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reamsSetFree
DreamsSetFreeLv.12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你今天交到了多少朋友?!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92497/how-many-friends-have-you-made-today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二章 当然真了

chrome_reader_mode 9,642 event 28 天前 thumb_up 2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42 forum 5

“匿名,求求你了。”塞拉斯蒂娅央求人方式一点也不“公主”。

 

匿名紧紧抓着房门的把手不放。塞拉斯蒂娅则正如字面意思一样正在试图把他拉开,可他抓握的力度却越来越强。塞拉斯蒂娅不想伤着他,但这并不影响她默默增大了拽着匿名的力量。

 

“我都说了不行!”他叫出了声,声音大到整座镇子的小马都能听见。不过好在他的住处位于郊区。

 

你可能会对正在发生的这一幕感到十分困惑。简单解释一下,听好。就在几周前,匿名终于向塞拉斯蒂娅坦白了他愿意把她看作自己的朋友。自从那段小插曲之后,塞拉斯蒂娅花在匿名身上的时间便与日俱增;不仅如此,她还总想和他尝试一些更加“朋友”的活动。比方说一起去公园,一起打保龄球,甚至一起去吃午饭。

 

匿名一直抱有戒心,但这并不妨碍他承认自己很享受有她陪伴的时光,他们的关系越走越近,匿名也愈加欣赏塞拉斯蒂娅那热情洋溢的天性。上一秒,她还似乎掌握着整个世界的奥秘。下一秒,她就奋不顾身地一头扑向一座与她等身大的蛋糕。匿名也对其他小马发现他们在一起时的那种反应感到很愉快。匿名,这个被小马们视为异类的男人,居然会和它们热爱的统治者混在一起。

 

于是,如同流水纠缠着卵石一般,塞拉斯蒂娅带着匿名游遍了小马镇,甚至还带他穿过无尽之森参观了两姐妹的城堡。匿名穿过无尽之森的表现令塞拉斯蒂娅有些惊讶,他毫不在意这里处处潜藏的危险,反而说这里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她愈加清楚匿名喜欢把情感封存于心底,这会对他的健康不利。于是她决定自己成为全小马国最贴心的朋友。

 

你也许会好奇,塞拉斯蒂娅打算如何展现她的友谊呢?说实在的,她热爱与他共度的哪怕每一秒。她对在小马们面前表现得如同公主一般完美已习以为常。她一直渴望能有一天,她能得到一位朋友,一位能在见到她时不会鞠躬,而是把她当成一名普通小马的朋友;一位会毫不犹豫就能张开臂膀,给予她热烈拥抱的朋友。但这并不是说其他小马不能给她同样热烈的拥抱。她的妹妹就是个例外,不然呢。没错,让她知道匿名是她的朋友一定是件好事。

 

回到现实,她正一脸悲愤地望着他。从几天前开始他们就在商量这趟小小旅行。她和他说这些是已经决定好的事情,而他则死命攥着自家房门不肯松手。

 

“匿名,别这样!”塞拉斯蒂娅恼火地说。

 

“绝不!”匿名在塞拉斯蒂娅的魔法中折腾着身体。

 

“匿名,就当是为了我。我们都把整个小马镇游遍了,你不是说想看看城堡吗。”

 

又一次,小马为什么这么擅长哀求呢。你听过瑞瑞哀求别人的声音吗?好吧,那些和塞拉斯蒂娅的哀求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她有超过一千年的时间练习。但匿名不会输给她。他之前见到过大早上还没喝到咖啡的露娜。与她相比这一刻简直是从地狱来到了天堂。

 

“为什么我们不能就在这呆着?!”他尖叫道。

 

“我想让你看看城堡,看看我的房间,或许顺便再看看露娜的。”

 

他手一滑,一头栽到泥土地里。塞拉斯蒂娅放开了他笼罩在魔法中的下半身。他飞快爬起来,转向她。

 

“噢我的天啊绝不!我才不想见到露娜,除非我百分百确定她完全醒着!”

 

塞拉斯蒂娅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真高兴你能同意,匿名。”

 

匿名睁大了双眼,在脑内再次播放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

 

“不对,等——”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拿石头砸我的头。”匿名一边说着一边按摩着他的脑袋。

 

“我说过了,不是我做的。”塞拉斯蒂娅说着,叹了口气,“萍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用石头砸了你。她嚷着什么这会推动故事发展。我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她就不见了!”

