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镍氪锶Nyx
镍氪锶NyxLv.4
独角兽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重逢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五章 短暂安宁

chrome_reader_mode 9,477 event 7 月 31 日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6 forum 1

铁血和昨天一样采了野菜烧汤。吃完晚饭,三匹马享受到了难得的悠闲时光。铁血特意把洞穴挖深了一点,好让三匹马都能有充足的空间。

茉莉懒洋洋的凑近火堆,躺在一块石板上。“这里的石头不怎么光滑,”茉莉抱怨道,“我来修理修理。”白色的魔法光打磨着洞穴的环境,石头顿时变得圆滑起来,一些被磨掉的石料被扔出了洞穴。

“谢谢。”铁血说到,“我们陆马倒是不计较这些细节。独角兽真是神奇的种族。”

“嘿,你一直坐在这种地方真的不难受吗?”茉莉说,“不过这里的环境还是比我那边好太多了。我的洞一股霉味,我都不想说。我见了你们的洞才知道安全不一定非要在地下,可以利用隐蔽地形。你们这里可以洗澡吗?”

若影:“说到这个,我也想知道,我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呢。铁血你从来不洗吗?”

铁血:“你们觉得这里像是可以放水的地方吗?绝对不要在这里洗澡,要不然整个洞就淹了。我遇到你们之前每天到外面的河里泡一泡就完事,你们要想洗的话也可以这么做。”

茉莉:“呃,那不会很冷吗?”

铁血:“当然很冷!所以每次我都只泡一小会儿,要是感冒那可就完蛋了。”

茉莉:“不行,我没办法忍受自己一天不洗澡。若影,我们用老办法吧。”茉莉让铁血出去打了一大桶水,然后把水桶放到火上加热,两只母马围着火跳了进去,把水溅的满地都是。铁血自觉的把头转了过去,开始摆弄起他心爱的枪。

茉莉和若影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铁血实在不想忍了:“你说你们洗澡就洗澡,把水泼的满地都是,晚上想睡哪儿啊?还有,你们最好别笑那么大声,我听不下去了。我还要提醒你们,晚上降温降得厉害,你们再泡一会儿水都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会感冒。”

茉莉有点不高兴。“行吧,我洗好了。毛巾呢?”

若影:“嗯……这里好像没有毛巾。”

铁血扮了个鬼脸:“哈哈,我平常抖一抖就干了,这就是短毛的好处。你们……等着风干吧。嘿嘿嘿嘿嘿……”

茉莉扔出了一发水弹:“笑什么笑!快给我出去找点树叶来!要是等水凉了还没回来看我不收拾你!”

铁血哼哼唧唧的出去了,嘴里自言自语着“你以为树叶那么好找啊”,然后又挨了一发水弹。不一会儿,铁血就把一大捆树叶搬了回来,把这些树叶编织成了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水,然后把多余的树叶平铺到了地上,既可以阻隔石头的寒冷,也能让地面柔软一点。

“我说你们独角兽还真够讲究。”铁血把火堆旁的石头垒高,避免它烧到树叶。

“呵呵,”茉莉笑到,“独角兽大都来自中心城,你懂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匹马都静静的躺在树叶地板上没有说话。今晚的天气格外好,天上甚至能看得见星星。若影一眼就认出了众多的星座,虽然,嗯——有些星座的形象和她想的并不一样,有些她根本不认识,但那应该是因为时空变化的原因。若影愿意相信两个世界的星空是同样变化的。

几个月以来,蝉鸣第一次在这个洞穴中被听到。马哈顿的蝉和其他地区的不同,它们在秋冬季活动,十分抗寒。柔和的月光代替灼热的太阳照亮了大地,窗外稀疏的树木,光秃秃的山,残破的列车轨道……还是洞里更温馨一点。秋风罕见的不再狂躁,轻柔的吹拂过洞口,送来了难得的新鲜空气,让小马们心旷神怡,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就连铁血的铁血也陶醉其中。他在中心城可从没见过这样好的夜晚。

一会儿,若影察觉到了什么。“这月亮上怎么还有匹马?”若影指着月亮上的深蓝色阴影,“看起来好像露娜啊。”

茉莉:“这上面就是露娜啊?你不知道吗?亏你还是独角兽!”

