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空返尘缘
空返尘缘Lv.8
天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友谊是史诗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百零二章 恋爱高蹄 上

chrome_reader_mode 5,128 event 17 天前 thumb_up 36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16 forum 0

第一百零二章 恋爱高蹄 上

夜晚,橡木图书馆,三楼——

呼,今天我算是应付完那三个客马了,就连让我本以为熟悉的两个小马也没让我省心。一个害怕我,另一个太过自来熟,真是个糟糕的开始。

至于灵光小莓我觉得她今天晚上会锁好门,在床边准备好武器防止我这个变态王子夜袭。

这也难免,任何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和我相遇的小马,第一印象自然很差,更别说之后一段时间寄马篱下。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可我觉得今天这么晚了我不用苦恼这些,我兴冲冲的推开门准备迎接我最美妙的时刻。

“嘉——嗯?”我用摄物术推开门,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和我想象的有所不同。我以为床上只有嘉儿等我,事实上是黛西和瑞瑞也在。

嘉儿,瑞瑞,还有黛西分别穿着黄,蓝,白的薄纱睡裙趴在大床上好像在看杂志。她们背对着我,尾巴在她们诱马的邪恶上摆来摆去,若隐若现的马厩小门令我心神激荡,为此我还咽了几口口水。

她们好像在讨论什么,发生了点争执,可这和我并没有关系,和我有关系的就是等等要玩到几点。我收敛气息,悄悄的来到床边,纵身起跳,扑到她们身上。

“呀——!”她们好像刚洗过的样子,身上一股沐浴露的想气。看着她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我不满足的使劲蹭着她们松软的毛皮,一阵暖意从上面传来。真舒服啊,我吸着她们的鬃毛,放松的感觉心神一下飘到了九霄云外。

“啊——甜心,你别这么神出鬼没的,这可吓死了。咯咯咯——好痒。”

“亲爱的你到底洗过澡没有?味道那么大?”

“小甜豆你别捣乱,我们忙着呢!”她们有点想挣脱我的怀抱,我怎么可能放蹄,她们总不能对我动粗,我本来是那么想的。结果瑞瑞和黛西同时一起咬我了,还咬得特别重!

“疼疼疼——!我知道了,知道了,快松嘴。”她们还真下得了口啊,我没想到瑞瑞明明是独角兽咬得比黛西还重,在这么下去非把我咬穿不可。在我的求饶之下她们终于松嘴,瑞瑞则用蹄帕给我擦了擦蹄子。

“那我先去洗个澡。”我悻悻的爬下了床,在瑞瑞和黛西愠怒的视线下尬笑了两声,想要传送离开。

“甜心你等等!”嗯?难道不用洗澡就能开始了?果然嘉儿对我最好了,我兴冲冲一回头,就看到了让我心凉的一幕。嘉儿,瑞瑞还有黛西之前放在枕头上看的赫然是我珍藏的《花花小马》,《翅勃杂志》,还有《萌动》!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可是把这些杂志好好的藏在房间夹层里的!她们到底怎么——问题的重点已经不再这了,她们接下来要干嘛?

“吆——甜心,为什么你的《萌动》这么新啊?还那么少,反而是《花花小马》和《翅勃杂志》都翻的有些旧了,我这有点想不通。”

她说是说想不通,套索施加在我尾巴上的拉力是越来越大了,先不说她什么时候给我套上的或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套索,我的尾巴就快被她拽断了!

“亲爱的,你这都想不明白吗?就算书籍保养的再好,翻得次数多了,也难免会有些破损。是不是啊,我的挚爱?”瑞瑞美目流转充满笑意的看着我。

“就是,陆马什么都没有就一堆肌肉有什么好看的?哪像天马有翅膀那么好看。不过小甜豆,你天马杂志和独角兽杂志更喜欢哪本呢?”完了,她们不是在介意我看杂志而是借机碾碎我!

“啊哈哈——我想我还是快点洗个澡比较好。”我没给她们反应的机会,施展传送术离开,再晚一秒我可能就要小命不保了。

 

