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7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以巢为名(19/22)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56456/for-the-hive

十九:预兆

chrome_reader_mode 11,709 event 2 天前 thumb_up 28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62 forum 1

十九:预兆    19: Portents

 

凯蒂斯塔在链接中尝试联络暮光闪闪,找到一个意识空间。女儿坐在小小的山丘上,头低垂,漫山枯草。身在意识空间,凯蒂斯塔直接出现在女儿身边,这才发觉,丘顶有一块宽大的花岗岩板,上面刻着在鸦居身亡的工蜂的名字。暮光无声啜泣,用魔法拿着锤与凿,在上面一个个刻下他们的名字。石板上刚刻下一百个名字出头,回流的名字排在最上面。

 

“孩子,悲伤与怀念的时间会有的,但现在还不行。”凯蒂斯塔柔声说道,“鸦居还一片混乱,云宝黛西需要你的帮助。”

 

暮光放下工具,片刻,锤凿便消失不见。她没有力气抬头看向母亲。“我知道...我不该躲在这里。”

 

凯蒂斯塔穿透尴尬的情感,在暮光身旁俯下身,一只翅膀盖在她背上。即便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动作还是感觉不太自然。“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失去这么多孩子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痛苦。”

 

“我是不是该问,将来会不会好受一点?”

 

这是跟她妹妹学的吧。“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暮光看向母亲,眼中带着疑问。“几百年的漫长时光里,牺牲带来的悲痛会渐渐淡去,你终将学会把心中的痛留给哀悼日...可惜,只有一种办法练习。”

 

“...我理解。”外面的世界里,暮光听到妹妹走近,抖了抖耳朵。

 

“等一切都解决了,我们可以提前举行哀悼日。”在暮光消失前,凯蒂斯塔说道。

 

“谢谢。”

 

凯蒂斯塔打量起暮光留下的石碑,眼前浮现出多年来新新旧旧的种种痛苦。这个意识空间的一切都已坍塌,漆黑的虚无中,只留下一块石碑。离开前,凯蒂斯塔点亮这片空间。石碑还在。看来她是准备留着这块纪念碑了。假如,这么几百年来,我也留着一块这样的碑,那会有多大呢?

 

沉痛的记忆,对我们这些生命漫长的生灵来说,最为麻烦。总有一天,我们会被沉重的记忆拖垮,可如果选择忘记...她悲伤地长叹一声,渐渐退回现实世界,世界总喜欢这种残忍的玩笑。

 


 

暮光眨眨眼。她的意识回到了鸦居破碎的宫殿内。暮色已去,唯一的光来自空中半轮月亮。幸好,夜骐和夜骐衍生出的幻形灵,借着月光都能看清周围。坚盾和两个弟弟挤在暮光和回流周围,等待她发话。只看一眼他们满是血丝的眼睛,就能知道,他们与女王同样悲伤。艾蕊雅看着葛撒的尸体生闷气——他灵魂跑了,找不回来。

 

云宝黛西带着一支小队飞来。“暮暮,我知道你现在状态不太好,但我们还有很多麻烦要处理——”

 

“我知道,云宝,”暮光的答复带着命令的语气,妹妹闭上嘴。“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

 

“我都懂,姐,我,他妈的...”她说不下去,上前抱住姐姐。云宝很少会在公开场合表达关切,暮光靠在妹妹怀中,寻求慰藉。“我能感应到你的痛,一清二楚。我不是他们的母亲,但他们却也是我的家马,你明白吧?”她无声地命令自己带来的医务员前来照顾姐姐和工蜂们。“上一次我来混沌之地巡逻,还是闪电天马。一只熔岩狗就杀得我们全队只剩我和一个新兵。一连几个月,我都忘不掉死掉的同事,心里乱七八糟的。最后,飞火叫我坐下来,她告诉我,我们还要为活着的马负责,死者可以一直等着我们。”

 

暮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悲痛,慢慢地,确确实实地回到了匣子里。“你说的一点没错。”暮光站起身来,又摆出女王的姿态,朝起身的妹妹点点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继续前进,直到回到巢穴才能罢休。存活的工蜂们状况如何。”

 

