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
LightningThunder惊雷啸啸Lv.4
独角兽
中篇原创
E
已完结

苹果落地之后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正文

chrome_reader_mode 8,652 event 8 月 23 日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1 forum 4

 

今天,对于甜苹果园来说,是个失落之日。

天空阴蒙蒙的,正对应了苹果小马们沉抑的心情。

此刻,阿杰正在房门外焦急地踱步,时不时将她的牛仔帽拉下来盖住她的脸,以掩饰她糟糕的心情。她可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了房间里所有小马的心情。

不过显然,即使她不这么做,房间里的气氛依旧阴郁得要滴出水来。

走廊里充斥着阿杰焦虑的蹄声,小苹花微微的啜泣声,大麦时不时的叹气声,以及苹果家族的新成员,糖蓓儿不安地用蹄子划拉着木地板的声音。

大家都在等待着,期盼着,因为婆婆还在房间里没有醒来,不知道……她还能不能醒来……

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透过房门,加入了过道里的声音大队。

看来婆婆醒了,只是……婆婆的情况越来越糟了,照这样下去,恐怕……她撑不过今天了。

尽管这个可能性有很大的概率会发生,但是在场的小马谁都不愿意这么想。

他们想看到的是婆婆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打开房门,恶狠狠地挥舞蹄子,大骂他们都是懒虫,接着补上一句:“苹果可不会自己从苹果树上下来!”最后把他们都轰到果园里去干活。可是他们听到的却是躺在病榻上的婆婆正剧烈地咳嗽,每一次都似乎要把她的肺给咳出来。

好不容易才听到房间里的咳嗽声弱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一阵咳嗽肯定又抽光了婆婆好不容易通过睡眠积攒起来的体力,她现在肯定如同一滩烂泥一样软绵绵地瘫倒在病榻上。

走廊里现在又只剩下阿杰的蹄声、小苹花的啜泣声、大麦的叹气声和糖蓓儿的蹄子划拉声了。但是很快,一道隐隐约约的呼唤声从房间里飘出来,加入了走廊里的声音大军:

“阿杰……阿杰……”

小苹花最先分辨出声音大军里的新成员。她竖起耳朵又仔细地听了听,然后拉住了不断踱步的阿杰的尾巴,用蹄子指了指婆婆的房间。

阿杰这才停下焦虑的脚步,少了她的蹄声,婆婆的呼唤就清晰许多了。

阿杰连忙推开房门,嘴里一边叫着:“婆婆,婆婆,我来了!”,一边急急忙忙地赶到婆婆的病榻前。

此时婆婆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咳嗽中缓过来。但是超乎阿杰想象的是,现在婆婆的精神比几天前还要好,仿佛她只要顺过了气就可以继续变回从前的婆婆。

阿杰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以婆婆的情况不太可能好转了,那就只剩下暮暮跟她说过的情况了。

回光返照。

阿杰已经能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哎,傻孩子,你哭什么呀……我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你们的……你把其他小马都叫进来吧……”婆婆撑着床坐了起来,显然她想交待些什么。

阿杰抹去了眼泪,然后回身出了房门,再进来时是和门外等候的所有小马一起的。房间里一下子就有些拥挤了。

小苹花一下子扑到床边,一个劲地哭喊着“婆婆”。婆婆也十分不舍地含着泪,艰难地从被褥中伸出蹄子,摸摸小苹花蓬松的鬃毛。

“哎,小甜心,婆婆这一去,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你也长大了,很快就能成为苹果园重要的一份子了。不过啊,婆婆还是希望你能和你那些小伙伴们一起做更有意义的事,不止是踢踢苹果树这样的事,而是帮助其他小马成就他们自己。婆婆相信,总有一天,你能像你姐姐一样,成为能让小马国骄傲的的小马”

“糖蓓儿,你来到我们苹果家族也快三年了吧。我很高兴看到你能和大麦有今天这样恩爱和睦的生活。你们让我想到了辉麦和金梨果酱。唯一遗憾的就是我没办法抱上我的曾孙……要是哪一天大麦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婆婆最后看向了一直憋着眼泪的阿杰,艰难地把她脖颈上一直系着的围巾解下来,递给了阿杰。阿杰惊诧地看着婆婆。“阿杰,你们父母过世的时候你还小,我可是亲眼看着你长大的。你是我们甜苹果园的骄傲,所以啊,我决定,把甜苹果园交给你。接过这条围巾……你就是……甜苹果园的主马了……”

可是还没等阿杰做出应答,婆婆拿着围巾的那只蹄子就软软地垂在床边。

阿杰张大了嘴颤抖了半天,可是却吐不出一个字来。她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正对上婆婆安详的遗容。

“婆婆?婆婆?”阿杰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轻轻地用蹄子碰了碰婆婆。

没有反应。

婆婆,真的离开他们了?

