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和谐畏冰
和谐畏冰Lv.1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红鬃烈马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丽虫线截驹

chrome_reader_mode 2,852 event 15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3 forum 0

丽虫线截驹

 

这雁行在定好的伏击点等了好久,死活等不上火车过来,心想,不会是被虫子骗了吧。还是和畏冰打着截驹的名号逮腿了。雁行左等右等,这都晌午了,和畏冰那家伙怎么还不来,这大家伙都等着呢,这小子不会真的自己跑了吧?还真说不准。

终于,雁行坐不住了,派出几个排的兵力,去各个路线看看是不是临时出了什么事?

在高虫线上,有一辆残疾的火车,正在吃力的前进。

原来呀,这一切都是虫子的计谋,对外说,要把这批小孩子送到虫国,实际上是交给这些畜生自行处理。然后让天马小队为他们死心塌地的卖命,这群畜生用尽了办法来残害这些无辜的小生命。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对一群小孩子下蹄,这是马能干的事?和畏冰能忍,当然忍不了。所以正中下怀,被敌人包围。和畏冰当机立断,放弃了方便丽虫线,带着剩余不多的孩子上了高华线……

和畏冰站起来“孩子们,趴下,能趴多低趴多低,千万别抬头”安顿好小天马后,走向车头。

“团长,下一步干什么?”烈空问

“这一段是三不管地带,土匪很多,我们现在还带着一群孩子。”和畏冰思考了一下,说“你找机会带着能飞走,剩下的交给我”

“开什么玩笑?”烈空大喊“我不依,政委来的时候特意嘱咐我,不能离开你”烈空说……

正说着,火车突然猛烈颠簸起来。烈空马上把下来车闸。这畏冰可纳闷了,这怎么会这样呢?等车停下后,出门一看,得,向前十几里地的铁路全都不翼而飞了。

和畏冰感到一种巨大的危险悄无声息地向他逼进,一阵轻微的战栗迅速掠过全身,他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在多年的军事生涯中,每当要投入战斗之前,都会出现这种感觉。

这附近全是石灰化的大山,地质学称喀斯特地貌,由于雨水的切割,溶洞遍布,河流纵横,很少有破碎的山体,完好的植被既是天然的隐蔽物又能提供野生食物,是理想的游击战地区。像和畏冰这样的游击战专家不可能看不出这里的凶险。这里叶枝行间吐露这血腥味。

没有土匪围上来,和畏冰也不敢轻易下车。和畏冰打包中浮出一块干草,送入口中,对烈空说:“你也吃饱点儿,今个肯定有情况。”

和畏冰走向卧铺,趴了上去。

“团长,你不是说有情况吗?你怎么躺下了?”烈空问

“老子不得处理一下伤口,顺便再为战斗储备一点体力。你就别看我了,好好进你的‘政委命令’”和畏冰说完,便拉过鞍包枕在头下。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冲锋槍点射声将和畏冰从迷糊中惊醒。他掀开尾巴要住冲锋槍一跃而起,还没有落地,哗啦一声,保险盖已经被魔法打开,子弹上膛,马已窜到守车门口。口中持槍,悬浮着两枝不知何时从弹袋中掏出的备用弹夹,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快得像旋风。

烈空架着冲锋枪,准星对着前方两具尸体。见和畏冰起来了,说“这两匹向这过来,见了我还开枪,应该就是你说的土匪”烈空说,让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问“你不是受伤了吗?”

这一下子,和畏冰尴尬了。对于独角兽,特别是像和畏冰这样的身经百战的独角兽来说,只要不是什么致命伤害,或者影响到魔法输出了,其它的一切都是小事,一个治疗术就好了,这畏冰刚刚是纯属偷懒。

烈空从和畏冰的表情中看了出来,正要数落他。突然,一声炮响,一朵鲜艳的火花带着弹片飞来,打在车身上。

“准备战斗!”和畏冰大喊

槍声便爆豆般响起。火车的5毫米厚钢板被密集的弹雨打得火星乱溅,烈空抗起一挺鞍肩式轻机槍冲窗外就是一梭子。

山色中车上车下曳光弹像一串串火流星来回乱窜,晃得人眼花缭乱。和畏冰看向车外,铁轨旁的浅草地只有二三十米,再远,就是什么也看不见的大草丛了。

和畏冰侧身站在窗口,注视着宙外,一边对烈空说:“见到敌人再开火。少用连发,多用单发或点射,敌人多了就用手榴弹。”

