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深邃之暗
深邃之暗Lv.1
夜骐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雾与星之子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5,760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77 forum 11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3

雾与星之子

 

Story by Darkness

 

 

 

 

暮光焦急地在友谊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内踱步。

 

又是一个开学季,更多的新学生,更多的教学任务,更大的责任……这些,暮光已能熟练应对。

 

她担心的不是这个。

 

一个月前……

 

“他的友谊课程,就拜托你了。”露娜公主带着一旁的小独角兽——隐雾星空(Hidden Sky),说道。

 

暮光难以拒绝,便答应了。她无法忘记,隐雾星空离开前,那诡异的笑容……

 

露娜公主对他的介绍不多,但暮光能看出,这个小独角兽,不简单。

 

他灰黑的毛发中,点缀着星星一样的,发出幽光的白色斑点,仿佛是夜空的化身。即便裸着身体,他看上去也很像是披上了裁自黑暗星空的绸缎。

 

更让暮光瞠目结舌的是,他的躯体有时如烟雾一般轻盈、灵动,不像是凡间的小马。露娜公主离开时,没有关紧门,门就这样虚掩着,隐雾星空居然毫无动静地穿过狭窄的门缝……

 

门没动,没有一丝响动!这不是穿墙术,不是缩骨功,隐雾星空的身体如幽灵般诡秘,他的魔法也不同于任何已知的独角兽。

 

这些能力,仅仅是他刚出生就拥有的。隐雾星空的母亲在分娩时,没有经历过漫长的煎熬,他的流体身躯丝滑地溜出母亲的体内,简直比放屁轻松百倍。

 

父母惊讶于他那烟雾般流动的形体,和那些零星闪光的斑点。“隐雾星空”,他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下。

 

面对这天赐的礼物,他和父母不以为意。隐雾星空只想用它换取廉价的优越,和凌驾于弱者之上的刺激感。

 

露娜公主发现了他的天赋,便将他收为学徒。隐雾星空的魔法技巧更上一层楼,但改变不了熊孩子野蛮无理的本质……

 

不论是将他囚禁于黑暗地牢的禁锢结界里,还是放逐到无尽深空的星辰海洋中,他总能成功逃脱,并且道德素质没有丝毫提升。失望的露娜公主寄希望于友谊的魔法,但这有用吗?

 

很难说。

 

 

 

暮光将隐雾星空领入教室,迎接他的将是来自六个不同地区的同学。暮光希望,这个最富有活力的班集体,能让隐雾星空学会如何正常交往。

 

“欢迎新同学!”暮光露出职业性的微笑,说道。同学们礼貌地拍打蹄子或爪子,礼貌地回应。

 

“请做自我介绍吧。”暮光将讲台交给隐雾星空。

 

隐雾星空左右扫视台下的同学,不屑用正眼看他们,鼻腔短促地出了口气,又缓缓摇头。气氛有些奇怪。

 

暮暮打圆场道:“可能新同学有些害羞……”

 

“我叫隐雾星空,以后就要跟你们这帮小朋友一起学习了……”他打断暮光说。

 

“等等!你误会了,大家都是同龄嘛,不要说他们是小朋友,要互相尊重……”暮光赶忙说道,但没能改变那六个学生的不满表情。

 

“同龄?就这?噢,我以为他们是小朋友,毕竟看上去很幼稚。”

 

“稚……稚嫩,年轻!对吧?”暮光努力挤出大大的笑脸,试图转移话题,又说:“好啦,我们已经认识他啦,那么各位同学也像新同学介绍一下自己吧!”

 

“加鲁斯。”

“奥瑟蕾斯。”

“银溪。”

“暗焰。”

“约娜。”

“沙坝。”

……

 

他们满脸不快,自我介绍死气沉沉。

 

“那大家就是朋友啦?”暮光尴尬地总结道,“多交流,好好相处……”

 

说完,暮光立马消失在教室里,只留下了七位同学。

 

 

 

该领新书了。约娜背着大箱的新课本,回到教室,身后的沙坝虽然只帮约娜分担了一点点,就开始喊累了。

 

友谊学校,听起来轻松,好像只要学友谊,但普通学校要学的,他们也得学,并在此基础上,多出一门友谊课程。

 

隐雾星空从箱子拿出了一本精美的,又厚又大的空白书,翻来翻去地玩弄,似乎很好奇。

 

“这是日记本。”沙坝解释道,“暮光校长鼓励我们写日记,主要写写心得体会,做做自我批评什么的。”

 

“自我批评?”隐雾星空饶有兴趣的抖抖眉毛,“那对你来说很轻松哩!能写几百万字出书噢!”

 

“什么意思?”沙坝问。

 

“什么意思?他就是在挑事!”暗焰站出来,亮出了自己的爪子,还好奥瑟蕾斯和银溪及时拉架,没有让矛盾升级。

 

“还没指名道姓,就对号入座了?”隐雾星空接着嘲讽。

 

加鲁斯也压不住怒气,走上前,但也被银溪拉住。

 

“想打架?不过有一说一,我以前揍小朋友也揍累了,不屑跟你们打。”说完,隐雾星空离开教室,扬长而去。

 

“我们……做错了什么吗?”银溪可怜巴巴地说。

 

“呃……这个……他……太害羞了?所以排斥陌生的同学?”沙坝胡乱猜测,“不管了,拿书吧。”

 

 

 

日程表很快也贴上了,里面的内容总是不会有太大变化——上午有各种文化课,下午是友谊课程,还有社团活动或者体育锻练,晚上则有唱歌、观影、游戏之类的娱乐活动……

 

“约娜讨厌长跑!”约娜失望地指着日程表,体育课的时间一点都没少。

 

加鲁斯调侃道:“数学课肯定也会变难,恐怕你得长出更多的蹄子了!”