“婆婆!”小苹花抱住了婆婆,一下子哇的哭了起来。尽管她已经长得快要追上她姐姐了,可是现在却哭得像匹小雌驹。糖蓓儿也对婆婆的离去伤心至极,把头埋在了大麦结实的胸膛里闷声哭泣。大麦搂紧糖蓓儿,自己则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他可是甜苹果园唯一的雄马,早已失去了肆意哭泣的权利。

阿杰此刻反倒流不出眼泪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婆婆软绵绵的蹄子,翡翠般透彻的瞳孔因为恐惧在持续收缩。她上前一步摸了摸婆婆,还有温度,婆婆也许只是又睡着了,过一会儿就醒来了。

但是,阿杰内心理性的部分告诉她,不要再自欺欺马了,婆婆的离世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她很想哭,可是泪腺却挤不出一滴眼泪来。

有时候,过度悲伤这种情绪是无法用眼泪来表达的。

“不不不……不,不!”阿杰嘴里开始喃喃着,越来越大声,最后从嗓子里扯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她发了疯似的转身狂奔而去,撞倒了婆婆房间里的椅子也毫不在意,径直奔出了家门,消失在了苹果林里。

“阿杰!”大麦喊着,却没能换回妹妹的回头

 

 时间倒回到几天前。

又是一次开心的苹果家族团聚会。

大家开开心心地和一百个月没见过的亲戚们畅谈,分享这段时期的趣事。

本来应该是很完美的,直到家族传统环节——在谷仓前合影留念。

大家在谷仓前排好阵形,阿杰按下快门后立刻站到队伍中来。

可是快门闪过后,马群里却传来了阵阵惊呼。

婆婆晕倒了!毫无征兆的!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的时候,阿杰率先反应过来:“医院!快送婆婆去医院!”

大麦当即要驮起婆婆,巴布西西又喊道:“等一下!不要直接驮着婆婆!坐我家的马车去!这样可以保护婆婆不会二次受伤!”

于是,一切就绪后,大麦一马当先冲向了医院,身后是所有苹果家族的成员。苹果家族的元老出事了,他们必须跟去看看!

到了医院,医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就只留下了四个字:

“时候到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破坏了今天所有苹果小马的好心情。

语言,真是无形中最致命的武器。

大家在病房外等待着婆婆的苏醒,可是直到天色已经晚到他们不得不打道回府,他们还是没有等来那个振奋马心的消息。最后,大家都失落地回了家。巴布西西在使劲抱了抱哭泣的小苹花后,才跟着父母回了马哈顿。

阿杰他们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清晨,才等来了婆婆缓缓的睁眼。

婆婆看着自己的孙儿们为了守候她彻夜未眠,再加上她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于是提出了出院的要求。医生并没有阻止,只是叮嘱他们多加小心,好好照顾婆婆。

医生把“好好”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于是,婆婆又回到了甜苹果园。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家族聚会拍的照片。

看着照片里慌乱的场面,婆婆叹了口气,将它收在了相册里,嘴里喃喃道:“看来这是最后一次了……”

接下来的几天,婆婆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这样消极的态度让大家十分担心,阿杰甚至请来了萍琪逗婆婆开心,然而还是没有起效。不仅如此,婆婆低靡的状态连带影响了她的健康,她开始剧烈地咳嗽。

有时候,打败自己的,正是自己。

 

 

时间再回到现在。

阴沉的天空连带着苹果林的空气都变得沉闷起来了,紧接着天边闪过一道刺眼的电光,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

