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repusculeFlicker
CrepusculeFlickerLv.3
独角兽赞助者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精彩神七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5514/spectacular-seve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10.小丑VS小偷

chrome_reader_mode 7,125 event 16 天前 thumb_up 2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0 forum 1

  夜晚的风轻拂着她的马尾辫,她紧了紧身上的夹克,带上了面具,立起衣领,整张脸现在只露出了鼻子。

  她站起身来,感受到了身上皮夹克的温暖。她举起双臂,挺了挺胸。“嗯,感觉棒极了。“

  她的身边响起了一阵沙沙声,她抬起了腿,挑了挑眉,“准备好待会的行动了吗?“

  一条黑色带有白色条纹的蛇从屋顶上游了下来,停在那个女人的面前,用尾巴轻轻摩擦着她的鼻子。

  “这才是我的耶梦加得,(注1)永远忠诚于它的母亲。那么,让我们开始这场表演吧。”她翻身站起。她的腰上缠着实用的腰带,肩上挎着笔记本电脑,她支起天窗。耶梦加得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轻轻地摇着尾巴。

  “警报系统已经被禁用了。”她拍了拍笔记本,“这已经算不上是个挑战了,从一个婴儿那拿一样东西会有多难?”她打开天窗,望向身下的坎特洛特艺术和历史博物馆。阴影笼罩在下方 ,零星的聚光灯照亮了几块不大范围的地毯。

   耶梦加得爬到了它主人的背上,把那五英尺的身体绕在她的脖子上。黑衣女从腰带上去下抓钩,把一端系在楼上的金属架上,然后慢慢地滑进了大楼。

  她轻轻地落在了大厅里距警报系统几步之外的阴影中,按动了一下按钮,收回了抓钩,她估计了一下距离,目光飞速浏览着博物馆的馆藏——老式马车、陶瓷花瓶、旧式火枪、油画....

  寂静一片。她的斗篷使她完美的隐蔽起来。她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个轻微的响动,她立刻卧倒,躲在了花瓶后面的空隙中。这花瓶非常不错,是个值得一试的目标。然而,这个大盗在这里只为一个目标——只有一个目标。

    一个保安经过了她的藏身之所,手里拿着手电筒,眼睛傻乎乎地望向前方。他应该六分钟之后才出现在这里的。

 等了大概二十秒之后,她站起身,向前走去。她也许会在需要的时候解决掉他,但是现在首要的问题是监控摄像头。她溜到了西展厅的尽头,不得不因为这个东西耽误几次。

  之前踩盘子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人,她想到,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看来这次想要带着东西跑掉,就不得不留下点痕迹了,哦,好吧,我喜欢办完事之后,让他们明白该去找谁。

  她笑了,因为,无论你找到哪里,你都不可能抓住蛇王——拉米亚!(注2

   拉米亚在展览厅里潜伏着,躲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走到墙壁那里的时候,她伸出手,用力按在上面,直到她的攀岩器开始发挥作用。她爬的很快,每次移动的时候,她的手都会发出一阵柔和的响动,她的头上是个通风口,她打开插锁,溜了进去。

  “去吧,耶梦,你知道该做什么。”

  蛇吐出了信子,滑下了她的肩膀,进入了通风口。拉米亚俯下身,躲在窗帘的后面,看着另一位保安走过。现在是最核心的环节——耶梦加得能不能进入安保室,解决掉里面的家伙。

  两分钟之后,她听到了闷闷的倒地声。拉米亚站了起来,笑了。在算上这次一共74次行动中,耶梦加得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她推了一辆手推车,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保安室,同时享受着这自由活动的时间。她推开了门,三个警卫倒在了地上,脸色铁青,眼睛呆呆地盯着前方。

  拉米亚踢开了其中一位。“伟大的警官被一条小小的蛇打败了吗?”按理来说,这里应该只有两个警卫,尽管如此,耶梦加得还是完美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她俯下身,把手伸进了他们的口袋,拿出来了一共84块,接下来,她把手伸进腰包,放下了三个小瓶子。

