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老櫳鱼
老櫳鱼Lv.1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辐射小马国:崩塌(FoE:Fall Out)

第一章:十五号

chrome_reader_mode 10,065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7 forum 0

  "因为在五十一号避难厩,无马能进,无马能出。"

灰色。

黑腹白斑的野鸟孤独地掠过地灰暗阴沉的天空,我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它,直到一声枪响之后吗,它爆出了一丝血色,翻滚着坠落下来。

“好枪法!”我不禁叫好,向卧在土丘上四十二号撇去一眼。

四十二号一边往狙击枪的瞄准镜里望,一边拉动枪栓,缓缓地调整着呼吸,而天空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再炫耀他的枪法了。

四十二号长抒了一口气,他收起狙击枪四蹄一串蹿站了起来。

“你还在兴奋什么?你还记得我们的任务吗?”

“当然,追捕未经允许擅自离巢的十二号。”

“亏你还知道,先是十号,然后是十一号,现在十二号又跑了,搜捕队的工作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四十二号别过枪带,把狙击枪移到自己的背后,“为什么这些小马就能安分一点呢?”

“别激动嘛,你看你这么年轻就已经飞到搜捕队队长的候选人名单上了!再看看我,我的年纪都大到可以要孩子了!你看我这还不是在当替补吗?”我用念力把死鸟从刚刚跑过来的狗肉嘴里使劲扯了出来,飘到四十二号的面前。“晚餐!有的时候,就得享受点滴小事。”

“对对,享受你的死鸟肉吧,我还是吃罐头好了。”

“罐头?你知道站前那些番茄罐头已经放了两百多年了吧?”

“而小马是不应该吃肉的!”他的脸突然贴上来,把我吓了一跳,我能明显的看出他的眼睛里摇曳狡黠的光芒。“顺便说一句,你不会也布他们的后尘吧?”

“我?”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神经紧绷,我下意识的四处张望。狗肉无聊的打了个大哈欠。“步谁的后尘?”

“如果十三号和十四号也跑了,你会逃走吗?”

“如果有小马邀请我去参加一个两百年来最大的派对的话,我就可能会考虑一下。只不过还是算了,巢可是全联邦最安全的地方,说实话我还想要个孩子呢,巢这样的环境太适合小马驹的成长。”我把死鸟扔给了狗肉,狗肉兴奋地扑了上去,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四十二号把脑袋缩了回去,他挑高了眉毛,光芒依旧在他的眼里闪烁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你有特殊小马了吗?” 我的脸颊一下子像翻滚着的岩浆一样绯烫,我本来想自然流畅的回答这个问题,答出口的却是:“没,没有。”

“真的?”

“比蒸蛋糕还真!”

他的嘴角上扬到了一个奇怪的高度,“那么我想我应该可以帮你一下。”

萨丁在上啊,这种话他怎么也说得出口?!!

“呵,呵,你就别逗我了。”

他再次挑高了他的眉毛。他的话像秋千一样在我的大脑里晃荡。我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想要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我的大脑。可我像中了邪一样,脑海里一直重复着那种……画面。

伟大的萨丁啊!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 我睁开眼睛,四十二号把他的两个眉毛都挑上去了。我的后腿突然传来一阵莫名的酥软感。

“你在想我想你在想的东西吗?” “呃……不!”我的脸颊瞬间羞得滚烫,“你为什么老是喜欢让我难堪?”

“因为你害羞的时候很可爱。”四十二号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把他打死的心都有了。我恼怒又羞愧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还有,我刚刚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做媒,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就是那样想的。” 他自然不信了,从他的向我做的一个鬼脸都能看出来。

正当我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时候,狗肉叫唤起来,帮我解了围。 我猛地回头,望向狗肉,成功地避开了与四十二号的眼神接触。

“你找到什么了吗?”我从狗肉嘴里飘出一根布条,“沾血的布条!”

四十二号冲上前,“十二号的吗?”