若影:“抱歉,我是真的不知道。事实上,我的遭遇比较特殊,我……”

铁血听到若影这样说,心里一阵紧张,他不想让若影胡说丢脸。铁血抢过话说:“她有段时间的记忆被模糊了。”

茉莉带着怀疑的眼神:“记忆……模糊?这是什么术语?我没听说过,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行吧,模糊就模糊吧。反正我敢肯定,刚才你们把我从车轮军蹄下就出来的事,我是永远不会被模糊的。”

若影:“嘿嘿,确实挺激烈的。”在结束了一场战斗之后,若影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蹄子上的伤口因为保养不当,疼痛感一阵阵的传入她的大脑。“铁血你的绷带呢?我可能还得缠几天,另外你的伤口不处理了吗?”

茉莉:“啊,你们还提供医疗服务吗?也帮我看一下吧,肩膀那里,被弹片划伤了。”

铁血一拍脑门:“这种事我也能忘,我也服了自己。”他把一瓶消毒水打开盖子就往身上倒,可以看出他的伤口已经恢复了许多了。“我今天就不需要绷带了。你们俩谁先来?“

茉莉略带颤抖的看着铁血:“你给我处理的时候……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若影:“放心吧,他除了力气比较大,还算温柔的。我先来吧。“

铁血给若影处理着,茉莉忽然想起了什么:“话说,车轮军用枪我可以理解,你们为什么也用枪呢?是买不起一般的武器只能用最差的吗?“

铁血转头看向茉莉:“你说什么?“

茉莉:“就是……枪早就被正规军淘汰了啊,用起来这么不方便,你们为什么不用贴身武器呢?“

铁血:“但是我从苹果鲁萨,到这个山洞,压根没见过其他武器啊!你说的贴身武器不会是刀吧?“

茉莉:“当然不是,贴身武器是指附着在小马身上的东西,比如绕在蹄子上的火器,背在肩上的小炮之类的,还有用魔法连接大脑的火控头盔。这些你都没听说过吗?唉,可怜的乡下马。“

若影:“说来也是,枪对于独角兽可能是个好主意,但是你们陆马拿起来都麻烦,射击起来,精度是真的吓马,那么多车轮军一发也没打中我们。“

铁血听的一头雾水:“什么呀,反正这辈子我用过最好用的武器就是枪了,威力大,射程远,携带方便……“在若影的伤口处理好后,铁血走到茉莉跟前,打开了消毒水准备处理。看样子茉莉伤的不是很重,不过伤口周围的情况不容乐观。

茉莉:“枪为了制造方便,并没有考虑小马的使用问题。事实上,枪是一种非常不符合马体工程学的东西,我在中心城看到过一个军事杂志,上面是这样描述的:枪是小马早期火药武器的代表,虽然威力和便携性远不如紧接着诞生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火控武器以及激光魔法武器,但是因为制作极其方便,至今还被众多游击队使用,也用于平民防身。”

若影:“哇,没想到你懂的这么多!那你能做一点那些高级武器吗?”

茉莉:“呃……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很多我也只是见过照片而已。不过,运行原理我倒是记得一点,但是也不知道自己记没记混。”

若影:“没事的,只要你还记得运行原理,我就有能力自己造一个。知道吗?我是中心城魔法学院,塞拉斯提亚的私马学生……”

铁血察觉到不妙,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别听她瞎说,她只是比较擅长魔法罢了。”

茉莉:“什么?中心城魔法学院?这不是三千年前就不存在了吗?”

若影:“说来话长,其实我是穿越过来……”

茉莉:“穿越+魔法,经典舞台大戏的要素都有了!你一定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对吧?”

铁血:“什么舞台大戏,这玩意儿不也是三千年前就绝种了吗?你该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

茉莉:“当然!我是梦魇之月制造出的生命体,甚至打败了谐律元素,回到……”

若影:“你们俩怎么都叫我‘上帝的使者’?是不是串通好的?真的,我没开玩笑!”为了证明自己的魔法力量,她向茉莉射了一束激光,茉莉真的变成了一朵茉莉花。

茉莉花茉莉:“你……你干了什么?快把我变回来!”

若影见茉莉花茉莉生气了,赶忙把她变回了正常的茉莉。茉莉惊魂未定,摇了摇脑袋说到:“这下好了,若影一定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铁血:“好了好了,这些肉麻的东西我再也不想听了。谁会愿意相信这些鬼话啊。我们与其在这里异想天开的讨论这些,还不如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铁血痴迷的看着躺在树叶上的茉莉和若影。“你们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姿势对一匹未经历过世面的公马是多么诱惑……”

“你可别打我的主意,”茉莉夹紧了尾巴,冷眼看着铁血:“老实交代,你说的‘实实在在的事情’是什么?”

