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幻魔狼烟
幻魔狼烟Lv.8
陆马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时之砂

chrome_reader_mode 5,286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7 forum 3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4

银光浅滩被夕阳笼罩着,傍晚时分的海风显得相当轻柔,吹拂着彩虹色的鬃毛。

欣赏着夕阳的塞拉斯蒂娅,似乎捡起了一些时光的碎片。

 

八年前

“加鲁斯!快带着居民们撤离!”

烈焰冲天的中心城中,隐隐约约闪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只地狱龟,它来的时间相当地巧。

“可恶,暮光闪闪公主前脚刚走,后脚这家伙就来了!”沙坝不满地咒骂着这只恐怖的生物。

没有小马知道它从哪里来,但是它走过的地方全都充斥着火焰,时不时还来抓几只生物扔进嘴里吃掉!

情况已经相当危急,然而无论宫廷禁卫们如何攻击这只怪物,它都纹丝不动。

到处都充斥着尖叫声和求救声,那个脚踩火舌的庞然大物将脚下的一切都践踏得粉碎,再把地狱的烈焰盖在废墟上。被吃下去的生灵也似乎化为了它的燃料,驱动着它向前推进,再将大地焚烧。

“不行,再这么下去整个中心城都会化为灰烬……”沙坝观望四周,却发现皇城已经无路可走,“该死的,加鲁斯,我们被困住了!”

怪物似乎早有准备,它将中心城的外围都用火覆盖住,甚至许多云也被点上了火!

“它是怎么做到的……?”加鲁斯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云都能烧着?”

“队长!它要过来了!”

怪物咆哮着,擦了擦两下前爪,猛地朝着前面的王宫冲刺。有躲得快的卫兵逃开了,没有躲开的,要么被地狱龟压扁,要么被打飞出去。

“啊,啊,啊!!!”

尽管地狱龟看起来相当笨重,但是它冲锋起来却相当地敏捷!加鲁斯和沙坝措手不及,被地狱龟轻轻一爪,直接掀飞了出去。

 

半空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把加鲁斯和沙坝接住,还不至于直接摔在地上。

“唔……”沙坝在感觉到被接住之后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眼前的都是熟悉的面孔。

“银溪?奥瑟蕾丝?暗焰?你们都来了?”加鲁斯也相当惊讶。

“呼,你们两个没事吧?隔着老远都看到中心城烧起来了,发生了什么?”暗焰把沙坝放下,问道。

“有一只巨大的地狱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进了中心城,它似乎觊觎着王宫里的宝物……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嘿,它没说话?我想应该是这家伙饿了要来找吃的吧。”暗焰听了沙坝的话稍微放松了些。

“唔,我想未必吧,现在地狱龟应该是休眠时间,而且它们是以岩浆和一些魔法流为食的……应该不太可能出现在中心城吧?”奥瑟蕾丝对地狱龟的出现感到疑惑,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

“管那么多,先去看看。”银溪直接朝着火光冲天的中心城飞去。

“银溪,当心——”加鲁斯话音未落,银溪已经撞在了熊熊燃烧的云上。“——点着的云……”

“嗐,真是。等等,那是……”

地狱龟在中心城大肆破坏一番后,居然直接冲着沙坝六个去了!

“这东西变异了!当心!”奥瑟蕾丝看到那个大龟才知道事情的不对劲。

“可恶,啊!!!”

大龟再次向前猛冲,又张开了血盆大口,吐出了紫色和蓝色的火焰,直逼众学生!

暗焰试着用火焰逼退大龟的火,却无济于事,却被地狱龟把头一甩,直接打了出去。

“沙坝,沙坝,过来一下,约娜有话要说。”

约娜示意沙坝和其他人凑到自己这里,旋即耳语了一番。其他人会意,四散开来。

 

“嘿!蠢东西!这里!”

地狱龟感知到了约娜在自己身后,回过头来朝着约娜再冲过去。

不料,约娜见地狱龟远远地来,纵身往外一跳,地狱龟撞了个空。

不甘心的乌龟把尾巴一扫,依然没有扫到。

“在这呢!”

