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Westwind
WestwindLv.5
夜骐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暮晖闪烁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86605/sunlight

第六章:萍琪·凡·赫尔辛

chrome_reader_mode 10,130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3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2 forum 4

粗翻:Sunshineblaze

校对:Westwind


暮光靠着树,缓缓地撑起自己。她顿时感到头晕眼花,随后又跌坐在了地上。她将头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她费力呼吸着,头依然很晕

 

救命……她疲惫不堪的大脑向身体发了这个指令。暮光用一只手在她的口袋里摸索着,直到她的手机从口袋里滑落出来。她睁开双眼,但伸手不见五指。她在草丛里摸索着手机。随即,她的手摸到了一些潮湿粘稠的东西。

 

她将手凑到眼前,暮光发现她的手掌上有一抹血迹。当她盯着的时候,她慢慢明白了什么。她的大脑缓慢地恢复了

 

余晖……咬了我……她想要……暮光将手胸前摸索到她裙子的下摆。

 

恶心恐惧背叛。主要的悲伤。暮光将双腿收到胸前将头靠在膝盖上。她的眼泪来。她最好的朋友差点儿占了她的便宜。尽管她的朋友不清醒,暮光还是感觉被侵犯了。如果她没有反抗的话,谁知道余晖干什么

 

暮光不明白。余晖说过友谊是最强大的魔法。那她为什么还要攻击自己的朋友?吸血鬼对她的影响真的有那么大吗?

 

暮光的脑海里充斥着各种情绪。她想打余晖的脸但同时她又想抱着余晖告诉她一切都会变好的。她想躺下来哭泣又想起身,去追赶她这个发疯的朋友。

 

但她疲惫的身体阻止了她做这些事。被吸血的感觉真的……糟透了。暮光将手指向上移动,摸着咬痕她摸到了血液正从脖子上流下。她用袖子擦了擦脖子,将手又伸向了手机。

 

在她拿起手机时她手上的血将手机的屏幕弄脏了但没有什么是用她衬衫擦不干净的。屏幕的亮光有些刺眼。她将手机举得尽可能远,滑动着她的通讯录。她选择了云宝的号码,然后将手机放在耳旁。

 

暮光!”云宝在电话的另一头尖叫着,让暮光有些后悔打给她,“你还好吗?你在哪儿?”

 

“我——”暮光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她现在很不好—简直就是好的对立面。她能讲实话吗?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我在自由之森的某处。”

 

的视觉恢复了,暮光能够看见包围着她的浓密灌木丛。她在只能够挤着两个人的一小片空地上北极星在她头上树冠间闪烁着。

 

“啥?森林里?”云宝大声咒骂着,“好的,撑住。小蝶搞到汽油了,我们在路上。你受伤了吗?余晖咬你了吗?”

 

暮光用手摸着她脖子。“是是的……她咬了我一小口,”她小声说道。

 

“你没事吧?”

 

暮光如鲠在喉。云宝的关心有些过头了。“快点来就是了,”她在挂电话前哽咽道。她蜷起腿,将脸埋在里面。

 

“我很抱歉。”

 

暮光咬着她的嘴唇,仍止不住抽泣。最终,她放弃了抵抗,安静地哭了出来。“余晖……你怎么下得了手?”

 

 


 

萍琪的身体随着面包车转弯而摇动紧急时,小蝶真的能够将油门踩死。

 

表面上,萍琪仍保持着她的微笑,尽管没有以前那么灿烂。但内心,她在思考,在盘算。事情变得可怕的速度真快。

 

可怕。这个词她还从来没用过。真可惜,因为这个词也是很有趣的。

 

她皱着眉。余辉已经咬了暮光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暮光也变成了一个吸血鬼?萍琪希望不是她的大蒜快用完了。

 

一次对付一个吸血鬼萍琪我们该拿余晖怎么办她对蒜瓣表现出了极强的抵抗力。或许我应该先把蒜瓣切开?不论是不是,萍琪已经开始认为,她需要更厉害的东西来对抗吸血鬼了。

 

面包车又转了个弯,萍琪也跟着移动,向阿杰靠去。

 

“咳咳咳!萍琪,你头发咱嘴里了!