狗肉叫了一声。

“带路吧!”我神清气爽地拍拍狗肉,我终于有了一个脱身的机会。

***** *****

柳条镇?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战前的小镇,但我的哔哔小马的确标注了这个小镇的名字。我的哔哔小马还标注了我蹄下残破道路的名称,也许哔哔小马也有其他令马惊讶的功能。我不停地摆弄着我的哔哔小马,一个新的广播电台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哔哔小马上。我正要收听这个电台,四十二号看了一眼我的哔哔小马,皱着眉让我停了下来,他说他真的受不了哔哔小马旋钮发出的咔咔声。

我和四十二号在狗肉的带领下来到一栋叫做“兄弟银行”的小型建筑。银行的后面被开了一个大窟窿,骷髅附近有几句200多年前的枯骨和一堆撒得到处都是的战前货币,很明显这个群小马想抢一回银行。在炸弹落下的一瞬间,这些小马和他们的梦想一起灰飞烟灭了。

我们通过这个大窟窿走进银行,里面有一大堆几乎没有什么威胁的辐射蟑螂,几个破旧锈蚀的铁桌,满地的空酒瓶和血迹,还有几匹刚死不久的小马的尸体。这群辐射蟑螂似乎很介意我们打扰了他们的“进食派对”,煽动着翅膀向我们飞扑过来,我送给他们一梭子子弹,他们就基本上玩完了。

“这些掠夺者还真有情趣啊!”四十二号指着一个角落,踏死了一只辐射蟑螂。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惊讶的合不上嘴,摆在角落的是一个由破旧木板钉成的小狗屋,狗屋的入口摆着一具被啃了一半的的掠夺者尸体。围绕着狗屋一圈的是形状更娇小的白骨,它们被掠夺者的疯狗啃得一干二净。很难想象这些自甘堕落的小马有这样病态的“情趣”,他们让自己的疯狗把小马驹撕得血肉模糊,再让它把他吃掉。想到这里我内心的怒气不住地翻涌着,很高兴这些掠夺者都被制裁了。

我别过头,不想再多看一眼。“你觉得十二号在这里停留过没?”

“我觉得这些掠夺者就是她杀死的。看看,小口径枪械,弹无虚发,枪枪致命。只有十二号才能做的出来了。”

我不禁皱起眉头,“她这么厉害?”

“别怕,”四十二号微微笑着,“正式的搜捕队队员都这么厉害,而十二号的是惯用小口径枪械罢了。”

狗肉的吠叫声吸引了我们两个的注意力,我寻着狗吠声走出银行,狗肉正对着一张巨大的破旧幕布狂吠。

“你找到什么了?好孩子。”我摸了摸狗肉的头,狗肉兴奋地转着圈,对着幕布继续吠叫。

这是一张布满灰尘的巨大幕布,隐约还看得出来它原本的颜色。它一直从银行屋顶垂到地面,盖住了大半个银行正门。四十二号觉得它遮住了什么,让我把他扯下来。

我集中精力,用力拖拽着巨大的绿色幕布。我和四十二号都退到了安全距离,以保证不被落下来的幕布盖住。幕布缓缓落到了地面,但随后在我的头顶上传来老旧钢筋不堪重负的弯曲声。我和四十二号不由自主地像银行屋顶望去。

“退后!”四十二号向我大吼,但已经太迟了。

轰隆!!! 一辆主战坦克头朝下砸到了我的面前,我瞬间就被地面掀起的冲击波撂倒。我的肺里挤满了灰尘,让我猛烈的咳嗽。幸好这些灰尘还没有飞进我的眼睛。四十二号把我扶起来,立即紧张地抽出了“大家伙(他的八段容量改装魔能步枪)。

“赶紧准备好。”四十二号将枪口指向前方空荡荡的十字路口。狗肉撒开四腿,不知道跑哪去了。

“准备啥?”我迷迷糊糊地问道。大脑还有些迟缓,但我依旧飘起了掉在一边的突击步枪。

一阵又一阵轻微的震动从我的蹄下传来,像大地的不停痉挛。

“妖精!”四十二号大吼一声,蓝色的光束从大家伙的枪口射出,击中了刚跑进十字路口的一头全身包裹着绿色枝叶巨型怪物。巨型怪物晃了晃脑袋,抖掉了被能量光束烧焦的枯枝,他的头上马上长出了新的枝叶,伤口变得完好无损。妖精冲我们发出令马牙颤的怒吼,向我们冲刺。

