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学地理的理科生
学地理的理科生Lv.1
陆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奇迹之乡前传:寂夜肃杀

第二章

chrome_reader_mode 9,373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3 forum 0

第二章:救援:第一节(Rescue:Part One)

“哦哦哦哦哦~耶!”寂夜肃杀一边用一只手弹着吉他,一只手搓着碟,还在用嘴吹着背上的萨克斯,管风琴,口琴还有一大堆说不上来名字的乐器,一边向台下的舞池里的喊着:“都给我打气点精神!这是狂欢!不是葬礼!全都给我嗨~起~来~!!!”台下的人群欢呼不断,他自己也摇头晃脑玩的不亦乐乎。如果他稍微注意观察一下的话,也许就会发现(自己的音乐全都跑调)台下的人们,全都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不知什么时候,舞池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寂夜肃杀正在兴头上,根本没注意有人不见了,还在前面一边卖力的演(luan)奏(chui)音(yi)乐(qi),一边大声(并跑调的)唱着:Like a rolling stone…没过多长时间,只剩下一个人还站在舞池中央,但那个人既没跳舞也没唱歌,只是静静地站在舞台中央,默默地看着寂夜肃杀在前面花枝乱颤。

因为脸上带着类似中世纪骑士的面具挡住了下半边脸,只能看清那人上半边脸上那一双褐色的眼睛,上半身穿着一身红褐色的兜帽衫,头上的兜帽也是带着的,材质很是奇特,看上去整件衣服都浑然一体没有缝制的痕迹。胸前没有拉链,就显露出兜帽衫下穿着的一件翠绿色的衣物,因为套着兜帽衫,不知道是一件背心还是一件长袖衫,那翠绿色的衣物胸前还有一个火红色的标志:一个圆环,左右各是一把金色的横刀①图案,周围还有金色加红色的火焰图案。下半身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穿着棕色的皮鞋,腰上是一条浅棕色的腰带,左右还各有一个挂东西用的小金属支架:左边一上一下,是两把约有六十厘米长的横刀,一把刀鞘和露出来的刀把都是璀璨的金色,一把刀鞘是银白色,上面还刻着几条银色的龙;右边则是一个高约有6厘米,长约有10厘米的蓝色的小盒子,看不出有什么用处。又过了一会儿,那人慢慢走到正前方的寂夜肃杀面前,看着面前真是High的不行的寂夜肃杀,抬起右手,左手叉着腰,右手食指和中指则并在一起,用它戳了戳自己的脑门,无奈的叹了口气。几秒后,他一伸手,猛地一推High的不行的某跑调DJ。

“呃呃呃???”寂夜肃杀正沉浸在自己美(chu)妙(chu)无(pao)比(diao)的伟大音乐中,这一推把他吓了一跳,向上蹿了将近一米,然后落回地上,屁股和地板来了一个贴身服务(1.0试用版)。

“哎哎…哎呦我去!你你你谁啊?”屁股火烧火燎的寂夜肃杀一边揉着屁股起来,一边问道,自然地向上一抬头,看见了那人和他的穿着。那人正用看三岁小孩一样的眼神看着寂夜肃杀,眼里流露出了慈父一般的关爱。

寂夜肃杀一看那人的装束,立刻像见了家人一样放松下来,边揉屁股边说:“嗨嗨~我当谁呢,怎么是你这个二百五…怎么?神玘?你那地方又很平静你又没事做又来找我玩了?”寂夜肃杀用讥讽的语气说道。

神玘笑了笑,说:“我当然没事了,你有没有事呢?”

寂夜肃杀不耐烦的挥挥手,说:“我这不在玩呢吗?你也真是,没事打扰我,搞得我兴致都没了,闹着玩也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寂夜肃杀正想说,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哎?等等…这里的…人呢?”

寂夜肃杀心里一紧,一脚把那个搓碟机踹飞,全身瞬间覆盖上了带着紫色条纹的装甲,而后身形一晃从台子上便到了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神玘!赶紧过来!我们被人袭击了!喵的!居然牵扯群众!等我一会抓到他一定好好请他吃顿钒球!”寂夜肃杀尽量压着声音说着。下一秒他又出现在另一个角落,四处翻找什么东西,“一次性转移走这么多人。肯定藏着传送器!在哪里呢…”他翻了又翻,不一会就把能翻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期间还不断警惕的用最安全的方式随时探察敌情,直接把神玘忘在了一边。

