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reamsSetFree
DreamsSetFreeLv.12
独角兽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小小马从哪里来?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6822/where-do-babies-come-from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chrome_reader_mode 5,764 event 2019 年 1 月 1 日 thumb_up 3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455 forum 22 collections_bookmark 16 star 0 file_download 14

6fgw-1489148605-366822-full.png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6822/where-do-babies-come-from

作者:chillbook1 译者:DreamsSetFree

作者引言:甜贝儿快到那个时期了。她会开始考虑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她会考虑关于小小马的事;小小马从哪里来?

以及找出问题的答案为什么那么困难?

 

当妈妈和爸爸非常非常爱对方的时候……

 

“瑞瑞,小小马从哪里来?”

 

瑞瑞被她的伯爵茶噎住了,打了个非常不淑女的响鼻。她瞪着她的妹妹,仿佛她突然长出第二个脑袋一样。甜贝儿若无其事地咀嚼着早餐燕麦。直到她开始喝牛奶的时候,才注意到瑞瑞一直在盯着她。瑞瑞眨了一下眼,摇了摇头从眩晕中脱身。

 

说点什么!

 

“呃……我想先问问你,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瑞瑞说,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甜贝儿用魔法抓起自己的碗,举到唇边喝了一口。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问问,不行吗?”甜贝儿耸肩。“我不小心听珠玉冠冠问过白银勺勺这件事,但是她们俩不知道答案。我猜你一定知道。”

 

“当——当然啦!”瑞瑞的内心尖叫着,必须想办法摆脱掉这个麻烦,“呃……我想你应该去问问爸爸妈妈。”

 

“哦,我也这么想,但是妈妈正在出公差,要好几周才能回来,而爸爸听到我问这个问题后就晕倒了。”甜贝儿听上去一点可也不在乎。她爸爸有时确实像个傻瓜,“你也不知道答案对不对?”

 

“不,我知道的,只是……哦,亲爱的。我从没想过你会在今天问这个问题,”瑞瑞叹了口气。“过来一下,甜心。我们好好谈谈。”

 

甜贝儿的脑袋里顿时响起了六种不同颜色的警报。甜贝儿从她的姐姐那里听过几种“我们好好谈谈”,从看到甜贝儿弄乱房间后生气的语气(甜心!我们好好谈谈!),到看到甜贝儿糟蹋了一件裙子时的歇斯底里,唱歌似的语气(甜心!我们好好谈~谈!)。但这次不同,甜贝儿从没听过这种语气,她有点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呃……我做错了什么吗?”甜贝儿问道,小心翼翼地走向她的姐姐。瑞瑞把蹄子围在甜贝尔的肩上,紧紧地抱住她。

 

“当然没有。只是这件事太重要了,我们必须妥善处理。”瑞瑞说,“你快到那个年龄了,我想让你充分理解情况,并且不会在问我问题时心怀芥蒂。”

 

“嗯……好吧?”

 

“甜贝儿,你即将迎来一个身体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你会思考和感受到一些你从没有过的事情。”瑞瑞解释道,尽可能表现得大方得体,“尤其是关于男孩子们。你对他们会有一些特殊的看法。”

 

“比如什么,男朋友吗?”甜贝儿问。

 

“嗯……差不多。我的意思是你会开始喜欢男孩子。”

 

“但是瑞瑞,我已经喜欢男孩子了呀。小霸王和小皮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喜欢每只小马。”

 

甜贝儿那令马怜爱的天真让瑞瑞感到事情更加棘手了。瑞瑞绞尽脑汁去找一条行得通的办法。她试着回忆了一下父母以前是怎么和她说的。

 

然后她意识到他们从来没和她说过。

 

“好吧,甜贝儿,呃……”瑞瑞咽了口唾液,试着让尴尬感减少一些,“当妈妈和爸爸非常非常爱对方的时候,他们……嗯,他们会拥抱和亲吻,然后……”

 

瑞瑞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但并不是那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她可不是因为太尴尬而不能继续描述。瑞瑞只是字面意思上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呃……爸爸那方……他把他的……不对,等一下。”瑞瑞的思路断了线。她想不出那个词。一定有别的什么方法能把事情讲清楚……

 

瑞瑞抬起她的尾巴,看了一眼下半身,想要找到……好吧,不管她要找什么,那东西并不在那。

 

“瑞瑞?你一定知道小小马从哪里来,对吧?”甜贝儿歪了歪头,“对吧?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瑞瑞焦躁地跺着蹄,“好吧,可能我并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机会考虑这件事。”

 

“你怎么会知道?你应该是个成年小马了,瑞瑞!”甜贝儿一脸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成年小马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

 

“没有小马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瑞瑞说,“哦等等……灵~感来了!我正好知道有匹小马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我们去问问她怎么样?”