正在乌龟要再次转身冲刺时,头顶上又传来了银溪的挑衅。

那大龟把头一仰,再次喷出紫色和蓝色的火焰,却轻松被银溪闪过。

……

“嘿,好了!”在缠斗了许多次之后,奥瑟蕾丝将地狱龟引入了法阵。

一道红色的法术光线激活了法阵,地狱龟无路可逃。

“搞定了!”沙坝、加鲁斯最先找到法阵的位置激活,随即其他四人也跟上激活了法阵。

地上的六芒星法阵冒出了金色的光芒,六学生在魔法的支持下漂浮了起来。

法阵中隐隐约约显现出了谐律之树的身影,一道彩虹紧随谐律之树身后闪出,朝着地狱龟冲去。

 

彩虹过后,地狱龟失去了魔法,身子变小了许多。

“我们赢了!”约娜兴奋地直跳脚。

其他五人都相当高兴,只有奥瑟蕾丝走近了缩小的地狱龟。

“嘿,小家伙,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暗焰看到奥瑟蕾丝接近了缩小的地狱龟,也忍不住走过去看。

“唔,有结果吗?”“它说自己是从中心城地下的矿洞来的,我想先送它回去一趟。可是又怕耽误事情……”

“你尽管去就行了,矿洞离着中心城也不远,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一点粼粼的水波打断了塞拉斯蒂娅的回忆,此时月亮初升,海面泛着微弱的波光。

“哦,是不是该睡觉了?露娜也许在等着我吧。不过听别的小马说今晚有月全食,再等等吧。”

远远眺望着一轮明月,塞拉斯蒂娅似乎又捡起了一片回忆的碎片……

 

五年前

“希望雪儿能处理好这个。”韵律用魔法漂浮着水晶之心,看着不远处的水晶之心基座,“这个任务可不小呢。”

“嗯哼,不过我想隙日、星光、还有暮光她们都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银甲闪闪擦拭着水晶之心的基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却也依然忐忑。

“至少雪儿已经成年了,她的法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控制水晶之心肯定没问题的。”隙日翻阅着魔法典籍,抬起头来冲着银甲闪闪笑了笑。

“也许真的能和你说的一样吧。”崔克茜的脸上和语气中都写满了焦躁不安,眼睛还时不时撇一下太阳,“希望中午洗礼仪式开始之前能搞定。”

“嘿嘿,别这样啦,崔克茜。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不少,暮光也在琢磨法阵的事情,还得先处理完呢。”星光轻轻拍了拍崔克茜,用魔法搬起一摞书,走进了一间书房,“一会儿见!”

“行吧……希望这次能好点。”崔克茜也把脑袋埋进了自己的那一堆书里,“不是这个咒语……嗯?《普路托尼恩斯》……?为什么水晶帝国的城堡里会有这么无聊的书?”

 

“不能搞砸,不能搞砸,不能搞砸……”凝心雪儿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额头上不时落下几颗紧张的汗珠。

“亲爱的,尽管放心。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暮光闪闪陪在雪儿身边安慰着她——尽管她自己也在提心吊胆。

墙壁上的挂钟似乎比以往走得慢了许多,外面不时传来说话声和施法声。

雪儿的脸上充斥着焦虑,暮光闪闪一直坐在她身边,直到雪儿开了口:

“姑姑,那个……掌管所有小马们死后世界的冥界之王,真的存在吗?”“唔……这个……”

暮光闪闪听到凝心雪儿问了这个问题,支吾了一下,才作出了回应:“你认为它存在,它就存在。”

雪儿对这个回答并不是十分满意,正在要开口再问时,挂钟敲了十二声响。

“亲爱的,加油。”暮光闪闪摸了摸雪儿的脑袋,亲了一口。

“我会的,姑姑。”雪儿也蹭了蹭暮光。

“去吧。”

两马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

 