我立刻滑入辅助瞄准,冲他的身体开了几枪。可惜的是,这除了激怒他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子弹的作用对这种由枝叶拼成的巨型魔法生物来说微乎其微,也许来点魔法? “

四十二,开枪啊!”我朝身边望去,四十二号已经消失不见,我的心瞬间凉了一大半。

我身上的无线电响了起来,是四十二号的声音“你先吸引它的注意力,我等会儿就来解决它。”

好吧,与其在这里等着妖精拍碎我的脑袋,还不如和它周旋周旋。我迅速掏出三十九号特别关照我的黛西,狠狠的吸了一口。我的身体瞬间变得轻盈,四腿则更加有力。我在妖精冲过来之前窜到了坦克后面,本以为坦克能够成为我与它之间的屏障,可没想到他一就掌就把坦克抡到了一边。本来蹲坐在坦克边上的我感觉一阵后背发凉,我立刻转身丢掉突击步枪,将念力集中在那张巨大幕布的两个点上,我趁妖精还没来得及抡掌,把幕布拉起来盖在它的脸上。妖精像小马驹被床单盖住脑袋一样乱叫,两只熊掌一个劲地将幕布往下拉,身体四处乱撞。我灵巧地躲过他的巨大身躯,跑到了较为安全的银行里面。

“好了,”无线电沙沙地响着,“把他引到坦克炮口前面。”

我瞬间明白了四十二号的用意。妖精已经把幕布撕了一个大洞,像披了一个围巾一样围在他的脖子上。他愤怒地冲着我(口气很大的)咆哮,用爪子使劲刨着门口的钢筋混凝土,入口正在变得越来越大,支撑屋顶的门柱摇摇欲坠。

艹,这不公平!

我快速注射了一只捷特,时间像进入辅助瞄准一样变得十分缓慢。我在心中默数着时间,知道妖精的身体,离开了门口,他想再来一次冲撞。就是现在!我将力量全部集中在四腿上,弓起身子像离弦之箭一样冲向门口。妖精的反应也很快,它立即抬起前爪,弹出尖锐的爪子。 我的前蹄刚刚跨出门口,捷特的时效就到了,时间又恢了正常,我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火燎般的剧痛折磨着我的腹部,尖叫声立刻就冲出了我的喉咙。我乱了阵蹄,身体狠狠地撞上了地面,妖精锋利的爪子给我的腹部留下了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血液争先恐后地往外涌。我痛苦地哀嚎着,妖精的眼里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仿佛就在等着这一刻。

还差……一点,我紧咬牙关,使劲拖着我的身体,前面就是坦克的炮管。

妖精隆隆的冲刺声像战鼓一样响了起来,他想像四十二号踏死一只辐射蟑螂一样踩死我!

“该死!”我身上的无限电影响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活塞轰鸣声。坦克的炮管迅速转向妖精。

轰!

*** ***

我躺在开裂的道路上。 我不能感受到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腹部的剧痛也才刚刚消散,视野也像老旧胶片一样镀上一层黑白,但是我还是看得见我的腹部在淌出鲜血。这种感觉真奇怪,就像是你的大”脑知道你做了什么,而你的身体不知道,好像你的身体不再是你的了。

“你会没事的。”四十二号正使劲压着我的伤口,“我给你打了治疗针和吗啡,你马上就会没事了。”

我听不太清楚,就像是有一团棉絮塞在我的耳朵里。可我的确听清楚了吗啡。

我才不需要吗啡,我需要黛西!

“黛西!”我使劲从牙缝中迸出这个词,我不确定自己还有力气再说话了。

“不行!”再一次,他坚定地拒绝了我,“坚持住,狗肉去找治疗针了。”

我不想再和他争了,我知道他每一次都会拒绝。我疲惫地盯着被炸烂脑袋的妖精,力量在我的身体里慢慢流逝。

“来自巢的消息,”我身上的无线电呲啦呲啦的响着,“夜晚将至。请立即返巢或找到最近的安全屋度过夜晚,祝好运。

” 淦,没时间了! 我用尽全部的精力把黛西从我的鞍包里拖了出来,他一蹄把我的黛西踢开了,如同我预料的一样。 他没有看见我从身下偷偷飘出的另一只黛西。当他的注意力被那一只黛西吸引的时候,我迅速地吸入器塞进我的嘴里,狠狠吸了一口。

“那玩意儿会……”他回过头,意识到我已经吸入了一只黛西,“淦,你再这样老子教你替补也当不成!”

