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禅师住深山
禅师住深山Lv.1
麒麟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心焰

海妖之谜

chrome_reader_mode 3,545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 forum 0

塞壬三姐妹正在蛋糕夫人的店里争吵着,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免费小点心,与紫悦她们一战后心爱的宝石就失去了魔法,现在只好开着房车在小镇四处漂泊,不过她们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引起一阵骚乱,互相指责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分裂的缝隙正在她们之间的友谊蔓延,也可能算不上是友谊。

“托你的福,我们现在一点魔法都没有了,“艾瑞斯一脸不高兴的讥讽着艾达琪,失去魔法后她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那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们必须尝试。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可以控制这里的所有人,甚至是回到小马国,”回想起失败的经历艾达琪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愤怒的握紧了拳头,艾瑞琪和索娜塔总是把失败归于她一个人的原因,可事实上她俩在这件事上也没出多少力。

”得了吧,先不说没有魔法了,我们以前存的钱已经快要花光了,在不想想办法我们就要去要饭了,我可不想去那些又脏又乱的地方工作。“一想到墨西哥卷饼要离自己远去,索娜塔沮丧的脸快要趴到桌子下面去了。

”嘿,看看那几个女孩,我感觉到她们身上也有魔法,或许我们可以抢过来,“艾瑞琪朝着甜点屋角落的桌子点头示意,几个看起来奇奇怪怪的女孩围在一起,其中一个穿着奇怪服饰像是一辈子没吃过蛋糕的野人,直接把头埋进了糖霜蛋糕里,嘴里还在大喊着”我还要、我还要“等诸如此类的糟糕台词。

艾达琪转头看了看角落那群看起来怪异程度和她们不相上下的一群怪人,不确定的问她,”你是指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亚马孙女战士的那群女孩吗?相信我,你不会想这么干的,除非你想被扭着耳朵扔到海里。”

 

“看样子有些人遇到了一些麻烦,或者说——塞壬。”

一个深邃阴森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三个女孩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艾达琪的身侧,原本无形的空气像湍急的的水花一样急剧流动,四周的光线被卷进其中不可思议的扭曲、变形。一个披着绿色长袍的身影在水花中越发的实质、真实,直到完全出现在她们面前,

艾瑞琪一脸惊悚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她能感觉出面前这个人不是真实的,更像是摄像机投放的投影一样的存在,不过她发誓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魔法,虽然见识过人类科技,但在她们那个年代的小马国,独角兽和其他会魔法的动物的能力还没有发展到这种程度,环境的变化大部分都要依靠大自然自行调动,就像过去太阳和月亮不能轻易被升起降落一样,她们还不知道如今的独角兽们已经可以轻松的用魔法做一些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也不能怪她,她们已经足足一千多年没有见过真正的小马国魔法了。

跟个鬼一样,在心里咕哝着,艾达琪仔细打量着她和那身旧衣服,意图从中看出点什么,可惜外套上没有任何显眼的标志或者其他东西,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衣服,面部也被一副雕满花纹的面具遮住。

“哼,捂得这么严实,怕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虽然心里面有点怕,但是索娜塔的嘴上功夫还是不落于下风。

小女孩闹别扭的样子引得面具下面发出来一声轻笑,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

“真有意思,我还以为你们是什么无恶不作的坏蛋,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整理了一下宽大的袍子,神秘人大方的说明了来意,“直说了吧,我想请你们帮我做件事,关于报酬我相信你们会满意的,哦对了,你们可以叫我——隔阂。”

“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像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样,还记得我们以前在学校做的事情吗,一整个学校的人都任由我们差遣,那感觉真的是太棒了,“索纳塔满含回忆的说道,一旁的艾瑞琪无奈的拍了下额头,如果说有谁会第一次见面就暴露自己的底细,那这个人一定非她莫属。

坐在旁边的艾达琪不为所动,挑衅的勾勾手指,“是吗?你能拿出什么东西来让我们瞧瞧?”

“相信我,我开出的条件是你们无法拒绝的。”

像是变戏法一样,一只洁白纤细的手从投影中伸出,在桌面上放下了三块颜色和大小都一样的红色菱形宝石,血红的颜色刺激着她们三人的神经,这些就是摇滚大赛上被暮光她们用友谊魔法击碎的宝石,她们曾经依靠里面留存的魔法蛊惑着人们的内心,失去宝石后她们几个就像丢了魂的木偶一样四处游荡,现如今它又完整无缺的重现在这里,索娜塔觉得自己的心激动的快要跳了出来。

三个人中,只有艾达琪的眼睛并没有看着宝石,而是死死盯着随着宝石一起落在桌子上的一块红色珊瑚石,上面用白色的线条刻画着某种特殊的圆形标志,而这标志只有海妖才能读懂它。

