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某张姓男子
某张姓男子Lv.7
天马
中篇原创
R
连载中

日升之屋:新世界

停更通知

chrome_reader_mode 2,576 event 2 天前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 forum 4

停更?可能吗?你们真信了?

所有真信了的请自觉面壁为自己的心理素质默哀三分钟,都看了多长时间的无厘头文了,我作为作者不耍一耍你们这些读者怎么行呢?还没有点心理准备吗?

反省!都给我好好反省!

 

第十二章:渡口的黎明

渡口的夜还是很深的。不说伸手不见五指,至少,在只有惨白的探照灯在塔吊的上空摇曳下,探照灯范围外的一切都看不见了,凛冽的海风从裤脚穿过,但我并不怕冷。我是个黑龙江人。

东京曾经的繁华随着一朵巨大的蘑菇祥云消失了。日本,作为第一个也是曾经最后一个遭到核打击的国家,在伟大的2023年核战争中再次招到了核武器的狂轰滥炸。曾经美国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都被做到了。我们现在所在的港口秉承绝对精简的原则,到处是裸露的钢筋和清一色的混凝土,黄色的钠灯照亮了几个易被偷袭的角落,除此之外,万籁俱寂,鸦雀无声,一片漆黑笼罩着东京港。

我应当解释一下我在这里做什么。

 

我大概在全人社混吃等死了半年,突袭了几个党卫军据点,磨练了一些技巧,到处捡传单,顺便把忘了半截的高中课程补了补准备继续进修,交了几个朋友,确保要是有一天我离开,我会是以一个精锐战士的身影出现在法西斯们的眼前,而不是一个行走的军功章。

经过我半年的生活,我也发现全人社为何不能以逆天的生产力替天行道,驱除马虏恢复地球了*54:苦痛机器毕竟有其代价,斯塔瑟的言论也准确无误。第一天建起的高楼大厦,第二天就会被巨大的魔法爆发所摧毁。

每一天都有失控脱逃的小马制造圣经般的史诗级灾难,且各有不同和花样,主要由他们的可爱标记决定:头顶上的天空要么是无比清澈的蔚蓝,要么就是下着陨石雨;在战场上英勇无畏,却可能在睡梦中被毒气毒死;前天刚认识的好朋友,第二天被寄生虫穿刺横死街头。我不知道哪种更坏一些:是公社的艰苦的条件和可以由努力改变的死期,还是全人社天堂般的条件和时刻悬在头上的死的警告?

如果我得到的信息没错,或许全人社就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地方了,但是人要有质疑精神,敢于探索,这才是保持头脑和思想独立的不二良方。我决定,环球旅行一番,从东京港出发,穿过传送门,分别到智利和法国游历一圈,游历完了再回来。

令我惊诧的是,全人社的政策对此高度赞同,这是欲擒故纵...等等,我这么一个平常人,什么大组织会想抓我?就连小小的公社,都慷慨地饶了我一命,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我没啥大用的事实。好吧,既然有组织给我撑腰,那我就上吧。

传送门是非常宝贵的设备,能够长期运转的那些更是如此,只应被用作应急时刻的逃生和出其不意的偷袭手段,而不能用作平常运输。就我而言,我知道平壤下方某处有一个传送门,如果平壤彻底沦陷可以用来逃生,把拉美的大部队拎过来狠狠地踢一顿敌军的屁股,但这个传送门作为最高机密,是不能冒着位置被暴露的风险给我用的。我来到东京港,是因为这里有着少数几台私人用的传送设备。超乎很多人的想象,稳定的传送设备造价非常高昂,需要最低一个天角的魔力爆发才可能做到,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的营造是很不现实的,即使对于全人社也如此。

操作员们正在地下的人防工事里忙碌,大概还要再忙碌一两个小时吧。

 

但是听!那是什么?

