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木又
木又Lv.1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诚实(honesty)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8,224 event 8 月 11 日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37 forum 12 collections_bookmark 6 star 0 file_download 11

本文背景基于 s8e7“horse play”。

 

 

 

小马谷确实是个潜藏着魔力的地方。陆马们拥有肥沃和松软的黑土,可以种各种品种的胡萝卜和鲜花;而飞马们,当他们迎着夕阳和微风滑翔时,他们会看到郁郁葱葱的无尽森林边的那个可爱的小镇闪着柔和的金光,而前方广袤的平原则永远能激起他们年轻的胸膛中对自由的热望。平原被山脉截断,在瀑布环绕、视野极佳的山崖上,中心城千年如一日地向小马利亚展示着她的荣耀。许多独角兽生活在这里,小马族群的文化也在图书馆的每一页书中被珍藏。

 

这到底是个好选择,也许吧。小马谷,从被树林环绕着的剧场到华灯初上的中心城,不过是几支歌的时间。不知为何,这样的距离让我很安心。我知道这一千年来所有著名的歌谣,虽然,我自己可能没时间去唱;甚至在这样的晚上,我也不得不传送一段距离,而不是全程在高空中享受风景。不过,看着小马们自在地唱歌,我自己也就能体会到他们的快乐了。

 

我应该感到幸运:我能见证一代代年轻的小马的成长,我总是被最热情的赞美和最精致的糕点环绕,我能触摸陆马的大地,能品尝飞马的骄傲,能用最古老的魔法每天唤醒太阳。那些金色的屋顶已经遥遥在望,我仿佛能看见城楼上的卫兵已经在列队,准备他们的晚间巡逻。

 

哦,让我们诚实点吧。你没有必要对自己也像个公主一样;而你有时候确实不完全像是。想想今天吧,想想。小马国的统治者,怎么会对一个本想让她开心的小马生气?

 

你得承认,除了肃穆和庄严,你心底还藏着那么多被压抑的狂喜和愤怒,以及其他的感情。就算是你自己也没法把这些都理清,即便你能理清最繁杂的公文。好吧,至少还有你迎接这个充满困惑的公主,菲洛米娜。也许,我能请你再给我一根羽毛?

 

 

 ***

 

没有马知道我现在还在写日记,就算是妹妹。不,她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太多了,她当然不知道。我没想到的是,竟然一转眼就用了三卷羊皮纸,这些与税收和条约无关的文字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眼前了;这让我想起了某只小马给我的信。

 

如果不是每天都把这些东西写下来,大概我也不可能记得;而有些我不太想记得的事,却经常把我从最深的梦中惊醒。

 

不过,今天还算是不错的一天。我确实有一阵没见到暮光了。至少,她的初心是好的。我又怎么能对她生气呢,如果她真的那么想?这是一个好导师该做的,我想。我还算她的导师吗?哦,似乎在昨天,她还只不过是一个小朋友,天真烂漫,讨马喜欢;忙碌了一天后能跟她一起坐下来,教她几个咒语,或是只是简单地谈话,那就像穿过寂寥的沙漠后在绿洲渴饮一通。不过,她只是我的学生,仅此而已;还能是什么呢?

 

 

中心城下雨了。不用抬头就能知道,鸢尾盛满了水,细碎的草叶折断,凑近了看,像宝剑插在战场的泥土里。那都是年少时的记忆;现在怎么还有时间做那样的事呢?卧在吸满水的草地上,消磨一整个不见天日的下午,除非是带着学生们。

 

当你成为能够闻出雨天的马时,你也就没机会亲身下到雨地里感受了。把那些恬静的花园和新鲜的草地让给年轻的马吧,不管怎样,我已经体验过太多了;这片大陆上一切感觉,并没有什么新鲜的。

 

好吧,日记,有时候太累了所以写不了什么东西,但今天不是。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即使是你也提醒不了我发生了什么事——谁能找到1111年前的日记呢?谁记得第一次升起太阳的感受呢?庄严,自信,温暖的阳光一寸一寸把小马利亚涂亮……谁知道呢?或许是怀疑,畏惧,不知道此举会带来什么。不错,他们让我做了公主!说不定我那时一点也不想当呢;我对暮光开的玩笑,到底也不全是玩笑而已。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我一定想不到自己会在王座上坐这么久。

