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iRiDov
iRiDovLv.4
天马
长篇翻译
E
连载中

皇室惊虹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0097/rainbooms-and-royalty

花里胡哨的派对

chrome_reader_mode 5,938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0 forum 0

花里胡哨的派对

 

“欢迎塞拉斯蒂娅公主!”在号角声和小号声中,云宝翻了个白眼。又一个无聊的夜晚,又一场枯燥的活动。她向窗外投去渴望的目光,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很适合飞行,她甚至可以练习彩虹音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无法再次做出她那史诗般的壮举。而现在,她非但没机会努力练习,反而在那个花裤子开的派对上和一群势利之徒浪费时间。

 

塞拉斯蒂娅公主轻轻地用翅膀推了她一下,瞥了她一眼。云宝默默叹了口气,点点头。她向她的导师保证过,今晚一定会保持安分(她们都不希望蓝血王子生日聚会上的惨剧重演)。塞拉斯蒂娅公主一言不发,优雅地迈开大步,走下楼梯,赢来了上流社会的贵族们冷淡的掌声。

 

而云宝,依旧躲在楼梯顶端的窗帘后,讽刺地说出了她心中早已回响了千百遍的下一句话:“——和她的学生!”云宝克制住想竖起羽毛的冲动,在这句话的提示下走了出去……接着她立即拍打了一下翅膀,做了一个空翻,稳稳地落在楼梯底部。

 

迎接她的是众马的议论,访客们纷纷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云宝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到一张开胃桌旁。事实上,这张桌子叫开胃珍馐席,但云宝从来都搞不懂这名字怎么念,更不知道如何把它硬塞进现代语句中。

 

云宝尝了尝摆在桌上的甜点,抑制着自己呕吐的欲望。那些小马是怎么吃得下这些东西的?汉堡和薯条不香吗?

 

“云宝!”听到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声音,云宝抬起头来,“你能过来一下吗?”

 

“当然!”她回答道,无视了周围那些轻蔑的目光。她的行为举止在周围马看来十分不得体,更何况她没有正式的着装(或者说没有着装),贵族们对她嗤之以鼻。当云宝敏捷地穿过马群时,不由自主地留意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我从来不会……”

 

“神经!”

 

“塞拉斯蒂娅公主应该……”

 

“太粗俗了!”

 

“……简直是个小流氓!”

 

云宝来到公主身边,发现公主和两只独角兽在一起,其中一只长着蓝色的胡子,戴着单边眼镜,看起来挺有趣,还有点酷。他的身旁有位白粉相加的雌驹,瘦得好像她从去年夏天开始就没吃东西。“啊,你来了!云宝,来认识一下花花短裤和鸢尾。”

 

云宝用口型对公主说:“‘花花短裤’?真的?这是他的名字?他连裤子都没穿!”

 

“很高兴认识你,亲爱的!”花花短裤向她笑,鞠了一躬。

 

“嗯,是的,我也是。”云宝忍住不去以蹄掩面,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无法在这个愚蠢的聚会上显得优雅。塞拉斯蒂娅将蹄子举到面前,掩盖住她的偷笑。花花短裤也笑了。

 

“我得说,这场聚会因你而精彩!”他眨了眨眼,“你为聚会增添了新的色彩。”他轻轻地把云宝的蹄子举到嘴边,吻了一下,“你的到来让我倍感欣慰。”

 

她两颊通红。“谢谢。”她尴尬地挤出一句话,清了清嗓子,“那么,嗯,聚会很棒?”

 

“感谢支持。但我想我们都知道一点:这并不是最热闹的聚会。”花花短裤发出了滑稽的笑声,“你肯定还去过其他晚会,对吧?”

 

“……可以这么说。”云宝忍住无奈,但还是发出了一声叹息,“我的意思是,你能邀请我来真是太好了。”她补充道。虽然她感觉到塞拉斯蒂娅在她身后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但她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去看闪电天马表演。”

 

“云宝……”塞拉斯蒂娅的语气很温柔,带着一丝困惑,但仍不失为一种责备。

 

天马后悔地低下了头。“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我完全同意。”花花短裤又笑了,“陛下,您的学生十分优秀。能听到小马说出心里话让我耳目一新。而且……”他低头看着云宝,“我正好有一个观看闪电天马表演的包厢,我相信邀请你加入会让这段经历更加深刻难忘。你想加入吗?”他微笑地看着云宝的眼睛。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太棒了!”她立刻看向公主,“我能去吗?可以吗?”

