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Frankie
  独角兽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填不完的坑!

【长篇翻译】高处不胜寒 And It's Freaking Cold Up Here……

第十七章 随烟而逝,随波而生

本作评价
2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十七章封面.jpg



可别说我不喜欢那种超棒的聚会。虽然我并不是非常喜欢跳舞,但我还是会找几个好哥们一起喝酒。还在地球的时候,为了让生活不至于那么灰暗,我总得找点理由庆祝庆祝,尤其是离婚后。如果我的朋友和其他教练同事们看到我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无所事事,目光没有焦距,面前还放着一块三层马斯卡朋蛋糕和一杯完全不含酒精的潘趣酒,一定会大吃一惊。

 

我觉得我在这边新交的朋友们也挺大吃一惊的。当萍琪派说要举办一个“欢送讨厌的冬天派对——不,等等,“落雪纪念派对”——不,等等,“送别杰伊派对”(有好几个派对名称,她都没有正式定一个),我就同意了。这是一个和小马们一一道别的好机会。趁着她筹备派对,其他小马们则花时间清除掉所有道路上的雪,落雪的灵魂进入休眠,为送我回家养精蓄锐。而我和露娜也回到了城堡做了更多(非常非常多)的雪花。等到结束的时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那么期待去方糖甜品屋品尝萍琪派的蛋糕。

 

她应该叫乖乖坐着别哭鼻子派对,因为我现在就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是离别而已,我不该会这么沮丧的。撇开我的身体缺陷不谈,我撞到过的东西数也数不清,也不知多少次摔了个嘴啃泥。我被魔法攻击过,我的梦被侵袭过,差点被淹死,摔死,等等等等……但要我就这样告别小马国,也没说得那么轻松。而且不仅于此,我也害怕落雪没法把我送回我原来的世界。想象一下,你去了一家你从未去过的杂货铺,在一个没人看管的购物车里发现了一瓶来历不明的番茄酱,然后想着再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这差不多就是落雪拿我的灵魂搞出的事了。可能性倒还是有,但既不简单,也不轻松,而且给我留有很大的担惊受怕的余地。

 

我满脑子都是这些有的没的,自然没心情参加派对了。

 

“嘿”一个沙哑的声音穿过嘈杂的音乐声。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我还是认出那是斯派克。

 

暮暮把你从笼子里放出来了,嗯?

 

哎,你说话咋这么难听?他回嘴道。“哦,我懂了。你就是想惹毛我,让我别来烦你是吧。”

 

我耸耸肩,依然没有看他。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他说着,在我对面坐下,我听到地上的椅子吱吱作响。

 

“我就怕这个,”我嘀咕。“你还好吗?

 

有点冷,不过还好。谢谢你挽回了冬天,让一切都回归正轨。落雪应该马上就来了,所以我只想说,很高兴认识你。别再吃那些药棍了,好吗?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龙可以喷吐烟雾,但我不认为其他动物也有这本事。

 

我面无表情地点头。“是啊……我猜这话没错。反正,放轻松点。不要工作得太辛苦。

 

这话你跟暮暮说去吧。他笑着道。

 

“说起暮暮,”他起身正准备离开,我叫住了他。“告诉她我感谢她所做的一切。好好照顾她,好吗

 

没问题。别忘了,我是她的头号助理。这可是我的本职工作。

 

他走开了,我继续安静地坐着,小口喝着潘趣酒。当然,因为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小马,而我也是他们恭贺的对象之一,所以我能独享安宁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没想过和阿特争主教练的位子。我不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

 

打扰一下,杰伊先生。”一个低沉而温柔的女声响起。听起来有点耳熟。“我是白银盘盘,白银勺勺的妈妈。你之前来找她学习时我们见过一面的。

 

我一想起那天晚上就不寒而栗。“是啊,那晚……挺有趣的。

 

“她好像也对你很感兴趣。除了珠玉冠冠,我还从没听她那么热情地谈起过其他小马。她似乎完全忘记或者干脆无视了,我根本不是小马的事实,白银盘盘接着说道。你不得不要离开了,我真是满心遗憾,我很感谢你一直那么照顾她。当我们发现她不在珠玉家,而且未经允许就加入了你们的探险队时,我和鞋光锃亮都急坏了。

 

