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ealevel
SealevelLv.14
独角兽
中篇翻译
T
连载中

【中篇翻译】书之公主(The Princess of Books)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44948/the-princess-of-book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一章

chrome_reader_mode 8,632 event 7 月 29 日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5 forum 2

暮暮在她的卧室里不安地踱来踱去,她那还不熟悉的翅膀在痛苦中疯狂地扇动着。“深呼吸,”她告诉自己,但她的肺拒绝接受她的建议。“你能做到的,”她对自己撒了个谎,希望重复这句话会让它成为事实。

 

 

 

“你当然可以,暮光!”斯派克说。“你以前做到过!”他的一个爪子不耐烦地敲了一下书,打开其中的一页,小龙把书递给她检查。

 

 

感谢她的分心,便把她的注意力转回到那书上那长着小胡子的嘴的插图上。“这就是你要的吗,斯派克?””她问道。

 

 

“当然!”他回答说。“我今天一整晚都需要一个像这样性感的小胡子。不许把它变回来!”

 

 

暮暮--在她那渴望知识的生活中--有一次不想知道是什么让一条龙认为小胡子是性感的。幸运的是,她不需要知道这一点。半秒后,随着紫色的光芒后一种她很熟悉的咒语完成了。

 

 

斯派克冲到暮暮梳妆台上的镜子前,用爪子撮了一下卷曲的边,竖起了大拇指。“看,暮暮!没问题!”

 

 

暮暮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我不担心这个,你知道的,”她说

 

 

斯派克对她毫无悔意地咧嘴一笑,然后打开了她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我去做。你得赶快穿好衣服!他拿出一个小的黄铜喇叭,然后踢上了抽屉。他什么时候拿到喇叭的,谁该受到责备,暮暮并不知道,但当小龙冲向门口时,黎明的恐慌淹没了他的疑问。

 

 

“斯派……!暮光几乎叫了起来。“喂——”她的小助手在门关上后打断了她的话。

 

寂静弥漫在空气中,马群聚集在暮暮楼下的图书馆里,让强迫自己变得安静下来。几个不擅长的,刺耳的脱口而出的音符从喇叭中蹦出,打破了突然的寂静.(有几匹小马很兴奋,无论如何,他们的蹄在兴奋的拍打。)

 

 

“哦,不,”暮光大口喘气道。这真的发生了。她飞快地跑到她那张未铺好的床上,她的魔法抓起了她的王冠,把它放在头上,然后她强迫自己举起下一件物品。金项链挂在她的脖子前,设计与塞莱斯蒂亚的相似,尽管宝石的颜色比她的皇冠要浅一些。

 

 

 

 

当然,这是一份礼物;暮暮从来没有想过委托一件这样的作品。瑞瑞在几个小时前才把它给她看,这完全破坏了她那条的计划,那就是不穿正式的礼服,来部分化解这个可怕的尴尬的夜晚。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暮暮不会对她的礼物的时机投下赌注。暮光像姐妹一样爱着紫色鬃毛的白色独角兽,但有时.……

 

 

 

“听我说,听你说!”斯派克叫了起来,暮暮吓地跳了起来,本能地把项链垂在肩上。她没时间了。“我很荣幸宣布成立的金橡树法庭的开幕。”暮暮拒绝了用她的名字做法庭的名称.好吧,这样也太傻了,后来她决定用她的图书馆家的名字。“献给公主陛下,暮光闪闪公主!”

 

 

暮暮将金色的鞋子传送到她的蹄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慢慢地,轻轻地走近卧室的门,打开门,走到外面。她走了几秒钟就走到了楼梯顶上熟悉的走道上,在那里,她呆呆地盯着图书馆的主房间变成了什么样子。

 

 

 

有些小马——无疑又是罕见的——把和她身子一样颜色的淡紫色的窗帘挂在所有的书架上。一块同样颜色的地毯铺在地板上,暮暮觉得她在地毯中央发现了她自己的可爱标记,但她不能肯定,因为所有的小马都站在上面。

 

 

 

他们回望着她。盘旋在他们上空的十几只飞马也是如此。

 

 

 