我的心脏凶猛地跳动着,力量也在慢慢恢复。我撑起身子,挤出一丝苦笑。

“没命了,我也当不了啊!”我虚弱地向他打趣。

“能跑吗?” 我跺了跺蹄子,勉强站稳了。

他抬起前蹄,摆弄着他的哔哔小马,“我已经把最近的安全屋位置标注在了你的哔哔小马上,试着追上我。”

他刚拔腿要跑,这又是我想起什么。“别担心狗肉,他会找到我们的。”

他跑了,跑得很快。我查看哔哔小马,被吓了一跳。

为什么最近的安全屋这么远啊?!

我听他们说过北小马利亚的夜晚特别危险。我不知道怎么危险法子,他们不说,但我也绝对不想亲身体验。

我飘起地上的突击步枪,黛西支撑着我,可跑步还是感觉像在棉花上跑步一样费劲,但至少我还能跑步。我可不想让自己的肚皮再次开裂,我从鞍包里翻出一瓶治疗药水(苹果威士忌味,耶!),灌进肚子里。

不愧是三十九号给我的药剂,和她给我的黛西一样,效果立竿见影。我感觉全身暖融融的,似乎力量又重新注回了我的身子里。我本来打算再找找四十二号踢飞的那只黛西,我权衡了一下,还是紧跟着四十二号。

四十二号跨上一辆半身入土且锈迹斑斑的主战坦克,纵身一跃,跳进了一栋巨型废弃建筑物的一楼阳台。

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最多只能跳上那辆坦克,用尽全力,我的两只前蹄也只能刚好够到阳台。他牢牢地拉着我的前蹄,我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努力想让自己的后蹄能够勾到阳台,我看见他紧咬的牙关和额头上的汗珠,知道他撑不了多久。 我的独角起褐色的光芒,我将念力魔法集中在自己的后腿上,一层褐色的薄膜包裹住了我的后腿。

他咬紧牙关,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模模糊糊的叫声,像是用尽了最后一点儿力气。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牵引力拉着我的前蹄,我的前蹄勾住了阳台边缘。尖角迸出的光芒像一打灯笼一样强烈,我的后蹄勾住了阳台边缘。

“你真该去减肥了!”我费力滚上阳台,他坐在一边,用欢快的口气开着玩笑,“顺便还该学学如何跑酷。”

我不停喘着粗气,“这,这是我的……我的第一次出勤。”

“我不希望这成为你的最后一次,起来继续跑,安全屋还远着呢。”他就连等一下也不肯,丢下我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一边撑起身子一边调整着呼吸,看着自己的伤口又为地面留下一串血迹,这下狗肉都想找不到我都难。

我跑进这栋建筑,这栋建筑像极了学院课本上所讲的站前的购物中心。大大小小的橱窗随处可见。这些橱窗就是一个个空白的木头框架,上面的玻璃已经消失不见,或者说我还没找到它们在哪里。我向远处望去,才发现这些玻璃碎渣被某些小马取了下来,扎在几具尸骸上。充满暴力和淫秽的句子被掠夺者涂的到处都是。血腥味和不知道是什么腐烂发出的臭鸡蛋味冲进我的鼻子。我用蹄子捂住嘴巴,使劲不让自己吐出来。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头扎进了一匹嗜血怪兽的巢穴,如果说有什么缺的东西的话,就是怪兽本身。

大家伙的咆哮声回荡在有些昏暗的走廊里。几个红点在我的S.A.T.S.视野里亮了起来。

为什么我的运气老是这么差?!!