 

一想到约娜数数时的蹩脚模样,同伴们哈哈大笑,只有约娜笑不出来。

 

“唉……”约娜面对着墙上的日程表,低下了头。

 

大家逐渐安静了,都盯着背对他们的约娜。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教室后面的天花板上,有一团裹挟着点点亮光的迷雾,正在暗中观察……

 

“哈哈哈,一心学习友谊的家伙居然‘反目成仇’!有趣……”隐雾星空心想。

 

银溪摸摸约娜的头,说道:“这有什么?我也不会做这么难的题,一起挂科吧!哈哈……”

 

“别担心,我可以帮你辅导的。”奥瑟蕾斯安慰道。

 

“我们是朋友,有问题就一起讨论嘛!”

“对啊,我们都会帮你的!”

“别纠结这个了,很多小马都考不好的!”

……

 

大家团团围在约娜周围,给予她鼓励。

 

“谢谢!约娜有这样的好朋友!”约娜把激动地将五个同学紧紧抱住,夹得他们差点断气。

 

暗焰挣脱束缚,推了推约娜,说道:“今天可不上课!干嘛要讨论什么数学呢?赶紧出去玩啊!”她指着加鲁斯,做出挑战的姿势,说:“小蓝鸟儿,敢不敢跟我去操场比试比试?”

 

“谁怕谁?来抓我啊!”加鲁斯做了个鬼脸,先飞出了教室。

 

暗焰紧随其后,其余的小伙伴们也跑了出去,看他们俩在操场上空你追我赶。

 

“什么?居然……不过,应该还会有好戏……”教室内的迷雾缓缓聚拢,形成小马的形状。

 

 

 

“伪装成……一团积雨云。”

 

嬉戏打闹的加鲁斯和暗焰丝毫没有意识到,那团闪光的云,就是隐雾星空。

 

“火烧屁股咯!”暗焰做出类似于躺着的姿势,在加鲁斯前面高傲地展示自己的飞行技术。

 

“小心后面!”加鲁斯提醒道。

 

暗焰来不及回头,便被快速下降的云朵遮住了双眼,一时间失去了方向感。慌乱中,她坠到了地面,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划痕。

 

“你没事吧?”加鲁斯扶起暗焰,“云宝老师肯定偷懒了,云都掉地上了,还不打扫。”

 

多亏了坚硬的龙鳞,暗焰身上没有出现太大的伤口。

 

暗焰迅速起身说道:“没事,让我来帮帮她。”然后飞起一脚,试图踹散那团不该出现在这的云。

 

但令她惊讶的事发生了,这团大云迅速收拢,隐雾星空显现出原形,暗焰无法及时减速,一脚踹了隐雾星空的脸。

 

“友谊学校中总有些家伙喜欢恶心我这样友善的学生,这还怎么传播友谊呢?”隐雾星空说道。

 

很显然,隐雾星空故意找打,为自己即将实行的邪恶计划做好铺垫,但被激怒的暗焰没有猜到他的意图。

 

“他会魔法!”沙坝提醒道。其他的小伙伴们也大声劝架。

 

“废话,我知道!”暗焰鲁莽地冲上去,对准隐雾星空的脸挥动爪子。

 

龙的利爪足以撕开普通小马的皮肤,但隐雾星空并不是普通的小马。爪子划过他的身体,如同划过空气一般,仅仅改变了他的形状。

 

“小龙熄火哩!打不动大恶马哩!”隐雾星空后退并恢复他的小马身体,用极其恶心的语气和表情挑衅道。

 

“尝尝这个!”暗焰深吸一口气,再吐出龙息火焰。

 

“星团火!”隐雾星空亮出了第一招,若干团球状魔法火焰不停地从他的独角喷涌而出,这些火球吸收了暗焰的龙息,并加倍奉还。暗焰被淹没在星辰的火焰之中。

 

但生于火焰的巨龙,不可能被火焰所征服!迎面而来的火焰,对龙来说,如同微风吹过脸颊。星团火遮挡了双方的视线,暗焰借着星团火的掩护,直接挥出一记重拳。

 

隐雾星空没有雾化自己的身体,故意承受了这痛苦的一击。

 

“下次说话礼貌点!”暗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隐雾星空,挥挥握紧的爪子说道。

 

“请您下次也礼貌呢。”隐雾星空伸出蹄子,指了指暗焰身后。

 

暮光闪闪刚好目击了隐雾星空倒地的一幕……

 

“这就是你对待新同学的态度吗?”暮光质问道。然后她又扭头看了看隐雾星空,他眼泪汪汪的样子,令暮光坚定了自己选择。

 

“你!暗焰!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可是,明明是他先……”

 

暮光不理会暗焰的辩解,更不理会其他小伙伴的乞求,用严厉的眼神逼迫她认错。

 

隐雾星空跟在暮光后面,又一次露出了那诡异的笑容……

 

 

 

“暮光校长找我说过,他是露娜公主的学徒。他第一次来,你不应该……”

 

“我不想再见他了!”暗焰打断沙坝说道,“第一次来……第一次来就害我吃处分?”

 

“但你的确违反校规了呀……”奥瑟蕾斯小声提醒道。

 

“哼!校规?龙从来都是这样解决问题的。”

 

“喂,都一学期了,还想靠打架解决问题啊?我觉得,吓唬他一下就够了。”加鲁斯说道,“虽然我也挺想打他的。”

 

“难到你们还指望用友谊感化他?你们一开始明明都讨厌他,现在却说什么‘他第一次来’?”

 

暗焰说完,便摔门而出。

 

“你这样做太过分了!”约娜对暗焰说道,不过暗焰此时已经出门了。

 

“怎么,你还有想法吗?”加鲁斯问。

 

“约娜以前也很暴躁。”她开始严肃地说道,“同学们不喜欢横冲直撞的牦牛,约娜一开始也很生气,但后来同学们了解了牦牛的文化,约娜也改变了自己,于是不会吵架了。暗焰还是过分了!”