我从来不怀疑自己的感官。上次有个会催眠的拿这一点搞我,结果我把他打到让他怀疑自己的感官。我的耳朵听到马蹄声了。

照理来讲这不可能。附近一带被三连发步枪和防空机枪塞得满满的,还有地雷和摄像头,几乎是不可能攻破的安保设施。至于那些会传送魔法的家伙们,我们有一整套从越南购进的特别设施等着她们。

过了一小会,这个声音消失了。我从来就不相信幻听这么一说,我不喝酒,也不抽大麻,更没有精神病,听到的理应就是真的。日本的技术人员告诉我保持冷静,但他们显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在那之后的一个小时里,一切如常。那个声音又响了几次,日本人也听到了。

到凌晨四点,天边又俗套地泛起了鱼肚白,但这个俗套还泛的挺有水平,挺美。附近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地面上的感觉不知怎么给了我一种凄凉感。

“嘿~老弟,干啥呢?”一双手从我的背后拍来,伴随着一股蒜酱味。

我反手一抽:“我说你们这帮日本鬼子烦不烦...嗯?你怎么在这?”

来的赫然是浓眉大眼的斯塔瑟。泛黄的发色和对香肠的本能挚爱都说明他的德国本性尚未褪去,好比我对五花三成沾蒜酱的喜好一样,他不知怎么迷上了哈尔滨红肠。至于蒜酱味,我希望这小子不是把红肠蘸蒜酱吃了吧...

他打了个奇味儿无比的嗝:“嗨,还能是干什么,协助一下呗。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各路子小马都听说你了,现在小马国政府出重金买你的项上狗头。我们先把你从总部支开一会,以免不要命之徒暗杀了你,连累组织。”

我摇摇头,这叫什么事啊:“为毛啊?因为我作战英勇积极?因为我长得丑?因为我喜欢嫖X?”

“非也非也。之所以追杀你,是因为之前我们的情报员得到了一个信息。那是个预言,据说未来大元首就要死在你的手上...”

“你先打住。”我蹙眉,“这又不是哈利波特。就是哈利波特,预言也是能改变的,遵循测不准原理的,是人定胜天的。第二,为什么是我啊?!”

“这事情我哪知道。”他耸耸肩,“总之现在人类们基本产生了共识,你活着比死了有帮助,所以一路上会有人接待你的,但是也别期望太多,尽管预言很少出错,但每年总有那么几个被错误解读的预言——举个例子吧,战前有人预测2025年中国男足能进世界前十,现在真进了——世界第九兼倒数第一。也可能你根本不是什么救世主,或者提出预言的人对于‘死’的概念和我们有不同,这都是很难说的事情啊...”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所以我没听错,未来我会不停地被暗杀,与此同时我还会像网络小说里一样越来越强,跟RPG游戏...”

“这次换你打住!”斯塔瑟止住我:“第一呢,你并不会越变越强,因为根据新动向,你这辈子能用的武器加上这个棒球棒也就三件了,并且只有一把是枪。再根据预言,你这辈子都过不去科目三,开坦克之类的就不要想了...”

我总算忍不住了:“你这个预言家到底谁啊?”

“我们请的是名人呢!据说算的老准了。”他很自豪地跟我说。

“是什么小马隐士吗?还是修道的?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可以看到未来的魔法?”我对此很好奇。

无锡半仙王铁嘴!

 

看来我这一辈子也就是被人拿来开涮的命了,都不用他给我算,我自己心里清清楚楚,拔凉拔凉的。

 

注解:

54:引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停更通知

可以另外增加規定,不可連續投稿太多oc,或者瑪利蘇oc。

2 天前
某张姓男子 Lv.7 天马
评论 停更通知

回复51896 @暫時停止使用 :

没事,他们想加就加,我随时可以强奸民意不让OC出场,有效解决一切问题(迫真)

2 天前
评论 停更通知

回复51900 @某张姓男子 :

一發導彈解決

2 天前
某张姓男子 Lv.7 天马
评论 停更通知

附歌单一份,不是看本文用的,是看小马手书的时候可以关掉声音放这个歌单: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yA411i7z5

真的有奇效,相信我

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无厘头及其他解构主义

    某张姓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