 

“但是,瑞瑞,我还要上学呢。”甜贝儿说,她看向墙上的挂钟。她已经迟到了。

 

“胡说!这件事可比上学重要多了!”

 

甜贝儿正准备争辩说教育更重要,而且瑞瑞是在扮演一个坏角色。如果她不去上学,她就无法学习考上好大学需要的知识。如果她没法考个好大学,她就没法找到一个好工作。如果她找不到好工作,那么她最后一定会无家可归,孤独终老。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甜贝儿知道她必须做的更好。她只要去上学,然后学到尽可能多的知识就行,不管过程会有多无聊。

 

然后,她想起来今天会有一场数学测验。

 

“好吧,瑞瑞。我听你的。”

 

============================***============================

 

“嗯……瑞瑞?”暮暮在座位上站起又坐下,如坐针毡,“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我来解释这些东西。即使让我和斯派克说起这种事,我都觉得不舒服。我觉得你才是应该和甜贝儿解释的小马。”

 

瑞瑞和甜贝儿站在友谊公主面前,公主感到没有什么比这更令马不适了。她不断望向身后,向女神祈祷斯派克不会偷听并追问下去。

 

“你说得对,但是我觉得由你这种博学多才的雌驹来解释这个错综复杂的流程,要比我这种的外行人胜任得多。”瑞瑞说,“除此之外,我还希望你能——”

 

“事实是,她也不知道。”甜贝儿直截了当地切入到她们的对话中。

 

“胡说,甜贝儿。她当然知道。”暮暮断言。瑞瑞羞红了脸颊,看向远方。“等等,瑞瑞?你不知道小小马从哪里来?”

 

“暮暮,拜托你了。”瑞瑞说,“先别问我这些事好吗。我们还是先告诉甜贝儿她应得的生理知识吧。”

 

“不成,在我弄清楚你们的家长为什么不告诉你们这些事之前,所有事都能放一放。”暮暮说,瑞瑞皱起了眉头。

 

“甜贝儿,把你的耳朵捂上。”甜贝儿困惑了一阵子,还是按照姐姐的要求办了。“暮暮,亲爱的,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的父母亲……唉,在某种程度上,我的双亲有那么一点……”

 

“妈妈和爸爸的智力有点问题。”甜贝儿说着,蹄子仍然扣在耳朵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瑞瑞住在一起?”

 

“我不会那样评价父母,但是……”瑞瑞叹气,“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能活过青春期真是个奇迹。”然后她转而面对甜贝儿,“你可以把蹄子放下来了,小达令。”

 

“那么……你是想让我跟你们解释小小马是怎么来的咯?”暮暮问。两姐妹冲她点点头。“呃……先说好了,我掌握的信息也不一定可靠。”

 

“没关系,暮暮。你是我们见过的最聪明的小马了。”瑞瑞说,“除此之外,我百分之一千确定你知道答案,并且能用我们都能理解的方式告诉我们。”

 

“我就是有点好奇。”甜贝儿说着,耸了耸肩,“你们为什么这么正经八百的?这件事需要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来做,是吗?”

 

“嗯……好吧,我猜我能解释清楚。”暮暮叹气,“当一位母亲和一位父亲非常非常爱彼此的时候,他们会走到一起,然后……他们……嗯,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先约会三到五次。然后……他们把蹄子放在对方的肩膀上亲亲抱抱。再然后,公的那边……他……呃……”

 

“暮暮,没关系。”甜贝儿说,“你尽管把答案大声说出来,不管那有多怪多恶心,我都能接受。”

 

“我相信你能,甜贝儿。只是我……”暮暮挠了挠脑袋,紧张地看向自己的下半身,似乎在寻找什么。

 

“哦,大屁屁在上,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甜贝儿大叫,声音越来越不耐烦。她们一定是串通好了要整我。“你也不知道答案?!”

 

“我……我还在考虑!”

 

“这简直比同人小说里的情节还要离奇!怎么你们两个都不知道小小马是怎么来的?!”

 

“嘿,你不是也不知道吗!”

 

“我才七岁!”