 

“哎呀!对不起,阿杰 萍琪挺直了身子,又开始思考。如果余晖还藏在森林里,那她可以轻松地从天而降抓住她们。幸好她的萍琪超感会警告她从天而降的东西!但怎么抓住余晖是个问题。

 

为什么在电影里人们总是杀死吸血鬼啊?他们从来都不困住它们,然后将它们恢复正常。萍琪提醒自己在这结束后,她要写信向好莱坞抱怨一番。

 

水泥路很快就到了头女孩们随着汽车上下颠簸,沿着城市边界处的蜿蜒泥路,进入无尽之森。

 

车上的每个人都摆着一副忧郁的面孔。当云宝接通暮光电话时,她说暮光听起来正处于哭泣的边缘。萍琪不能怪她。被吸血鬼咬了又被独自留在阴森的森林里听起来一点也不有趣。

 

别担心,暮暮,我们来了!别变成吸血鬼!

 

小蝶在森林的边缘停了下来前面的路对车辆来说太所有人都下了车打开了手电筒

 

阿杰低吹了个口哨。“我认为,要找到余晖很难这看上去就像是大海捞针

 

“还是在晚上!”萍琪补充道。

 

云宝拿出了她的手机。“等一下,我再打给暮光。希望她不要离太远。

 

“那余晖怎么办?”小蝶问道。

 

云宝摇摇头。“我们先考虑怎么在余晖找到我们前找到暮光然后再考虑其他问题。”她一边等待暮光接听一边将众人领进森林。云宝打开了免提模式,用电话声把一群乌鸦吓走了。

 

“喂?”尽管静电声很大,萍琪知道暮光现在很需要鼓励。

 

“是我们,暮光。我们在森林里。”

 

“好好的。”暮光抽了一下鼻子“我觉得我从这能看到一条路。或许我可以走到路上去。

 

小蝶从云宝手里抢过手机。“别,暮光。你待着不动更安全,也方便我们找你。你能描述一下你周围的环境吗?

 

“嗯……”暮光开始描述她所在的空地。萍琪很高兴暮光是个留心细节的聪明人。当暮光描述时,萍琪的眼睛一直在留意树上的动静。

 

远处传来一声猫头鹰,萍琪捏了捏蒜瓣又放松下来。晚上森林确实可怕。她转了一圈,确保没有人跟踪。她小心翼翼走着,检查着每一处树丛。

 

“萍琪,走快点,你要掉队了 云宝叫嚷道。

 

萍琪将头转向前面,看见阴暗小路上微弱的光柱群。她们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留下萍琪一个人。她吸了一口气,立刻跑在这个过程中,她还将手电筒的光圈四处照着,确保没有东西会掉下来。

 

她到了一个分岔口,用手电筒照照左边,又照照右边。不知道她的朋友们到底走的哪一条路。“女们!你们在哪?

 

“这边,萍琪,”云宝的声音在远处回答道。

 

萍琪举起双手。“哪一条,左边,右边?”

 

“对!”{2}

 

“看,有那么难嘛 她咕哝着。她走了右边的那条道,边走边轻声地哼着歌。周围的森林变得更加可怕和扭曲。扭曲的树离她越来越近,有许多红色的眼睛在阴影中看着她当她经过动物的巢穴时,那些动物对她嚎叫和发出嘶嘶声。

 

我很好奇小蝶知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小路愈发蜿蜒曲折。尽管她不怕森林,萍琪开始担心为什么她还没有赶上她的朋友们。“女孩们!”萍琪大声叫道,回应她的只有树丛里面的嚎叫。

 

她加快了步子,试图去忽略这些东西。“云宝小蝶!嗨”没有回应她。当云宝说右边时她的意思是向右走,还是说向左走是对的?萍琪猛地停住了她的脚步。“啊噢。{2}

 

萍琪脑子里明智的部分告诉她现在最好转身走另一条路。当她正要这样做的时候,她的左眼皮突然垂下,她的头发向右竖了起来,她的左手肘咔咔作响。她好奇地皱着眉,向前看着。

 

“有人在前面。而且他非常伤心。 也许是她走错了路的朋友们。萍琪相信了她的第六感,继续沿着这条路走着。“暮光,你在那儿吗?是萍琪!”