 

匿名感到脚底有些发虚,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脑袋狠狠来了一石头一样。说来奇怪,那块石头居然叫“顽石”。萍琪曾经把它放到盒中里送给她的姐姐,石灰当作礼物。但这和我们正要说的故事没多大关系。目前,匿名和塞拉斯蒂娅正坐在一列车厢中,等待火车抵达中心城。

 

“我们有必要坐火车吗?”匿名问。

 

塞拉斯蒂娅端坐在匿名身旁,她守着窗户而他挨着过道。她瞧向匿名,微笑着伸出一扇羽翼将他拥入怀中。

 

“我珍惜和你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匿名。无论是乘坐火车还是共进午餐。我想坦白一件事,自我上次坐火车到现在已经过了不少年头。”

 

匿名抬起头望向塞拉斯蒂娅,后者正眺望着车窗外面。他很难理解他的朋友竟然可以从这么简单的活动中获得快乐。他知道公主的职责像千斤重担一般压在她的身上。但她在工作上是不是过于卖力了?

 

“具体有多久?”他用一句询问打破平静。

 

她的笑容有一瞬间不再稳固。这细微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匿名的注意。

 

“很久,很久了。”她再次微笑,将匿名更加拉近自己的身躯,她对着窗外的景色望得出神,“我很高兴这一次有一位朋友陪伴在我身边。”(译者注:猜测应该是露娜离去后,事务繁忙,大公主不再坐火车了吧)

 

匿名有千万句话藏在肚子里。第一个涌上来的词汇是舒适。就在现在,匿名被翅膀狠狠按在塞拉斯蒂娅的胸膛上。他的诉求,他的抗议一点点都被车厢轻柔的摇晃散去了,感受着塞拉斯蒂娅有条不紊而强健有力的呼吸,感受着她的毛发和羽毛的顺滑。

 

塞拉斯蒂娅的笑意扩大了,她听到了匿名微弱的鼾声。她把他拉近一些,自己却倚靠在车窗上。她从未在小马以外的生物上有过如此平静的感受。她默许了眼皮缓缓滑落,身体歇息在她同伴的身旁。

 

 

“下一站,中心城!”

 

匿名和塞拉斯蒂娅一齐从座位上跳起来,满脸都是震惊。他们四下张望,睡眼朦胧,面面相觑。塞拉斯蒂娅这才把围着匿名的翅膀收回来。他们俩朝相反的方向扭过头去,呆坐了一会,很快整理好各自的仪态。他们刚才只是在一起打了个盹,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该准备下车了。”塞拉斯蒂娅开口道。

 

匿名点点头。“我想也是。”他从座位上站起身,指向几个他认为属于自己的包包说,“需不需要——”

 

一道闪光,行李消失了。匿名瞧向塞拉斯蒂娅,她的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

 

“到了城堡你就能见到它们了。”她快步从他面前走过,留下匿名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匿名和塞拉斯蒂娅一同走出车厢,看向周围。匿名得承认,观察小马们发现公主居然和他乘坐同一班列车时露出的那份讶异表情着实令人愉悦。塞拉斯蒂娅的反应却刚好相反,她依旧保持着平日里的优雅风度,就好像她做过上千次同样的事一样。匿名伴随她身旁,与她一起走下街道。

 

“这地方真美。”匿名走在中心城的街道上,赞叹道,一小撮卫兵围绕在他们周围,“你能让这些卫兵解散吗。”

 

“他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安全。”塞拉斯蒂娅用公主的腔调答道。

 

匿名明白她的意思。她戴上了名为公主的面具。在私下里,在小马镇,他都很少看到她的这一面。哪怕戴上了面具,他也看得出来公主有多想摆脱这些卫兵,直接闯进他们刚刚错过的那家蛋糕店。

 

“介意我们在这里停一会吗?”匿名问。

 

塞拉斯蒂娅翘起一侧眉毛看向他。“不介意。你需要什么吗?”

