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RemainAtto
RemainAttoLv.10
独角兽
中篇翻译
E
已完结

月夜孤友(A Friend of the Night)(10/10)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2193/a-friend-of-the-nigh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八章

chrome_reader_mode 5,181 event 8 月 5 日 thumb_up 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6 forum 3

第八章

 

无序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这六只小马有能力阻止他?多可笑啊。虽然不可完全貌相,既平凡又神奇,他还是对那些由他最喜欢的小天角兽派来支撑局势的敌马做了个迅速分析。

首先是暮光闪闪,魔法元素的持有者。从感觉上谈,这是她自己赢得的。除了公主姐妹,无序记不起任何时代的小马能够达到她的魔法水平。基本上头脑冷静,作为这个小团体的一个非正式领导,尽管也有惊慌失措的时候,还是把六只小马黏在一起的胶水,同时被其他五只小马关照着。

苹果杰克,诚实元素。可能比暮光闪闪更冷静,而且一天24小时都很诚实。强壮,可靠,勤劳。真无趣。不过,作为最有可能阻止其他小马……堕落的小马……他最好先把精力集中在她身上。

云宝黛茜,忠诚元素。傲慢且倔强。比她表露的更聪明,但做事容易不经大脑。她对自己的飞行技巧感到非常自豪,但更为自豪的是她从不晾下其他小马的态度。搬到了小马镇,对家乡和现在的朋友都很忠诚。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

小蝶,善良元素。软弱,无能,可悲。下一个。

瑞瑞,慷慨元素。一个行走的矛盾体。在一只爪子上,她比大多数孔雀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她对宝石的痴迷与龙对宝石的痴迷不相上下。把自己弄脏?绝不可能。在另一只爪子上,她割下了她那过分修饰过的尾巴,只是为了安抚一条暴躁的龙,因朋友的幸福感而埋葬了她对朋友成功的嫉妒情绪,而那些她迷恋的宝石一般都会去到她的客户那里。那么真实的瑞瑞是什么:贪婪的还是慷慨的?无序认为是前者,但他认为所有的小马都是这样。

最后,他最喜欢的:萍琪派,欢笑元素。如果不是因为她那讨厌的道德观念,她会成为混沌的一个好兆头。在所有在场的小马中,她似乎是唯一一个很欣赏无序给艾奎斯陲亚带来的乐趣的小马。他似乎感到很难过,因为有必要要把她和其他小马分开。似乎。

哦,哦,等等。最有意思的部分就要来了。塞拉斯蒂娅打开了装有谐律精华的保险箱,正准备打开它们所在的那个精致的盒子。不出无序的意料,盒子是空的。哦,她脸上的惊讶是千载难逢的!然后塞拉斯蒂娅不得不给他一个完美的开场白:“这没道理。”无序怎能否认他的听众?

“啊,讲道理吗?讲道理有什么乐趣?“让游戏开始吧。

 

~FiM~

 

露娜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拼命地想冷静下来,但不幸的是,这是她姐姐才拥有的力量,而不是她拥有的力量。她知道无序是在利用她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全感使她奴役于他的思维方式。这个特别的花招是一个完美的一箭双雕,无疑使塞拉斯蒂娅骤升的恐慌几乎和她自己涌现出的一样多。她知道这并不是千年的放逐——如果她能保持冷静,不管是她、塞拉斯蒂娅,还是那些谐率精华的持有者,都能使她从这场审判中解脱出来。

不幸的是,她知道并相信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恐慌和绝望正悄悄地向她袭来,她的鬃毛和尾巴尖端变成的黯灰色就证明了这一点。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的呼吸开始加快。她闭上眼睛,又放慢了呼吸。她知道她的敌人在干什么。她能够胜利。她必须这么做。她一点也不会动摇。

 

~FiM~

 