我努力甩动我的四蹄。四十二号的身影很快又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他在给大家伙装上新的魔能电池。地板上躺着一个骂我着黑烟浑身通红的类小马生物,大家伙给那玩意儿的脑子开了个洞。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生物,他瘦的像是刚刚从小马达菲亚难民营里救出来的二十一号,只不过它的前吻比我见过的任何公马都要长。环绕在他身边的黑色烟雾让我感到一丝诡异,反正我不愿意让任何一点烟雾触碰到我的皮肤。

四十二号很明显注意到了哔哔小马上不断变多的红点,“该死!我们有大麻烦了。”他转过头冲我大吼,“快跑到阳光下!”

阳光?我怀疑唯一见得到阳光的就是我们刚刚跑入这里的地方。但现在转头回去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安全屋的路线横穿这栋建筑,我们顺着这条走廊走就能直勾勾抵达安全屋。但这条走廊的深处看起来伸腿儿不见双蹄,我们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我将力量集中在右腿上,用力踢蹬,尝试向左边的窗口跑去。疼痛像楔子一样打入我的大脑,腹部的创口裂开了,像火烧一样疼 我努力忍受的疼痛的折磨,拼命摆动着我的蹄子。

大家伙的怒吼和我自己紊乱的呼吸不断回响在耳边,我拖着疲软的身体。被透过窗户的惨黄阳光盖成梯形的腐朽的地板也越来越近。

“咔”我蹄下的地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我的金黄的地板还有几步之遥。

一团黑影重重撞上了我的侧腹,我在一瞬间失去了重心,猛地撞在了窗户边的水泥墙上。五脏六腑像是在我的身体里面焚烧了起来,我咬牙忍痛集中精力,立即飘起掉在一边的突击步枪,冲着我面前的巨大黑色怪物开火。

没用!一点儿用都没有! 我眼睁睁看着子弹一次又一次穿过它的身体就像……穿过一堆黑烟一样。一点儿用都没有。

我拼命地爬上窗口,突击步枪的扳机依旧扣着不放,枪口的火舌不停地在漆黑的房间里跳跃着,对着这头巨大的怪物无能狂怒。

“开灯!”四十二号朦胧的声音透过黑影,夹在枪声里,“快开灯!”

我丢掉突击步枪,在黑雾触到我的后腿之前打开了我肩上的灯,紫色的灯光立即照亮了整个屋子。黑影消散,怪物羸弱的本体暴露在紫光之下,全身通红噼啪作响。它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嚎,转身想逃。我奋力飘起突击步枪,马上划入辅助瞄准,将弹匣里的最后三发子弹连同我的怒火一起宣泄在它的身上。

他吃痛惊叫,一瘸一拐地把自己往黑暗里拖。我飞快地换着弹夹,想置它于死地。接着它的脑袋被蓝色的光束穿了个大洞,身体颓然倒地。

“咔”腐烂老朽的地板再次发出了抗议,警告着站在它上面的我。

“别过来!”我冲着正在向我跑来的四十二号大吼,快速地在鞍包里翻出一个黄色的针筒,“这个地板快塌了。”

地板突然向下陷了一点,我本来就微弱的悬浮术被震动打断,黄色针筒咕噜噜滚到地上。地板的前端突然发出巨大的响声,它断了。 整个地板同我一块掉了下去。

像是一柄铁锤重重的击中了我的侧腹,我的侧腹传来阵阵猛痛,肠胃似乎扭到一起。我没时间估计那么多了,我凭意志力把自己的身体从地上揪起来。我痛苦地轻哼着,点亮我的角,在被紫光笼罩的地面上找着黄色针筒。

我从两块木板的夹缝中抽出针筒。一针扎在我的胸前,一股暖流立刻从我的脊柱流向四肢,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力量,敏捷的思维和比磕了黛西之后还快的速度!现在我的自信心爆棚,再加上了我的小紫灯,在对付一匹怪物也不在话下。

我自信地瞄了一眼S.A.T.S.,自信马上灰飞烟灭。

我周围围着一批怪物。

我紧张地张望四周,这里看起来像是购物中心的底层大厅。我没有看见任何怪物,除了地上黑色的小凸起周围什么也没有。我立刻打开肩上的闪光灯,地面上一团团黑色的突起物立刻现了原形——将身体全缩成一团的黑色怪物,它们睁开了紫色的眼睛。