  尽管可以,但是拉米亚不想杀人,她想人门听到拉米亚这个名字的时候,想到的是大盗,而不是杀人犯。因此,她总是在耶梦加得咬人之后留下解药。蛇又把自己绕在了她的脖子上,她摸着蛇的下巴,低声说道,“他们没伤到你,对吗?”、

  “嘶——”

 “好孩子,妈妈真为你骄傲。”她望向面前的显示屏,一共有十二个分屏,展示着博物馆里不同区域的情况。拉米亚俯身拿出电脑和数据线,连在了显示器上。她把一个文件导入了检测器。

 “你们真的应该花点钱在安保系统上面。”她回头看向监控,画面闪了一下,恢复了正常。在外行人看来似乎一切正常。但是,拉米亚明白,这只是个幻象——安全录屏里所记录的只是一个不断循环的录好的一个短片而已。

    她完成了工作,收拾好电脑,走出了门,确保剩下的保安都不在旁边。她的目标是那无价之宝,大厅的聚光灯映在上面,让它本来蓝色的表面闪烁出柔和光泽,它大到足以让拉米亚需要双手来捧起它。

  “希腊的海景房,我们来了。”

   耶梦加得同意地摆了摆头。

   拉米亚走了过去,她的身影映在了那东西周围的玻璃上。抬柜,消磁,一系列的工作之后,她来到了尾声。

    她左边传来一阵声音,打破了静谧的氛围。她屏住呼吸,躲到了柱子后面,“耶梦,准备好,我的耐心要耗尽了。”

然而,走进了的不只有警官,他的旁边还有两个家伙,她们戴着面具,一个戴着白色的笑脸面具,另一个则是黑色的悲伤脸的面具。

  “干得漂亮。”那个悲伤脸发话了,“现在,确保你删掉了我们的踪迹,当你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你将不记得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

  那个警卫茫然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还绊了一下。悲伤脸弯下了腰,喘着气,“该死的,我要累死了。”

  笑脸把手放在了另一位的背上,“阿里亚,你没事吧?”那声音像个小女孩一样、

  悲伤脸,阿里亚摆了摆手,“我没事,给我点时间就好。”她站起身,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敲了一下同伴的头,“你就不能帮我一下?”

   “你说了不用的。”笑脸抱怨道。

  “算了,先去拿水晶爱心吧”

  笑脸歪着头,“我还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们把水晶给我们呢?这样我们就不用进来跑一趟了。”

  阿里亚以手掩面,“因为,你这个笨蛋,那样的话,我们就得向警察解释为什么博物馆把它给了我们,然后,我们还得操纵所有问这个问题的人。那样还不如直接自己来拿呢。”

  “但是,长远来看这样没什么问题呀。”

  “是啊,但是短期看还是挺烦人的。索纳塔,做计划这方面还是让我和阿达吉奥来吧,你不擅长计划。”

  “哈,但是我擅长作画!“(注3

拉米亚把头靠在柱子上,“好吧,我快糊涂了。”她仍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她所知道的就是她们是后来的。如果她不得不让地上再多两个昏迷的人的话,她会那么做的。水晶爱心是她的!

她俯下身,耶梦加得滑到了地上,“去吧。”

它从柱子后面出来了,索纳塔喊出了声“哎呀!“

阿里亚扶住了她的肩膀,“闭嘴!那只是条蛇。“

耶梦加得爬到了阿里亚的脚踝上,张开了嘴。阿里亚则是做出了出乎意料的防御,她迅速向后退了一步,像跳芭蕾舞一样。耶梦加得迅速接近再次发动攻击,而阿里亚再次跳了一步,趁机把蛇踢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好吧,刚才是挺酷的,但问题是,这里怎么会有条蛇?“

“也许它是个秘密经纪人。“索纳塔说道。

阿里亚再次以手掩面,而拉米亚则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她们的谈话。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谈话,一个警卫从入口跑了过来。

“什么——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耶梦加得立刻爬了过来,咬住了那个警卫的小腿。他痛苦地哼了一声,试图把它摇下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力量越来越微弱。

那个警卫倒在了地上,他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他成功地挣扎了两下,但是最终不动了。

