茜和小蝶都能感觉到油然而生的一种恐惧,这是来自生物本能的恐惧,漆黑的地洞中,两只孤零零的小马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

“嗯,也许我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真的非常非常恐怖,啊……”,小蝶惊恐地抽噎着,把脸埋在了鬃毛里面。

“得了吧,小蝶,这有什么好怕的?”,云宝黛茜拍拍小蝶的鬃毛,“不就是一点奇怪的声音嘛!”

“嗯,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小蝶说,“可是,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恐怖……”

“好吧”,云宝知道小蝶也有自己的难处,于是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转而说其他的话题,“我们还是尽快找别的出路吧。”

小蝶看着云宝黛茜仍然完好无损的翅膀,刚想问什么,但是感觉到了自己翅膀上无比沉重的压力,于是又咽了回去。

云宝再次抬头,看向洞穴上空光明的一面,然后往下看看,看见这道光照向了较远处的一个地方,对小蝶说,“趁着现在我们还完好无损,赶快往那个方向走吧!”

地下的振动究竟是怎么回事,小蝶想,还有那些奇怪的噪音,嗯……会不会有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突然跑出来……不管了……还是赶快走吧……

“嗯”,小蝶拖着瑟瑟发抖的身体,跟着云宝黛茜小跑向前。

随着轻轻的马蹄声,前方阳光照亮的一块空旷的地带越来越近,洞穴周围也越来越明亮,但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地面的振动也越来越明显。小蝶的双眸里,写满了不安和恐惧的感觉,瞳孔变得非常非常细,每走一步,都像是受惊的小鸟一样无比敏感紧张,一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都会“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哇嗷,小蝶,放轻松,放轻松,你看起来很害怕”,云宝注意到了小蝶的这种不安和紧张的感觉。

“嗯,我真的很抱歉,云宝”,小蝶还是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这时,云宝黛茜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她嗷的一声惊叫了一下,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她爬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后面的那块石头,咒骂了一声,“该死的石头!”

这时,云宝看向四周,顺着光亮,她看清了周围的一切,她的瞳孔突然惊恐地放大了,神态变得异常的紧张!在洞穴顶部的阳光的照耀下,她清楚地看到周围有着一大片一大片写满符文的墓碑,每一块墓碑前面,都盖满了厚厚的土层,墓碑群中央,竖立着一大块方尖碑,上面用古小马语言写着“镇灵之地”四个大字,旁边的副标题用同样奇怪的古代小马语言写着“长眠此地的凶恶亡灵们,将永远无法振翅凌空,你们的灵魂永远被禁锢在不相称的躯壳中,永世不得超生!”

“哦,公主在上!”,云宝黛茜耸拉着脸看着这一块块墓碑,她非常熟悉这个情景。在一个著名的古小马神话中,提到过这样一个类似的情景。传说在塞拉斯蒂亚公主击败梦魇之月之后,为了惩戒一切曾经服从梦魇之月,并在战场上死去的夜骐士兵们。塞拉斯蒂娅公主创造了这样一个地方,将邪恶的夜骐亡灵们封印于此。立下了这样一个黑暗而冰冷的巨大方尖碑,令他们在此永远丧失飞行能力,被困于此地,永世不得超生。

“梦魇之影!我们完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现在响亮到了极点,云宝黛茜打了个寒冷的战栗,她瑟瑟发抖地看着周围的小蝶。

“嗯,刚刚你提到了梦魇之影吗?这真的非常非常可怕!”,小蝶也紧张地看着远方那一大片墓碑阵,她大叫着从这片墓碑阵走出去。

“哈?我才不怕呢!”,尽管非常害怕,但是听到小蝶的这番话,云宝黛茜忍住了瑟瑟发抖,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才不怕什么鬼梦魇之影呢!”

云宝黛茜冲向墓碑阵中央,瑟瑟发抖地站在那块方尖碑边上,用蹄子按了按方尖碑,装作一副挑衅的语气喊道,“梦魇之影,你倒是出来呀!我才不怕你呢!”

