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核心章节:令马不悦的常量
  3.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4. 分歧章节:祝福
  5. 分歧章节:炽怒
  6. 分歧章节: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7. 分歧章节:突变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逝罪》的小小后传———《窥探》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6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1-13 • 0人收藏 • 522人看过

A2809B55-5FFA-473C-9F07-80D397722A0A.jpeg

 

==============================================================================================================================================

 

 

Glimpses

                                                                    

   

By Pen Stroke

Variance 5

Royals' Grace

====================

来自皇家的恩典

 

 

分歧五    来自皇家的恩典

    塞蕾丝蒂娅需要这个,一个离开这地方的理由。城堡里现在实在是太........仅仅只是一封信,然后一切就都乱套了,给了她当头一棒。她担心的那件事迟早会发生,迟早。她也知道当那个消息公布于众时肯定会引起强烈的反响,坏的反响。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将它隐瞒起来,她只是在做着一件需要身为姐姐的她去做的事,她只是想要保护她在这世上唯一拥有的一位家人。

    所以现在她在飞,傍晚的微风呼啸着吹拂过她的体侧。她正要去完成那件虽然是她始料不及的,但还是让她感激不尽的委托。塞蕾丝蒂娅其实是完全可以直接传送到那里的,来来回回也不过几秒钟的事。但那样做只会让她折身返回到那团盘踞在城堡内部的怒气风暴中。不!她需要这个,他们也需要这个。他们双方都需要一些时间来冷却他们那发胀的头脑,让理智重新占回上风。

    她翱翔于云层之上,一股微风协助着她的飞行。她的正前方,一场风暴正在她目的地的上方酝酿。雷,电,雨水都在准备往地面释放它们的威能。刚刚从一场情绪化的风暴中脱身,然后又不得不再次飞入一场真正风暴的中心:这简直就是她这一天遭遇的形象化写照。但现在,她只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自己和她的飞行上。

    塞蕾丝蒂娅做着倾斜飞行,在云层上空兜着懒洋洋的圈子,想要尽可能地推迟她的着陆。她的翼尖轻轻地触碰到了位于她正下方的云层,一丝潮湿的触感让一股微弱的,令马精神一震的凉意沿着她的翼尖传进了她的脊椎。一阵哆嗦带走了一些潜藏在她体内的紧张感,将它们用力掷回到了这个世界里。这感觉真的很不错,哪怕她的一部分肢体都已经开始因为这长时间的飞行感到有些麻木了。

    寒意令马感觉良好,它可以说是这片简朴,单纯的薄暮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整片天空都是浓浓得发稠的温暖色调,现在正是太阳准备落下,月亮准备升起的时候,第一批星星已经开始闪烁着微光了,预兆着夜之帷幕的降下。这通常是她一天中最为平静从容的一个时间——最安宁的一刻,白天的繁忙事务已经结束,而夜晚沉入甜蜜梦乡的时间还没有到来。塞蕾丝蒂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唇边绽开一个微笑。云层上空的空气闻起来是那么的清新,而今晚,还夹杂着一缕雨水的芬芳。

    不过现在,她的白日梦得暂时先放在一边了。她身下的云幕正在快速地变换形状,从平静的云朵转化为波涛般的暴风云。这种天气并不会对她的计划造成阻挠,不过她的确花了一点时间释放了一个庇护咒语,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半球形护盾而已,用来阻隔雨水和风暴中的闪电。

    法术已经就位,肺吸入了最后一口云层上空世界的甜美空气,塞蕾丝蒂娅开始向下俯冲。她径直穿过了那层暴风云。雨水溅落在她的护盾上,她落向她正下方的那片狂野的未开化之地。她现在正在飞飞入无尽森林的深处,赶往一片林间空地。仅仅几个小时之前,在那片林间空地上举行过一场黑魔法仪式,她最忠诚的学生也遭到了绑架。根据她收到的信件,暮暮的鞍包被遗落在了森林中,里面装着一本珍贵的书籍,为此,暮暮慌了神。

    至少她没有尝试自行去取回那本书,这样一来,暮暮就只剩下一个选项了:写一封信给她,为遗失这本书乞求她的原谅,毫无疑问,这是最佳的选项。虽然如此,关于她的这封信本身却存在着一个小小的问题,而那在不久前犹如一记晴天霹雳劈中了塞蕾丝蒂娅。暮暮,出于一时的突发奇想,选择了露娜来作为这封信的第一位启封者。然后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内,她所有的努力,所有想要保护露娜,避免她接触到那个邪教团伙和他们“梦魇”般的计划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了。现在,她宁愿直接飞入一场暴风雨的中心,也不愿回家向她的妹妹解释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塞蕾丝蒂娅的蹄子接触到了那片林中空地的地面,然后便陷进了泥巴里——老天爷作证,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泥巴。她已经记不清她上一次在泥地里行走是什么时候了。她更倾向于去SPA店享受一场泥巴浴,而不是真正地走在泥巴上。虽说泥巴浴也十分舒适,但她现在满心期盼着的是一场长长的热水浴,还得再加上一堆的泡泡。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得先去把那本书取回来,然后——塞蕾丝蒂娅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在不引起任何注意的前提下溜回城堡,把那场与露娜的长谈留到明天早上。

