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Vesper欣海
Vesper欣海Lv.3
幻形灵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幻形灵在小马国——善良之章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章节:小马镇

chrome_reader_mode 8,160 event 14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6 forum 3

  一匹小马笑着向她走来,她眯住眼,盯着朝着她走来的公马,计算着距离。

  五,四,三,二,一……

  小马微笑的表情还留在脸上,只是身体好像变成雕塑一样,直直的躺倒在地上。他的背后,就是刚刚擦肩而过的“小马”,夜色蛉。

  “嘿!你怎么了?在这大马路上可别睡着了啊!”

  “对了!我怎么忘记了,小马突然晕倒,应该赶快送去医院呀!”夜色蛉保持着自己着急的样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把这匹沉甸甸的小马背在背上,向着附近的医院直跑过去。

  “医生,这里有小马晕倒了,您能救救他吗?”夜色蛉一进医院就大叫着,好像十万火急的样子。值班的医生看见夜色蛉这样的着急,倒是保持了一贯的克制。站起身来,先看了看这小马,确认一下情况,然后才和夜色蛉聊起了这小马的情况。

  “呼!这家伙可真是面瘫,明明心里那么在意,脸上怎么就没表现呢?”应付完这个医生,夜色蛉忍不住心里吐槽起了这个医生。在她看来,心里面有什么想法,在小马这边,不都应该表现出来吗?这小马内心那么在意,在意到她不用自己的魔法都能感受到那爱的流淌了,可这小马的脸上,就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砸吧砸吧嘴,夜色蛉开始消化从这个小马身上获得的爱意了。味道很不错,是她最喜欢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的爱。那种爱的感觉,夜色蛉终生难忘,哪怕是她每个月都吃好几次,她也还是忍不住想要。那种爱意就像是……在春天的暖阳下,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开开心心的野餐,玩闹,闹疯了还有甘冽的溪水和甜蜜的糖果,然后爸爸妈妈送了自己最想要的玩具……有谁不喜欢这样的感受呢?

        在潜伏的时候,夜色蛉能够用魔法感知到,那匹小马身上散发出来的爱意,应该是粉红色的。这样的颜色,通常情况下意味着对异性的爱。其中火红色往往代表着对配偶的爱,夜色蛉也并不讨厌。爱恋是一种黏腻的感觉,就好像是那种粘牙的糖果一样。虽然很香甜,却有点黏牙。夜色蛉只是觉得,这样的爱,吃起来就觉得费力气。但如果这种爱还和其他的爱意混在一起。光是想到那样的味道,夜色蛉就觉得一阵恶心。

  那就是性爱。

  如果说情侣之间的爱是有点黏腻,但是性爱就是把自己泡在这种黏腻的糖浆里面,再加上喝醉酒。一点点的性爱就像是身体沾了糖浆,大量性爱就是把自己泡进粘稠的糖浆里面。更可气的是,这种感情还真像糖浆那样,非常难以清理,不用魔法将自己的身体彻底洗刷,根本清不干净。

  夜色蛉袭击的公马散发出的是浅粉色的爱,那爱如云环绕在他的四周,夜色蛉知道,这就是对孩子的爱。

  那个公马带着微笑,他走的那条路,是通向小马镇的方糕甜点屋的。这位父亲一定是想要给自己的女儿一个惊喜,也许是一个派对,也许只是一个蛋糕或者是某个小小的甜点?总之,一定是一个惊喜。夜色蛉甚至能想象到,那个孩子,在回到家之后,突然间被派对大炮给轰得满头纸屑,然后向着刚才这位父亲怀里直拱,撒撒娇。开心的笑着……

  夜色蛉闭上了嘴巴,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摆出了夺取爱意的姿势。只是,这条路上,哪里有什么爱意呢。

“我这是……干什么。”夜色蛉回过神来,摇摇头,幻形灵对爱意的渴望永远无法满足,作为一名小马国的掠夺者,她总得克制自己的冲动

而现在,这股冲动正催促着她,一步步向家里走去。夜色蛉重新变回小马的幻形。

推开小院的栅栏,新的淡粉色爱意如期而至。

“你回来啦,月海茶茶。”一匹老公马趴在窗口说到。

  

 

 

 

月海茶茶是一只灰蓝色的天马,他的女儿。只是早在很多年以前,他的“女儿”就已经到去世了。

最开始的时候,夜色蛉只是因为饥饿而接近那匹老马。她变成月海茶茶的幻形,施展了幻觉魔法让他忘记女儿的离世。本来只是掠夺完爱意就走,可是渐渐的,她竟然迷恋上了那种被爱着的感受。在她的记忆里,虫巢是没有家庭的,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在小时候,也只要在出色完成训练的情况下,教官才会夸赞她几句。