也就一瞬间的功夫,林子的土路上就开出了一朵又一朵泥花。

下大雨了。

哗哗的雨声中,仔细辨认,还能听到蹄子的哒哒声、蹄子踢溅雨水的声音以及粗重的喘息声。

阿杰跑得很快,完全不顾大雨的影响。平时稳重的她绝对不会冒着滑倒的危险这样跑,这简直就是失去理智的行为。

可是她还是持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自己还能再快一点,更快一点,这样失去婆婆的悲伤就没办法追上自己了。

雨下得更大了。在剧烈的打击下,阿杰感觉呼吸开始困难起来,每一次吸气都有雨水呛进自己的鼻子里,胸腔里仿佛有火炭在灼烧,非常难受,她的喘息声更加粗重了。

另外,在大雨的影响下,她的视野里只剩下绵延不绝的雨幕,一片花白。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皮毛完全被打湿了,湿透的牛仔帽也耷拉下来挡住了自己的视野。

所以当她感觉到右前蹄被什么东西绊到而打断她这莽撞的狂奔时,她只剩下一个念头:

“完了!”

接着阿杰只感觉天旋地转,接着从侧腹传来难忍的剧痛。

果然还是摔倒了啊。

紧接着,紧跟着阿杰的悲伤从身后狠狠地撞进阿杰的心里,也一下撞开阿杰刚刚闭塞的泪腺,大滴大滴的眼泪伴随着阿杰撕心裂肺的哭嚎一起闯入雨帘中。苦涩的泪水混合着滂沱的雨水流进了阿杰微微张开的嘴巴里,尽管雨水能冲淡泪水中的苦涩滋味,却无法冲淡其中的痛苦悲伤,反而使其更甚。

她很想爬起来,可是哭嚎让她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加上滂沱大雨疯狂的打击把她死死地按在地上,她干脆放弃了抵抗。

让我稍微软弱一会儿吧,有时候想要假扮坚强的代价,太大了。

她翻了个身,让自己变成仰卧的姿势。这下,雨水的打击更加无情,阿杰都感觉自己快无法呼吸了。可是,这正是她想要的,她需要肉体上的痛苦来让她稍稍忘记精神上更大的痛苦。

婆婆,去世了?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的婆婆,就这样去世了?

其实阿杰知道,迟早有一天这个事实会发生的,只是,现实中这残酷事实的到来常常伴随着让小马难以呼吸的痛苦。

阿杰能接受这个事实,只是需要以时间为前提。

……

也不知过了许久,猛烈的雨势终于有了减弱的势头,阿杰的眼泪也是。

她从地上坐起来,晃晃脑袋,把流进耳朵里的雨水倒出来。

随着雨声的减弱以及雨水的倒出,她分辨出了从远方悠悠传来的,新的声音:

“阿杰!阿杰!你在哪儿?”

阿杰感到有些意外,竟然是暮暮的声音。

“我在这儿。”

得到了阿杰的方位所在,对于暮暮来说,剩下的事就很简单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她就瞬移到了阿杰的面前。

阿杰惊讶地发现,一段日子不见,暮暮又长高了,都快赶上塞拉斯蒂娅公主的个子了。

“暮暮,你不用处理皇室事务吗?”尽管惊讶于好朋友的变化,但是阿杰没有忘记暮暮现在的身份:小马国的现任统治者。

“尽好我的皇室职责固然重要,但是此刻我更想尽好一个朋友的责任。婆婆出事是巴布西西告诉我的。她担心这件事对你的打击太大了,所以特意拜托我抽出时间来找你。我刚刚来的时候,大麦他们正在处理婆婆的后事,他告诉我你跑到苹果林里。我很担心你,所以我先过来找你。还好,总算找到你了,大家都和我一样担心你呢。走吧,我们快回去吧。”

阿杰本能地想迈开前蹄跟上暮暮的脚步,可是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婆婆的遗容让她僵住了身体,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暮暮见阿杰没有跟上,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她。

阿杰突然猛地摇了摇头:“不不不,我不行,我无法面对现在的婆婆,光是一想到她就让我够心痛的。”

暮暮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走到阿杰身边,用温暖的羽翼搂住了她。

有时候,击碎你坚强外表的,只是亲密朋友的一个温暖拥抱,那足以成为你放声痛哭的理由。

阿杰现在就是这样,暮暮的温暖又一次击溃了她的泪腺,她再一次痛哭起来:

“呜呜……我不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只是……太快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它就发生了。我还没能跟婆婆好好告别……暮暮,你说,和至亲告别的时间真的只能那么短吗?可不可以再长一点,至少让我能够接受为止吧。我多想再和婆婆说说话啊……”

阿杰满以为自己的无理要求肯定不会得到暮暮的重视。她一抬头,正对上了暮暮温柔的笑容。

“这个嘛……我虽然不能彻底满足你的要求,但是现在的我也今非昔比了,我试试吧。”

接着一道刺眼的紫光闪过后,阿杰的意识就陷入一片空白。

她最后感知到的,是暮暮起身离开的动静。

 

再次睁开眼时,阿杰习惯性地揉揉眼睛,可是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蹄子。另外,她总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变成透明的了。

看来是自己在做梦了。

她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无意间捕捉到一个橙色身体,黄色鬃毛的身影。

这不是自己吗?

小阿杰此刻正在苹果树旁欢快地跳着,这时从一旁传来了一道让阿杰朝思暮想的声音。

“小杰,快回来吃饭咯。”

是她的妈妈金梨果酱。

小阿杰闻声便一蹦一跳地回了家,一旁的阿杰却已经泪流满面。

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妈妈,以这样的年岁见到了她。

当年她的父母因为意外去世时,她还很小,不太懂生离死别,所以当时谈不上接受父母的死亡。在她的认知里父母就像出了趟远门到马哈顿去,没办法很快回来。后来长大了她才明白真相,不过回想起来也只是有些遗憾。而如今,她终于又见到了她的妈妈,那想必爸爸辉麦也一定在农场里了。

她撒开蹄子就往家里跑去,可是在窗户前她就停下了。透过窗子她能看到所有她爱的小马们此刻正在准备午饭。

这样就好了,不需要闯入,那样道别就不会格外难受。只是看着,她就感觉心满意足了。

接着,时间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蹄子拨快了,阿杰从小到大所发生的事一幕幕迅速地闪过。

那是父母去世后,婆婆走过来,把哇哇大哭的她拥入怀里,偷偷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

那是她稍微大一点,决定去马哈顿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时,大麦和婆婆在甜苹果园门口挥蹄送别。婆婆在她转身离开后,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那是她从马哈顿奔回甜苹果园时,婆婆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又一次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不过显然这一次的泪是甜的。

……

林林总总的一切,包括了她成长经历中各种各样的事。这样生动的回顾让她再次确认了婆婆对她的重要。是婆婆帮助她成长为一匹诚实、勇敢、坚强、热心、体贴的小马,帮助她成长为苹果家族最引以为傲的苹果,帮助她成长为保护小马利亚的中流砥柱。

婆婆,在她短短的生命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没有婆婆,就没有今天的她。

所以呢,我还是失去了婆婆啊……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阿杰微微眯了眯眼,再睁开时惊讶地发现,又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了。

此刻自己已经在一棵苹果树下了,面前站着三匹小马。

爸爸,妈妈,还有婆婆。

他们都满眼温柔地看着她,接着都朝着阿杰走过来。

他们给了阿杰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个拥抱没有任何声音,似乎也不会结束。

阿杰感觉此刻自己不再是一匹诚实、勇敢、坚强、热心、体贴的小马,不再是苹果家族最引以为傲的小马,也不再是小马利亚的英雄。她只是苹果家族的一匹小马,是辉麦和金梨果酱的孩子,还是史密斯婆婆疼爱的小孙女。

过了许久,阿杰才感到环绕着自己的温暖消失了。

辉麦率先开口:“阿杰,抱歉我们在你那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你。但是,我们的缺席并没有阻止你成为优秀的小马,因为,有婆婆在。把你托付给婆婆,我们很放心。”

婆婆这时走过来再次将阿杰揽进怀里:“傻孩子,婆婆虽然走了,可是我不是一直活在你的心里吗?我陪你走过的这些年,经历的那些事,难道都没有意义吗?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无论是慈祥的,顽固的,好的,坏的,不都构成了生动的我吗?”