    静寂的雨声环绕着她,塞蕾丝蒂娅施放了那个暮暮提供给她的定位法术。她的角开始有节奏地闪动起来。把头缓慢地转过一圈后,她找到了闪烁频率达到最高时角尖所指的方向。在那个方向上,有一小簇灌木丛。翻开灌木丛,里面正是那两个鞍包。它们已经吸足了雨水,里面的书大概也需要来一次非常仔细的烘干,不过,至少她可以告诉暮暮回收书籍的任务进行得很顺利,让她高兴上好一会儿。

    将鞍包包裹在魔法里,塞蕾丝蒂娅从那片遮天盖日的树林的遮盖下走了出来,准备再次起飞。风暴依然在——真正意义上的——肆虐着。有那么一会儿,她觉得这是这片森林在对那伙邪教徒打算做的事传达出它的不悦,同时想用这场暴风雨洗净那些污秽的魔法。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一想,也许它压根就不在乎这件事。

    无论是想要马格化这片森林还是想要理解它的尝试都是徒劳的,更何况此刻塞蕾丝蒂娅想要回到城堡的欲望已经愈演愈烈了。嗯,还得要一路溜回她的房间,然后任由身体浸入温暖的浴缸水中,再加上.......呃,也许今晚就用樱桃芬芳的香烛吧。樱桃香烛听上去就很完美。

    双翼向两侧最大限度地展开,当塞蕾丝蒂娅准备起飞时,整片天空闪耀了一下,接踵而至的是滚滚的雷声。那道闪电吓了她一跳,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摇着头往后退了几步。哪怕有她眼皮的遮盖,塞蕾丝蒂娅也依然能看见那条耀眼的白线。在她的视野重新从这炫目的闪光恢复过来的过程中,她满眼都是舞动着的一团彩虹色斑,耳膜也被雷声震得嗡嗡作响,一句显然不太符合公主仪态举止的咒骂从她的嘴边溜了出来。她随即重新恢复了镇定。

    但此时此刻,透过窸窸窣窣的雨声和树叶间的轻轻摩擦声,某些声响被赛蕾丝蒂娅的耳朵拾了起来。那是一种她再熟悉不过的声响,一种她常常从她学校的一些小孩子们的口中听到的声响,那是他们第一天入学,感觉到了孤独,努力挣扎着不想与父母分开时会发出的声响。

    那是哭泣的声音,赛蕾丝蒂娅能听得出来它是从附近的一簇灌木丛中传出来的。

    她转过身,向那一簇灌木丛走去,难道有一个邪教徒带着孩子来参加了仪式?那真的是一种对孩子极不负责的可怕罪行,特别是这个孩子还被落在了这里。

    不过,如果果真如此,那这就很有可能会成为整件事的转机。一位邪教徒的儿子或是女儿的身上可能携带着宝贵的信息。哪怕只知道他们父母的名字也可以帮上赛蕾丝蒂娅的调查团队们的忙,帮助他们揪出更多邪教团伙的成员。

    她靠近了那簇灌木,轻轻地将暮暮的鞍包搭在了她的背上,这样她就不需要一直用魔法飘着它们了。搭在她背上的鞍包,显得极具喜感般的小,不过她现在需要将她的注意力转回到那个孩子的身上。“嗨,你还好吗?”她一边问,一边用她的魔法推开了一堆枝条并照亮了灌木丛的内部,“你不需要害怕,我是不会伤——”

    那个孩子转过头,往灌木丛上新开出的豁口向外窥望,赛蕾丝蒂娅的眼睛对上了那个孩子的眼睛。她的心跳漏了一拍,随即立刻扑打着翅膀向后猛退了几来米,她的半球形隔离护盾升级成了全球形防御护盾。她的角闪耀着,一发魔法冲击光弹蓄势待发。

    哭泣声停下了,现在赛蕾丝蒂娅唯一能听到的声响,就只剩下了暴风雨的咆哮,但她并没有放松她的警惕。她只来得及进行短短的一瞥,但是她很清楚她看见的是什么。那个孩子有着像邪教徒们一样的眼瞳,但这一点并不足以使赛蕾丝蒂娅感到害怕。那只小雌驹的皮毛就像午夜时的夜空一般漆黑,还长着天马的翅膀和独角兽的角。

    其实还有其他可能的解释,但就在她的想象力把那些可能性糅合成到一块的那一刻,她大脑负责逻辑分析的那一部分就将它们剔除出了她的脑海。所以就只剩下一个能说得通的解释了。它自行浮到赛蕾丝蒂娅脑海的最表层,直到她再也无法否认,或者无视它多一分一秒为止。

     

     邪教徒的法术成功了。

     

     梦魇之月已获得重生。

    

     暴风云响起了隆隆的雷声,闪电再次划过天穹,短暂地照亮了整片空地。那个孩子的哭声,梦魇之月的哭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她的哭声穿透雨声,抓挠着赛蕾丝蒂娅的内心深处。

    这悲恸的哭声唤醒了早已封存于她大脑深处的一段记忆。在她还小的时候,每当她听到露娜的哭泣声,她总是立刻就狂奔着去确认她的安危。梦魇之月的声音和露娜的声音是如此的相像,以至于它把旧时的那些本能和冲动重新找了回来。它们在她的脑海中叫嚷着,命令她向前走去,去安慰那只小雌驹,去把梦魇之夜带出这场暴风雨,带着她回到温暖的火炉前,让她能够温暖安心地休息。