“没关系。露娜公主和暮光闪闪一直在保护她。不过老实说,我们差不多到了第二天才发现她藏在苹果马车里……说起来,她还干翻了一个邪恶的老妖精,救了我的小命,还狠狠收拾了一群幻形灵呢,我觉得她能照顾好自己。但这些事我是不会告诉她妈妈的。说起来,她说她是家族里第27只小马,起名叫勺勺。那其他的是谁?”我其实不感兴趣;我只是想开一个话匣子,让她能滔滔不绝,这样我就能放心地开小差了。

 

“哦!好吧,当然这名单可是很长的。我丈夫更了解他的家族,但我这边,勺勺的曾曾曾曾曾祖父黄金勺勺是第一位,而她最年轻的亲戚是她的叔叔象牙勺勺;他是中心城著名的博物馆馆长。也是我这边白银家族的后裔。我来自一个慈善世家,鞋光锃亮来自一个古物学世家,所以她对历史和古董文物有如此大的热情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家的大多数成员都是这样,真的,除了个别某些害群之马。别提那个白银作作——”

 

“妈妈白银勺勺抱怨着,从不远处走来。“你在干什么?我告诉过你不要跟这活跳尸说话。他是个怪胎!

 

白银!”盘盘女士怒斥道。“杰伊先生,我为我女儿的粗鲁言论道歉。很明显,她需要额外补几节社交礼仪课。考虑到她将在未来的三周内被禁足,我相信时间会很充裕。

 

三周?!当我努力把坏笑憋回肚子里时,勺屁股尖叫着抗议道。

 

“没错,如果你还嫌不够长,就继续和我嘴犟吧。跟我过来,你这丫头。

 

——!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们的声音渐渐远去,最后,我又得到了片刻宁静。我闭上眼睛,虽然我不是很饿,但我还是在桌子周围摸索着找叉子,吃了一口蛋糕。

 

味道棒极了。

 

别他娘的哭鼻子。你都37岁了,该死的。

 

我站起来,顺着后廊走向浴室,沿着墙摸索着向前走。说不定用冷水洗一把脸,我就能振作起来。

 

我从落雪的记忆中了解到一件事,她非常擅长通过气味辨识熟悉的小马。我唯一学会辨识的小马是白银勺勺,因为闻起来像昂贵的肥皂、咖啡渣和密封蜡的小马还会有第二个吗?

 

又咋了,白银?我不耐烦地说。

 

“哇哦!呃,你怎么知道是我?”她说着,从我身后不远处走了过来。算了。在妈妈发现我溜走了之前,我有件事要问你。

 

有话快说。

  

那个‘人类’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我耸耸肩。那里到处都是古董和令人讨厌的东西,还有咖啡因摄入过量的年轻人。要是你的话,你能瞬间融入进去。

 

“酷”她欢呼道。“顺便问一下,你没有告诉我妈妈黑魔法书的事吧

 

没,我们说好再也不提那晚了。

 

那我的死亡金属摇滚收藏呢?

 

也没。

 

那咖啡呢?

 

白银,你能不能滚边去?”我厉声呵斥,希望她没有注意到我声音中的哽咽。

 

呵,那抱歉了!落雪都说了,我很粗鲁。再说,现在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说话了。

 

那你想倒啥苦水?我转身离开她。我是不会想念这熊孩子的。绝不会。

 

她听起来只是稍微有点生气。这可不是两只特别小马的告别方式。你甚至都没看我一眼。

 

因为我根本看不见,你个蠢驴。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拥抱了我。她的眼镜戳进了我的耳朵。我没有抱怨。我只是偎依在她身上,把脸埋进她的毛皮里,这样她就看不见我的眼泪了。

 

------------------------------------------------------------------------

 

 

我猜露娜不擅长大规模的梦境连接。一次连接一两个小马对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次是把十几个小马拖进同一个梦里,为了让每个小马都能见识到人类形态的我——也让我能看到它们的样子——那可就难上加难了。她的脸绷得紧紧的,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我们的时候,她一次只能睁开一只眼睛。她坚持不了几分钟的,但是要是落雪的计划能够成功,那这几分钟也就足矣。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我自己的眼,看到了这些小马,真是太神奇了。最难的是把这些熟悉的声音和它们所属的形象联系起来;这感觉真是超现实,让人无所适从。我都想再回到黑暗中去,在那里一切就都连得通了。我们抓紧时间道了别。对话大部分都很模糊,但苹果杰克说的一席话让我印象深刻。