 

不是暮光。萍琪发现自己到了一片宽阔的林中小丘。在顶部有一个非常旧的石尖塔。它的前窗已经坏了,一些尖塔也已经坍塌了。藤蔓爬满了外墙,那里的一些砖块已经脱落了

 

萍琪又走近了一些,穿过破旧的大门。她的萍琪超感告诉她应该进去。但她剩下的理智知道,她应该离开这个地方。

 

不行!给别人带来欢乐是我的工作。而现在,里面的人需要我!挺直了她的背,迈进了大门。

 


 

教堂里很黑如果没有余晖的啜泣和刺耳的低语里面会相当安静。她在旧时圣坛旁边的长椅上蜷成一团。所有的圣器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拿走了这让余晖没法找到十字架让自己好过些。

 

她的身体又抽搐了一下,但她仍稳稳待在那儿。她不想再出去了,无论她有多渴。她会饿死,然后就结束了。

 

我需要饱餐!这是我的天性!

 

“不!今晚我不会再喝任何血了。”红色的迷雾模糊了她的视线。余辉猛地坐直,对她自己嘶道。

 

“你不可能停下!你的身体渴望鲜血!

 

余晖用双臂抱着她的腹部。她垂下头,眨眨眼,将视野中的部分红色清除掉。“我的身体渴望许多东西。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得到它。

 

余晖的身体又抖了一下,然后她抬起头。“你仍然对暮光感到抱歉吗?我不明白,你想要这样,她更想。她会喜欢你这样做的。

 

余晖的嘶嘶声在整个空间中回荡着。“你之前……之前差点做的事是不可饶恕的!她是我的好朋友,而我却……”余晖用她的一只手遮着自己的嘴巴。“塞拉斯蒂娅在上啊,我现在真病不轻。

 

余晖脸上出现了一个邪魅的微笑。“你之前说的‘没有限制呢?不是没有道德会让你停手

 

余晖将头转向左边。“那是你在说话。”

 

她转向右边。“但是很享受。自由,力量,还有将暮光玩弄于指尖。想要她。她,她的鲜血,她的身体,她的一切。只要你先饱餐,你就能拥有它们!

 

余晖奋力的反抗着那红色的迷雾,但是徒劳的挣扎。她需要鲜血。她的喉咙所经受的干渴是无法用意志镇压的。她想要捕猎,她想要将牙齿刺入某人的身躯将他的生命力榨干。

 

余晖对着长椅砸了一拳。不行!她不会向诱惑屈服的。她不会再吸其他人的血了,尤其是她的朋友们。只要她晚上待在这个地方,事情就都会好起来的。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正向教堂走来。

 

余晖突然睁开了她红色的双眼。她闻到了血的味道。甜甜的,美味的鲜血。也许有点甜的过头了,但现在足够了。

 

不,等等……那是萍琪!

 

走廊的门缓缓打开了。整座建筑也随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那脚步正向着教堂大厅移动

 

余晖四处寻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但最终,她绝望躲在一个长椅下面。门开了,发出了和之前一样的声响。从余晖的角度来说,她可以看见萍琪蓝色的靴子。

 

“你—吗?有人在家吗?

 

求你了,萍琪,快走!在我失去控制前快走!

 

萍琪沿着过道走着,手电筒的光圈在地板上到处照着。她走到前面来检查圣坛。

 

现在转身离开……这样我就能从背后把你抓住了——不,走就是了!

 

不幸的是,萍琪趴下身子来检查椅子下面。“余晖?”她的手电照着余晖的脸。

 

随着一声不耐烦的嘶嘶声,余晖从长椅下跳出来落在萍琪背后的圣坛上。月光从玻璃窗上倾泻下来,勾勒出余晖的轮廓,也将加深了她的阴影。她亮出了獠牙,弯曲着锋利的指甲,却被一个蒜瓣打在脸上。

 

“啊!又打眼睛!”余晖用手按着眼睛。“我发誓,萍琪,如果我瞎了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萍琪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手里拿着更多的蒜瓣“余晖,是你在说话吗?”她缓慢地问道。

 

余晖俯视着她。心跳加速,循环很好,超出饮食预期,O型阴性血,余晖最喜欢的口味之一。她摇摇头向后退了一步。“萍琪,你得离开。”

 

萍琪放低了准备投掷的手臂“但你需要帮助。”

 

“你最大的帮助就是现在不要离我太近,”余晖急促地说。她转过去背对萍琪。“我今晚已经伤害暮光了。”

 

“嗯……其他人现在正在找她。”萍琪的声音放低了几分。“你……把她变成吸血鬼了吗?”

