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左岸
左岸Lv.3
天马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4,742 event 7 月 15 日 thumb_up 1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27 forum 6 collections_bookmark 4 star 0 file_download 13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叹了一口气,微微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充满哀意的看向阿杰,然后再度进行安慰性的查体,轻轻地说道:“很抱歉,但是确实是这样的,脑电图已经超过24小时都是直线了,或许现在的史密斯婆婆……”

 

“已经怎么了?医生。”阿杰微微颤抖着,用略带哀腔的声音问道。

 

“她的精神已经自由了,或许她现在正在小马国的各地旅行呢。”我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在我们医学上,我们称这一现象叫脑死亡。现在我想即使是大公主,也回天乏术了吧。”

 

平静。

 

片刻后,我打断了这悲凉的平静:“史密斯婆婆的出血量太大了,尽管我们进行了去骨瓣减压手术,也没能阻止脑部的不可逆损伤。现在她的血压和心率靠升压药和激素维持,虽然我们的ICU在小马国都很有名,但是我们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或许,你们要考虑怎么送别她了。”

 

依然是平静。

 

许久,小萍花的低声啜泣打破了这一平静。

 

“谢谢你,医生,我们考虑一下吧。”阿杰搂着小萍花,轻轻地拍着她,似乎这既是在安慰小萍花,也是在安慰自己。

 

“节哀,如果你们做好了决定,可以来我办公室找我。”我轻轻拍了拍阿杰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医院从来不缺少希望,但死亡却是更加经常的事情,尤其是在ICU。每一次死亡对于家属和医生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在宁康医院的综合医疗中心,我已经目睹了无数次的死亡,也目睹了无数家属的悲伤,但对于我来说,面对这些事情时,我内心最深的感受还是无力。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一个急诊科大夫最好的墓志铭,不在于你成功地救活过多少人 ,而在于你面对多少次死亡,仍然不会被打垮!其实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急诊科,对任何一个科室,都是适用的,只有面对死亡时,才能深刻的意识到生命的脆弱。

 

“咚咚。”

 

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沉思,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让敲门的小马进来。

 

原来敲门的是阿杰,此时的她虽然仍满脸悲伤,但平静了一些,她走进我的办公室,坐在了我的对面。

 

“医生,我理解史密斯婆婆了情况了,不过,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阿杰首先切入了主题。

 

“或许,她需要的是关怀……临终的关怀。”我轻声的回复到。

 

“现在有创治疗意义已经不大了,或许她应该回到神经外科的单人病房,和亲朋好友度过最后的时光。我们神经内科的护士也很专业,我也会时不时的去看看,那边的护士们也完全可以做到监视和调整药量,在那边呼吸机和升压药依然可以维持她的生命体征,虽然现在她处在深睡中,但是她的听觉可能还没有完全丧失,或许你们应该一家人在一起陪陪她。不过……”

 

“医生,不过什么?”阿杰问道。

 

“不过你们这样需要签署放弃抢救的同意书,虽然这样没意义了,但是在你们的心里,可能会认为是你们放弃了她的生命。”

 

“医生,你觉得这样对吗?”阿杰眼睛闪了闪,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时候的有创治疗只能增加她的痛苦了,而且这样没有什么意义,况且抢救时家属是不能在场的。在你们的陪伴下走过最后的时光,我想对她,对你们家庭来说,这都是最好的事情了。”

 

沉默,良久后阿杰打断了这沉默。

 

“好吧……医生,我愿意签署。”我看到阿杰说这句话时眼神中悲伤却带着坚毅,想必她下定决心也是很艰难的吧。

 

“嗯,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下转科的事宜。”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我不知道是在安慰阿杰还是在鼓励她,但是我也很高兴她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医生的工作是希望病人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样的结果虽然残忍,但是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在我和护士的努力下,我们将史密斯婆婆转到了神经内科朝阳面的一间单人病房内。下午的阳光照射在史密斯婆婆的脸上,她安详的睡着,似乎对外界的环境十分满意,此时,窗前的天堂鸟含苞待放。

 

“婆婆,这里你还满意吗?这里阳光很好,现在小萍花、大麦他们都在呢,我知道你看不见,那就听我们说吧。”阿杰轻轻地俯身在病床上,附在史密斯婆婆的耳朵边轻轻说道。

 

“你们说话的时候可以拍打一下她的肩膀,或许这样能唤醒一点她的意识。另外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护士,也可以去找这里的医生和我。”我指导着阿杰,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呼唤几乎没什么意义,但是我依然告诉了阿杰。此时,我治疗的对象不再是史密斯婆婆,现在我要治疗她们整个家庭,陪她们度过家属从临终到死亡的这个阶段。

 

“嗯,谢谢你医生。”阿杰向我示意道。

 

我悄悄的退出了房间,退出时我看见小萍花抱出了家庭相册,一家人聚在了一起,在病床上翻看着。

 

“婆婆,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这是我们苹果家族合家欢时拍的照片。你看,这是我们一起搭建谷仓的照片。”

