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南极座sigma
南极座sigmaLv.4
麒麟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克隆思维

Chapter 1

chrome_reader_mode 9,931 event 2 天前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3 forum 3

清晨,欢愉的闹铃声同往常一样在床头响起;在以往的这种情况下,我都会匆忙的抓起衣服赶往公司。

 

但就在昨晚,我为每个时间段的闹钟划分了各自的铃声——而现在响起的那个铃声则代表着六点半。所以我继续把头深埋进被子里,静候闹钟的自动结束;不过我这一细小动作似乎惊动了我身后的什么生物…

 

“…白黑…说了多少次了…你自己的狗窝又不是个摆设…就不要再上我的床了…”我迷迷糊糊地说;那只我养了一年半的哈奇士总是非常乐意于把我的床变成它的狗窝,无论我因此说过它多少次。

 

不知为何,今天感觉似乎有点闷热。

 

身后并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狗吠声,或者是一张黑白斑纹的大脸加上一条沾满唾液的舌头出现在我的面前。

 

什么也没有发生…

 

就在睡意即将占据上风的时候。我身后的“白黑”似乎又闹出了一个更大的动静,就像是我在发觉即将迟到时而惊慌失措地起床一样。“白黑,你怎么又跑上我的床了…”

 

我感觉到我身上的被子被扯掉了,闷热感也在同一时间烟消云散了;我睁开眼睛,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看到了我;更确切的形如应该是一个脸上充满惊愕、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两眼瞪的浑圆的我——停停停,不对,如果那个是我,那我是什么?

 

我脑中仍然想继续睡觉的想法被我狠狠地塞进了戴维•琼斯的箱子里并用铁链捆了起来,扔进了湖底;我立刻试图从床上爬起来,但我做到的只能是在床上如同一条在沙漠中脱水的鱼翻滚着——当然,床的面积也是有限的,所以随着“扑通”一声之后,我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头部强烈的疼痛感使我尖叫了起来,“嗷呜~”等等,那完全不像是我的声音,而是一种娇翠欲滴的女声;我强忍着头痛又仔细看了一眼床上的“我”——没错,那就是我;紧接着我又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草,出大问题!

 

我看到了一个浅灰色的身体,若更确切形容,那是一个小马的身体;我又看向了存在着手和腿的部位——意料之中但又出乎意料,那是小马的蹄子,同时那也是浅灰色的。

 

我再一次想要从地板上站起来,但身体又一次的失去了平衡,四仰八叉地摔倒在了瓷砖铺成的冰凉地板上;同时,我感觉到头部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被搁了一下。

 

然后我…不对…他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跳下了床,并且把我——抱了起来!?同时附上了一声赞许,“哇哦,我不是在做梦吧,这简直和我的OC一模一样——”

 

“搞什么飞机啊你,快点把我给放下来!”我打断了他并试着从…我…啊不…他的手里挣脱下来,但无济于事;不过他倒是很听话的把我放到了床上——等一下,我的OC?我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臀…可爱标记处:两颗颜色深浅不一的深灰色星星重叠在了一起——这是我的OC的可爱标志…

 

但这说不通啊,明明昨天晚上睡觉时我还是他…啊不…我来着;如果我现在是我的OC,那

他是从哪来的?不过眼下还有另一个事关重大的问题:我的OC是一只雌驹(虽然刚才我已

经听到了自己极具女性色彩的语调,但我真的不想承认这一点)我慢慢的将视线移下去——

 

好吧,意料之中——我怀疑我今天早上还能不能接受更多的刺激了。

 

我想起了曾在FF和FT上消磨时光时看过的几篇变马文,没有一篇能够解释现在的情况——当然了,毕竟那些只是文章而已;我现在并没有在一篇文章中,这里可是现实世界啊!

 

“等等,小马是真的存在的?”他说着把床上的被子挪到了一边,“不是我在做梦吧?”

 

哈,真是个好问题,我是怎么问出来这样的问题的?如果不存在的话,那我现在是个什么玩意?

