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晨星翻译组
晨星翻译组Lv.2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救一堆小马的同行之旅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8922/princess-celestia-and-nightmare-moon-team-up-to-save-everyon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chrome_reader_mode 6,806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2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5 forum 8

  翻译:氢锂

  校对:Shadow Night

  润色:Shadow Night

 

  “多么奇妙的机器啊!”梦魇之月走在火车边上嘟囔道,还伸出一只蹄子轻轻地敲了敲活塞。

  “你还没见过火车吗?”云宝盘旋在小独角兽的头顶——嘛,一只由梦魇之月伪装成的小独角兽。

  “我们那时还没有这种东西。”梦魇之月回答道,“尽管当我被困在露娜的脑海中时,她曾见过几次火车,但她从来都没有好好观察过它们。刚刚听你说,它们能用很快的速度运送小马和货物?”

  “没错。唔……虽然没我快,但还是很快。”

  “嗯哼。”梦魇之月打了个响鼻,“仅仅作为一只天马,你对你的速度还真是有自信啊。不过我怀疑,你甚至连和像我这样的天角兽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我——可——噗噗噗噗啪呼!”吐沫星子喷得如此用力,云宝险些从空中掉下来,“要不是没时间,我肯定现在就要跟你比一场!我会很乐意地把你脸上的笑容给撕下来。”

  “我也会很乐意地把你骨头上的肉撕下来。”

  “什——什么?”

  “我说,我会很乐意接受你的挑战的。”

  “哦。”云宝小懵了下,但决定不再纠结于此,“那随时恭候,小雌驹。我会告诉你‘仅仅一只天马’到底有多快!”

  “让我们看看,当翅膀上一片羽毛都没有的时候,你还能飞多快。”

  “啥?”

  “我很期待与你的比赛。”

  “嘿!”她们两个同时转向站台的另一端,银甲闪闪正在向她们招着蹄子,“看起来塞拉斯蒂娅快来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发。”

  她们俩走过去,和其他的小马们站在一起。除了塞拉斯蒂娅、瑞瑞和苹果杰克,大家都已经到了。停在银甲闪闪边上,梦魇之月俯视着街道,看到一队小马正小跑着来跟他们会面。

  塞拉斯蒂娅,或者说“晴明”——她伪装成天马时的名字——也同时看到了梦魇之月。她瞬间就愣在了那里,过来好一会儿才开始继续前进。只不过,她一只眼睛抽搐着,她周围的空气也似乎在微微发亮。

  “看来她已经冷静些了。”

  看着因塞拉斯蒂娅经过而被瞬间点燃的一排盆栽,银甲闪闪点了点头。

  “是啊,她现在好多了。”

——————————————————————————

  “为什么在这一路上我都要伪装?这根本毫无意义!”梦魇之月在暮暮的图书馆里走来走去,大喊道。

  “塞拉斯蒂娅说过要安静地完成这次行动,你是完全没听吗?”银甲问道,“我还以为你一直躲在阴影中,看着发生的一切呢。对于三位公主被石化这件事,我们只希望尽可能少引起些注意,而‘梦魇之月再临小马国’之类的事则会造成完全相反的结果。”

  “你不觉得这个烟雾弹,正好能将三位公主被石化的真实原因给盖过去吗?实际上,这还是我考虑中的一个选项呢——曾是,曾是考虑中的一个选项。过去时。”

  “不,你这完全是个信号弹,因为接下来,所有的皇家卫兵都会追着你打。”银甲闪闪揉了揉太阳穴,“啧,是因为盔甲的问题吗?你是在害怕,如果要伪装或是什么别的,你就不能穿着它们?”

  “害怕?!你个无知小儿!”梦魇之月猛地抬起头,转向银甲闪闪。窗外,闪电从天而降,雷声撼动着整座城堡。“我就该把你就地鞭死——我的意思是,不,我不害怕。几乎没什么东西能吓到我。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讲,那套盔甲算是……我自身的一部分。伪装术不会对它有任何影响的。”

  “几乎,没什么能吓到你?”银甲闪闪点点头,重复了一遍那句话,“那就是说,还是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感到恐惧咯?”

