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禅师住深山
禅师住深山Lv.1
麒麟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心焰

第九章 陷阱?陷阱!

chrome_reader_mode 2,901 event 2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 forum 0

另一边,云宝出了甜点屋就拉着小蝶一路狂奔,终于赶在她被累死之前在车站里找到了星光和塞壬们,她们三个像是跟屁虫一样一直待在离星光不远不近的地方,时不时的说一些悄悄话,云宝的手心捏出了汗,因为星光看起来好像要去做巴士,那样的话她俩也不得不跟上去,巴士里面的空间一共就那么一点,想不被发现比登天还难。

她应该不知道我们吧?小蝶突然想到了人类星光从来没在小马镇出现过,她很可能来自其他的城市,没见过也不认识她们几个,余晖说她认识暮光公主还偷走了魔法卷轴,可不一定就知道在这个世界还有和她们有共通性的存在。

“快走,她们动了。”看见星光她们开始上车,云宝带着小蝶往大巴的方向跑,顺手从路边摊上拿走了两个帽子,也不管够不够就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留下。

 

“我…好像…看见上帝了”,柔柔像一摊烂泥趴在了大巴的最后一排座椅上,眼里冒着星星,还有两个小天使不停在在脑袋绕着圈圈,体力耗尽的她连说话都只能断断续续的。为了不被发现,云宝特地带着她坐到了车子最后一排,这样就可以把塞壬和星光熠熠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以防有变。

“嘘,她们在说话”。

云宝的眼睛紧紧盯着前面的艾达琪三人和星光熠熠,为了明天的比赛她已经豁出去了,刚才上车的时候她找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才发现零钱已经没有了,一狠心直接往钱箱里塞了一张五十元钞票,想起那离她而去的五十元和司机大叔惊讶的眼神她就一阵阵的肉疼。

看着云宝不开心的样子,柔柔明智的把自己有零钱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她在看什么?”索娜塔疑惑的看着前面玩手机的星光熠熠,悄悄的向艾瑞斯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在看电视剧,也可能是电影,管她呢。”

“你们两个,安静,”艾达琪咬牙切齿的压低了声音对着两人说道,为了宝石的魔法她们这一路上受了多少苦难,好不容易才查出星光熠熠和那个神秘女人有一段特殊的关系,本来跟踪就够费事的了,这两个笨蛋还这么引人注目,是还嫌麻烦不够多吗。

她们几个和隔阂完成交易后,本以为宝石的魔法会留下来,谁知道帮完她的忙魔法又神奇般的从宝石上消失的无影无踪,愤恨的她们咽不下这口气,依靠着一些积攒的人脉和留下的线索,找到了和她有些不同寻常关系的星光熠熠,一连跟踪了好几天却丝毫没有见到那个神秘女人的身影,除了留下的海妖标记和完整的宝石,她们不知道还能从哪里获得隔阂的消息,只能保持现状,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小声一点”,坐在前面的星光熠熠终于受不了这几个烦人的家伙,摘下了耳机转过身来,无奈的看着后面的几个人,“戴着耳机都挡不住你们的声音,跟了我一路你们不累吗。”

索娜塔愣了一下,迟缓的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的,明明我们藏的这么好。”

“我建议你们下次再跟踪别人的时候低调一点,而且最好离她远一点好吗?”无奈的拍了下额头,星光熠熠现在深深的怀疑塞壬故事的真实性,这么傻的人真的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吗?

这辆大巴是去往郊区路线的专车,前排诺大的车厢里空无一人,后面的车厢云宝和柔柔坐在最后一排,塞壬三人在倒数第二排,星光熠熠在倒数第三排,好像生怕她不知道一样,她们吵闹的声音一字不漏的被星光听进了耳朵里,即使她带着耳机。

按理说塞壬一千年没有变化肯定会引起注意,可是为什么她们没有被发现呢?

