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in
LinLv.10
陆马
中篇原创
T
已完结

相约一百个月后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正片

chrome_reader_mode 12,195 event 8 月 8 日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63 forum 5

 

晚上,在中心城的某处,暮光公主早已升起了月亮,家家户户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此时,香甜苹果园的房子内,苹果杰克点起了一根蜡烛,神情凝重,正在单独和她的亲妹妹小苹花谈论一件很重要的事。

 

“小苹花,你去马哈顿留学深造的事恐怕是成不了了。”

 

小苹花听到姐姐的话,失望地耷拉着耳朵。

 

透过昏暗的烛光,她可以清晰地见到阿杰脖子上那条祖传的围巾,阿杰已经接管了苹果园,现在她拥有最大的话事权。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苹果园发生了很多事。大概一年前,史密斯婆婆老当益壮,帮忙去踹苹果树,结果崴脚了。被送到医院去检查之后,查出了婆婆患有骨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了。

 

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骨头,不过也只是在骨头里,还没有扩散到其他组织器官,所以暂时对婆婆身体的各项机能影响都不是很大,这也是婆婆一直以来身体看上去都很健康缘故。

 

但毕竟已经到了晚期,癌细胞扩散到全身只是时间问题。医生所给的治疗方案是,每个月都把婆婆带来医院打点滴,以抑制癌细胞的增长,而暂时不需要长期住院。

 

任何治疗方法无法根治癌症,只能说是延长婆婆的寿命。医生说,配合治疗的话,也就还能活多三到五年,乐观的话也许可以更长一些,而这就要看患者自己了。

 

婆婆在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之后,就把围巾交给了阿杰。尽管婆婆预料到这一天早晚都要来临,但在心理上还是有很大的打击。

 

而这个抗癌药的价格也是比较昂贵,虽然对于平常苹果园的收入来说是可以承担得起的,只是……

 

“你也看见了,”阿杰继续说,“半年前苹果园的一场灾难,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闪电苹果的时候还没到。目前,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咱们选择先照顾好婆婆,毕竟她已经是整个苹果家族最后的一位元老了。”

 

小苹花没有吭声,只是干巴巴低头看着桌子。

 

半年前,也就是苹果杰克开始掌管苹果园半年后,一种对植物有害的真菌席卷了苹果园,而且其产生的孢子还能通过空气传播,让相当数量的苹果树感染而坏死。

 

“虽说如果失去了这次留学的机会,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了,你也可能因此没能成为苹果家族第一位能攻读研究生的小马。但其实你的学业生涯马上可以画上句号了,深造也并非必须。”

 

然后阿杰痛苦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而婆婆如果走掉的话,就永远不会回来了。甜心,你已经长大成年了,这些道理你应该都懂。”

 

小苹花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默默地点头。她确实已经不再是小孩了,不会因为姐姐不给她买玩具而哭闹。她微微抬起头,跳动的烛光照出姐姐惆怅的表情,显然阿杰对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相当痛心。

 

她们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直到阿杰打破了寂静。

 

“已经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俺还要筹备几天后的家族团聚活动,你也要带婆婆去医院打针,别忘了。”

 

小苹花又简单地嗯了一声。

 

听到妹妹的示意,阿杰便吹灭了蜡烛,只留下一片黑夜。

 

******

 

第二天早晨。

 

阿杰,大麦还有糖蓓儿一大早就已经外出采购物资,只剩下小苹花和史密斯婆婆在家里。

 

在以前,婆婆都会坐在客厅里闭目养神,或者在屋外晒晒太阳。但在听到自己患上癌症的消息后,婆婆就判若两马,情绪一直低落,变得沉默寡言。除了吃饭以外,绝大多数时间都躲在房间里头,似乎是等待着自己最后时刻的到来。

 

小苹花来到婆婆房间前,推开了虚掩的房门,“婆婆,今天要去医院打针了。”

 

婆婆侧身躺在床上,背对她,即使是听到自己孙女进来了,也没有把身子翻过来,只是冷冷地说:

 

“这笔钱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小苹花愣了一下,她知道婆婆偶尔会老年痴呆地冒出几句奇怪的话,但这句话听起来让小苹花感到不安,难道说……

 

“你们昨晚的话俺都听见了。”婆婆继续说,“快趁年轻去创造属于你自己的未来吧,别把钱浪费在咱身上了。”

 

果然,最担心的事发生了,阿杰和小苹花一直都不想让婆婆知道这个决定,所以才选择在夜里单独谈谈,没想到还是漏了。

 