  “除了露娜的——咳,我不会害怕任何事。”梦魇之月转身背对着银甲,她的肩膀开始紧绷起来。

  “呃,如果你害怕讨论……”

  银甲闪闪犯了一个错误,他把梦魇之月当成了他的妹妹来对待。下一刻,他就后悔了。梦魇之月爆成一阵黑雾,像龙卷风一样围绕在他身边。除了这漆黑的冷空气漩涡,他心中还盘踞着一阵阴暗,超过一切的最原始的那种恐惧。最后,她重新凝聚成形,居高临下地看着银甲。

  “好,你想知道我害怕什么吗?我怕回到露娜的脑袋里。”她一只蹄子怼在他的前胸上,尖牙勾勒出她愤怒的冷笑,魔法在独角上噼啪作响,“你有被关在其他小马脑中的经历吗?你能听,能看,可你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在那里回忆过往。你的每一次失败都会不断地像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拍打在你脸上,伴随着一次次的日升日落,伴随着塞拉斯蒂娅一次次的笑容……”

  “而且,那里……那里还有着更糟的事……”她的声音逐渐微不可闻。

  “好……好的,我很抱歉。”银甲看着她再次转身背对自己,“我不该提起这个的。”

  “哼,你就不该提起伪装这个主意。”

  “呃,是这样的——这一整个计划都要以低调作为前提才能成功。如果大家都能认出你和塞拉斯蒂娅,那这个计划根本就没法进行下去。如果你实在不想伪装自己,那我想你也可以留下来。尽管在这种情况下,我并不希望你在公众前露面。”

  “留下来……”梦魇之月看着书架,眉头紧锁,“不,不行。你可能会需要我,对吧?需要我……来帮你。”

  “我们的确需要你的帮助,尽管我并不完全相信你。”银甲闪闪点了点头,“塞拉斯蒂娅相信,只要她自己就能搞定这一切,但我不是。而且,她们四位被永远困在石头里的风险我们也担不起。”

  “不,不……不能这样……”梦魇之月依旧背着银甲,露齿而笑,“怎么了?那样会毁掉……一切的……”

 她大步走到图书馆正中央,说道:“很好!准备好见证我的力量和我……呃,普通小马形态的荣光吧!”

  魔法在她的角上闪烁,射出一道道电弧,包裹住整个身体。她的身体浮在空中,脑袋高高向后昂起,翅膀也开始消失。光芒不断地变幻着,最终黯淡下来,而她也消失在一团黑烟之中。

  “你知道吗?”银甲咳嗽着,在面前挥了挥蹄子,“其他小马这么做的时候,就只是一道闪光而已。”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怎么使用真正的力量。”梦魇之月的身影从烟雾之中慢慢浮现。她吸口气,扭过头瞟了一眼银甲闪闪,“睁开你们的眼睛,沐浴在我的——”

  突然发现自己正望着他的蹄子,她嘴中的话卡在了一半。仰起头看着他的脸,梦魇之月愤怒喊道:“这是什么鬼!?”

  “呃……”银甲闪闪看着那位只有他一半大小的独角兽,紧张地回退几步,“我觉得……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个坏主意了……”

  “简直难以置信。”梦魇之月瞪着自己的身体,“吾乃梦魇之主!此等幼驹之形,纵为伪装,亦不符于吾之尊贵!”

  她继续抱怨着,完全没有看到正在打开的大门。银甲注意到了,不仅如此,他还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在所有可能走进这个房间的小马中他最不想见到的身影。他立刻在自己和梦魇之月身边布下了一个防御结界。这只小独角兽瞬间进入了战斗姿态,独角上闪着魔法的光。

  “啊哈,现在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她得意洋洋地喊道,完全没有发现一个东西撞上了她身后的护盾…,“把我困在你那可怜的护盾里?想趁着我弱小无助的时机打败我?我会把它,还有你,一同撕成碎片!”