 

听到星光熠熠的话云宝柔柔和塞壬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现场的气氛沉默了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星光熠熠笑着眯起了眼睛对云宝说道:“既然挑明了,能说下为什么跟着我吗,我想我应该知道你们为什么跟着我”,然后又看向了艾达琪,“至于你们,我就不清楚了。”

“哼,你跟那个穿着绿袍子的女人是一伙的吧,你应该知道为什么”,艾达琪皱眉看着星光熠熠,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女人,她们几个找了很久才发现她和星光熠熠有关系。

“当然,然后呢?”

“那个女人骗了我们,当初约定好的我们帮她拿到晶石,她帮我们修好宝石,可现在她带走了晶石,我们宝石的力量也跟着消失了。”

“啊哈,果然是你们偷走了我们的晶石,”云宝在后面张牙舞爪,被柔柔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拦住。

 

“呵呵,我当然认识她,像你们这种脑袋不灵光的人肯定会被她耍的团团转,除非…像我一样聪明。我听过你们的事迹,传说中用歌声给小马国带来灾难的海妖—塞壬,昔日作威作福意气风发,如今却沦落到这种境地,啧啧啧,真是可怜。”

星光轻蔑的语气让塞壬三个人感到无比的愤怒,在小马国的时候,海妖虽然在陆地上不比龙族强大,可在海上确是独一无二的霸主,要不是这个世界没有魔法,她早就把星光熠熠丢尽大海里喝个够,上一次她们这么被人轻视还是刚来到坎特洛高中的时候,那两个杂毛小子为自己狂妄的言语付出了代价。

“我发誓,再从你口里听到一句恶心的话,我就撕烂你的嘴”,艾达琪握紧了拳头,随时可能会冲上去跟星光打一架,身后的艾瑞斯和索纳塔也跟着蠢蠢欲动,这一段时间她们几个受过的憋屈太多了,心里的一股怒火正无处发泄。

星光熠熠靠近了艾达琪,因为她在三人中最有话语权,“我有个想法,既然你们和我都对自己的处境不满,不如让我们一起合作,我帮你们回到小马国,你们帮我解开一个秘密,怎么样?”

“又是合作,呕,这种鬼话我们已经听够了”,艾瑞琪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她现在已经不相信任何陌生的怪人了。

“信不信随你们,真可惜某些人要错过大好机会喽”,星光熠熠故意露出背包里的魔法卷轴,上面的封皮带着某个魔法师的可爱标记。

曲线、星星,艾达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星璇的可爱标记,那一把白花花的胡子,看起来人畜无害跟快要入土一样的小马,当初就是他动用了跨越位面的强大魔法才把她们三个转移到了人类世界,这个让她们恨之入骨的标记到现在也没忘记。

她的眼中燃烧着怒火,这个仇她们三个从来没有忘记,也不能不报,即便这一次真的是陷阱,只要能让星璇付出代价她也心甘情愿,回头看了看艾瑞琪和索娜塔,两人无声无息的点了点头,她们同意了。

“我们答应了,不过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放心,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星光熠熠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几个人没等她去找就主动上门,诱骗塞壬的过程比她想象的要简单得多,如果不是多了两个不速之客,或许还会更容易。

 

“哈喽”,挺着啤酒肚的司机大叔停下了车子朝着众人打招呼,常年的工作让他的身材已经发福变形,但依稀还能看出一丢丢年轻时健壮的模样,“已经到最后一站了,如果你们不在这里下车的话我就要把你们拉回市中心了。”

“当然,真是太谢谢您了,我们就在这一站下车,”一帮人蜂拥的走下客车,星光熠熠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一路上坐的太久把她的骨头都坐懒了,抬头看了下站牌又翻了下包里的书,大步向前的朝着前面走了过去,后面艾达琪三人始终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经过隔阂的事情她们也不太愿意相信其他人了。

云宝和柔柔也跟着下了车,刚才车上剑拨弩张的气氛有点可怕,突然转变的紧张氛围又让她俩猝不及防,还没等消化完信息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云宝四处张望了一下,发觉附近的风景有些眼熟。

“柔柔,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

“如果那上面的名字没写错的话,我想是的。”

云宝的目光顺着柔柔手指的方向找到了路口的牌子,上写着熟悉的名字—无尽营地。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