铁血看上去惊慌失措:“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

若影偷笑着,大声说:“铁血你那么隐晦干什么,你直接对着茉莉说我想操你不就完了吗!”

“闭嘴!我TM弄死你!”

铁血直眼看着笑的用蹄子捂住肚子在地上打滚的茉莉,红着脸说道:“刚才发生的事,我向你道歉,若影太不成熟了,……若影!别笑了!”

没想到若影反而笑的更大声了,茉莉好不容易忍住了笑,躺在地上眯着眼睛对铁血说:“哎,别那么害羞嘛,都是成年马,有啥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哈!……”

铁血把头扭到了一边,站起身来走到了洞口,把两个笑到不能自理的雌驹留在了身后。别的马都说雌驹的笑像银铃一样悦耳,但铁血现在只想立刻让她们闭嘴,这分明不是什么银铃,是杠铃。

铁血把头望向了星空。他学过一点天文知识,小的时候,苹果鲁萨的空气很好,很容易就能看见满天星斗,而他的母亲又对天文学很感兴趣,他也就跟着沾了点光。但是黑晶王一出来捣乱,全世界的空气质量急剧变差,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星空,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了。可能相距几年?不,那时候黑晶王还没出来呢。那至少也有快一年了吧。

两匹雌驹见铁血在洞口抬头往着什么,以为是出什么事了,也赶紧跟了上去。这时候,铁血忽然说道:“独角兽们,能帮我做个望远镜吗?就这么干巴巴的看,实在不过瘾。”

茉莉:“哟,没想到你这种豪放不羁的马也会喜欢看星星啊,不过很抱歉,这里没有制作透镜的材料,所以我帮不了你。”铁血看起来有点失望,继续看着璀璨的星空。

这时候,若影突然忙活了起来。“茉莉说的是普通望远镜做不出来,但我有办法。”若影显得很有把握,她抓了几把石头,跳出洞去,施展起魔法。若影觉得之前的战斗还不够过瘾,想趁晚上再出点风头,来证明自己的魔法实力。

“快回来!外面很冷,你会感冒的!” 铁血紧跟在若影后面说到。没想到若影看都没看他一眼,伸出蹄子让他退后:“我要烧熔这块石头,你退后,万一你也被烧到麻烦就大了。”于是铁血只能退后,和茉莉坐成一排,看着若影表演。

若影咽了咽口水,角上聚集了一个极亮的蓝圈,把洞穴外的空间照的跟白昼一样,地上的灰尘都清晰可见。那蓝圈变得越来越大,突然间,若影把它朝空中用魔法浮着的小石头发射了出去,蓝圈聚集在石头四周,转了个弯,把石头整个包裹起来,然后迅速压缩,石头被压成了小碎片,忽然间爆发出一阵魔法波动,让周围都震了一下。石头正在被加热压缩,看上去着了火,像是一个小月亮,里面荡漾着凝重的波纹,它已经成为液体了。

“大家快转过去,闭上眼睛!马上就做好了!”若影对着看的目瞪口呆的铁血和茉莉说到,然后背对着石头,用蹄子捂住了眼睛。那液态的石头一下子爆裂开来,险些击中了若影,若影往洞口跑了几步,逃过了石头蒸气攻击。随后,那蓝圈再次出现,把气态石头聚集成一团。

若影用魔力感应咒语在闭上眼睛的情况下确定了石头的位置,角上闪起了紫色的光,一束散着寒气的魔法激光击中了蓝圈,蓝圈逐渐暗淡下来,紫光和气态石头融为一体,聚成了一个固态的小团,看上去晶莹透亮。若影转过身去重新睁开了眼睛,把那团透亮的东西打成两块,仔细打磨了一下,然后拿到了自己的蹄中。

若影回到了洞里,她的心跳的很快,头上还冒了几滴汗。“现在望远镜的物镜和目镜已经做好了,我们只要调一下焦距,做出望远镜的壳子,就可以用了。”若影把两个镜片举起来,面对光滑的石墙,角上射出微弱的光线,眯起眼睛,不断调整着两个镜片的位置,她射出的光线在石墙上成像,逐渐从模糊不清到精准的会聚于一点。

若影把两个石头用魔法在空中固定住,然后又挖了一些石头,打成小块,把它们粘和在镜片的周围,然后制造出了一块石板,简易的构成了望远镜的形状,最后挖出小槽,固定镜片,用魔法粘和在一起,一个完全由石头构成的望远镜就这么做好了。

“喏,这就是你要的望远镜。”若影忙的一头汗,但她很高兴,自己的魔法水平肯定让他们惊讶不已。铁血小心翼翼地接过望远镜,用蹄子举起来对准天空,赞叹不已地说道:“这真是我见过最先进的望远镜了!”