云宝想为姐姐的坚强露出笑容,然而眼下的情况让她笑不出来。“情况不是很好,但最恶劣的时刻已经过去了。我把维持护盾的法师和伤员留在之前的中堂里。失落者们完全没有半点理智,不仅想杀我们吃肉,还自相残杀。所幸我们有护盾,它们现在懒得攻击我们了。”

 

“不错,不错。”<棘轮,飞船的情况如何?>

 

她的主配偶正与四名工蜂挤在一个小小的检修井里,房间里弥散着汗水,鲜血与恐惧的味道。供电断了,过道里的工蜂只能靠蹄电筒和魔法照明。<我们守住了工程部,现在大约一半的船上成员躲在检修通道里。>

 

暮光叹了口气,既是悲伤,也是宽慰。<飞船的情况呢?>

 

到了此时,棘轮的气恼终于盖过了对失落者们的恐惧,尽管门外它们搏斗的声音还未罢休。<云宝教出来的军队和葛撒的变异体弄出来的损害差不多,要让诈术号恢复战斗能力,少说也要几个星期。>

 

云宝听到棘轮的批评,翻翻白眼,但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她的兴趣。<等一下,你是说,我们还能把诈术号修好?>她的双翼激动地震颤起来。

 

<诶...螺旋桨和引擎的状况还要检查一下,但锅炉房都还在,船体也完好——葛撒到最后也没能击穿我们的装甲。>

 

“这是个好消息。”暮光说着,忽然脑中亮起一盏明灯。<柔触,把巢穴最好的法师和工程师召集起来,建一座传送门。>

 

<传送门?>柔触,以及凤栖巢穴几乎每一个成员,都为女王的安危满心忧虑。<我这就去安排。但是,巢穴这边安置不下鸦居的难民。>

 

<我知道,交给我就好。>暮光若有所思地揉揉下巴。“云宝,带上我们所有还有战斗力的成员,首先夺回飞船,然后尽可能救下这里的居民。”

 

云宝朝坚盾的小队扭扭头。“收到。我会拦着他们,尽量不让他们跑进沼泽。”

 

“是个好主意。对了,再去找一下之前和我们战斗的卫兵,他们也能帮上忙。”

 

全速飞行中的云宝,脸色一沉。<希望他们能比之前的老大哥讲点道理。>

 

暮光与坎特洛方面进行联系,留下艾蕊雅独自生闷气。

 


 

坎特洛城堡的夜庭,规模不大。塞雷丝缇雅处理起各类政治事宜得心应蹄,回归的露娜也就承担起了暗处保卫国家的任务。千年过去,缇雅还是没能学会这一套。她心情轻快地想道。

 

夜庭的会议厅,只有塞雷丝缇雅王座厅的一半大小,另有三位小马坐在木质圆桌边。议事厅里,堆着一摞摞笔记和报告书,排放的勉强算是整齐。露娜的魔法飘着一个卷轴,其上的报告内容,令她颇有兴趣。“柔光锐刃(Gleaming Dagger),你是这一行动的指挥官,我所说可对?”

 

她将纸张翻过面来,将其递给天马军官。“帕洛米诺海(Palomino Ocean)目击到异常现象?”

 

“啊,这个啊,是的...”柔光锐刃接过文件,“当地天马居民中,有传言称,海域内有不明型号的海船出没,但他们都只当是幽灵船之类的谣言,没有进行过调查。如果不是因为几小时前,我的助理在汇报不久前的小型地震情况时,撞翻了一堆报告书,我甚至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露娜敲了敲下巴。坎特洛少有地震,而且此次只有陆马们有震感。希望这只是偶然。

 

露娜将这令她担忧的念头甩开,又关注起眼前的报告。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对了,除了距离目击地北部两百公里的蹄哥华,西海岸没有任何大型聚落,只有几个连税都征不到的小村庄,还有一些独立住所,从来没有大型港口支持航海探索业。也许此时正是——

 

厅门大开,一只薰衣草色的工蜂拼命想从两位夜骐卫兵之间挤进来。“露娜公主,北方的紧急消息!”

 

“紧急也得按规矩走。”一个卫兵呵斥着,抓住他的尾巴。

 

“你要不是外交官,现在可就惨了!”另一名卫兵啐道。

 

露娜挥挥蹄子,示意卫兵不要妄动。“封存档案,我正等着你呢。”她对卫兵们阴沉着脸。

 

露娜的幕僚们打量着一脸羞愧的卫兵。他们放开工蜂,向夜的公主躬身致歉。“抱歉,殿下,我们以为您...”