    不过赛蕾丝蒂娅负责逻辑处理的那一部分吼了回来,为她先前冒出的念头感到惊骇不已。她怎么能就像去安抚一只无辜的,迷路的小幼驹那样去安抚梦魇之夜呢?她可是一团由嫉妒和愤怒构成的幻雾,她腐化了露娜。为了小马国的安全,她唯一能做的最理智的一件事就是在威胁初现端倪之前掐掉它的芽头。

    如果现在的梦魇之夜真的只是一只小雌驹,那么仅仅只需要一个刀锋的旋转动作,就能了结掉这一切。

     但是不.......不行。赛蕾丝蒂娅的良知震惊于,愤怒于她刚刚冒出来的这个邪恶想法,她坚定地摇了摇头。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放任自己去杀害一个那么年幼的生命,但如果梦魇之月其实并没有她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幼小呢?如果她其实已经完全重生了,只是故意伪装成一只小雌驹的样子,直到她看到一个发动突然袭击的机会呢?最明智的做法还是了结掉这一切,尽管她的内心和理智都仍然在极力抗拒着这个想法。

     赛蕾丝蒂娅一动不动地屹立在原地,泥土沾染上了她的蹄子,四肢也愈发麻木,雨水啪嗒啪嗒地击打着她的护盾。她既没有向前迈出一步,也没有后退,她既没有使用魔力汇聚而成的刀刃将梦魇之月放倒,但同样也没有动身去安抚那只哭泣的小雌驹。她已经完完全全地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场激烈的辩战在她的头脑里打响了,她紧张地思索着下一步棋到底该怎么走。

 

杀戮  还是  帮助

 

畏惧  还是  信任

 

伤害  还是  安抚

 

 

鲜血  还是  微笑

    这个赛蕾丝蒂娅脑海中生成的无限逻辑循环终于抵达了它的终点,但这并不是因为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耳朵抽动了一下,她的思绪暂时从这场无休止的争辩中挣脱出来。她环顾四周,试着理出她所能听见的所有声响。风暴依然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风依然在呼啸着吹拂过树林,制造出没完没了的背景噪音——折断的枝条和晃动个不停的叶片。似乎该有的都还在,然而,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她听不见梦魇之月的哭声了。

    

    赛蕾丝蒂娅非常确信她并没有看见梦魇之月离开那簇灌木丛。她的眼睛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从那簇多刺的灌木丛上移开过。然而,她哭声的突然缺席让她的耳朵开始隐隐发痒,以至她没法忽略掉的程度。为什么梦魇之月又不哭了?

    维持着她的护盾,赛蕾丝蒂娅冒险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一小小的肢体动作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有多么冰凉。她像一尊雕像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多久了?此时的天空被浓厚的云幕遮盖着,所以很难说得出一个确切的时间来,但那至少也得有几分钟了。她刚刚的确是迷失在了自己的思绪中,而与此同时,时间也已悄然流逝。

    再一次站在灌木的旁边,赛蕾丝蒂娅做好了应付一切的准备,她用魔法扒开了枝条.被赛蕾丝蒂娅角上发出来的光给照亮的梦魇之月再一次进入了她的视线,这一次小雌驹没有再睁开她的眼睛,她的胸脯微弱地一起一伏,尽管此时的温度已经接近严寒,小雌驹也甚至都没有颤抖一下。

    “口-嘿,”赛蕾丝蒂娅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你醒着吗?”

    小雌驹挪动了一下身体,她挣扎着想抬起她的脑袋,眼睛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她张了张嘴巴,嘴唇蠕动着想要拼凑出一些音节,但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微弱了。然后她的眼睛又闭上了,脑袋又耷拉下来,身体努力地打出了一个寒颤。她躺倒在地,一动不动,身体只剩下了胸膛的那细不可察的一起一伏。

    塞蕾丝蒂娅依然确信她面前的这只小雌驹就是梦魇之月。但她眼前的小雌驹已经处在濒死的边缘了,这一幕最后还是触动了她,打破了她内心的纠结。是梦魇之月也好,不是梦魇之月也罢,她没法对一只小雌驹痛下杀手,或是任由她在森林里自生自灭。再也没有更多顾虑的塞蕾丝蒂娅折断了灌木丛的枝条。

    “坚持一下。”她说着,小心翼翼地将梦魇之月漂浮在一个悬浮力场里,“我会带你去一个能让你暖和起来的地方,再坚持一下就好。”说完,太阳公主便腾空而起。她快速扑打着翅膀,隔离护盾将暴风雨都挡在了外头,同样也为梦魇之月提供了庇护。这只小雌驹的身体冷得像冰块,皮毛上也挂满了木刺。塞蕾丝蒂娅可以运用法术来治疗并稳定下她的状况,但在那之前,如果先快速折返回中心城城堡,那么这只幼小的小马存活下来的概率会更大一些。