她赶紧坐到婆婆身边,连忙解释:“婆婆,其实姐姐说得对。俺昨晚思考了一下,如果去了马哈顿,就意味着要和甜贝儿,飞板璐她们分开相当一段时间。”

 

经过一晚的思考,小苹花已经决定接受姐姐的提议,因此她说的都是心里实话,苹果家从来不说谎。

 

“马哈顿不是还有你的表姐巴布西吗?而且只是一阵子,又不是永别,有什么好怕的。”婆婆反问道,“趁年轻去大城市闯闯,开展自己的事业吧。”

 

“况且现在苹果园的情况很需要帮忙,如果俺留在这里的话,还能帮忙照顾婆婆你呢。”

 

小苹花以为自己理由很有说服力,但殊不知,这句话反而让婆婆更加心痛。

 

“这值得吗?只是为了照顾我?”在婆婆看来,自己不仅什么都帮不上,还需要被照顾,而且花费了家庭大量的金钱来治疗一个根本不会治愈的病,甚至阻碍了后代发展的机会。

 

自己就是一个巨大的家庭累赘。

 

婆婆依旧侧着身,没有面对着小苹花,继续说:“要知道,一生之中,有80%的金钱都花在了生命最后的医疗上。如果把这些钱留给年轻的一代去发展,创造更多的价值,这不好吗?留给我这种老骨头,你说,有什么意义?”

 

小苹花听到一直深爱的婆婆居然如此轻视自己,眼泪不住地在打转。她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安慰婆婆,但她居然一时间找不到答案。婆婆已经不再掌管苹果园,身体每况愈下,有时候上卫生间也要搀扶着去……

 

在内心的深处,她确实认为婆婆是个麻烦。虽说苹果家不说谎,但绝对不能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说出来。

 

“咱们一直都爱着你,咱们真的不想失去你,婆婆。”小苹花强忍着泪水回答着,她敢说自己的眼睛已经变得红肿,还好婆婆依旧保持侧身,没有看见自己的样子。

 

是亲情,如果在物质上真的毫无价值,那么就从感情上找,这是小苹花唯一能找到的答案了。

 

“你这是在爱着一棵生病的苹果树,不但不会结苹果,还要夺取养分,知道吗?”

 

这是小苹花有史以来听过最糟糕的比喻了。

 

半年前的真菌灾害,一开始阿杰花了不少钱买药,希望能把苹果树治好。只是这种真菌灾害实在是罕见,市面上的药物都没有能治好这种真菌。浪费金钱和时间的同时,真菌在疯狂感染其他苹果树,最后不得不砍掉染病的植株。

 

但是这种真菌同样可以在朽木上生长,为了彻底根除,阿杰最后心痛地做了个决定:放了一把火烧了。

 

这可是苹果园成立以来第一次发生的火灾,还是亲自放的火。当时阿杰跪在熊熊大火的果园前悲痛欲绝,后悔自己当初为了保住某几棵树而因小失大。最后幸存下来的健康苹果树也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而且大火留下的焦土也有好一段时间无法种植。

 

但婆婆才不是什么病树,小苹花绝对不会成为亲自“放火”的那个!

 

小苹花知道再这样争论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还是赶紧转移话题,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吧。

 

“乖啦,婆婆,”小苹花真的不想用这个词,这感觉是把一位尊敬的长者当作小孩一样看待,“看在大家的份上,去医院打针吧。”

 

讽刺的是,很多时候,老年的行为像极的小孩,什么都需要照顾,只是老年比小孩更加顽固。

 

婆婆干脆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完全没有动身的意思。

 

之前每个月带婆婆去打针的时候,小苹花就已经察觉到婆婆有一点抗拒情绪,但没有这次来得这么厉害。遇到这种情况,总不能强行把婆婆拖去医院,如果中途挣扎反抗,搞不好婆婆就骨折了,反而让事情变得更严重。

 

“唉,那就只能这样了。”说完,小苹花失望地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已经失去了耐性。但无论如何,小苹花都是不会放弃婆婆的,只是在她眼里,原来的慈祥的史密斯婆婆已经逝去了。

 

婆婆把孙女打发走了之后,依旧继续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免得她见到自己有活动,又要被劝说到医院去。

 

但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她听到小苹花回来了,似乎还带着另一只小马。

 

“婆婆,既然你不想去医院,那俺就直接把主治医生请过来好了。”门外传来了小苹花的无可奈何的声音。

 

不会吧,居然还有这一招!