 

“你没有在做梦,但我怀疑自己在做梦…呃…我的意思是…我昨天晚上睡前的时候还是我…啊不…那也能说是你,只是今天早上我醒来后就变成了这样…”我解释得如同是仍在上幼儿园的孩童偷吃了糖果后撒谎欺骗他们的父母一样糟糕,“我说的都是真的…请相信我…”我无力地补充道。

 

“你的意思是,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你还是你,只是今天早上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而原来的你——也就是现在的我还在这里,是这个意思吗?”他扶着下巴说。

 

我现在真的十分庆幸自己拥有如此优秀的阅读理解能力。

 

“对,就是这样!”我迅速地回答。

 

“好吧,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不是什么外星人派来的间谍,来地球刺探情报什么的…”为什么我会那么的多疑?虽然他的语气一点也没有疑问的样子。

 

“那如果我是个外星间谍的话,我为什么来找你一个社畜而不是什么掌握机密情报的人呢?”我反唇相讥道,虽然这也是在讽刺我自己,但眼下我也想不到什么更合适的语言了,“我,也就是你曾在七岁那年曾经误入过女澡堂,直到现在表弟也在拿这件事情调侃你;在二年级的时候曾有个女生偷偷给你递过情书,但被你看都没看就扔掉了;还有——”

 

“好了好了,不要再揭我们共同的黑历史了可以嘛,你这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说着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相信你了!”

 

“谢谢!”我喊着抱住了他,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我才是我才没错啊!算了,他没有把我当作怪我就已经万幸了。

 

“呃…那让我猜猜…你还不知道怎么用蹄子走路…对吧?”他在我放开他后说,“需要我帮你一下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他就如同像是抱着白黑一样把我抱了起来——这让我有一点不爽,但同时被那么抱着也的确很舒服我猜这应该就是为什么白黑总想让我抱着它的原因吧。

 

他先是让我后蹄着地的直立在了地板上,好让我能适应瓷砖地板的温度(虽然在刚才摔下地板的时候就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随后又缓缓的把我的前蹄放了下来;他在洗手间中洗漱,我在一旁的地板上试着学习如何用蹄子来走路。

 

其实用蹄子行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当然那仅限于以正常的速度步行;所以说凭借蹄子跑步暂时还是一种奢求。况且我甚至都不知道今后应该如何出门——一个卡通角色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路吗?……在我陷入思酌的同时。白黑,那只两岁的哈士奇从阳台上跑了出来,显然已经恭候多时了;它先是跑到了洗手间里,做了些每天早上主人与宠物间的日常互动——

 

它很快就注意到了这里多出来的一只灰色小雌驹…

 

它以迅雷之势朝我猛扑了过来,而在一分钟前刚刚学会如何使用蹄子行走的我完全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所以显而易见的,我被那只对陌生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哈士奇扑倒了,即使我已经全力在试图用蹄子抵挡住它那条多汁的舌头,那只哈士奇还是结结实实地帮我洗了个脸。

 

而他就在一边掩着嘴偷笑…

 

“你笑什么?!那也是你的狗!”我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把它给抱开吗?或者抱起来我,你都可以做到…但你就只是在旁边看着!”

 

“…哈哈…抱歉…那实在是太可爱了…”他捂着嘴走了过来,并把我从那只哈士奇的身下拽了出来,“…而且我也想知道这个东西是否管用…”他说着点了下我的头……哦对…当然了,我的OC是只独角兽,“你懂的,应激反应嘛…”

 

“…不过看样子没有什么用。”我依旧没好气地说。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嘛。小马是不会生气的。”天呐,我平时真的有那么讨厌吗?然后他从客厅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了洗手台前,随后又抱起来我放在了椅子上,“为了以表歉意,我来帮你清理一下它的唾液…”

 

                                   ……

 

“那既然你已经能够正常的走路了,同时唾液也被清理干净了,那我就先去准备早饭了,有什么事情叫我就好。”他说着走出了洗手间,“还有,白黑…不要对另一个我太热情。”

 

好吧,这听起来的确有点敷衍,但总比什么也不说要好上不少;同时这也给了我一个独处的时间来总结一下今早发生的事情——我惊讶于我现在会如此的镇静,我猜是新鲜感在作怪;试想一下,倘若你变成了一只小马,但人类版本的你仍然存在着,并且你们甚至在今早之前都拥有着相同的记忆,那这件事情该会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和疯狂。

 

我在衣帽镜前坐下——我看到了镜子里面的我:深紫色的双眸,神秘而又高雅,浅灰与烟灰色的条纹在鬃毛间交错纵横。

 