曾经的塞壬一族是海洋中的霸主,这个标记通常会刻在露出海面的礁石上,起到划分领地和警示其他动物的作用,在塞壬标记之内的海域,没有任何动物敢冒进,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一旦闯入就会被看守的塞壬抓住,轻则受皮肉之苦,重则精神受损,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你了解多少塞壬的事情?“艾达琪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又一瞪眼吓退了甜点屋其他人讶异的目光。

“我了解多少和你没关系,你只需要帮我把事情办完就可以了,事成之后,这些五颜六色的小东西都是你们的了。”

“你不说,我们就不答应。”

索娜塔听到她的话急得差一点叫了出来,吃过没有魔法的苦头后她再也不想过这种流离失所的生活,而眼前的这次机会对于她们来说千载难逢,只要有了宝石的魔法,她们仍然有机会从人类身上积攒魔力,甚至是回到小马国。

没有理会吵闹的索娜塔,艾达琪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盘算着主意,先不说她们的宝石是如何复原的,就算是塞壬也是有底线的,谁知道她会要她们几个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了,塞壬的族群在她们被星璇驱赶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就在一个白天和一个夜晚的时间,整个城市化作了一片废墟,庞大的塞壬族群消失的一干二净,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那她又是怎么得到塞壬一族的信物的?

这个神秘的女人就这么立在那里,蛋糕店来来往往的人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要撞到一起也会从虚影中穿过。

“就这些还不能让我们动心,”艾达琪一根根掰开索娜塔的手指头把宝石拿出来,摊到桌面上,“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利用我们?”

“你太敏感了艾达琪,合作本来就算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只要愿意,谁都可以付出代价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吧,等你们做完这件事,我就告诉你们塞壬的族群去了哪里。”

她知道我的名字,隔阂的话一字字的敲在艾达琪的心里,她承认这个条件太诱惑太让她心动了,她们过去在小马国四处游荡不仅仅是为了吸取魔力,还因为她们在塞壬城市的废墟中发现了小马国的魔法的踪迹,一路跟随着才来到了小马利亚,在此之前,塞壬对于小马们来说只是一个关于海洋中的传说而已。

三个女孩互相看着对方,经过一番激烈的眼神沟通后终于确认了下来,两人无声无息的点了点头,最终还是由艾达琪率先开口。

“你想要我们做些什么?先说好,我不知道你了解多少东西,不过就算是我们也是有不能做的事情。”

“我要你们做的事情很简单,从这些女孩哪里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但是不能伤害她们。”

两张照片从空中递出,艾达琪拿起了照片,一张有几个颜色不同的石头她从来没见过,不过另一张集体照上面的人她再熟悉不过了。

“余-晖-烁-烁,”声音从她的嘴里咬出来,凶猛的像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野兽,面目全非,差一点捏坏手里的照片,就是她们害的自己变成现在这副落魄模样,将照片递给艾瑞琪和索娜塔,两人同样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这个合作,我们答应了。”

得到确切的答复后,那个神秘女人又像刚开始出现一样,在一阵空气的波荡之后不见了。

 

“你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吗?我总感觉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太妙,”人影消失以后,艾瑞琪看着艾达琪平静的说着,虽然她也投了赞成票。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相信她了,谁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怪人,还拿着塞壬一族的信物,我们的城市已经消失了一千多年,该没的东西早没了,关于这些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在得到其他塞壬确切的消息之前,我们最好先静观其变完成她的要求在说,反正也不吃亏,事情完了以后我们用宝石的魔法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们几个看着手里闪烁微光的宝石爱惜无比,虽然这个意外的经历有些迷惑,但总归是好的,失而复得的宝石魔法以及比这还重要的塞壬一族的消息,怎么想这笔买卖都很划算,她们要做的只是从那几个女孩手里拿走一些小小的无关紧要的石头,有了魔力这件事对她们简直是轻而易举。

在她们说话的时候,一个透明的泡泡在空中漂游着,慢慢的消失在霓虹灯下,魔法镜面之后,隔阂静静的听着她们说话,其实艾达琪的小心思她一眼就了看出来,不过也懒得去管了,和塞壬合作确实有风险,但是自己现在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总要有谁去帮她做这件事,结束之后她也不会任由她们胡来,希望她们几个不会太生气。

 

小马镇市中心的一座公寓里,隔阂举着手机对着正对着另一个女孩抓狂,里面是一张在蛋糕店拍的照片。

“你又干了什么?书还是电影?我的天,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听话?”

“诶嘿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会搞定这个的,我保证。”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