若影笑了笑,疲惫的躺倒在树叶上,刚才的魔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把石头烧成气体再迅速冷却,然后用增益咒语提高清晰度,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茉莉好半天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她扑过去用双蹄紧紧的抱住若影:“这……真是……太强了!我从来没见过哪匹独角兽有这样的本事!你还厉害了!快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能把石头烧成镜片!我想学!我……”

若影挣扎着说:“咳咳,轻点……我透不过气了……咳……你、你先放开……”

茉莉放开了若影。“无意冒犯,上帝的使者。”茉莉低头屈膝敬礼,若影有些不好意思,赶快把她扶了起来。

这时候,铁血挥舞起蹄子,示意她们过来:“快来看看,天上有些情况。”铁血把望远镜用蹄子举起,仔细确认位置无误后,让两匹雌驹过来看。

茉莉有些疑惑:“怎么了?这不就是一颗很普通的星星吗?”

若影用魔法夺过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番,认定这是个位置始终恒定的星座,说到:“没错,这就是一颗很普通的星星,位于室女座内,专业名称叫室女座α,也就是角宿一,亮度并不是很高,用肉眼刚好能看见。”

铁血急不可待的说:“你们还不明白吗?室女座平常是看得见全貌的!但这颗星星——,也就是你们说的角宿一,它周围的好几颗星星都不见了!室女座是完美的象征,如果出现全貌不全,那就预示着将来会遇到灾难!”

若影以为铁血是在开玩笑。“我可不信什么占卜学,”若影满不在乎地说到,“说不定刚好有天体挡住了那些星星,或者是望远镜偏光,或者是亮度太低,这都是合理的解释。预示灾难?我可不这么认为。”

铁血马上反驳:“不,出了奇怪的天象,我还有更多证据说明灾难即将发生。若影,我们已经两次招惹车轮军了,他们肯定已经认识我们了,而且你可以发现,他们第二次专门出动了部队在我们回洞的路上截击,这一定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果明天我们再去火车那里,那可就真完蛋了。”

若影想了一会儿,没找到什么话反驳,至少是没有什么压倒性的证据。如果说占星学站不住蹄,那铁血的说辞,似乎也挺有说服力的。茉莉倒是听出了一些内容:“你们已经打了两趟火车了?真是作死,失败活该。要我就聪明点,换个地方。别吊死在同一棵树上。”

若影:“这么一说也有道理。我们明天就不要再去了,换个地方,这样会安全得多。”

茉莉:“我刚去过北边的中心城,本来是想回去看看的,但那里实在是太糟糕了,比被关在我的洞里还糟糕。西边的苹果鲁萨最近在搞什么秘密行动,也不安全。看来,我们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南方的小马镇。”

铁血:“一言为定。我们明天多带点物资,就到小马镇去。时间不早了,都去睡觉吧。”

三匹马围着火堆躺了下来。一会儿,他们轻微的的鼾声都融入了风声和蝉鸣,难以分辨。

蝉鸣声陪伴着他们,两匹独角兽和一匹陆马和谐的躺在同一个山洞,可谓是这个世界的奇观。

若影精神太过兴奋,第二天早上没到六点就醒了。临近冬天的马哈顿,天亮的较晚,若影起来的时候,天气仍然十分寒冷,太阳只不过刚露出了头,还没有进入白昼。

若影闲着无聊,也不想打扰别的马睡觉,就开始研究起了枪。铁血的枪应该是从车轮军蹄下抢过来的,从枪膛的磨损来看,应该已经用了几年了。完全拆开之后,若影大感失望,因为它的结构实在是太简单了。若影这时候想起了昨天茉莉所说的,枪是最原始的火药武器。实际上,它也可以不用火药,就像铁血之前把树叶打在自己身上一样。若影突发奇想,如果把自己的魔法做成“子弹”,用这把枪发射,会不会……

这真是个新鲜刺激的想法,若影把最无害的浮空魔法从角上取下一点,做成小球,装到枪管里,扣动扳机,发射——

——魔法直接在枪管里炸膛了,枪受到浮空术攻击,漂浮起来,四处乱撞,若影一下子慌了,试图把它控制住,但是失败了。已经被肢解了的枪砸在了铁血和茉莉身上,把他们“打”醒了。

茉莉揉揉眼睛,不高兴的说:“搞什么啊,大清早的不能让马好好睡会儿吗?”

