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赦免
赦免Lv.5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战火小马利亚:至高无上

第五章 血与内脏 Blood and Gore

chrome_reader_mode 3,936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1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7 forum 2

向下挖,我的孩子,向下!

邪茧女王充满恶意的思维传入液态无人机,它服从了。

它把力量凝聚在尚不成形的头部,蚯蚓一般蚕食曙光号的建筑结构,向内部进发,在身后留下亮晶晶的有机分泌物。它按照指令,从体内迸发出血红的拉萨路能量波。分泌物如同得到养分的菌丝般开始野蛮生长,大块大块,如同腐败的西瓜一般丑陋肿胀的血肉组织迅速成形,像一个由外形猎奇的之物组成的花园。

邪茧女王沾染血腥的险恶笑容传到无人机的脑中,干的好,孩子,她的语调像在唱歌,现在,放开来繁殖吧,殖民这里的每一处角落...

按照女王的旨意,一道拉萨路能量波再一次闪烁在由无人机腐蚀出的昏暗隧道里,但更加凝练厚实,富有流动性,血红色更加阴暗,像熔化的血红色金属。组织受到刺激,延伸生长的速度更加惊人。一根暗红色的细长组织伸出枝枒,桶状表面的紫色血管逐渐突出,气管似的枝枒扭曲着探向更黑暗的角落,在分泌的强酸攻击下,周围的建筑材料低声惨叫,像一个微不足道的士兵,试图向长官发出最后的警告。

很快,丑恶的组织占领了一大块空间,将这里变得一片鲜红。一根大象腿粗细的骨骼组织从堆积的淋巴组织里升起,支撑上面的建筑材料,植物节瘤般粗大的隆起神经节点在血肉之间彼此靠近,随后以蓝色生物电的方式建立链接。在被恶心粘液覆盖的顶端冒出一只庞然巨眼,你能看见构成它的数百个细小的蓝色复眼和在浓稠的黑暗中发出邪恶的光芒,你同样能看见眼睛上树干般粗细的视神经,还能听见那巨眼转动时发出的恶心黏连的拍击声。随着养分逐渐充足,几根细长锋利,足以致死的獠牙正在从地上的血肉中冒出,如同一种令马反胃的竹笋。由于呼吸系统开始从材料的空气吸取氧气,空间内所有组织颜色都在变红,躯体随着氧气的注入一起一伏,远处的排气口一张一驰,排出足以偏转光线的瘴气,像一头巨大丑陋,极度怪异的巨兽。

数千公里外,邪茧女王透过复眼注视她取得的成果,那张外骨骼覆盖的丑陋面孔里渗出了贪婪的恶臭,她的孩子们聪明的令马欢喜。她布满空腔的修长蹄子因为喜悦抓紧了王座扶手,干的好,孩子们,我为你们骄傲,她用思维送出一句话,但你们需要更进一步——你们要开始觅食了。

液态无人机按照她的命令,开始接受感觉器官的信息,由于建筑体太厚,探查花了好些时间。最终,红外线感应显示,它们的正下方的一个房间有两个生命体,正围绕着一个能量密度极高的发电机。感觉器官同时揭示出,房间处于封闭状态,不会被猎物之外的人察觉。

液态无人机发出一声超频吼叫,引的血肉组织们竞相回应。接着,拉萨路能量波再一次闪烁,无人机透过地板,钻向地下的房间,更多的活体组织寄生虫一般在它身后不断成形。

 

 

亚金能源泵舱室里只有泛灰的冰冷金属,聚光灯在上面反射出的光芒强的刺眼,叫马不得不转开眼睛,以免损害视力。

亚金能源泵长度接近十米,高可及天花板,呈圆筒形,被分成左右两个结构单元,外壳由耐热塑料以及性质稳定的高熔点组成,为的是防止可能出现——尽管次数屈指可数——的亚金泄露。能源泵左边结构单元的次元振动装置一刻不停的发出如大象般的隆隆闷响,从地狱为曙光号带来取之不尽的亚金能源。亚金随着一道嵌在外壳里头的玻璃缸管道涌向右侧,你能透过观察窗看见最纯粹原始,没有任何杂质的亚金能源的模样:如同新鲜血液一般的暗红色,液体般在管道汹涌澎湃,时不时抛出同自身颜色一样的细小电荷,既像是鲜血在血管里流动,又像是一种形态怪诞的生物,在囚笼里挣扎求生。这能源看起来仿佛有惊人质量,因为哪怕是隔着外壳,你也能感受到那种奇异的重力改变——你的胃仿佛下垂了几厘米。