夜晚,橡木图书馆,浴室——

我传送到浴室门口刚好看到斯派克还有小贤枭也要进去,就这样我们三个难得的一起洗了澡。

我一开始也觉得小贤枭是猫头鹰,是鸟类又有翅膀不该很怕水吗?可事实上是我给他洗好身体,他一溜烟就跳到了热水池里,漂浮在水面上,眯着眼睛还很享受的喝着洗澡水。

就算我把水池的水龙头打开,他也依旧没有惊慌的样子,完全就不怕水。翅膀一张一合的在水里游着泳,我敢说一些小马运动员都没他游得快。

“幽光,我自己会洗!不用你帮我。嘿——你——噗——!”可惜斯派克爪子太短,拒绝不了我的好意。帮他洗好弄好往浴池里一丢完事。

我就更简单了,用摄物术沾着洗发水疯狂揉搓鬃毛,之后用沐浴球刷满沐浴露再用刷子全力来回刷遍全身完事。只有躺在浴池里享受我才不用费心想该怎么应付几个姑娘。

“喂,幽光,帮帮她吧。她的角,你明白的。”啧,我最烦有谁在我洗澡吃饭和我说话了,我半睁一只眼睛朝着斯派克努嘴的地方看过去。

灵光小莓此时正披着毛巾走进浴室,她这是刚锻炼过吧?看来作为军马的她无论何时对自己都还是会严格要求的。

“看什么看?在看把你眼睛——哼!”她知道放狠话对我没用,只能悻悻的去洗澡。所谓的洗澡也就是小心的控制她自己狂暴的魔法拧开淋浴喷头稍微冲洗一下身体。

不过说实话她身材确实还不错,该凸凸该翘翘,她真是被断角和脸上的刀疤给耽误了,否则也挺漂亮的。

“咕咕(斯派克,你是不是看上这她了?她身材是很结实,应该有马甲线。受得了巨龙的折腾,能当一个合格的龙骑士。)”说完小贤枭马上游泳离开。

“你胡说什么?她那样可能没办法好好洗澡,你明白吗你?”斯派克没抓到小贤枭,为自己辩解道,看来他真是个绅士。

“小贤枭你别胡说,斯派克明明喜欢崔克茜,上次看崔克茜吃香蕉船那下流的样子都翅勃了。”我适时的插了斯派克两刀。

“切,我永远喜欢瑞瑞,幽光你被瑞瑞踹了就轮到我了。”哟呵?这条舔龙居然还对瑞瑞念念不忘,看我不收拾他。我二话没说就把他按到了水里。

“咳咳——!快住蹄,你这个渣小马,我要告诉瑞瑞。”这家伙居然要告瑞瑞,瑞瑞来了也是白给。小贤枭也在一边用翅膀压出水枪袭击斯派克,在一边的灵光小莓看了几眼没说什么默然离开。

“咚咚咚!”洗完后我们刚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拿了些冰饮料来喝,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大麦?”我看着他有些迷惑不解。

“幽光,你可得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大麦头上直冒虚汗显得非常蹄蹄无措,四个蹄子不停地在原地来回直踏。我摆了摆蹄子,头向图书馆里晃了晃示意他进来再说。

他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有点前言不搭后语,我们三个听了半天才总结出他想要说的事,他不知道怎么和玉琪交往。

于此同时我感受到两股熟悉的气息也和他一起来到了图书馆,在房子里面我都能听到房子外他们的小声对话。我符文之眼显现定神一看,果然发现他们正扒在窗户边偷看图书馆里面。见状我边准备着要用到的板书,边观察着他们。

“苹果杰克在哪里?这臭小子难道还干起了金屋藏娇的勾当?小果酱,我们可不能把女儿嫁给这个坏东西!”辉麦在窗户这里左顾右盼,没发现嘉儿身影的他有些着急。还有什么叫坏东西?这也太不尊重我了!

“都这么晚了,如果是一个好妻子的话应该睡在被窝里,操着针线活给丈夫暖床了不是吗?

说不定一会儿之后,我们的王子殿下就要和自己的妻子开始温存,直到他们有了一个幼驹。”金梨果酱笑盈盈的调笑到,辉麦一听到这句话五官全都拧在了一起,痛苦万分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我之前和你好好说你不听,非要插蹄苹果杰克的感情问题。现在是弄巧成拙了吧?”金梨果酱叹了一口气,把辉麦抱在怀里蹭了蹭表示安慰。

“小果酱我也不想啊,我以为把女儿赶到他家就能把他栓牢,我们女儿可能能过上自己小时候想要的上流生活,但我没想到他这小子还是那么不老实。要不是小萍花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这个渣小马和那么多雌驹有关系!

啊,我的女儿,都好久没和我说过话了,我要死了。”辉麦双眼失去高光的样子好笑极了。

“哎,你们啊,都是犟小马。和女儿道个歉不就好了吗?女儿那么懂事一定会理解你的。”金梨果酱用蹄子摸了摸辉麦的背,小声的安慰到。看到这里我黑板上的板书写的差不多了,准备开始授课。

 

幽光亮亮的恋爱课堂——

“今天为了解决各位同学的情感上的诸多疑难,幽光亮亮老师特地给大家开设了今天的课堂。

在此之前我必须先知道同学们的水平我才能更好的辅导大家,那么现在就请各位同学说明自己目前为止关于恋爱这方面的学习情况。”

为了表明自身专业性,我还戴上了眼镜,穿上白领的黑色公务装,用摄物术控制住脚边在黑板上点了点。斯派克这家伙看着我嗤笑连连,就不打算接茬。

大麦和他截然相反,赶紧拿出笔记本想记笔记,不过由于他在举蹄发言,暂时把笔夹在了耳朵上。

“幽光老师,我现在已经碰过玉琪的蹄子,我之前帮她搬货她还亲了我一下。怎么样?”大麦拍了拍胸口十分得意的样子。外面的辉麦也拍蹄叫好。

“干得好儿子,在这么下去玉琪早晚会嫁到我们家,逃都逃不掉。”我能明白辉麦的意思,但这说法也太奇怪了,说的像坏小马一样。

“没出息!这点小事你就开心成这样?那做更进一步的事你岂不变成天马窜到天上去?希望某些同学别因为自己感情上的一些小进展就忘记初心。”我严厉批评了大麦,这让他有些忧心忡忡。