 

史密斯婆婆没有回应。

 

“我记得那次阿杰姐姐太焦虑了,总想把合家欢办成最好的一届,结果把所有的地方都变成流水线了,就连我们的两马六蹄都变成流水线了,那次我和巴布茜可累坏了。我们在果园围着苹果树转了一百圈,然后还要爬到果园后面的高山上去,结果阿杰姐姐说那才是第一阶段的终点,还有接下来的赛程。老实说那一次真的把我弄得再也不想玩友谊赛了。”小萍花指着一张照片,趴在史密斯婆婆的耳朵边说着,说着说着,小萍花的眼里泛起了丝丝泪花。

 

史密斯婆婆依然没有反应,但是阳光的光斑悄悄的向东移了一点。

 

“婆婆,你应该记得这个,这是我们摘闪电苹果的时候的照片。那天晚上木狼开始嚎叫了,你敲击着锅,把我们都叫醒了。然后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看着一个又一个征兆的出现,看着闪电苹果一步步的长出来,我记得小萍花着急,想提前摘,结果被闪电苹果弄的好狼狈。还有我们熬制闪电苹果酱的时候,我感觉是我们家最骄傲的时候了,小马镇的起源,可就来自这一瓶闪电苹果酱呢!”阿杰指着另一张照片说道,说着说着,阿杰的脸上浮现出了丝丝笑意。

 

史密斯婆婆仍然没有一丝回应,而阳光的光斑逐渐向东偏移拉长,光渐渐的从脸庞挪到了史密斯婆婆的身上。

 

“嗯,yep,那次我受伤了,yep,阿杰和我打赌要摘掉一个果园的苹果。但是我说nope,阿杰绝对做不到,yep,最后阿杰还是找了朋友帮忙才摘完所有苹果yep。”就连平时寡言的大麦也开始讲起了家中的故事。

 

太阳逐渐西斜,阳光从婆婆身上划过,马上天就要黑了。

 

我结束了我的白班,特意在下班时赶到了史密斯婆婆的病房,嘱咐晚上的事宜。

 

“晚上你们可以轮着休息,我也建议你们这样做,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婆婆能撑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周,或许是一个月,但是你们要做好打长期战的准备。另外如果心电监护仪和呼吸机报警了,你们可以随时去找护士,这里的大夫也会随时根据婆婆的生命体征调整用药的。”

 

“姐姐,今天晚上我能看婆婆一会吗?我想婆婆想看见我长大了的,可以吗姐姐?”小萍花听到我的话,轻轻的推了推阿杰。

 

“好吧,你知道的,如果是平常,我肯定会说不,但是今天我同意,我想婆婆很愿意看到长大的小萍花。”阿杰摸了摸小萍花的头,竟然出乎意料的同意了小萍花独立的举动。

 

“嗯,你们有什么就去找护士,我明天上班会再来看看的。”我悄悄的退出了房间,把这所剩不多的私马时光留给了她的家人。

 

“婆婆,今晚我来陪陪你,有好多话我之前想和婆婆说都没有说过,今天我要好好说一说,婆婆,你不用回答,只用静静的听我说就可以了。”小萍花搬着一个凳子,坐在了婆婆的枕边。

 

“大麦,你和小萍花在这里照顾着婆婆,我回去取点东西装扮一下这里,让婆婆觉得这里不那么……冷冰冰的。”

 

“嗯,ype。”

 

窗边的天堂鸟也随着入夜,渐渐的睡去。

 

第二天,我回到病房,发现阿杰带来了几束鲜花摆在房间,早上的朝阳照的房间暖洋洋的。

 

我翻看了一下婆婆的生命体征记录,然后叫住了阿杰:“我看了一下婆婆的生命体征,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都还挺不错,不过尿量减少了不少,我看主治已经加用了利尿剂,但是尿量依然不大,我分析,婆婆现在的肾脏可能衰竭了,接下来她的四肢可能会有点水肿,你们可以给她按摩一下,这样会看起来好不少。”

 

“医生,婆婆还能撑多久?今天家族其他的小马就能来了。”阿杰问道。

 

“我不知道,接下来就要看婆婆的意志力了。但是放心,所有医生都会尽全力的。”我出言安慰道。

 

上午,苹果小马们从全国开始赶往我们位于小马镇的康宁医院,如同苹果家族的合家欢一样。不过这次并不是为了团聚,而是不约而同的送别一位垂暮的老马。

 

一上午时间,我听护士说苹果家族的小马们一批批的赶来,在病房里回忆着曾经生活的点滴经历。阳光照在窗边的天堂鸟枝叶上,天堂鸟似乎悄悄的绽放了一点。

 

我中午休息时又来到了病房。此时金色苹果酱正带着假牙,轻轻地和史密斯婆婆单向的聊着。

 

“老姐姐,你还记得你那次来我这儿查族谱吗?我这儿苹果家族的纪念品太多了,好容易才找到了那本厚的不行的族谱,结果你们需要的那一页还被污染了,不过我想你已经不需要那玩意了,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谁会忘呢?”