镜子那边的我也在同时看了过来,我们的眼神相遇了——我现在仍然是我吗?或者说他自始自终都是我,那我又是什么?还是说是他替代了我——

 

“停停停,换一个对思想健康有意义的话题。”我继续看着镜子里的我,然后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她也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有趣,上个月我还下了张类似这样的单子来着。”

 

                 ……     

 

人有三急,小马……也有三急。“唉,说好的二次元角色不需要上厕所的呢?”我看着那个将近有着一马高的马桶,有些犯难。

 

“如果有什么事情叫我…”

 

不不不,那也太尴尬了吧,我可以的。

 

                                       ……

 

我不行…

 

虽然结果也达成了——但那也太尴尬了吧,即使他也是我自己。我现在真的迫切的需要残障辅助工具或者尽快让我头上的那根棍子发挥作用。

 

                                       ……

 

“我觉得吧,我们应该有点实践精神。”他说着端着一盘新煎的培根和鸡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虽然几乎所有的同人文都指向小马是不能吃肉的,但这是现实世界,并且地球上的马也不是一点肉都不能沾…所以…来试试吧…”

 

“如果我的肠胃出了什么问题都是要由你来负责的…你可要考虑清楚…”

 

“好的,没问题。”他对我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好吧。”我说着用两只蹄子夹住了一把叉子,叉起一块培根慢慢放入口中——一股浓郁的油脂味在我的口腔之中爆裂开来…

 

如果确切的形容一下,那尝起来就像是一块猪油浓缩物;更不要说小马的牙齿本来就不适合咀嚼肉类了——我立刻从餐厅的椅子上跳下,朝着卫生间光速般跑去,将胃袋中的东西倾泻一空;他从茶几上端了一杯水给我……

 

“…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他有些愧疚地说,“…我看着你现在脸都有点绿了…”

 

“…除了真的很恶心之外…”我说着用蹄子夹住水杯酌饮了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我对自己平时的厨艺还是非常的熟悉的,那绝对不是外界因素导致的,无非只是小马不能吃肉;煎蛋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很正常的煎蛋。

 

“好吧。”他说着将一块培根放进了嘴里,然后瞥了一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本来今天是想请个假的;但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老板的性格你也是了解的。”

 

我点了点头,“没事的,我会好好呆在家里的,你放心上班吧。”

 

“好的。”他说着顺势把我搂进了他的怀里,并用手抚摸着我的皮毛,引着我一阵瘙痒,“哇,你摸起来真的好舒服欸——咳咳…那个你说的助残工具我会留意下的;另外白黑我已经把它关到阳台上的笼子里了”

 

“…呃…最后呆在家里不要搞事,如果你被什么超自然生物研究所抓去切片研究了,那我也无能为力了。”他说着对我笑了一下。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说着伸了个懒腰,“真是的,既然在昨晚我们还是一个人,那我肯定是和你一样听话的。”

 

“好的——”他故意拖长了声音,然后把我放到了地上,“那我上班去了,有什么事情中午回来之后再说吧。”他说着拿起来放在桌上的公文包,打开了家门。

 

“嘭”的一声门响之后,硕大的房间中只剩下了我一马,室内只有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了别人跟我闲聊的同时排解压力,早上的那几个问题便又一次地萦绕在我的心间:我到底是什么?如果他是我,那我又是谁?抑或是我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我需要在因为这些问题抑郁前做些事情转移注意力…”我嘀咕着跳下沙发,走到了卧室对面的书房。本来这里我计划着是用来放置电脑及书籍的,但由于刚刚搬来这里并没有太久,所以很多的杂物都被我胡乱的塞在了这里。

 

说实话,我真的不觉得我变成小马是个例,那可能性也真的是太低了——七十多亿分之一,如果我有那样的运气的话……不不不,就凭我的运气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穿过被堆积在一起的杂物,走到房间尽头的电脑桌前,用嘴衔起一根圆珠笔艰难地打开了电脑;如果要证明我不是个例的话,那最有可能获取有效信息的地方就应该会是互联网了。

 

                 ……

 

直至墙上时钟的分针移动到了数字十一,无论是国内的论坛还是外网,我都没有找到任何的有效信息,至多是一些经不起推敲的谣言——好吧,我在骗谁呢?那无非只是我无意义的自我安慰和南柯一梦……

 

一种积压了几个小时的窒息与无助感袭入了我的心间:也许他会认为我曾经是他…但别人呢?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家人、共同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朋友——难道我还要让他们去承认他们曾熟识的那个人变为了两个,而其实一个甚至变成了卡通角色吗?