暮暮提醒自己说,这不是小马镇的每匹小马。他们不可能都合身,这就是为什么暮暮坚持要在这里举行这个可笑的活动,而不是像镇长建议的那样在市政厅举行。

 

 

 除此之外——理论上讲——任何想要见公主的小马……无论暮光闪闪公主是谁,都只是她的朋友,以及她朋友挑选的朋友。

 

 

图书馆的前门和所有的窗户都开着,黄昏意识到她听到了一群马试图通过打开窗户保持凉爽。暮暮想起她允许邀请的一个朋友是碧琪派。

 

 

斯派克站在楼梯中间,又笨拙地吹几下喇叭,然后满怀期待地抬头看了看。

 

 

好吧。她可以这么做∶她曾数百次看到塞莱丝蒂雅打开她的每日宫廷。她所要做的就是欢迎每一匹马,感谢他们的到来。那不是很难。对吧?

 

 

“嗯.嗨?“是她嘴里发出的吱吱声。有什么东西捕捉并放大了她的声音,使这个词在木制的图书馆墙壁上回响。暮暮瞥了一眼那条陌生的项链,克制住了咒骂的冲动。她回头看了看,挥动了一下她的蹄子,这看起来不可能像她感觉的那样笨拙。她的脸颊在发热。

 

 

 

“嗨,暮光之城!”碧琪派朝她吼了起来,从马群中跳了出来。她跳到了一匹白色陆马背上。

 

 

他是第一个跺起蹄子的小马,很快,空气中弥漫着礼貌的剁蹄声。斯派克向暮暮招手,这使她摆脱了尴尬的场面。暮暮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克制住了那种不假思索的冲动∶跑回她的房间,把门锁上。斯派克在她从他身边走过时又竖起了拇指,然后又开始吹他的喇叭,然后跟着她走下去。

 

 

她走到楼下时,马群开始移动,腾出一条通向楼梯对面墙壁的路。暮暮厨房里的一把椅子放在那儿,上面盖着软垫,徒劳地想让自己看起来很气派。瑞瑞可能是由于时间不够用了,而不知道哪匹小马给她提供了这样的“王座”。

 

 

反正她也不需要。暮暮来到房间的中央,其他小马迅速为她让路。她停在那儿,朝敞开的门外面的马群瞥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开始向图书馆的大门走去。

 

 

 

令马惊讶的是,几分钟后,他们都到了外面,暮暮站在图书馆门前的石头上。这是一个阴天的晚上,但天空仍然明亮,很容易就能看见她。“嗨,大家好。”她说这话这次说得轻松多了。这一次,她知道自己的项链会给她“皇家嗓门”,于是她用正常的语气说话,让这些话轻松地传到马群中。“谢谢大家的光临。”

 

 

斯派克站在暮暮的旁边,他再次举起他的喇叭。暮暮很快摇了摇头。这些小马已经忍受够了。小龙撅起嘴,但他还是把喇叭收起来了。

 

 

 

暮暮又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有小马提出请求在法庭上审理吗?”当她的导师在法庭上问她这个问题时,她只是走了个形式;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上访者来到她的身边,很少有马会因为塞莱丝蒂雅没有时间而被要求明天返回。当暮暮今晚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这同样是一种形式,因为谁会为她提出请求呢?不管她是不是公主,她仍然还是暮光闪闪(Princess or not, she was still just Twilight Sparkle.)

 

 

呃……对吧?

 

 

 

暮暮从她的眼角捕捉到动静,她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笑着的苹果杰克正轻轻地把另一匹雌驹推进这片空地,这片空地在暮光的即兴表演前自然被清理干净了。这匹橘黄色鬃毛的雌驹轻微地绊了一下,然后站稳了脚步,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走上前去,站在暮暮前。又有两匹小马跟着她。

 

 

 

“金秋(Golden Harvest),你有请愿吗?”暮暮惊讶地问。在暮暮等待答复时,她礼貌地向胡萝卜农夫的丈夫点了点头,并对那只小独角兽笑了笑。小独角兽几乎跳过了一小段距离,现在正躲在她父母的腿后。

 

 

 

“啊…是的,殿下。”金秋说。事实上,她似乎和暮光一样紧张,这多少让暮暮松了一口气。观看的马群很安静,但暮暮能感觉到每只眼睛都在望着她。

 

 

她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变红了。“请…就叫我暮光吧。

 

 

“是的,……暮光。”另一匹母马说。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暮暮终于开口了。“你的请愿书?”