 

“我来告诉你一件事,甜心。最让我恼火的就是,听着他们没完没了地说年轻多么多么好,因为那根本就是谎话。只要脑袋灵光的都能知道成长的不易,有时甚至可以说满是痛苦。我对人类所知不多,但我猜,这方面人类肯定也是一样的。在这种处境下,重新变回一个小幼驹谈何容易?我认为你做得很好,我为你感到骄傲。

 

落雪正在集中精神,聚集她所剩的每一丝能量。时间所剩无几,挺好的,因为我不适合发表长篇大论。而且说话还带着哭腔。

 

“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在这里的大部分时间基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觉得你们真该修改一下天气管理计划了。对我来说,小马国的一切都很新奇,但是……我猜你们也肯定觉得我很新奇。你们乐善好施,即使时间不长,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云宝……我们之间就用不着婆婆妈妈了,对吧?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还有其他的一切。照顾好你自己。

 

“你也是,孩子。”她用蹄子和双翼向我敬礼。别再从云上掉下来了。

 

小蝶,还有瑞瑞,谢谢你们对我的关照。阿杰,真希望我们有更多像你这样的小马。请继续加油,因为我也加油的。萍琪,谢谢你的派对,虽然我没有认真参与。暮暮,谢谢你让我在你家过夜。你很聪明,记得照顾好自己。你不必事事亲力亲为。如果有谁对你期望过高,我希望你能学会说

 

暮暮礼貌地微笑着,歪着头,看起来好像不太明白。露娜和落雪迅速地交换了一个认真的眼神。

 

“露娜,谢谢你的梦境和精彩的表演。至于你的恶作剧就算了。继续疯下去哦。露娜气鼓鼓地撅着嘴。落雪在一旁咧着嘴笑。落雪,谢谢你努力留住了我的灵魂。只要把我完好无损地送回去,我俩就扯平了。

 

“明白了。杰伊。我会尽力的。你帮助我保护了小马国的安全,我真心感谢你。

 

落雪举起我那个几乎已经空了的烟盒。虽然我还是不太懂,但很明显,如果把灵魂附着到某人非常依恋的物体上,魔法会更容易生效。基本上,烟盒对我来说就像落雪的骨灰盒,这就是为什么它会和我一起出现在小马国。在那一个时间点,她探出意识,去寻找一个可以很容易与某样物体产生联系的游荡灵魂,而我碰巧就被选中了。

 

我想在某种程度上,经历了这一切的我挺幸运的。对于一群疯狂的四足嬉皮士来说,这些小马还不错。

 

我把烟盒拿在手里。视野开始变得模糊,我低头看向梦中的身体,它开始像水中的倒影一样晃动。在我脚下,有几十朵雪花莲灿烂地绽放着,令人几乎睁不开眼。又是它们。

 

贝丝,我心里想。是你来了啊。如果是你的话,带我回家吧。我准备好了。

 

最后,我看到一群五颜六色的小马向我挥蹄告别。然后光线变得非常刺眼,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喊道:“不,等等”然后我的听觉也逐渐消失了,不过倒也没什么。可能是有谁还没做好和我分别的准备。我其实也挺想留下来,但现在事情的发展可不是我说了算的,对此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会想念他们的,但也是时候回去看看我那辆科尔维特老爷车还剩下些什么了。

 

光芒仿佛自上而下,愈发炽亮,直到亮得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等待着。

 

等待着。

 

一直等待着。什么都没发生。我从没想到穿越回去的过程竟然这么无聊。可能我这回真的死了?该死,我想抽支烟。不只是习惯使然,更像是一种例行公事。我现在只想来一根。如果你坐立不安,抽支烟吧。如果你刚和妻子吵架了,抽支烟吧。如果你吃完一顿美餐,懒癌发作想晚点洗碗,抽支烟吧。如果你觉得无聊,抽支烟吧。这是我的处世之道。当然我不建议别人来效仿我,但这法子总让我非常受用。

 

“嘿,”我用一种又粗糙又沙哑的声音抱怨道,听起来好像很久没开口说话了。“我到底在哪里,我的烟呢?