 

好吧,菲洛米娜,谢谢你的羽毛,我们赶紧写完睡觉吧,虽然我不确定今晚能不能睡着。

总之,暮光闪闪,我……

 

墨水在羊皮纸上涢出了一个圈。

 

也许我该施个隔音魔法,这雷声真是震耳欲聋,怪不得写不出来。很奇怪的是,晚上并没有下雨的意思,也许那些薰衣草色的云朵意味着雨水?暮光飞上来的时候,我甚至没发现呢。也许是我升起太阳后,露娜又马上升起月亮,才造成这异象的?明天得给居民们一个解释,不过,让我们先不管这些吧。

 

这只是一句话,一句话而已。你还想写完这篇日记吗?好吧,恐怕隔音魔法也不奏效,雷声太响了。这样的雨夜,已经十年没出现过了。上一次下这么大的雨,并且雷声轰鸣不断,正是那次夏日庆典,太阳升起后没多久就彤云密布,扫了他们的兴。这其实很好,虽然看不见太阳,但也看不见那个月亮;只有暗千家的雨。那是一场好雨,是的,毕竟谁真的觉得夏日庆典值得庆祝呢?好吧,好吧,只有我。一场好雨,只是雷声太响了……

 

让我整晚都没有睡着。也许吧,也许是这个原因。诚实一点说,夏日庆典的雷声是原因,雷声并不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暮光闪闪过来,我可能会整晚对着摊开的日记和窗户发愣。

 

在雷声的间隙,她的小蹄子很小心地叩了叩们,她那时候浑身都湿透了……这个小傻瓜。有时候我真不喜欢那些不知道变通的卫兵,我已经跟他们三令五申了,如果暮光来了,直接把我叫醒就好。他们就让她浑身滴着水,呆呆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敲门?应该给卫兵们配备干毛巾,以备不时之需,或者考虑裁军。那个暮光闪闪,她甚至不敢进来,她甚至怕弄湿我的地板!她总是能让我惊叹,在各种方面。

 

不知道她这样的性格跟做我的学生有没有关系。我不想给她压力,我也是这么做的,至少我这么认为;她或许从来不把我当真正的朋友,对于这个,我也不知是好是坏。如果她敲的是月舞的门,还会不敢进去吗?不过,也不能这样说……唉。至少,我还算是个好老师?毕竟她很乐意从我这里学东西,而且学的很快,我活了一千年,没有见过这么聪明又努力的小马!或许,只是因为她觉得做公主的学生必须这样?噢,你不要自作多情了,塞拉斯蒂亚。还记得当时暮光进来时,我就教了她一个魔法,让她能在几秒内把鬃毛吹干。

 

“这样,你以后下雨天踩水什么的,回家也不用担心感冒啦。”我大概是这么说的,亏我还一脸微笑地对着她说,前一秒我还难过着呢。虽然这并不是什么难事。那只小马是怎么说的?

 

她也一脸微笑地抬起头来:“谢谢你,公主。不过,雨天我会在家看书的。”说完,她又低下了头,“公主,对不起,我……如果您睡着了应该不会被我的敲门声吵醒,但是也不排除您被我吵醒的可能但是我想这么大的雷声您可能也被吵醒了因为我很害怕我做了一个噩梦或者我根本没睡着公主我……”

 

“暮光?”

 

那时候,小暮光总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重罪,还会哭哭啼啼的,我想她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如果她那时候做了像今天一样的事……可能我也没法安慰她了;可能她会把自己放逐到永恒之森去。

 

虽然,虽然在那一天,可能到底是她安慰我要多一些吧。可惜,星旋没来得及教我们在几秒内把眼泪吹干的魔法,就不见了。或许他也用行动教会了我:你身边的马一个一个离你而去,甚至是你唯一的妹妹,而你除了自己把眼泪擦干,又还能指望什么呢?谁能想到,我们现在竟然又能见到这个老家伙了。

 

暮光闪闪也许觉得我总是轻易就原谅她的错误,但她似乎意识不到她为我做了多少,从小到大都是。

 