                           ~~~

    露娜,带着满肚子的坏水,大步流星地穿行于宫殿的走廊中。在她小跑着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她的蹄子一直在咔哒咔哒地敲打着擦得锃亮的地板。最开始,她发现了塞蕾丝蒂娅在瞒着她些什么,一些关于一伙崇拜梦魇之月的邪教徒的事。然后,她亲爱的姐姐就离开了,从宫殿消失了,宫殿里的员工们都只说得出她得去完成一个紧急的委托。而现在,塞蕾丝蒂娅显然已经回到了宫殿,而且传唤,更严格来说应该是命令露娜到她的房间来。

    一打的可能性已经从露娜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的想象力正在努力拼凑出接下来她可能会看见的画面。她觉得塞蕾丝蒂娅这么一番动作,其实是在高调地暗示她想要争取她妹妹的原谅。在她想象出来的所有可能性中,有五个里面有被做成不同口味的“求求你原谅我”蛋糕,另外的四个可能性中,露娜觉得塞蕾丝蒂娅会试着让她坐下来,向她语重心长地解释她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履行一个好姐姐的职责,而露娜也丝毫不怀疑她姐姐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此情此景之下,这并不能平息她的怒火。出于一些正确的理由做出坏事并不会改变这件事仍然是坏事的本质。

    至于她想象出的另外几种场景,则是塞蕾丝蒂娅祈求她的原谅。想到这,她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了几分。如果塞蕾丝蒂娅真的后悔到降低她的身段并恳求她,露娜不知道那时的自己还能不能发得出火来。不过,能看到塞蕾丝蒂娅匍匐在她面前的样子........那真是蛮享受的,而这还只是找乐子的第一部分而已。

    在露娜的思绪飘到外太空之前,她就已经来到了塞蕾丝蒂娅房间的门前。她往上面敲了几下,“姐,我——”

    露娜并没有看到房门被打开,而是感觉到了一股包围着她的魔力,下一秒,她就被强行传送到了房间的内部。她踉跄几步,身体从这突然的水平位移中恢复过来。她花了几秒时间环顾四周,确认了她确实是在塞蕾丝蒂娅房间内部的事实,然后才将目光落到她的姐姐身上,后者正站在她的床边,俯身望向床的中间。魔力之光闪动着,她拉起了几张毯子。

    “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不直接开门吗?”露娜并没有挪动位置,就这么站在原地问道。

    “不能让任何一位皇家职员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塞蕾丝蒂娅在回答的同时,朝着露娜转过身来,“这件事只有你与我可以知晓。”

    一声轻笑从露娜的喉间升起。也许,她不大会可能会发生的众多猜想中的一个,马上就要变为现实了。“老姐,如果你是想通过亲自上演一出滑稽戏来争取你妹妹的原谅的话,我是完全可以理解你想让它变成我们俩之间的秘密的心情的。但真的有必要传送我到这里面来吗?”

    “露娜,这跟那没关系。”塞蕾丝蒂娅大步朝着她的妹妹走了过来,“我........我找到了一些东西,而且.......考虑到你也已经知道那伙邪教徒的事了,我觉得这是一件需要我们一起来商讨的事情。”

    “找到了一些东西?”露娜挑起了一侧的眉毛,塞蕾丝蒂娅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真的是忧虑吗?她很少有机会能看见此时挂在他姐姐脸上的这副表情。“有一个被俘获的邪教徒成员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吗?”

    “不是......说真的,你大概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除非你自己亲眼来看一看。”塞蕾丝蒂娅转过身,站到一旁。露娜又一次拱起了眉毛,开始向前走去。既然现在她的视线与那张床之间再也没有什么遮挡物了,她得以看见在她刚进来时,塞蕾丝蒂娅正忙活的东西。有只小马正睡在她姐姐的床上:一只年幼的黑色毛皮独角兽小雌驹——的确是一种挺罕见的毛色。一条热毛巾搭在她的额头上,刚好就在她独角的下面。这只小雌驹似乎被心怀着极度关切的某马用被子掩了个严严实实。

    “这是你学校的一个学生吗?”露娜走到床沿边上,随即开口问道。

    “不,”塞蕾丝蒂娅说着,站到了她妹妹的身边。两位公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床面,她们的影子笼罩在正熟睡着的小雌驹身上。“我去帮暮暮取回书的时候在森林里找到的她。”

    露娜转了转眼珠。所以这就是塞蕾丝蒂娅早些时候去了的地方。她可真是为离开宫殿找了个拙劣的借口,还抛下了她弄出的那一堆乱子。她想要生气,但此时露娜却再也找不着那团一直积聚在她胸膛中的炙热怒火了。塞蕾丝蒂娅对这只小雌驹的忧虑缓解了她们先前的紧张局面,至少是暂时。但是为什么?是什么能让塞蕾丝蒂娅变得那么忧虑?