 

“没轮到你们替我做主。”露娜批评道。卫兵自知失礼,退出房间外,关上厅门。露娜长叹一声。“别担心他们,档案,明早他们喝醉之后,就都该忘了。你说,”她做好准备,“紧急消息?”

 

“是的,我的女王请求启用难民援助条例,请求立即派遣全部空余的运载工具前往凤栖巢穴。”

 

房间里顿时升起了紧迫的气息,正如同样紧迫的工蜂。“你们的家园出事了吗?”露娜问道。

 

“是遭遇袭击?”锐刃问道,“需要我们支援吗?”

 

“长话短说,”他惭愧地一缩,拨弄起了蹄子,周围的小马们愈发紧张,急切地俯身听取。“我的女王有可能杀死了一位自称是神,或是神的替身的生灵,并因此将一座夜骐帝国从冻结中唤醒了...”

 

露娜摁了摁鼻梁。暮光身上的奇事总层出不穷。“需要我们做什么,档案?”

 


 

坚盾重重落在诈术号残破的舰桥上。密报、铁素,还有云宝从窗中飞入。四马疲惫不堪,坚盾尤是如此。

 

“我的老天爷啊,老大哥是在这里闹脾气了吧?”铁素语气干瘪。

 

仪表盘破损不堪,控制台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半的座椅都被扯了下来。“你怎么还背着喷火器?”密报审视着舱内损坏情况,疑惑地询问坚盾。

 

“燃酱(Burny)和别的妖艳贱货喷火器不一样,不能随便丢的。”坚盾如是反击。云宝白了她一眼。

 

“先放这儿吧,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的船上不能用火焰喷射器。”

 

我看谁敢偷走燃酱。“好吧,先把这里清理门户,再重整吧。”

 


 

而在几分钟前,暮光与之前曾是义子的那只雄驹一起飞过残破的宫殿,一路上都在问个不停。时间静滞法术消失后,才过了不到十分钟,皇室住区内就已经有了冲突。曾经凝滞于时间之外的战火,如今再次燃起。在此之中,雄驹最为注意的,是失落者们的兽潮已明显缩减。最为显著的一点,是天空中近乎一只失落者都没有剩下,毕竟在之前的袭击中,它们是葛撒最为方便的武器。

 

“我们还要谈一阵,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他回头看向身后体型高大的女王,到现在,她还在用微弱电流不断地电击他。 { 虽然局势反转,很是讽刺,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 “分夜(Fen'jet),正义之神没有了,我现在是百夫长分夜。”

 

“好,百夫长,如果你自愿与我一同飞行,我可以不再电你。”

 

他在空中转身,紧紧盯着她。“我绝不会向你屈服,沦为俘虏!”

 

暮光的眼神同样冷漠。“我今天也不收俘虏。我是想要你帮忙带这里的居民逃难。”

 

逃难?我从没听过这种鬼话,月明帝国(The Moonlit Empire)的孩子永远团结一心,我们不会抛下家园,跟你和你用奥龛谋害的马们离开。”

 

要不是因为还有行动能力的工蜂都在帮忙运输伤员,保护飞船,我也不至于要你来帮忙。分夜没杀过她的工蜂——他倒不是没试过——她这才对他有些耐心。“我和葛撒的对话你没听吗?你们的城市边境只剩沼泽了。在这里住下去,外界进不来,而等到沼泽里的生物知道这座城市恢复了正常,你们就都死定了。这还不提,你们没有农田,会不会先饿死。”

 

“我为什么要信你会帮我们?义理之神的审判清除了你的罪恶,但你的身体还是板上钉钉的罪证,要不了多久,你的思维就会和身体同样扭曲了吧?”

 

这些死脑筋的偏执狂烦死了。暮光指向一小队卫兵,他们正和一群失落者搏斗,渐占上风。“你看那里!就算夺回这座城市也没有意义,没有外界的支持,你们城市里的社会秩序已经无可挽回。”她放平语气,他有所迟疑地皱眉。“我向你保证,我能带你们离开这座城市,而如果出去之后,还有马想回来,我也不会刁难,但现在,先为平民们着想好吗?”

 

他心中的卫兵,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想要前去支援自己的同胞,但他心中的将领,却能看得出更要紧的事情。“...你要我做什么?”

