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时间审判泰普若
时间审判泰普若Lv.1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轮回军锋

第十章:绝密刺杀(二)

chrome_reader_mode 7,284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5 forum 0

沙特鞍拉伯首都埃塞俄比亚,马群攒动的街道上一群大汉正在大批军队的眼皮底下四下活动,他们行事低调,很少说话,暗地里观察者政府军的一举一动。

 

       因为处于战争期间所有政府要员的出行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随从护卫数量众多,政府官员们享受着特殊级别的安全警卫保护,甚至整个政府所在区以及政府官员住宅区都全面封锁起来,禁止任何外来小马进入,于是总统带着他的兄弟姐妹,妻儿老小,侄子外甥们组成的国家首脑聚集在一起享受着特别的待遇。

 

          对了,这个区域被当地小马称呼为皇族禁区,几天来雷谧四处派小马将这一地区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队长,这一带的外围军队至少有五百匹小马,还不包括幽灵先锋队训练的卫队、周围维持秩序的警察和便衣。”游侠蹲在一栋建筑的顶层观察着禁区的情况,同时将自己的看到的通过单兵电台报告给雷谧。

 

       “毕竟是一国之都,防御肯定不能太寒酸。”雷谧到是不觉得意外。

 

        “那我们怎么下手?杀进去无异于送死。”游侠放下望远镜,“我在这蹲了三天了,就没见一个政府要员露过面,几乎所有的制高点都已经被他们控制。”说着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狙击步枪,“我还以为能捡个便宜,看来这枪是白带来了,冷刃,这次打赌你赢了,你说的对,我没机会。”

 

       “我知道。”雷谧不急不缓地说,“办法会有的,别着急,我已经做好了长期在这里战斗下去的打算。”

 

       “预料之中。”冷刃慢慢的说道。

 

       “嗯,只能这样了,等等看吧,希望有好机会。”游侠无奈。

 

        “继续监视,如果有哪个政府要员出现就直接干掉他。”

 

         “我可不抱什么希望,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游侠摇了摇头。

 

          在他们的藏身地雷谧正仔细的看着帕姆森送来的情报,这些情报是每日更新的,由起义军安插在政府军中的眼线提供,这些眼线分布在政府的重要机关,政府军的高层身边以及一些特殊部门之中,有着广泛的情报来源,这也是目前起义军摸准政府军动向的最大依仗,能用这些小马收集情报提供给雷谧他们,可见起义军的高层对这次行动有多重视。

 

         电视上总统莫迪正吐沫横飞的发表演讲,庞大的身躯带着肉球一样的脑袋看上去很有独裁者的风范,他的话语慷慨激昂,颇有些蛊惑身心的作用。

 

        “这老小子在说什么?”战锤推门进来,见血冥正一边干活一边盯着电视就问。

 

        “鼓励全国马民积极参军,打败起义军,建立民主国家,过上富有生活,他保证平乱后大家都有饭吃,士兵提拔晋升,都能娶上老婆……”血冥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设备一边说道。

 

       “靠,全都是屁话。”战锤骂了一句,“自己全家霸占政府,怎么可能提拔外马?”

 

       “老百姓好糊弄,给点甜头就会跟着走。”血冥一边干活一边说道。

 

       “愚民。”战锤吐出两个字。

 

        “其实愚民最幸福。”雷谧翻出一盒黄瓜三明治一边吃一边说道,“愚民容易满足,没有太大奢望,吃饱喝足有老婆睡就是幸福,他们不想当官,不想飞黄腾达,没什么烦恼,一辈子满足于自己的安乐窝,挺好。”

 

       “唉……”战锤叹了口气,“照你这么说做个愚民还真挺幸福。”

 

       “没有也就没有痛苦。”雷谧自言自语地说道。

 

        “没有痛苦也就没有快乐。”战锤哼了一下,“这种生活和猪有什么区别?”

 

        “猪从不考虑将来,眼前快乐即可。”雷谧吞下嘴里的东西,然后举起自己咬了一半的黄瓜三明治,“它们认为,吃就是幸福,将来远没有这一瞬间的大嚼大咽更重要。”

 

       “咱们能不能别在谈论猪了好吗?”血冥无奈的抬起头,“搞的我都没胃口吃饭了。”

 

       “好吧。”雷谧耸了耸肩,“都查清楚了吗?”