铁血看到若影把自己的枪的零部件弄到满地都是,从心里感到由衷的愤怒。“搞什么你?快给我装回去!”

若影连忙道歉,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零件,重新组装了起来,递给了铁血。铁血骂骂咧咧的把枪放到山洞一角,然后去做起了早餐。茉莉被若影和铁血发出的巨大声响吵的无法入睡,索性也起来了。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茉莉轻飘飘的走到正在煮汤和铁血和若影前,看着锅里的东西,还是昨天晚上的野菜,不由得有些失望。“这里只有这种食物吗?”

铁血:“是的,将就下吧,去了小马镇就有好东西了。话说,你们昨天说的,火控武器,倒是让我见识见识?”

茉莉:“瞧我这记性,这都快忘了。等吃完我就和你们一起研究吧。”

实际上,若影和茉莉过于兴奋,基本都没怎么吃。铁血囫囵吞了一点就独自到前方探路去了。山洞里没有纸笔,两匹雌驹就找了一块空地,在泥土上比划。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代火药武器是通过最简单的火药爆炸实现的,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有苗头,但是直到最近才用于军事。第二代火控系统的特征是把火药弹丸的威力增大了很多倍,并且考虑了使用便捷性的问题。第三代是在第二代的基础上实现了自动化,这是目前已知的物理武器的顶峰。但是,正规军通常把最尖端的武器严格保密,所以可能也已经出现了第四代。”

“除了物理杀伤的,还有魔法武器和电击、激光武器等。其中魔法武器只有独角兽能操作,电击和激光武器一般采用魔法充能,如果用物理手段,体积会非常大,以至于变成炮,不能单兵操作。”

“为了保证使用方便,有些武器会固定在肩上、背上、蹄子上甚至头上,天马会藏在翅膀下。实现自动化的武器,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时时发射,也有更新的武器使用遥控面板,完全不需要用蹄子操作武器,只需要按下面板上的按钮即可。”

若影细细的听着茉莉讲解。“你说的自动化,是指不需要小马去操纵吗?这是怎么实现的?”

茉莉:“并不是这样,‘自动’是指小马只需要瞄准发射,并且实现连发,而不需要随时装填弹药。换句话说,所有魔法武器都是自动化的。另外,像枪这种小马必须停下来瞄准射击的武器,也不属于自动化。”

“最先进的自动化,就是你所说的,小马完全不需要操纵武器,只需要肉眼瞄准目标,大脑通过魔法编译,把图像信息传达给武器,实现自动瞄准发射。但是很抱歉,这个是怎么做的到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也没听说过任何军队装备了这种武器。”

若影眼睛一亮:“这正是我所想的!我有信心能做出你说的那种最先进的自动化武器。能讲具体点吗?”

茉莉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要实现魔法编译,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研究加密机制,而要想把信息传输给武器并让武器自动作出反应,必须用到稀有金属锗,这里肯定是找不到的。”

若影面露难色,说到:“好吧,那我们只能放弃这个主意了。”若影想了想,接着说:“那么……遥控面板是最好的选择了?”

茉莉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若影:“但是,独角兽为什么不能用魔法浮在周围呢?”

茉莉挠挠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那本书应该是为陆马设计的。现代的独角兽非常少,你懂的。”

若影:“为什么独角兽非常少呢?”

茉莉:“你真的不知道吗?独角兽的出生率低,遗传率也很低,久而久之,就越来越少了。”

若影:“原来是这样。我的想法是,我们不需要设计那种固定在身上的东西,只要能用魔法带走就行了。”

茉莉:“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是这样,我们还得为自己设计一套,为铁血再设计一套,这样不是更麻烦吗?”

若影:“我的意思是,可以把武器用某种特定的方式,浮动在小马身边,这样就可以很方便的携带了。”

茉莉:“但是,操作的时候仍然很费劲啊,还需要去自己身边找那些东西。”

“有道理。”若影思索了一会儿,“遥控面板看来也泡汤了,精密原件这里根本造不出来。所以,我们只能用固定在小马身上的了。该带在什么部位好呢?”