    露娜张开了嘴,正想发问,然而就在她开始形成第一个音节时,她看见塞蕾丝蒂娅全身都绷紧了起来,她姐姐的眼睛死死地锁在那只小雌驹的身上。露娜把头转了回去,看见那只年幼的小马动了一下。被毯子覆盖着的她转了一个身,这是一种身体既想让自己睡得更舒服些,又不想滑脱出梦境那甜蜜怀抱的下意识动作。然后,小雌驹打了个哆嗦,身体扭向了另一边,毯子稍微地从她身体上滑落了一点点。她的眼睛眯开了一条缝,短暂地露出了眼皮下的虹膜。

    她转身的这一下子,让露娜瞥见了令塞蕾丝蒂娅感到恐惧那样事物,同时也让她朝着远离这张床的方向,紧张地后退了一步。黑色的皮毛,翅膀,独角,还有那双眼睛........露娜认识这双眼睛,她时常从彩色玻璃窗中,从雕像上,以及在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从镜子反射出来的映象中,看见它们正在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睛,属于她这辈子所铸下的最大的错误。

    “她是.......以前的那个我,”露娜低语道,她的声音在微微发颤,“这不......你说过你阻止了那个法术。”

    塞蕾丝蒂娅点了点头,用她的魔法为小雌驹掩好被子,她特别留心地将那双翅膀掩盖严实,“我打断了它。在仪式进行到一半时,我释放了一个巨型闪电法术,但他们的那个法术已经开始了。你我都清楚,被打断的法术会产生一些意料不到的后果。”

    “意料不到的后果。”露娜尖锐地插了一句,她在努力地压低她的嗓音,“我想要提醒你一下,我亲爱的姐姐。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当这件事进入你的视线时,如果你通知了我的话。但是现在....现在.....”她看向那只小雌驹,向后退了一步。

    “如果你想要朝我发脾气的话,请随意,但那并不会改变我们目前的处境。”塞蕾丝蒂娅离开床沿,转身朝着一套被安置在低矮桌面上的茶具走去。她挑了一张紧挨着桌子的坐垫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茶水还是温热的,从杯口往外温和地散发出蒸汽。

    “哦,所以喝茶就能吗?”露娜压低嗓门怒喝道,同时朝着塞蕾丝蒂娅那边走了过去,“我就是梦魇之月,这是我的过失,我的怒火,我的暴行,不是其他任何小马的。我答应过自己再也不会变回那头怪物”她向着床的那边瞟了一眼,翅膀在抽搐,“而现在你告诉我这件事甚至都由不得我来做主?小马可以轻而易举地拷贝出那个处于马生最低点的我?”

    塞蕾丝蒂娅斟好第二杯茶,将它飘起来,递给露娜:“我可不会说那是一件轻松的事。”

    露娜伸出蹄子推开那杯递给她的茶,不过她还是坐了下来,坐在一张正对着桌子另一边塞蕾丝蒂娅的坐垫上。然而,哪怕她已经坐定了,身体还是一刻不停地扭动着,没法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她不可能是梦魇之月,我才是.......曾经是梦魇之月。这其中肯定有——”

    塞蕾丝蒂娅的房间外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哐当声,两位公主皱起了眉头。短短的几秒内,露娜一跃而起并飞到了阳台上,俯瞰外面的中心城。很快,她就找到了声源。园丁们正在收拾他们的工具准备回家过夜,然后这时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导致他们摔了一跤,工具也都掉在了地上。那个笨拙园丁的同事们正在帮他的忙,他脸上也是一脸的憔悴和疲态。

    “露娜。”

    塞蕾丝蒂娅语气中明显的紧张感让一阵寒颤爬上了露娜的脊背。这是一句警告,仿佛下一秒她就要被某些可怕的刺客从背后捅一刀似的。她转过头,目光落在那张床和小雌驹的身上。那声从外面传进来的噪音吵醒了梦魇之月。她坐在床上,转动头部和眼睛,审视她周遭的环境。

    那双眼睛最终与露娜的眼睛相遇,有那么一秒钟,这两只小马就这样沉默地注视着对方。露娜的心率加快了,全身都绷紧了起来。甚至都不需要经过思考,她直接展开了双翼,点亮了她的角,就好像在她面前的是一位远古邪灵一样。

    然而,她摆出的这副姿势,并没能让她的对手展露出与之对等的敌意。这只小雌驹并没有突然变回成年的形态与她展开大战,她跌跌撞撞地退后了几步,努力地贴紧塞蕾丝蒂娅床的床头板,眼睛和头部再一次四下转动,这一次她的目光落在了塞蕾丝蒂娅的身上。露娜看见她的姐姐也做出了与她相同的反应。她从坐垫上站了起来,搁下她的茶杯并张开了翅膀。

    看见这一幕的小雌驹前蹄绊后蹄地摔了一跤,从床上掉了下来。她跌跌撞撞地跑来跑去,露娜看见她的眼睛也在滴溜溜地转动着,显然是在寻找逃跑的出口。不过她并没能找到。露娜发现她和塞蕾丝蒂娅已经有意无意间堵住了所有的逃跑路径。塞蕾丝蒂娅挡在了浴室门以及那扇连通外部走廊的门前,而露娜自己则是站在阳台上。这只小雌驹已经无路可逃了。

    最终,小雌驹忙不择路地跑回了床边,一下子钻进了床底。露娜最后看见的是她那条消失在床摆下的紫色小尾巴,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她和塞蕾丝蒂娅就这么站在那儿,盯着那张床看了整整一分钟,但小雌驹并没有做出任何她打算从那里面出来的举动,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她仅仅只是在躲藏。当露娜理解了这一点时,一个不容置疑的想法浮出了水面。

    在她那些最黑暗的噩梦里,她的想象力强迫她直面那位曾经与她二位一体的恶魔,但她记得她从没有一次看见梦魇之月会像现在这样,变成一只被吓坏的猫咪转身逃走的。

    “她还在床底下吗?”露娜发问的同时与塞蕾丝蒂娅一起壮着胆子,悄悄往床边靠拢,“她会不会已经传送走了?”