 

一开始什么也没发生。然后我听到一阵沙沙声,一声压低的我的老天啊!惊呼,在光芒中出现了一些东西,皮肤黝黑,肌肉发达,满头浓密的黑发,长着一双我生平所见最滑稽的耳朵,穿着一件老旧的布雷特·法弗尔明星球衣。哇哦。这可不是上帝。这是……

 

贾维斯?我呻吟着。“你他娘的怎么在这儿?你也着了他们的道?”

 

我开始有了感觉。我又有了身体。我的四肢好像都有千钧重,但它们都回来了。我的胃像颗橄榄球一样空空如也,头脑也不清楚。

 

“教练,你醒了!贾维斯笑得别提多灿烂,脸都要笑成两半了。老天啊!阿特教练!布拉茨克先生!布拉茨克太太!

 

我听到他的声音就浑身一缩。这就是我的四分卫。这孩子的嗓门远在乡下都能听见。

 

“贾维斯先生,需要我再次提醒你这里是医院么?”一个高个子、白皮肤、满脸怒容的家伙走到他旁边,低头看着我。“早上好,布拉茨克先生。虽然现在是晚上6点,但我认为这话说给你还是挺合适的。

 

医院?我渐渐回想起一些记忆片段。酒驾司机。车祸。没完没了的警笛。紧急手术。

 

“是的。除了昨天早上短暂恢复知觉外,你昏迷了大约四天。事故对你的头部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你的左臂骨折了,我们还从你的脸上和胸口取出几片玻璃和塑料碎片。总的来说,你恢复的相当不错,我们还需要做一些测试,不过现在你已经醒来了,我觉得你会没事的。

 

我的车就不一定了。急促的蹄声传来——我是说,脚步声——冲进了房间。一个矮胖的男人凑到我的床边,稀疏的红头发,穿着一件道格拉斯高中的外套,然后是一个身材结实的女人,戴着棒球帽,还有一个高高的秃顶男人,胡子几乎和我的一样厚。是阿特教练和我爸妈,见到我后,他们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同时也非常开心。

 

现在事情明了了。我回来了。我又变回我自己了。他们都在和我说话,声音有点模糊,但最后我提出了问题。

 

“贝丝,”我喃喃道。“她在这儿吗?”

 

阿特和爸爸在床周围让出一些位置,是她。看起来和我们结婚那天一样漂亮:深灰色的眼睛,棕色的长发披在她的背上,身穿法兰绒衬衫和牛仔裤。如果没人阻止她的话,她可能会穿工装裤去参加婚礼——虽然我也不会介意。当时我对自己美好的前景充满向往。但是我橄榄球星的梦想从未成为现实,于是我变了。同样改变的是我对她的态度。不久之后,我们就貌合神离了,更像是室友,而不是夫妻。但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我感受到了我们曾经拥有的那种亲密感,那种我可以向她倾诉,无需一丝隐瞒的感觉。现在我就有很多话要说。

 

------------------------------------------------------------------------

 

 

休养了几天,我终于出院了。我添了几处伤疤,胳膊也没好彻底,需要吊一段时间绷带,不过我很快就能回去工作。今天我要花时间做一件,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做的事:到我们过去一起住过的小房子里,搞园艺。贝丝现在独自一人住在那里。我得承认房子比以前干净多了,而且花园看起来很棒。

 

“现在正是一年里重新栽种的最佳时节,”贝丝跪在大枫树的树荫下,靠近树边缘的土壤上。“夏天的花开始凋谢,叶子还绿意未消时。

 

我小心翼翼地跪下。随便哪个旁观者来看,都会觉得这傻的要命:一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男人弯腰种植这些小小的花朵。但我真的不在乎。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新苗都在哪儿?”我环顾花园,问道。我只看到一些堆肥和身边一袋肥料。

 

“就在这里。它们靠自己繁衍生息,看见没?贝丝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把土,露出一丛绿色的小球茎。“如果你能在合适的时间找到它们,你就能摘下新苗,重新种植下去。这是我喜欢雪花莲的一点:它们永远不会真正死去。

 

我笑了。听起来就像我遇到的那个小马。

 

杰伊,”她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我的肩膀,好像害怕碰断了似的。我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她几乎从来没有哭过,但现在她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你回来了,我真高兴。”

 

我耸耸肩说:嘛,时不时来一场车祸看起来挺管用的。能让男人更专一。

 

她微笑着摇摇头。在过去,她会说你还是没变”。但我已经和过去的我不一样了,我们都清楚。关于小马国的事,我还没有告诉她,或是其他任何人,因为时机未到。而且谁会相信呢?有时我自己都不太确定,要不是……算了,暂时不管这些。