 

他耸耸肩。“没什么。只是想在这儿待一会。”

 

塞拉斯蒂娅冲他点点头,目送着他走进那家她朝思暮想,垂涎欲滴的蛋糕房。匿名走进店内,很快注意到站在商品柜台后面的年轻雌马。那匹雌马也发现了他,可是表现得却很是局促不安。几分钟前,她刚透过橱窗望见这个生物走在公主的左右。所以他一定是一位地位非同寻常的大人物。

 

“我——我能为您做——做点什么——吗?”她结结巴巴,战战兢兢地问。

 

匿名环视一周,目光锁定了他要找的目标。他指向一个巧克力蛋糕。

 

“给我来两块这个。”他简单道。

 

“两片吗?”她紧张地确认道。

 

“不,两整个蛋糕。”

 

自从她在这家店工作以来,糖霜还没见过哪匹小马买下过这么多蛋糕。

 

“您确定吗,先生?这些蛋糕的糖分可不小。”她提醒道。

 

“不是给我一个人吃。”他回答。

 

她冲他点点头,照着吩咐做了。匿名很高兴后厨里还有很多准备好的蛋糕。他利落地提起装着两盒蛋糕的袋子,付了钱,终于在十分钟计时内离开了蛋糕店。塞拉斯蒂娅的视线根本无法从匿名提着的袋子上移开。

 

“你买了什么?”她问。

 

他又耸耸肩。“只是一些我们在茶会上可能用到的东西。”

 

这一刻,塞拉斯蒂娅别提多想抱住匿名了。想维持和塞拉斯蒂娅的友谊很简单,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她超级爱吃蛋糕。她感觉到自己刻意维持的母性光环正在逐渐崩坏。她得快点赶去城堡。

 

“很好,我这就吩咐工作人员们准备好休息室。”

 

说完,他们俩又迈起脚步。

 

 

“这些就足够了,谢谢你。”

 

塞拉斯蒂娅向斟茶的女仆道了谢,迅速关上私人休息室的大门。不过这一举动更多是为了她自己能够安安静静地享受甜食。曾经有小马差点拍到过她把整张脸塞到蛋糕里的照片。多亏了这个房间,她再也不用担心被别人逮个正着了。

 

匿名正在把那些盒子在桌子上放好。他为他们俩各倒了一杯茶,耐心地等待着塞拉斯蒂娅把工作人员们都送走。门一关上,塞拉斯蒂娅就像一名女学生一样咯咯笑着飞到了她的座位上,翻开一个离她最近的盒子。

 

“噢,匿名……我等这一刻等了快一整天了。”看到那块精美无比的蛋糕时,她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那,就别光看着了。”匿名窃笑一声。

 

尽管这种情况对他们俩来说再稀疏平常不过了,对外人来说可大不相同。隔着房门站岗的两位卫兵偷听着他们俩,单从对话内容来看,里面一定正在发生什么龌龊不堪的事。

 

“快过来,我的小可爱。”

 

两名卫兵一边扭捏地变换着站姿,一边继续聆听他们领袖的谈话。

 

“你就不能注意点吗?!你流的到处都是!”他们听到人类在大喊大叫。

 

“我忍不住了!我等这一刻等了快一年了!”

 

两名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们还要继续站在这吗?”其中一个问向另一个。

 

“我哪知道!?我可不记得训练中还包括这一部分!”另一个则用最小的音量咆哮道。

 

问话的那个忽然跺了下蹄子,就好像人类打了个响指一般,“我懂了!”他转向自己的同伴,“我们去巡视一遍走廊。我们不能让任何路过的小马听到这些。而且远离这里我们也不必再听这些东西了。”

 

另一匹小马很鄙夷地望了自己的同伴一眼,但表情很快转变为灿烂的微笑。“你真是个天才!”