    “她还没有展示出她具备那种级别的魔法能力的迹象。不过我们也仍然应该确认一下,”两位公主走到床边。塞蕾丝蒂娅站在床的左侧,露娜站在床的尾板后面,“去看看她还在不在那儿。”

    露娜皱起了眉:“为什么非得要我来干这种事?不应该由你来做吗?”

    “你在黑暗中的视野要比我的清楚,而且我也很确信我的床底下是一片漆黑的。”

    “那真是一个站不住蹄的理由。”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露娜还是将身体放低到贴紧地板的高度。她有点紧张,就好像马上就会有一只野兽从那里面跑出来,把她的鼻子一口咬下似的。她的前腿下跪,脑袋贴近地面,然后用她的魔法轻轻地撩起床摆的一角。她的眼睛花了几秒钟来适应黑暗,但她可以看见那只小雌驹的轮廓:她在瑟瑟发抖。

    两对目光又一次在空气中相撞,露娜注意到小雌驹缩了缩身子,仿佛是为了把她自己藏的更好一些。

    露娜站起身来,望向塞蕾丝蒂娅:“她还在里面。”

    “至少现在我们可以确认这一点了,”塞蕾丝蒂娅低头望向搭在她床边上的床单,似乎在尝试透过这层布料和木板看见底下的小雌驹,尽管露娜知道她的姐姐没有这个本事,“我们可以用悬浮术把她拉出来,但我不想再吓着她了,我是说,你也看到她看见我们俩时的反应了。”

    露娜点点头。“嗯,这个曾经的我——梦魇之月表现得这么害怕似乎有点......不合常理。也许我们只是——那天那句我听到过的谚语是怎么说的来着——没根树枝就想拼出丛林狼来,有点操之过急了。现在有一点事实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必须得到更多有关这只小雌驹身份的信息,然后我们才能希望这件事能够被妥善地处理。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塞蕾丝蒂娅问道。

    “我打赌她还没有吃过东西,”露娜转身朝着大门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我会去从厨房拿些吃的来。你就留在这里,监视我们那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吧。”

    “为什么得要我来干这件事?”当露娜迈过门槛时,塞蕾丝蒂娅发问了。

    “因为你照顾小幼驹要比我照顾得来。毕竟,你可是有一间你自己的学校。”露娜脸上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妙笑容,同时快速地溜出了房间。天,她真的爱死这种以其马之道还治其马之身的感觉了。

                                              ~~~

    塞蕾丝蒂娅留在了床边,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睛以一种精确得有如钟摆一般的频率来回瞟望,时而盯着门看,时而盯着床看,然后又望向门,再望向床,循环往复,焦急地等待露娜的归来。虽说去厨房找来些简单的食物的确得花上点时间,但也应该只需要几分钟而已。现在感觉就像她的妹妹为了拿到那些食物还得专程往月亮上跑一趟似的。

    最终,她打破了这个死循环,把目光留在了床上。她还没看见那只小雌驹偷偷钻出来,不过.......她怎么才能确保她不会凭空消失了呢?

    塞蕾丝蒂娅望向大门,打算给她妹妹最后一次下一秒立即出现在那里的机会。大门依然紧闭着,于是她也下定了决心。她在床侧趴了下来,脑袋紧贴着地板,然后小心地从床摆的下沿朝里面望去。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塞蕾丝蒂娅决定向床底下释放一个照明咒。

    小雌驹还在那儿,突如其来的亮度变化使得她向着远离塞蕾丝蒂娅的方向爬动了一段距离,最后她选择了藏在床的远右侧。

    “你不需要感到害怕。”塞蕾丝蒂娅说。这句话她已经对那些来她学校就读的新生说过无数遍了,但这还是第一次,她对一只躲藏在她自己床底下的小雌驹传达这一句安心的保证。“我和我的妹妹是不会伤害你的。我们为我们之前吓到你的事感到很抱歉,但我们并不是存心的。”

    小雌驹没有打算回答的迹象。她就那么躲在那儿,看着塞蕾丝蒂娅。她眼睛中的虹膜变得圆润起来,几乎变成了纯粹的圆形,然而每一次当她望向凝聚在塞蕾丝蒂娅角上的光亮时,又会时不时地闪动一下,缩回两道利刃的形状。

    “你有名字吗?”塞蕾丝蒂娅问道,努力地维持这场对话的表象,“我是塞蕾丝蒂娅公主,是我在森林里找到了你。你记得这件事对吗?”

    塞蕾丝蒂娅那和缓的,母亲似的嗓音终于引诱出了一个答案。那只小雌驹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得几乎不可察觉。塞蕾丝蒂娅微笑着继续往下说:“很好,你还记得那些遍布你全身的划伤吗?”