“虽然不能再陪伴着你,但是我教给你的东西会陪伴你走过日后漫长的岁月。我想,这就是我作为婆婆能为你做的最棒的事了吧。以后,要是你想我了,或者有什么想找我聊聊的,你就到苹果林里来,婆婆我会化成长得最好的苹果树等着你的。”

阿杰泪眼婆娑地抬头看着婆婆。虽然婆婆被岁月夺去了美貌,刻下了皱纹,但是这些皱纹里,也沉积着漫长的岁月。这就是婆婆最美的地方。她教给自己的做马道理和处世经验,是远超过她存在本身的东西!

所以,婆婆死了,但婆婆其实也没死!她会一直活在我、我哥哥、我妹妹以及无数记着她的小马的心里!

 

 

阿杰睁开眼,微笑着从地上站起来。

一道紫光闪过,暮暮出现在她的眼前。

“我刚刚回了趟农场,看了看大麦他们。大麦和小苹花的情况不是很好。他们应该也没办法很快接受婆婆的去世,就像你一样。”

“怎么样?我没办法让你在现实中和婆婆见面,但是在梦境国度里我可以办得到。现在你感觉好点了吗?”暮暮关切地问道。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谢谢你暮暮,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呢。谢谢你让我明白了婆婆对我有多重要。”阿杰微笑以答。

暮暮也笑了:“其实大家都舍不得婆婆,尤其是小苹花。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让大麦和小苹花都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梦。”

“不用了。”阿杰挥挥蹄子,“有我在,就够了。”

暮暮不由得多看了阿杰一眼,现在的她浑身都散发着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味道。从前的她回来了,不过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哦,对了,是能够接过婆婆围巾的品质。

暮暮欣慰地笑了,阿杰在她的帮助下成长了,这怎能不让她高兴呢?

“那我们就走吧。”

“好,我们回家。”

 

几天后。

大麦和小苹花在阿杰的帮助下,终于接受了婆婆的离世,阿杰最后也戴上了婆婆的围巾,正式从婆婆蹄中接过了掌管甜苹果园的重任。

接下来就是筹备葬礼的事了。

阿杰伐倒了果园里上好的树来做婆婆的棺材。她要尽量让婆婆的最终归宿完美一点。

其他的朋友们也过来帮忙,毕竟到时候很可能是整个苹果家族前来吊唁。暮暮因为事务缠身没办法来帮忙,不过她答应婆婆的葬礼她一定会去的。

经历了几天忙碌得天昏地暗的日子,终于到了婆婆下葬的那天。

他们把婆婆的棺材装上了车,然后大麦坚持要独自拉着车。一众马向小马谷的教堂出发。

等他们到了教堂后,不由得傻眼了。

来吊唁的小马太多了!

除了苹果家族以外,还有小马谷的很多小马也过来了,甚至还有两张意料之外的面孔。

弗利姆和弗莱姆两兄弟也来了!

阿杰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们,生怕他们突然搞出什么花样来。

“别这样,苹果杰克,我们这次是真心来向婆婆告别的。怎么说,你们苹果家也和我们有过一些交集,虽然这可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可是,不管怎么说婆婆也教给我们很多道理。她的离开真的是所有小马的损失。”

“没错,史密斯婆婆不仅仅是你们的婆婆,更是大家的婆婆。”

说完,两兄弟摘下帽子,向着婆婆的棺材深深地鞠了一躬。身后许多小马纷纷跟上,教堂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肃穆起来。

阿杰放眼望去,她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小马,也有很多陌生的小马。

那匹小马,婆婆经常去找她买蜂蜜。那匹小马的平底锅摊位,婆婆总是在魔彩苹果收获季的时候光顾。萝丝她们的花摊就不用说了,婆婆去镇上总要和这几个可爱的小姑娘聊聊天。另外,还有市长、钱多多、珠玉冠冠以及好多好多别的小马,他们也在葬礼上。

看来,婆婆真的是小马谷的宝藏啊!