 

“聚集你们的市民,带他们到那边地震扰动的中心去。”两马绕过内墙,整座城市的全景映入眼帘。分夜看到,南部地区残破的高塔,遍地的陷坑,不由得睁大双眼。还是先不要问原因好了。

 

“这、这怎么回事?!”他甩甩头,看向暮光。她振动的双翼,肢端的孔洞,都不自然到了恶心的地步,但为了祖国,一切都要靠边。“先不用回答,我这就去传达消息。但你听好。”他语气严肃,咬字一顿。暮光好奇地挑眉。“我,今晚过后,再也不会向帝国皇室效忠,不会为你做任何事。”

 

暮光的表情比二维空间还要平静。“说实话,这样也好。我来这里想找的是古老遗迹的文物,不是还活着的城市。”封存档案钉了她一下,露娜同意提供帮助。她忽然想起之前神殿里的众神。真的要告诉他们塞雷丝缇雅和露娜的事情吗?也许只是个巧合。万一真是凑巧,现在拿露娜的名字劝他们配合,以后肯定会惹来麻烦。假如露娜和塞雷丝缇雅真的就是露诺和塞雷斯提,我也还是问问她们的意见,等她们亲口承认吧。不过,还是得先提醒她们一下...

 

分夜还是不太敢相信暮光的说辞,不过,看到女王陷入沉思,他便出发去支援自己的同事了。他直飞而下,来到那一队卫兵身边,他们已差不多解决了那一群失落者,只剩最后一只。另一方面,暮光飞回宫殿,准备帮忙运送伤员返回飞船。

 


 

清理门户,说着很难,做着容易,也不费事。没有葛撒的引导,失落者们受尽折磨的脑子很快便对工程部和检修井里的工蜂们没了兴趣。就在这样一个区域里,云宝黛西看见,两只狼形的失落者大口吃着遍地的尸体,仅有的一盏墙灯照在房间里,显得格外阴沉。

 

云宝仔细看去,这尸体居然都是工蜂,勃然大怒。坚盾他们都去工程部了,这两只刚好让我来伺候。再说,她低垂下眉毛,我要亲自救出他来,为了暮暮。<棘轮,我在你们的藏身点外,你们情况如何?>

 

<元初母后在上,终于得救了。去工程部的路上,我遭到了袭击,困在里面出不来,>棘轮的声音带着些许疼痛,而满是忧虑,<我跳进来的时候,扭伤了一条后腿,罗库上尉的情况比我更差,医疗再不来,她就要没命了。>

 

<明白,我处理掉这两个家伙,就把你们救出来...>云宝的思绪中断了。其中一只失落者抽搐起来。太诡异了吧。<等一下就好。>

 

棘轮的回答,云宝没有听见。那只抽搐的失落者腹部裂开,它倒地死去。另一只失落者看上去满不在乎,然而她听到一阵尖利的叫声,四只失落者宝宝从母亲腹中爬出,在她的遗体上大快朵颐。云宝将涌上喉咙的东西咽了回去。这下是真恶心。

 

不过几秒,另一只失落者也抽搐起来。云宝连忙行动。“铐!不行!”她抓起一个扳夹,挥着武器跑上前去。小型失落者跑得很快,但跑不赢云宝。等她砸死了最后一只,另一个失落者的肚子也破开来,放出几只小兽。

 

啪!“我之前还以为,”哒!“我们生蛋,”噗!“已经够,”嗤!“恶心了。”嘶!扳夹都砸弯了,彻底成了废铁一块,上面沾满了脓液和恶心的绿色的血。真不明白,这些家伙之前都没有绿色的血啊。老鼠怪物可真是厉害得很,说不定,葛撒冻住它们,还是救了我们一命呢。周围再没有失落者了,云宝敲了敲检修井腐蚀的门。<出来吧,棘轮,我把憩给你们叫来。>

 

金属与金属摩擦的声音,破损的舱门一甩而开,云宝用魔法小心地将受伤的工蜂们扶出来。第一个就是棘轮。“谢谢,陛下,我其实愿意留下来帮忙,但暮光要我现在就开始处理飞船,为进入传送门做准备。”

 

两只工蜂,还有罗库上尉。“你腿都成这样了还能干活?”

