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eraldGalaxy
EmeraldGalaxy
Lv.7 1342/1540

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辐射小马国 | 番外】起源故事(完结)

二号任务报告

本作评价
17()
()0

二号任务报告:

 

看看你的四周,你所立之处,是这一整场该死战争所积聚的所有恶果的象征。这地方曾经是梦幻影院(Phantasy Sinema),斑马大地建立的第一批室外影院之一。一个出色的文化交流——他们给我们药物,我们给他们电影。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室外影院的经历……我将自己的小云座推到半空,在正前方摆好。我还记得那个将自己的云座移到我正上方,不断将爆米花掉在我头上的孩子。我并不在意,完全被那面大银幕中诺尔和蕾丝的冒险迷住了。

 

现在这里成了军团的演练场。再也不会有斑马父母带着自己孩子来这里了。灰扑扑的银幕上空空如也,什么图像也没有。取而代之,这里到处都是机器马,导弹战车和斑马士兵。(我注意到有一整个班的士兵都佩戴着翼之护符;看来我只靠飞行是到不了盆地边缘了。幸运的是,我可并不只有一双翅膀,若非如此,我甚至都不可能来到这里。)

 

这一切,就仿佛我们有一天都突然醒悟过来,觉得自己快乐生活得够久了,而现在的世界需要一点混乱。

 

从这里,他们能在几分钟之内支援黎明城(Mwanzo Mpya,斯瓦希里语,意为“新的开始”),他们也有足够的兵力占领悲恸山谷,或者摧毁它。但我不认为小马国是他们的目标,至少不是直接目标。

 

我仍然没弄清他们在干什么,这需要涉入丛林的更深处。但我已经发现这次行动是受特使朱雅(Jua,斯瓦希里语,意为“阳光”)指使的。(那个条纹巫婆居然当上了特使,我不禁想知道她是踏过多少尸体才得到那个位置的。)我了解她,我敢说,她在盆地里并不是为了到处征战。无论她要做什么,都很可能包括那枚护符。幸运的是,即使她找到了它藏匿的地方,我也十分怀疑她能解决所有的障碍。

 

当然,只有护符什么也做不了。特洛蒂兰盆地还有其他可供她追寻的秘密。无论如何,军团对那片遗址绝对不怀好意。黛茜是对的,这对小马国意味着麻烦,甚至对所有小马都是。

 

现在,又到了副本的事了,我试着用一种更正式的风格写前言,但相当力不从心。然而,它在表达我自己所感这方面确实非常有效。我觉得,自己也许应该折中一下。用一段引子来开始每一章,然后再转换到让我更加得心应蹄的风格。

 

试试吧,很好:初稿,第一章,开始吧……

 

二号副本开始:

ff4bbfac764494aa7bc266969652e21536498598.jpg

二号副本——初稿片段

第一章:晚宴奇遇

 

我初次与A.K.叶玲邂逅,是在梦魇之月回归十年前的一个酷热的夏日,那时的我刚刚读完巴尔的马大学(Baltimare University)的第一学年,并在那里获得了全项运动奖学金。我也相当幸运,我的高中可以为大学课程提供通用学分,这让我得以从自己已经完成的基础学业项目——写作和算术上开始大学生涯,选前者是因为我想尽自己所能去听它的每一堂课,选后者是因为我想尽可能地完成那些必修的项目。然后,我就能在第一学年的下半年早早地扎进我真正热衷的专业课程——考古学,这也让我得以加入山下教授(Professor Underhill)的夏季游学活动。

 

我是被山下教授选中加入游学的五位幸运学生之一,他将和自己的教学助理帕克(Packer)去一座叫海市(Bahari Soko,斯瓦希里语,意为“海上市场”)的斑马城市游历。A.K.叶玲的教父——金舌(Goldentongue),是当时的小马国驻班马国大使,他邀请我们所有小马在黎明城的使馆庄园享用晚宴。


~-------~ oOo ~-------~

 

五花八门的动物头像壁饰在各自的支架上向下凝视着,墙上挂着一排排的历任大使和他们家属的肖像画,画中的脸一张张向外窥探,几只苍蝇嗡嗡地在餐桌上方盘旋飞舞,桌上摆满了鲜果,面包和布满叶脉的绿色蔬菜,无畏此时正经历她这辈子最怪异的一场交谈。

 

山下教授接下了穆杜木(Mhudumu)——金舌的庄园斑马侍者重新沏好的酒,同时耐心地关注着桌上的谈话。像大部分考古学徒一样,无畏不善言谈,她丝毫不想让自己在小马国外度过的第一夜里无意犯下什么文化上的失态。但她的身旁,迅翼(Fleetwing)正滔滔不绝地替他们其余小马向大使提出多如牛毛的问题。无畏不确定他是真有这么渴望在这次非凡的机会中学到尽可能多的知识,还是只想给在场的小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许二者兼有之,无畏默默想着。至于无畏自己,她总是不能将注意力持续集中在坐在餐桌最远处的那只年轻雌驹上。