 

“那今年还能看你表演空蹄碎木板吗?”银溪指着教室角落的一堆木板问道。一想到约娜因过于激动而一不小心拍碎课桌,以及老师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场景,大家又笑出了声。

 

“太过分了!”暗焰回到了教室。

 

“你打算认错了?”约娜激动地问道。

 

“你想通了?说不定主动道歉还能撤销处分!”沙坝说道。

 

暗焰有些疑惑,说:“你们在说什么啊?我说的是隐雾星空!他刚刚在……搞街头艺术,不太好玩的那种。”

 

“艺术?好玩呀!快带我们去看呀!”银溪推了推暗焰,请求她引路。

 

“真的?那……你们呢?都要看吗?”暗焰问。

 

大家都点点头。

 

“好吧……但是,约娜,我提醒你,看完了,别一生气把墙撞了。别像我这样。”暗焰一说完,就出门了。

 

大家都愣了,不解其意,尤其是约娜。

 

“什么意思啊……”约娜的心中有个大大的疑问。

 

 

 

暗焰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对身后的朋友们说:“就在那个拐角,你们想看就看吧,我就不看了。”说完,便转身离开。

 

他们迫不及待地跑去查看,但最终看到的一切,却让他们目瞪口呆。

 

这栋宿舍楼的墙角,突然多了一幅画。

 

画中的一只牦牛作为全画的中心,格外显眼。她身体及其肥大,表情扭曲且张狂,前蹄高高抬起,要破坏蹄下的物品——一座用沙子堆成的城堡。

 

城堡旁边,坐着一只灰黑色独角兽——隐雾星空。他看着自己造的城堡即将被毁,露出一副委屈和无助的模样。

 

在画面的边缘,五只种族各异的同学正看着隐雾星空,嘲笑或是咒骂他。

 

画面正上方居中处,赫然写着这幅画的标题——“我不爱牦牛”。

 

“谁画的?!”约娜大声质问。

 

“当然是我。”声音从上方传来,看来隐雾星空又伪装成雨云了。

 

他显现原形,来到画前,说道:“如果一定要我评论这幅画,我可以给出一个‘可爱’来评价。我也就是随便画画,反正我画得挺爽。对了,这是我最近突发奇感画的,你非要说我在讽刺什么东西也可以罢。”

 

“可约娜不是这样的!”约娜说道。

 

“哟哟哟,画的又不是你,怎么又开始对号入座了?”隐雾星空开始了嘲讽,“不过也没关系,座位很多,欢迎各位对号入座。”

 

她知道,画中的牦牛就是自己。尽管隐雾星空画得丑,很多同学不一定会将她和约娜联系在一起,但那标志性的牦牛发型还在,全校只有约娜有这个发型。

 

不过约娜没有立刻上钩,而是控制情绪,好好解释道:“牦牛不是只会破坏……”

 

“停停停,我知道。”隐雾星空打断她,“我画这幅画,既不是灌输负能量,也不是我心理阴暗。你在评价时如果先入为主,往往都会丧失自己的思考能力……”

 

“你也少废话,那你倒是解释一下,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加鲁斯急不可耐地插嘴道。

 

隐雾星空解释道:“含义很多,我简单说一部分吧。我委婉地指出了牦牛文化的糟粕,这种行为不仅干扰了朋友,更影响自己。牦牛在践踏时,自己的大脑也受到震动,导致智商下降,学不好数学……”

 

“不准侮辱牦牛!”约娜生气了。

 

但隐雾星空不听,继续说:“包括牦牛国王在内的所有牦牛,都有这种陋习。所以,所有牦牛的大脑多少都沾点……”

 

“不准,侮辱,牦牛!”

 

约娜直接压低脑袋,牛角对准前方,直冲上去。朋友们不敢阻挡她爆发的怒火,当然,他们也没有阻挡牦牛的力量。

 

然而,隐雾星空故技重施,将身体转化为闪光的迷雾,让约娜没有撞到他本身,而是撞坏了他身后的墙。

 

民族自豪感被践踏的约娜,哪能那么轻易地冷静下来?她把迷雾当作隐雾星空的身体,不断尝试撞击,想要冲散他。

 

“我不得不说,这幅画的影响力和事闹得比我预期当中要大太多了,我希望我能得到一个公平的解释和对待。至于接下来你对我的无端攻击,我不做评论,也不做回应。作为一名绘画者,我只是希望我能够有一个正常的,良好的创作名誉……”

 

隐雾星空还打算以装无辜的方式,继续燃烧约娜的怒火。

 

约娜在横冲直撞中,失去了理智,不知不觉,在隐雾星空的挑衅下,她破坏了越来越多的校园设施……

 

 

 

“伙计们,好消息!”银溪撞开门,冲进教室喊道,“晚上有好多班级要搞聚会,我们也去吧!”

 

这个好消息不足以让小伙伴们兴奋起来,原因很简单,又一个同班同学被暮光叫到了办公室。

 

“我不去,我都被学校通报批评了,全校都知道。”暗焰说道。她又碰碰约娜,说:“你呢?想不想去当‘明星’?”

 

“约娜不想去,约娜丢了牦牛的脸……”

 

“校长对这件事怎么说?她能原谅你吗?”沙坝关切地问道。

 

“校长骂了约娜,好长时间……”

 

“没有处分?那就没事!”加鲁斯兴奋地打了个响指,“听说暮光见识过牦牛的脾气,牦牛对艺术的要求真是严,要是有一点瑕疵,就恨不得把整个小马镇给拆了。和以前的牦牛比,约娜那点破坏,太软弱无力了。”

 

“闭嘴!”约娜对加鲁斯吼道。

 

加鲁斯说:“哦,抱歉。那隐雾星空呢?我猜他肯定被处分了。”

 

“没有。校长说,那幅画以后会抹掉,但不违反校规……”

 

“太离谱了吧!”加鲁斯感叹道。

 

“如果单从画的内容来看,他确实没有违反校规呀,只是他画的太随意了。”奥瑟蕾斯说道。

 

“幻形灵!你还替他讲话?”暗焰生气地对奥瑟蕾斯说。

 

“吵这个有什么意思啊?来点好玩的吧!”银溪拉住暗焰说道,“猜猜,隐雾星空的下一个目标是谁?我赌一根薯条,是……是你,奥瑟蕾斯!”