 

棘轮试了试紧贴后背的双翼,飞入空中。“这才坏了一条腿,母后可给了我四条呢。”

 

“翅膀是个好东西。”云宝打趣道。她与棘轮共同笑了几声,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她转过身,看向扶着罗库上尉的工程师与船员,见上尉已昏迷不醒,她脸色一沉。“情况不妙,我送你们到医务部去,以防万一。”

 

“谢谢,陛下。”

 

云宝的双眼落在自己砸死的小失落者们身上。越快逃离这鬼地方越好,保险起见,到时候再安排一批士兵来保护维修部的工蜂吧。

 


 

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越来越多的夜骐来到了坠地的战船外。地脉已毁,地震不断,陆上行走实属困难。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夜骐和幻形灵都有翅膀,这并不是问题,然而伤员和行李数量太多,他们大多难以飞行。所幸,没有了葛撒的控制,大地已开始自行修补诈术号留下的损伤。

 

至少起先是这样艰难前行,后来,凤栖方面的工程队在崎岖不平的土地中找到了一条突起的通往诈术号的岩脊。这样一来,问题就是,这么多的夜骐的安顿问题了——平坦可以休息的地面实在太少。然而,这些问题之上,最严重的还是信任问题。

 

分夜身居高位,又有指挥才能,葛撒在袭击中遗漏的几只失落者,要么被他们解决了,要么跑进了沼泽地里。沼泽地上空,又聚集起了一团迷雾。

 

此刻,云宝黛西正在保护残破的诈术号,不被好奇的本地居民损伤,而姐姐则在负责建设传送门。云宝注意到,大多数平民,看着破损的战船都心醉神迷。尽管伤痕累累,战船还是带来了惊奇与恐惧。坐在受到赞叹与敬畏的这一侧,云宝看到,一只小雌驹打量着自己的母亲,而她的母亲正忙着照顾重伤的丈夫。小雌驹无声地起飞,想要溜进船上一座破损的炮台。

 

云宝压下疲惫的哈欠,飞去拦截这只小雌驹。小家伙离飞船只剩一米,忽然幻形灵女王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眼前。小雌驹大吃一惊,差点吓得跌下陡崖。云宝连忙用魔法护住她。“回你爸爸妈妈身边去吧,孩子,飞船不安全。”

 

小雌驹英勇无畏,云宝把她放回平地上,她便挺起胸膛。“我才不怕怪物呢!”她看到眼前的女王窃笑,停顿片刻,“那个,您是什么种族呀,女士?”

 

云宝无声地告诉周围的卫兵,不用紧张。<只是个孩子,没事。>她打量一番这只小雌驹,这时候才发现,远处小雌驹的母亲已经吓得动弹不得。“你觉得我是什么种族呢?”她怕什么啊?云宝心想。

 

“嗯...妈咪说,你们高个子的,是皇室的后代,害得我们这里成了这样。是真的吗?所以你们才是这副模样吗?为什么你头上有个尖角呀?”

 

“我不知道你父母说了些什么,但我们做的,只是把你们从冻结中救了出来,至于我为什么长角,因为所以。”

 

小雌驹皱起鼻头。“我不记得自己被冻结了呀?在沙漠里怎么会被冻着呢?”

 

“你当然不记得啦,你被冻坏了,什么都不知道。”云宝心中轻笑几声。

 

小雌驹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母亲终于战胜恐惧,跑到女儿身边。“抱、抱歉打扰了,阁下。快走吧,迦娜(Garnet)。”

 

小雌驹不情不愿,然而大雌驹拉着她就跑,像是害怕云宝。早该料到的,他们的世界变成了这样,又被怪物袭击,然后又得知帝国不复存在,现在还要撤离自己的城市,肯定是吓得够呛,忘记感谢我们‘让他们免于沦为食物’也正常。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说到食物,不知道曲奇(Cookie)有没有给我们准备早餐呢。

 


 

云宝询问早餐的时候,暮光正忍受着分夜的疑问,不想出口成脏。她正在诈术号的另一侧,这里是飞船附近,唯一地势足够平坦的地方,可以建起传送门。

 

“我说了几百次了,百夫长,这是个通往我们家的传送门。到了我们的家园,我的友邦会收留你们作为难民。”暮光的太阳穴砰砰跳动,她忙着计算传送门的数据,而分夜和另外两只她不知道名字的夜骐,就这么飞在她身边。幸好坚盾和残余的小队尽力驱赶开本地的居民。