“切,要没有我女儿这坏东西哪能和我儿子说教。”辉麦撇撇嘴不以为意。

“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就是想让大麦和玉琪那个啥嘛——你别这么看着我,你懂的!”斯派克说到一半居然还脸红了,真是天真。

“斯派克说的很对,那么我们继续话题。假设雄驹和雌驹的关系分十个等级,那么在第几个等级可以共度良宵?”

我用教鞭指了指十个写着数字的方框,眯着眼睛看着我的学生。斯派克和大麦被我严厉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紧张的有点话都说不出了。

“咕咕(主马你这概念也太模糊了,不能举个例子吗?否则我们连大概都不知道。)”

小贤枭发现了盲点,我是故意用这种未知的气氛来制造紧张气氛,大麦和斯派克都没发觉就被小贤枭发觉了。果然斯派克这小龙也心里有鬼,否则他紧张什么呢?

“就是!幽光你打什么马虎眼?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我们回答什么?”斯派克他禁接着在小贤枭之后开口,气势汹汹的飞了起来,神色不善到我面前发问。

“等级一代表牵蹄子,等级十代表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现在可以选了吧?”我向他们扬了扬眉毛,期待他们回答错之后被我教训一顿。他们在冥思苦想之后终于给出了答案。

“等级八吧?”

“等级八是你爸妈那老夫老妻那样,大麦你还是太年轻了。啧啧啧——”我双蹄一摆显得很无奈的样子。

“是等级六,准没错!等级七是结婚吧?你可别说不是!”斯派克手指转了转,闭着眼睛信心十足的样子。

“斯派克,你十二岁就有这个觉悟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还是不对,等级六是已经习惯互相的生活习惯准备结婚的等级。”我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抬着头对他们轻蔑一笑。他们一副难以置信,看着我如临大敌的模样。

“那你说,你说是几?必须让我心服口服,你别以为比我多看几本书就能教训我了!”大麦对我的说的话非常怀疑。

“等级三,顺便一提等级二是‘口头交流’。”听到我的话他们下巴都掉下来了,我体贴的用摄物术把他们的下巴全都接了回去。

“等级三???他还真敢说!要不是我知道他对那几个姑娘都是真心的我非揍他一顿。

他这不是教坏大麦吗?大麦他慢慢来就行了在这里听他胡说八道干嘛?”外面的辉麦一听我的话蹭的一下就跳起来了,反正他是偷偷过来的总不能冲进来质问我。

“不,这事我放到等级七就行了,你能不能教一些对我有帮助的事?”在他的再三恳求之下,我教了一些他怎么哄内向女生。

不过好在玉琪本身对大麦就很有好感,听说之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他们互相好奇又害羞,若即若离的眼神持续了很久。只要大麦表现出对玉琪有好奇心,很喜欢她的样子,偶尔在说点幽默的笑话就差不多了。

我把这些都告诉他之后他连连点头,最后我告诫他千万别让萍琪教他说笑话,一想到这就让我脊背发冷,萍琪的笑话有的时候真的太冷了。

“那我爸我妈的爱情怎么样?在我看来他们是小马镇夫妻里感情最好的了。不,就算是在小马利亚也算是数得上号的吧?这你总没得说吧?”斯派克和小贤枭都点了点头,大麦歪着头看着我,似乎想得到我的肯定。

“你爸估计也是见色起意,觊觎你妈的美貌然后就疯狂的引起了她的注意。也就金梨果酱女士朴实善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嫁给辉麦。”

虽然我这话说的有些不客气,不过我一想到辉麦就在外面就想逗逗他。

“他怎么敢这么亵渎我们的爱情?他懂什么叫爱情吗?小果酱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要教训教训这个渣马!”

“辉麦你冷静点,这么晚吵架会给邻居带来麻烦的,别冲动我们慢慢来。

幽光早发现我们了,这还看不出来吗?千万别,你这么下去女儿会越来越讨厌你的。”哈哈哈——真笑死我了,辉麦正气的火冒三丈想要进来教训我被金梨果酱拼命拉住。

“嗯——!?这是什么?没想到房间机关还挺多,藏了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看来今天晚上我要好好检查检查你有没有其他宝藏!”

我还在窃笑,嘉儿的声音就从楼上传了下来。哦——不,她们到底发现了什么能让她们发这么大脾气的东西吗?

“再见了,恋爱大师,你这么专业一定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斯派克和大麦得意的扬了扬眉毛挥着蹄爪目送我上楼。切,不就想看我好戏吗?没门儿!我一定会解决好这些问题最后今晚抱得美马归!看我等等和几个姑娘们翻云覆雨不酸死你们这群单身汉。

 

thumb_up 36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