 

婆婆只见小苹花走进房间,身后还跟着一位背着医药鞍包的独角兽医生。

 

看来这下是逃不了了。

 

“您好,史密斯婆婆。”那位医生很客气地说,但表情一点都对不上,“这个抗癌药需要定期且长期使用才有效果的。在打针之前,我先给您做个身体检查,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医生的独角亮了起来,一扇散射的光扫过婆婆的全身,而在旁的小苹花则一直盯着婆婆,似乎随时有扑上来制服的冲动。

 

“您的血压有点高了,平时请多加注意休息。”医生一边从鞍包拿出点滴瓶和针管,一边报告刚才的身体检查结果。

 

显然高血压是因为婆婆听到把医生带过之后情绪波动造成的。

 

几下功夫,医生就已经挂好了吊瓶,为婆婆扎好针了。婆婆知道钱肯定已经付了,就没必要做无畏的反抗。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离开了。”医生跟小苹花吩咐道,“如果有什么不良反应,马上来医院找我。点滴打完之后,瓶子,针头都不能随意丢弃,我中午时候过来回收。”

 

小苹花点点头,然后目送医生离开,没有亲自去送别,因为怕婆婆在离开视线的时候把针头拔了。

 

听到医生离开的房子,婆婆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

 

“一定是花了不少钱才请过来的吧。”

 

“你知道就好,”小苹花点点头,她真的很想生气,但又不想刺激到长辈,“平时医生都很忙的,你这样还要麻烦医生跑一趟,下次别这样了。”

 

“对不起,好孩子。”婆婆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地愚蠢,明白自己只会带来麻烦,她把脸背过去,感到无比的自责和内疚。

 

就这样,整个早上,小苹花就一直都坐在房间里,哪儿都不去,静静地监视着婆婆的一举一动,她真的不想这样做,简直就是在看囚犯。她一直保持沉默,没有继续去安慰,因为她知道这样没有用。

 

大家就这样一直没有吭声,等到中午,医生回来把东西收了,小苹花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今天这件事,俺就不告诉姐姐,不要有下次了。”小苹花觉得自己像极了父母在教训孩子的感觉。自从阿杰全盘接管苹果园之后,就忙得不可开交,可不想让她为婆婆的事操心增加负担。

 

“过几天就是苹果家族大团聚,希望你能够表现得开心点。”

 

以往的家族大团聚,婆婆都能够参与到筹备当中。然而现在,她腿脚已经远不如以前,基本上帮不了什么,甚至还需要被照顾。

 

剩下的几年也打算这样苟活吗?

 

******

 

几天后,也就是到了家族团聚的当天早上,趁其他家族还没到来之前,大家都在紧锣密鼓地做最后的准备。

 

史密斯婆婆决定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正如小苹花所说的,要表现得开心点。她虽然没有力气去搬东西,但是做苹果派还是没问题,毕竟这是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厨艺,她敢说就算自己化成灰都记得步骤和配方。

 

她想起了自己的可爱标记正是一个苹果派,这正是自己的特长和价值所在。

 

趁着大家外出进行最后一次采购,婆婆赶紧利用这段时间来做苹果派,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惊喜。现在,只有婆婆一个在厨房里,谁都不会打扰她。找到了鸡蛋,面粉,苹果等原料之后,婆婆就开始下厨了。自从被查出癌症之后,她就几乎没有干过活,因为每次都会被阿杰抢走,说什么长辈应该好好休息,但其实背后的意思是怕你把事情搞砸了,还是让路吧。

 

切苹果,打鸡蛋,搓面粉,几下功夫,一个苹果派就成型了。而婆婆发现自己的体力果然大不如前,现在只做了一个,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她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了,这是她从患病以来,头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累,就证明自己还活着。

 

然而就在她准备要烘烤的时候,却遇到了困难,因为这是一个新的烤箱。

 

在某天,婆婆在用烤箱的时候,因为年纪大糊涂忘记了时间,把用了几十年的烤箱烧坏了,还好没有酿成大祸。为此,阿杰特意买了一个有定时功能的新烤箱,但是这个新玩意对于婆婆来说相当复杂,教了这一步就忘了上一步的操作,知识就像装进一个穿孔的水杯一样,这边刚学完,那边就哗哗地流走了。

 

无论阿杰怎样耐心地教婆婆,一个转身的时间,婆婆就忘记了。就算把步骤写在纸上贴在一旁,婆婆依旧看不懂,那是因为这个新烤箱上的按钮对于婆婆来说,比自助餐的选餐区还要眼花缭乱。

 

现在,婆婆离实现自我价值只差一步,就被新时代的产物绊了一跤,她不禁地自问:我还属于这个时代吗?