一千多年来,没有比这次更加耀眼,更加闪亮的光束直冲天际,甚至足以照亮夜空。

“成功了!”除了在台下欢呼的水晶小马们,暮光闪闪和韵律公主她们也都欢呼起来。

雪儿成功地激活了水晶之心,甚至足以将其保护的领域再往外延伸许多。

“以后严冬再也不可能侵染到水晶帝国了。”星光看着和暮光、韵律、银甲拥抱着的雪儿,脸上的喜气甚至足以填满整个水晶帝国。

“我想,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办好友谊学院的事情了。”隙日的嘴角也上扬了许多。

“嗯哼~”崔克茜的脸上也显得很轻松,不过就在她要走的时候,星光看到了崔克茜带着的那本书。

“崔克茜?你拿着那本童话书做什么?”星光对崔克茜拿着那本《普路托尼恩斯》显得很不解。

“呐,这种书似乎不是放在童话区的,不过似乎被银甲拿来当童话了。雪儿这个年纪不适合看这些,也许塞拉斯蒂娅会喜欢……”

星光看着崔克茜慢慢走远,和隙日四目对视,摊开蹄子,然后继续去加固法阵。

 

 

“姐姐!”

露娜的呼唤声让塞拉斯蒂娅回过神来,原来露娜和爱茉已经在自己身边了。

“唔,我……我在这里呆了多久?”

“老半天呢,亲爱的。看看上面的月食吧。”爱茉也待在了塞拉斯蒂娅的身边,而她把头轻轻一抬——

月亮从左边开始慢慢地黯淡下来,直到只剩下一弯月牙为止,再从月牙的边缘慢慢地变为锈红色。

就在露娜和爱茉还沉迷于月全食的美无法自拔时,塞拉斯蒂娅却远远地看到了海平面尽头的一双红色眼睛……

那眼睛她再熟悉不过了。

 

十八个月前

暮光闪闪执政十五周年的庆典式上

“……我们能走到现在,并不只是依靠一个小马,甚至一个群体,一个种族,而是依靠我们大家才能将友谊发展壮大。”暮光闪闪在演讲结束时如此说到,“在此我要感谢每一个生灵,你们每个生灵的努力都在给友谊添砖加瓦。”

鼓蹄、鼓爪的声音响彻整个中心城的广场,暮光闪闪演讲完了之后向大家鞠了一躬。

“谢谢各位。”

正在她往演讲台下走时,一阵猛烈的强风突然从正北方向刮来。突如其来的强风打了所有生灵一个措手不及,甚至代表众生友谊的旗帜也被大风掀倒,正在下场的闪电天马们也被差点全都吹跑。

奇怪的是,当时在场的塞拉斯蒂娅却并没有感觉到风力有多强——只是她在狂风中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然后又有一个天角兽的身影闪现在了风中,将一个类似沙漏一般的东西朝着塞拉斯蒂娅扔了过去。

狂风很快便停息了,大伙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

只是,塞拉斯蒂娅看到了无数个沙漏——它们悬浮在每个生灵的头顶,而且当她看到暮光闪闪和她朋友们的沙漏时,着实吃了一惊。

暮光闪闪的沙漏比其他小马都小一号,而且里面的沙子也比她的朋友们浅!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当她抬头看向自己和露娜的沙漏时,里面的沙子也快见底了,但是流动的速度稍微慢一些。

 

 

传言,普路托尼恩斯是冥界的神,身为海王内提恩和众神之王杰帕特的长兄,一直居住在冥界,只有当《冥王之书》中的名字将要死去之时,他才会亲自出现,接见那些将要前往冥界的魂灵。

《冥界之书》中的名字有善有恶,为善的魂灵会被普路托尼恩斯亲自送到神谕赐予的领地中;功过两半的会被冥王接见后护送到冥界。

而那些生前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的魂灵,等待他们的不是冥王的接见,而是他的审判——死者的魂灵将会被冥王直接毁灭。

他的那柄两股叉,是在黑暗能量中不断锻造最终造就的。毁灭一个邪恶的灵魂,轻而易举。

当普路托尼恩斯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将会掀起一阵狂风,被带走的生灵,尸体会消失,而可爱标记或者其他能够标志其身份的物件将会留在原地。