那个晚上,小暮光不敢抬起头看我,而她不知道的是有时候我也不敢看她,特别是她伤心的时候。她喜欢看星星,但那天晚上没有星星;她喜欢看书,但我怕她奶声奶气地说“公主我怕我的眼泪掉下去会不会把你的书弄湿”之类的话;我只有搂着她,让她靠着我,也许这样她会没那么害怕。

 

也许小马们都需要一个依靠的对象。虽然我无福拥有,但也许能为需要的小马做这样的事。她黛色的鬃毛拂着我的胸口,那里有一颗跳动了一千年的心脏,这对她这样的小朋友也许太难懂了。但我有时候愿意她懂的少一点,只做个快乐的小马。我能感觉到,她渐渐平稳的呼吸,她真的很像那匹同样喜欢看星星的、喜欢在夜晚看书的小马……当闪电照亮我们的瞬间,我甚至以为她还在我身边。

 

噢,我当时以为她再也不能回来了。

 

“公主,”小暮光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今年的夏日庆典也很精彩……虽然天公不作美,但是,至少它知道等您升完太阳再下。”

 

“没错,”我想应该看上去是微笑着的 ,“这也挺好的,这段时间本就应该让小马们休息。现在,也不用我找个借口把太阳降下来了。”

 

我很喜欢暮光笑。以前天天都能见到她,自从她去了小马谷,我总觉得少了很多东西。一阵惊雷掐断了她的笑声,我赶紧把她罩在我的翅膀里,刚才忘了。她可能是被吓到了,过了一会,她像说错话了一样,小声喃喃了起来。

“说实话……我,我来找您是因为,我以为您会遇到危险,我是说,天不该下雨,在您在我们身边的时候,呃,在您刚刚升起夏日庆典的太阳之后。”她转过头来,但是死死地盯着地板,“我是不是很傻……不过,既然您没事,那就好了。”

 

在我想好怎么回答她前,暮光又喃喃了起来:

 

“公主……”

 

“嗯?”

 

“谢谢你每天升起太阳,那肯定很不容易……但是你坚持了这么多年。”

 

好吧,偏偏这时没有雷声给我做思考的间隔。只有很远的雨,还有依偎着我的暮光……我记不起来的又一件事,是上一次这样和其他小马挨得这样近是什么时候。她似乎并没有在等待某个回答,只是不说话,我总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暮光,你这样的小马就是我每天升起太阳的动力。”

 

 

***

一阵清脆的叩门声。

 

塞拉斯蒂亚把自己从思绪中抽出来,她知道来者何马——只用听蹄声就能分辨。在她开门的瞬间,一声惊雷让两匹马都吓了一跳;随即,一道闪电照亮了她们彼此写满惊吓的脸。

 

“哈哈哈,公主”,暮光别过头,用魔法吹干了她一路飞来淋湿的鬃毛,“这可真是个戏剧性的见面啊。”

 

“如你所说,”我笑道,“好吧,不会你也被吵的睡不着吧?”

 

“可以这么说,”忽然,她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不行,公主,你不能睡不好觉啊!我是说,你明天还有那么多事要做……让我去把雨云推开吧。”

 

还是老样子,我们最聪明的暮光公主,有时候甚至意识不到一束闪电能对小马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先进来吧。暮光闪闪,我想你来找我,应该有比‘我睡不好觉’更重要一些的原因吧?这只是简单的逻辑。”我已经尽量让语气轻松了,暮光,不要跟我道歉。

 

“呃,对不起,公主……”果然,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也许听上去很奇怪,但是……我本来想和你一起回去的,但我没有说。也许还是和朋友们一起收拾完回去比较好。”她低头打量了一圈自己,似乎是在检查有没有还湿着的地方,“但是,看着你独自飞回城堡,我……很想追上去。”

 

“所以……你自己飞了过来?这很危险,暮光……”

 

“但我也不知道会下雨,也许是很多飞马都来看表演了,总之……”

 

“你可以传送过来。事实上,我也没飞多久;我当然得自己飞回去,哦,你不知道露娜重新升月亮时的表情,虽然她完全有理由生气。”虽然她也没在生气。可我不知道你现在想的是什么,我的暮光。

 

“好吧……我只是想……”

 

 

***

 