 

“没有,但我本打算做的。”余晖的声音颤抖着萍琪,我……我差点……”余晖摇着头驱赶眼泪。“你必须走了,现在就走!”

 

“那你呢?”

 

余晖捏紧了双拳指甲嵌入手掌中“如果你再不走,我就要吸你的血了!”这并不是恐吓;余晖越来越饿,而且她的意志正快速消退着。

 

萍琪将重心转到后脚上,但并没有转身。“我不能离开。我不能将你留在这儿。”

 

萍琪!”余晖转过身来弹出了獠牙。“你我都清楚会发生什么!我不想咬你,但如果你继续待在这儿,我会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你现在就在控制了!”

 

两人沉默余晖眼神迷离盯着萍琪萍琪也盯着她,紧张但挑战。余晖突然开始癫狂笑了。“你可……真蠢。” 她闭上眼睛跌倒在地板上。

 

“余晖!”萍琪跑过去跪在余晖旁边。“你还好吗?噢,真是个傻问题,当然不好。嗯,你在这儿休息;明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萍琪将她翻了个身,试图将她扶起来。“让我们把你弄到个舒服的地方。”

 

“你就很舒服。”余晖咕哝道。

 

“什

 

余晖的眼睛猛地睁开,将萍琪抱摔在地上,紧紧按住她的手臂,跨坐在萍琪的腹部。“我不敢相信你居然被这么过时的伎俩耍了!太容易了!

 

萍琪无力地挣扎着,在空气中踢着她的腿,想要逃脱。“晖晖,别这样!我们是朋友!”

 

余晖不耐烦地转了下眼睛。“为什么所有提到友谊认为可以当她们不被咬?我非常饿!老实说,我很重视我们的友谊,萍琪。但是生存第一。所以说实在的,我感觉我过得太好了

 

“但,但是—”

 

她没有说完。余晖向萍琪的脖子凑了过去,撕开了她的皮肤,让血像牛奶一样流出。余辉只呷了一口就停了下来。她的瞳孔缩成了一个小孔

 

”她跳起来离开了萍琪在夹克衫上擦着她的舌头。“太甜了!太甜了! 萍琪的血比浓缩糖浆还甜;当她的血液从余辉的喉咙里滑过时让余晖感觉到了烧灼感。“你真的只吃糖吗?”

 

萍琪向后滚了一圈,了起来。“不!大概……90%吧。” 她揉着她被咬的地方。“嗷。余晖,那可真疼。”

 

“你现在知道我的喉咙是什么感觉了”余晖吐了吐舌头,让她的嘴巴摆脱之前的味道。“好吧,我不会吸你的血了。”

 

“好耶!”

 

我要把你变成没有心智仆从

 

“不是吧

 

余晖朝萍琪飞过去,手向前伸着。萍琪及时低下头,并且转了一圈在余晖又一次抓住她之前,她推了余晖一把。余晖以非人类的速度移动着,在萍琪逃远之前抓住了她。萍琪都被住了,只好用头撞向余晖的脸。

 

”余晖放开了她,揉着自己酸痛的鼻子。血滴到了余晖的手上,她好奇地盯着自己的血。她用舌头舔了舔,砸吧了几下嘴巴。“嗯,我尝起来还不懒。”她评论道。

 

与此同时,萍琪悄悄溜到一边,沿着墙根想要跑到门边。余晖飞过一排排长椅,在她的前面落下。当余晖向她挥舞双手的时候,萍琪迅速地冲进了过道间

 

在长椅下,萍琪向前爬行着,尝试着接近门边。余晖将长椅掀起扔到另一边墙上摔个粉碎时,她的位置暴露。萍琪站了起来,看着墙边的一堆碎片,然后又转向余晖,后者正随意的向她走来。

 

“这不公平。”萍琪指出。

 