连接两个单元的线路被严密保护,只在保护层顶上装有两个耳朵形状的紧急排热口。一台细长的亚金过滤器被安置于线路上,不断发出科技感很强的咔哒声,底部的圆形指示灯明明灭灭,显示能量泵一切正常。过滤器可以限制并分流亚金的狂暴能量,减弱它的能量密度,以便安全的用于其他用途。

右单元是亚金能源的传输点,长度约为全场二分之一,几根纤细的耐钢管从天花板伸下,亚金能源顺着这些管道去往能源分配子系统,供应整个能源部门。由于整个部门耗能巨大,他们选择了就地取材,直接以亚金供能,而不是等待发电机将其转化为电力。最引马注目的是那条穿出墙壁,与整个能源连接的巨大管道,这管道通向最近的一台反应发电机。在曙光号的底层舱室,这样的发电机的能源泵数不胜数。

星体追踪拍出一张牌,“要不要?”他的口音很重,“不要,老子爆单了哈。”

牛油蛋糕一脸不屑,将另一张牌啪的丢上桌子,“怕你啊,跟就——”

“王炸!”星体追踪哗的一声把手里的牌一摊,向后仰去,放声大笑,牛油蛋糕瞪起眼睛看向牌,真的是王炸。

“瓜娃子,你还和老子差的远呐!”星体追踪已经前仰后合,伸蹄把桌上的一堆筹码全部揽进怀里,统统丢进随身携带的一个紫色袖珍小包里。能源部门时常搜查赌博,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员工们早已学会了十八般武艺面对检查。这种袖珍小包上面附着无痕伸展咒,可在不引马注意的同时携带尽可能多的筹码,广受赌棍好评。

事实上,那些官员从来就没弄明白,赌博已经成为部门员工的重要创收方式。暮光闪闪公主为能源部门开出了优渥的预算,那些领导却把绝大部分收进了自己的腰包,将残羹冷炙留给员工。员工不仅领的薪水极其低下,就连必要的安全措施也大打折扣。一般而言,员工应当使用魔法终端机来监督和操作亚金能源的生产和传输,但终端机从来不见踪影,员工被迫待在能源泵和发电机旁阅读度数,为此增加了许多无谓的伤亡。星体追踪和牛油蛋糕的位置相对安全,能源泵本身科技含量极高,发生故障的概率最低。但那些管道管理马员却不得不时常面对泄露的散热装置,暴露的线缆,以及意外泄露的亚金——最后一种尤其要命,去年,有超过20名员工死于被滚烫的亚金吞没,10多匹马死于发电机故障,不下70名严重受伤。

举报机制形同虚设。暮光闪闪政府自曙光号升空十年来,一直处于紧急状态,从没有松懈。政府将绝大部分精力放在防御袭击和抢夺物资上,对行政工作则不免有些分身乏术,这给部分尸位素餐之徒捞取油水提供了绝佳便利。这些无赖在把几个对低工资不满的工人丢进水里淹死之后,剩下的马基本敢怒不敢言了。至于封锁通信渠道,传播假消息,虚报浮夸,只不过是一贯的手段。

“怎么样,小子?”星体追踪用挑衅的语气把这句话念出口,故意放慢语速,“再来一盘,嗯?”

不出他所料,牛油蛋糕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咬住了钩子,“我干你娘!”他喊叫起来,“你弄啥呢?看不起爷?来就来!”他转身从背包里抽出几个黄油布丁,于底层工作人员而言,这可是稀罕货,“赌不赌?”

“当然,当然,”星体追踪假笑着安抚他的情绪,“那就再来一盘。你来洗牌?”