中心城还在下雨。偶尔有几盏灯亮着,或许是主人实在睡不着,所以放弃了挣扎。我看不到大部分的房屋,因为暮光的身体挡住了它们。一个熟悉的剪影,熟悉的我可以闭着眼睛微笑着画出来,但总是想再见到。中心城的微光勾勒出暮光纤细的脖子和紧贴着身体的翅膀,她向窗外看了看,然后坐在了窗边。

 

“我们以前总是一起坐在这。”

 

“我很怀念那些日子,暮光。”我想我对暮光一向很诚实,虽然有时候,她并没有完全学到。

 

“好吧,公主……”我在她身边坐下,“我得承认,我不会仅仅把您当一个朋友……虽然我会说服自己你是。但就像今天这场戏我所做的一样,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她的声音突然变小了,“现在……这也许算是对您的诚实吗?”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说实话,我又把她看作什么?我的学生,我的好朋友,或是家人?

没有一个能概括我们的关系,而所有都能概括我们的关系。

 

“所以,”她顿了顿,“我想,今天的情况,如果我是答应了别的朋友一定会让他们参加演出而如果这不可行,我应该会直接告诉对方。公主,你告诉我应该诚实总是比谎言好……我应该相信你。所以……这是我要来找你的理由。抱歉叨扰,但我必须见你。”

 

这至少很勇敢,是的。我用翅膀罩住暮光,而这让我意识到,她长大了。以前,我甚至可以把她整个包起来,像花瓣包住她的蕊……

 

不,你的学生是对的,而你也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不要再让这些思绪打断你眼下要回的话。

 

我们的视线交汇,但她马上别过了头。不知怎的,我突然感觉被从灵泊打向尘间的闪电击中,就像读到最好的诗歌时的感觉。我的翅膀挨到暮光的身体时,我想是因为夜间太冷了,或是别的原因……她颤抖了一下,然后靠在了我身上,却没有移开。

 

中心城周围的山谷里有天然的温泉,当雪把山路封死时,我会自己去那个地方;谁能发现雪地中的白马?在那个水汽弥濛的池子里,什么都不会来打扰我,我可以大哭或是大笑,但一般我只会什么都不想,感受暖意慢慢地涨到胸口。就像那样……就像那样。就像此时此刻。雪花会落在角上,耳朵上,睫毛上,每一片冰晶都映射出两匹马的形象。

 

好吧,如果我真要对自己坦诚相待,我就要明白我确实没有能力阻止这些思绪浮现在眼前:它们和雨丝交织,和闪电同游,它们挤占空气中的氧分子,它们就像某种远古的魔法,能够抽干脑中的任何思想,只留下一幅幅你和那只小马在一起的画面,真实,真实的能看见每一根鬃毛的颤动。而真正的,现在在我身边的暮光闪闪,我要怎么回答你?

 

好在这一千年积攒了足够的谈话经验,我像一台有体温的机器,微笑着——虽然她低着头而看不到——对暮光说:“我很高兴你意识到了诚实的重要性……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任何事,我绝不会责怪你,暮光。”

 

“任何事?”

 

“任何事。而且,不管你怎么想,你完全可以把我当个朋友,我也很希望你这样做。”

 

是吗?

 

“好吧。公主,你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些事……也许还是不要说了……不。你不会真的责怪我的,我一直都知道。虽然我做了这么多年你的学生,但是,我想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你,或者说,我不敢理解。”

 

“说下去吧。”

 

“还记得你第一次让我筹备夏日庆典时对我说的吗?你说,那只是一个让你回想起放逐妹妹的痛苦的日子。我跟你说我没有这么想过,而我也确实没有,我……只是不敢这样去想。”

 

外面的雨似乎无休无止,暮光的声音也像要淹没在洪水中一样。

 

“我不敢想你背负着那样的痛苦过了一千年。我不敢想你在那么漫长的时光里都遭受了什么,有时候,你给我的那一点工作就让我忙不过来了,而你每天都要处理国境内大大小小的事;还有,当危机笼罩在小马利亚上头时,我想,现在我能明白那种身负重任的心情了,何况在露娜公主走后,你甚至没有战友,而在你解决危机后,也没有庆典和花环,你又要投身于落下的政务中;还有……”

 

也许是的。但过了这么多年,这些都不重要了,如果……

 

“还有,我现在知道的是,只是和朋友们分开一会儿就能让我难过……而我不敢想象,公主,你要跟多少小马作别……”

 

但是,如果……如果有你在的话,至少会好一些。

 

暮光对你很诚实,不是吗?她学的很快,你难道是对此感到震惊吗?而现在,你又有什么理由骗过自己?