    小雌驹又点了点头,不过同时也往她的前腿上瞟了一眼。塞蕾丝蒂娅知道她在寻找什么。她的伤口已经不见了,或者已经愈合到了看不到的程度,不再是开放性的创口。所有留在她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了痂。

    “我用了一个能让你感觉好些的法术,也把那些糟糕的伤口给去掉了,”塞蕾丝蒂娅说,她的话让小雌驹抬起了头,不再盯着她的蹄子看,“独自一个在森林里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对吗?我敢打赌你现在肯定饿坏了,但在这里,你不需要害怕,这里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向你保证。”

    小雌驹的身体姿势放松了下来,这让塞蕾丝蒂娅的嘴角扬起了少许。“也许你想要回到外面来,躺在床上可要比躲在床下舒服多了。”

    “你不会再变成大坏熊了吗?”

    这只小幼驹说的第一句话。塞蕾丝蒂娅依然可以从中听出怀疑的颤音,但能让她开口说话已经是一场小胜利了。塞蕾丝蒂娅点点头,将她的身体从床边离开,撩起了床摆的一边,制造出一个更大的出口。“我向你保证,我和我的妹妹不会再吓唬你了。事实上,她现在正走在为你拿来些吃的的路上,你现在肯定很饿。”

    一提到吃的,小雌驹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她那从肚皮里发出来的咕噜声传进了塞蕾丝蒂娅的耳朵里。这句关于安全和食物的许诺,是让天平倾向另一侧的最后一块砝码。小雌驹开始缓慢地爬向塞蕾丝蒂娅,最终,她谨慎地把小脑袋从床摆的下面探了出来。

    “看吧,外面要比里面好多了。”塞蕾丝蒂娅温和地笑着说。她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站起身,然后走上了她的床。她在一叠毯子上面侧卧下来,在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后,她伸长脖子越过床的边缘,低头望向下面的小雌驹。“你想上到这上面来陪我坐坐吗?”

    小雌驹点了一下头,随即转过身来面对床。她蹲下来,四条腿弯成一定的弧度,然后纵身一跃,同时张开了她的翅膀。不过塞蕾丝蒂娅已经可以从她的跳跃轨迹看出来她跳不了这么高。小雌驹没能平稳地落在床面上,而是笨拙地跟床垫的侧面来了一个抱脸扑,只有她的前蹄和小脑袋努力够着了床垫的顶部,然后她就开始往下滑回去了,微妙的地心引力在把她拉回地面。

    不过,一个由塞蕾丝蒂娅施放的小小悬浮魔法阻止了小雌驹的下落。她给了小雌驹一点点推助,帮助她爬上了床的顶部。小雌驹短暂地望了塞蕾丝蒂娅一眼,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得到了帮助,但她并没有道谢,而是小心翼翼地在床单上踱起步来。她给塞蕾丝蒂娅留出了很大的一块位置,自己则只把床的边缘地区作为活动空间,在上面来来回回地走动着。

    塞蕾丝蒂娅也不想再尝试让她开口说话了。能让她从床底下出来已经是一场胜利。现在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露娜的归来。在那之前,既然她也没什么事可做的,所以她只是看着这只小雌驹,看着她在床垫上兜着圈子走来走去,以及时不时地,陷入床垫的柔软,跌个大跟头。

    这一刻的感觉是如此熟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在她的意识深处隐隐发痒。这感觉真的很熟悉。当记忆温和地涌入塞蕾丝蒂娅的脑海中时,她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嘴角。

    她想起了她和露娜依然是小幼驹的那个年代,距离她最近一次回想她们的童年时光已是数个世纪之前了,然而像这样的瞬间依然历历在目:塞蕾丝蒂娅坐在一旁,看着露娜,看着她的妹妹自娱自乐,就像一位负责任的大姐姐一样。又一段类似的记忆浮出了水面,那天,露娜得到了一个新的玩具,玩具在她们的那个时代少之又少,而且比起如今的水平更是粗制滥造。但无论如何,露娜爱死它了。她让这个玩偶骑在她的背上,与它一起踏上一场想象中的,前途未卜的冒险之旅。那个时候在塞蕾丝蒂娅的眼中,她的妹妹只是在原地兜圈子而已。话虽这么说,听着她妹妹对那个玩偶叽里咕噜地讲述她想象的大冒险的确令她感到愉悦,尤其是当他们遭遇了一大帮土匪时,整个故事就变得尤为精彩。

    真的很难相信,如此满足于她们那时生活的她和露娜,会最终在一场决斗中直面对方。

    露娜认为自己就是梦魇之月,即那个试图侵袭小马国的怪物本尊。塞蕾丝蒂娅对此有别的看法。在她眼中,梦魇之夜是一个偷走了她妹妹的怪物,就像那些潜行于黑暗的怪物一样。那个怪物本来是不会得逞的,如果她能一直扮演好一位好姐姐的角色,如果她能像一位真正的大姐姐那样,看护好露娜。

    假如这只小雌驹真的就是梦魇之月——假如这真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塞蕾丝蒂娅发誓她会为此做好准备,她会像以前一样保护好小马国,而这一次,她还要保护好露娜。她会找出这只小雌驹的真实身份。如果需要的话,她还会召集来暮暮和她的朋友,动用韵律精华。

    敲门声打断了塞蕾丝蒂娅的思绪,露娜一个闪身进入了房间。她带着一个盖着罩子的托盘,大概是为了试图隐瞒它里面装着的食物远远超出一次夜间小餐应有分量的事实。小雌驹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当她在尝试着尽可能缩短食物与她之间的间距时,她差点从床的边缘摔到地板上,与此同时她的鼻子还抽了抽:她已经觉察到了食物的芳香。这一幕惹得塞蕾丝蒂娅发出一声轻笑。