 

坐在餐桌尽头的,是一只颇具姿色的雌马——和无畏自己一样都是天马,年龄也与她相仿——掩隐在一件花裙里,戴着一顶宽边帽。无畏的母亲曾告诉她,在餐桌上戴帽子是很不得体的。也许斑马大地有着不一样的风俗?无畏张开自己的嘴,但脑中一团糨糊,丝毫不知道怎么礼貌地提出这个问题。于是她干脆闭上自己的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雌驹。或者换种说法,“尝试”看着那雌驹。但是,就仿佛她的注意力一直顽固地想要移开一样,周围的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比那只雌驹更有吸引力。

 

无论如何,无畏决定开始发起交谈,因为她注意到其他小马没有给过那只雌驹哪怕一点的关注,甚至连她偶尔的发言也置若罔闻。更糟的是,她说话的语气非常悲哀,就好像她自己都不期望有马能听见自己了。从来都不擅长社交的无畏,下定决心绝不会让那个女孩在一个满是小马的房间里形单影只。

 

她刚想出一些例如“你好”以及“我是无畏,你的名字是什么?”之类的攀谈方式,身边的那只天马就脱口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一下子将她的注意力猛拽了过去。

 

“壁炉上方挂着的是什么东西?”迅翼满口奶酪地问道,用蹄子指了指装裱在一面壁炉上方,有一段木质托具的纤细金属管,正好在那四个十分招摇的多头蛇壁饰下方。一侧雕刻着花纹的号角悬挂在它下面,金属管的末端像一个喇叭一样朝外形成曲面,其余部位还有奇怪的机械驱动部件。无畏发现自己正入迷地盯着那个奇怪的物件,她自己的好奇心开始蠢蠢欲动。

 

金舌笑了笑,“啊,那是一把火铳(blunderbuss)。”他的独角发出黄色的微光,将它从支架上取了下来,对着迅翼飘到餐桌上方,让他凑近一点观察。“这是一件斑马武器,基本上就是一门微型炮。你将那个粉末号角里的爆炸粉末装进一颗金属球,再将金属球装填到火铳内部,用一只前蹄稳稳地瞄准,咬下嘴夹就能用它开火了。”金舌在迅翼和无畏的面前轻轻转动那把火铳,然后便递到迅翼饥渴难忍的双蹄上。

 

“那安全吗?”山下教授几乎是细不可闻地问着大使。金舌向他保证,没有装满粉末,那件武器就和一根铅管一样无害。

 

无畏和其他学生也加入了迅翼的行列,细细端详那件奇特的斑马武器。她想知道它是用来对付什么样的怪物的;她之前唯一见过的那些大炮都是用在派对上的,而将一门炮武器化的想法使她深感不安。但迅翼早已脱口提出一大堆问题,例如它是怎么制作的,怎么运转,以及他是否可以给他的叔叔带一件回去,他的叔叔完全有能力做出更好的版本。

 

穆杜木带来一盘结满果实的树枝,看上去像橙色的葡萄。

 

无畏再次转向餐桌尽头的那只雌驹。“你的名字是?”她问,然后立刻就后悔了。因为那只雌驹眼里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嘴角微微下扬,明示着无畏她先前已经说过自己的名字了。只是无畏当时太过分神,没有注意到。

 

“叫我A.K.就好,”那个女孩说,温顺的声音中掺杂着一丝疲倦。无畏尴尬地咧了一下嘴,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蹄子。她向自己承诺,等会儿一定要得到那雌驹的全名,然后使用它。但现在……

 

“它是用来打猎的吗?”其中一位学生——蓝铃(Bluebell)问,成功地插了进来,“听名字,它一定相当震耳欲聋。”

 

无畏的注意力再次被拽到火铳和金舌上。那个叫“A.K.”的雌驹一瞬间被忘在了脑后,无畏默默地感激蓝铃提出了她自己想问的问题。

 

“火铳更多是用来自卫防御的,”穆杜木解释道,第一次加入了交谈。他看向金舌,后者同意地点点头。“它的贯耳雷鸣本身就是绝佳的防御。”

 

“这片大地充满了危险的生物,”金舌补充道,“南方的森林,甚至比我们家园的无尽之森更狂野稠密,有形的精灵在其间自由漫步,尤其是这个村庄外围的丛林。”他飘起迅翼蹄上的火铳,将它放回了支架上。“大部分怪物,例如木精狼,当你不能应付它们时,便可以用巨大的声响吓走它们。”

 