 

 

金秋的目光转移了,暮暮终于注意到她背上的包裹。金秋的丈夫动了起来,他的角亮了起来,松开并举起了它,突然从里面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声:他们家的最后一位成员,一只刚出生的小雌驹。“我.我们.“金秋结结巴巴的。暮暮可以猜出她想要什么,但似乎最好等着黄色的雌驹收起身子,发出她的请求。“请你把你的祝福送给她,您……暮光……?”

 

 

 

暮暮开始摇着头,想把那些无关紧要的题外话甩出脑外,但谢天谢地,她在等待的母亲看到并误解动作之前停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她唯一能说的话。“我当然会。”

 

 

 

暮暮的心在她的胸口跳动着,她从石头里下来,她的翅膀开始紧张地张开,直到她强迫它们保持不动。父亲把他的小女儿飘得更近了,过了一会儿,她用自己的魔法把她的小雌驹抱在怀里,轻轻地控制住了,没有撞到任何东西。

 

 

暮光把毯子推开,看一看那只小雌驹。“她叫什么名字?”她静静地问。

 

 

“啊…她叫胡萝卜尖(Carrot Top),”金秋说。

 

 

暮光之城忍不住笑了起来,金秋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对不起,”暮光之城一边道歉,一边转过身来对着新生儿——她长得太像她母亲的婴儿版了,所以不难想象为什么她会被取这个农夫的外号。

 

 

 

暮暮把婴儿拉得更近了,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翅膀,遮住了她的视线。暮暮低垂着她的头,那只美丽的绿色眼睛紧锁在她发光的独角上。暮暮纠结了一会儿。尽管她见过塞拉蒂亚多次祝福她,但她从未想过要问公主到底做了什么。

 

 

她没有其他选择,暮暮只是顺其自然地做了。她弯下腰,轻轻地吻了吻婴儿的额头,低声说:“欢迎来到小马国,胡萝卜尖。”那只小雌驹咯咯地笑着,当她展开翅膀,把婴儿飘回她的父亲身边时,暮暮忍不住笑了起来。

 

 

 

金秋深深鞠躬。“谢谢您,殿下。”

 

 

 

暮暮开始抗议这个头衔,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只是说:“不客气。金秋再次鞠躬,她和她的家人退到马群中。暮暮等了一会儿,但没有别的小马走上前来。“那么,我想今天就是这样了?”暮暮说。所有的马都在盯着她。“嗯……晚安吗?”

 

 

 

 

这引起了一阵笑声,暮暮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当碧琪派从马群中又跳了起来,落在她在图书馆里站过的那匹陆马上时,这并不令马惊讶。“这意味着派对时间到了!”粉红色的陆马宣布,并伴有两声爆炸,五彩纸屑降了下来。

 

 

令马惊讶的是,她那匹泰然自若的白色骏马直立起来,小翅膀扇动着,秀着他那饱满的肌肉“是啊!”

 

 

几个小时后,暮暮感觉好多了。一切都变成了一个更典型的碧琪派派对,自从她的第一次派对让她逃到她的新卧室后,她已经对这个派对感到令人震惊的舒适。来看她的小马大部分都走了,最后一群马走了,暮暮和她的朋友们都聚集在她的前门附近。斯派克在派对上玩得筋疲力尽,他躺在暮光的背上,懒洋洋地摆弄着他的喇叭。

 

 

 

“这周最好的派对!”碧琪派跳了起来。“改天我们应该再来一次!”