“噢,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你变成一个吸血鬼这样你也可以做到这些了。

 

尽管这很诱人—” 萍琪又一次跑向门边。她眨了眨眼,停下了脚步发现余晖正在她的前面。

 

余晖交叉着双臂。萍琪,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吊我的胃口推迟那些不可避免事。”余晖看着萍琪跑向那一堆碎片,叹了一口气。她轻轻一跳,从后面将萍琪抱摔在地板上,两人都在碎片上滚了几圈。

 

余晖将萍琪仰面朝天按在地上。萍琪突然举起了她的手臂,余晖感到腹部一阵剧烈的刺痛。她翻滚到一边,往下一看,一个小小的红点正在她蓝色的衬衫上蔓延开来。

 

萍琪手握着一根长椅的碎片。她用碎片指着余晖,手不停地抖着,眼睛也有些湿润。“别别逼我,晖晖。下一次我会对准心脏了。

 

余晖站直了却因为萍琪造成的伤口而颤抖了一下“你要杀了我吗萍琪

 

“一些传说指出这样会让你瘫痪。我真的,真的希望这样只会让你瘫痪。但我不想冒任何风险。放弃抵抗吧,好吗?

 

余晖的心中泛起了波澜。这是愧疚吗?伤心?不管是什么,都不是她现在想要的。她现在想要的是鲜血,而萍琪会帮助她得到鲜血,无论以何种方式。

 

她们互相盯着对方这虽然会让余晖损失更多的力量但回报却是丰盛的。她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更深的红色一秒后,萍琪的眼睛也变得如此碎片从她的手中掉落,她的嘴巴微微张开。

 

“有何指示,主人?”她咕哝道。

 

余晖溜到萍琪旁边,用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主人,我喜欢这个称呼。好吧,我的仆人,以下是你现在要为我做的事……”

 


 

在等待朋友们的时候,暮光将她的脸尽量得弄干净些,好让她看起来并没有哭过。不幸的是,她没有骗过她们。她们都抱了她,问她是否还好。瑞瑞还借了她一手帕。

 

其他人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暮光也顺从地告诉了她们。余晖咬了她。她反击了回去。余晖逃走了。没了

 

不管暮光现在有多么恐惧和愤怒她都没有勇气告诉其他人还有什么事情差点发生了。当着她朋友的面她不能够那样谴责余晖。

 

阿杰帮助暮光站了起来,还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咱们得把你送到医院去。你现在看起来非常苍白。

 

暮光摇了摇她的头。“我没有那么多的血。我只是需要吃点儿东西然后再休息一晚上。

 

“你确定吗,甜心?”

 

“是是的。”暮光感觉到了她脖子上的咬痕。而且,她该怎么向医生解释;她被一个吸血鬼朋友咬了?学校的同学们可能会相信,但她不确定,医生是否会接受魔法这个东西。

 

她的朋友们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她十分希望这些怀疑的目光是令人信服的微笑。她不想再被问问题或者得到更多的关心,她只想要吃东西和一张床。

 

云宝举起了她的手。“如果你坚持的话没问题。 她转过身。“萍琪在哪里?我告诉了她走左边——她不可能落后那么啊。

 

瑞瑞疲惫地叹了一口气。“希望我们能在回去的路上找到她。我已经厌倦跑来跑去了。”

 

“但……”暮光的声音仅仅比耳语大几分。“余晖怎么办?”

 

“你之前说过她逃走的时候清醒过来了 阿杰说道,希望这可以一直到明天早上。

 

小蝶开口了。“但如果她还在森林里怎么办?她明早醒来时会吓坏的!”

 

云宝已经开始向主路走去了。“余晖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她还有吸血鬼的力量和其它能力。我认为她独自待一天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回家去吧,休息一天,明再来尝试我们可以抓住她,把她锁在苹果窖里直到公主回信。

 

对暮光晕乎乎的大脑来讲这是个好主意余晖可以照顾自己暮光咬着她的嘴唇希望余晖在太阳升起后能照顾好自己

 

她们找到土路,开始向小蝶的面包车走去。但她们还没有走多远,云宝的手机就响了。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转了转自己的眼睛打开了免提模式。“萍琪,你在哪儿?”