“啊啊啊,这什么都没有啊!”翻了半天一无所获的寂夜肃杀抓狂道,他发现自己叫的太大声了(其实也就耳语声那么大…),于是马上丢了一颗发热的钒球来吸引目标,自己则用迅盈气功移动到另一个墙角处蹲着埋伏,确定安全后,他轻轻地喊道“BLUE!扫描一下是否有认知危害!”寂夜肃杀一边喊着,一边心想:“特意混进军队的禁飞区来玩…有非法飞船的话也会被防空炮击落吧…飞船传送的话一定是有特殊的电磁波段,瞬间就把人传走能量一定很大,而且频率不会和一般飞船传送的痕迹混杂,肯定可以追踪,作案的家伙不会这么没脑子的,这里一定是有认知危害的…”但是BLUE没有回复。

“BLUE!你干什么呢!BLUE!”寂夜肃杀心里有些着急,又连叫好几声,BLUE都没有回应。寂夜肃杀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球开始发红。“干草他的!快点啊!时间拖太久的话会…”他一咂嘴,用半蹲的姿势不自觉的摆出了和刚才神玘拍他前一样的姿势,“这这这…现在…”他死命戳着自己的额头,急切地想找出个办法,突然想起了被自己晾了半天的神玘,回头一看,神玘还在原地静静地立着,“唔喂!你干什么呢!这里有敌人很危险!就算这里不是你的故乡你也帮帮忙啊!你今天在那傻站着是中邪了吗?不想帮就给我滚蛋!现在没有时间玩了!”喊完,寂夜肃杀满脸怒气的回过头,又开始思索对策,不自觉地又变回了那个姿势。

神玘走到他面前时,寂夜肃杀连动也没动,思索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神玘在他前面戳了戳他的脸②,寂夜肃杀没有反应。

神玘又绕到他侧面戳了戳他的“肩”,寂夜肃杀还是没有反应。

神玘又绕到他的后背,两手握拳,把中指大关节向上顶起。寂夜肃杀懒得理他,也没防备。神玘对准他的屁股,死命一推。

“啊啊啊啊啊我的塞蕾丝缇雅啊!你他喵的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屁股上像针扎了一样的寂夜肃杀嗷嗷直叫,条件反射下他把身体以右腿为轴旋转了一圈,左腿往后狠命一踢,神玘躲都没躲,被寂夜肃杀一腿踢到了身上,但是下一秒令寂夜肃杀震惊的是,他的腿仿佛踢到了空气一样,直接从神玘的身体穿过。寂夜肃杀心里一惊,右脚一蹬地向后猛地一纵,后撤的同时双手装甲变成枪连开了数枪,站稳之后,他发现那个“神玘”,还站在原地。

“这…这…这他喵的…身份?来历?目的?”寂夜肃杀一改刚才吊儿郎当的语气,严肃的问道。

神玘却只是笑了几声。

寂夜肃杀有点恼火, “哼…等会我就把他砸扁,管他是什么呢,打死再说!” ,寂夜肃杀杀心暗起,想罢,他偷偷在背后把枪变成钒球,紧握在手中。但不知为什么,这次下杀心好像比以往更费力,以前他可从来没因为杀人紧张过。

神玘开始慢慢向他走进。“这家伙,什么时候长高了?”寂夜肃杀看着逐渐逼近的神玘,心里奇怪,“他身体年龄22岁,应该不会再长了啊…那这是什么情况?”这时神玘已然来到他近前,寂夜肃杀发现自己要抬头才能看见他的脸,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这时“镗啷啷”一声,身后的钒球突然滚落在了地上。

寂夜肃杀本打算突袭,在近距离用音爆拳③来解决他。这时钒球一落地露馅了,神玘又因为这钒球掉在地上发出的响声而僵直了一下,寂夜肃杀便看准时机,冲向前去,一右拳打向神玘的胸口。但是拳头在半路就停下了,寂夜肃杀看着自己的胳膊,震惊地发现,他伸出去的右手,居然是一只蹄子,后面连着一个…胳膊状的物体?上面的毛皮雪白雪白的,而且连一根杂毛都没有。“这…这他喵…”寂夜肃杀不由自主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发现自己并没有半蹲在地上,而是以马的坐姿坐在地上,自己变成了一只雪白色的,约有一米七高的马状生物,两只大眼睛,加上英俊却稍显稚嫩的外表,看起真是来可~爱~极~了~

神玘又呵呵笑了一声:“我再问一句,你有没有事呢?”