 

她不敢随便乱动这个烤箱,她可不想在家族团聚的时候闹出事情来,所以只能等阿杰回来操作了。

 

还好,没等多长时间,就听到她们回来的声音,似乎还拖着一车什么东西。

 

屋外传来小苹花的声音:“姐姐,今年咱们苹果园不是严重减产了吗?而小马镇的苹果都是靠咱们家供应的,为什么还能在方糖屋订到了一整车的苹果派?”

 

“蛋糕夫妇说这是进口的,甜心,其他果园比咱们的走运多了。”

 

听到这里,婆婆愣住了。

 

预订苹果派?为什么不是用自家做的?自家的苹果还是够用的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帮不上忙,还要花时间被照顾,拖累了筹备进度,导致不得不通过购买成品来省时间?难怪这次聚会的筹备过程,大家都一直是外出采购物资。

 

就在婆婆在厨房发呆的时候,阿杰进来了。

 

“婆婆,你在忙什么?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俺不是跟你说过,这次聚会咱不用做苹果派的吗?”

 

她有跟自己说过吗?难道自己又忘了?

 

自从婆婆烧坏过烤炉之后,阿杰就很少让她进厨房,怕又出事。而现在见到婆婆在厨房里还想做派,可担心死了,想赶紧阻止。

 

见到阿杰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婆婆都不敢提烤炉里还有一个亲自做、等着要烤的苹果派,只好默默地离开了厨房。

 

自己唯一的劳动,最终还是无法实现,不仅白忙一顿,还遭到嫌弃,更别说惊喜了。

 

******

 

*隆隆隆隆隆*

 

远处传来大批大批马车滚轮的声音。

 

“他们来了!”

 

浩浩荡荡的苹果家族从远处的山头狂奔而来。阿杰,小苹花,大麦还有糖蓓儿已经来到果园的广场迎接大家的到来,婆婆则慢吞吞地落在后面。

 

分散在小马国各地的家族成员几乎都来了,场面依旧和上次一样热闹非凡。时间过得飞快,想不到上一次的团聚已经是一百个月前的事了。

 

亲戚们开始轮番问候:

 

“恭喜你成为了新一任的农场主,苹果杰克!”

“多谢多谢!”

“刚接过苹果园忙得过来吗,苹果杰克?”

“还行吧。”

 

“哇!小苹花长得这么高啦!都快超过你姐姐了!”

“谢谢婶婶!”

“听说你马上就毕业了,找对象了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呃……我会自己找的。”

 

“哇!老兄,你娶了个很漂漂的媳妇嘛!”

“Yep!”

“大麦你果然结婚了,早生贵子哟~”

“Err……yep”

……

 

大家都在热情地彼此嘘寒问暖,然而好像谁都没有提及到史密斯婆婆。

 

小苹花好不容易应付完亲戚的轮番“轰炸”,挤过了重重包围,在寻找着谁的身影。

 

突然有谁拍了她的屁股。

“Wow!好酷炫的可爱标记耶!”

 

小苹花已经长大了,才不喜欢被打屁股,但是当她转身见到那是谁之后……

 

“巴布西西!”

“俺想死你啦!!”她们一同喊道。

 

她们高兴地又蹦又跳,仿佛早就忘记了自己已经成年,回到了幼儿园的时候。

 

“嘿!啥时候戴的眼镜?”小苹花指着她远房表姐脸上的金丝圆框眼镜问道,想不到当初欺负cmc的恶霸居然变成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要知道学历史的整天都要看大量的书籍文献,很容易就近视了。马哈顿大学的毕业要求很高,我论文都还没有写完。”巴布西扶了扶眼镜,“我听说你准备来马哈顿留学,是真的吗?”