牛油蛋糕一把把牌抓起来,怒气冲冲的开始洗牌,把不少牌都揉皱了。

星体追踪窃笑不已。他一般不会如此坑害自己的同事,不过最近他需要钱用,一个债主找上门来了,要他还一笔贷款,可惜,那些钱早就被输的一干二净。如何还债?当然是靠赌博,这活来钱速度快的不得了。

牛油蛋糕发牌时,星体追踪看向了那些牌的背面,背上用化学药水做的标记很小,几乎无法察觉。

可怜的小伙子,这一局开始时,星体追踪发现自己这么想道。

液态无人机锁定了目标。

那两匹小马进行打牌,战况如火如荼,他们正在一边骂粗口,一边把各自的牌甩到桌上,眼睛死盯着牌,对天花板上的轻微异响毫无察觉。这是好事,它抓住时机呼唤所有的器官组织,集中力量破坏天花板。

几秒后,天花板在压力下炸碎,伴随着一声沼气爆燃的巨响,大团大团的血肉,有机溶液和透明的分泌物伴随着恶臭难闻从顶上坠落,淋了那两个赌徒一头一脸,遮住他们的视线。他们尖叫起来,身上被冰冷黏视的组织牢牢抓住,鼻腔里充斥血腥味,蹄子乱挥,打翻桌子,像被火烧了似的跳来跳去,什么都看不见,蹄子踩在遍地的鲜血脂肪里直打滑。慌乱间他们撞上了彼此的脑袋,立刻像死了一样瘫倒在地,脸埋进了大块的鲜血中。

无人机对突然袭击的效果表示满意,立刻命令腐化组织处理这两名受害者。与此同时,其他器官开始占据亚金能源泵舱室的每一寸空间,他们覆盖每一寸角落,畸形怪异的组织系统不断冒出。一些器官特别爬到能源泵的过滤单元,想去掉过滤器,直接吸收亚金能源,结果被防御程序摆了一道,被散热装置喷出的高温蒸汽烧成了灰。

十分钟后,一个圆形的活体祭坛在房间中央成形,两匹不省人事的雄驹被丢进去,粗长的神经末梢束缚着他们的四只蹄子。祭坛周围歪曲的长牙做着幅度不大的摆动,看起来,它们饥肠辘辘。不要动。无人机立刻喝止他们,长牙服从了,但仍不服气的轻轻晃动。

无人机顺着湿滑的地面游走到受害者脑袋变,点亮拉萨路能量波。红光一闪,两匹雄驹睁开了双眼,但眼睛里空无一物,如同被夺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的僵尸。

服从我的命令。无人机用心灵感应对他们送出一条消息。

“服从你的命令。”星体追踪和牛油蛋糕开口了,声音响亮,但没有明显的音调起伏。

以性命侍奉虫巢。

“以性命侍奉虫巢。”现在带上了一点点感情色彩,更加自然了,很好。

邪茧万岁。

“邪茧万岁。”这一次是完完全全正常马的嗓音。

无人机的神经中枢里闪烁出了类似快乐和欣慰的情感,打开你们的能源泵,供我们使用。

受害者的束缚伸展开,他们爬起身子,木然的走向能源泵,机械的操作着。

如果无人机可以感受到真正的情感,它此刻一定乐开了花。你们会把你们的信仰传播出去,让别的生物臣服于我们。无人机趁热打铁。

“我们会把信仰传播出去,让别的生物臣服于你们。”受害者的嗓音飘入听觉接收器。

邪茧女王的信号又一次接入了,无人机等待着她的命令。最后传出来的是一阵狂笑,如一阵黑风一般剧烈,阴暗,充斥着不详的诅咒和恶意的快感,那是虐待狂在折磨马时会发出的骇人笑声。

信号中断。

thumb_up 1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末世之音 Lv.6 独角兽
评论 第五章 血与内脏 Blood and Gore

ohhhhh居然更了!

7 天前
CZYS Lv.6 独角兽
评论 第五章 血与内脏 Blood and Gore

开更前排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战火小马国

    末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