塞拉斯蒂娅看着暮光闪闪充满自信和活力,带着头冲向刚刚重新布置过的花园。无序给这些元素的位置留下了一个荒谬的谜团,而暮光闪闪则认为答案就在那巨大的树篱迷宫里。塞拉斯蒂娅只能希望她是对的——毕竟,暮光闪闪是一只最聪明的小马——但有件事一直困扰着她,那就是这项任务不会那么容易完成:“我知道你还在这里,无序。你还是现身一下吧。”

无序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带着那令人恼火的快乐微笑:“我真的可被预见到吗,塞拉斯蒂娅?我在这方面还得下点儿功夫,我的职业简历什么的。”如果他不因塞拉斯蒂娅的反应而幸灾乐祸的话,她无声的怒视几乎可以把他重新变成石头。

“你真是太无趣了,塞拉斯蒂娅。我想这一千年来情况越来越糟了。我想你想知道你在我这个小游戏里扮演的什么角色吧?不是很明显吗?这一次你没有机会参加。”一只利爪的突然折断,两个敌马站在塞拉斯蒂娅的密室里。又响了一声,房间的门消失了,留下一堵坚固的墙。

“哦,不过别担心。你在贵宾席上。”无序用他的爪子在面向床的墙上画了一个大长方形,啪的一声,长方形变成了一扇窗户,黑色框的,在镜框的中间下方用银色的字母写着“Pony”。透过窗户,塞拉斯蒂娅可以清楚地看到暮暮和她的朋友们正在接近迷宫的入口。“哦,天哪,”无序假装惊讶地说道,“他们已经到了入口。看来我得走了。再会。”随着一声魔法,无序消失了。

 

~FiM~

 

露娜在这里有多久了?好几小时?好几天?也许还不到几天,但月球上的时间总是难以估量。她正在输掉这场意志之战,她知道这一点。她以前在这块荒芜的岩石上被监禁的时间还太近,伤痕太深了。不管她为了保持冷静告诉自己什么,一种非理性的绝望一直在她心里强烈地涌动,灰色的东西在她的体内慢慢地蠕动。

然后她听到了什么,灰色东西的声音停了下来。不可能是真的。她一定听到了什么声音。但后来她又听到了,灰色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那是一个呼唤她的声音。她熟悉的声音。露娜向四周环顾,寻找着源头,发现它在——很远的地方,只因地势的平坦和颜色的暗淡而可见,是一小点儿的绿色。露娜歇斯底里地笑了,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在她眼前的绿色希望出现后,她试图起飞,但空气太稀薄,无法让她在空中飞行拍打几次翅膀。她只不过是飞奔着,身上的灰色也逐渐远去。

 

~FiM~

 

无序完全乐在——他怎么认为的?——“欣欣向荣的小马镇”其中。这些小马长期生活在相对和平、和谐和有序的环境中,以至于当真正的混乱和骚动降临时,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和那只有浆果形状可爱标记的深紫色小马玩耍是最有趣的。

打败谐律精华的承载者一直是小马驹的游戏。他只需要把他们分开,利用他们隐藏的恐惧和弱点,加入一点无序的魔法一起搅拌,大功告成!立竿见影的胜利。唯一困难的是,令他惊讶的是,小蝶。他不好意思地承认,尽管她和看上去一样柔弱,但她在重要的地方却完全镇定自若。他不得不用愚蠢的暴力改变了她的想法,那其中的乐趣在哪里呢?老实说,这仍然让他很恼火。哦,年轻的暮光闪闪仍然在勇敢地向前走,仍然在努力前进,但她只需最后一次努力,就可以用他的方式看待事情。说到……无序看了看蹄表:“如果我的计算是正确的,他们应该会从图书馆出来,大约是……”

“小心!汤姆来了!“呼喊声之后是玻璃破碎的声音和‘砰’的一声巨响。无序飘到图书馆,发现精华的持有者们,减去一个,聚集在图书馆树外的一个大石头周围。每个人都戴着俗气的首饰,实际上是她们各自的谐律精华,尽管黯灰色的小马脸上漠不关心的表情清楚地表明了这场冲突将如何发展。

“好吧,好吧,好吧。我看你们找到了谐律精华。太可怕了。”无序甚至懒得掩饰他的坏笑。

暮暮站直了,脸上露出几乎令马信服的胜利神色:“无序!我已经猜出你这个蹩脚的谜语了。你现在就要完了!”