“看不见敌人就静等着,敌人火力再猛也别理他”和畏冰说

烈空发现三十米外有些黑糊糊的身影,呈散兵线状伏着身子向守车扑来,他抬槍一个三发短点射,哒哒哒……两个身影应声栽倒,引得对方一阵弹雨回击。和畏冰兴奋地说:“呀呵,你小子,好槍法!他娘的,怎么连瞄都不瞄?”烈空不答话,又猛地从窗侧隐蔽处窜到窗正面,抬槍又是四个单发射击,和畏冰眼看着又是四个身影栽倒了。烈空又是一闪身窜到窗户另一侧,槍口朝天,做出等待出击姿势,他嘴里还说着:“神槍手分为两种,一种用眼睛瞄准,三点成一线,一翼羽和二翼羽合力击发,规规矩矩,这种方式能打得很准,缺点是无法迅速捕捉目标,必须要构成瞄准线后才能击发,这叫靶场上的神槍手,实战就不行了……”

他说着又一闪身,这次用的是长点射,槍口跳动着喷出火舌,火力成扇面扫过去,四五个身影仰面栽倒。他接着讲:“另一种神槍手是凭感觉打,不下死力气练,什么槍口挂砖呀,空槍练瞄准呀,没用,真正的神槍手是战场上用子弹喂出来的。打得多了,感觉就有了,眼到枪口就到,抬槍就有,弹弹咬肉,这就叫神槍手。”他似乎在讲授射击课,为了论证他的理论,他不停变换着射击方式,单发,连发,点射,令马眼花缭乱地交 替使用,30米能空地之内,没人能冲过他一支 枪槍的火力阻击。

又是一阵僵持。和畏冰想“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打消耗战,我们只有两个战士,而又没有援兵,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那土匪可能也放弃了,毕竟也没什么必要非打这辆车。

外面一片寂静,只是隐隐约约还有一阵金属撞击声。让后“康!”“咔哒!”“噔!”和畏冰反应过来。

“炮击!!!”

话音刚落,一枚枚炮弹如同一朵朵耀眼的火花开在车旁,弹片丝毫不留情面的打穿了车身。

怎么办?烈空一时懵了,他没见过这种情况。还好和畏冰有心里准备。和畏冰调了模式,改成倒车,拉足马力。车子开始向后退。不过,土匪并没有打算放弃,对和畏冰进行追击。                           “团长,团长,团长!”烈空大喊,“啊?怎么了”和畏冰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回去的话可能会和虫军碰面,到时候怎么办?”烈空问“他娘的,你问老子,老子问谁?”和畏冰明显也没了主意。

这畏冰明白,怎么都是难题,虫子的火炮可不亚于土匪。

“你给老子带着小孩子下车。”和畏冰说“你们是天马,应该能逃出去。”

烈空坚决反对。“呀嗨,小子长本事了,别以为枪法比老子好,就能洋性了。他娘的,反了你了。”和畏冰骂骂咧咧的说。

和畏冰抬头,见烈空一言不发,知道他心里难受,便收了威风。笑嘻嘻的对烈空说“唉,老弟,你别误会我了,我不是嫌弃你,只是,我需要援兵,你趁乱飞出去,好请援兵。”这烈空才点点头,以示答应。

火车开始被一团血红的魔法护盾罩住,烈空借着这护盾,带着小天马飞了出去,当最后一匹小马出车后,烈空回头,面向他那正咬牙坚持魔法输出的团长,敬了个礼,便飞走了。

和畏冰不放心,于是继续罩着他们,直到他们便成一个小红点,不见了,才停下来了。

一种剧痛般着晕眩感直冲我畏冰的头,和畏冰一下没站稳,道在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自己怎么脱身。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看看

    Mk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