  “我不是要攻击你。”银甲用一只蹄子指着梦魇之月身后,“我是在保护你远离……那个。”

  梦魇之月转身望去,那个后蹄直立,趴在护盾上的生物正是塞拉斯蒂娅。幸好她现在已经伪装成了晴明,不然银甲的护盾根本拦不住她。他还真害怕这种情况发生。塞拉斯蒂娅不断挥动着前蹄,在护盾上是又砸又挠。她的嘴不停地开合,因此很难读出她脸上的表情,但哪怕是梦魇之月最可怕的状态,也没这惊悚啊。

  “哦。”梦魇之月歪头看着塞拉斯蒂娅,护盾外的那只雌驹正发了疯似的想要穿过护盾,还试图用她的蹄子或任何她够得到的东西勒住小独角兽的脖子,“她这是怎么了?”

  “唔,可能是因为这个。”

  银甲闪闪举起一面镜子。梦魇之月凑过去看向镜子,里面的画面让她先是愣了几秒,然后控制不住地在地上打着滚大笑出声。

  她有着浅浅的银蓝色鬃毛,斜斜地贴在她的脑袋上,其中松散的几缕挡在她的眼睛前。一身偏向薰衣草色的靛蓝皮毛上,印着她的可爱标记——一轮乌云之上的明月。而且,显而易见的,她很小,比一般的雌驹矮上一大截。

  简而言之,她看起来就像是小时候的露娜。

  “真是太棒了!”她用蹄子敲着地板,笑得连站都站不起来,“真是太完美了,我是真想不出更好的计划了!要是我……要是我能听到她现在说的话就更好啦。”

  “那还真是奇怪,声音不该穿不过屏障啊。”银甲闪闪皱着眉头,凑过去仔细观察着塞拉斯蒂娅运动中的嘴。下一刻,他立刻躲到了离她尽可能远的地方,紧紧挤着护盾的内壁:“她……她是在啃护盾吗?”

  梦魇之月瞬间冷静下来,快速冲向银甲一侧,停在他身旁。

  “好吧。吾乃梦魇之主,但这甚至快把我吓尿了。”她极不情愿地用感激的眼神看向银甲,“我猜,我得谢谢你的护盾。我可不想碰上……不管那是什么东西。”

  “唔,塞拉斯蒂娅说,让我看管好你。也就是说,我要阻止你去伤害任何一只小马,也要阻止你被任何一只小马伤害。再换种说法,我要阻止你们俩在暮暮的图书馆里上演一场火力全开的武打大戏。”

  他们在寂静中奔向魔法气泡的中心,试图远离那只正绕着护盾疾奔、嘴角流涎的狂暴野兽。

  “所以,你觉得她要多久才能冷静下来?”梦魇之月问道。

——————————————————————————

  “姐姐!”当“晴明”,这位伪装中的公主正走上站台时,梦魇之月蹦蹦跳跳地扑到她身上,高兴地喊道,“你来啦!”

  梦魇之月抱在她身上轻轻蹭着,吓了这只天马一大跳。“我好想你啊。”梦魇之月盯着这只比她大一号的雌驹,轻快地说道。

  “为为为为为什么?!”银甲闪闪以蹄掩面,不禁哀叹道。

  塞拉斯蒂娅的嘴唇沿着牙齿向上卷起。她甩开小独角兽,在她原本应该是角的位置上,开始出现点点光芒,她正准备把梦魇之月——很可能还有小马镇的大半部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哦!抱歉。”

  这时,一只雌驹突然撞到了塞拉斯蒂娅,打断了她的滔天怒火。这只新出现的天马背上背着一个鞍包,有着一朵淡紫色的花作为她的可爱标记。深紫色的鬃毛和皮毛外,是一件华丽的披风,以浅蓝打底,夹杂着深色的条纹。

  “没,没关系,您是……?”尽管之前满是愤怒,但她很快就调整好姿态,展现出她以往的礼仪风范。

  “薰衣花绽(Lavender Blossom),女士。”这只美丽的雌驹展颜一笑,轻巧地做了一个半屈膝礼…“我得说,今天在这里看到像您这样的皇室成员真是令我相当吃惊,塞拉斯蒂娅公主。”

  “嗯,我的职责要求我,常常要在小马国内四处旅行——”塞拉斯蒂娅下意识的公主式回应比大脑快上几秒,当反应过来后,她立刻停下了来,努力想弄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你是怎么……”

  她眨了眨眼,盯着那只一脸坏笑的小马,又向前靠近了一点。“……喀拉拉?”过好一会之后,她试探着问道。

  “正是我,呃,小马版的我。”薰衣花绽的笑容愈发灿烂,“当你是被看穿的那位时,这可就不那么好玩了,不是么?”