 

 

 

校园外,一堆又一堆的篝火被陆陆续续地点起。看腻了校园风景的学生们,自然更愿意跑到外面玩耍。同一个班级的学生们分别聚到篝火旁边,分享假日的见闻。有几个学生跑到了别的班级所在的火堆,希望能收获友情……甚至爱情。

 

他们也吃腻了学校食堂的晚餐,于是自带食材,吃起了烧烤。吃饱了,便开始找乐子,玩游戏、讲段子,不亦乐乎。有的班级自发组织合唱,响亮的歌声感染了更多的同学加入,有趣的是,一些“破坏分子”故意唱别的歌,把所有同学的调子都带歪了……

 

可惜,快乐不属于那四个小伙伴。

 

他们本应该有六个。

 

“暗焰和约娜真的不会来吗?”沙坝问道。

 

加鲁斯回答:“那不然呢?还不是因为隐雾星空……”

 

他还没说完,银溪突然捂住了加鲁斯的嘴。

 

“嘘……安静点,隐雾星空在悄悄看着我们!”银溪小声对大家说。

 

他们惊慌地扫视附近,想要在一群小马中,找到正在偷看的那位。

 

“你们都不对,他躲在那里边……”银溪指着上面说到。

 

其他三位小伙伴顺着银溪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篝火产生的烟雾。虚惊一场,这只是银溪的玩笑。

 

可这个玩笑没有让他们笑出来。

 

“暗焰和约娜,她们现在或许很伤心吧。”沙坝失望地说道。

 

“如果她们当时能冷静点就好了。”奥瑟蕾斯说道。

 

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一只双目失明的小马正走着,另一只小马对他打招呼,结果这瞎子一下就认出了她是幻形灵,你猜为什么?因为他的导盲犬被幻形灵恶心跑了!”

 

隐雾星空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附近,并和其他从未见过的小马一起点燃了新的篝火。他们似乎是凭空出现的!

 

“他们在讨论幻形灵?”奥瑟蕾斯问道。

 

“奥瑟蕾斯,你别去,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沙坝站起来,走到隐雾星空旁边。

 

“警察逮捕了两只可疑的小马,其中一只是邪恶的幻形灵。于是警察问他们想要什么,第一位小马说自己是无辜的,想要恢复自由,第二位小马也说自己是无辜的,想要爱与包容。于是警察果断逮捕了第二位,她果然是邪恶的幻形灵……”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沙坝说道,“你们是在讨论幻形灵吗?希望你们能稍微照顾一下其他同学的感受,因为我有一位同学就是幻形灵,她刚才就在我旁边。”

 

“啊?我说什么了?”隐雾星空故作惊讶的表情,“我又没说什么危险的言论,‘友谊警察’就要出警逮捕我了?真是什么锅都往我头上甩嗷!”

 

“至少别让奥瑟蕾斯听到吧……”沙坝请求道。

 

隐雾星空装作没听见似的,继续讲:“如果有谣言说,所有幻形灵将倾巢而出,请问超市的哪些东西会被买断货?答案是,电蚊拍、电蚊香……”

 

“拜托,别说那么大声,好吗?”沙坝继续恳求道。

 

隐雾星空依然自顾自地说:“如果幻形灵的家炸了,请问谁会得救?答案是全小马国的所有公民……”

 

“求你别说了!趁她还没听见……”

 

“没事,她听见了。”隐雾星空说道。其实奥瑟蕾斯早就站在沙坝的后面了。

 

“你要不要来讲一个,奥瑟蕾斯?我旁边的朋友们可喜欢这种故事了。”隐雾星空再一次挑衅,“哦,抱歉,忘了介绍我的朋友了,我给他们起了好听的绰号,分别是‘暴沙泰克’、‘飓风滑行者’、‘刚健飞鹰’、‘静海’、‘云之彩’……”

 

“这……”面对这种情况,沙坝感到很尴尬,“奥瑟蕾斯,别理他,冷静……”

 

“不用了,谢谢。”奥瑟蕾斯拒绝了隐雾星空的“邀请”。“我很冷静,冷静的很!”她对沙坝说道。

 

奥瑟蕾斯很快便飞走了,为了不让其他同学看到她流泪。她作为幻形灵,已经被误解和歧视不止一次了。

 

“别生气呀,那根薯条,我不要了还不行吗!”银溪一边说着,去追奥瑟蕾斯。

 

“沙坝,你难到还打算继续听吗?”加鲁斯对呆住的沙坝说道。

 

“不了……我们回去吧。”

 

随着一团篝火的燃尽,一个班级仅存的四名学生,消失在了这场聚会中。

 

隐雾星空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在瞬间化成了迷雾,永远消散在空中……

 

谁又能保证,下一堆熄灭的篝火,不是自己面前的那堆呢?