 

塞拉斯蒂娅笑了。“我没有理由拒绝——但你必须保证学习进度。”正当云宝懒散地抓着后脑时,塞拉斯蒂娅看了云宝一眼。

 

“哈哈哈,当然,学习要紧,没问题!谢谢你,花花短裤!你真酷!”

 

“这是我今晚听到的最动听的话。”那雄驹笑着说,“那里还有几只和你年龄相仿的小马,在我们这些老马回忆青春岁月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和他们聊聊呢?”

 

“好!再次感谢!”云宝几乎在用蹄尖跳舞,也许这场聚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聊!

 

& & &

 

有史以来,最无聊的,聚会。云宝把头埋在前肢里,哀叹道。花花短裤所指的那些年轻小马都在谈论服装和时尚,云宝走到离他们5英尺远的地方就放弃靠近了。此刻她正在环顾四周,等着晚饭端上桌。

 

云宝低头看着面前的食品摊,情不自禁地想:为什么每道菜的分量都可以一口吞掉,还要在它们旁边摆上这么多勺子?

 

一小碗汤摆在她面前,她伸蹄去拿勺子。一阵哄笑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云宝抬起头,想看看笑声是从哪传来的。只见桌子对面坐满了一群小马,似乎和她无关。她耸耸肩,伸蹄去拿另一把勺子,又是一阵哄笑。

 

云宝猛然抬起头,看见对面有一只嚣张无比的粉红色独角兽,她的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看起来与云宝同龄。云宝瞪了她一眼,伸蹄摸向第三把勺子。粉独角兽和她的同伙们又一次哄笑的时候,云宝再也不顾拿什么勺子了,端起汤碗一饮而尽,然后冲着那群拥有丑陋嘴脸的势利小马咧嘴一笑。这些小马立刻开始窃窃私语。

 

坐在附近的几只年长马皱着眉头看着她,而云宝挨个与他们对视,直到他们几个一个接一个地挪开视线。之后的晚餐便安静多了,小马们看着这只小天马用对不上号的叉子吃沙拉,纷纷嫌弃地咬起了嘴唇。

 

云宝高高昂起头,每当她感觉到有目光在盯着她时,便毫不留情地瞪回去,最终,再没有小马敢看过来了。

 

晚饭后,云宝冲出阳台,感受着寂静而凉爽的夜晚。她放松身心,很快便脱离了室内的闷热。她把头靠在栏杆上,让风吹过她的鬃毛,这感觉好极了。

 

她听到窗帘另一边传来阵阵低语,忍不住走上前去。

 

“我真的不敢相信……”说话的是刚才桌上的那只粉独角兽,“为什么塞拉斯蒂娅会选她当学生?她连沙拉叉和调味叉都分不清!”她将一只蹄子举至面前。

 

“她甚至不是从中心城来的!”另一只穿着华丽的独角兽抗议道,“我的曾曾祖父在两百年前从塞拉斯蒂娅那里得到了一块土地,而她为什么却选了一只普普通通的乡下天马痞子?”

 

“我的家族已经当了五百年贵族了!”另一只说,“公主竟然收了这么一个平凡的学生,简直是丑闻!”

 

“再看看她的鬃毛!我敢打包票,她染头发是为了看起来更像公主!”粉独角兽哼了一声,傻笑了起来,“事实上,她一点儿也不引马注目。”云宝听得咬牙切齿。

 

“她本来也没什么引马注目的地方。”她的同伴说,“她甚至没穿衣服就参加了这样正式的礼服派对,你说离不离谱?”

 

“一定是公主在搞慈善,蒂法尼(Tiffany)……”,她的另一个同伴说。

 

我还见过她在街上飞来飞去,像个罪犯一样被警卫追赶,说不定还真犯了罪呢!” 蒂法尼喷着鼻,“她肯定觉得自己有多么多么神奇,能扇着她的小翅膀飞出漂亮的彩虹!你说得对,一定是慈善。”

 

受够了。云宝掀开窗帘,在这群拜金马前亮了相。“真好笑。”她低吼,为他们脸上惊愕的表情感到高兴,“我想在座的各位都不知道‘慈善’的含义吧。”

 

蒂法尼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噢!你不知道窃听很不淑女吗?哦,等等,你不知道什么是淑女吧?”她的声音了充满了虚伪。

 

你根本不敢当面谈论我吧?”云宝反驳,喷了个响鼻,用力跺蹄以示威胁。

 

“哼!行!那我就当面说!我来让你看清自己:你是公主的耻辱和累赘,但她太高尚了,不忍心告诉你。你做事粗鲁无礼,身份平凡低贱。”她厌恶地说完了最后一个词,仿佛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云宝窃笑:“如果你想表达的不是不酷、无聊和沉闷,那我就把它当成一种恭维好了。说真的,除了造谣和打扮,你还会干什么?”