 

小苹花叹了口气,摇摇头,然后把苹果园和史密斯婆婆的情况告诉了她。

 

“原来是这样啊,确实有点可惜。”巴布西听到这些事之后也感到很同情,“不过这也好,要知道,大城市的小马可总是瞧不起农村来的。当时我在同学面前自我介绍说祖宗是来自小马镇的时候,居然被嘲笑了。”

 

难道巴布西还在遭受着欺凌?小苹花记得阿杰说过,巴布西就曾因为没有可爱标志而在马哈顿遭到了欺负,所以才拿cmc出气的。

 

相隔了一百个月没见面,彼此都有很多话要分享,大家都聚成了好几个小团体,正热火朝天地聊着天。

 

只有史密斯婆婆不是。

 

此时此刻,婆婆才终于走到了屋外,她似乎也在寻找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金马掌姐妹团的瑰香苹果,苹果酱还有黄元帅,在几年前,都已经先走一步了。

 

现在只留下史密斯婆婆一个。

 

所以,家族团聚上,她们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回忆陈年旧事,再也不会有机会在一起织毯子……

 

在这热闹非凡的家族团聚,婆婆居然感到默然的孤独,感觉自己只是一个路过的背景小马。

 

围巾已经交了出去,大家的焦点自然也不会在她身上了。

 

花费在自己身上的昂贵医疗开支,夺走了孙女创造未来的好机会。

身患重疾,无时无刻都需要照顾,在大家都需要帮忙的时候,自己却成为了累赘。

同辈的亲朋好友一去不复返,孑然一身。

丢三落四,白费功夫。

就连一个烤箱都不会用,还能做得好一个苹果派吗?

究竟,自己留在世上,还有什么价值吗?

 

******

 

正午的太阳相当灿烂。

 

家族到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所以大家才刚聊得热乎,就开始午餐了。

 

苹果派已经摆在室外一早布置好的每一张野餐桌上,苹果杰克一家和巴布西坐在一起,当然还有史密斯婆婆,尽管她完全没有团聚的兴致,但也不至于躲在房间里自闭。

 

大家二话没多说,就开始吃派了。

 

但巴布西咬了第一口马上就尝出口感不对劲,并不是难吃,也不是坏了,而是味道没有她想象的正宗。出于礼貌,而且在婆婆面前,她没有做出嫌弃的表情,她对着坐在身旁的小苹花耳语:“这派是婆婆做的吗?”

 

大城市出来的孩子还挺有教养的。

 

小苹花摇摇头,用正常的音量不太好意思地回答:“不是。因为今年苹果园减产了,而且最近比较忙,所以这些派其实是买回来,说是从其他地方进口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巴布西先是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婆婆不会做出这种味道,然后很是失望地皱起眉头,用正常的音量说:“难怪吃起来跟我在马哈顿的一样。我从老远过来,只是想吃到史密斯婆婆做的正宗苹果派。”

 

除了糖蓓儿依旧不知为何毫无食欲之外,巴布西这番话并没有影响到大家对面前苹果派的印象,因为阿杰一家并没有尝过马哈顿的苹果派。

 

这还是婆婆在今天团聚中第一次听到有小马提到了她,而且说想吃她亲自做的派。只可惜……

 

*叮*

 

厨房里传来烤箱定时的声音!婆婆很诧异地朝厨房望去,是谁帮她开了?

 

阿杰搭在婆婆的肩膀上,说:“刚才你离开厨房的时候,见到你已经把做好的苹果派放进烤箱里,俺估摸你又忘了怎么用,我就顺便帮你开了。既然都做了,就别浪费,而且咱怕买的派不够吃。”

 

婆婆亲自做的派烤好了!她头一回感受到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自己为这次团聚出了一份力,尽管只是一个苹果派,但已经足够扫清心中的笼罩已久的雾霾了。

 

“刚刚是谁说想要吃咱亲自做的派来着,马上就给拿过来。”婆婆久违地开口说出一句正常的话。

 

就在婆婆正想起身离开去厨房的时候,阿杰已经比她快一步,离开了座位,“俺去拿好了,马上就回来。”

 

这次,婆婆并没有抱怨自己的活又被抢了,她真心希望这个派送过来越快越好。

 

眨眼间功夫,一个热气腾腾的派就被端到了巴布西面前,蒸汽模糊了她的眼镜。这个派看上去和普通的一模一样,让婆婆感到心里不是很踏实,毕竟自从患病之后就没有亲自做过派了,会不会因此自己的厨艺变得生疏,尝起来的其实也很普通?

 

巴布西尝了一口,婆婆很期待着她的评价。如果她只是单纯地说好吃,恐怕只是安慰长辈的客套话,希望她能评价得具体一点。

 

“嗯~”巴布西露出孩子般满足的表情,“果然还是当年的味道!”说完,就狼吞虎咽地把派吃完了。

 

这个评价很让婆婆信服,她终于笑了。

 

苹果派的可爱标记从来都没有辜负过自己。

 

“当年?你说的是上次的家庭团聚吗?那可是一百个月前的事情,你居然还记得?”小苹花见到婆婆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打算和巴布西一唱一和。

 

但巴布西说的都是心里话。她对着小苹花点点头,说:“嗯!因为在全小马国,就只有这里能吃到婆婆做的正宗苹果派!”