 

 

 

教室的灯依然亮着。

 

“玩得开心?”暗焰对回来的朋友们问道。

 

“得了吧,又气跑一个。”加鲁斯回答。

 

“又是隐雾星空?”暗焰说道,“看来果然不应该去的。”

 

教室的门被推开,隐雾星空进来了。

 

“玩得开心?”隐雾星空大声问道。

 

“喂,你干嘛来这里?”加鲁斯对他说。

 

“你不是教室的主人请别下逐客令,要不然和我口中的幼稚小朋友有什么区别呢?”隐雾星空反问道。

 

“哦,好吧,随你便,记得关灯关门。”加鲁斯对隐雾星空说,他又对周围的朋友们说道:“我们回宿舍。”

 

加鲁斯刚要走,隐雾星空便拦住他,说:“这么没有礼貌,难到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礼仪吗?哦,差点忘了,我听说你是一个被古鲁爷爷养大的孤儿,难怪……”

 

那一瞬间,加鲁斯真的想冲上去扇他一巴掌,但他又立刻想到了身后的暗焰和约娜。

 

“是啊,那又怎样?反正认识我的都知道。不知道你有没有精通礼仪知识。”加鲁斯说。

 

看着加鲁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隐雾星空感觉不对劲,于是转移话题。

 

“那就来讲点你们不知道的。风暴大王和俊鹰之间……”

 

“这个我知道!”银溪举起爪子抢答,“风暴大王和俊鹰之间爆发战争,胆小的俊鹰逃到了海里,连台阶也造不出来!是这样吗?”

 

趁隐雾星空还没开口,沙坝又说道:“嗨,别忘了我!要不要编一段关于我的笑话?”

 

隐雾星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说:“不清楚你们这些‘友谊小将’到底又在玩什么把戏,突然上来没事找事,实在不懂。”说完便立刻离开。

 

笑声从教室的门口传出来,到了隐雾星空的耳里,这下该轮到他气急败坏了。

 

但,那又怎样?他可没必要生气,友谊学校的班级,还多着呢。

 

 

 

一个月后。

 

暮光早早地来到了学校。她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发现地上有一封信。

 

她捡起信,还没打开,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打开了门旁的校长信箱。

 

暮光好久没有注意过这个信箱了,这个信箱已经装满了信。

 

她拿出了所有的信,一一拆开查看,发现所有的信,都是举报信,举报的对象,都指向同一个小马……

 

“很抱歉,露娜公主,我……”暮光在心里默念道。

 

她正想着,突然感觉有一阵灼热的湿气流过上方。

 

“隐雾星空,找我有事吗?”暮光说道。

 

“哇哦,有水平,居然能发现我!比那些小朋友强多了。”隐雾星空变回小马的身体,“顺便给您一个善意的提醒,最近有一群小鬼在造谣生事,可不要轻信谣言嗷。”

 

“你好像知道我要来找你啊?”暮光说道,“跟我进办公室再说话。”

 

办公室里,暮光正襟危坐,对面的隐雾星空却嬉皮笑脸。

 

暮光开口说道:“首先,有很多老师反映你多次旷课,即使上课也不遵守课堂纪律……”

 

隐雾星空反驳道:“老师?你说的是哪些老师啊?我跟你说嗷,就那些老师,那点水平,我一个也看不上。”

 

“不只是老师,还有其他学生也反映了你的问题。就拿这一封信吧,这位同学说你经常无故讽刺抹黑其他同学……”

 

隐雾星空又插嘴道:“我批评他,他就说我抹黑他?真有他的。”

 

“还有一封信,说你在画黑板报期间,擅自将自己诋毁同学的文章写进黑板……”

 

隐雾星空继续反驳:“他们不是不希望我用尖锐的方式讽刺么?所以我就用文学这种‘温和’的方式,难到有问题?他们就这么脆弱?”

 

“还有同学说,你多次在其他同学写完作文后,偷偷写攻击性的评语……”

 

“自己写得烂,自己还不知道,我提醒一下怎么了?”

 

“你还多次试图激怒其他同学,引起矛盾……”

 

“还不是得怪他们不成熟?你知道的,和小朋友争斗并且辱骂取乐只需要一两分钟就能做到,但是得到的乐趣,却是能消耗好几天的。”

 

……

 

“这封信里说,你甚至和校外的成年小马一起在校园内挑衅其他同学……”

 

“那所谓的‘其他同学’作恶时你怎么不说?全把锅甩到我这个‘大恶马’上就对了?”

 

“还有同学……好吧,没有信了。”

 

“就这?”隐雾星空反问。

 

“就这。”暮光回答,“但就这么些信,我花了半小时才读完。”

 

“这么多破事,你到现在才找我?怕不是你们管理层之前一直在踢皮球哦,校长踢给副校长,踢给辅导员,踢给班主任,踢给任课老师……”

 

“不,这不是在推卸责任……”暮光解释道。

 

隐雾星空不听,打断她说道:“难到是想找个机会把我给踢走?那您随意,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因为露娜公主还对你抱有希望!”暮光突然猛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我哪次没有对你好好说话?我知道你不喜欢听批评,所以我没有像对待其他学生那样对待你,即便你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

 

“极其严重的错误?有吗?”隐雾星空装作疑惑的样子。

 

“当然,你肯定还记得,你来学校第一天,就被一个同学‘欺负’了。当时,你所说的情况是,她无缘无故打了你一拳,除此之外就双方没有其他动作,对吗?”

 

隐雾星空回答:“对啊,她先踢我一脚,还打我一拳,后面的事你可是亲眼看到的。”

 

暮光继续问道:“那么,请问为什么,当时操场的草坪有烧焦的痕迹?并且在灰烬中,我发现了残留的魔法粉尘。”

 

“这个嘛……”

 

“那就让我来解释一下。”暮光说道,“你有操控雾与光的魔法,和大量其他相关的魔法技能,你的魔法也已经精湛到可以操控极其细微的事物。所以,你完全可以做到,用魔法将特定颜色的光锁存到小水滴中,再在需要时释放,而无数个小水滴组成的雾墙,足以掩盖事实的真相。不过,在你和暗焰打斗时,你可能只是用这些小水滴锁存了火光,于是,在雾墙之外的我,并没有看到你的攻击。”

 

“哇哦,过了一个月,你居然发现了这个?思维真是敏捷呢!”隐雾星空说道。

 

“我知道,你其实是在批评我,我确实没有相应的能力来教育好你,恐怕露娜公主需要另请高明了。”暮光说道。

 