看着自己前蹄寂夜肃杀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也没理会神玘的话。好像又过了将近10分钟。寂夜肃杀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神玘,突然,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发自肺腑的笑,这辈子他都没笑的这么真过,“真…真有你的…啊哈哈哈哈~”

神玘没动作,静静地看着自己眼前笑的直哭的雪白色雄驹,眼中,却流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可是乐死我了,哈哈哈”寂夜肃杀渐渐停下来,用蹄子抹去自己的眼泪,因为蹄子前端指甲似的硬物,他只能小心翼翼地用前蹄侧面的软毛来擦,样子笨拙的像个小幼驹。“马…马的肢体还能…哈哈哈弯成这样?”他上下左右的移动着自己的前肢,“我的塞蕾丝缇雅啊,你的生物学可真是完蛋。”,他边玩这前肢边不忘挖苦神玘。

神玘没答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又玩了一会儿,寂夜肃杀伸了个懒腰,还很自然地打了个响鼻,然后他一愣,小声嘀咕道:“我刚才是…好自然啊,这家伙…脑洞真大啊。”他看向神玘,因为是坐着,身高又矮了一截,他得抬起头才能看见神玘,这让他很不爽,说:“玩够了吧?赶紧把我变回去,还有,百姓也是你搞得鬼吧,快给我放回来!下次你要再这样小心我翻脸啊!”

神玘眯起眼睛,盯着他看。

寂夜肃杀一看,心里有些不爽,除了是你干的,还会是谁啊,装什么大瓣蒜?“唔喂!搞什么!快点!本来我就讨厌魔法这玩意儿。塞蕾丝缇雅在上,别逼我和你动手啊!”他两个前肢抱在护胸毛前,瞪着神玘,声调提高了几分。

神玘则盯着他,说:“你真的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吗?”

寂夜肃杀挥挥蹄子,双眉紧锁,低下头不耐烦的说:“塞勒斯提亚在上我当然知道!喵的!快把我变回去,不然我让公…”他一愣,“等等…我说了…啥?塞...塞蕾丝缇雅是…是谁?”寂夜肃杀抬起头,雄驹迷惑的眼光盯着神玘,“这…这到底是”。说时迟,那时快,神玘突然窜上前,没等寂夜肃杀反应,神玘裸露在外的右拳突然变成了金色,一拳打向寂夜肃杀的前胸,出拳的同时用低沉的语气说道:

“八极—金—罗.汉.拳.”

“呜哇哇哇哇哇哇!”寂夜肃杀本能的一闭眼,却没有感到疼痛,他睁开眼,震惊的看见神玘的右拳直接穿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可是自己却一滴血没有流,一点疼没有感觉到。神玘迅速撤回自己的右手,寂夜肃杀则直接趴在了地上,身体不断颤抖,不停喘着粗气。

“哈…哈…我…这…这…怎么?”寂夜肃杀用蹄捂着自己的心脏,感觉它都要快从自己的身体里跳出去了。“神玘…老实和我说…我…我…?”寂夜肃杀勉强控制住情绪,他不禁想到一个可能性,这让他开始颤抖。寂夜肃杀用怀疑,不相信的语气,缓慢地问道:“我…我是不是…”

“很幸运,还没有,不过快了,我就直说了吧。”神玘正了正自己的衣服,正色道:“这里是你的潜意识,寂夜。不知因为什么你已经快死了,这里呢…我这么说吧,是人的灵魂脱离身体的终点站,没有我稳定住你的灵魂的话,你早就真死了”

“可…怎么会…等等,如果这里是我的潜意识,你又是怎么…”

神玘一笑,说:“进来的?不,神玘并不在这里,这只是神玘留在你灵魂中的一个…姑且说是保险吧,当你的灵魂来到这里时,这个保险就会出现强行稳定住你的灵魂,然后尽力把你救回去,这个神玘并不是他,只是用你记忆中的材料建立的投影罢了,你也不是你,只是你的灵魂罢了。”

“呵…那个傻货还真是不放心我啊,那…那我不是个人吗?这又是…我是说…马?”

“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马?这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保险,不是你的个人…呃…个马诊断医生。嗯…看起来你不仅快死了,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你是被做了什么实验吗?Those People?”