 

 

 

“嗯,塞莱丝蒂雅公主和露娜公主每天都要开庭,”瑞瑞沉思着。

 

 

 

“不,”暮暮坚定地说。(谢天谢地,一旦她有时间检查项链,找出如何关闭声音放大咒语是很容易的。)“一周一次就够了。”如果不是因为少有的表现,她也不会同意这么多。好吧,如果她是诚实的话,她还是会同意举行法庭的,因为塞莱斯蒂娅公主说过这是个好主意。

 

 

 

碧琪派摩擦着她的前蹄。“一个星期,是吗?她一副萍卡美娜地笑容问道。

 

 

 

暮暮不想知道她的粉红朋友在计划什么。“请不要再邀请全镇的人了,碧琪,”她恳求道。“当我说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时,这不是我的意思。”

 

 

 

“啊,”碧琪派呜咽着,头发似乎没有以前蓬松了,但她的声音被上面的窃笑淹没了。

 

 

 

她们都抬头看了看云宝黛西,他坐在图书馆树的一根粗树枝上。“我还以为你是聪明的呢,暮暮,”她说。

 

 

 

“这不太好,云、宝、黛、西!”小蝶责怪道。

 

 

 

“可这是真的。”蓝色飞马抗议道。“她以为碧琪派会做什么?”

 

 

“嗯……是的,”小蝶承认,“但是说出来还是不太好。”

 

 

 

暮暮叹了口气,但接着她笑了笑。“谢谢,姑娘们,”她说。“我知道你们为今晚做了很多工作,而我根本……没做什么……”

 

 

 

斯派克在背上动了动。“今天早上差不多迟到了一半,”他宣布,其他女孩都打了个寒颤。“她在研究狮鹫的宪法。”

 

 

 

 

“回去睡觉吧,小叛徒~,”暮光之城喃喃地说--但声音不够小,因为她的朋友们都咯咯地笑着。暮暮露出懊悔的微笑。“不过,说真的。谢谢大家。“

 

 

 

 

“没什么大不了的,”苹果杰克慢吞吞地说。“我很抱歉把胡萝卜尖扔给你——我想我现在得说金秋了——就像这样。我甚至不知道她在考虑这件事,直到她今天下午在市场上问我这样行不行。”

 

 

暮暮摇了摇头。“不要道歉。这对她显然很重要,所以没关系。”她笑了。“在我的第一次实践中,我至少做了一件事,而且这可能是件好事。”

 

 

 

瑞瑞咯咯地笑了。“我自己也觉得挺好的。坎特洛特来的记者仔细地看了看我的装饰,而那些恶棍几乎没有片刻的时间用他们肮脏的蹄子弄脏它们。”

 

 

 

 

暮暮对此评论道:“我想我不用为没有使用它们而道歉。”每匹马,包括瑞瑞,都笑了。

 

 

 

 

暮暮继续说道:“我甚至不知道你从哪里找到时间来做这些,如果你在做这个的话。她朝金项链点了点头。“我希望你没有在附魔上花太多钱。”

 

 

 

瑞瑞吐了吐舌头。“如果我不能用我自己的角施展一点魔法的话,我就很难奢望给坎特洛特的绅士们做衣服了。”

 

 

 

“这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魔法,”暮暮说。“六个咒语,对吗?我很肯定其中一个是我哥哥附魔盾牌的魔法复制品。“

 

 

 

瑞瑞紧张得向一边走去。“我想,塞莱斯蒂公主帮了忙。”斯派克插话道。

 

 

 

 

暮暮惊恐地盯着项链。“这就是你上星期到坎特洛特去的原因?””她问道。“瑞瑞,你不能让公主去——”

 

 

 

“她是自愿的,”斯派克说。

 

 

 

“什么?”

 

 

 

“我让斯派克给她寄了一封信,问她什么样的咒语是有用的,”瑞瑞解释说,“她回了一封信,表示愿意帮忙制作。她又挪动了一下身子,羞怯地咧嘴一笑。“不过,你不应该知道的。”

 

 

 

“瑞瑞~,”碧琪派危险地说。

 

 

 

“这不是碧琪毒誓!”瑞瑞说得很快,暮暮不由自主地笑了。

 

 

 

“我想我该走了,”云宝黛西说。“气象小组计划今晚有一场雷雨,但我们不得不推迟。你能及时赶回家吗,小蝶?”

 

 

 

黄色天马好像说了什么,可惜谁也没听清。

 

 

 

“你可以用我的备用床,”暮暮微笑着说。“开个通宵派对,怎么样?”