“怎么,你拒绝露娜公主对你的考验?”隐雾星空问道。

 

“如果这是场考验的话,那我已经失败了。”

 

“但我还没有玩够呢。”

 

“但别的学生已经玩够了!”暮光突然吼道。

 

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仿佛空气都因为暮光的愤怒而凝滞。

 

那一时刻,暮光和隐雾星空,就是死死地互相盯着。

 

过了一会,隐雾星空说道:“我说过,和小朋友争斗并且辱骂取乐只需要一两分钟就能做到,但是得到的乐趣,却是能消耗好几天的。”

 

“难到你想继续吗?”暮光说道,“但我不希望你再把快乐建立在其他同学的痛苦上了。我会通知露娜公主接走你。”

 

“真的吗?那,我们可不能错过今晚最后的狂欢……”

 

又是那诡异的笑容……

 

 

 

夜深了,暮光和她的朋友们该离开了。

 

所有的学生已经入睡,除了隐雾星空。

 

暮光在学校门口的大厅遇到了他,隐雾星空已等候多时。

 

他说道:“你那么随便地开除你的学生,就不怕我一个‘恶意举报’,让教委会把你的友谊学校送上天?”

 

暮光答道:“我的学校不归教委会管。你可以回了。”

 

“那就是说,你的学校的是非法的咯?小马镇‘唯一的神’居然公然藐视法规,还没有受到惩罚,真是不可思议呢!”

 

“你对我不满吗?”暮光问道。

 

“当然不满,就你这样也配当校长?刚建学校的时候,还有小马说这是马国友谊的未来呢,现在想想真是讽刺啊!恐怕,你需要经历一点点‘考验’……”

 

“你到底想干什么?”暮光问。

 

隐雾星空只冷笑一声——他将用行动回答这个问题。

 

“星团火!”他再次使出这个招式,昏暗的校园大厅瞬间被魔法的火光照亮。与上次不同,这些球状魔法火焰只有一部分被丢向暮光,其它的都向四面八方飞去。隐雾星空想把这个校园烧毁。

 

“魔晶盾阵列!”一面面魔法水晶被暮光设立在学校大厅的墙壁前,星团火打到这些魔晶盾上面,迸发出强烈的光,魔晶盾如镜子般,将学校大厅照个通亮。

 

待到炫目的光黯淡,双方睁开眼后,发现学校安然无恙,魔晶盾完全抵挡住了攻击,并完好无损地悬在上空。

 

“哟,还挺好看。”隐雾星空说道。

 

“瑞瑞给我的灵感。”暮光说道。

 

“可惜,你很快就看不见了。”隐雾星空即将开始使出他的下一招:

 

“至暗时刻!”

 

眼前的世界霎时间一片漆黑,隐雾星空用魔法暂时吸收了一切光线——不仅仅是室内的灯光,就连天上那点微弱的星光也没有被放过。

 

但黑暗只持续了不到短短一秒,那些魔晶盾,竟发出幽光,让大厅再次亮起来。

 

“锁存光线的魔法,你应该会用的,对吗?我可是一直在学习。”

 

如果隐雾星空执意要吸收这些光线,那可能就要花上一整晚的时间。归根到底,那些光是来源于自己的星团火,在加上天角兽强大的魔法,两股魔法的光亮强度实在是太高了。

 

他放弃了这个失败招式,转而使用了下一招:

 

“星弧刃!”

 

隐雾星空将魔法聚集在一条线上,再将它推出,一片由魔法铸就的刀刃以极高的速度飞向暮光。

 

“复合旋切护盾!”暮光早有准备。

 

常规的被动防御魔法,即便能勉强挡住这次冲击,防御者也往往会因承受巨大的震荡而晕厥,所以,暮光采用了更主动的防御方式——在一般的魔法盾外,设置多层由围绕施法者高速旋转的魔晶碎粒组成的主动防护盾。每一块魔晶碎粒,都是一片微小的切削刃,它们将星弧刃切割得支离破碎。

 

隐雾星空不断尝试从各个角度进攻,但始终没有伤害到暮光本身。

 

“赶紧回家吧,这样下去是没有结果的。”暮光说道。

 

“是吗?看来,你似乎还不知道什么叫‘空间刀痕’呢,恐怕你的学习能力还有待提升哦!”

 

暮光仔细一看,自己的身边突然多出了许多“黑洞”,它们悬浮在空中,贪婪地吸收着光,里面似乎无穷无尽。

 

如果有一把锐利的刀片,在纸上划出一条闭合的曲线,那么曲线内的纸张将会脱离。星弧刃,这把高维空间的刀片,在暮光的身边划过一次又一次,她很快就意识到,只要再用星弧刃刮出一道,至多两道“空间刀痕”,她所处的空间,就会分崩离析,而她,也将坠入虚空,不复存在。

 

“星!弧!刃!”

 

随着隐雾星空的最后一次进攻,暮光周围的“空间刀痕”也连结成一个闭合曲面,那片区域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而外来的小马,也只能在这无底的虚空面前,回忆着友谊公主曾经的一切……

 

至少隐雾星空是这样以为的,他忍不住仰天大笑,一抬头,却发现暮光正悬停在空中。

 

他显然忘了,暮光对瞬间移动的魔法有多么熟练,想再次制造“空间刀痕”来困住暮光,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原本悬浮在墙壁附近的魔晶盾,突然在暮光的操控下,剧烈震荡,产生裂痕……

 

“碎晶风暴!”

 

魔晶盾被打碎成无数晶粒,从四面八方飞向隐雾星空的身体。隐雾星空立刻雾化自己的身体,意图避免来自晶粒锋利断裂面的割伤,但这些带有魔法的晶粒,依然能为隐雾星空带来不小的痛苦。

 

风暴过后,隐雾星空恢复了小马体形,但由于疼痛,他的视线变得模糊。

 

“苹果杰克,抓住他!”

