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Typhoo鳯
Typhoo鳯Lv.4
天马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中篇小说】 逐黯黎明前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chrome_reader_mode 3,167 event 8 月 21 日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6 forum 5

是无畏,一个探险家,正推着一辆破烂的超市购物小推车,在一条说不上乱,也绝对称不上整洁的街道上走着。

车里已经堆了不少物什,我的视线却不住地四处张望着。身后,林阴正气喘吁吁的追过来。

“我说——咳——我说,”林阴喘着气,三步并作两步地跟上了我的步幅,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你看看你!一下火车就说要买点装备,然后就叫了辆车直往市中心去了——”

“我心想吧,行,不外乎逛个商场,这边也的确有那么几个大商场。”

“我想啊,怕什么,陪雌驹逛街罢了——我林阴是没吃过猪肉也得见过猪跑吧?何况陪着的雌驹还那么漂亮——咳咳!”

“——到了那里,我就找一个板凳坐个半晌,要么自己也挑几个东西卖,几个小时不就过去了吗?我怎么想得到你竟然跑到了这种鬼地方来了?!”

我一边把刚买下的一捆中间编织了钢丝的尼农绳,一边顺口回答道:“你懂什么?想要物美价廉,就非这个地方不可!”

“哪的话啊?”林阴面有菜色,“姑奶奶,你就去正儿八经的商场买不行吗?非要在这里耗?”

“哎——呦——喂——!”林阴噗嗤一下坐在了路边的一条长椅上。

这时,这条老集市街的嘈杂声中清晰的传出了耳熟的吆喝声。

“收——电器-咧——!,锵——菜——刀!”

我笑了笑,顺势一把把林阴硬拉了起来,不由分说的把他推着向前走去。

“拉倒吧你!——拉倒——!你就是抽了懒筋了吧?!你在磨蹭,老娘就把你扔给那边收破烂的!”

“不!我可是我妈官方认证的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你休想未经许可把我丢回去!”

“那老娘就是你祖奶奶!!”我笑了,但还是使劲地催着林阴向前走。

.........

说实话,在这一路上,我简直是处于某种奇怪的纠结中。

‘嗨,我明明是探险家啊,’我想,‘我有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我暗自思忖。

‘哎,果然还是因为黯啊...’我这样想着,‘但是啊....

‘她就真的那么不同吗?’

我仰头看向天空,让林阴吃了一惊。

我继续向前走去。

装备和资源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可我的心里始终没有什么底。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罕见的情况了。就算有一百个亡命徒在我背后挥舞弯刀——哦,再加上一位亲爱的水猿——我也不会担忧半下。

可黯的这件事实在是令我头疼。

‘见鬼。’我想。

为什么不是那种简单的可以把头踢爆就能解决的敌马?

我骤然意识到,面对那些正邪不太分明的敌人,我的应对能力尤为欠缺。到了黯这种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我该怎么办?’我想着,旋即又自嘲道,‘不过,反正你这次是没有踢爆马头这个选项了——打不过啊!’

我和林阴叫了一辆车,安顿好了行李,直接前往了我们租住的地方。

那是一栋极老的红砖小楼,淹没在南狞旧城区的楼群中。爬墙虎长满了面向街道的半面墙,好像有一名随性画家,用她有魔力的画笔为暗红色的斑驳砖墙划上了一笔绿色。

爬墙虎生长到了顶端,被向外延伸的一条砖石屋檐挡住,于是改变了生长方向,垂了下来,好像一道绿色的帷幕。

我不知怎的想起了丛林。

好像,那些我临时栖身的洞穴,也是这样青树脆蔓飘摇——不过,这里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奇怪的野兽了吧?

我想着,赶快把这个想法赶出了脑海——可不要给自己插旗子了。

最近总觉得自己诸事不顺,我歪了歪嘴。

我和林阴一起把行李搬上了楼。我竟然拿的比林阴这家伙还多——这还不考虑我背上的行囊。

从昏暗的螺旋木楼梯走上了二楼,在一扇颇有年头的木门前,我暂时放下了行李,用牙叼出了钥匙。

钥匙和锁比门新的多,看来这房子到底还是有人打理的。

我把门打开了,看到了干燥明亮的室内。阳光透过窗帘投射了进来,在木制地板上升腾起干香。家具的摆放相当的整洁,也难得的齐全——至少,就我对这种见了鬼的廉价租房的一般预期来说。

我把所有的物资都挪进了房中,特意在地面上留出了一条通道。

直到这时,林阴才姗姗来迟。

他气喘吁吁的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木头地板吱嘎一声。可林阴的哼哼声比这响声更大。

林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累字——他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觉得好气又好笑。

“你啊,到底是不是雄驹?”我笑骂着,把他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故意用力的把他推到一边,又山下五除二的的把他本来的工作给完成了。