 

我叹了口气,关上了电脑;白黑在阳台上的笼子里好奇地对着我摇着尾巴……我走到笼前,小心翼翼地伸出蹄子放在它的鼻子前面给它嗅了一下。

 

它对着我“汪”的叫了一声,然后加快了摆动尾巴的速度;我不知道它是认出我了或者只是它觉得我很友善。但我猜应该是后者,因为我现在闻起来和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甚至还有一点淡淡的体香。

 

然后它委屈巴巴的看了眼笼子的锁,然后以一个更加委屈的眼神看了下我,同时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它想出来,它当然想出来了,因为我买这个笼子之后使用的次数即使是现在使用蹄子都能数清楚,但是我该怎么打开它。用嘴吗?

 

“不要那么看着我,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我用蹄子指了下笼子,“不过我保证等另一个我回来之后,我会让他把笼子打开的。”

 

我不知它是否能听懂,我又不是小蝶(虽然我也不希望我是)随后我把目光挪到了一把斜放在墙边的米尺,说实话,我现在真的还不知道自己变成小马之后的身高是多少…

 

“呃…八十五厘米…”我记得白黑的身高是九十一厘米来着,“看样子现在白黑都比我高了好几厘米。”紧接着我又看了一眼笼中的白黑。

 

我又粗略地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十一点十五分。“…时间这么快的吗。”我从阳台上又回到了客厅中,坐在了沙发上……

 

就在早上那几个无意义的问题又一次的要占据上风的时候,家中的座机电话响了;那个座机就摆放在进门的鞋柜上——所以我只需要做的只是从沙发的这头跑到那头,然后接听电话。

 

我跑到座机前,瞄了一眼电话号码,那是我——啊不——是他的;随后我用嘴叼起听筒,把它放在了旁边。

 

“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我那曾经的声音说。

 

“所以你是指我能在短时间内爬到沙发上,用嘴接听电话吗?”

 

“好吧。”他说,“那一上午的时间有什么进展吗?”

 

“我浏览了很多网站,但都毫无进展…”刚刚的问题又一次的占据了上风,“…那我不代表着我是个例……对吧?”我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他迟疑了一下,“我想是不会的…对了…我找到了一个带子,可以戴在你的蹄子上;当你戴上这个带子的时候,你可以把勺子之类的工具用带子卡在蹄子上使用”

 

“听起来不错。”我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思维早已沉浸在了刚才的问题上。

 

“嗯,”他回答,“我大概在三十分钟后回来。”

 

“知道了。”

 

随后他挂断了电话,我也艰难的用嘴把听筒扣了回去。

 

“什么时候你也能发挥点作用呢?”我用蹄子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角——当然这也只是调侃罢了,毕竟要让我相信这世界上存在魔法,那不如让我相信母猪上树。

 

                                     ……

 

有点必须承认…他和白黑,包括刚才我所做的事情都在一定程度程度上帮我远离了早上的那几个问题:我到底还是我吗?如果是,那他又是谁;如果不是,那他又是从哪里来的。但同时并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消失了,因为我还是我,仍然在相同的公司里上班,仍然像往常一样生活。

 

但那并不能称得上是我。

 

我又能做什么呢?我的生活就这样无声的但又合乎情理的消逝了;但同时,我也不能怪罪于他。试想一下,有一天早上你醒来之后,你发现身边多了一只小马,而那只小马却口口声声说着她就是你,那你又能怎么办呢?

 

                                  ……

 

门打开了,我将头埋在沙发里,竟没有勇气抬开。

 

“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能听到他把文件袋和钥匙放在桌上的声音。

 

我没有回答。

 

“是因为变成这样吗?害怕今后无法正常的生活?”他坐在了我的旁边,用手轻抚着我的鬃毛。

 

他怎么会知道呢——他当然知道了。 因为他就是我,我们的思维方式也是相同的。“…我只是不想今后就这么活着…家人和朋友…甚至都没有再见面…虽然在他们眼里你还是你…但——”

 

然后他紧紧地抱住了我。虽然不知道被自己抱着的感觉该怎么形容,但那的确消除了我内心的部分孤寂和落寞…我并不是孤身一人。

 

“谢谢…”我的眼眶竟又久违的湿润了…小马这么的多愁善感吗?   