 

“传送门只是传说。”一只夜骐嗤笑道。从衣着来看,坚盾判断,这只雌驹是位官员。“利用魔法进行移动都是传说,就算是皇室,也做不到。”

 

<坚盾,我现在任命你为临时外交官,拖住这三个家伙,让我好好工作就好。>暮光架起隔音魔法,挡住他们的废话攻击。

 

<遵命。>坚盾嗤笑着上前,重新填装了燃油的喷火器挂在脖子上一跳一跳。燃油是从其他士兵那里‘征用’来的,团长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暮光暂时控制住了心中的悲痛,而这对周围的工蜂们都齐了作用。他们的心思更多地回到了工作上,暂时放下了缅怀死者的事情。不过,这也因马而异。

 

<别吓到他们了,现在这样已经够麻烦的。>

 

坚盾听到命令,耳朵垂下去。我的完美计划泡汤了。<遵命,陛下。>她咕哝一声,将喷嘴收回燃料箱里。“诶,老兄,我能叫你老兄吗?”他装没看见三只夜骐冷漠的眼神。密报仍为回流的死感到沉痛,笑不出来;铁素则借此机会放松了沉重的心。“是这样的,你们差不多过时了...非常久,”她指向诈术号,“你看到这玩意儿了吗?这个装着火炮什么的大铁疙瘩?我们造的。”其实是姥姥的巢穴造的,但也差不多。“你们能造的最先进的东西是什么?连发弩?投石机?”

 

三只夜骐中,较为温和的那一位点头表示尊敬。“我知道她很忙,”这位雄驹——坚盾估计他是个弄臣——劝说道。她拿出极大的意志力,才忍住没有冲着他满是圆点的神官袍和满脸的颜料笑出声来。“葛撒宽恕了您女王的罪责,因此我和信徒们愿意将这一切灾祸——”还有你们的样子。“——放在一边。只是,”他停顿片刻,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只是这所谓的‘传送门’啊,我知道皇室一直以来都保守着先进技术的秘密,但传送魔法确实是不存在的。我曾听从前的女皇亲口这么说过。”

 

“弄——朋友,”她强挤出一个笑容,“暮光闪闪女王不是刚刚当着你们的面传送了一回吗?难道你是盲僧?”

 

“她、她确实...抱歉,只是难以想象会有这样的魔法。”神官简短地祷告,向天祈求勇气,“自我记事以来,马儿们都说,世界上没有传送魔法,我一时接受不了。”

 

看来这个弄臣不笨嘛。“我也说了,帝国已经消失了很久,甚至在历史上都没有记载。我一直跟你们几个说,现在的魔法和科技,比你们知道的要先进很多很多。传送门是真的。”她无精打采地耸耸肩,现在,支撑着她保持清醒的,只剩下了荣誉感和责任感。

 

“我不相信这次事故!”官员质疑道,“会毁灭整座帝国。”她朝着幻形灵们挥挥蹄子,“普天之下,都是月明帝国的土地!这场灾难确实严重,毫无疑问,但不足以打倒我们。我们能控制沙漠,也能控制沼泽。”

 

<我来吧,团长。>铁素从天而降。坚盾朝弟弟鞠躬道谢,躲到一边。“这么说吧?你说的没错,帝国也许能屹立不倒。你要是这么想留在这里,我不拦着你。我们会派队伍来帮你们重建,这是出于道德,但如果你们不想要,我们也不会勉强。”

 

被另一名士兵如此无礼相待,分夜愤愤不平。“我们到你们说的土地去又会怎样?会是奴隶,还是客马?”