 

暮光说完,早已埋伏好的苹果杰克甩出她的套索,精准地套住了隐雾星空的脖子。

 

“你难到不知道,我如雾一般不可抓握吗?”隐雾星空说道。他再次雾化,让苹果杰克抓了个空。

 

“趁现在,云宝!”

 

云宝从窗外,以几近声音的速度飞向隐雾星空的身体,并在他身边使出了自己的绝活——彩虹音爆。隐雾星空被雾化的身体,连同大厅的窗玻璃一起,被震碎,并飞到了外面。

 

“配合得不错!”云宝伸出蹄子说道。

 

苹果杰克也伸出蹄子,想和云宝击蹄庆祝。但隐雾星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不愧是‘暮卫兵’呢,前有套索套空气,后有彩虹音爆撞空气,你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她们惊恐地看向四周,却丝毫没有发现隐雾星空的痕迹。

 

“我可要好好谢谢你啊,云宝。如果只靠自己,我很难将我雾化后的身体扩散到如此大的范围,多亏了你,现在,我的魔法的影响范围可是前所未有的广阔!就让‘空间刀痕’遍布在校园的每一处角落吧!”

 

“暮光,快想想办法!”苹果杰克着急地大喊。

 

“想通过‘星弧刃’破坏空间?不用想办法了。”暮光说道,“他的魔法有了更大的影响范围,但作用力也被削弱了,所以,他的‘星弧刃’也变得极其微弱。我的学生们都学习过魔法课程,懂得如何消除微弱的魔法,我不用和他打游击,因为学生们自己能消除‘星弧刃’。如果他想赢的话,必须立刻让这里消失,不过,这根本不可能。”

 

随着警报的拉响,学生们立刻行动起来,开始寻找和消除魔法。暮光之所以把这些知识教给学生,是因为小马镇在无尽森林边缘,有时会遇到危险,他们需要一定的自救能力。

 

“但他怎么办?”云宝问。

 

“没关系,他已经使用了很多次消耗极大的法术,又要维持自己庞大的体形,很快就会坚持不住的。”暮光回答。

 

但许久过去,隐雾星空非但没有显性,他说话的语气反而更嚣张了。

 

“你们这些马国小朋友啊,天真、幼稚,我一拳就能打倒十个……哦,友情提醒一下,看看对方的脑袋吧!”

 

暮光和她的朋友们,以及所有学生们,他们的脑门,正奇怪地发出光……

 

“露娜公主将我困在结界长达四十九天,把我放逐到星空长达八十一天,但这些都无法消灭我,这些困难,反而让我的魔法更加强大!而你,暮光闪闪,想靠一个月的进步就想打倒我?”

 

“难到……你还有招数?”

 

“在被放逐的时间里,我吸收和运用了星辰的魔法,并运用这些魔法,独自回到了这个世界。在回来之前,我在每一颗星辰附近,都割开一道‘空间刀痕’,并设置了‘星能信标’。如果我要在这里再次使用大量的魔法,就会在我面前割开‘空间刀痕’和设置‘星能信标’,我通过虚空,在两个‘星能信标’之间连接‘虚空位面之桥’,将星空的魔法快速、无损耗地引入到这里。”

 

听到这里,暮光已然是目瞪口呆。

 

“你们接近‘空间刀痕’的时候,就已经吃下了‘星能信标’这个鱼饵,所以,你们的脑袋才会发光。不过你们就别想操控这种魔法了,毕竟,在这个学校里,只有我会这种魔法呢。”

 

“你想怎样?”暮光说出了这场战斗中,她所能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异 空 间 垂 钓!”

 

来自星星的魔法通过“虚空位面之桥”,被灌入到“星能信标”的持有者内,然后隐雾星空又让这些魔法流回星辰。

 

流回的,不只是星星的魔法,还有“星能信标”,以及“星能信标”的持有者——暮光和她的朋友、学生。

 

隐雾星空流放小马们,就像钓鱼一样,甩钩、收杆,动作一气呵成。

 

那些无端批评和侮辱隐雾星空的可恶小马,都会饱受被放逐的痛苦……

 

吗?

 

 

 

午休时间结束了,在急促的铃声响完后,暮光在广播中通知全校学生到大厅集合。

 

确认了所有学生到达后,暮光说道:“各位不必恐慌,之前的事都发生在梦境中……”

 

但下面的学生们依旧吵闹,他们满是疑问,有些学生依旧沉浸在恐惧之后。

 

“安静!”暮光喊道,“首先,我很抱歉,是我通知了露娜公主,她在午睡时间用魔法令全校师生强制入眠,并进入梦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预料到隐雾星空将会对学校做出报复行为,所以,露娜公主计划编织梦境,让隐雾星空在梦中宣泄愤怒……”

 

暮光的解释还是没有消除学生们的恐慌。

 

“各位不必担心隐雾星空会对我们有影响,在进入梦境之前,我对所有的学生附上了‘魔法隔绝镀膜’。隐雾星空在梦境中的魔法虽然影响到了现实世界,但你们受到了保护,没有被植入‘星能信标’,残留在外的‘星能信标’也已被清除……”

 

这时,星光熠熠从后台漏出半个身子,向暮光挥挥蹄子,示意她过来。

 

“不好意思,我稍微离开片刻。”暮光说完,转身离开。

 

她走到后台之后,才发现,并不是星光熠熠要找暮光,是露娜公主。

 

“您怎么来了?抱歉,没有来迎接您……”

 

“不必拘礼,我来是为了跟你讲讲跟隐雾星空相关的事情。”露娜公主说道,“以隐雾星空的能力,他很快就会发现这是梦境。虽然我和我的学徒们已经编织了多层梦境,令他陷入梦境循环,但他迟早……至多五百年,梦境就无法压制他,所以我的想法是,每当你、星光熠熠、斯派克和其他五位小马睡眠时,会自动进入隐雾星空所在的梦境,并在黎明时自动退出,在此期间,你们要劝导他,教会他友谊……”

 

“露娜公主!恕我冒昧,我想知道,您为什么不用更果断的方式解决问题呢?他已经逃离你的惩罚两次了!”暮光问道。

 

“请听我解释,暮光。”露娜回答,“五年前,我在观星时,突然起了一场大雾,大雾虽然很快散去,但我观察到,天空少了一颗星星。有目击者说,在小马镇附近观察到了坠星的现象,同时,那一天正好是隐雾星空的生日。”

 

“难到,您的意思是?”