 

这两匹小马很快离开各自的岗位,沿着走廊两侧去分头巡逻了。

 

让我们回到屋内,匿名正摇着头看向塞拉斯蒂娅。她在座位上舒展着身体,一边轻轻按摩着自己有些隆起的肚子,一边用她那沾满了巧克力的吻部发出心满意足的呻吟声。至少她现在很开心。

 

“我——我觉得我好像吃太多了。”她说着,吃力地喘着粗气。

 

匿名低头望向那两个已经空了的盒子。

 

“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他呷了一口茶。

 

她低头望向自己的狼藉,“我——我很抱歉,匿名。你什么都没吃到。”

 

她看上去就快要哭出来了。吃了太多甜点后的塞拉斯蒂娅总会变得十分感情化。

 

匿名摆摆手,“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真的吗?”她问。

 

他点头,“真的。从你瞟向那家店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她安心地舒了一口长气,又继续揉起了肚子。

 

“你太了解我了,匿名。”

 

他点头,“我确实是。”

 

 

“这一幅是纪念我和露娜一起击败了无序。”塞拉斯蒂娅自豪地说。

 

过了几小时,终于,塞拉斯蒂娅恢复了往常的体态。匿名一直很奇怪,她是怎么吃下如此重量的蛋糕,还不会长胖哪怕一丁点的。“天角兽的新陈代谢学”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在到达某一特定的年龄后,它们的身体内会生成一幅 “天角兽蓝图”。这就是它们为什么总是在任何年龄都能保持外表不变的原因。这也解释了露娜为什么之前还是个幼驹,之后却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这当然只是我的理论,不过我对此深信不疑。

 

“所以你们俩一起击败了那个奇形怪状,还把我弄到这里来的草坪雕像?”她点头,“然后你们又一致决定把那玩意安置在院子里?”她再次点头,又得意洋洋地笑了,“我想我怕是爱上你了。”

 

他们俩忽然一齐爆发出响亮的笑声。继续前行,塞拉斯蒂娅为匿名解释着每一幅玻璃窗上图案的含义。很快他们俩来到了王座跟前。还没等塞拉斯蒂娅坐到位子上,匿名抢先一步坐到了王座上面。塞拉斯蒂娅瞧向他,翘起一侧的眉毛。匿名向一名站在王座旁边的卫兵比划道。

 

“你!”卫兵转过头,“你被开除了!”

 

“但——”

 

匿名又指向另一个卫兵,“还有你!我敢打赌你一定不知道我看见你偷了那些孤儿们的钱吧!”

 

“我才没——”

 

匿名正想去戏弄下一个卫兵,却发觉自己已经被塞拉斯蒂娅的魔法从王座上抬了起来。她把他飘过来,面向自己。

 

他又一次耸耸肩,“我刚才有点‘权’欲熏心了。”

 

她给了他一个我懂的表情,然后坐到了座位上。

 

“你说是就是吧。”尽管她脸上仍挂着那副心领神会的表情,匿名仍能看到她的嘴角扬起,弯出一个微笑。

 

她随即把他安顿在自己旁边的一个坐垫上。

 

“所以我们今天要做什么?”他问。

 

“我会和一些贵族聊会天。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自己探索一下这座城堡。”

 

尽管她的声音既舒缓又平静,匿名仍能听出一丝急迫的话外之音。

 

“这次会议我能参加吗?”

 

塞拉斯蒂娅舒了口气。她厌倦了自己一匹马和那些贵族见面。不是因为她自己没法处理,而是因为那实在太无趣了。

 

“当然。”她随后转向卫兵们,“第一个贵族是谁?”

 

卫兵用魔法飘出一张清单。

 

“蓝血。”

 

塞拉斯蒂娅顿时笑了,“我的侄儿,太好了。请快些让他进来吧。”

 

卫兵向靠近门口的另一位点头示意,那一位报以同样的姿势。门缓缓张开,只见一匹雄马如同利箭一般窜了进来。

 

“姑——”

 

雄马一见到匿名就站在原地不动了。他望望他,又望望塞拉斯蒂娅,似乎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塞拉斯蒂娅向他投以温和的笑容,又浅浅一颌首。蓝血恢复了之前的态势,高昂起头,走近王座。

 

“您好,姑姑。”他用中心城的腔调说。

 

塞拉斯蒂娅翻了个白眼,“快过来和姑姑抱一抱,蓝蓝。”

 

蓝血看着匿名,仍然显得无可适从,但还是跑到塞拉斯蒂娅前面,接受了她双翼的拥抱。匿名对这些举动一点都不意外。塞拉斯蒂娅之前和他说起过蓝血。他觉得他很可怜。蓝血似乎患有某种精神失调征,致使得他经常行为反常,与其他小马格格不入。可是他却从不吝惜和庭院中小动物们在一起的时间。而这也是塞拉斯蒂娅在院子里养那么多动物的理由。