“我当然是。你显然已经和我决斗过了,现在是我面对命运的时候了。无序为他的眼睛变出了一副太阳镜,在他的胸前画了一个红白相间的大靶子,以强调他的讽刺:“女士们,我现在准备好被打败了。准备好了就开火。”

暮光闪闪怒视着眼前……那把她所有的朋友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混蛋的东西:“朋友们,现在!”她命令道,那些灰暗的小马也不那么热情地咕哝着。这只独角兽回身怒视着图书馆:“云宝黛茜!过来这边!“无序为了不爆发出大笑,动用了相当大的自制力。不是云宝黛茜,而是暮光闪闪的小龙宝宝从图书馆出来,脖子上戴着忠诚元素。

真的,当这些元素如此惊马地失败时,有没有小马会感到如此惊讶呢?

当无序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元素承载者继续互相攻击时,他的喜悦迸裂开来,因为暮光闪闪只能站在这一切的中心,目瞪口呆地不可置信。“好极了,小马们,好极了!”他说道,”和谐已经在艾奎斯陲亚正式死亡。无序的规矩,塞拉斯蒂娅的失据*。”无序继续笑着,看着朋友间分享着恶毒的话语并抛弃朋友,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只震惊的、愤怒的、心灰意冷的小独角兽。

好吧!离开!“暮光闪闪对着她曾经的朋友们退却的身影喊道,“看看我是否在乎!我也不需要你们!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暮光闪闪的声音变得如此微弱,“……敌马……?“当塞拉斯蒂娅这位受到高度赞赏且忠诚无比的学生在他眼前从灿烂的紫色变成了暗淡的灰色时,无序高兴地纯粹看着。这是一个双重胜利,因为他知道,在坎特洛特的那个小塔楼里,他讨厌的劲敌每秒钟都在监视着他。随着这场比赛的结束,也许是时候登门拜访了。

 

~FiM~

 

虽然奔跑变得很困难——气就像艾奎斯陲亚最高的山尖儿一样稀薄——露娜清楚地发现她的目标是她认为的目标时,她加快了蹄步。“糖心!”她喊道,声音在平原上回荡。糖心已经朝她跑去,听到她的呼唤便加速了。

两只小马相遇时,糖心把自己埋在露娜的前腿间,露娜轻轻地把头靠在她年轻朋友的背上。糖心挣扎着喘气,几乎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儿,她开始了一次恐惧引起的胡言乱语。“我的天我的天我们在月球上我们是不是被放逐到月球上了我们是怎么登上月球的我们在月球上做什么呢?”

露娜尽她所能轻轻地嘘了一声——她还不太习惯温柔。“孤没事。这不是永久的放逐。这是源自一个古老的敌马进行着的小规模报复。这是针对孤的惩罚。不是汝。”糖心的呼吸减慢到正常速度,露娜站直了,严厉地俯视着她:“说到这里,汝在这里干什么?孤叫汝快跑。”

糖心耸了耸肩:“你叫我跑,但更需要我留下来。”

露娜惊讶地眨了眨眼睛。糖心说得那么坦率,那么迅速,好像这是世上最自然而然的事情。露娜微笑着低下头继续她的马抱:“亲爱的糖心。孤可拿汝怎么办?”

糖心笑了:“没什么可办了,不是吗?我已经被放逐到月球上去了。”

露娜笑了。她真的笑了:“汝是什么让一切变得更好?”