阿杰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

葬礼开始了,市长先站在婆婆的棺前介绍了婆婆的生平,接着又说了沉痛哀悼史密斯婆婆云云的话。然后她就以甜苹果园现任当家的身份介绍阿杰上来讲两句。

阿杰调整了一下状态,清清嗓子便走上前去。

“大家好,我是苹果杰克。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苹果家族的史密斯婆婆即将入土为安。刚刚市长给婆婆加了很多身份,什么苹果家的元老啊,小马谷的创始人啊等等等等,这些都没错。但我想市长还漏了一个没说,那也是我最在意的身份。史密斯婆婆是我们的婆婆。”

“在场的很多小马都有得到过婆婆的帮助,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婆婆是德高望重的长辈,是大家的宝藏,失去了她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婆婆还没有离开我们,她一直在我们心里。那些她教给我们的东西就是她仍然存在的证明。她没有离开我们,只是换了一种形式默默关注着我们,帮助着我们。悲伤固然不能很快消散,可是我不希望大家沉浸在悲伤里。”

“因为,”阿杰顿了一下,“我们还要带着婆婆教给我们的东西继续生活。”

在场的小马听到这,不由得都抹了抹眼角,然后为阿杰的讲话拼命地跺蹄。

阿杰也抹去了眼角的一滴剔透的泪,然后看向了教堂门口刚刚收起翅膀的紫色身影,那个身影也注视着阿杰。

然后,她们都笑了……

最后,婆婆被葬在苹果园里最肥沃的地方,阿杰在墓碑旁种下了一颗苹果树种子。

“婆婆,请你化成苹果园里最高最大的苹果树,继续陪伴着我们吧。”

 

 

今天是疏松无常的一天。

阿杰早早来到了果园里葬着婆婆的角落。那棵苹果树长得很快,好像婆婆真的在帮助它成长一样。

“婆婆,我来找您了,猜猜我今天带了什么过来。”

阿杰一边说着一边神神秘秘地从鞍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是魔彩苹果酱!

“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可以让魔彩苹果酱口感更好的办法了,还把产量也提上去了。您尝尝吧。”

阿杰打开了罐子,一股充满了爆炸口感的迷幻味道便飘了出来。

苹果树随风晃了晃枝桠。

“是吧,婆婆?比以前的果酱味道要好吧。还有呢,我跟您说,我和小苹花马上要当姑姑了!不知道我们的外甥是小雄驹还是小雌驹呢?不知道会长得像谁呢?会是独角兽呢还是陆马呢……”

苹果树又晃了晃枝桠,不过这次的幅度比较大。

“好好好,我知道的,婆婆。我们会照顾好糖蓓儿的,孕妇护理经验我会去找蛋糕夫人请教的。”苹果树这次的摇晃似乎变成了婆婆满意的点头了。

“还有一件事,咱家的小苹花马上就要去暮暮的友谊学校当老师了!她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去!哎呀,咱们的小甜心真有出息啊,我相信她一定能成长为苹果家的又一个骄傲!”

这一次苹果树不仅晃了起来,还多了一阵悦耳的沙沙声。听起来似乎婆婆也很高兴呢!

“我就知道婆婆您一定会高兴的。我差不多该回去了,钱多多的魔彩苹果酱订单还没有完成呢。看来今天又是非常忙碌的一天。”

阿杰收拾好鞍包后,站起身来。

此时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阿杰额前的鬃毛。

真惬意啊,就像婆婆的爱抚一样。

阿杰的眼眶又湿润了,她赶紧抬起蹄子抹了一下,然后向农场里跑去。

跑出了一段距离后,她又停了下来,转身恋恋不舍地再看了一眼苹果树。

在微风的带动下,苹果树正轻轻地上下晃动着它的枝桠,仿佛是婆婆在向阿杰挥蹄告别呢。

谢谢您,婆婆,下次我再来看您。

阿杰转身迅速地离开了,只留下了那棵苹果树依旧在风中摇摆。风向和风速都有些改变,苹果树叶子发出的声音也变了。

那听起来,就好像是婆婆发出了欣慰的叹息……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Fixedstar Lv.1 独角兽
评论 正文

更了:ftemoji_flutteryay:

8 月 23 日
评论 正文

回复55456 @Fixedstar :

是的,开学初期有些忙(其实是自己懒的借口:ftemoji_facehoof:)

这样的语言风格能接受吗?阅读感觉怎么样?

28 天前
Fixedstar Lv.1 独角兽
评论 正文

写得挺好的(但是事实上我是来支持你的,没有看完,哈哈我不大看这种题材):ftemoji_sgpopcorn:

18 天前
评论 正文

回复56741 @Fixedstar :

谢谢你:ftemoji_joy:说实话,这是一篇灵感匮竭的老套题材文章:ftemoji_facehoof:

1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