 

“公主,这一千年,你甚至没有时间参与一场演出。如果你真的不当公主了……说实话,那一瞬间,我很害怕,但也很高兴,如果你是认真的……”

 

也许我也不该教你那么多。但你也不必把一切都摆明在台面上,暮光,而那甚至只是幻想,或是梦,或是……

 

“暮光,那只是个玩笑……”

 

“但是,”暮光抬起头来,双眼噙满泪水,“我到底为什么要做公主呢?”

 

我才开始慢慢咀嚼她说过的话。雨水从窗户里漫进来,浸湿了壁炉里的柴火,刺绣的挂画,以及我们身下的地毯。水向上长起一棵棵冰柱,刺穿我的皮肤,沿着神经结出一层薄薄的霜。

 

暮光低下头去。“我很感激,但是你并没有问过我。”

 

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贴着我的翅膀的她小小的翅膀,此刻,只是轻轻碰到它们就能划开一道血口。

 

“而我也很感激你并没有问,因为如果你问了,我大概会拒绝。”从暮光的声音里,我并不能听出她在流泪,“然后永远做一只快乐的独角兽,整天抱着书本。在这样的雨天,我不用关心庄稼是否会遭涝灾,只用练习我的魔法;我也不会去小马谷,如果没犯什么错,我甚至可以一直做你的学生,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她突然抱住了我,像施了魔法的藤蔓一样,而我第一次希望就这么被拖进深渊,放弃挣扎或叫喊。或是呼吸。

 

我也许知道谐律和命运给我的预示,但是为什么要在乎那些?我不能看见暮光哭。雷声会掩过她的抽泣声,但是当她在我的怀里时,我依然能听的很清除。她身体的每一次颤抖都能抵消一次我的心跳,但是我还是没办法放开她……

 

她长大了。她不会再是那个小独角兽了。可是至少在现在,我还能抱着她。我也不想关心小马利亚是否会有涝灾,最好,这场雨永远都不要停。

 

她松开我,“所以,我很喜欢现在这样。我是说,做一个公主。”

 

只是因为我。暮光,只是这样?当然不只是这样,你已经告诉过我当一个小公主,你能做些什么。但是,暮光闪闪……只是因为我。

 

暮光擦干眼泪,“我永远都没法原谅自己,如果你给了我那么多,而我却连陪伴都做不到。虽然我没有权利这样说,但是,如果我没有翅膀,我不只是不能在天空中找到你……我会只是又一个给你带来短暂的欢乐和无尽的痛苦的过客而已。”

 

暮光?

 

“哪怕我诚实地告诉你,我会认为有可能我只是你用来摆脱这个王位的一个计划,而即便真的如此,也比那要好得多。”

 

“暮光闪闪!”

 

“塞拉斯蒂亚?”暮光抬起头来,“抱歉,我……当然不会真的这么去想。”她伸出她的小蹄子,迟疑地,然后拭去了我脸上自己都没留意的泪水。“说真的,那又如何呢?当我搞砸了你的庆典,而你却为我升起太阳的时候……

 

“那些就都不重要了。谐律选择我和我的朋友,有它的理由,而不论是什么我都欣然接受;王冠和宝座也从来不是我们故事的主题。好吧,塞拉斯蒂亚……”

 

暮光张开一边的翅膀,轻轻地盖在我身上,“我在想我还在中心城的时候……每次夏日庆典,场地都会堵的水泄不通,很难找到一个好位置。但是,即便被那么多小马环绕着,我想你依然是孤独的。当你升起太阳的时候,那么美丽,那么壮观,那么……呃,总之,所有小马都在看着你,但没有一个能陪在你身边。

 

“而我却有这样的机会,我想,这让我相信不论以后的命运如何,她都终究是眷顾我的。”暮光眉眼低垂,而始终微笑着,“小时候,我没有想过为什么没有小马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噩梦,因为如果我做噩梦了,就算在城堡里,没有家人陪着,我也可以去找你。

 

“但是,公主……如果我对你坦诚相待,我想问问你:这么长的岁月里,你是怎么在筋疲力尽后面对一个个孤独的夜晚,然后又能在第二天升起温暖的太阳的?”