                                  

                                    ……           

 

“你能把白黑放出来吗?”我用蹄子指了指指了指白黑的笼子。

 

“你确定吗,你不怕它再给你来些亲密接触吗?”

 

“确定。”我点了点头。“我需要什么东西在你不在家的时候陪着我,同时也能减少我的胡思乱想。”

 

“好吧。”他说着打开了笼门,白黑和往常一样在他的身边转了几圈,然后坐在了我的身边。“看来它挺喜欢你现在的样子的…”

 

                                  …

 

“所以,你觉得我今后应该怎么做…”不得不说,那个带子还是很有用的,至少我又能拿着勺子之类的工具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在长期内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首先,你肯定要在家里呆着,直到事情有什么转机或者进展;其次,最好除了我之外不要再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抱歉,我承认那真的很难熬,但那也是为了你的安全。”

 

“好的…”

 

                                 ……

 

说真的,我之前很少有午睡的习惯,因为我觉得那完全是在浪费大好的午后时光。但我现在的确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加上一上午的事情的确弄得我有些心力憔悴,所以我还是睡了一会。但他倒是没怎么闲着,从网上寻找了一些可能对我有用的东西。

 

下午五点,傍晚的阳光透过卧室的飘窗斜射进来,将我连同卧室都染上了柠檬黄色。

 

我伸着懒腰走进了到洗手间,洗了个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随后我借由卧室的床跳上了飘窗。由于我的家身处十一楼——也就是顶楼;只要我角度得当,就不用担心有人会从对面或着楼下看到我,除非真的有人闲的没事拿望远镜乱看…

 

我试着望向下面的——呃?为什么那么的模糊?哦对,眼镜!我之前近视来着……但那也不对啊,既然我都已经变成一只小马了,那为什么小马的身体还会继承近视的度数?哦对,这个OC的设定就是近视来着…但好在我上星期才刚去配了一副新的眼睛,所以…旧的那副在哪里?

 

“我就不能把每个东西都放在固定的地方吗?”我自言自语地走出卧室。

 

我几乎翻遍了屋内的每一个抽屉,终于在书架的一个抽屉中找到了那副眼镜——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放在眼镜盒里的眼镜。

 

我现在只有四只蹄子,而能用上的应该只有两只;如何使用它们打开一个眼镜盒?哦对,我还有嘴,“哈,我怎么能忘了这个呢?”毕竟那应该是我今后的主力工具了。

 

我东施效颦着白黑咬它的磨牙玩具的姿势,用两只前蹄配合着牙齿试着把眼镜盒打开…不可思议,那居然真的成功了,只在眼镜盒上留下了一排排的牙印…

 

下一个问题是该如何带上,因为小马的耳朵和人类的基本就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所以说就不要想着用耳朵卡住眼睛了…不过小马有一个突出的吻部,正好可以挂住眼镜。至于眼镜大小的问题,很幸运,小马头部的宽度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戴上眼镜的过程并不是多费力。

 

模糊的世界又重获光明了…有趣的是,当你摘下眼镜足够久之后,戴上眼镜反而会有些不适应。

 

                                     ……

 

我并不想就这么度过整个下午,所以我又回到了书房继续试着找寻一些信息,虽然深知希望渺茫,但总比什么也不做好些。

 

我登陆了一个记录着超自然事件的网站,“…嗯…让我看看:XX目击不明飞行物、XXX一男童拥有前世记忆…XX惊现奇异圆形闪光…”我几乎翻遍了整个网站,除了让自己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的帮助。

 

“说不定只是没有被发现吧。”我安慰着自己并伸了个懒腰,然后跳下了椅子。听到我的动静,白黑便摇着尾巴朝我跑了过来,在我的身边不停地跳起和落下。

 

我慢慢的把自己挪到了客厅,白黑也跟着我走了过来…

 