又是一阵沉默,阿里亚开口了,“好吧,那挺吓人的。“

拉米亚攥紧了拳头,我受够了。她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态。“现在是睡觉时间,不是吗?你们的妈妈不知道你们出来了吗?“

“你在开玩笑吗!“索纳塔说道,”我们没有妈妈!“

阿里亚的眼睛还在看着那条蛇,但她叹了一口气,“你...闭嘴吧。“她转向拉米亚,”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我是谁不管你的事。我想要什么,嗯,就是那个水晶爱心。“

索纳塔双手掐腰,“嗯,那太糟了,先来后到,而我们是先来的那个。“

“听着,孩子们,来阻止我是个坏主意,不信你就问问那些躺着地上的警卫吧。“拉米亚指了指那个昏迷的警卫,”我不介意让你们也这样。“

“你在和比你人多比你强的那一方说话。“阿里亚淡淡地说道,”你知道该做什么。“

一阵停顿,索纳塔问,“我做什么?”

...唱歌,你这个傻瓜!”阿里亚骂道。

“哦,好,哈哈!”她把手放在胸前,“Aaah aaah ah. Aaah ah…”

尽管脑海里所有的声音都在告诉拉米亚这不对劲,但是一股暖流涌过了他的心头,她的肌肉松弛了,她的眼神也逐渐迷离。

我真的需要水晶爱心吗?这几个女孩看上去不错,我应该把它给她们。

Aaah aaah ah. Aaaheeeeeep!“索纳塔叫了一声,躲过了耶梦加得的攻击。它再次滑了过来,索纳塔急忙打了个滚。

拉米亚眼前的阴霾散去了,她的脑袋还有点发晕,脑海里还有几个问题,但是这都是后话。她已经受够了这里以及这些奇怪的巫术。

随着阿里亚帮助索纳塔来抵御耶梦加得,拉米亚和水晶爱心直接已经没有了阻拦,她急忙奔向它,抓住箱子两边,用力举起,把它拿了下来。

阿里亚跳过耶梦加得,她跑得快极了。

拉米亚把水晶爱心抛向空中,用手臂挡住了阿里亚的一击,然后趁机拉住了她的手臂,用力地踹了她一下。在阿里亚恢复平衡的时候,她对着她的脸上又来了一拳,将她打倒在地。然后她伸出手,接住了掉下来的水晶爱心。

“嗯,还挺好玩的,但是我必须要走了。“

索纳塔冲了过来,挥出了拳头,而拉米亚则举起了水晶爱心,随着一阵令人满意的轻响,索纳塔痛苦的呻吟声传了过来,她跪在地上,抱着拳头。

拉米亚满意的笑了笑,转身走开,当她走向前的时候,有东西抓住了她的脚踝,她摔倒了,水晶爱心也飞了出去。阿里亚试图够到它,但拉米亚则给了她重重一击,把她再次打倒,耶梦加得则滑到了水晶爱心那里。

阿里亚挣扎着,她们都站了起来,拉米亚来了一记上勾拳,阿里亚则迅速躲开,挥出左拳,但被阿里亚的手臂挡住了,她趁机踢向阿里亚的脸,这回阿里亚有所准备,她猛的低头,同时在拉米亚的腹部来了一记重拳,把她打翻在地。

“快起来,白痴!“阿里亚向索纳塔喊道。

“但是,好疼——“她说道,在地上打着滚,紧紧抱着自己的手。

拉米亚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向阿里亚的胸口挥拳。阿里亚抓住了她的胳膊,击向她的脸。凭借着多年的摸爬滚打,拉米亚一个“铁板桥“向后便倒,使得阿里亚过度前倾,随后她用膝盖猛击阿里亚的腹部,又了她脸一拳,将她放倒。

索纳塔冲了过来,拉米亚则站在她和阿里亚之间。注意到索纳塔习惯用右拳,她等到索纳塔再次用左拳的时候成功击中了她的肩膀,索纳塔后退的时候,她直取中宫,双指刺中了她的右肩,然后又重击她的腹部。