但是死者自己能看到的,只有冥王的正身,以及他从冥界带来的阵阵充满魔法的云气。

 

普路托尼恩斯除了两股叉和冥界之书,还有两件法器——幽灵盔和灵魂沙漏。

幽灵盔能够让戴着它的生灵完全隐身,这件法器成为了冥王战铠中的一个关键部分。

……

而灵魂沙漏可以让持有者看到其他生灵还剩下的时间,时间一到,他们就会死去,魂灵会来到冥界。

……

 

 

《普路托尼恩斯》里的词句再次回荡在塞拉斯蒂娅的脑海中,远处的身影能够隐约看清轮廓,以及阵阵云气……

她知道那狂风,那身影和那云气意味着什么!

 

 

一年前

许多小马围在史密斯婆婆的病床前,她病得实在是不轻。

“我好多了,阿杰,大麦。只是我有点话要说。”

其他小马都看着史密斯婆婆,而婆婆清了清嗓子:

“唉,辉麦和金花生了小苹花不久之后,就染上了奇怪的病,怎么治也治不好。他们俩染病三天之后,给我们交代了许多东西。”

“那天晚上狂风大作,他们房间的窗户都被刮破了。当我们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床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他们两个的可爱标记。也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们?也许没有小马知道。”

“我时日无多,阿杰,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史密斯婆婆刚和阿杰抱住,一阵狂风再次吹入病房。

当风停息的时候,史密斯婆婆消失了,只剩下她的可爱标记。

 

 

“做你该做的事情。”

“唔——!”

模糊不清的声音在远处回荡,塞拉斯蒂娅回过神来,旁边的露娜和爱茉还在互相插科打诨,然而海平面上却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提着两股叉的天角兽的身影。

当她再次看向自己头顶的沙漏时,只剩下一丁点沙子,看向爱茉和露娜的头顶时,也都是快要流光了的沙漏。

“做你该做的事情。”朦胧不清的声音再次传到塞拉斯蒂娅的耳朵里,远处的身影也越来越近。

年轻的天角兽沉吟半晌,最终还是开了口:

“露娜,爱茉,我……”

露娜和爱茉听到塞拉斯蒂娅的声音,也停下了各自闲谈的东西。“姐姐,什么事吗?”

“我,我……”

“我爱你们。”旋即,塞拉斯蒂娅一把抱住了露娜和爱茉。两马一开始也很惊讶,不过很快,也张开了前蹄和翅膀:

“我也一样,亲爱的。”

三马紧紧拥抱着,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把她们分开。

一阵微风吹过,另一个身影站在了她们背后。

那是一只全身黑色的雄性天角兽,瘦高的个子,戴着黑色的王冠,穿着紫色的披风。

王冠和披风上都点缀着紫色的宝石,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亮。

在他身边的云上,插着一柄两股叉,而两股叉的后面,是数十只地狱犬。

然而在夜色之下,最显眼的还是那双红色的双瞳,以及那充满魔法气息的云气。

“三位,准备好了吗?”雄性天角兽面带微笑,伸出了自己的一只前蹄。

露娜和爱茉还在迟疑,塞拉斯蒂娅却一把握住了雄性天角兽的蹄子——她很明白眼前的这位是谁。

最终,塞拉斯蒂娅、露娜和爱茉,各带笑容握住了普路托尼恩斯的蹄子。

 

又是一阵强风过后,原来的大石头上不见了三位公主。

只有三枚可爱标记还留在那里,它们见证了一切。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19 站务
评论 时之砂

感觉更像是靠设定推进的故事呢,不过这个类似“生命倒计时”的设定还是挺有意思的,值得深挖一下~

然后我大概明白你的私货指的什么了,是ts的寿命么?

2 天前
幻魔狼烟 Lv.8 陆马
评论 时之砂

回复51845 @魔法师T_T :

这个私货其实是冥界之王这个新设定啦,用这个设定慢慢揭开寿命论的背后

2 天前
魔法师T_T Lv.19 站务
评论 时之砂

回复51893 @幻魔狼烟 :

原来如此!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