 

“女孩们,女孩们!你们没必要争吵。”瑞瑞说,“虽然我说过我百分之一千确定你知道小小马是怎么来的,但是我也清楚不是每只小马都知道世上的一切。因此……我建议我们还是先坐下来,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

 

“没错。那么,我们需要找一个能保守秘密的小马,”暮暮说,“一个我们都毫无保留地信任的小马,一个在这类问题上比我懂得更多的小马。符合这些条件的小马还有几个呢……哦,天哪。”

 

“你知道我们要去找谁了吗?”瑞瑞问。暮暮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抬起一只蹄子。

 

“我现在就给她寄一封信。”暮暮郑重地说。

 

============================***============================

 

“我想我并不明白你想要问什么。”塞拉斯蒂亚公主说。一听说暮暮需要她和露娜的帮助来解决某个问题,日之公主就把自己的妹妹从工作中叫出来,召集到自己的房间。暮暮,瑞瑞,还有甜贝儿不一会就赶到了,然后,当塞拉斯蒂亚问了暮暮问题是什么之后,她的回答却充满了模糊的指代,原地绕圈的逻辑,还有毫无意义的胡言乱语。

 

“公主,我觉得您不理解对我来说开口问这种问题有多难。”暮暮说,羞愧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蹄子,“但是……我们是怎么来的?”

 

“呃……我猜测你们坐了火车。”塞拉斯蒂亚说。

 

“不,不是那个,我是说……我们是怎么来的,我们每一只小马。”

 

“嗯?你是想说我们这个种族吗?”露娜询问。“很遗憾这个问题至今仍然还没有一个权威的答案。”

 

“不,也不是那个。”暮暮咯咯笑着,声音疯狂而歇斯底里,“我是说……通过怎样的步骤,具体步骤,才让小马国的每一只小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四十二。”塞拉斯蒂亚说,暮暮困惑地歪了歪头,“你在询问生命的意义,不是吗?”

 

“塞拉斯蒂亚公主,小小马到底从哪里来?”甜贝儿大声问,再也忍受不了这场折磨。她开始希望自己参加了那愚蠢的数学测验。

 

“哦?为什么你的姐姐不告诉你答案?”露娜反问。

 

“因为我们的父母在教育孩子的方面简直一窍不通。”

 

“所以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妹妹的问题吗?”塞拉斯蒂亚问。瑞瑞羞红了脸,把视线移到别处,不敢和塞拉斯蒂亚对视。

 

“因为……因为我根本没想过……”瑞瑞嘟囔着,“我又用不到那种知识……”

 

“而暮暮对这方面知识的欠缺并没有令我感到很意外。”塞拉斯蒂亚继续说,“她从来就没对爱之魔法或类似的学科产生过任何兴趣,那正巧是韵律擅长的领域。”

 

“这和韵律又有什么关系?”暮暮问道,“公主,我觉得你还不理解情况。我在生理学的研究中查阅过相关文献,我有百分之九十二的把握说,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对自身的某些方面仍不了解——”

 

“可是,我亲爱的暮暮,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塞拉斯蒂亚打断了暮暮,“这不是一场学术讨论,问题的答案存在于魅惑法则之中,属于爱之魔法的范畴。”

 

“你是说韵律公主可能会知道答案?”瑞瑞问。塞拉斯蒂亚点头表示肯定。

 

“当一只雌驹和一只雄驹深爱着彼此,并且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会在午夜的卧室里举行一个神秘的仪式。”塞拉斯蒂亚说。

 

“那是个什么样的仪式?”甜贝尔问。

 

“他们靠近彼此,把对另一半的爱意释放到体外。韵律公主会收集他们的爱意,如果她判断这份爱是纯洁的,她就会送给他们一只小雌驹或者小雄驹当孩子。”

 

这句话对房间内的每只小马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她们不知道要怎么接受这个事实。孩子是神明给善良父母的恩赐,这完全说得通。韵律公主当然要确认孩子的父母是真的彼此相爱。但是塞拉斯蒂亚的回答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引出了一连串其他问题。

 

“那么小马们怎么在孩子出现之前知道他们想要孩子呢?”暮暮问。

 

“如果韵律公主会先判断他们是不是真的彼此相爱,那么为什么有的父母在他们有孩子之前就离婚了?”瑞瑞问。

 

“还有那个孩子是怎么钻到他/她妈妈的肚皮里的?”甜贝儿问。塞拉斯蒂亚举起一只蹄子,示意她们安静下来。

 

“我对这整个过程也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想要知道细节的话,你们就必须去问我的侄女。”塞拉斯蒂亚说,“我希望我的答案多少能解决你们心中的疑问。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得到更准确的答案,我建议你们最好即刻动身前往水晶帝国。”

 

“谢谢您,公主。”暮暮说,脑子中仍然盘旋着数不清的问题,“我很感激您抽时间解答我们的问题。来吧,女孩们,我们看看韵律能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暮暮,瑞瑞,还有甜贝儿躬身向公主行了礼,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房间。塞拉斯蒂亚目送她们离开,脸上带着强有力的微笑。透过窗户看到她们走远之后,她立即用魔法召唤了一卷羊皮纸和一根羽毛笔,飞快地写出了一封简信。露娜好奇信中写了什么。

 

“你要寄给谁?”露娜问。

 

“韵律。”塞拉斯蒂亚吐出一个名字。

 

“你刚讲的那个故事并不是真的,对不对?”

