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蝶菱leafid
蝶菱leafidLv.3
天马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飞蛾入室/Moth in Room

第二章/Chapter 2

chrome_reader_mode 5,152 event 3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7 forum 1

 

虽说过去了这么久,我不一定能回忆起官方剧情里的所有细节。

 

但对剧中已出现的智慧生物种类,我还是很清楚孰有孰无。

 

假如我面前的是一只天马,或者单纯就是一只大号飞蛾,我还不会有太大反应,至少,没有接下来的心理震动那么大。

 

可是,这位客人算是什么?小马的躯干与四肢,背上插着一双鳞翅,胸部裹着一团绒毛,头上顶着两只触角。

 

怎么看都感觉是 . . . . . . 

 

蛾马杂交体?

 

“ . . . . . . ”我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往上顶,直逼着我无法呼吸。大脑也木了,一阵麻痹的感觉扩散开来,怕不是恐惧君又卷土重来了?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

 

“呀!!”一声尖叫,使我回过神来。

 

很明显,声音是从那只“大扑棱蛾子”处发过来的。诚然,突然间被台灯的强光照到眼睛的确很不舒服,特别是这类对光十分敏感的生物(假如可以类推的话)。

 

我看到大蛾子迅速后退了一下,同时用它的一只蹄子(暂且这么称呼)遮住双眼。随即它又靠了回来,伸出另一只蹄子敲了敲窗。显然接下来这句话也是从同一声源产生的。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虽说这个要求听上去是很平淡无奇,但考虑到这位发问者的特殊情况,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贸然把这玩意放进自家里头吧?不过,这蛾子似乎还挺有礼貌,理智君重新上线了。

 

“为什么要让你进来?还有,为什么偏偏要挑我这儿?”

 

“什么!您,您不记得我了吗?”它的声音变得急切起来,似乎,还掺杂了些委屈与难过?

 

“我是小夜呤啊!( I'm Nighterin !)”那只蛾子接着说道,“您花了那么长时间构思我,设计我,您还画过那么多关于我的画!您怎么可能会忘了我呢?!”这一句话听起来有种咸涩的滋味在里面,不好,难道 . . . . . .  

 

Celestia above,这,我可不想无缘无故把另一个人弄哭,呃,虽然这位并不是“人”。可是听到它开始伤心,我也感觉有点 . . . . . . 

 

等等,小夜呤?

 

这个词像是突然出现的一盏明灯,脑海深处一个尘封的小角落被瞬间照亮了。

 

是的,那时候我刚刚步入高中时期,一次偶然,我接触到了《MLP:FIM》。与许多同类爱好者的经历一样,我很快被这部动画剧深深地吸引住了,具体细节不必多言。也正是在那时,我将自己对鳞翅目昆虫的原有喜好与对小马这一新喜好结合起来,创造了这一形象,并把她当成一位陪伴学习的有趣小伙伴。

 

挑灯夜读之时,台灯,闹钟,还有她的俏皮肖像画,就是陪伴我的三人组,呃,虽然它们并不是“人”。当然,在这其中,我感觉小夜呤是最具有灵魂的那一个。尽管她外观上没有什么明亮鲜艳的色彩,但我可以透过那片单薄的纸张,看出富有活力的内在。

 

遇到了诸如解题不顺等困难,我会变得有些烦躁与紧张。不过,当看到画在纸上的小夜呤时,我感觉她水灵灵的眼睛仿佛也在回看着我,那种眼神仿佛在说:“加油!你能做到的!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伴着你!”

 

事实上,这种感觉大部分情况都无法言说,我只是觉得一股暖流涌入了身体,然后就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动力,像是接受到了真诚的鼓励一般。

 

有时候,我就会蠢蠢地想:小夜呤,如果你不仅仅居于一纸之隅,而是真切地存于我的生活之中,那会是怎么样呢?

 

不过,名为现实的机械驱动着它的齿轮,不停地向前推进,我无法再给予这类不切实际的幻想多少时间。

 

分班结束,我踏入了理科重点班的教室门。在那里,老师的管理尤其之严,学业的负担尤其之重。渐渐地,我抛弃了以前的一些爱好与娱乐活动(自然也包括这部剧),同其他同学一样,埋首于书山题海之中。

 

渐渐地,学校给我们安排的晚自习时间越来越长。就我而言,在教室里虽说没有家中那样自由,不过学习氛围确实更好。可,那三位小伙伴怎么办?

 

在教室里,我自然没有使用台灯与闹钟的必要。但是,这第三位,却着实令我难以处理。

 

这并非毫无缘由。

 

有一回,我计划在班里利用闲暇时间与一体机,试图通过播放这部剧来让大家知道Equiestria这一美好世界的存在。

或许,我只是不想觉得太孤独了,至少,在这个话题上?