 

婆婆笑得更开了,自从患病以后,她的所有事务,要不被“抢”了,要不就是带来了麻烦,这次还是她头一回听过有小马会这样赞美自己的劳动成果,自己的价值终于得到了认可。

 

“还有吗,婆婆?我还要吃!”

 

婆婆真的很想马上下厨再做多几个,但恐怕时间不允许。她只好摇摇头,说:“实在对不起,孩子。年纪大了,俺只做了一个。”

 

巴布西看起来有点失望,不过又很快对着婆婆挤出了天真的笑脸。

 

“那么下次我还要吃到婆婆亲自做的派,记得多做几个哦!”

 

下次?下次可是一百个月之后了,她能活到那个时候吗?医生也说了,自己大概也就能活三到五年。

 

婆婆突然咯咯地笑了,一部分是为有小马发现到自己继续活着的价值感到高兴,一部分是嘲笑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承诺。

 

她不由地感到可惜,当她终于发现到自己的闪光点的时候,却已经力不从心,命不久矣。

 

她可不能把这个心里话告诉巴布西。想到这里,婆婆笑着笑着就哽咽了,但为了团聚喜庆的氛围,婆婆并没有哭出来。

 

上了年纪容易多愁善感,说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但自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当时医生的话还有后半句:乐观的话也许可以活得更长一些,而这就要看患者自己了。

 

她现在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病人自己态度乐观一些的话,也许可以活得更长一些。

 

想想自己,在被查出癌症晚期之前,自己不一样是很健康地活着,还老当益壮。在被查出之后,自己都活成什么样了,整天在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说了多少傻话。

 

肯定,肯定还有机会的,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因为这其实只是个心病。

 

等到婆婆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用很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这是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傻笑了多久。

 

“婆婆,”巴布西还有话要说,“其实今天我过来还有事要拜托,我知道婆婆你一定能办到的。”

 

居然还有事拜托我这个连走路都快不行的老骨头?

 

巴布西继续说:“最近我在写一篇关于小马镇历史的论文,缺一些素材。婆婆在小马镇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一定知道不少吧,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苹果派婆婆是来不及做了,但是讲故事,她相当乐意。自今天的团聚以来,巴布西还是第一个找她聊天的小马,她感觉今天遇到了个大福星。

 

婆婆再次欣慰地露出微笑,“小马镇的历史可长了。俺可见证了这镇子从建立之初到今天沧海桑田的变化。你要听哪一段,孩子?”

 

婆婆虽然上了年纪,记忆力真的大不如前,她会经常忘记刚刚交代的事情,但是对于长期记忆,例如做苹果派,早已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那我想听小马镇最初是怎么来的。”

 

“好的,孩子,俺就给你讲讲小马镇的来历吧,希望能帮到你。”废话不多说,婆婆就答应。她仿佛回到了在车厘子课堂上给同学们讲故事的情景,成为全场焦点的时刻。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

 

这个故事小苹花早就听过了,但就算再听一百遍她都愿意,毕竟能听到婆婆亲自讲故事,恐怕以后的机会真的不多了。

 

“……就这样,小马镇被建立了起来了。”

 

故事讲完了,周围很应景地响起了鼓蹄声,但并不是来自桌上的大家。原来就在婆婆聚精会神讲故事的时候,各家的小朋友不知不觉就围了过来一起听。

 

“婆婆的故事很精彩呀,还有其他故事吗,我还想听!”

“对对!,我也要,讲下一个!”

“下一个!”

……

 

虽然体弱的婆婆在讲完第一个故事之后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但为了满足这帮嗷嗷待哺的小雏鸟,她乐此不疲。

 

婆婆看了一眼这些小朋友,全都是没有见过的新面孔,已经很久没见过有这么热闹的场面在围着自己了。老一辈的离开,总会伴随着新一代诞生,以及家族的壮大,她要好好认识一下。

 

“小家伙们,能给婆婆介绍一下自己吗?让咱互相认识认识,然后咱们再继续讲故事。”

“我叫苹果甜点,来自苹果鲁萨,是布雷本孩子。”

“我叫苹果之心……”

“我叫……”

 

等到大家各自介绍完之后,巴布西提出了一个疑问:“婆婆,你刚才说的故事中,是你们一家来到中心城朝圣,然后塞拉斯蒂娅公主把一块合适的土地送给你们安家吗?”