 

         战锤点了点头:“邮政部长贝卡的慈善活动安排在城东繁华区的三星级酒店一层宴会大厅,随从、保镖、警卫大约六十匹小马,护送军队四十匹小马,其实这里离皇族的禁区距离并不太远,路程只有五分钟,所以没有带更多的卫队过来。”说到这他问雷谧,“她身边并没有幽灵先锋队的小马,我们真的要那她开刀?会不会打草惊蛇?”

 

         雷谧挥了挥蹄子:“这个问题过会儿再谈,继续……”

 

         战锤无奈,只能继续说道,“酒店一周前已经不接受预定,警卫队的便衣已经进驻酒店,参与活动的嘉宾大约两百匹小马,其中包括几个和这个国家保持外交关系的大使,他们会在当天下午进入酒店,邮政部长晚上七点钟到达。”战锤递上一叠照片和文件,“这是酒店的结构图和侦查照片。”

 

        “这娘们排场够大的,让小马等她半天。”血冥骂道。

 

        “的确,他们的安全防御很到位,我们恐怕没什么机会在路上下手,潜入酒店到是没什么问题,要不要在里面行动?”战锤看着雷谧。

 

       “嗯,只能在里面行动。”雷谧点了点头。

 

        “那让我去吧,这个我在行,我有把握在干掉她之后在敌人发觉之前出来。”战锤主动请缨。

 

          雷谧摇了摇头:“不,我们要活的。”

 

          “嗯?”战锤一愣。

 

            雷谧:“计划还不完善,我在考虑。”

 

           战锤也不好多问,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些东西放在桌子上,“帕姆森说地雷要稍晚一些才能到,目前只有四枚,我都带来了,还有一公斤的高纯度海洛因,C4他只弄到了4公斤,剩下的都是黄色炸药,会和地雷一起运过来,对了,血冥要的新款手机,这个城市的手机都比较老旧,这是我能找到的最现代化的了,至于高级别的通行证帕姆森说这个很难,需要点时间。”

 

         雷谧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血冥拿起一部诺基亚看了看,“还算可以,基本上能满足我的要求。”

 

        “战锤。”雷谧放下东西,“陪我去酒店看看。”

 

          “现在已经结束预定,里面到处都是便衣。”

 

            雷谧找了件大衣穿上,“我们去吃饭总该可以吧?”

 

          战锤点了点头:“当然,这个没有限制,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引马注目了?”

 

        “资料上显示东方小马在这个国家有着诸多的项目投资,所以毛子和华夏在这里是受到优待的,我可以扮成毛子,而你本身就是一匹华夏小马,所以咱们去装一把大爷,”雷谧从自己的行李中翻出毛子文字护照,“走,去风光一下。”

 

        两匹小马出门上车前往酒店,东方小马的身份给他们提供了不小的方便,警卫也只是看了看证件就放他们进去了,甚至连战锤都没有盘查,只是因为雷谧的一句话:“他是我朋友。”警卫就挥挥蹄子放行了。

 

          两匹小马在餐厅点了一桌子东西一边吃一边观察酒店里的情况。

 

        “我去厕所。”吃了一会儿雷谧就起身离开。

 

          战锤大口地吃着东西,眼睛却盯着雷谧离开的方向,为了不引起恐慌,酒店里几乎所有的警卫都穿着便衣,这里的外国小马不少,当局再混蛋也懂得得保护外国侨民,毕竟他们还指望这些国家政府的支持。

 

         雷谧避开警卫小心的进入了酒店内部,足有半个小时才出来。

 

         两匹小马继续吃东西,直到天黑下来之后雷谧才晃悠悠的走到前台要求开一个房间,但遭到了很客气的拒绝,雷谧嘟囔着骂了几句之后和战锤出了门。

 

          这次侦查雷谧将召开宴会大厅内部以及外部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准备怎么办?”战锤问。

 

          雷谧思索了片刻道,“回去做个计划,我有个好想法。”

 

         两匹小马回到藏身处其他小马都已经回来了,因为城区晚上十点后会宵禁,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早早的赶了回来。

 

        “情况怎么样?”雷谧拧开一瓶可乐问。

 

         “禁区附近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警戒力量没有改变,政要们都窝在最里面,面都不露,基本上没有机会行动。”游侠颇为无奈的说道。

 

       “港口已经有军队驻防,没有特殊证件的小马根本无法靠近。”爵士耸了耸肩,“这个港口规格很高,弄得和军港一样,但实际上是个军民两用港口,只有少部分码头可以停靠军舰,其实他们也只有一艘即将下水的三蹄近岸巡逻艇和几艘快艇而已。”