“没…我怎么可能被他们抓住…我也没吃什么啊,这怎么就…喵的…”

神玘突然领悟似的一拍脑门,那“啪”的一声把寂夜肃杀吓了一跳(这次没跳起来),神玘脑门发红(自己拍的),激动地说:“哦不对不对不对…嗨…又没考虑到关键变量,你连自己的说的话都不知不觉的改变了,就算是强行抹消记忆也是不可能改变下意识行为和肌肉记忆的…你这情况…我觉得是连灵魂都从根本上改变了。嘛,个人意见。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你回去之后会有的忙了吧。”

“这…这怎么可能…我…我刚才还在搓碟弹吉他呢!而且,马只不过是动物!怎么会说话和思考的啊!它们的关节也根本不能这么弯曲啊!这根本就不符合生物工程学!别扯淡了!快把我变回来!”寂夜肃杀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从人类变成了马类的事实,神色激动地反驳道。

神玘顿也没顿,寂夜肃杀话音一停,把左手一挥,在半空中擦出了一个泛着白光的屏幕:“这是你的灵魂印记,说白了就是自己行动的历史记录,你自己看看吧。”

寂夜肃杀直起身子,满脸怀疑的看向那个屏幕,随着画面的播放,他的下巴越拉越大,简直塞的下一个鸵鸟蛋:从一开始,他就一直是一只小马,不管是在弹琴还是在侦查,那动作,那神态,他简直天生就是小马似的,一点也不像现在这个狼狈样子(虽然演奏的音乐难听的要死)。没等看完,寂夜肃杀又瘫在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不不…不会…怎么…难怪我的演奏跑调了…”

神玘很平静的回了一句:“呃…说真的,从神玘对你的印象来看,各种形式的音乐你都会跑调,这和长了蹄子应该没什么关系。”

难得的寂夜肃杀没有回怼,往常这两个家伙就该打起来了,现在寂夜肃杀只是耸拉着耳朵,趴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让人呼不上气的一段寂静时间后,寂夜肃杀幽幽的开口:“那…我是死了吧?”

“不…别忘了,我是个保险,终点站到了,但那辆车…不一定是末班车哦?”神玘侧着脸说。他又一顿,神秘的贴近寂夜肃杀,把他的耳朵掀了起来,轻声道:“而且,看你这样你还有很大的谜团要去解决啊,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说不定你会发现新的世界和新的文明,也许…还会找到个漂亮的…呃…马妹子?从神玘对你的印象来看…你还是单身吧?”被神玘挡住(和被贴心话(骚话)调戏)的寂夜肃杀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舞池里人渐渐出现了,一个,两个,三个,没一会儿,就有了十多个人

等到神玘说完,寂夜肃杀凄惨的一笑,说:“可…我怎么回去呢?我就差一口气了啊,这下欠你的钱也还不了了…呃…等下?”他的视角因为变成了小马而大大变宽,他突然发现舞池里的人突然出现了,而且,那些人清一色,全是神玘的模样。

“这…这又搞什么?神玘?”寂夜肃杀才发现刚才眼前的神玘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他试探着叫了一声。

“你叫我?”一个神玘走上前来。

“我想你也在叫我吧?”又一个神玘走上前来。

“是在叫我吗?是在叫我吗?是在…”一个又一个神玘走上前来。

“等…等等”寂夜肃杀赶紧阻拦,但神玘们还是一个接一个走上前来。

“需要帮忙吗?小马驹?”“哦哦哦,看他多可爱!”神玘们开始对着寂夜肃杀评头论足“哇塞!我不知道哎!小马原来是真的存在吗?”“嗯…可能是某个没被探索的平行宇宙…吧?”“他真的不是机器吗?不是投影?”寂夜肃杀听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评头论…蹄,感觉头痛起来,“别说了…”

“要不我们轮流摸摸他吧!”一个神玘提议道。寂夜肃杀心里一惊,头也不疼了“啥…什么?”

“对呀!摸摸他!”“试试手感,一定很棒!”“让我摸!”“让我摸!”“让我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一个神玘拉这长音喊道,四周的神玘都转过头,惊奇地看着他,他则一拱手:“干嘛?不喊的别致点有谁会注意吗?”。神玘和神玘和神玘…总之所有神玘全都达成了共识,他们开始向寂夜肃杀涌去,双眼放光,(吞着口水),嘴里不停地喊着:“摸!摸!摸!”,之后就像丧尸围城一样向寂夜肃杀奔了过来。

“我的塞蕾丝缇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医学奇迹出现了,寂夜肃杀瞬间就不瘫了,他也顾不上越来越疼的头,从地上蹦起来撒腿…哦不是撒蹄就跑。尽管不习惯四肢走路,但他在求生的欲望下也顾不得许多了,用四蹄连窜带蹦连滚带爬地向着神玘来的反方向开始逃跑。那些神玘也在后面紧追不舍,两眼放光,向前伸着手不停地作出抓毛的动作,嘴里还喊着:“摸!摸!摸!”