  塞拉斯蒂娅盯着他/她看了很久,最终舒了口气,笑出声来。“好吧,这次是你赢了。”她摇摇头说,“不过,这事我记下了。”

  她仔细观察着伪装中的幻形灵,看着他在大众的目光中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毫不愧疚地展示着自己的“容颜”。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她发现了幻形灵的恐怖之处。“喀拉拉”,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站在她面前的全新小马。

  “你的伪装实在令我印象深刻。”过了一会,她承认道,“你……呃,经常变形成这样吗?”

  “哦,薰衣花绽是个用了很久的身份了。”幻形灵漫不经心地答道,“来自一个定居苹果鲁萨已久的家族,经常旅行,所以她可以随心所欲地来来去去。”

  “给咱等一下……”苹果杰克语速缓慢地开口道,“薰衣花绽……来自花绽家族?薰花不可能是假的!她的妈妈,百合花绽还曾照顾我和布雷本——”

  苹果杰克突然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盯着薰花。幻形灵甜甜地笑了笑说:“你那时还真是个可爱的小幼驹呢,就是有点吵。怎么了?那次,我记得好像在鞍峰的农场里吧,你可是惹了不少事——”

  “好了,好了,没事了。”苹果杰克紧张地退了几步,“没必要把那些陈年旧事都翻出来。”她顿了一下,脸涨得红红的:“但还是谢谢你的糖渍苹果。”

  “唉呀,不就是点自家小吃嘛,小甜心~”薰花咧嘴一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塞拉斯蒂娅缓缓说道。幻形灵扭头将注意力重新寄重大公主身上。“只是,你经常……我是说,一般你都是……”

  声音逐渐消失,赛拉斯蒂娅决定放弃这个话题。幻形灵这个种族看起来,除了某位特例外,似乎清一色的全是雄性,或者说至少他们都基本上有着雄性特征。从解剖学的角度上来讲,她从来都没有理由来具体地研究这些特征。考虑到小马国内的雌雄比例,想要获得……好吧,喀拉拉似乎对雌雄并不在意。所以,她对喀拉拉的称呼该是他,还是她呢?

  “我只是想确保你的这个伪装能让我们顺利地潜入虫巢。”塞拉斯蒂娅最终只是这么说道,“不论多么小心,带上一堆外来者都有可能被其他小马发现。”

  “别担心。”喀拉拉耸耸肩,“虫巢周围有……一些防御措施,足够对付那些可能在周围乱逛的小马。”

  “我有一种预感,我绝对不会赞同那些防御措施的。”塞拉斯蒂娅低着眼皮看向这只雌驹,毫无波动地说。

  “嗯……关于失忆术,还有强诱导术,你感觉怎么样?”她弱弱地问,“也许……还有一个致死陷阱,也可能是两个。只布在,虫巢的深处,我发誓……”

  “我不怎么高兴。”塞拉斯蒂娅低声吼道。然后,她呻吟一声继续说:“但也不奇怪。不过至少从理论上来讲,那种东西不会再被用到了。所以,我决定再一次忘记我刚刚听到的话。”

  她痛苦地长叹一声:“我要为我妹妹做的事……”

  闭眼长叹,让塞拉斯蒂娅错过了梦魇之月望向她的眼神。那是一种混杂着惊讶与深沉的悲伤,以及最主要的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狂暴怒火。

  “大家都到齐了,现在只剩下一件事要处理。”塞拉斯蒂娅用一只翅膀向后伸去,在包里翻找,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卷轴。她打开了它,卷轴发出明亮的金色光芒…令聚在这里的小马们都倒吸了一口气。只有一只小马没有敬畏地注视着它,梦魇之月颤抖着,就好像那光芒触及皮肤之处都有虫子爬过一样。

  “这上面有我的魔法签名。”塞拉斯蒂娅把它卷起来,递给苹果杰克,“这能确凿地证明其出自于我,上面的命令也就没有小马可以质疑。把它交给我的皇家顾问。他会确保你们五个成为我的临时摄政者,并赋予你们所需的一切权力。”