 

        “我花了两天时间差不多钻遍了这一带的下水道,现在身上还一股奥利给味。”炎灵不由自主的抽了抽鼻子,“下水系统还算完善,但通往禁区的全都被封死,无法通过,几乎出口全都通往河边,污水直接排入河道。”

 

        “城外几座军营基本没多少军队,但留守驻军的机械化程度很高,有坦克和装甲车,训练有素。”毒狼一边吃东西一边说道,“虽然小马不多,但战斗力很强。”

 

       “首都附近的军队不可能是一群废物。”血冥将一大堆拆成零件的手机推到一边,“开饭开饭,饿死了。”

 

        “今天就到这,吃完早点睡,继续按照原来的排序守夜。”雷谧将自己在酒店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弄出来反复研究。

 

        在反复推敲之后一个详细的作战计划在雷谧的脑海中慢慢形成,经过几天的缜密侦查之后雷谧把计划逐步完善。

 

         几天的忍耐之后行动终于开始了。

 

          当天所有小马都被放了出去,酒店张灯结彩,非常的热闹,外部警卫森严,到处都是军队和便衣,大量的大角色陆续赶到,游侠和战锤已经先期潜入,酒店很大,藏两匹小马不是问题。

 

          晚上,邮政部长姗姗来迟,这个年近四十的妖娆妇女扭着大肥屁股出现在宴会厅里,贵客们纷纷聚拢向这位邮政部长示意,真是给足了她面子,其实今天的慈善活动只是个幌子,真正目的就是让他们捐钱,捐出钱来支持政府军的军火采购,增加军队的力量。

 

            这些富商贵族不敢不来,也不敢不捐,他们深知马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捐还得捐的慷慨激昂,装作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就算心里痛的都已经流血也不能带在脸上,除非你不想活了。

 

        而一些国家的大使却是本他们请来捧场的,邮政部长想得很周全,这次筹款又能在总统面前立一功,总统已经答应了她,如果自己表现好可能会恢复能源部长的职位,这也是她的夙愿,虽然自己因为办事不利被总统降职,但她清楚叔父是信任她的,她是叔父从小大到最赏识的孩子。

 

        “部长阁下,真荣幸能再次见到您。”一位女士很有礼貌的上前打招呼。

 

      “莫纳女士,您今天真漂亮。”邮政部长很赏识的看着面前的女士。

 

        “您过奖了,我哪里有阁下漂亮!”莫纳女士很谦虚。

 

           两匹小马聊得很开心,特别是在听说莫纳先生以私马身份捐了八十万之后,邮政部长对莫纳更加的客气起来,今天的活动气氛非常热烈,刚进行到一半捐款额度已经接近三千万,这对一个小国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可以购买无数的枪支弹药,打一场像样的战斗了。

 

         邮政部长喝的有点多,走路有点晃,身边的女随从不得不扶住她,保镖也紧跟其后防止出现意外,他拉着莫纳女士不停地说这话,莫纳夫人喝的也有点多,两匹小马轻声细语的聊着,不时的发出阵阵窃笑,一不留神,莫纳一下撞倒了正在喝酒的邮政部长,顿时大半杯酒全都洒在了部长的身上。

 

       “哦,天那!”莫纳女士惊慌失措,赶紧上去帮忙擦拭。

 

          邮政部长显然有些不高兴,她微怒的看着莫纳女士,女随从将她推开,莫纳先生赶来不停的道歉,两匹小马的脸色都变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在这个国家邮政部长是有权利枪毙任何小马的。

 

        “没关系,大家继续,我去换衣服,失陪。”邮政部长突然转怒为笑,她对随从说,“去拿衣服,我要洗一洗。”

 

         随从赶紧去取衣服,邮政部长带着保镖向二楼走去,刚到楼梯口就有小马从上面下来低声报告道:“部长阁下,楼上的电力系统故障,正在抢修,上面漆黑一片。”

 

         “嗯?”邮政部长皱起了眉,“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儿?”

 

           “可能是电力系统超负荷运转造成的,烧毁了变电设备,修好可能需要半个小时时间。”小马诚惶诚恐的说道。

 

         “该死,把酒店的供电师拉出去枪毙。”邮政部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助手赶紧点头称是,然后又问:“那您……”

 

           邮政部长摸了摸自己沾满酒水的衣服皱了皱眉:“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的小马全都被清了出来,部长进去洗了个脸,重新补了妆,很快女随从赶到,带来了干净的衣服。

 

        “告诉外面的小马,我要换衣服。”邮政部长吩咐。

 

        女随从赶紧告诉外面的保镖,她也不想想外面的保镖哪里有胆突然闯进来?