 

好啊你!” 蒂法尼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可不会把时间花在‘调戏’皇家卫队上。”她的朋友们听到这个讽喻后都笑了,“更不会坠机在塞拉斯蒂娅的天才独角兽学院里。”

 

就一次而已……而且我没有坠机……我只是算错了着陆点。嘿,至少我有在做点什么,而你呢?”

 

蒂法尼抬起头,试图用鼻孔看云宝——却没有成功。“我的家族为皇室服务了几个世纪,不像你的父母……”

 

“不准,侮辱,我的,父母。”云宝吸着气,她玫红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愤怒的红光。蒂法尼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个敏感点,笑了。

 

咋了?为他们的普通和平凡感到羞耻?” 她狠狠地说,她的同伴们嬉笑着,“我赌他们把你卖给了城堡的下级工马做女仆,然后塞拉斯蒂娅为表善良把你当作她的学生。我说得对不对呀?哎肯定被我说中了,是吧?云宝坠——”这是蒂法尼最后一次用长满牙齿的嘴说话了。

 

& & &

 

至少可以说,这是中心城历史上最难忘的聚会之一。云宝坐在外边,侍从们在收集蒂法尼的牙齿,并给离场的客马分发礼品(但愿他们别把这两者搞混)。她正生着气,只听楼梯口传来了轻轻的蹄声。“干什么?”云宝抱怨道,连转身都懒得转。

 

塞拉斯蒂娅公主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她从蒂法尼的同伴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还有一个更准确的版本,是从花花短裤的员工那里得来的)。“云宝……我知道她的话很伤马也很残忍,但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合理办法。”

 

“噗……谁说的?”云宝撅着嘴转过身来。

 

“我说的。”塞拉斯蒂娅坚定地提醒她,“我是你的导师,也是你的公主。你的行为举止会反应我的教育水平。”

 

“我可不想参加这个聚会!是你逼我来的!”云宝抗议。

 

塞拉斯蒂娅瞥了她一眼,打断了她。“我只是希望你能借此机会交些朋友……显然我错了。”她叹了口气。

 

“你当然错了!”云宝哼了一声,“让我去和那些自命不凡的八卦鬼做朋友?不可能!”

 

塞拉斯蒂娅清了清嗓子。“要有礼貌。”

 

“那你先请!”云宝反驳道,她的愤怒都释放了出来,“你从来没问过我想要什么!我不想再以你学生的身份在这些无聊的聚会上转悠了。‘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学生’、‘塞拉斯蒂娅公主和她的学生’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她站起来,愤怒地拍打翅膀,“我受够被一群势利的小马评头论蹄了,受够把练习加入闪电天马队的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了,我受够你了!”

 

云宝黛茜!”塞拉斯蒂娅张开了宽大的翅膀,“你太过分了!”她的声音无比威严,令云宝感到膝盖一软,“我收你为我的学生,不是让你像个小孩一样抱怨的!”这句话斥责了云宝的态度,更表达了塞拉斯蒂娅对云宝的珍视——只有云宝能让这位拥有一千年阅历、饱经风霜而心如止水的统治者激起这样的愤怒。

 

塞拉斯蒂娅的怒火来得突然,也像日光下的云朵一样转瞬即逝。她蹲下来,把翅膀盖在云宝背上。彩虹鬃毛的小雌驹极力抵抗着抽泣的冲动——但失败了——这冲动传遍了她的全身。“我——我——我总是被笼罩在你的阴影下!”她啜泣着,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总是有小马拿我和你比较……然——然后我赢不过你!我不想输!”云宝闭上眼睛。“我怎么战胜得了公主?”她低声说,“不公平……这不公平!”

 

“云宝……”塞拉斯蒂娅说。但显然云宝已经不想听了。

 

“我得走了!”云宝后退。

 

“云宝,等等!”但塞拉斯蒂娅还没来得及说完,天马已经掉头溜走了,只留下一道彩虹尾迹和一位忽然倍感孤独的公主。云宝悲愤的话语,和一千年前的一位塞拉斯蒂娅非常珍视的小马极其相似,在塞拉斯蒂娅心中激起了千层浪。她闭上眼睛,郑重地对自己发誓:“……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永远不会。”

thumb_up 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