    但很快,她的笑容就萎蔫了下去。她可不能在这一近几无害的举动面前掉以轻心。

    “很抱歉回来这么晚,塞蕾丝蒂娅。”露娜说着把餐盘搁置在床面上,“那个厨师似乎有意想把一切食物都烹煮成花里胡哨的样子,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的需求。在看到过一些更年幼的城堡访客抱怨城堡的菜单后,我坚持让他做一些更合时宜的食物。”

    露娜掀开了盖子,露出了一大碗西红柿汤和烘烤过的奶酪三明治,它们都被切成了三角形。“当我提到我将与你共享这份‘小餐点’时,他坚持要做出比我原先要求的份额更多的食物。”

    “哦,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些食物已经足以让我们这位饿坏了的小客人吃个饱了,”塞蕾丝蒂娅望向小雌驹,“去吧,你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这一点小小的鼓舞正是小雌驹所需要的。她用蹄子抓起了其中的一块三角形三明治,急切地在上面咬下一大口,在那之后,小雌驹就完全沉浸在了食物中。她唯一发出的声响就只剩下的那一刻不停的,心满意足的咀嚼声。眨眼的功夫,她就消灭掉了第一个三明治,然后又抓起了第二个。

    在这只小雌驹吃东西的空档间,塞蕾丝蒂娅注意到露娜离开了床,朝着茶桌走了过去。她端起那些茶杯,飘着它们走进了浴室。塞蕾丝蒂娅听到水龙头被拧开的声音,几秒后,露娜带着被冲洗干净的茶杯走了回来。她往其中的两个茶杯倒了一些西红柿汤,然后把那碗更符合小雌驹胃口的汤递给了她,这也正好为她提供了可以用来抹掉那些沾在她嘴巴边上的面包屑,以及从三明治的夹缝间逃出来的奶酪的东西。

    露娜递给塞蕾丝蒂娅一个如今已经斟满了汤的茶杯,给自己留下了另一杯。她拿起一块烤奶酪三明治,紧接着把它的一脚在茶杯中蘸了蘸。小雌驹见了,立刻依瓢画葫芦似地模仿起了露娜的动作。当她尝到第一口蘸汤起司三文治的味道时,她的双眼都闪亮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塞蕾丝蒂娅露出了一个微笑,同时也给自己拿了一块三明治,也把它泡进了自己的那个盛着汤的茶杯里。这简单,温馨的一幕,将会被她永远铭记。一条古老的谚语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亲近你的朋友,而你的敌人,则要更亲近一些。

    

    这只小雌驹将会受到来自赛雷斯蒂亚和露娜的密切关注。她们最终将会找出小雌驹的真实身份,她们也会继续追捕那伙很有可能需要为创造出这只小雌驹负责的邪教徒,并确保他们无法完成这个由他们发起的法术。

    梦魇之月将不会再次在小马国崛起,当然,并不是说塞蕾丝蒂娅对此会有什么意见。

 

 

==============================

 

 

分歧章节结束 

 

 

==============================

 

                        如果聂克丝是被其他的小马找到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LRlicious  麒麟 #1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水仙花三明治和芹菜汤#(蹄动滑稽)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话说外国人吃的汤就这么诡异吗。。。芹菜汤和西红柿汤。。。西红柿汤至少打个蛋啊(来自吃货的怨念)

GloomRadiancy  斑马 #3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回复#4 @LRlicious :

那么问题来了,小聂克丝,你是想要芹菜汤和水仙三明治,还是想要西红柿汤和烤奶酪三明治呢~~

GloomRadiancy  斑马 #4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真是........奇了个怪了。你们似乎对这篇分歧并不是很关注,比起ff网上百来条评论而言。哦拜托,这可是Gloomy最喜欢的一篇,为了它都特意调换了章节的顺序。顺蹄点点评分,花一分钟写几句简单的评论(这篇真的有很多值得议一议的东西)吧。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这下又有一大堆二次同人可以写了

LRlicious  麒麟 #6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回复#4 @GloomRadiancy :

可能只是没看到吧……帮你顶上去一下

说真的这一章节挺有感触的...

话说按这个情节走向大公主应该不会把小黑卖给法汇了吧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7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回复#6 @LRlicious :

这可不好说,按照这个情节走向,赛蕾丝蒂娅和露娜依然不知道法汇就是邪教头子,所以说不定公主反倒会提前把小黑交给法汇去鉴定。

空灵止水  独角兽 #8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之后要再开启永夜的话,直面大公主就会艰难很多。大公主直接把聂克丝交出来后,法汇的处理会更迟缓。虽然法汇仍然难以阻止,但最起码嘴炮简单多了。

回复#7 @Nightscream :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9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她不可能是梦魇之月,我才是.......曾经是梦魇之夜。这其中肯定有——”

Typo? 

 

这一章很有意思...感觉有深究的空间。而且...很可爱。

GloomRadiancy  斑马 #10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回复#9 @Accurate_Balance :

十二分的可爱!最爱的一章!

至于typo.......原文就是“I am......was nightmare moon”

GloomRadiancy  斑马 #11
回复 分歧章节:来自皇家的恩典

回复#9 @Accurate_Balance :

已更正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