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本人入马坑已经四年多,前面写过文,后期也翻译过文,而且爱玩官游,请多多指教!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4.7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0 人评价
5
80% 4
10% 3
1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1-14 • 3人收藏 • 371人看过

18-29-33-the_clone_who_s_in_the_restaurant_by_joeywaggoner_da73gsj-fullview.jpg

萍琪就在这

Pinkie Lie

作者:PonyThunder

译者:马人Virginia

链接: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30219/pinkie–lie


译者语:

原来克隆马也有像普通小马那样的善良,与其说文章黑暗,倒不如说文章悲伤好。


小马国只能允许有一个萍琪派


       几年过去了,自从我诞生的那一天起,这就是我在小马国生存的开始。不仅如此,我和其他49只克隆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存在过,没说上一句话,心中只有一个目的:成为萍琪派。很多克隆马都会说,这并不糟,可当世界只能容许一个萍琪派时,其他的难免会被堕入深渊。


       我认为,我是剩余的最后一只克隆马。如我所知,有些马违背了咱们的意愿,其他49只克隆马都被强行送回了镜像水潭,但不知何故我却逃走了。知道待在小马镇无法摆脱最终死亡的遭遇,于是我离开我的家乡小马镇,并安身在马哈顿繁华的街道上。即使如此,我也会时刻保持着隐姓埋名,避免被那些经历过镜像水潭事件的小马所发觉。


       我每一条神经都在发出尖叫,来让自己变得精力充沛,激动开朗,但我知道,如果秘密被揭穿,我的生存也就走到了尽头,而在之前隐藏自己所做的努力,所拥有的新生活,朋友,职业。一切将永远失去。


——————————————————

我坐在马哈顿的一间餐馆里,点了炸海草和汉堡,戴着一顶紫色的帽子,望着窗外观察着在繁忙街道上走过的小马,他们似乎都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想去哪就能去哪,想得到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我叹了口气,把头面向食物,与此同时,在门口有些新奇的东西引起了我注意。


那居然是萍琪派,还有她其他的朋友。恐惧迅速席卷我全身,这使我鬃毛立即直立。本能地,在她发现我之前,我得赶快逃走,远离这家餐馆。可唯一的出口却被她们的入场封锁了。我发觉得太迟了,我真的是太粗心了,我懊悔地想着。估计,她们会找到我并消灭我,可我明白,克隆马是令马憎恨的,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当她们走进餐馆时,陪同的还有一位我不认识的,蹄中拿有一本笔记本与一支铅笔的小马。思维快速转动着,我连忙把帽子按低,又把脸靠在食物上,而她们,直接坐在了我身后的餐椅上,似乎并不知道我的存在。那小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问她们有关瑞瑞的事情,但我并不在乎这些,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离开这里,逃的越远越好。


不知何时,我眼角微微留意到,萍琪派正直直地坐在我后面。那是真正的萍琪派。哦,我是多么的羡慕她。她能够安心做她自己,没有任何的顾虑和管制。她是萍琪派,而我只是一个空壳,一个分身,一个复制品,一个冒牌货。


粉红小马立刻点了一大份酥饼,可我的肚子还在咕嘟叫着,但我不得不控制自己的饮食摄入量,来避免其他马对真正的萍琪派产生质疑。为什么她能有那么独特的待遇?我心里反复嘀咕着。为什么我自己就不能做一只正常点的克隆马?至少,她能够融入到这个世界中,成为自我,但我不能,我绝不是普通的小马。我一直被小马们无穷无尽的咒骂困扰着,但无能为力去表达我的苦衷。我每时每刻经受着生存带来的残酷惩罚,这是一种我从没想过的生活。


刹那间,萍琪派一大口吃完了整一大盘的酥饼,这让我措手不及。一阵恐惧感再一次席卷我全身,我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朝后面看去,瞳孔因恐惧缩小到极点。我心跳猛然加速。这一刻,她们会发现我,并把我直接了结。我知道,我会无情地死在她朋友的角上,这是最糟糕的事情。


真正萍琪派的朋友,至少,我不是她们的朋友。对她们来讲,我是如此的深恶痛绝,我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地位。小马国只能允许有一个萍琪派,我就知道这些。我突然想到,那可能会是我。


在我张开嘴,转过身面对粉红小马之时,我意识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为啥……我不能成为真正的萍琪派啊?我脑海里充满了可能性。如果我能用某种手段把萍琪派除掉,那么,我就能顶替并成为她。没有小马能辨认出我和她,我拥有她的记忆,她的思想,她的一切。对任何马而言,我也是萍琪派。


萍琪派仍在和记者小马交谈中,她一直盯着他丑陋的下巴不放。而此时,我需要制定一个计划来除掉真正的萍琪派,那就是在她独自一马的时候。很快,一个机会出现了。


“好的!”记者小马说道。“谁是下一个?”