 

“……呃,我……旧……见到……她……”

 

云宝不难烦地咕哝了一声。“这鬼地方信号也太差了。”她将自己的手机举得更高。“萍琪,我们听不清你在讲什么。”

 

“我在……尖塔……余晖她……来了

 

阿杰耸耸肩“我听见尖塔和余晖什么的。”

 

“萍琪一定是找到她了,”瑞瑞说道。

 

云宝踮着脚,将手机举得更高了些。“萍琪,尖塔在哪儿?”

 

“分岔路右转!”

 

“明白;住!”云宝大声抱怨着,把手机放到一边。“我还以为今晚结束了呢

 

阿杰走在最前面扶着暮光让她稳住身体“来吧,黛西,余晖需要我们的帮助!至少这次我们知道要往哪儿走了。

 

当她们走到分叉路口的时候,暮光确定她可以自己走了,当然是慢慢走。她的头不再感到晕沉沉的,但她的身体仍然感觉很疲劳。她感觉现在就像是上次她从魔法的控制中逃出来的时候一样的,感觉既懒散又紧绷。

 


 

暮光和余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里拿着冰棍。暮光看着自己的冰棍融化。“我仍然觉得……很奇怪。就像,这不是我的身体。就像是……之前的那个东西才是我。 她看着余晖。“你觉得呢?”

 

余晖吸了一下她的冰棍,摇摇头。“不,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天生接触魔法。当我在秋晚会上变成怪物,而又被强行剥夺……”余晖盯着蓝色的棒冰,有些走神。“我觉得我很虚弱,无力,缓慢,感觉这具身体都出了差错。”

 

“你说过这种感觉会消失的。”

 

“它……”余晖咬了一口她的冰棒,缓慢咀嚼着,打了个冷战。“我认为你会。我来自一个魔法世界。来到这边后,我总是感觉缺了什么东西。对着暮光笑了笑。“但你是个人类。你感受到的那个魔法是很强大,但并不属于你。你会找到之前自己的感觉的。

 


 

暮光看着她的手,活动了一下手指。她又觉得正常了。余晖和她的獠牙又一次在暮光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暮光有些同情这是你沉迷于力量的原因吗?力量让你觉得你是完整的吗?

 

女孩儿们来到空地,发现了山顶残破不堪的尖塔。他们爬上山丘走到门边,阿杰和云宝用力地推门,将门打开。走廊里洒满了月光左右两旁是更小的门,尽头则是开了一条缝的教堂的大门。

 

“萍琪,余晖!” 云宝叫道。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她们头顶上的橼上传来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云宝用手臂示意其他人跟她一起到教堂里面去。暮光走在最后,向围绕着她们周围的阴影匆匆瞥了一眼,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教堂里几乎和走廊一样昏暗;只有几个大蜡烛和一个在圣坛旁边的烛台亮着。暮光在穿过大门时发现了那堆长椅的碎片。“女孩儿们,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啊!”她被推进教堂,脸朝下摔了一跤。她翻了个身,暮光看见萍琪正将门拉上。

 

“拜拜!”她用充满活力的声音说着,眼里闪着红光。门被拉上后又上锁。

 

云宝目瞪口呆盯着门。“啥?”

 

房橼吱呀作响所有人抬头发现余晖正蹲伏在木制的梁上。她的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噢太好了,晚餐上桌了。

 

云宝向后退了一步,尽管房门锁了后,她无处可逃“余晖,好好想想。你真的想要咬我们吗?你最好的朋友们?”

 

“是。”

 

瑞瑞耸着肩。“这不是我希望听到的答案。”

 

“你已经咬过暮光了!”云宝叫嚷着“这还不够吗?”

 

余晖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头发。“暮光和我实际上并没有完事,不是吗,暮?

 

暮光从地上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躲到云宝和瑞瑞背后。“余晖,求你停下来。”

 

“余晖,”阿杰说道,向前迈了一步,“我们是你的朋友,而且—”

 

呃呃呕”余晖呻吟道,用手捂着耳朵“我听够了!我厌倦你们用友谊来当挡箭牌!可能是我现在要饿死了,这句话听起来更烦人了!”她站起来俯视着众人。“现在听好了:所有人乖乖排成一队,我一个一个来吸你们的血。如果你们表现好,我会把你们也变成吸血鬼这样你们就可以加入我,享受吸血鬼的乐趣了

 

云宝握紧了她的双拳。“不可能!”