 

 

 

瑞瑞和苹果杰克交换了微笑。“小心点,这次可别把暮暮的窗户砸坏了,”苹果杰克警告黛西说。

 

 

 

就在这时,斯派克开始咳嗽起来,绿色的火焰在他的嘴上飞舞。为了不烧伤小马,他迅速转过身来,一阵短暂的猛烈爆发后。明亮的火焰凝聚成一卷信,暮暮很快就把它抓住了。

 

 

 

暮暮用她的魔法打开卷轴。“是塞莱斯蒂亚公主的信。”她不必要地说。她看了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

 

 

“它说了什么?(What's it say?)”小蝶问道。

 

 

 

“对不起,”暮暮皱着眉头说。

 

 

“什么?”苹果杰克说。

 

 

“不,上面是这么写的。暮暮把信转过来,让她的朋友们都能看到。这两个字显然是塞莱丝蒂雅写的,虽然匆忙而草率。暮暮颤抖着,不是因为风。“斯派克,也许你应该去把其他的楷律元素,以防万一。她的蹄子伸出去摸她的王冠,固定在她的头上。

 

 

斯派克从她背上跳下来,敬了个礼,跑进了图书馆。一阵雷声盖住了他身后砰地关上的门的声音。

 

 

云宝黛西从她的树枝上飞了出去,翅膀疯狂地拍打着。“在每匹马都有机会回家之前,我们不应该出发!”她说着,飞得更高了一点。“雷霆!”她怒吼。“如果是你,我就要——”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东方地平线上的乌云散开了,露出了刚刚升起的月亮。突然明亮的光使马目眩,暮色抬起一条腿遮住了她的眼睛。

 

 

 

当她放下它时,露娜公主站在她面前。暮光闪闪!她用“皇家大嗓门”宣布道,声音大得很可能小马镇有一半的小马都听见了。小蝶跳得很高,很快就和云宝黛西对视了一下。

 

 

 

“你好,露娜公主!”碧琪派惊呼道。“我给你留了些蛋糕!”

 

 

 

 

露娜也许很明智,没有理会地上的小马。“我希望我向你们的暮光法庭递交我的请愿书不会太晚!”

 

 

“金色橡法庭”,暮暮不假思索地提出抗议。为什么每匹小马都认为她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她的法庭?它不像“塞莱斯蒂亚法庭”或“露娜法庭”。不管她是什么公主,都不会是法庭的名字。

 

 

 

“您有请求吗,公主?”“苹果杰克地问道。在她身后,小蝶慢慢地落到了地上。“你就不能给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我姐姐决定把这件事交给书之公主(Princess of Books )来决定。”

 

 

 

“书…之……公主…?暮暮气急败坏的说。这是什么公主组合?白天、黑夜、爱情和……书?

 

 

图书馆的门打开了,露出了带着五条小项链的斯派克。“我拿到它们了!”露娜看了一眼小龙,然后小心翼翼地退了一步。

 

 

瑞瑞在两位公主之间一瞥。“也许我们应该把这个拿进去?””她建议道。

 

 

 

“那……“听起来是个好主意。”暮暮尴尬地说。

 

 

过了一会儿,她们都进了屋。露娜公主接过装饰品,点了点头。“很好,”她宣布。

 

 

 

“谢谢你,”瑞瑞说。

 

 

 

暮暮只是叹了口气。“好吧。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是的,”露娜说。她的深色魔法旋转起来,露出一本薄薄的蓝色的书。“我要求妥善处理这些垃圾。”

 

 

 

暮暮有点感到头痛。“垃圾?”

 

 

“这部所谓的小说是叛国,”露娜解释说。

 

 

是的,那绝对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和?(and)”暮暮问道。她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

 

 

 

露娜茫然地盯着她。“塞莱丝蒂雅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她说。“这是叛国。所有的副本应该被烧毁,作者应该被处死。是什么让事情变得这么复杂?”