夜色蛉靠过去,轻轻蹭了蹭老公马,她小心的储存好周围的爱意,一阵暖流从心头蔓延,酥酥的感觉

  “别弄啦……都快痒死了。”老马忍不住笑。

夜色蛉只好有些不舍的从他的怀里钻出,她也不再吝啬自己的微笑。在繁琐的任务结束后,也只有回家,是她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了。

只是今天,她还有些别的事要报告虫巢。想到这,她才觉察到已经要到通讯甲虫抵达的时间点了。夜色蛉匆匆道别,向着自己的卧室跑去。

“你倒是多在客厅待一会啊,马上晚饭就好了。”

窗外不合时宜的响起了通讯甲虫的嗡嗡声。“没事……我想自己待一会,今天有些累了。”夜色蛉飞快的搜寻借口逃脱,要是甲虫被发现就不好了。

“嗯……觉得累了?我倒是希望你能多和朋友们出去玩玩的……”老马不为察觉的叹了口气“你以前可是都没什么朋友的啊……”

嗡嗡声响个不停。

“那个……现在已经好多。”夜色蛉沉静了一口气“是玩的有些累,我休息一会就好……”

“要不我去买点萍琪派的小饼干?你小时候超爱巧克力口味的。”

“好啦……你去买就是了”夜色蛉说完,关上了卧室的门,用最快的速度卸下幻形,冲到了窗边,抓过通讯甲虫。

“潜伏掠夺者126号夜色蛉,收到虫巢通讯

嗡嗡声终于消失了。

“这里是虫巢中转部,已收到。”

“我的爱意储备满了,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拿?”

“你已经完成了?这个月才刚过一星期啊?怎么这么快?”对面的幻形灵很明显是个新来的,仅仅是通信的语气,夜色蛉都感觉到这家伙的大惊小怪。

也许只是新来通讯员吧,过几次习惯就好。

“嗯,我这里运气不错,今天抓了个大的,不然的话没这么快,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拿?”夜色蛉并不想和这个幻形灵多费口舌因为她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想要询问她的教官

“没事的话,明天来医院的老地方拿就是了。还有,帮我接通一下虫茧教官。

“女王大人?你找她干什么?”通讯那头的幻形灵完全是一脸怀疑的神色。

“接就是了,虫茧是我的教官,她不会不理我的。”

“知道了……你们这群高材生,还真是……”现在他的语气里又满是嫉妒了。“虫茧女王正在召开会议,你可是得稍等一会了。”通讯员小声咕哝了一句,转身接上通讯离去

脑海里回响着冻结的白噪音,她想象着那片静态白雪的画面,静静等待着邪茧的声音。

夜色蛉回想了自己在虫巢的时候,老一辈的潜伏者专门给她这样的新晋介绍过,落单的小马是最好的下手对象。在当时的夜色蛉看来,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举动吗?

 但当她来到小马国以后,她才知道,想要保持这一点真的不容易。

  小马国的爱意太过浓厚,而且偏偏越是小马聚集,浓厚的爱意越会暴露自己。尽管训练能够可以保持在瞩目的中心依然能够面不改色,但同样干她这一行的潜伏掠夺者,却已经有很多,因为突然涌现的爱意而暴露了自己。因此,夜色蛉很重视这一点,从来不会去小马聚集的地方,也从来不会过多的参加小马派对什么的。这是保护自己所必需的。

前辈特意对她们强调,无论是否周围有小马,都一定要在击晕小马后伪装成好心的路人,因为你永远不能确定四周是不是有其他小马。一旦被看见,身份基本上也就暴露了。而且就算是真的被看见了,这样的情况也能帮助你摆脱嫌疑。没有小马会认为一个小马突然晕倒在路上后,对救助者有任何异常的态度。

若是运气不好,小马在路上就醒了,也不要着急,只需要对整个过程稍作处理就好,绝大多数小马是不会想这么多的。退一万步说,就是真的所有的方法都不管用,真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潜伏者们也有至少五种办法,能躲得就算是夜色蛉站在小马面前,他们也绝对找不到。

夜色蛉叹了口气。

做这种工作,最艰苦的就是训练了,教官,也就是虫茧女王,会对她们进行无比严苛的训练。从最简单的具体幻形内容到最复杂的实战掠夺,都会有女王亲自指导。夜色蛉一直都很尊敬她,原因不仅是虫茧教官每次都会和她一同训练,一同分享爱意。也在于,她知道,虫茧是真心为她好。

至少她记得,当她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时候,她对小马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以至于她在到达某个小马城镇的时候东张西望的,因为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爱意,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爱意的颜色,各种红色,粉红色的爱让夜色蛉目不暇接。要不是教官帮她解决了,她可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打入地牢,然后在永远连蹄子都看不到的黑暗地牢里面度过余生?