我们都进了门,林阴反蹄把门关上了。

“瞧瞧你,”我把我的那顶探险帽斜挂在衣帽架上,回头消遣起林阴来。

“瞧瞧你,哪像一个大探险家?”我笑着将身上的大包小包也解了下来,搁在了“沙发”上。

说是沙发,不如说是一把宽背的硬质带黑漆木头长椅,装饰的花纹倒也精美,可到底没有软垫,就无论如何算不上沙发。

艾奎斯陲亚的南方就是有这种奇怪的习气,尤其是那些老房子,格外如此——可这到底是因为南方的气候更加炎热,,还是文化使然?我真的不知道。

“不--你啊?”林阴嘻嘻哈哈的坐在了行李旁边。

我真是气坏了——林阴竟敢和我耍嘴皮子?更可气的是,我居然拌嘴拌不过他。

我向林阴大门敞开的肚皮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蹄子,害得他蜷起了身子,扭曲着脸把肚子捂住——肯定疼不到哪里去,但难受恶心是免不了的。

我坐在了另一边的小沙发上——也就是和前面提到的一样的木椅,只不过只能坐一马——和林阴那个不正经的家伙拉开距离。

“得了吧,你‘是’法师——没错,不擅长体能——没错。”我揶揄道,“可你到底是也在古墓中七进七出过角色——哦,及时是有团队协作,嘿?可你这点体能也没有——你是怎么才活下来的。”

“命可算硬的,你!”我笑到。

“而且,你是不是还把天马的本行忘记了?”

我站起来,用蹄子戳了戳旁边的一捆行李,又推了推,那重的令马发指的一堆东西立刻移动了,而且竟然有要飘起来的架势。

轻盈术——天马的天生魔法。

对于施法,天马远比不上独角兽方便,虽说不是不能把....可“用蹄子施法”的到底是比脑门上顶了根角的困难许多。

不过,总是也有林阴这种天才罢了。

话说回来了,凡是与“飞”相关的法术,天马们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天分。就轻盈术而言,我敢打包票——就算是那个叫暮光的,也不一定比得过我。

但看了我的动作,林阴才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站起身来,急忙折腾起行李来。

一时间,变得轻飘飘的大包小包到处乱飞。

我觉又奇怪又想笑——话说,林阴不会一直这样憨吧?

我不知不觉的靠在了门上。

我敲了敲门板,发现它是相当的厚实。门上没有猫眼。

这样,对门间倒也不会互相打扰了。

我如是想。

 

——————————————————————————————————————————————

真的是又拖延了好长一段时间——究其原因,说来话长。

其一,我近来淡圈了——在s4剧集结束时,我非常主观的认为马圈的结束已经来到了,顿时心灰意冷,实际上失去了继续更新的愿望。

令我惊讶的是,马圈仍然展现着勃勃生机,但当时,我囿于学业,无心关注马圈境况。

另一方面,我的兴趣部分的转移到了兽圈(毛毛爱好)龙圈(西、东巨龙爱好)方面,于是,多重因素下,马圈几乎与我绝缘了。

我开始了另一本小说《这条巨龙来自星星》(在贴吧与刺猬猫(书客)上均有连载)的创作,这个以巨龙为主角的小说成为了我的创作中心,在我发布“复更声明”之时,这本书的进度已经超过了《逐黯》。

我本来只是注意到马圈的“存活”之后,试探性的发布声明。

我想知道,这个老坑有没有被忘记——说实话,诸位的反应让我受宠若惊。

可是,我一时没有做好复更的准备,不仅是精力和时间,更是我对《逐黯》这个世界的想象已经有点模糊,对于人物和剧情的把握有了疑惑。

我的文风也在这一年中稍有改变,如何保证连续性让我纠结。

我因此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草稿上一年之前的寥寥几笔一直没有继续生长......

这倒是辛苦了等待的各位——万分抱歉!

不过,现在到底是复更了,不是吗?

我保证,这个故事仍将原汁原味,并更上一层楼!

(一周,两更,大概可以?)

(那么,求回复!这对我真的挺重要的...owo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太棒了終於更了 自從g4完結 其他同馬文該看的也都看了之後 總算又有了盼頭

8 月 22 日
Typhoo鳯 Lv.4 天马
评论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回复55159 @小葉欖仁 :

谢谢支持——我会全力把这个世界写完,写好。拒绝戛然而止(太监),并尽力出彩,这也是我的一点执念吧!:grin:

8 月 22 日
评论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我们没想到你还记着,你也没想到我们还记着

大概是这样子吧?

XD

8 月 28 日
花生米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所以说……什么时候更新?:ftemoji_twisheepish:

14 天前
评论 第九章 风起西南 无畏之一 (总第二十五)(终于更了QAQ)

所以,在吗?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