 

“这就要看艾奎斯陲亚公主们的意见了,是她们答应接纳你们避难。在你们之前,世界上所有的夜骐都住在艾奎斯陲亚。等你们亲亲抱抱摸屁股之后,想做什么都行,但现在,你们再等几个小时可以吗?要闲着没事干,就搞一搞,这有时候还真是能缓解压力的。”

 

<我们也搞搞?>坚盾调戏道。

 

“你说的‘搞一搞’是什么意思?”‘弄臣’没有听懂。

 

坚盾和弟弟们交换了有所理解的眼神,在虫巢思维中齐声大笑,就连密报的心情都稍好了一点。“你们还是去照顾市民吧,在这里打扰我们可帮不上忙。”

 

“我还是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分夜这话主要是给身边的夜骐说的,“什么瞬间移动啊,都是胡说八道。”

 

“不要妄下结论。”‘弄臣’警告道,向两名同伴举起前腿,“团长说的没错,看到这座钢铁制成的战斗机器,我想,也许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坚盾向后倒飞,不再听他们的话。这样他们是能争论上一两个小时了,希望憩那边别出麻烦。

 


 

医疗,无论何时何地,都是精妙的技术,至少,憩是这样认为的。然而,如今的情况,她从来没有料想过。诈术号上所有的医疗资源都被取出,放在飞船附近的几处高台上。这时候,医务员正在处理一位受伤严重的雄驹,他腹部被撕开了。两位护士在一旁协助,而病患的家属在一旁看着,既惊异,又担忧。

 

“锯骨(Sawbone),再来一组药胶。乔伊(Joy),睡眠法术,不能让他把创口拉开。”

 

“这就来,老大。”乔伊回答道。锯骨躲到拉起的帘子后。两位工蜂正小心地往锡制的小碗里吐着药胶——碗是从食堂拿来的。另外一名工蜂飞在帘子上方,确保没有夜骐来探索‘无尽药胶’的秘密。锡碗附有魔法,药胶存在其中,见到空气也不会硬化。她拿起两碗药胶,正准备离开,其中一只工蜂打了个哈欠,拽了拽她沾着血液的围裙。

 

“每次捐药胶,我都累得不行,你们医务员怎么不来?”

 

锯骨用尾巴挑了挑手足的鼻头,让他放开。“你这不是知道答案吗?药胶补充剂用完了,不然我们当然自己来。好了,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妈咪说了,回去巢穴之后,只要还活着都能调休。”

 

另一位正在捐药胶的工蜂,正是芥子,她盯着自己几乎空空如也的碗,双眼湿润,但声音平静。“抱歉,我的药胶全拿去救支点老师了,可是...”芥子借助暮光的情绪控制,平复自己的心情,虽然效果不佳。“...还是不够。”

 

锯骨放平了脸色,将一只蹄子放在妹妹背上。“你尽力了,每一点药胶都能帮上忙的。”

 

她只点点头,放下自己蹄中的碗。希望母后找到了能换来王冠的文物。

 


 

暮光观察着面前尚未启动的传送门,文物的事早就放在了一旁。传送门由盔甲碎片搭成,大致呈圆环形。不规则的碎片前面,有泛着柔光的符文覆盖。十几条电缆斗折蛇行,接在圆环下半部分。传送门比暮光略高出半米,而宽三米。草草建成的设备,让暮光的完美主义受尽折磨,她不断地克制着用幻术魔法让它变得整齐一点的念头。

 

好,应该差不多了。保险起见,再检查第七遍吧。暮光和四名法师检查着传送门,棘轮的工程师们检查着通往锅炉室的铺线。<柔触,你们那边怎么样?>

 

<全部完成,五次重检都合格。我们找到了您的位置,等您启动。>

 

棘轮发来信号,铺线没有问题。暮光的法术里也没有漏洞,她露出小小的笑容。<准备,现在启动。>

 

暮光和工蜂们向后退开,一层薄薄的蓝绿色魔法薄膜覆盖在传送门的洞口,薄膜表面波动着,整整一分钟不曾停下,几只夜骐凑来围观。一阵刺眼的光,传送门打开,对面是凤栖巢穴的主街道。片刻,三十六名幻形灵从中穿过,进入鸦居,携带来物资补给,还有供应给诈术号的煤炭。

 

<柔触,我要负责维持这边的情况,告诉露娜,我先送这里的夜骐过去,让她准备运他们离开。>

 

暮光无声下令,卫兵们引导着小马们走向传送门。夜骐们多数都有些害怕这巨大的设备,然而,巨大沼泽怪物入侵城市的传言,还是让他们大多愿意离开。

 

一千名市民穿过了传送门,二十位工蜂拉着悬浮车座飞入,飞往宫殿。暮光留守传送门,确保它平稳运行。完美主义可不只是强迫症,只是,既然只有废物能用,也就只能尽力而为了。

 

分夜留在鸦居一侧,负责监管撤离行动,他看到了拉着车座的工蜂。“他们这是去哪里?”