 

“是的,暮光,我不能毁掉我亲自创造的星辰。”

 

然后,露娜继续说:“暮光,等一下你应该还要和学生讲话,我希望你能讲一讲,她的事迹,她是个英雄……”

 

许久之后,暮光突然回到学生面前,并极其严肃地大声说:

 

“现在,默哀!”

 

喧哗的学生突然安静,但依然迷惑地东张西望,但既然暮光校长已经低头默哀,那学生们也只好跟着做了。

 

全场安静了约半分钟后,暮光开口说道:“或许,这就是母子连心吧!隐雾星空的母亲,听闻了他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后,专程来学校劝导他,但由于我的疏忽,我没有为隐雾星空的母亲做好防护,她被隐雾星空在梦境中的魔法波及,被植入‘星能信标’,在隐雾星空喊出‘异空间垂钓’的一刻,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记住那可怜的母亲吧!解散!”

 

学生们回到各自的教室,而暮光再次回到后台。

 

“我已经把这个悲剧告诉全校学生了,还有什么要做的吗?”暮光对露娜公主问道。

 

“记住,每个晚上,你都会来到隐雾星空的梦境。这个梦境的夜空与现实中的完全一致,当隐雾星空的母亲被放逐到星空后,我捕捉到了她微弱的魔法辐射,并创造星辰以放大辐射,你可以明显感知到那颗星星的魔法与其他星星都不同,我在那里创造了隐蔽的‘折跃门’,如果你无法忍受隐雾星空的折磨,便可从那里逃离。愿隐雾星空母亲的在天之灵指引你!”

 

“愿隐雾星空母亲的在天之灵,指引着我和朋友们。”暮光说道。

 

 

 

若干天后。

 

暮光和朋友们把城堡的图书馆翻了个遍,依旧没有太大的收获。

 

“到底是谁能在五年前创造那起事件?这么多书的记载里,除了‘外神克罗特’和‘狂怒者埃兰戈’之外,没有谁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了!而他们早就离开了小马国!”暮光说道。

 

“那颗星星是不是被派对大炮打下来的?”

“它为什么不是被飞马摘下来的呢?”

“我还说是用弹弓打下来的呢!”

……

 

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猜地不亦乐乎。小蝶也想说说自己的看法,但每次刚要开口,说话都被打断,她的声音总是被忽视。

 

“给我安静!”小蝶终于忍不住了。

 

大家纷纷惊讶地看向小蝶。

 

“不好意思,我可以说一句吗?”小蝶问。

 

“没事,说吧。”暮光说道。

 

“我不确定是不是他干的,但我想应该和他有很大的关系,五年前……”

 

 

 

五年前。

 

“哦,小蝶,他们是如此的冰冷,只有你的善良能够温暖我!”

 

无序打了个响指,故意把自己冰冻起来,然后在小蝶的面前将冰慢慢融化。

 

“我们是朋友,我当然应该对朋友善良啊。”小蝶说道。

 

“从来没有谁对我这么温柔过!一千年来,从来没有!我必须好好报答你!你要什么?我什么都能给你!”

 

“什么都能?那……如果我要星星呢?这个应该做不到吧?”

 

“小菜一碟!”无序打了个响指,将自己和小蝶传送到室外。

 

“这将是个惊喜,你必须先闭眼。如果你懒得闭眼的话,我也愿意帮你。”说完无序一个响指,用雾遮住了夜空。

 

紧接着,又一个响指,云开雾散,一颗坠星从夜空划过。

 

“哇,真漂亮!”

 

“别发呆了,快许愿!”无序催促道。

 

小蝶闭上双眼,在心中默默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希望此刻出生的小马,是个善良友爱,不制造矛盾,不引发争吵的可爱小宝贝……”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雾与星之子

结尾笑了。暴打阴阳马,大快人心

9 天前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天降煞星阴阳马,友谊学院混世魔

9 天前
某张姓男子 发表的评论已被 某张姓男子 于 8 天前 删除,理由:暂无。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雾与星之子

真是个可恨而又可怕的家伙...

9 天前
上官轩清 Lv.5 天马
评论 雾与星之子

标签还是连载中

9 天前
深邃之暗 Lv.1 夜骐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184 @魔法师T_T :

好诗,不过这是个悲剧,雾空能在梦境里逍遥500年,无辜的母亲却受到惩罚

9 天前
深邃之暗 Lv.1 夜骐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187 @某张姓男子 :不能,把这些话单独拎出来,别人就不知道我想说什么,这些话和整体不可分割

 

9 天前
深邃之暗 Lv.1 夜骐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193 @大黑星 :

是的,能力差可以学习,但三观歪了就难改

9 天前
深邃之暗 Lv.1 夜骐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194 @上官轩清 :我听别人说,有人喜欢把各自的原创角色合在一起写故事,我觉得这挺好玩的,所以以后有空的话,也想用别人的角色和这个角色写在一起,所以用这个标签。

 

9 天前
FreezeWings Lv.1 天马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加油

8 天前
FreezeWings Lv.1 天马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246 @深邃之暗 :

太过杂烩就不好了 就像PR花里胡哨的转场一样

8 天前
深邃之暗 Lv.1 夜骐
评论 雾与星之子

回复57280 @FreezeWings :

谢谢支持,不过PR是什么意思?是“屁肉”吗?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