夜色蛉打了个冷颤,想到那些和她一起来小马国的同伴,现在还和她一起的,只剩下不到一半了,而这仅仅是十年的时间。一开始小马们不懂幻形灵的一些招数,所以屡屡被幻形灵得手。但越往后,小马们也逐渐熟悉了幻形灵的一些办法,防范手段也越来越完善,幻形灵的掠夺也就变得不再那么容易了。前一阵子,夜色蛉在收集爱意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戴着帽子的小马,结果没想到那帽子竟然是附魔物品,专门防范魔法击晕的。宝石发射的透明魔法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是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打了一下。

夜色蛉的心脏差点要跳出喉咙了,要不是她的身手非常不错,在那个小马反应过来之前就用蹄子打晕了他,她恐怕要惹上大麻烦。毕竟潜伏掠夺幻形灵一般来说是不会合伙行动的,那样,太容易暴露。这样做的好处是哪怕真的失手,幻形灵不会被一锅端,一个暴露不会影响另一个。坏处就是一旦暴露,想要脱身就要更加费力,甚至是几乎不可能了。

  

  

 

  

 

幻形灵的虫巢思维确实是个好东西,夜色蛉生来就在虫巢思维的底噪下。虽然作为一个幻形灵,虫巢思维是通信的基础,但作为一个潜伏掠夺类型的幻形灵,她的基础训练就有一个“脱离虫巢思维下的独立存活能力”。这个训练对于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困难,可能是夜色蛉这辈子经历的最大的,最难克服的挑战了。一想到当年虫巢思维的背景噪音消失,自己好像陷入了绝对安静的房间,连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都能听见,那种感觉,夜色蛉这辈子都不想再次经历了。还好,在教官的严苛带领下,夜色蛉学会了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潺潺的水声,叽喳的鸟叫声,和呼呼风声,都冲淡了自己的身体的声音,让夜色蛉感受到了类似于虫巢的声音。这也是她蜕变为掠夺者的关键,夜色蛉还记得,一同训练的几个幻形灵,因为太长时间的“安静”而发疯,她们尽力去倾听这个世界,然而听到的一切声音,都变成了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最终,她们不得不被送回虫巢思维,从此再也不能参加潜伏掠夺爱意的活动了。

一声魔法燃烧的声音想起,代替了背景的白噪,夜色蛉知道,虫茧来了。

 

 “夜色蛉啊,这次这么快就给巢穴提供爱意了,做的很好。若是其他的掠夺者都有你这么快,巢穴不可能只是现在这样了。

126号幻形灵,夜色蛉,参见虫茧大人。”夜色蛉毕恭毕敬的说到。

    不必如此拘谨。来找有什么事么?”尽管与她通话的是虫茧女王,女王却总是会收起她威严的一面。
  “教官,我确实有一些问题,想问问您……”相比于女王,夜色蛉更喜欢叫她教官,虽然她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但是虫茧却从未宣布她的毕业,教官的称呼也有她自己的一份敬重了。
  一直不明白,其他的幻形灵学员先后离开训练部,为什么自己却迟迟不能毕业呢,明明按照考核,她的成绩早已经远超毕业的标准。而每当她问道自己的毕业时,虫茧却总告诉她,说不是时候。
  “你一定是想问我,有关你毕业的问题吧。”教官的话让夜色蛉愣住了。虽然这也是她长久以来的一个问题,但如果说答案突然间摆在她面前,她恐怕是不会相信的。
  “还记得,你小时候跑去小马国的事吗?”
  “这个……我记得……”夜色蛉沉默着。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曾经飞离过虫巢,只是因为饥饿,只是顺着视野中粉红色的梦幻光海,如果飞蛾扑火一般,向着小马国飞去。她飞入城市中杂乱的小巷之中,一只烂醉的小马躺在角落里,眼神空洞的看天,一张湿皱照片滑落的蹄下,照片的的小雌驹笑的香甜。她望着眼前的深红光点出神,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空酒瓶狠狠的砸在她的头上。
    “为什么要变成海螺?”
夜色蛉蜷缩在海螺的甲壳里,竭力回避着邪茧严厉的目光。
    海螺……有厚厚的壳,躲在里面就不会受伤了……”
    “站起来”邪茧命令到“为什么要躲在甲壳里?你觉得那样就能保护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
邪茧带着她传送到了海边,她飘起一个小海螺,送到她的面前。
    “用你的魔法试试。”
夜色蛉的独角闪过绿光,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眼前的小海螺的外壳早已布满裂痕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一种莫名的难过涌上心头,她不想伤害小海螺,她只是轻轻用力,那些能保护她的外壳就已经化成了碎片啊……
    那一次,她疲惫的扑倒在邪茧的坏里,泪水不争气的涌出眼眶。
    “记住了,躲在外壳里根本没办法保护好自己……”