 

婆婆点点头。

 

“天哪!我在马哈顿的图书馆里找到的一本历史,里面居然说小马镇原本是一块被塞拉斯蒂娅公主遗弃的地方,闪电苹果只字不提。难怪马哈顿的小马总是瞧不起小马镇的居民。”

 

在座的各位听到后很是震惊。

 

一些真相确实只有像自己的老一辈才知道,只是要告知于众,现在已经力不从心了。

 

巴布西吹了一下自己的鬃毛,当年耍酷的标志性动作居然还保留着,“看来我很有必要给出版社写封信勘误了,我要让那些不知所谓的编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小马镇!”

 

自己做不到的,还有子孙后代来帮忙。而家族的荣耀,还需年轻一代从老一辈身上传承。

 

“但是,”小苹花问,“你也说了,马哈顿的小马看不起咱们,他们会相信你写的信吗?”

 

此时巴布西把目光投向了苹果杰克,“如果我加一句 ‘根据诚实元素持有者苹果杰克的婆婆所说’,他们有理由不信吗?。”

 

婆婆记得阿杰说过,就连远在天马维加斯的油腔滑舌兄弟都知道她以诚实著称,最后得以合作,这个影响力确实很不可思议。

 

而从小就失去父母的苹果杰克,不正是自己所培养的苗子吗?

 

此时婆婆终于明白,现在自身的价值,并不在于现阶段还能做什么,而是她过去所做出的努力,能在今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一个更好的未来,也许她无法去适应,但是她倒是很想去见识一下,看看自己曾经为未来贡献过多少。

 

*呕—*

 

糖蓓儿突如其来的干呕声吓到了在座的各位,一旁的大麦赶紧搀扶着自己的爱妻。

 

“Eyup?”

 

“咋了?是闹肚子了吗?”阿杰关切地问道,但是她见到糖蓓儿根本没有动过桌子上的派。

 

糖蓓儿很快就缓了过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肚子里好像有什么顶了一下。”

 

“最近是不是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东西?”就在大家都忧心忡忡的时候,只有婆婆还带着慈祥的笑容。

 

糖蓓儿点点头。

 

“嘻嘻……”婆婆咯咯地笑了起来,“大麦,你喜当爹了呀!”

 

“你的意思是,我怀……怀孕?!” 糖蓓儿有点不敢相信。

 

而阿杰和小苹花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要当姑姑啦!”

 

今天真是惊喜连连的家庭团聚。

 

还有曾孙要抱呢!

 

一瞬间,这桌就炸开了锅地欢呼起来。

 

“婆婆!你们刚才讲了什么兴奋故事呀?”

 

噢,差点就忘了。

 

“什么?气愤的故事?”婆婆的耳背又犯了,“那俺给你们讲讲阿杰小时候满嘴谎言,让俺气愤的故事,她小时候撒起谎来那叫一个厉害,害得咱们全家都进医院了。”

“好耶!”

 

一旁的阿杰马上把帽子拉下来挡住自己的脸。

 

在大庭广众讲阿杰的黑历史确实很不适合,但小苹花至少知道,她认识的婆婆回来了。

 

这次的家庭团聚很特别,几乎没有运动项目,孩子们都在谷仓里听故事,婆婆讲了一个又一个,似乎要把从出生到现在的所见所闻都讲一遍。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

 

“小屁孩,该回家了!” 谷仓外传来家长的声音。

 

孩子们失望地叹了口气,显然他们还想再来一个营火故事会。

 

“别灰心,”婆婆对着孩子们说,“咱还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就留到下次继续吧。”

 

“但我听爸妈说,下次要等到一百个月后,太久了。”

 

“是的,我们相约一百个月后,不见不散!”婆婆主动提出承诺。

 

其实婆婆心底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再活多一百个月,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尽管她知道这样会为家庭继续带来相当的医疗开支,但正如小苹花所说的,大家都很爱着自己,而自己也不是什么生病的苹果树。只要尽力而为,最后就可以问心无愧了。

 

“好了各位。”阿杰已经在在谷仓的外头架好了相机,“快过来合影咯,这可是苹果家族团聚的传统,咱可不希望少了谁。”

 

孩子们听到后一窝蜂地往外头涌,都想抢占一个好位置。

 

史密斯婆婆知道,这个传统的拍照,是为了怕有谁来不了下次,她不希望自己是下一个,因为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正等待着她去见证。

 