端坐着盯着电脑一个多小时真的谈不上有多舒服…更何况你还需要集中着精神…我现在觉的沙发真的堪称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随着一股倦意涌上心头,我慢慢进入了梦乡。

 

                                       ……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阴暗的天穹取代了落日的余晖;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几声菜下锅时“刺啦~刺啦”的响声从厨房中传出……我慢慢的从床上站起来,刚才的倦意早已烟消云淡了。

 

不过说真的,我之前很少在家做饭;大部分时间是定外卖——当然不是自己做的有多难吃,而是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花在那上面。

 

我衔着先前的那根一根圆珠笔打开了电视……真有趣,上面还有我两天前播放MLP时的记录。但在一阵思想斗争之后,我还是没有点击“继续播放”,而是换成了新闻联播。

 

                                       ……

 

晚饭时间,桌子上的大部分都是他精心准备的素菜,以及一个被他放的很远以至于我完全闻不到的荤菜;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一道蔬菜沙拉,那和它之前尝起来完全就像是两种食物。

 

“哈哈…别急嘛,还有呢。”他说着抽出一张餐巾纸擦去了我鼻尖上的一滴沙拉酱,“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的身体仍然近视吗?”

 

“我猜应该是的。”我回答道,“而且你还记得吗?最初创造出这个OC时的设定就是近视来着。”

 

“哦对,我居然忘了这茬;那这应该就说的通了。”

 

晚饭过后,我们在沙发上看电视(至于看的什么…当然是MLP了,不过那并不是说我真香了,而是他想看的);他靠在沙发上并把我抱在他的怀里——好吧,这真的很奇怪,我是指在现在的情况下看MLP。也不知道孩之宝知不知道居然真的有小马在看他们的动画片。

 

                                        ……

 

由于白天我已经休息了足够的时间,所以现在的我可谓是精神百倍——至于他嘛,早在一个半小时前就睡着了。“那么,变成小马之后在夏季的夜晚能做什么呢?”我想着走出了卧室……

 

凌晨时分,大部分人家已经睡觉了;我斜靠在栏杆上,欣赏着这独属于我的夜景:居民楼上几盏零星的灯光犹如暗黑天穹中的熠熠星光般;城市褪去了日间的繁华,竟变得有些遥远,且陌生;

 

                                        ……

 

一阵强风吹过,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我的身后吹过…等等,为什么我要强调是身后?

 

随着一声“嘭”的响声,阳台的门在我身后关闭了;更致命的是,这扇门的门把手自我搬来以来就一直存在着问题——即使在我还有手的情况下想要打开它也谈不上容易……

 

在用蹄子和牙做了一阵子的无用挣扎之后,除了给门把手上徒增了些牙印之外,门没有任何将要打开的迹象;我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我开始试着用蹄子来制造一些动静把他弄醒——不幸的是,我的睡眠质量向来很好……

 

努力失败之后,我坐在了阳台上,“不就是在阳台上露宿一晚吗?…事情应该也糟不到哪里去了…”

 

夏季的天气是多变的……更不要说天空早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阴暗了下来给我发出了警告——只是我没有在意。那极具夏季特色的雨,纷纷扬扬地斜射进了阳台里,斜射进了我的灰色鬃毛中;为什么开发商要将阳台设计成半露天的?难道他们没有考虑到会有一只小雌驹因为打不开门而被困到阳台上淋雨吗?

 

不过看样子上帝在把门狠狠地摔在我的脸上的同时还在门上留出了一个小孔——洗衣机上盖着一块塑料布;我如获至宝一般用牙把塑料布抽了下来,把自己裹了进去,“至少能有效的隔绝部分雨水…对吧?”然后我躺在了洗衣机的背雨面……想不到今天居然会以一个这样落魄的方式入梦。

 

 

“祝好梦,作为小马的第一天”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Sunsetdream Lv.1 独角兽
评论 Chapter 1

很有意思嘛,期待 催更 一下

2 天前
奇幻光影 Lv.12 麒麟
评论 Chapter 1

好惨哦,变马的第一晚竟然是在窗台睡

2 天前
Sealevel Lv.11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Chapter 1

回复52032 @奇幻光影:

窗台还是好的了,《雌驹故事》中南星可是睡大街的:ftemoji_pinkamina: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性转换

    Shadow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