无畏尝试再次和A.K.攀谈,问一些关于异国鲜果和蔬叶的事。那只雌驹眨了眨眼(她是在惊讶无畏仍在试着和她说话吗?),然后开始回答。但她几个字还没说出来,迅翼那边便传来一连阵咳嗽,移开了无畏的注意。

 

迅翼终于有够长的一阵子没问任何问题了,正开始大口嚼着构成晚宴主餐的那盘布满叶脉的奇异树叶,随即便飞速地灌下一杯水,眼里噙满泪水。(“我提醒过你它们的味道有点冲的,”那个穿着花裙,带着宽边帽的雌驹轻柔地说。或者,不应该形容为“轻柔”,无畏那一夜晚些时候再回想,发现A.K.的话不知何故,听上去都有点诡异地无关紧要。)

 

一股恼怒贯穿了无畏的身子,她很自豪自己能对A.K.集中注意力。刚开始的那几次似乎是巧合,但她现在开始觉得,这世界冥冥中似乎正积极盘算着将她的注意力从那只雌驹上勾引开,竭尽全力不让她与其对话。

 

她对自己皱了皱眉,再次尝试。“所以,A.K.……你和金舌一起居住多久了?我注意到你没……”

 

无畏停了下来,她本来想说自己注意到那只年轻的雌天马没在金舌和他家庭的肖像画内。但当她越过餐桌再次望向那张照片时——金舌和他的妻子站在使馆庄园的前方——她意识到还有第三个身影站在他们前面,一直都是如此。但,出于某些原因,A.K.的图像诡异地模糊不清,就仿佛相片莫名地失了真,使她很难被看清一样。

 

年轻的无畏目不转睛地盯着。有那么一瞬,她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看上去仿佛有某些家伙或某些东西拿起一根铅笔,想要将A.K.从照片中抹去一样。

 

山下教授即使抓住了机会,向大使询问专业上的问题。“在参观过海市博物馆之后,我十分希望您能帮我获取明年夏季的考察许可,我希望能深入特洛蒂兰盆地实地探究一番,”他欢欣鼓舞地说。(迅翼一脸恳求地盯着穆杜木,那只斑马立刻为他重新倒了一杯水。)

 

“你想找到生命之树(Tree of Life),对吗?”金舌笑着问道,“你几乎不是第一个想这么做的了,但现在获得许可难得多了。新任的地方百驹长(primi ordines)是一个相当有雄心的雌马,叫朱雅,她正拿小马国公民抢救特洛蒂兰古物一事大做文章。很明显她相信,比起将它们摆进适当的博物馆,让它们在丛林中烂掉才是尊重它们的做法。”

 

无畏和其他学生不满地抗议着,蓝铃翻了翻白眼,宣称道:“噢,那真是糟透了。”

 

“生命之树是什么?”迅翼将水一饮而尽,泪眼汪汪,呼哧呼哧地问着。

 

金色将双蹄搭在下巴上,给了山下教授一个微笑。教授立即解释,“你看过马运会吗?”他问道。当迅翼点头后,他继续说了下去:“那么你也见过冰箭比赛了,有想过那些箭是从哪里来的吗?”

 

无畏,即使她十分想和A.K.交流,但也心知肚明,自己现在丝毫不能集中精力了。她完全不知道冰箭比赛和特洛蒂兰盆地有什么联系,但如果山下教授明年夏天要组织一场真正的考古探险,那么她一定要加入!

 

“斑马大地有很多精灵,其中一些非常强大,我们都了解有形的精灵,但有时候精灵会寄居在自然万物中……”

 

“就像自然之灵寄居在木头里,就产生了木精狼?”蓝铃问,教授点了点头。

 

“……一个强大的严寒与仇恨之灵,例如雪魔(windigo,S2E11驱寒节传说提到的能制造严冬的类马精灵),能在一棵树里安家,”山下解释道,“这个村庄的西南方就有这样一些树。那些树受到精灵的影响,逐渐映射出精灵的一些特性。那些树的木材,如果你还能叫他木材的话,就用来制造冰箭。”

 

“生命之树又是?”无畏问,终于提出了自己的一个问题,“某种生命之灵寄居的一棵树?那会是什么样?”

 

“对!”山下教授宣扬道,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据我的研究来看,特洛蒂兰丛林中就有这样一棵树。而我相信,那棵树的果实能延长一只小马的寿命,俨然就是一个永不枯竭的青春之泉。” 

ff4bbfac764494aa7bc266969652e21536498598.jpg


二号副本结束

 

真是一堆废话,我一定在失去自己的文感,这很可能是《天马无畏》系列小说有史以来最无聊的开头了。


thumb_up17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评论 二号任务报告

无畏和ak叶玲怎么是不同一匹马

1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小马二次同人

    诺晞-No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