大家都赶在夕阳最后的光芒集合到谷仓面前,然后都很自觉地把中间的位置留给史密斯婆婆,苹果家族唯一的元老。

 

“3…2…1,茄子~”

 

*咔嚓*

 

婆婆亲自接过照片,把它放进了纪念册的新的一页。这一次的照片里,多出了很多新的年轻面孔。

 

她希望下次自己还能亲自打开这本承载着看得见,摸得着的记忆相册。

 

她还希望下次能亲自见到更多新鲜的血液。

 

每一次的家庭团聚,都是旨在为大家带来美好的回忆。而这一次对于婆婆来说,则是给予了希望,还有见证家族成长的动力。

 

这是真真正正最难忘的一次家庭聚会。

 

下次我还要吃到婆婆亲自做的派,记得多做几个哦!

我要让那些不知所谓的编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小马镇!

还有曾孙要抱呢!

我们相约一百个月后,不见不散!

.

.

.

.

.

.

.

若干个月后,中心城公主城堡的正殿内。

 

今天是暮光公主给全体小马国公民开放朝见的日子,无论是小马还是狮鹫,都可以在这时间亲自来到公主面前提意见,或者询问。

 

“好的,感谢你的建议,我们已经记下来了,将来会慎重采纳的。”无论有多少子民前来,无论他们是表达诉求还是发泄不满,暮光始终都要保持着微笑,而身旁的斯派克已经写满了一张又一张的记录,也不敢抱怨手软。

 

“下一位。”

 

守卫打开了大门。

 

“小苹花,史密斯婆婆,你们好,好久不见!不用行礼了。”

 

见到自己熟悉小马,暮光和斯派克真的很想问候更多,但职务和时间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暮光公主殿下——。”婆婆拖着长长的老年口音说道。

 

“请问有什么长寿的秘诀吗?”

 

再荒唐的问题,公主也不可以拒绝。

 

暮光往上瞄了一眼自己头上的皇冠,欣然一笑。她确实知道其中的秘密,但这不能作为回答。

 

“你自己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答案吗?”

 

婆婆静静地思考了片刻,只是简单地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谢谢暮光公主的回答!”小苹花替健忘的婆婆答谢,尽管并不太理解这个答案的意思。

 

“继续带俺去医院打针吧。”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小马Flintie Lv.8 独角兽
评论 正片

她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了,这是她从患病以来,头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累,就证明自己还活着。

喜欢这句话。:ftemoji_flutteryay:

 

 

8 月 17 日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正片

标题诚不欺我,刀子始终只在周围刮痧,总得来说是一篇不错的故事。

虽然是存在很多真情实感,没有经历很难想象出到底是怎样。但本文选取的这个比较特殊,对年长的就不必多言了,对年少的也能产生一定的共鸣——想必不少人曾经厌烦过应酬老人的各种“宴会”,而这篇文章所描述的,则是其进化版:老人高寿而身体不适。这带来的麻烦真的是一言难尽。

本文反映了一个很正常的社会现象:老人觉得自己耽误了儿女;而儿女也其实觉得“老人”是一个麻烦。

但老人并非是没有价值的(或者应该说,任何人都是有自己的价值的),老人是某种意义、某种层面上的瑰宝。本文中也点到了“时代的差异”,也许这正是让这些“瑰宝”附上灰尘的原因吧。

我家出过不少事,得癌死去的爷爷,但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严重中暑导致痴呆和行动不便的外婆,曾经我妈连着两个月陪在医院才脱离生命危险。有些苦在亲身经历过后,真的能带来什么明悟吧。

累,就证明自己还活着。

我以前看到过这句话,我记得当时后面还有一句:这就是生活。这句话对任何人都是如此。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升华了整篇文章吧。非常积极向上,刚好能和隔壁Raa的征文掺和着看来治愈一下自己。

 

8 月 17 日
评论 正片

這文讓我想起離別之花的 "約束の花"

婆婆也盡全力地好好活下去

"累,就說明自己還活着"

這句真的用得很好

不過我第一樣想起的是哥殺(汗

5 天前
Lin Lv.10 陆马
评论 正片

回复57591 @Hozake :

似乎很多读者都很喜欢这句话,这是我在敲字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听说有出处,但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

5 天前
评论 正片

會看一些黑暗作品的應該也會聽過

"會疼/會累就証明自己還活著"

通常不是出現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是描述,"我還未死,還能上"的"求生欲望"

不知怎說,總覺得你的用法有點和上述不同,不錯~~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2020夏季征文好评录

    WindSet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