    “只有在他们击败你之前主动出击,彻底击溃你的敌人,这是唯一能让你活下去的办法。”夜色蛉脱口而出“所以您是说,我还不够……主动?这就是我没法毕业的原因?
  “如果说答案是呢?”
  “可是为什么?这和我的学业有什么关系,毕业考核里可没有这样的话呀?”夜色蛉非常不理解。
  “听着,虽然我不想打击你,但你在小马国潜伏了有很长时间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和小马的关系了吧?不要告诉我你的这些爱都是潜伏时期攒下来的啊。”
  “那……那怎么可能,我可是您的学员!获取爱意的方式肯定不止掠夺一种的”夜色蛉不服气了。
  “是啊,这么长时间了,你难道就没发现,我们幻形灵,是没办法和小马友好相处的,对于他们而言,永远只是怪物一般的存在,我们有的只是几丁质的外骨骼,一味的躲避,是没办法活下去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幻形灵以后会进攻小马国?然后那才是考核我的时候?”夜色蛉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说的意思。”虫茧叹了口气。夜色蛉各个方面都非常突出,虫茧很想对她重点培养,而她实际上也出色完成了绝大多数的任务。但唯独这一点,她似乎天生就缺了这一根弦,不论虫茧暗示多少次,甚至有几次已经是赤裸裸的明示,可她就是不明白。小马永远不可能与幻形灵为友,而幻形灵想要获得爱意,只也只是进攻和掠夺。
  巢穴中的幻形灵几乎都知道他们与小马的关系。迟早有一天,小马们会被彻底激怒,然后发动一场剿灭幻形灵的战争。或者是幻形灵被小马们的严防死守逼到墙角,再也拿不到一丝一毫的爱意。如果到那一步,幻形灵也一定会选择征服小马国来获得自己活下去所必需的爱意。
  但她却是一个例外,她总是对小马们抱有什么幻想,幻想着哪一天小马们会接受幻形灵,然后分享出自己的爱意。虽然她自己没有明显表现出来,经过在小马国的数次的联系,虫茧女王已经对此已经确定。
  “我是不明白,但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夜色蛉的话将虫茧拉了回来。
  “哦?居然不是这个问题?那么小蛉啊,你有什么问题?
  “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小马们给予爱意呢?一定要掠夺才能行么?如果有小马愿意和我成为朋友,那不是更好的获得爱意的办法吗?
  通讯的魔法回路闪了闪,虫茧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语气“看来我刚才的那些话全白说了。答案其实很简单,其他的幻形灵已经和你说过无数次了,我们的本性是掠夺爱意,在小马眼中,我们永远只是怪物,你指望他们会爱着一个怪物
    “我在小马国已经住了很久了!他们都是很友好的。为什么我不能试试让他们分享爱意呢?也许以后,幻形灵就不用掠夺爱意为生了!”夜色蛉争辩道,她相信小马们能够分享爱意,就在不久之前,她还尝过那种爱意的滋味。
  “你这家伙还真是顽固……”虫茧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语气重回女王的威严。“既然你非要这么固执己见,我给你一次机会便是。幻形灵夜色蛉听令!”
  “是!女王陛下。”
  “掠夺者126号夜色蛉,在此收回其掠夺者的职位,转入小马国中心城,按其心意,获得爱意!”
  “啊!什么”夜色蛉完全没想到,女王的命令竟然来得这么快。
  听好了小家伙,这是我们的赌约了,如果我赢了,你就还是乖乖的回巢穴吧,也许你永远都学不会当一个合格的潜伏掠夺者,但巢穴里也永远不会缺少你的一席之地。哦,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我便给你足够的自由,你可以生活在小马国里,让你的朋友们给你分享爱意。或者是随心所欲的来往小马国和幻形灵巢穴之间。”虫茧的语气非常温和,却也不容辩驳。
  “遵命,女王陛下!”夜色蛉低下头,接过了虫茧女王的指令。

 

 

 

 

 

 

 

 

 

 

她沉默的收起通讯甲虫,看着它飞向远方的虫巢,邪茧的话语还在脑海中回荡。

为什么呢?在漫长的时间里,幻形灵真的从来没有被爱过吗?