这时地面的振动越来越大,越来越颠簸,窸窸窣窣吵闹的声音爆炸性地响亮,地面地下钻研出来一大群不可名状的物体,它们全身散发着腐烂的恶臭,不可名状的扭曲和佝偻的身形,已经难以识别出是小马还是某种渎神的怪物了,唯一能明晰可辨的,只有未曾张开过的那一双双巨大的翅膀,从中仍散发着无从得知的邪恶气息,它们的数量成百,甚至上千、上万,正一个个接续从地里钻出来,发出窸窸窣窣的怪异噪音,响彻了整个洞穴,即使是在阳光的照耀下,他们似乎也毫不畏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梦魇之影!”,云宝黛茜再也按奈不住自己恐惧的神情了,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飞一般地冲向出墓地,恐惧地快速逃窜。而小蝶仍趴在墓地边缘的某处恐惧地捂着眼睛瑟瑟发抖,甚至都不敢看一眼,那群渎神的怪物快速地将小蝶包围了起来,慢慢地紧逼,就在一只怪物腐朽的蹄子快要碰到小蝶的身体的时候,小蝶感受到这些怪物迫切的压力,突然爆发起来,非常细地尖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她飞速爬起来,从那只怪物身上狠狠地踩过去,然后从怪物群中一冲而过,用一种比云宝还快的速度冲出去,直冲云宝而去。

云宝和小蝶惊慌失措中不知道跑了多远的距离,而不可名状的那些梦魇之影们,亡灵们仍在步步紧逼,很快就将她们逼到了死角,云宝和小蝶两只小马靠着洞穴的墙壁紧紧抱着。

“我们完蛋了!”,云宝无比恐慌地大叫道。

正当云宝黛茜捂着脸趴在地上的时候,小蝶看着步步紧逼的怪物群们,竟然突然站起来,狠狠地对着他们瞪眼!

“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欺负我的朋友!难道你们的妈妈没教过你们怎么对待小马的吗?!”

怪物群明显地退缩了,但是小蝶的眼睛仍然步步紧逼,直勾勾地瞪着领头的那只怪物血色一般的双眼,“还有你!作为领导者!竟然带头欺负弱小的小马!难道你们的主神没告诉你们作为小马的基本原则吗?!”

这时,这群畸形的怪物群们面面相觑,十分恐慌地相互交谈着什么,接着她们纷纷揭开了自己身上穿着着的毛骨悚然的淡黑色披风,露出了真面目,它们的全身都是一种充斥着腐臭味的昆虫外皮,外皮上沾满了毛骨悚然的昆虫纤毛,头部长着无数种不同的触须,一双双淡灰色的蝙蝠一般的翅膀无比残破,时而展开,时而闭合。

领头的那只虫子开始用沙哑而腐朽的声音说话了,“你们闯入了我们的领地,打扰了我们的安息,还想要得到什么!”

“噢,我们对这个感到非常非常抱歉”,小蝶对这只虫子说道,“我们只是出了意外,迷路了,然后掉到这里了而已。”

领头的虫子开始和周围的虫群窃窃私语讨论着什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他换了种语气,这次的语气不像是说给小蝶听的,更像是自言自语:“嗷,露娜公主在上啊!邪恶的塞拉斯蒂亚公主的统治,究竟何时才能到头呢?原本是一片美丽的月光,无比令我们惬意而安详的黑暗,因为太阳暴君的统治,一切都没了,只剩下一半的夜晚了!曾经的生活不在了,我们因为反抗太阳暴君的统治,被放逐于此已经几千年了,现在有来了这种折磨,究竟何时到头呢?求露娜公主保佑啊!”

“嗯,可是不是一直都还有一半的夜晚吗?”,小蝶反问道。

领头的虫子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却马上被凶恶狠狠的云宝黛茜打断了:“哦,得了吧!臭虫子!塞拉斯蒂娅公主已经对你们够仁慈了!至少还为你们留下了一半的夜晚!知足吧!”

这时虫子们又恶狠狠地盯着云宝黛茜,触手不停地乱摆,发出窸窸窣窣的恐怖声音。

云宝黛茜望着那群恐怖的虫子,紧张地笑了笑:“呵呵呵呵,当我没说。”

“嗯,其实,你们的露娜公主,已经和塞拉斯蒂亚公主和好了”,小蝶说,“也许就算只有那么一半的夜晚,也是值得享受和珍惜的,不是吗?”

“我们的露娜公主?和那个暴君!”,领头的虫子有点难以置信,又开始叽叽喳喳地和周围的虫子讨论,“这怎么可能!你有什么证据吗?”

“嗯,我很抱歉,我没有……”,小蝶开始低下头,慢慢地往后退了几步,靠在身后的墙壁边上。

“所以,你一定是在说谎,对不对?!”,领头的虫子开始再次对小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嗯,我非常非常抱歉,但是……”,小蝶继续往后靠,又开始紧张起来,“但是……我说的确实是真话。

“噢,天哪,贤明的露娜公主啊!你们还记得我们吗?”,领头的那只虫子又开始望着洞穴顶部,神情中默默带有一种悲伤的色彩,语言无比富有感染力,仿佛是在感慨万分一般,“您还记得我们吗?我们多么希望能再次为您服务啊!这么多年了啊!”