 

“不过说真的,能回来真好,”我说。“我知道过去弥补不了。但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做这件事。”

 

对她来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在我冗长的独处时光里,我终于明白了这一点。我们所拥有的已经消失了,我不会强求找回。但未来,贝丝永远是我的一部分,能有机会向她证明这一点,我就很感激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所有的花都种植完成,我开着那辆从爸爸那里借来的蓝色别克车回家。不是科尔维特老爷车,但我也没得选。回家的路上,我的思绪一直向着口袋里的烟盒上飘。有趣的是,自从我从小马国回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抽过烟了。我难道不想抽吗?哦,当然想。身体本能可不会这么简单的消失。但我没有屈服于本能。事实上,我刚刚已经下了决心。

 

我驶过小溪上的一座小桥,把车停在旁边。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倒了过来,把剩下的六支香烟全部抖到水里。我看着他们飘走,永远消失在视野之外。你可能会说,这些天来我肩负起了新的责任,而我必须身体力行。

 

我把车开进停车场,从旁边的副驾驶位上抓起那个旧枕套,慢慢地从车里走出来,免得把胳膊弄疼了。我顺着消防楼梯小跑爬上公寓楼,走进自己的房间,随手把门带上。这里有些东西不足为外人看也。客厅杂乱无比,灯还亮着,旧乙烯基沙发那里突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是我。我粗声粗气地道。

 

她慢慢地探出脑袋,越过沙发靠背,瞄了我一眼。

 

“好吧,”她听起来松了一口气。“你拿到了吗

 

拿到了。”我举起枕套,里面装满了贝丝花园里多余的球茎。

 

很好,开饭时间到!我快饿死啦。

 

我的小住客从沙发上爬下来,胳膊上夹着一本美国历史书。她的眼睛是紫色的;这是她爸爸遗传给她的。她的头发是银色的,或者说灰色的;我们就说成银灰色吧。她戴着蓝色名牌眼镜和一条古董珍珠项链。至于其他……还有什么值得说道的呢?

 

哦,对了。她是一只淘气的、娇生惯养的、自认无所不知的卡通小马。

 

“嗯~!”她品尝了其中一颗植物,惊呼道。“很好。这次的餐点还有待改进,但它的味道也配得上我了。高贵的白银家族。

 

“哦,是啊!你的家族。包括等到露娜搞清楚星璇的咒语出了什么问题、以及怎么把你送回小马国之后,就肯定会宰了我的你那爸妈。

 

“是啊……是他们了。她紧张地笑着说。“哦,好吧。反正,他们还能在梦里和我们说话。至少他们还知道我们没事。在那之前,我可以学到很多人类的历史和新鲜事物!还有人类的宝藏。还有人类的货币。还有人类的音乐。哦,还有人类咖啡!!”她抓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啊!女神的甘露哟……”

 

我叹了口气,把自己摔到沙发上。“哦,赛蕾丝蒂亚在上,为什么是我?

 

嘿,你别自己把沙发占了!我还要看‘古董巡回秀’呢。”

 

那咱们只能想办法共用了,勺屁股。

 

她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然后跳到沙发上,依偎在我的膝盖旁。“好吧,我想没关系,因为我们都是特别的小马。特别的小马必须粘在一起。我的意思是,你能想象不特别是什么感觉吗?我甚至想都不敢想。

 

总有一天,我会搞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怎么让一切重回正轨。但在那之前,我身边有一个虽然讨厌,却是挚交的朋友。当今年冬临寒至时,这里也不会那么冷了。

 

( End )


#1
BlueWalden  麒麟
回复 第十七章 随烟而逝,随波而生

小马的符咒!

2018-12-30
#2
回复 第十七章 随烟而逝,随波而生

这说明穿越变成小马是好事,但是变成一只残疾小马就没有那么好了,小马有限量版(天角兽)优等品,强健的飞马,(比如云宝)强横的独角兽(比如特丽克西),但是也有残次品就是落雪,穿越成落雪就没有那么好玩了。

2019-01-04
#3
回复 第十七章 随烟而逝,随波而生

化为小马后,经其生活……更为珍视了么……

2019-07-18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 优秀穿越(变马)文
  • 小马优秀穿越/变马文
  • 性转换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