“呃,”索纳塔呻吟道,“我的右臂麻了。”

“不许动!”两个军官从左边的大厅跑了出来,拉米亚则发出了一连串的咒骂,那两个人拔出了抢,右边,两个保安也冲了出来,他们手无寸铁,但是已经把拉米亚包围了。

“看来我们的情报是正确的。”金发碧眼的女警官说道,从她的表情上来看,拉米亚敢说她目前从未享受过‘乐趣‘。但是,她的男同事似乎知道不少这方面的知识。他有着毛茸茸的蓝发,迷人的紫色眼睛,穿着西装的他显得格外英俊。

现在不是时候,拉米亚想到。她必须找一条路出去。耶梦加得盘在水晶爱心上,那个侦探注意到了它,用枪指向那条蛇,而女警官则用枪指向拉米亚。

“嗯,“她慢慢地向前走着,”我知道你是谁,拉米亚,我不知道你还有同伙。“

“她们不是我这边的。“拉米亚冷冷地说道,”实际上,帮我个忙,把她们先抓起来怎么样?“

Aaah aaah ah, aaah ah. Aaah aaah ah, aaah ah.

拉米亚再次感到那种懒洋洋的感觉,奇怪的舒适感席卷了她。事情不对....但那又如何?这音乐听上去好极了。透过眼前绿色的阴霾,她看到两个警官放下了枪。她们向水晶爱心走去,耶梦加得则摆出攻击姿态。

歌声停了下来,阴霾散去了,除了那两个女孩之外,所有人看上去都大惑不解。但拉米亚最先清醒过来。她把手伸进腰包里向两个警官各扔出一把飞刀,刀子击中了他的手,把枪打落在地。

拉米亚踢向那个女警官,把她击倒在地,转身躲过了男警官的进攻。在房间的另一边,阿里亚和索纳塔击退了剩下的两个保安,索纳塔用她那条有知觉的胳勉励招架着。

在拉米亚保护自己的时候,她看到了男警官徽章上的名字。银价闪闪。她笑了,“你可真不是个好警察。”她躲开了他的拳头,“也许哪天你会成为我的骑士。”

银甲闪闪退后一步,挡住了她的一踢。“对不起,我已经有订婚了。”

拉米亚嘲笑道,“你可太没劲了。”她扑向一边,拿起了银价闪闪的枪,指向他,银价闪闪立刻僵住了,举起了手,“对不起,警官。但是我要带着这东西走了。”

一只手抓向了她,另一只则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倒在地。拉米亚睁眼,发现是剩下的一个保安,而索纳塔则在和银价闪闪搏斗着、

在阿里亚的死缠烂打之下,拉米亚不得不扔下枪,但是她已经多次用手肘重击前者的腹部,她扑向阿里亚,将自己压在她的身上。不幸的是,阿里亚的激烈反抗让她无法摆脱她。

砰!

子弹呼啸而过,打破了她的面具,她猛地抬头,发现自己没有受伤,但是面具已经被打破了,她看向阿里亚,她仍然躺着地上,手中拿着那把枪。

拉米亚怒视着她,“你这个混蛋!”

“阿里亚!”索纳塔倒在了地上,银价闪闪拿出了另一把枪,但是拉米亚的飞刀再次将其击落,她用尽全力给了阿里亚一脚,转身抓住了水晶爱心和耶梦加得。

在她跑出大厅把水晶爱心放进包里的时候,她没有回头看,但身后的脚步声说明了银价闪闪正在追逐着她。她跑向拐角,靠在墙上,当银价闪闪转过来的时候,她喊道,“上!”

耶梦加得如闪电一样击中了他的肩膀,拉米亚随后将他击倒在地,银价闪闪叫了一声,倒下了,随着蛇毒开始起效,他的身体僵住了。

拉米亚把一个小瓶放在了他的身边,“这只是因为你很可爱,”她轻声说道,她的脸隐藏在了阴影中,“再也不见。”她用撬棍击向玻璃,从窗户跳了出去。

在离博物馆一个街区之后,她拔出抓钩,射向了屋顶,然后把自己拉走。她呼吸了一口充满着胜利气息的空气。摸着面具,喃喃地说道,“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她拍了拍耶梦加得的头,“至少我们拿到了奖励,对不对,宝贝?”