“噢,真是让我窒息!你们两个去开个房吧。”露娜很快转过身来,面对那嘲弄的新声音,糖心蹿到她的保护性动作后面,脸上一片红晕。

在这两只小马面前悬浮的是一个华丽的马体镜,但并没有自然地反射出来,一张可能是小马的脸,如果真的眯起眼睛看的话,正在对她们微笑。“无序!”露娜喊道。

“‘无序!’‘无序!’有谁告诉过你你听起来像张破唱片吗,小露娜?”他从镜子里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顺便说一句,你看起来不错。比我预想的要蓝得多。”无序的目光转向了糖心,“啊,是之前的侍从小丫头。这是一个新的可变量。”

露娜恶狠狠地眯起眼睛:“汝想要什么?汝是来幸灾乐祸的吗?”

无序耸耸肩:“有一点吧。一点点。我想你会有兴趣看看你最亲爱的姐姐的表现,”他指向镜子,露娜开始急促地喘气。玻璃里的图像是塞拉斯蒂娅,躺在床上看着挂在墙上的什么东西,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来。最痛苦的是她身体上三分之二的灰色。

“汝对她做了什么,无序?”

“啥?啥?我什么也没做。“哦,露娜真想把笑容从他的脸上扯下去。“你和我一样清楚,你们两个太强大了,我不能直接魅惑,即使那样做并不完全无聊。”无序用爪子敲了敲玻璃,“但是那些谐律精华与之相连的小雌驹们呢?简单如馅饼。我只是让塞拉斯蒂娅看着我行动。你知道……塞拉斯蒂娅在她的私马学生身上投入了不少。”

露娜怒视着他。“你在自私地享受,让七只小马在你的直接作用下受苦?

无序笑了:“好吧,老实说应该是八只。对于一只在最后一天饱受最深的恐惧折磨的小马来说,你看起来精神非常好。”他若有所思地拉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哦。哦哦哦哦哦!这太完美了!小露娜交了个朋友!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

露娜保护性地站在被提及的朋友面前:“孤知道你的诡计,无序。汝不会希望孤单独面对汝的挑战的。”

“哦,天哪,”无序说道,他的声音里流露出讽刺,“如果不把你们分开,我的游戏只会遇到更多麻烦。可惜的是,我不能一弹指头就改变一个普通的小陆马的思想。哦等等!我可以。”

砰的一声,无序消失了,出现在糖心的后面,拍拍她的头,然后直接拉上拉链,避开了露娜的魔法爆炸。“哦,不,”露娜屏住呼吸说道,看着她的朋友睁大了眼睛,松弛了下巴。当糖心的颜色从亮绿色变为暗灰色时,她的心直跳到了蹄间。“糖心?”露娜问道,这一次她的声音几乎没有高过耳语。

糖心的皮毛现在完全变成了灰色,抬头看着露娜,她的表情完全沉了下来:“您需要什么吗,公主?“她用一种简洁、专业的语调说道。公主。糖心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叫过露娜“公主”。

当他看到露娜的头垂下时,无序的笑容变成了纯粹而高兴的微笑。现在的任何时候,他都能看到灰色沿着她的身体蠕动。等等。那是不该发生的。她的鬃毛和尾巴应该下垂而无精打采,不会在头顶上盘旋,像遇上了一场猛烈的风暴般。闭上眼睛,露娜抬起头来,无序可以看出,眼泪确实从她的脸上流下来。但当她的眼睛啪的一声睁开时,眼睛里充满了梦魇的烈度和恶毒。

 


*:原文“Discord rules, Celestia drools.”用了个单押啊……为了押韵,只好这么处理。

thumb_up 1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RemainAtto Lv.10 独角兽
评论 第八章

又拖一个月我检讨:ftemoji_lunawait:

8 月 5 日
YU Lv.2 天马
评论 第八章

太彳亍了

8 月 11 日
评论 第八章

衣服上的灰色也逐渐远去了。

这句也是...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