  苹果杰克伸出蹄子,犹豫地接了过来:“如果您确定的话……”

  “我很确定。”塞拉斯蒂娅点点头,轻声答道,“我现在非常信任你,就像我过去无数次一样。”

  “那,好吧,公主。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苹果杰克鞠了一躬。她的其他几个朋友也走过来一起鞠躬,用行动附和着苹果杰克的话。

  “我知道,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塞拉斯蒂娅向她们回礼,然后转身走向火车,她挥了挥蹄子,作为最后的告别。

  “我刚刚在想……”在检票口,排在另外两位同伴的后边的银甲闪闪,犹豫地问道,“如果有小马对水晶帝国的王子,在艾奎斯陲亚游荡的原因好奇怎么办?我知道,我没法像你们那样进行彻底的变形,但你不觉得我也应该伪装一下吗,至少也得编个原因吧?”

  “我怀疑根本没有小马会认出你。”塞拉斯蒂娅的语气如清风拂面。看着银甲脸上的有趣表情,她忍俊不禁:“好吧,好吧,我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来……”

  翅膀再一次向后伸去,在鞍包里四处翻找。当她收回翅膀时,一副太阳墨镜和帽子被甩在银甲脸上。

  “这个。”塞拉斯蒂娅满意地说道,“现在你完全不会被认出来了。”

  “你……不是认真的吧?!”

  “你以为当我想要溜出城堡,去处理一些私马事物时,我是怎么做的?”塞拉斯蒂娅斜着瞟了他一眼问道…“尽管你和其他的皇家卫兵都知道晴明的事。”

  “这不是……”银甲闪闪有点说不出话,“呃……真的?”

 塞拉斯蒂娅还没来得及回答,前面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我坐这车还要给你票?!”小小的梦魇之月冲着目瞪口呆的检票员喊道,“这是我的火车!这整个国家都属于——”

  “好吧,冷静一下。”塞拉斯蒂娅急忙插了进来,用一只翅膀按住梦魇之月,把这只小独角兽轻轻推到一边。她从包里掏出两张票,递给这位仍略感震惊的检票员:“我很抱歉,小雌驹还没来得及吃饭。她肚子饿的时候脾气总是很暴躁。”

  “啊,不用再说了,女士。”检票员轻轻扶了扶帽子,面带微笑地说,“我自己也有几个女儿,她们能闹成什么样子我也很清楚。”

  “你胆敢——”梦魇之月嘴唇上卷,呲着牙,一句话也没说完就被塞拉斯蒂娅往火车上拖去。

  “来吧,我们去给你找点吃的。”塞拉斯蒂娅一脸地阳光明媚,“我相信你只要吃点东西就不会那么烦躁了,小月月。”

  “小月月?!”梦魇之月错愕地喊道。趁着她惊呆的这个小机会,塞拉斯蒂娅成功把她推进了火车。

thumb_up 20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ealevel Lv.11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更新了:ftemoji_soawesome:

6 天前
C盘_薄荷 Lv.2 天马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终于更了:ftemoji_flutteryay:

6 天前
Sunsight_Skytech Lv.10 天马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我想起了某个被一报纸敲在鼻子上的小豆丁哈哈哈哈哈

6 天前
斜月三星 Lv.5 独角兽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她有着浅浅的银蓝色鬃毛,斜斜地贴在她的脑袋上,其中松散的几缕挡在她的眼睛前。一身偏向薰衣草色的靛蓝皮毛上,印着她的可爱标记——一轮乌云之上的明月。而且,显而易见的,她很小,比一般的雌驹矮上一大截。

这里一轮乌云之上的明月,应该是乌云之上的一轮明月吧。

6 天前
Sealevel Lv.11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最近更地好快:ftemoji_sgpopcorn:

6 天前
Crow_feather鸦羽 Lv.1 幻形灵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脑补了塞拉斯蒂亚趴在护盾上的样子,我感觉今天晚上要睡不着了:joy:

6 天前
Utopia Lv.17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这新路马名字不错嗯。

6 天前
评论 第四章 火车·雌驹·梦魇

回复52022 @斜月三星 :

啊,其实两种说法都没有大问题啦~

谢谢你的建议,希望你喜欢我们的翻译~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