“月海茶茶,想吃点茶点么?我刚好买到了最后一份……”

她几乎瞬间就察觉到了背后的声响,掠食者的本能在体内苏醒,身后退的动作宛如疾风。

然而,她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勉强控制住了变出幻形的动作。紧接着的,却是纸袋落地的回响。

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失去校准,迷失在狭小的房间里。夜色蛉感受到他沉顿的心跳,每一次竭尽全力的跳动都会带出一些鲜红的爱意。

血爱。

那是幻形灵最不想见到的爱意,血爱的出现意味着爱意的终结。

她曾经一次次地见证着血爱的诞生,夫妻争吵决裂之时,小马失去至亲之际,最后的爱意在顷刻间爆发殆尽,心脏艰难的跳动,喷涌出起深红的光芒。

现在,该轮到他们之间了。

初到小马国执行任务的那段日子,夜色蛉唯一的回忆就是饥饿。她在郊区的墓园周围游荡,那里鲜有马至,而他是唯一的访客。暴雨将至,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他衔起一束白花,神情黯淡的游荡在墓园的小路上。夜色蛉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曾经在失去至亲后空洞酗酒,曾经倒在杂乱小巷中默然流泪的小马。太熟悉,那一夜的场景深深印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这一次,她变出了那张照片中的幻形——月海茶茶,准备好了榨干他所有的爱意。

夜色蛉展开了一个小小的幻觉魔法,她本以为自己能操纵的得心应手。父女重逢的一刻,汹涌而来的爱意几乎把她冲倒在地。

他们一起回到了杂乱的小屋。昔日杂乱的房间,空气中的烟味混杂着酒精的气息。

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爱意,只是这样,等到爱意枯竭的那一天,她就离开。

就这样……四年。

夜色蛉逃避把眼神转向别处,她的房间被收拾的一尘不染,床头的花瓶上还插着那种不知名的花。她忘不了,他们一起把小屋收拾出来的那天爱意漂浮在他的周围,怦然跃动的淡粉,那是她所见过最美丽的光彩。他的爱如同深海,广袤的没有尽头。她望着海面一点点扩张,瓦解着内心。此刻所有的爱意堆积在心头,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月海茶茶……”

夜色蛉打了个冷战,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缩,为什么呢?明明自己才是掠食者……一阵慌乱蔓延全身,在一次次是训练中,她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止水,而现在,只是他是一句话,就早已让内心溃决

“我……我不是……”

我不是月海,那么他的女儿又在哪呢?那个曾经陪着他,钻到他怀里,带着他走出阴霾的小马又在哪呢?

自己也散发出血爱了。

“这,这不可能……你把她还给我!他的眼泪瞬间淌过整个脸颊,声音掺杂在泪水里模糊不清,此刻的他就像是面临生离死别,面临逃不开的审判。

我已经回不去了……我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啊。

该死!别这么想,我是在让他的生活回到正轨……是我拯救了他!是我给了他那个希望,如果没有我,他不过还是终日酗酒罢了。

“这不可能……我们一起过了那么长时间……”

可是现在,我又要亲自毁灭了他仅存的希望……

喉咙堵塞着,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他给予我的已经远不止爱意,他甚至给了我一个家。是他让我知道,幻形灵不需要掠夺爱意也能够活下去。

“别这样……别这样!”他的试图提高声调,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却连其中的颤抖也放大了。

像是一根倒刺,爱的越深,分离就越是刺痛。

夜色蛉一步步的向他走去,每一步都像是叹息。一直以来,她也只是掠夺,欺骗,伤害。但是这一次,她已经不是虫巢的掠夺者了。

夜色蛉走上前去抱住他,嘴里却是苦涩的爱意味道。

“我就是…………”

怀中的他突然间了下去。

眼前是一片空白。

夜色蛉忘了自己是怎么把他送去医院,那条去医院的小路她走无数次,

今天却要是送他而去。

 

小马国的列车还是准时的。

她坐在列车上,独角熄灭,车厢里暗淡下来,她望着窗外的星星,眼前的繁星在一瞬间模糊了。

 

她终究不知道该要怎么样去爱。

她试着什么不去想,可是另一个问题依然固执的停留在脑海里,像是循环播放的背景音。

“幻形灵真的能够被爱着吗?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第一章节:小马镇

“这个月踩刚过一星期啊”

写错字了吧?

 

14 天前
Haiter Lv.16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节:小马镇

需 要 捉 虫 (无双关)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欣海之前在群里说了太多遍了我好像……不感冒了?

14 天前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一章节:小马镇

:ftemoji_rdscared:

1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