紧接着暮光闪闪就坐在了我身后,而同时萍琪派站起了身。“请等我一下,我要去一趟厕所,”她礼貌地说着,于是匆忙地朝餐馆另一处角落小跑过去。在暮暮开始与记者小马闲谈一些不重要的话题时,我悄悄地从餐椅上站了起来。


现在是我的机会到了。


“最后,我将会过上真正的生活”,我一边朝着洗手间走去一边想着。伴随咯吱一声,我打开了门,很快看见了粉红小马的蹄子就在某一隔间下。于是乎,我缓慢地踱步到那旁边,并窥视了上面一下。


我需要简单快速了事,并不会给她带来一丝痛苦。一直拖延事情只会毫无意义。我并不想让萍琪派去死,但这是我必须要做的。这是唯一能让我重获新生活的做法。现在是我一直等待的时刻,是我能重新获得生存希望的时刻。


另外,这生活本不属于我的,一直都是。即使我能顶替掉真正的萍琪派,但我也不能承认自己就是她。内疚会萦绕我心头一辈子,所以我不能成为真正的萍琪派。强烈的心理矛盾,让我低垂下了头,朝着隔板生闷气,然而与此同时,萍琪派叫到了我。


“你好!”不知何时,她已经冲洗好厕所,打开了门,并大声地叫道。


我迅速按低帽子,正要匆匆走出洗手间。


“嘿,等一下!”她朝我呼喊道。


我站在洗手间门前惊慌失措,努力想把门推开,可它竟然却一动也不动。无论我怎么用力,对它一点都毫无作用。我逃不掉了,这只粉红小马最终结束了我可怜的生活。


“嗨,”萍琪派冷静地说,“那门是要‘拉’,而不是‘推’,小傻瓜!”她咯咯地笑着,为我拉开了门。


“嗯,谢谢!”我用低沉的声音嘀咕着。


“嘿,我认识你吗?你看起来很面熟呀?”


“不,我可不认为。马哈顿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小马呢。”


“真的吗?但我可以发誓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耶!”


“对不起,我不这么认为。”


“那好吧!”萍琪派欢呼道,在我面前蹦出了门。我从门缝里偷看着,那只粉红小马正欢快地向她的朋友们蹦去。想要顶替她很容易,没有谁会更机智辨认出来。在我的心跳逐渐慢下来之时,我松了一口气,也许是侥幸逃脱了某种厄运降临的缘故,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正从我血管里流过。


我这次可能是幸运逃过一劫,但不知这好运能持续多久。随着瑞瑞的时装店在城里的开业,那么,终究有别的马认出我只是一只冒牌马,这纯粹就是时间的问题了。我将要不得不搬离这里,到一个未知的城镇去创造新的生活。也许在那时,我会把婚礼策划当作为一种职业。不过,我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与派对策划太相似了。


我希望你能更好的享受你所拥有的东西,萍琪派。你给予了我那么多,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我们都不能同时成为我们自己,但至少我们的其中一个可以。


我又叹了口气,心中倍感到宽慰和悲痛。之后,我还会继续生存下去,但是我又开始纳闷,究竟我剩下的时间还有多长呢?


18-29-41-the_last_clone_by_vavacung_d78rr0n-pre.jpg



comment回复可见内容

此处有内容被作者隐藏,回复本文后可见。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配的图令我眼前一亮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我有一个建议额……原文都是第三人称,你给改成第一人称了。以后尽量避免这样吧……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怎麼說,我好像以前看過類似的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可还行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赞一个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看看还剩点啥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5星交了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什么是回复可见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回复#12 @热情的徐需须 :

你会喜欢的!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战术马克.....不知道萍琪派知道了会怎么想?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好奇回复可见内容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我期待续集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b标题强烈好评

话说直译该怎么翻呢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说是把分身遣返镜湖,怎么看都像是直接消灭了吧。。。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回复#19 @s6_tian1 :

而且官方第七季还把这玩意又拉出来了。。。不知道有什么阴谋。。。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突然心疼

回复 【短篇翻译】萍琪就在这

回复#17 @djxjksm :

什么直译?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