 

而且,蓝血实际上也不是塞拉斯蒂娅的亲戚。他只是某一天被发现在中心城徘徊,而且因为他的精神缺陷,大多数小马都不愿收养他。于是塞拉斯蒂娅决定亲自出马。虽然魔法的确有着匪夷所思的力量,但总有些事是我们无力改变的。在姑姑面前表现得像个好男孩就已经让他竭尽全力,有些情况下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也就情有可原了。

 

他们俩结束了抱抱,塞拉斯蒂娅和他贴了贴头。

 

“想不想见见我的朋友?”她问蓝血。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厌恶。“为——为什么我会想——想见到那——那么恶心的……”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其实不想说这些。

 

“想一下我们之前的谈话。花些时间,深呼吸。”

 

蓝血闭上眼,做了几次深呼吸。他之后点了点头,又默念了一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后他说,“我很乐意。”但谁都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紧张。

 

塞拉斯蒂娅冲他笑笑,引导他面对匿名。

 

“这位是匿名。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她的声音中透着平静与慈爱。就好像她正在向一名小幼驹展示他的新房间……

 

蓝血望向坐在姑姑身旁的这个奇怪生物。他在之前姑姑给他的图画书中从未见到过像他这样的生物。他也从未在庭院中见到过。不过他看上去倒是和那些和他做过游戏的猴子有些相像。

 

“嗨——嗨……”蓝血紧张万分地说。

 

匿名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慢慢伸出手想要触碰他。蓝血定在原地,眼睁睁地望着这个生物把爪子放在自己头上,轻轻拍了拍。渐渐地,他绷紧的神经舒缓了,会和自己摸摸的生物总是不会太坏。蓝血自己就喜欢轻轻拍拍庭院里的小动物,而被其他生物拍拍似乎也很舒服。

 

“你好啊,蓝血。”匿名平静地说。

 

蓝血几乎不敢相信!他刚刚交到一个朋友。也许这一次他的朋友不会像其他小马那样刻意回避自己。于是蓝血迅速拍下了匿名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掌。

 

“别碰我你个怪——”他咬住自己舌头,身体从匿名身边逃离,“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我不是故意……”

 

塞拉斯蒂娅的羽翼包裹住蓝血,安抚着他。

 

“没关系了,好好想想我们的练习。吸气,呼气。”

 

蓝血涕泗横流。他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实,他都几乎快要交到新朋友了。但那个生物很快就会对憎恨他,不再和自己说话。尽管他努力想要不哭出声,匿名仍然听到了蓝血的抽泣。

 

“嘿。”他轻声叫道,塞拉斯蒂娅动了动翅膀,露出正把脸埋到她的胸膛的蓝血,“我没生气,真的。”

 

蓝血抬起头,发现这个生物真的没有动怒。他的表情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他看上去就像那些卫兵一样。蓝血喜欢卫兵。他一直想要成为他们的一员。

 

“真——真的吗?”他问。

 

匿名点头,“当然真了。”

 

“我们是朋友吗?”他接着问。

 

而匿名也继续点头,“是啊。”

 

很快蓝血停止了哭泣,恢复了正常的姿态。他抬起头看着塞拉斯蒂娅。

 

“我——我可以去院子里吗?”他问。

 

她点头,“当然,别忘了叫一个卫兵陪着你。”

 

他点头,钻了出来。塞拉斯蒂娅长长地叹了口气。

 

“如果我有能力帮上他就好了。”她的语气中不无伤感。

 

她忽然感到某种东西落在鬐甲上。她抬起头,迎面而来的是匿名温暖的笑容。

 

“你已经帮上他了。他能住在这么酷炫的城堡就是最好的证据。”

 

她怔了一小下,“可能吧。他伤到你了吗?”

 

匿名看向手掌。有些发红,但并无大碍。

 

“我好着呢。我总不能错过小马公主日常生活的第一手资料,而去什么医务室,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些贵族吧?”匿名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塞拉斯蒂娅望向匿名,立刻转身对守卫下令。

 

“下一位!”

