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克雷楚.伊可西特
克雷楚.伊可西特Lv.4
陆马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遥遥无期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2,764 event 8 月 23 日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7 forum 5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2 file_download 2

    苹果杰克年纪莫约九岁,有着一头因缺乏营养而枯干绞结的杂乱金鬃和微微凹陷的小小瘦脸。头上顶着父亲曾用过的缺了檐的牛仔帽。瘦弱的她正躺在刻着父母可爱标记的大石头下,凝视着北方山脉高耸的轮廓。 日头十分温暖,四周也很安静,杰克亦然——今天她既不想如同往常那样在野地里疯跑,撒欢。也没有兴致去镇上,同伙伴们混着从早玩到晚——因为眼前的风景是多么好啊!雪一样的苹果花挂满了枝头,平铺在那波浪般凝练起伏着的小丘上,间或夹杂着几点粉色的桃梅花,展露着无尽的生机,就像是约好了要让这样温暖的日子变得更加热闹一样。

  “爹如果在这儿的话,看到这幅景象会很高兴吧…”

  杰克望着眼前的美景,不时发出幼驹天真而又杂乱的嘟囔。“或许他在军中已经是一名长官了吧!”

  她幻想着,希翼着。

  关于父亲的想象,如果开了个头,她就没办法让自己再停下来了。

  而这想象也并不总是好的

  “爹去了那么久了,为什么他一直不往家里写信?

  他为什么不来信?他现在究竟在哪?他现在安全吗?他还记不记得我的模样?

  一连串的疑问马上涌入了她的脑中,使得她很快便陷入那不好的胡思乱想之中。

  这种思考的最终结果也只有一个标准答案。

  爸爸他…还活着吗?

  不…不要再想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可能发生的!

  于是她又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嘿!小鬼羔子,原来躲在这里!在这发什么呆呢?!”

  大麦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

  “清早起床就见不着你!咱妈在床上也担心,婆婆也担心,出来玩也不知道说一声再走!大兔崽子我可看着你的!走,回家跟咱妈说一声去!”

  于是杰克抖落满身的尘土,在晨日中起身,随着大麦向家的方向走去。

  窗外的苹果花瓣打着旋,缓缓地在阳光里飘落。

  金梨酱静静地躺在床上,无神地看着外面的日光斜斜地投进来,在房间内照出拉长的光斑。她简直瘦的像一条龙,双眼只是黯淡。心中的思念同悲哀一起胶结着,好像粉浆铺里的淀浆一样在心底凝成沉重的一块,冷冰而难以溶解。过不多时,她便再咳起来,尖锐且带着啰音的咳声如同抽泣一般,而这是鲜血染着的抽泣。

  但她只是压低声音。

  然后用纸巾不断揩去嘴角的涎液和血沫。    虽然可以听出母亲在尽力压低声音,可杰克依然在楼下就能听得见她的咳嗽。杰克摇摇头,心里早就知道妈是病了许久了,但妈只是硬撑着,试着不让家人们担心。 她心情沉重,缓缓地踏上台阶,走上楼去。          “妈…我回来了。”

 “你这,”金梨酱虚弱的脸上微微地有些气愤,“一早上就跑出去,也不和家里说一声,可骇死我了……”

  她缓缓地将蹄子伸向床头柜,仿佛马上要取出丈夫用过的烟袋锅子,伸着就要来教训杰克。

  但看着那瘦弱的橙色小雌驹怯生生地发抖的样子,她心中的那丝怒火马上便消了。    “下次出去玩一定要记得说一声!可真是吓死马了…”

  听了母亲的训斥后,杰克微微地点了点头。

  “妹妹呢?”

  “一直都在婆婆房间里,说实话我也挺想再看她一眼的…她可真是太能闹腾了,昨晚哭了一整夜都没有安生,今早婆婆去牛棚里挤了点鲜牛奶喂她,现在可算是睡着了…咳咳….咳咳!”

  咳声尖锐如刀,刺着杰克的心。

  她正欲动身去拿纸巾来,却遭到了母亲的阻止。

  “不…不用…咳!咳!”金梨酱连忙阻拦。“到时候染上你了!这…咳…这病可不饶马的!”    于是杰克只能进退不能地坐在床尾,在母亲痛苦的咳嗽声中,她心里慢慢泛出不好的、灰色的、阴沉的情感来...…

  “难道医生没有来过吗?为什么一直都不见好转呢?!”

  “前天才来过一次。”金梨酱把咳出的污物用力抹净,抛入床头的垃圾桶内。

  “但来了也仅仅只是摇头,开了药膏罢了。”

  于是杰克就要去看床头的药膏和桶。

  “你…你别去看!弄不好可要沾上的!”

  可她还是没办法阻止倔强的女儿。杰克跑过去看了看桶,又看了看药,眉头紧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爹在这儿就好了…”看过母亲的药之后,她低着头,叹息似的说道。

  “放心吧,你爹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金梨酱挤了挤瘦削的脸庞,挣扎般地笑了一下。“前些天我总是梦见他…他穿着军服,扛着旗,笑得憨憨的,板牙都露出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杰克看着母亲虚弱的笑容,突然感到一股本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辛酸来。

  但她总归是只能做到这里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出去玩吧!只要按时回来就好…妈需要休息一会了…”

  于是杰克出去了。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阳光透过窗户将室内照得更亮。金梨酱的双眼只是盯着漆红的墙壁和明黄的地板,藉由阳光使它们亮成…亮成了他!那是他的颜色呦!