茉莉:“背上吧,背着不累,范围也广。”

若影低头想了想。“不,我觉得就在蹄子上最好。蹄子活动方便,放一个大东西在背上,肯定会影响灵活性,我们只有三匹马,重要的不在于火力优势,而在于巨大的灵活性,放在蹄子上最好了。”

茉莉:“这么一说也有道理,但是,蹄子上的武器影响跑步,如果要保证灵活性,只能采用魔法武器,不然体积会太大的。”

若影豁然开朗:“这就简单了!其实你刚才说了那么多种分类,现在已经压缩到非常小的范围了。”若影在泥沙上画出了图纸,魔法能量被保存在金属壳内,周围是三个导管,导管连接发射口,可以同时朝三个方向发射魔法激光。“这不是很简单嘛?”

茉莉皱起了眉。“嗯……魔法武器远没有这么简单。你这种造型,和枪有什么区别呢?还不是得停下来再打,没有实现自动化。”茉莉在若影的模型上加上了一个装置,写上两个小字:保险;然后在保险上画了一个开关,开关上连了一根线。

“保险防止走火,蹄子拉动那条线时,保险自动打开,自动发射魔法激光。”

若影看着这个模型,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做出魔法武器,为什么还不能广泛运用到军队里呢?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茉莉:“哈,确实是这样,普通的魔法武器非常简便,但是由于独角兽稀缺,所以绝大多数马都无法采集到魔力。高级的魔法武器,其实也包含火控武器,都有着复杂的机械结构,有的可以朝背后发射,有的推力强大可以打破装甲,有的直接把小炮弹装在了里面。最先进的可以实现武器和护甲一体化,穿在身上是护甲,但是到处都是机关,可以发射各种武器。”

“好吧,反正现在是用不到的。”若影的思路非常清晰,他们根本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复杂武器。毕竟,越复杂的武器,越容易出故障。“那么,这个武器就设计好了,叫什么名字好呢?”

茉莉眨了眨眼:“就叫‘若影’怎么样?”

若影:“嘿!这个名字我可是有专利的!不如我们叫简单点,‘蹄枪’怎么样?”

茉莉:“行吧,你怎么叫都行。一共三匹马,每匹马在前蹄上装两个,再备用3个,我们快开始吧。”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不对!我们没有金属原材料!怎么办?”

若影:“没关系,用石头就行。这里的石头挺坚固的。”若影刚准备挖山拿石头,忽然停住了蹄步:“等下茉莉,除了那些发射的武器,像蹄榴弹这样的武器是不是也该做一点?”

茉莉一拍脑门:“幸亏你提醒了,我老糊涂了,连蹄榴弹都能给忘。蹄榴弹是肯定要的。对了,顺便说下,投掷的武器中,蹄榴弹也算是比较低端的了,像烟雾弹、闪光弹、燃烧弹、破片弹、破甲弹、反地雷弹之类的,都是新一代的武器。”

若影笑了笑:“只需要把火药换成魔法能量不就行了吗?”

茉莉:“啊对对对,你的脑子真灵光,魔法蹄枪+魔法蹄榴弹,真是魔法大户。”

若影:“哈哈,我们毕竟是两匹独角兽呢。每匹马三个蹄榴弹够吗?”

茉莉:“当然。对了,蹄榴弹得做小一点。不然会很麻烦的。”

若影:“好的。那我们开始吧!”

下午三点过,若茉组合造出了六把蹄枪,还超额完成任务,做了12个蹄榴弹,装在小袋子里,和野菜、净水、药品、备用的三个蹄枪等装在每匹马的小包里随身携带着,等铁血探路回来就出发转移去小马镇。他们原定的计划是直接南下走山路避开火车轨道,在车轮军的掌控范围外离开马哈顿,前往小马镇。

但是如此美好的计划,执行起来总不会是那么完美。

铁血回来时面色不佳,他宣布了一个坏消息:

车轮军忽然在山区部署重兵。

铁血带着天文望远镜,远远的就看见了正在集结的遍布山野的车轮军部队,不幸中的万幸是,重武器部队还没有上山。铁血没敢深入探路,就返回了山洞。

现在,待在哪都不安全,尤其是这个山洞很可能就是车轮军的下一个落脚点。三匹马必须赶快转移,而不管转不转移,一场战斗都是难以避免的。

“都准备好了吗?”铁血怀着矛盾的心情说道,然后带领另外两匹雌驹踏入了深山。

若影知道情况不好,还是故作镇定的说:“大家,都先来试一试最新的蹄枪吧,一会儿用得上的。不用担心,魔法能量基本用不完的。”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ight Lv.3 天马
评论 第五章 短暂安宁

哔哔小马?!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