哦,完蛋了。

来不及思考,我对这暴露在紫光下的怪物一顿猛突。我甚至没有想一想这样做的后果。枪声惊醒了周围所有的怪物, 整栋建筑在他们的怒吼中颤抖。

我将闪光灯照相离我最近的怪物,让它不敢在我换弹的时候偷袭我。我正面立刻围了好几只怪物,但他们因为我的紫光灯而不敢靠近。我绕过他们,飞速的跑向离我最近的出口,这时的我已经放弃了爬上我刚刚掉下来的洞口的念头。

一声锐利的尖叫掠过我的耳边,我吃惊地转头,紫光照到正在向我飞扑的怪物身上,但这只是让它现出了原型,并没有让他停下来,它狠狠地撞在我的头上。我再一次被撞倒在地,大脑里满是某匹小马拿三角铁一直在我耳边敲似的耳鸣声。紫光灯闪烁了几下,灭掉了。

我丢掉步枪,集中精力,想要在眼前这些怪物从紫光的影响下恢复之前打开紫光灯。只光在我。面前闪烁了一下便又熄灭了。只剩下从我角上闪出的微弱的紫色光芒。我挣扎着站起来,飘起步枪滑入辅助瞄准。将一梭子子弹送入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怪物的脑袋里。这几只怪物终于被我打倒了。不幸的是,又有几只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大家伙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我虚晃一下绕过几匹怪物,改变方向,朝大家伙大概响起的方向飞奔。在。黄色针筒药剂的支持下,我飞速的跑过几过怪物,它们在我身后怒嚎着。

我跑进一个狭长的过道,过道里突然亮起了耀眼的紫光。我举起蹄子眨巴着双眼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周围亮度的变化。大家伙的声音仍然在不远处响起,我警惕地飘起步枪,慢慢的走向过道深处。

“我已经看见你们了!”我朝E.F.S.标注出来的红点大吼,“快点出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不,你才没找到呢,我们甚至都没看见你”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我迅速地将枪口对准了我头顶的天花板。

小孩?我不认为小孩能在这样的地方生存下来。

“威力你说错了。”另一个幼稚的声音回应着,“我们看到她才让她进来的。”

我的脑袋瞬间被无数个问号灌满。我放下步枪,E.F.S.上了三个红点也变成了紫色。

“等等,我们忘记关门了!”随着巨大的金属撞击声,我身后的卷帘门落了下来。“好了,这下她就安全了。”

小孩?救了我?

“别忘了关灯。”是一个更娇气的声音,我猜她是一匹小雌驹,“难道你们的父母没有教你们什么叫节省吗?”

“哦,对对 !”紫光被微弱的白光取代,我闭了会儿眼睛,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 我能感觉到肌肉的酸痛正在慢慢的统治着我的身体,我知道黄色药剂的药效就快要过了,而我的身体也立刻像被掏空一样无力。我担心这四十二号能不能找到我,但耳边越来越近的枪声打消了我的顾虑。

“等会儿还有一匹小马也要进来,如果你们真的是救我的话,也请让他进来吧。”

“不是我的父母没有教我,是我的父母在教我之前就已经死了。”

我现在TM最不想听的就是个人悲剧。

“威力你又说错了,你的妈妈曾经还在她的酒馆里揪着你的耳朵,叫你不要浪费。”

“我妈哪里有那么做?是你记错了!”

“不是,是你记错了,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天呐,这群小孩不但没有注意到我在说什么,还吵起来了。

“说真的,伙计们。”我的力量迅速流失着,我死命撑着发抖的四腿。“让外面那匹小马进来。”

“你的记性像鱼一样!”

“你的脑袋就是一整条臭咸鱼!”

“你全身都臭!都和隔壁普罗斯奶奶的臭皮鞋一样臭!”

我彻底无语了,身体瘫倒在地上,我连大家伙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眼皮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你和街上的乞丐路由……啊!!”两匹小幼驹同时叫了出来。

“你们还在吵吵啥啊?”那匹小雌驹的幼稚嗓音再次出现了,“快开门!”

……

**** ****

书写下我们的幸福吧。

哎呀,我的伴侣!

你那充满疑惑的双眼。

在我心头布下一阵忧郁的云烟。

和我一起吧!