 

 

匿名瘫倒在塞拉斯蒂娅的床上。他甚至对她躺在他的身旁没有一句抱怨。他从没料到和那帮贵族相处居然这么令人精力憔悴。

 

“你每天都是怎么过来的?!”他叫出声来。

 

“想听听更糟心的吗?”塞拉斯蒂娅问。匿名面向她,微微点头,“今天还算的。”

 

匿名听了,只能微微摇头。

 

“这样都能挺过来,你可真了不起。”

 

匿名感觉到挨着他的那一位动了一下。他睁开眼就看到塞拉斯蒂娅下了床,正走向门口。

 

“快来,该吃晚饭了。”

 

“等等,晚饭?”匿名瞧向挂钟,这才注意到时间,“我们浪费了整整七个小时,就为了听那帮狗东西抱怨?”

 

塞拉斯蒂娅轻笑,“确实如此。感谢你能陪我忍耐这一切。”

 

匿名咕哝一声,从床上坐起,跟上塞拉斯蒂娅,他低声咒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词语。

 

 

“你能不能别臭着一张脸了!”塞拉斯蒂娅说着,嘟起了嘴。

 

匿名坐在椅子上,仍在小声嘀咕。塞拉斯蒂娅得说,和中心城的那群贵族见面后,自己也经常会变成这副模样。然而,多年的经验已使她不再那么小题大做。

 

“我什么表情不用你管!”他反驳道。

 

他们都停了下来,大厅的门忽然开了。只见一只蓬头垢面的露娜踉踉跄跄地撞了进来。她看上去好像刚睡醒。

 

“你好,提娅。”她像机器人一样打着招呼,“还有人类朋友。”

 

她从他们面前走过,找到了自己的位子。她然后精神一振,迅速抬起头望向匿名。

 

“人类!”

 

匿名的眼睛睁大了,她从座位上飞起直奔他而来。他们在地上滚来滚去,时不时磕碰到他的胳膊或她的前腿。匿名和露娜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比起塞拉斯蒂娅当然略逊一筹,不过他俩仍然十分亲密。他们经常直接在匿名的梦里交谈,或者在她值班的时候见面。她需要某位能练习适应现代小马国的伙伴,而匿名则很胜任这份工作。毕竟只有他不会一见到自己就想逃跑。

 

“露娜,给我从身上下来!”匿名大吼着试图摆脱她的纠缠。

 

一圈明亮的黄光环绕在他俩身上,塞拉斯蒂娅帮着匿名把妹妹从他身上撬下来。

 

“露娜,我们之前是怎么说的?”塞拉斯蒂娅严厉道。

 

“不许攻击客人。”她说着,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上一次发生了什么事吧,对不对?”

 

露娜一脸惊愕地看着姐姐,“你我都清楚,那是在我放逐前,我们还在和米诺陶们开战的时候!”

 

塞拉斯蒂娅抹了一把脸,“那也不是你可以名正言顺攻击他们使臣的理由!”

 

“能先把我放下来吗?”匿名问。

 

塞拉斯蒂娅把他安置在自己身旁,匿名便继续嘀咕着刚才那些东西。露娜学着他的样子也嘀嘀咕咕,塞拉斯蒂娅却只能长叹。很快,侍者来到,为每一位客人供上美食。匿名还不确定,可是他的鼻子确实捕捉到了某种他很长时间都没闻过的味道。

 

“我想这样可以改善一下你的心情。”塞拉斯蒂娅说着,掀起了摆在匿名面前的盖子。

 

匿名盯向盘子的双眼瞪得斗大。这该不会是?

 

“这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东西吧,不会吧?”

 

塞拉斯蒂娅咯咯地笑了。“这是从狮鹫国送过来的。”

 

此时摆在匿名面前的是一块他见到过最大的火腿。这玩意大到几乎让人觉得是拿了一整头猪在叉架上烤一样!他一脸震惊地望向塞拉斯蒂娅。

 

“嫁给我。”他说话时,眼睛里好像有小星星在闪。

 

她挥了挥蹄子。“好好享用吧,匿名。”

 

好话不说二遍,他已经一手拿着长长的餐刀,另一手拿着餐叉开动了。匿名狼吞虎咽的工夫,塞拉斯蒂娅望向露娜。

 

“夜之法庭进行得如何?”