 

“真有趣,我不记得我问你的想法。”余晖将双手拍在一起来吧,像乖乖的血袋一样排好队。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排,只要把暮光留在最后就好。余晖用半开半合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目光。“她是饭后甜点。”

 

暮光听出了这句话的隐义一下子僵住了。她看着余晖从梁上跳下来优雅落在地毯上。尽管这回无法逃脱,但暮光的应激反应仍然告诉她要动起来。她迅速冲到圣坛那儿,想要拿起其中一个蜡烛。

 

余晖从她的头顶上越过挡住了她的路余晖发出啧啧声“别淘气了,暮光这样违反我的命令,我可能会不会想温柔对你了。

 

她不是余晖,她不是余晖,暮光不停地想着。她又开始跑起来,绕过余晖。但余晖轻易地将暮光抱进怀中。

 

“嗯。”余晖深吸了一口气。“你闻起来就像薰衣草。这样一来我不确定我是否还想把你留到最后。

 

暮光将头向后一仰,随后狠狠地砸向余晖的鼻子。

 

!”余晖用双手捂住鼻子。“我不敢相信!我……”她双眼无神,暮光可以确定那双眼睛短暂变回了青色。

 

“余晖?”暮光试探性问了一句。

 

“好饿……”余晖摇摇头。“我太饿了!”她想要将暮光抱摔在地上,但阿杰出手,先将她抱摔在地上。

 

“够了,余晖!们这是在阻止你犯错!”阿杰在和余晖扭打时说道。

 

余晖将阿杰按在地板上她张开嘴准备去咬但云宝跳到她背上从后面用双臂勒住了她的脖子余晖站起来将云宝从背上摔下将她扔到房间的另一头还好,这给了阿杰时间来逃开。余晖想要追过去,但暮光挡住了她的路。她手里握着一只烧着烛台。

 

“退后,余晖!我警告你!”

 

余晖冷笑“真可爱。你认为几支蜡烛就可以——”

 

暮光向前猛刺烛台将它刺入余晖的腹部余晖爆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叫几缕烟雾从烧焦的皮肤伤口处飘了出来余晖用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腰跪倒在地板上

 

尖叫消失后,一片寂静。暮光盯着她颤抖的双手,仍然继续着刚才的动作。她向后退了一步,看着烛台掉到地上,之后将目光锁定在余晖不动的身体她控制不住地从余晖衬衫的破洞里那丑陋的黑色肉体

 

“我……罪有……应得,”余晖说后,便昏了过去。她的眼睛在合上的瞬间变成了蓝色。

 


注:

1赫尔辛(Helsing)这个词是北欧地区常见前缀,常用作地名或人名。做人名时特指有着红色虹膜的虚构人物,也有“地狱”之意。

2原文Pinkie threw her hands up.Which way is that,left,right?  Right!right既可指右,又可以指正确。这里萍琪想问是左边还是右边,而云宝将其理解为萍琪问向左是否正确。


现在,Westwind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thumb_up 3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CrepusculeFlicker 发表的评论已被 CrepusculeFlicker 于 3 天前 删除,理由:暂无。
CrepusculeFlicker Lv.1 独角兽
评论 第六章:萍琪·凡·赫尔辛

必须要说的是,Albinocorn作品一章是真的长,真是辛苦译者了:ftemoji_raritynews:

3 天前
Westwind Lv.5 夜骐
评论 第六章:萍琪·凡·赫尔辛

回复51865 @CrepusculeFlicker :

没事哒,感谢支持!

3 天前
DazzlingStar Lv.3 夜骐
评论 第六章:萍琪·凡·赫尔辛

读过机翻版(糟蹋版),接下来怕是不妙

2 天前
Westwind Lv.5 夜骐
评论 第六章:萍琪·凡·赫尔辛

回复51899 @DazzlingStar :

哈哈,反正最后分类是喜剧。:ftemoji_flutteryay: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

  • 闪烁组

    暮霭晖光

  • 关于暮暮的CP

    Lu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