唉呀,我的伴侣!

牵着蹄一起走出黑暗。

闪耀的坚冰上映照着我们的心愿。

欢迎回家。我的听众们。这里还是你们的老朋友,老马头(old head)。既然音乐已经听完了,那我们还是回到我们的新闻时刻,今天的菜单上有什么菜呢?你们在想什么呢?我的老朋友们,今天可是很星期三,我们的萨丁特辑时间。

星期三?我躺了两天了?

我睁开双眼,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疼痛感,而且还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床头的几株绿色植物提醒我,我在巢的医院里。我心烦意乱地关掉床头的收音机,不只是因为老马头星期三的萨丁特辑,只是在给萨丁不停的抹黑,还因为我的脑袋里全都想着是四十二号和那三匹小马驹。我掀开被子,想在三十九号逮到我之前逃出医院。

“别动!”三十九号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我吃惊的回过头,发现她就在我身后阴沉着脸。看来一顿批评是再就难逃了。

“你要我再和你谈谈你的那个药品滥用问题吗?”

看,又开始了。

“我……我那些药品都是迫不得已才用的。”我害怕地退后一步,做了个鬼脸。

“迫不得已?一次出勤就用掉了三只黛西两支吗啡,三只治疗针,一瓶治疗药水和一只捷特,你知道这些东西是有多难找吗?”

“我碰到了一头妖精,还滚进了一个……”

“哦,对了!”三十九号打断了我,她看起来更恼怒了,“我还没算上猎手药剂,你知道一支猎手药剂要一个巢穴腺体吗?你知道一个巢穴腺体有多难得吗? ”

“如果我当时不用的话,我估计都回不来了。”

“你就算死十回也拿不回一个腺体!”

我知道三十九号这样说是因为她对我滥用药品行为怒不可竭,但这个真的有些伤到我的自尊心了。我把头埋到胸前,像一匹犯错的小马驹一样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三十九号渐渐舒展眉心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在外冒险的想法,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后勤的辛苦,子弹随便用药,药水随便喝。当你们把用完的弹夹随地丢弃的时候,就不能想想后期想买一颗一颗将子弹按进空弹匣时洒下的汗水吗?当你们把空药水瓶随地丢弃的时候,就不能想一想医疗小马一滴一滴紧张地将药水配好的艰辛吗?”

的确,我当过后勤小马。想起那段时光我就不禁后颈发凉,我突然觉得自己被三十九号骂是应该的,她再多骂我一会,我也许反而会觉得好受一些。

“我知道这些东西你们都是必须要用的,我们没有能力去面对外面的危险,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将这样的危险抛在你们的头上。但最近医疗部和军工部的压力太大了,常常是超负荷运转,我只是……有些恼火。”

“我理解。”我本来想和她道歉的,但不知怎么的,她反而向我道歉了。我心里扭成一团,很不舒服。

“向我保证,你下次不会再这样冒险了!”

哈!我就知道三十九号还是关心着我的。

“那你也要向我保证,”我故作严肃,“每天至少要睡八个小时。”

“我向你保证。”三十九号说了出来,而我只是做了个口型。 我趁三十九号不注意,迅速跑出病房跑进电梯。在她追上我,并强迫我许下诺言之前,电梯门关上了。

电梯开始缓缓下行,我调整着呼吸,透过电梯的玻璃外壳与联邦不一样的景色映入眼帘。

如果说电梯是一根透明的玻璃吸管,巢就像是一个白色的易拉罐,底层的圆形大厅周围种满了绿色植物,植物带的内圈是更小的马造水池,清澈的流水由上至下不停奔流。在水池中形成一道水幕。景点带被四个通向次巢的方形入口划开,呈裂弧形。主巢更高的墙上整齐排列着大小相同的窗户,一个窗户则代表着一个小马的宿舍。除了电梯正对着的那一面,那一面像球面一样突出来的墙壁没有一面窗户,也没有一个宿舍。它其实并不是巢的一部分,是巢依着它而建的。它是十五号避难就,但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萨丁塔。

——————————

蹄注:Level Up! Level2

新技能:突击队员——. 使用自动枪械时,精度提高百分之十五。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OEtale

    Ha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