寂夜肃杀向门前奔去,快到门前时门两侧大花瓶突然炸开,从中窜出两个神玘,一个手里拿着香波,一个手里拿着梳子,用娘娘腔大喊道:“小寂夜不要跑!哥哥会帮你梳毛的哦~我保证不会多摸的哦~”

“woc我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寂夜肃杀赶忙一刹车,在那两个神玘扑上来的同时转过身子,也不知怎么着很自然地就用后腿猛地一踹直接把两个神玘全都踹飞了,连前蹄踩着的地板都碎了,同时在身后一大堆神玘扑上来前往左一躺一打滚逃过了一堆神玘的飞扑,趁着混乱他逃向窗户,窗子没打开,他现在也打不开,用蹄子护住头部,一头撞碎玻璃窗,扎了出去。

寂夜肃杀跳出去之后才发现那个房间四周根本没有地面,他悬浮了几秒钟掉了下去。等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没落地,睁开眼,环顾四周,他发现周边是一种诡异的紫色虚无,其中还飘浮着许多寂夜肃杀童年时的玩具,照片,和合影…大部分都是他早已遗忘的一些东西,他就在那些早已被遗忘的一切中下坠着。同时,他耳边似乎有无数的低声耳语,虽说听不太清,但能分辨得出那全部是神玘的声音。

“你不会死的…”

“你还有事情要做…(你还欠我的钱)”

“坚持住~就像我们以前做的那样~”

“啊啊啊~”寂夜肃杀痛苦地大喊,随着下落和那些耳语,他的头越来越疼了。他禁不住疼痛,用蹄紧紧抱着自己的头,紧紧闭上双眼,试图忍住自己的尖叫。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紫色的虚无开始崩解,慢慢的,周围出现了寂夜肃杀的回忆,就像一个个小屏幕上,一个又一个放着他人生中最深刻的事件。

寂夜肃杀勉强忍住疼痛,慢慢睁开眼,看着一个又一个他经历过的的故事:他杀了把自己当作儿子看待的师傅,因为他依仗着迅盈气功的威力为非作歹;他杀了一个毒品站点里遇到的每一个人,不管他们是不是迫于生计,家人被胁迫,又或是个只是想养活女儿的父亲…。最让他头痛加剧的,是自己杀完人后那冷酷,坚冰般让人一看就说不出一句话的眼神,六十年如一日,那眼神从未改变哪怕一秒…一个又一个,一件又一件,他只希望这种折磨快点结束,并不是因为他后悔自己杀了太多人,而是他现在居然对以前的自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看着一个又一个自己的回忆,作为小马的他…居然从心里对那个曾经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自己产生了怀疑,作为人时,他可从未后悔过自己的行为:他与神玘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坚信做了坏事的人不值得同情,唯有杀之而后快,他坚信这一点,并从未对自己的行为有过任何负罪感。现在,他居然对自己的行为怀疑起来。他坚信自己的理念,也从未后悔过一秒,但现在,从未经历过的负罪感让他痛不欲生。

又来了一个回忆,寂夜肃杀这时已经快失去了意识,但他一看见那块回忆,他却突然失去了自己一贯的镇定,取而代之的,是让大部分熟悉他的人都会诧异不已的慌乱,恐惧,甚至还有了些许哭喊:“不!不!不!不要是这个!”他惊恐地舞动着四肢,但那块回忆似乎铁了心要他看,几次移动之后未果,那块回忆直接就扎进了寂夜肃杀头里,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哭喊:“不!不!不要!”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天的一切出现在脑海里,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哭喊得尤其厉害,以至于没发觉自己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等他彻底停下来后,慢慢飘落在绿色的草地上,寂夜肃杀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鬓毛凌乱不堪,雪白的毛皮也破了好几道大口子,很多白毛皮都成了红毛皮。

这时,一只手在面前轻轻挥动了几下,一些微风吹拂过寂夜肃杀的脸。

寂夜肃杀勉强止住悲声,抬头一看,立刻又惊恐无比:是神玘。

神玘没等他出声,直接把脸贴到寂夜肃杀的鼻子上,轻轻的说:“Wake up!”