  她回忆他伴在她身边时的情景,一块块如镜般的记忆碎片出现在她的面前——幼驹时的懵懂相识、磐石上刻下的标记、由小鸟传递的清晨问候、鼓起勇气违背父命、谷仓中一同度过的温存时光…但现在没了!都没了!再不会有了!兵乱、天灾、马祸、瘟疫…一遍遍来了!将她的幸福生活碾得四分五裂,显现出那下世的破败光景来!危险哟!死!

  咳——!

  然后,金梨酱看见洇满纸巾的、浓厚的猩红,散开成一朵盛开的鲜花。

  它红得是如此鲜艳,就如同遥远北境战场上,一面好似灵头幡般低垂着,矗立在死尸之上的战旗。

三 

  苹果杰克已经十岁了。她扎上了缎带,钉上了蹄铁。此时的她正拉着满满一车的苹果,在被枯叶覆满的林中小径上缓缓地走着。

  她就那样走着,秋夜的凉风吹起被霜打去的红叶,簌簌有声。

  透过林中树木的缝隙,她看见了两颗树与一座新坟。

  两树交错缠绕,苹果与梨都已经成熟掉落,仲秋的霜撕咬着它们在暖季穿上的绿装,将它们剥落,暴露出里面赤裸而又残缺的骨架。

  而新坟在树下沉默着,没有任何标记,那树就是它的墓志铭。

  杰克停下她的蹄步,风吹过树林将她金色的长鬃扬起。

  她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摘下头上的牛仔帽,将它紧紧地捂在自己的胸前。

  暖意初升复落,寒意彻骨。

  良久。

  “他永远也等不到与她重新见面的那一天了。”

  苹果杰克叹息着,连声音也消逝在冰冷的风里。

  但实际上,是她早就永远也等不到与他重新见面的那一天了。是她的空想 ,所有的空想。

   乌黑的天空突然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远处传来大麦的呼唤声。杰克愣了愣,默默地将胸前捂着的牛仔帽轻轻地扣在了那座新坟之上。

  随后,她转过身去,身影逐渐消失在苹果树林之中。

被牛仔帽覆盖着的新坟在入夜的秋雨里沉默着,与寒冷的北方荒原上一具无名枯骨天各一方遥遥无期的互相等待。

 

   ————————————遥遥无期完。

   2020年8月18日

   作者:克雷楚·伊可西特

    电子稿制作和修改意见提出者:香草芬芳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遥遥无期

最近虐AJ的文也太多了吧...

8 月 24 日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遥遥无期

大概的氛围有了,但总觉得是点到为止,没有试着继续深入呢。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作者担心自己控制不好,所以就只围绕主题做简单讨论”的感觉,当然也可能是我感觉有误。其实可以再深入深入,挖掘一下这一家人的故事。比如写一写aj爸爸的视角怎么样?构造一个AJ、AJ妈、AJ爸三个角色情感关系的闭环;以AJ爸“回家”的约定或者其他什么设定作为贯穿全文的线索,让“遥遥无期”这个主题变得更加深刻动人。

8 月 26 日
评论 遥遥无期

回复55756 @魔法师T_T :首先感谢魔法司抽空帮我看文评论,其实把,一个是这篇文章写的很急迫,时间要是留有足够冗余,我可以铺展的的非常完整又很精致,不过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实现这个方案。所以我退而求次,刻意的去营造一种模糊化的氛围让读者去揣摩生与死,离和散之间的细腻情感,我想这种手法用的不多,我也是第一次大胆的去使用它。

 

8 月 26 日
立冬 Lv.14 独角兽开发者站务
评论 遥遥无期

辉麦与金梨果酱的爱情在整个小马剧集中属于最甜,也是色彩最神秘、最引人遐想的剧情之一了。关于他们从结婚到去世间的剧情,不少作者都有着自己的脑洞,而本作就是一个不错的补充。与此同时,作者也借助阿杰瞭望夕阳、陪伴生病的梨子酱、看望梨子酱的墓碑三个独立的场景,描述出整个忧伤的时间线。

照例来谈谈文中美中不足的地方:文中对于背景的交代不多,许多背景部分的内容读者仅凭借文中所有的文字并不能展开遐想——比如,作者希望借辉麦上战场描写战争,借梨子酱的病入膏肓来描写瘟疫。但究竟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开始的,死伤情况等等,在文中都难以体现。而瘟疫部分就更加寥寥——是什么样的瘟疫?为什么会肆虐?与战争又有什么关系?文中着重在阿杰一家这个“点”上,却忽略了时代背景这一个“面”。这样的后果,就是作者所极力描写的场景并不能得到很好的理解与共鸣。

另外,鄙人还有个微不足道的建议:全文的基调一直是向下的。而作者描绘的阿杰一家中,相较于正剧还少一名家庭成员——小苹花。小苹花是幼驹,代表新生的希望。正如《狼王梦》一般:狼母亲紫岚希望自己家出现一位狼王,但前三个孩子都命丧半途。这时,她的第四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就是她最后的希望。为了那最后的希望她宁可献身。这部小说的基调也是向下的,但它在结尾处留下了希望——老四还在,她的狼王梦并没破灭。作者如果能够在文章的结尾处带来希望,这对于文章必定是点睛之笔。

从本作的字数来看,可以发展的地方还有很多。最后预祝作者在这次的征文比赛中取得成功!:ftemoji_soawesome:

25 天前
上官轩清 Lv.5 天马
评论 遥遥无期

啧,感觉味差了一点,应该是这个篇幅不能满足这个故事,要是字数再多点就好了_(:з」∠)_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