 

终于,等到了一个极好的时间,我鼓起勇气,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走向一体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我只记得自己脸颊充满了成熟苹果的鲜艳颜色,接着飞快地冲了上去,迅速关掉一体机。

 

伴着周围的笑声,我灰溜溜地坐回座位,心里直骂自己。

 

明知道这样做会是什么结果,你为什么还要去自讨没趣呢?!你不过只是住在四线城市里的一个普通学生罢了!现在受到这样的气,扣上那样一顶帽子,你难道想怪其他人带有刻板印象?如果你一门心思投入学习,不接触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会发生这样的事么?!记住了,只有学习才是你的出路!

 

之后,我自然是不敢再把小夜呤拿出来了。

 

一是为了学业,二是为了避嫌。毕竟现在头上扣着帽子,背后也多少会出现好事的眼睛。

 

与其耗费精力加以防范,我选择封存她。

 

最后再看一眼那些纸片,我决然将它们夹进一本旧书,塞进书柜深处。

 

接下来这段高中时光,面对着新的困难,我,也只能以意志作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的木杖了,仅仅希望它足够结实。

 

不知是受到了什么眷顾,我一直行走到了现在。那件事也不再有人清晰地记得了,包括我。学业最终还是有所成就,人生中一道重要关卡比较顺利地通过了。

 

只是没想到,几年过去,我步入了大学校门,竟然真的将她忘记得一干二净。虽然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如此。

 

看来自我催眠多少有些用处,但值得如此吗?

 

我再度回过神来,看着窗外那双盈着泪光的眼睛,我还能如何选择呢?

 

“小夜呤?真的是你?”我试探地问道。

 

“啊?是的是的!太好了,过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您,您真的就不认我了,永远抛弃掉我了. . . . . . ”还未说完,她又用开始哽咽。别,别再来第二轮了。

 

我赶紧开口: “没有没有,小夜呤,我没想过要抛弃你呀!我 . . . . . . 算了,你先进来再说!

 

“好的!”她用蹄子抹了一下双眼,带着开心的笑容,然后,直接往窗户上撞去。

 

我设计她的时候是怎么设定其智力水平的?似乎,我自己也没有注意过这一点?

 

“呜. . . . . .好痛。”她抱着脑袋的样子,怎么说?既可怜,又可爱?

 

“呃 . . . . . .” 我注意到窗外安有防盗网,而且栅栏之间的宽度也只够她把蹄子伸进来了。看来,得让她换条路进来了,还好阳台的窗户没有安装防盗网。

 

“你就从阳台飞进来吧,在同一楼层沿着你的左手,不对,左蹄方向就可以了。”就刚才那一撞,我真心希望她别在这么短的距离里迷路。

 

“嗖”一声,她便消失在视野中,我也赶忙下床一一差点摔了一下,台灯还在手里呢,它可是插电使用的,这位小伙计也就这么长的电线尾巴了。

 

穿过客厅(没有开灯,以防引起其他不必要的注意),走进阳台,借着外面的光,我发现小夜呤已经到了。小蛾马显然有些焦急,一对鳞翅扇得扑扑作响。

 

不过在看到了我之后,她又变得开心起来,翅膀扑扇得更快了。

 

“你别急呀。”我打开窗户。

 

下一秒,我就被飞进来的一团东西扑倒了,还好这蛾子不是很重,不然刚才那一下怕不是要造成些许内伤。

 

睁开眼,正好对上了凑过来的毛绒绒蛾子脑袋。

 

“请您高抬贵蹄下来可以吗?”我可不想等到她做出什么激动的事,特别是现在四只蹄子都踩在我身上的时候。

 

“哦!好的没问题。”

 

我带她进了卧室,她一进来就跳上床。锁好门,转过身,只见小夜呤安静地坐着,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跟着坐上床,隔着一小段距离,无言地回看向她。

 

一人一蛾,四目相对。

 

“这么久不见,您不想问我些什么吗?”沉默被小蛾马打破了,化成了无形的齑粉。

 

“好吧,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不止是到了这个世界,还,刚好找上了我家!?还请你回答得简单一点。”

 

“好~吧~,简单的回答:我刚好就这么出现在你房间外面了。”蛾形小马一摊蹄子,居然还有点得意,“怎样?满意不?”