 

“连一个字都不真。”

 

“我猜你同样也不知道小小马从哪里来?”

 

整个小马国最年长的,最智慧的,在一切事务上最有发言权的塞拉斯蒂亚公主,看向她的妹妹,举起蹄子似乎要反驳一番,然而几分钟过去了,房间里依然鸦雀无声。

 

“我不知道。”塞拉斯蒂亚最终放弃了反抗。露娜解脱般地长舒一声,摇了摇头,把刚才发生的场景抛到脑后。

 

“我真希望韵律会有答案。”露娜说。

 

============================***============================

 

韵律公主坐在育儿室中央,轻柔地摇晃着她怀中的小雌驹。银甲闪闪在一旁修理着雪儿第三千次弄坏的婴儿床。这是一个宁静祥和的夜晚,房间中只有锤子砸下的钝声和雪儿偶尔的咿呀声。

 

一个小小的魔法能量从韵律的角上迸发,凝结成一个卷轴,中央盖着中心城的蜡封。她用魔法抓住空中的卷轴,好奇地把玩着它。

 

“闪闪,提亚姑妈说过要给我们寄信吗?”韵律问。

 

“据我所知没有。”银甲回答,“一定是发生了紧急情况。”

 

韵律赞同地点了点头,拆开蜡封。她的视线快速的略过信纸,一次,又一次,第三次,一个可怕的想法逐渐浮出她的脑海。她把熟睡的雪儿举到空中,让这个小婴儿尽可能远离自己。

 

“嗯……闪闪?”韵律说。

 

“怎么了,老婆?”

 

“我接下来可能要问你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

 

“嗯哼?”

 

“这个孩子是特喵的怎么来的?”

 

 
thumb_up 37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画面感十足啊

2019 年 1 月 1 日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9 年 1 月 1 日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我来配图

微信图片_20190101002006.jpg

2019 年 1 月 1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小霸王和小皮都是我的好朋友

           绿绿

小霸王头上


2019 年 1 月 1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甜贝尔正准备争辩说教育更重要,而且瑞瑞是在扮演一个坏角色。如果她不去上学,她就无法学习考上好大学需要的知识。如果她没法考个好大学,她就没法找到一个好工作。如果她找不到好工作,那么她最后一定会无家可归,孤独终老。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甜贝尔知道她必须做的更好。她只要去上学,然后学到尽可能多的知识就行,不管过程会有多无聊。

 

然后,她想起来今天会有一场数学测验。

 

“好吧,瑞瑞。我听你的。”

马国(Equestria)第一真香王


2019 年 1 月 1 日
HeartySnowflake Lv.3 天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互相甩锅

2019 年 1 月 1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回复3555 @Hearty Snowflake :

这不就是中国【政治删除】吗。

2019 年 1 月 1 日
c-222 Lv.4 幻形灵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我想问一下,那个小皮,不是那个小皮吧

2019 年 1 月 1 日
和谐秩序 Lv.12 陆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回复3570 @c-222 :

并不是,只是一个幼驹,不是辐射小马国那匹;全称叫做皮皮。

2019 年 1 月 28 日
和谐秩序 Lv.12 陆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这个关于成长的问题,我想我该怎么告诉我的儿子,或者女儿……这我该怎么告诉……论唯物主义者……

2019 年 1 月 28 日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过于真实

2019 年 1 月 28 日
The-Pony-Alex Lv.2 天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严格地说......大公主说的话还是挺真实的

除了后半段

2019 年 1 月 28 日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回复4896 @和诣秩序 :

当然是如实科普啦

2019 年 2 月 6 日
大鱼怪 Lv.2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好欢乐啊

2019 年 2 月 8 日
暗夜之子 Lv.5 天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回复3570 @c-222 :

正剧中为皮皮(pipsqueak),foe里面那位是小皮(little pip)

1 月 18 日
Windblow Lv.1 独角兽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MolestAI应该知道。。。(滑稽

1 月 18 日
Finfly Lv.1 天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踢皮球?

2 月 1 日
Fytus Lv.5 天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震惊,大公主连宇宙的终极答案四十二都知道,竟然...

咳咳...说点正经的,这个结尾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噗哈哈哈哈

2 月 14 日
Shurffski Lv.1 陆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等你再长大一点就知道了

2 月 23 日
Shurffski Lv.1 陆马
评论 小小马从哪里来?

回复3556 @CelestAI :

50w买的fakeAI(确信

2 月 23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荒谬与真实之间

    DreamsSetFree

  • 无厘头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