 

我想,只要一个微笑就能打消你的担心。你总是很容易满足。而你也总是能让我轻易地满足;如果每一天都能见到你,说实话,我又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想,以前我回答过你这个问题。你还记得吗?”

 

“嗯,”我的小暮光害羞地点了点头,“是的……是的,我想我一直记得。”

 

 

***

 

中心城的雨停了。那些灯光也悉数灭去,我很高兴,所有的悲伤和忧虑都能被雨水冲刷干净;但愿他们都能有一夜安眠。

 

“公主,”我依偎着我的暮光,就像我们一直做的那样。这勾起了许多记忆,只不过,它们都是香甜的、柔软的,像初生的小马的肌肤。

 

“月色真美……尤其是在雨云都散去后。”

 

如果要我对自己诚实,那么我只能说,哪怕只是换短短的一个晚上——让这像太阳一样纯粹的月亮照着我们,一千年或是更久,都是值得的。

 

为了看得更清楚,我打开了窗户。微风吹动着暮光的鬃毛,她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风大了起来,裹挟着植遍城堡的鲜花的芬芳,从我们身旁穿过。没来得及留神,这阵狡猾的风卷走了桌上的羊皮纸,向着无尽之森的方向,渐渐消失不见。

 

“那上面写了什么?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暮光皱着眉头拉上了窗户;而我只是微笑。

 

小马谷确实是个潜藏着魔力的地方。在那卷没写完的羊皮纸上,一行浅浅的墨迹浮现了出来:

 

暮光闪闪,我会永远爱你。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una Lv.2
评论 诚实(honesty)

爱情?

8 月 11 日
海豹晒晒 Lv.9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师生组我是很开心的啦,不过似乎是爱情而非亲情或者师生情。不过老实说,我能看出TS的变化,但是大公主的,感觉除了变坦诚外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有种……嗯,很奇怪的感觉。

8 月 11 日
木又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3565 @Luna :

想写platonic的但是我cp滤镜太重了()

 

8 月 11 日
木又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3571 @海豹晒晒 :谢谢你的反馈!(*°∀°)确实,所谓诚实主要体现在暮光向大pp坦白,而大pp这边…我想写她的对自己的诚实,即从认为暮光只是自己亲爱的学生到承认自己对暮光的爱不止是这一层 的想法…但是我还是没有把cp向挑明啦虽然真的很想她们在一起

 

8 月 11 日
keplebletbett Lv.1 麒麟
评论 诚实(honesty)

我愿称之为绝活:ftemoji_joy:

8 月 11 日
木又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改动了一些地方:

  • •添加了点细节
  • •加了张封面,可以看作她们俩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后的早晨
  •  
8 月 13 日
冰糖薄荷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3565 @Luna :我感觉这个不能用爱情来概括,这更像是像亲人间的温情还有心灵和思想间的交流。

 

8 月 13 日
冰糖薄荷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3588 @木又 :我感觉挺好的,不像是爱情,描写爱情的文章一般都会更加亲昵,语音风格也会更加轻松和活泼一些。(也可能我对爱情比较无感吧)

 

8 月 13 日
木又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3991 @冰糖薄荷 :

是吧,不过暮暮和大pp的感情很复杂,这种暧昧感是师生组迷人的地方…如果真是爱情,在挑明之前她们还可以借着别的什么名号在禁忌区里肆无忌惮

没有打爱情tag,毕竟前面小暮光那段无论如何都不是浪漫关系;而后面是不是就交给读者了

8 月 13 日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诚实(honesty)

感觉像柏拉图式的爱情,很真挚

20 天前
木又 Lv.1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回复56223 @甜焙儿 :

Thankeee!

14 天前
WindSet清风 Lv.5 独角兽
评论 诚实(honesty)

清风看好文章二号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

  • 2020夏季征文好评录

    WindSet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