 

露娜对匿名吃肉的样子没有丝毫兴趣。实际上,在她被放逐之前,小马们也经常吃鱼。而她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就是头狮鹫,正因如此她从未觉得其他生物吃肉有什么不对之处。不过她得承认,匿名这种既吃肉又吃菜的生物的确有些奇怪。通常情况下,生物的食谱非此即彼。

 

“挺好,庭上的各项事宜都开始步入正轨了。”露娜的语气中透着兴奋。

 

“真令人开心。有什么事需要我了解吗?”

 

露娜怔了一下,“有一封噪音投诉。一名DJ开了个午夜趴却没给墙体安装隔音设备。于是许多小马都被吵得睡不着觉。”

 

“我听说过她。她的名字是,维尼尔?”塞拉斯蒂娅问。

 

露娜点头。“正是,姐姐。此事让我加了个班,但我最后还是让每匹小马都满意了。”

 

“干得不错,露娜。”塞拉斯蒂娅探过身,把头轻轻靠在妹妹身上。

 

她收回后,又看向匿名。发现匿名的盘子已经空荡荡,他本人正躺在地上揉着肚皮时,她的眼角禁不住跳了几跳。

 

“噢,上帝啊,我好痛!美味多汁,甜咸适口却又好痛!”他大声嚷嚷着。

 

塞拉斯蒂娅起身去查看匿名。

 

“谁让你非要一顿吃完的!?”

 

他又开始哼哼了,“我——我看到了一道白光。”他伸出手,摸到了塞拉斯蒂娅的胸脯,“噢,是你啊。”

 

“来,我送你去床上躺一会。”她急忙说。

 

“睡觉吗,好棒啊。”他说话的语气好像喝醉了。

 

他向露娜摆摆手,塞拉斯蒂娅用魔法扶起他,走出了大餐厅。

 

“看来有时如果放着他不管,就会弄出一些不得了的事。”露娜说着,继续享用着她的早餐。

 

 

塞拉斯蒂娅很快把匿名扶到床上,替他压好被。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你真该学学什么叫适可而止。”塞拉斯蒂娅警告道。

 

“一名刚刚吃下两大盒蛋糕的雌马如是说。”他打趣道。

 

塞拉斯蒂娅摇摇头。“但是我知道我能在几小时内完全消化掉它们。我不知道人类的消化系统是否也能达到同样的速度。”

 

他大手一挥。“让我躺一会,一切就都没事了。”他又打了个哈欠。

 

塞拉斯蒂娅忍俊不禁。“今天已经足够有趣了,匿名。”

 

他也笑起来。“我得说,这样确实不算太坏。”

 

“你以后还会经常来拜访这里吗?”塞拉斯蒂娅问。

 

“我有些头晕,可能是火腿的原因,但我觉得多来几趟也无妨。”

 

塞拉斯蒂娅露出灿烂的笑容,她俯身把头贴到匿名的脸颊上。匿名拍拍她的脑瓜,她随后起身。

 

“晚安,匿名。”

 

“晚安,提娅。”

 

 

 
thumb_up 2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二章 当然真了

虽然这好像和友谊没什么关系...可我还是觉得好棒啊23333:ftemoji_twicrazy:

28 天前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第二章 当然真了

回复55679 @学地理的理科生 :

其实这算是被大公主倒贴了……不过匿名的确很有个人魅力)

28 天前
YU Lv.2 天马
评论 第二章 当然真了

好文啊,翻译得也很好,i了i了

26 天前
DOPE_3591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二章 当然真了

真好,我老早就想看这篇文章了:ftemoji_sgpopcorn:

21 天前
iam890 Lv.1 陆马
评论 第二章 当然真了

佚名与两位公主之间的互动与他在小马镇的行为大相径庭。

他初到小马国时就被谐律精华攻击,在小马镇定居后除了糖糖之外不与任何小马交流,每天除了工作就只是宅在家里看书做糖果 和被大公主日常骚扰

第一章表明佚名已经在小马国住了几个月,而这期间发生的事让他变得孤僻。

不知道这几个月佚名遭遇了什么,但我觉得不是好事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佚名在小马国(AiE)

    OscarOh

  • 人类与小马

    Lu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