 

病床上的史密斯婆婆不笑也不哭,只是轻轻的闭着眼睛。我不愿打破这一刻的温馨,走到了护士台,翻看了一下记录,确定没问题后就悄悄的离开了。

 

下午,我照常来到病房简单的了解一下情况。不出所料,现在婆婆已经完全没有尿了,即使利尿剂用到了最大也无济于事,现在她的体内代谢废物已经堆积了许多了,所以看着四蹄有些肿胀。

 

史密斯婆婆的朋友也赶过来了。

 

荣誉家庭成员们站在病床前轻轻的安慰着阿杰她们,老钱等好友们也都素装来到了婆婆的身边,做最后的告别。

 

暮光和云宝与柔柔她们陪着阿杰坐在床边,回想着那次和佛利姆佛莱姆兄弟“战斗”,保卫香甜苹果园的事情,轻柔的说着。

 

“婆婆,你还记得那次果园保卫战吗,那次我们一起把果园留了下来。”暮光说道。

 

“而且我们让全镇都喝上了好喝的苹果汁。”云宝一改平时的大大咧咧,也满脸眷恋的说道。

 

“而且还保证了苹果汁的质量。”柔柔走到婆婆身边,微笑着附在婆婆耳朵边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窗边的天堂鸟努力的汲取着养料,静静的等待着绽放的时刻。

 

又是一个中午,阿杰们在病房准备了苹果汤,希望和婆婆再吃一顿团圆饭。

 

小萍花和阿杰坐在床边,静静的品尝着香甜的苹果汤,大麦轻轻的用棉签蘸取着苹果汤,给婆婆湿润嘴唇。

 

“婆婆,你看多好,咱们家里又举办了一次合家欢,又在一起吃饭了。你看,大家都在呢,婆婆你一点也不孤单,大家都在身边呢。”阿杰喝完苹果汤,继续为婆婆按摩着四蹄,让婆婆的感觉能舒服一些。

 

这是一次无声的团聚会,没有游戏,没有活动,大家都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最后告别的时光,陪着婆婆度过这温暖的午后。

 

“医生,我们能出去聊聊吗?”我离开时,阿杰叫着了我。

 

“嗯,去我的办公室吧。”我点头回应道。

 

来到办公室,我看到阿杰脸上的悲伤已经散去了一些,表情也从难过变成了眷恋与满足。我没有张口,等待着阿杰的发问。

 

“医生,谢谢你,我想我,还有我们家都已经做好准备,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了。”阿杰轻声说道。“不过,我想在婆婆离开之后我们想继续她的生命。”

 

阿杰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听说,婆婆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她的眼角膜还是可以使用的,我想让婆婆的眼睛能继续看小马国这个世界。而且我听说你们医院的教学中心缺大体老师,作为小马镇的创造者,我想婆婆还是很愿意为小马镇贡献余热的,或许她可以来做大体老师。”

 

“谢谢你们,很高兴你们能这么想,我想婆婆会骄傲的,阿杰小姐,你去陪陪婆婆吧,这些工作交给我来就好。”作为医生,我很欣慰她的家庭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甚至比起我的预期,她们还做的更多。

 

当太阳再度西斜时,史密斯婆婆终于安稳的睡着了,而此时,含苞待放的天堂鸟,也终于绽放了……

 

thumb_up 1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in Lv.10 陆马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我刚好也打算出一篇史密斯婆婆的,只不过不是临终。

很多时候,老人家到了晚期,行动迟缓,听力记忆力理解力都严重下降,丢三落四,需要劳烦家庭的各种照顾,甚至要家庭长时间支付昂贵的慢性病治疗费用。老人家在心理上会有很大变化,会觉得自己很无用,成了家庭的拖累,然后就会想拒绝治疗,放弃治疗,走得快一些。这时候更应该让老人家知道自己生存的价值,而不只是无微不至的照顾。

 

7 月 15 日
大黑星 Lv.6 麒麟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S9E26史密斯婆婆和黄元帅是真的走了...

7 月 15 日
左岸 Lv.3 天马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回复49172 @Link_Hey :

是啊,有句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其实这个事情这反应了一个现实,值得写

8 月 5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话说,这种状态可以进行安乐死么…… 毕竟病人也已经进入植物人状态了,如果停止仪器,临死前会不会也会痛苦一下,如果安乐死会不会更人道?:ftemoji_pinkiesad:

18 天前
甜焙儿 Lv.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回复56712 @魔法师T_T :

人性、道德和法律太难权衡了,我原来有类似的想法,但和人讨论的时候他点醒我:“病人无意识怎么判断是否自愿?”若是家人意愿,则想摆脱老人或因为社会压力而不愿同意,更甚者有可能被胁迫,最终被动杀人之类的。反正就和代孕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道德、伦理和法律问题。

15 天前
评论 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回复57008 @甜焙儿 :

总之呢,就是我们没有资格代表别人的意志。那些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我们无法得知它会对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ftemoji_sunspicious: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