 

 

暮暮绝望地向她的朋友寻求帮助。

 

 

 

“啊,公主。”过了一会儿,苹果杰克说。“我不认为你可以宣布一本书叛国,然后处决作者。”

 

 

 

“是的,是的。”露娜说。”我姐姐解释说。既然这件事属于暮暮的管辖范围,那么暮暮就有权做出恰当的裁决。”

 

 

每匹小马都看着她,暮暮呻吟着。现在处理这件事已经太迟了。“不,公主”露娜疑惑地看着她。她想要什么?至少从八世纪开始,言论自由就一直是小马国宪法的基本原则。在梦魇月亮被驱逐之后,暮光就带着一种阴沉的感觉。

 

 

“暮光闪闪,怎么了?”露娜问,暮暮又呻吟起来。

 

现在,她只想解决这个问题。“听着,我不会……在我听过作者的辩护之前,我就可以对一本我没读过的书做出任何判决。在任何现代法庭上,这种辩护似乎都不会很复杂。

 

 

 

“没有什么可辩解的——”

 

 

 

“嗯……打扰一下?”小蝶停在狂怒的公主上方不远处,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

 

 

 

“这……这是暮暮的法庭吗?所以…我想也许她可以决定规则是什么…如果这不是问题的话?”

 

 

 

露娜公主盯着她。“你说得很对,小蝶。”过了一会儿,她说。她转暮光。“对不起,公主。”她说,微微地鞠了一躬。

 

 

暮暮把她的蹄子举到前额。头痛一直没有消失。“看…把书给我,下星期再来,好吗,公主?”

 

 

 

露娜犹豫了一下,然后——她的脸很严肃——她把那本薄薄的书递给暮暮。她接过书,匆匆看了一眼封面。唯一的字体是标题——“梦魇之月”——用银色草书写的。

 

 

 

 

暮暮以为她猜到露娜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她把书递给斯派克。“看,公主。我知道你很不高兴,但是凭我个马的话就做决定是不公平的,即使那马是个公主。好吧?”

 

 

露娜看起来好多了。“很好。我明白了。下星期我将回来讨回公道。月光明亮地从敞开的窗户里射进来,当银色的光芒消失后,夜之公主走了。

 

 

 

暮暮发出一声如释负重的呻吟。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铺着垫子的“宝座”前,倒在上面。“哦,简直像①屎(horseapples)一样。”

 

 

 

“你没事吧,暮暮?苹果杰克担心地问。

 

 

 

“你觉得怎么样?”“她现在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想办法如何向露娜解释,一个写了一本说她坏话的书的小马是不可能被处死的。她又呻吟着。“谢谢你救了我。小蝶”黄色飞马紧张地摩擦着蹄子。

 

 

 

“这本书到底是什么?”黛西问着,飞向斯派克。小龙把它举起来让她检查。“嗯,看起来很无聊,”她说。“瞧,气象组的其他成员都在等着我呢。我们是很酷吗?(Are we cool?)”

 

 

 

暮暮叹了口气。“不,”她说,“但愿今晚什么也不会发生。”

 

 

黛西点了点头。“好吧;明天再见。她飞向窗外。

 

 

 

 

“我也该走了,”苹果杰克说。“苹果收货季开始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你们都可以走了。”暮暮说。“再次感谢你们今晚的帮助。”

 

 

 

远处雷声隆隆。“嗯…我还能——”小蝶开始说。

 

 

 

“当然,”暮暮说。“斯派克,请把备用床的被子拿来。”

 

 

 

“好吧。”小龙同意了。

 

 

 

“实际上……等一下。”暮光之城说。她停了下来。“斯派克,给塞莱斯蒂雅公主写封信。”

 

 

 

“你明白了?!斯派克急切地说,一边跑开,一会儿又拿着卷轴和羽毛笔回来。“准备好了!”

 

 

 

“最好是这样。”暮光口述道。

 

 

斯派克正等着她说

 

 

 

 

 

“这就是信息,”暮暮说。“发送”。

 

注:

①horseapples译为“马的粪便”,故译成“屎”

:ftemoji_pinkamina: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WZNGT Lv.6 天马
评论 第一章

“哦,不,”暮光之城大口喘气道。这真的发生了。她飞快地跑到她那张未铺好的床上,她的魔法抓起了她的王冠

???这一整篇里机翻的残留片段也太多了点吧

5 天前
Sealevel Lv.14 独角兽
评论 第一章

回复60872 @WZNGT :

好吧,机翻借鉴一下,结果忘了修改:ftemoji_pinkamina:

已修改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