这一声好似一击重锤砸在寂夜肃杀的头上,寂夜肃杀只觉得那句话不停地在自己脑中回响,眼前开始天旋地转…

“唔啊啊!”寂夜肃杀苏醒过来,一睁眼就被太阳光刺了一下,刺痛使他赶紧又把眼睛闭上,“哎呦…嗬,我这是多久没睁眼了?”他赶忙揉了揉眼睛,过了一会儿觉得眼睛不疼了,又慢慢把眼睁开,好让自己适应阳光。等了一会儿,他开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荒地里,连根草都没有,还有一股刺鼻的焦味。但是这块荒地周围却都是高大的树木,除了他躺的这一片阳光可以透进来外,其他地方因为树叶茂密的缘故都黑的像晚上。

“啊嗬…这…什么地方?”寂夜肃杀敲了敲自己的头,但感觉像是头碰了砖头一样生疼,“去…大白天就不顺…我最后干什么来着?”他轻轻揉着自己的脑袋,歪着脖子思索多时,却只能想起一个模糊的景象,最后只得作罢。寂夜肃杀用蹄子捂住自己的脸,“这记性…我还真得好好训练一下了”他把蹄子放下,想了想自己是谁,发现这个还没忘也就安了不少心,“算了,哎呦…大白天怎么这么累啊…我再躺躺吧”他重新躺下准备晒晒阳光,他平时可是很难有闲暇时光来享受的,毕竟大部分时间都在杀人,(或者是调查下一个目标的路上)。他用蹄子扑了扑地,又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这天气不错嘛,毛都可以晒透了,正好好好打理一下。”寂夜肃杀躺好,准备小憩一下。

等等,寂夜肃杀突然觉得不对劲,“毛…毛!???”他下意识抬起把自己的“右手”抬到自己面前…

大脑:图像接收中…分析中…对比中…分析完成!这是一只蹄子!;

寂夜:啊???什么?再说一次???我亲爱的脑子?;

大脑:这是一只蹄子!主人!;

寂夜:哈???;

大脑:警告!警告!机体所受冲击过大!!!系统过热!系统过热!!!@#¥@#¥%%……%¥;

“我的塞蕾丝缇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寂夜肃杀可忘了,森林里是不能随便大吼的,除了浪费力气,还会引来一些动物。

当然了,吃肉的动物。

寂夜肃杀的潜意识里,那个神玘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寂夜肃杀倒下并消失的地方。那个空间已经开始崩塌,神玘却站着一动也不动,只是喃喃自语。

“不给你点刺激你可回不去,不过…现在没问题了,总算是没白忙。”说着,崩塌已经渐渐蔓延到那个神玘那里,他的身体也开始崩解起来。

“我的使命结束了,你可别让我空忙一场啊。”神玘的双腿已经消失;

“虽然我不是神玘,但是神玘对你还真是感情够深的…也对,毕竟是个没事瞎爱操心的傻瓜,可惜总是想不起来自己”他的身体也消失了;

那个神玘停下来,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消逝,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一定要…”还没说完,那个神玘便消失殆尽,那个空间也彻底变的空无一物,只有白色的虚无茫然的存在着,四周,也都是寂静无声。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woc我才发现自己忘记写注释了我去,虽然没几个人看也不能对自己的作品这么不负责啊 我有罪,我不对!我检讨,我自杀! 哦不是不是我深刻检讨 233333作者崩溃中.......

①横刀:我国唐代的一种常用刀,日本刀就是以此发展而来。

网上找来的图片,仅供参考。

这个和神玘用的相比短了点,不过是这个刀的样式。 拿来砍人/马/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合适23333

②...我忘了为什么要写这个了:ftemoji_twicrazy:...不过肯定是有用就是了!(坚定脸:ftemoji_twisheepish:) 算了你们还是打我吧...

③音爆拳:靠迅盈气功加持,连续三次深呼气后可以靠手臂挥出超越音速的一拳,依靠精准的掌握可以让其在集中对手一瞬间突破音障造成极大的损害(按作用时间0.01秒,音速330米每秒,手臂质量1kg来算,大概可以产生3.3x10^7帕的压力),但是对本体也会有极大的损害,基本上自己的手臂是保不住的,属于搏命技,寂夜肃杀全身装甲加持武装时用这招,最轻时右臂也会被震到断成三节,寂夜肃杀的杀招之一 现在可能得改叫音爆蹄了233...“咚~”啊!!!啊~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