“噢,可怜的家伙,我想你们一定是被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遗忘在这样一个地方了吧?”,小蝶满脸担忧的神情,无比同情地望着这些虫子,回答说,“也许我可以想办法帮你们解除封印,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道歉,我想他们一定会宽恕和怜悯你们的。”

“哦,你这又打算做什么?小蝶!”,云宝黛茜狠狠地瞪着小蝶,
“放走这些被塞拉斯蒂娅公主关起来的亡灵?!这可是叛国罪!”

“哦,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云宝”,小蝶对着云宝低下头说,“只是,我真的忍不住看着这些小可爱继续在这里孤零零的受苦……”

“哦,小蝶,你真的是!”,云宝瞪着小蝶,“善良得不可理喻!你看到他们对塞拉斯蒂亚公主这种不敬的态度了吗?他们没有丝毫悔改的想法!”

“嗯,但是云宝,也许他们只是误会了塞拉斯蒂亚公主,如果他们能再看到塞拉斯蒂亚公主,或许会消除这次误会呢。”

云宝对小蝶怒目而视,但是很快,她又想到,小蝶或许也有自己的决定,于是就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

“好吧,随你去吧”,云宝黛茜回答道。

小蝶站在那块黑色的方尖碑前,思绪万千。嗯,塞拉斯蒂亚公主究竟为什么要将他们封印于此呢?就这样擅自解开封印不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吧?嗯,也许还是该再多考虑考虑?

这时,小蝶又望向虫群,还有站在边上的云宝黛茜,仔细思考着。

嗯,如果像他们一样,变成了虫子,被囚禁在这么可怕的地方,这么多年,究竟会怎么想呢?

于是小蝶闭上眼睛,慢慢地推倒了这座黑色的方尖碑。当方尖碑被小蝶推倒的一瞬间,云宝黛茜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翅膀重新恢复了力量,而地面加剧振动起来,很快方尖碑就化作一团黑色的烟雾消散了。虫子们的全身发满了白色的光芒,向着天上发射出去,很快消失了。

云宝黛茜再次展翅高飞,看着向着天上散发的白色光芒,心中莫名产生某种担忧,但是看着接着和她一起飞出洞穴的小蝶,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好欣慰地笑笑。

这时,一道蓝色的魔法光泽闪过,露娜公主出现在云宝和小蝶的面前。

“是汝等放出了吾被遗忘于此地,遭受苦难的小马否?”露娜用自己威严,但富有柔和感的语气问道。

“嗯,我真的很抱歉,露娜公主,如果您要将我流放到无尽之森深处,我是不会介意的。”

“何来此事?吾决计不会将汝等放逐,吾是来感谢汝所做的一切,那群怨灵在重见了吾和吾的姐姐后,已重归于安息!”,露娜对小蝶鞠了一躬,小蝶不好意思地脸红了,她将头埋在了鬃毛里。

“哇,小蝶,真有你的!”,云宝对小蝶笑了笑,用自己的翅膀对着小蝶的翅膀拍了拍。

“嗯,真的很谢谢你,云宝”,小蝶回答道,“我想,也许他们一定是误会了塞拉斯蒂亚公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DHLF文社】暗无天日

好传统的飞马组故事,可可爱爱。

但是RD的新型的羽流感呢?:ftemoji_pinkiesugar:

14 天前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DHLF文社】暗无天日

看了标题,好可怕233,那我看完要开始挑刺了哦:ftemoji_raritynews:

14 天前
明琪黛茜 Lv.8 天马
评论 【DHLF文社】暗无天日

回复57051 @甜焙儿 :

好的,来挑刺吧owo~

14 天前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DHLF文社】暗无天日

首先说说本文的优点,

1.故事结构完整,层层递进

2.氛围描写很棒,特别是夜骐出现哪里

3.人物性格比较真实

再说说一些不足:

1.羽流感前往永恒自由之森的理由花费了较多笔墨,后文却完全没有涉及

2.取决于你本文的目的,是撒天马组糖还是介绍这个夜骐的悲剧故事。我个人认为作者偏向前者,因为到正文一半才开始讲夜骐。但是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小蝶和云宝的互动有点简单了,云宝完全打酱油了,就是说糖不够甜。要是后者,嗯.......

3.多次强调小蝶“脸红”,后面却完全没有解释

4.主旨不明确,剧情平淡没有转折并且有刻意的感觉(云宝被劈,推倒方尖碑,露娜出现),矛盾解决太过快速简单

5.小蝶是害怕夜骐的,她上一秒还在思考后果,下一秒就把它们放出来了,不合逻辑

(吐槽)夜骐这么快就重归安息,莫不是“被安息”了:ftemoji_pinkiesugar:

可以看出来作者是有花费精力润色修改的,但是可能是经验不足之类的原因,没能很好地把握住一些东西,加油!

1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DHLF文社收集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