 

“. . . . . . ”看来沉默很喜欢我,它趴到我的身上,使我又无话可说了。

 

“可是,确实是这样的呀,我只记得我一开始看到的就是你,然后很多天晚上,我们经常这么互相看着,就像刚才那样。”小夜呤用蹄子扶着下巴,作思考状,“我知道,是你创造了我;我也知道,在深夜独自学习的你,很需要陪伴。所以,正如你为我设计的可爱标记一样,我就作为一盏明灯,为你提供鼓励的光芒。”

 

说罢,小蛾马伸出双蹄,轻轻地抱住了我。

 

不过这次,我并没有抗拒,而是跟着抬起胳膊,与她抱在了一起。就这样,我感觉到暖意从她的柔软的绒毛中缓缓流出,仿佛真的有一盏发出温煦光辉的明灯在身边。

 

松开对方,我与小蛾马交谈起来。

 

“虽说你确实在我眼前出现了,这个不假。但是,怎么说这也太 . . . . . . 离奇了,真的,'你的存在不符合科学',难道艾奎斯陲亚真的存在?”

 

“我,我也不太清楚,只记得你在把我夹进书里之后,好长好长时间,周围只有一片黑暗,没有亮光,也没有声音。然后,我好像睡了好久好久,再然后,我就出现在这外面了。”小夜呤指指窗外。

 

“轰─────── ! ”窗外的声音像是一个激昂的回应。

 

“呀!!!”小蛾马扑到我的怀里,埋下绒毛脑袋,不住地发抖。

 

“唉,怕啥啊,只不过打个雷而已。”我望向室外,隐隐看见云层中发出阵阵闪光。今年的雨季似乎比去年更长了,而且下的雨也更大了。幸好小夜呤已经进了室内,不然她再去哪里避雨呢?

 

“好啦好啦,别怕了,我还想接着听你的奇妙冒险故事呢。”

 

她抬起头,泪珠从碧蓝的眼睛中涌出。

 

假如抛开物种概念,那么现在在我怀中的,可以算是一个小女孩了吧?我真的不想看到小女孩这样哭。

 

虽然,她仍然是一只小蛾马;但是,对我而言,她是独一无二的,她所代表的意义是非凡的。

 

我轻轻擦去泪珠(同时惊异于她那近乎拳头大的眼睛),接着慢慢地顺着她背后的绒毛。几番安慰过后,她的情绪也逐渐平稳下来。

 

窗外,淅淅沥沥,滴滴嗒嗒。

 

我向闹钟瞟了一眼,2:40。

 

“已经很晚了,呃,算了,咱们先睡觉,其他事明天再说吧,好不好?”我看向小蛾马。

 

她点点头,“好吧。”

 

双双躺下,小夜呤张开双蹄示意我抱着她一起睡,照做吧,她高兴就行。我试图将被子盖住我们两个全身,但是那对翅膀似乎太大,她却表示并不介意。最后,台灯终于可以休息了,如同大坝开闸一般,黑暗重新涌入了房间。

 

还是那令人安心的暖流,与柔和的绒毛。不一会儿,小蛾马发出了均匀平稳的呼吸声。

 

闭着眼睛,但是我的思考仍在进行。

 

我看过一些同人文,其中官方或原创角色的出现几乎都有着较为合理的说法或原因(不一一列举),不论是否确有其事。但是小夜呤的出现却同时兼有真实与虚妄双重性质。对此,我确实无法作出什么说得过去的解释,毕竟,连当事蛾自己都记不清楚多少事。

 

不过,话说回来,从她的话可以得出,早在我对她的设计定型并将其完整地画在纸上时,她就已经存在自我意识了。只不过,我一直对此毫不知情而已。看来,以前我与她的眼神交流是实实在在的互动,并不是我自认为的单向,而是双向的。唉,只可惜,当时她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仅仅就是那种形式的互动确实无法让我去深入探究。

 

想到那几年,她都孤独地待在黑暗的书页之间,什么都感受不到,我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那个举动不但使我那段日子更加艰难,更辜负了她,忽视她的存在意义。

 

在交谈的时候,我留意过她的可爱标记,就如同我所回忆起的那样,一盏油灯。如果这就是它的天赋或者说能力的话,我已经切实地体会到了,不论是在纸上还是在现实里。真想知道那时的我是怎么思考出这种标志的。

 

小夜呤,也表现出了对我的感激,认为是我赋予了其生命,使它不仅仅是一个思考的产物,一个画在纸上的角色。

 

而我呢?我一开始并不会知道她自身会发生什么变化,创造她的目的可以说是自私的,事实上,也确实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的存在。说得不好听,我就是想独占她,尽管冠上了保护她的理由,可本质如此。

 

我又想到了那几年,她所承受的远胜于我的,而她再次见到我时不但没有怨恨我,反而想求得我的认可。

 

我. . . . . . 不是一个称职的皮格马利翁。

 

在最初的那些夜晚,我与她的那些眼神交流。

 

究竟是我拯救了她?还是她拯救了我?

 

渐渐地,我的思绪开始消散,我心中睁着的眼睛闭上了。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某张姓男子 Lv.7 天马
评论 第二章/Chapter 2

更新了?不错啊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