 

“去取文物。”反正瞒也瞒不住。

 

他恍然大悟。“他们要去抢战利品了?”

 

“只从宫殿取而已。”暮光斜着眼瞥了他一下,“这我总该有权利吧?”

 

他气恼地嘀咕几声,但最终没有反对。

 


 

夜骐们仍在源源不断地离开,到了第二天中午,暮光都快累死了。分夜的情况也没好多少。他们较上了劲,谁也不肯示弱。暮光是为了不让他有话可说,分夜则是为了维护他顽固的自尊。

 

大约就在此时,暮光听到,传送门附近几米,有谁在往上爬。她正准备前去查看,只见一只木头翅膀从悬崖下伸出,艾蕊雅爬了上来。几只夜骐动了起来,有的害怕地逃避,有的准备出击。暮光高声喊道:“别动!这是艾蕊雅,是盟友,不是失落者。”

 

坚盾和弟弟们忙上前帮助朋友,以免某位热情的市民拒绝退缩。她只扬扬喷火器,夜骐们便不敢上前。“温柔点各位,这个小树马是朋友。”

 

“啊特嘿呀,所以我才一直藏着。”

 

坚盾看见,暮光和分夜为艾蕊雅的事吵了起来,但她决定让女王亲自解决这一问题。她收起喷火器,拍了拍提拉的脑袋。“你一整天都去哪了?”

 

“要埋葬义理之神,不能让他成为僵尸,预兆极坏。”艾蕊雅爬上悬崖,累得趴倒在地。

 

“僵尸?”密报轻笑一声,“他怎么会变僵尸?”

 

“诶诶啊啊...我的灵魂紧固符咒没有抓住他,因此要掩埋尸体,否则邪灵将抢夺躯壳。他周围魔法极坏,招邪灵。”

 

“原来如此...”铁素担心地说,“那,既然现在赢了,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呢?”经过的夜骐们不再反应剧烈,只是在艾蕊雅身旁留出一大块空地,绕行走向传送门。

 

“必须告我族以鸦居真相,然后,我不知,或离开树林,或留下。听从长老和先知安排。”她耸耸翅膀,“然而飞行钢铁兽受伤,我不知如何告诉族马,沼泽过不去。”

 

坚盾一只蹄子抚摸下巴,思索一番。“我们可以运一辆马车进来,实在不行就运零件进来组装,然后送你回去。艾奎斯陲亚的卫兵们会愿意帮这个忙的。”

 

“就是,他们练的就是长距离飞行。”密报跟着说,“不过现在,不如你先来巢穴这边看看吧?诈术号修好还要一阵,传送门会一直开到飞船修好的。”

 

哦!善,善!喜欢计划,好棒!能见你们的...可学奇数一定很有趣。”

 

“等我睡一会儿,给你当向导。”坚盾提议道。

 

等坚盾转过身,艾蕊雅才看见她背着火焰喷射器。啊,不!但愿她不处处带着它。靠近她的龙息铳,我叶子都掉了。

 


 

下午,临近傍晚,最后一位愿意离开的夜骐穿过了传送门。到这时候,暮光已经累得摇头晃脑,全靠意志力强撑着。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要结束了。

 

云宝黛西在虫巢思维叫过暮光,但她累得回答不了。天蓝色的女王从自己之前坐着的上层甲板上跳下,落在暮光身边。分夜选择与剩下的夜骐们一同留下,两姐妹周围只剩下了工蜂。云宝看着姐姐的样子,叹了口气,轻轻地推了她一把。

 

暮光几乎自动地走了过来,当即倒下,云宝接住了她。她让姐姐靠在身上,一同走向传送门。暮光一切平安,云宝松了口气,看向传送门的圆环。“走吧,姐姐,我们回家。”

 

---注 释---

 

 

---感 谢---

 

本章特别由切拉冠名播出。

 

由于学业原因,赞助渠道已经关闭。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切拉

Westwind

thumb_up 28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sight_Skytech Lv.10 天马
评论 十九:预兆

这更新速度,我好了!Acc开大啦!:ftemoji_soawesome: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图书组Twidash

    Ladetaw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暮暮是幻形灵?

    暮霭晖光

  • 反派聚居地

    Light

  • 长篇著作

    梅子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