 

       部长脱下衣服丢在地上不要了,随从赶紧上去帮忙。

 

       “你喷了香水?”部长抽着鼻子问道。

 

        “没有。”女随从答道。

 

        “好特别的香味!”部长用力抽了抽鼻子。

 

         “是啊,好香。”随从也闻到了。

 

          “这味道……”部长突然觉得一阵头晕,蹄下一软,女随从赶紧从后面拖住,可她也发现头晕的厉害,她张了张嘴准备叫小马帮忙,可没等出声就彻底晕了过去,两匹小马滑倒在地上。

 

         墙壁上的通风口被无声的打开,游侠一缩身从上面跳下来,落地悄声无息,他看了看门口,然后走过去,将邮政部长拖过,捆在战锤放下来的绳索上,将部长塞进了通风管道。

 

         然后游侠又走到女随从面前将她抱起来塞进了门口那个巨大的垃圾桶,盖上盖子,这种药物至少能保证她四个小时醒不过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从通风口爬回去,盖上盖子,卫生间里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分钟后两匹小马将邮政部长从通风管道的另一头了弄出来,这是酒店的后门小巷,游侠打开下水井盖先下去接住邮政部长,战锤跟下去将井盖复位。

 

          两匹小马带上夜视仪在臭气熏天的下水道里向前推进,一侧封闭酒店下水道的铁栅栏已经被割断了,两匹小马顺利通过,五分钟后他们回到地面,血冥等在一边的车上,这是一辆军车,他们将部长塞进后备箱,然后迅速换上血冥带来的军装,三匹小马这才开着车离去,还没到宵禁时间,街上还有一些小马,他们一路顺畅的出了城,到了郊外的藏身之处,但与此同时,酒店方向已经乱的一塌糊涂,保镖才发现他们的部长不见了。

 

         城市的边缘地带,莫纳先生和女士紧张的等在路边,两匹小马翘首以盼的望着远处。

 

         时间不大一辆汽车停在了他们身边,车窗降下来,里面黑得什么也看不清,莫纳女士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我已经照你们的要求做了,我的孩子们在哪?”

 

         雷谧看着她焦急的神情不由得轻轻的叹了口气,“在城西的树林里,放心,他们很安全,你们去找他们吧,另外想活命的话你们就尽快离开这里。”

 

          “我的孩子们很安全?”莫纳先生有些不相信。

 

           “放心,我说话算话,去找他们吧。”说完雷谧降下车窗,车开走了。

 

          “就这么放了他们?”开车的爵士问雷谧。

 

         “要不你想怎么样?”雷谧反问。

 

          “既然绑架了就该敲诈点钱财,哪怕是一块钱也好,否则其他小马会以为我们是外行!”

 

          “你从哪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雷谧苦笑,“我们的目的就是让邮政部长进厕所,目的达到了,这就足够了。”

 

         “总觉得这次行动有点过于简单。”爵士摇了摇头。

 

          “当然简单,这个国家的警卫级别再高还能高到哪去?你不能拿他们和坎特洛特皇宫的防御能力相提并论,不是一个档次!”

 

         当邮政部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非常的简陋,粗糙的木质桌椅和地板,一时间她有些发懵,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门开了,两匹小马走了进来……

 

         爵士看了一眼邮政部长将包放在了桌子上,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血冥却兴致盎然的看着邮政部长,看得她直发毛。

 

        “你们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邮政部长仗着胆子问。

 

         没小马理她,爵士从包里取出一样样的东西放在桌上,邮政部长并不认识那都是些什么东西,但她很快就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看见爵士从包里取出一沓封口袋放在了桌子上。

 

          部长仿佛瞬间明白了即将发生什么,她不由开始发抖,慢慢的后退直到墙角。

 

          血冥看了看她又回头看了看桌子,拿起一支注射器走向邮政部长……

 

         “不,不要过来!”邮政部长颤抖着说,“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吗?你们不……”

 

         “当然知道,我亲爱的部长!”血冥抓住她,将针头扎进了她的脖子。

 

           邮政部长只感觉头一阵阵的眩晕,看到的东西变得朦胧起来,一切都变得非常的不真实……

 

           血冥露出一个能够把鬼吓死的笑容,“听着,一会不管让你吞什么你都要照做,胆敢反抗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