“嘶——”

阿里亚靠在小巷的墙上,摘下面具,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索纳塔则倒在她的旁边,呻吟着,紧紧地抱着手臂。阿里亚无视了她,她的脑海中满是那个小偷带着水晶爱心跑掉时的场景,她躺倒在地,呻吟着。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在疼,尤其是头和侧面。再站起来如登天般艰难。在她旁边,索纳塔 虚弱地撑起身子,靠在墙上。

“我的手臂没有了知觉,这正常吗?”

愤怒让阿里亚沉默着,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这本应该很容易的!我们走进去,拿走水晶爱心,走出去!那个带着蛇的婊子毁了这一切!当着我们的面,我们又丢掉了它!

“阿达吉奥会生气的,对吗?”

“闭嘴,索纳塔!”她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的脏话用仅剩的一点精力射向了索纳塔。它们奏效了,索纳塔蜷缩了起来。

实际上,当听到索纳塔的抽泣声的时候,阿里亚明白了自己的话太重了。她伸出手,拍了拍索纳塔的头,虽然她喜欢捉弄索纳塔,但是她也不愿意看到她如此伤心。

“别哭了,”她说道,“对不起,好吗?我不是故意的。”她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尽管所有的部位都在抗议,当她终于站稳的时候,她伸出手来,“你能站起来吗?“

索纳塔揉了揉眼睛,伸出她能抬起来的那只手,“但是,阿达吉奥还是会生气的,对吗?我们没有拿到水晶爱心,甚至是谁把它拿走的,我们也不知道。”

虽然索纳塔很笨,但是她说的有道理,在挨了一顿揍之后,阿达吉奥不会因为没有拿到水晶爱心而责怪她们。不过,这不会让回家变容易。

她望向天空,想要想出小偷在哪里,“你是对的,我们不知道谁把它拿走了,”她的头脑开始思考起来了,阿达吉奥不是唯一一个会做计划的。“但是我知道该怎么把它找回来。”

她看向索纳塔,后者只是茫然地看着她。阿里亚叹了口气,“按我的计划来,笨蛋。“

  1

  耶梦加得(JormungandJörmungandrJǫrmungandr,含义是庞然大物),是北欧神话中能环绕人世的巨大海蛇。是诡计之神洛基和女巨人安格尔伯达的第二个孩子,芬里尔海拉的兄弟。

因其存在太过危险,被奥丁扔进了人间世界的无底深海之中。耶梦加得是巨人族中最强的怪物,因此被称之为尘世巨蟒MiðgarðsormrMidgard Serpent。而它生命中的宿敌,就是诸神之中最强的雷神托尔

  2

  拉米亚是古希腊神话中一头半人半蛇的女性怪物,亦是在西方以猎杀小孩闻名的蛇妖。在古希腊、罗马的神话中,有很多像拉弥亚般有着杀害孩童举动的女妖,而拉弥亚的特征正在于其上半身为娇艳女性,下半身却是蛇类。其名字拉弥亚来自希腊语“Λ?μιο?”,意指食道,象征贪欲,描述拉弥亚吞食儿童的形象。

  3

  原文为

  阿里亚: “Yeah, but it’s annoying in the short run. Sonata, just let me and Adagio do all the thinking. It’s not your strong suit.”

  索纳塔:“Ha! I don’t even wear suits.”

  这是一个双关语,阿里亚的”suit"一词取适合之意,意为,你不擅长而索纳塔曲解了这句话,将“suit”正装,西装的意思。文中已做处理。

  

  作者的话:

  备选标题——“心”不在此

  译者的话:

  我的电脑还没有来,所以这一章是在网吧里面弄的,因此排版会和以前的不太一样,凑合看吧。:ftemoji_facehoof:

  2020.9.22附:我把排版调好了!

thumb_up 2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sight_Skytech Lv.11 天马
评论 10.小丑VS小偷

……啥?

1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