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1
斑马
短篇原创
R
已完结

彩虹工厂4:愚昧

chrome_reader_mode 4,257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1 forum 0 collections_bookmark 1 star 0 file_download 3

画师:苹果卷糖

 

   

 

我仍记得3年前的那次日落。夕阳的光辉淡淡地撒在云层之上,形成了一片片火烧云,云中穿行着一匹匹天马,在地面上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但是可以看到他们矫健的身姿在落日中被染成了红色。

 

就是在那样的天空之上,陆陆续续地开始有金属零件向下坠落,然后,那阵零件的风暴开始变得越来越密集、掉下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几乎一块碎片就有一幢小屋的大小。“雨”下在了一片田地里,那个农夫后来还曾经上访过、要拿天灾补偿金,现在已经没有回音了。而那片金属器件与钢筋混凝土的暴风雨落下的地方,竟出现了一道道彩虹——不是平时、挂在天上,给与我们慰藉的彩虹,那是杂乱的、仿佛7种颜色乱成了一团。

 

电视上很快就开始播报新闻:云中城的彩虹生产设备因为年久失修,加上斑马国特务的破坏行动,堆芯温度过高发生了爆炸。

 

那时,没有小马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

 

 

 

我走进了我的厂房,机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汽油味。这间厂房在2年前就已经被停止使用了,我和她卖光了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把它改造成了我们自己的乐园。

 

说来也是可笑。是我教会了她成为一位技师所需要的一切,却是她逃掉了兵役、整天与我的宝贝儿们呆在一起。

 

厂房充满了错综复杂的管道与阀门,她就在这片金属组成的洪流之中飞上飞下的,鲜亮的毛色与单调的机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可爱标记是一块画板,实际上,战争开始以前,她的确是一位画家。

 

而现在,艺术与文学只不过是古代小马贪图享乐的无聊产物罢了。

 

她终于注意到了我,当她转过头面向我的那一刻,一天劳作的辛苦便荡然无存了。

 

“前线那边怎么样了?”她问。

 

“龙族派来的已经不只只是侦察队那么简单了——要不是有护盾,现在吠城已经成为他们的靶子了。”我坐在了工厂一侧的工作台前,用那个从未洗过的杯子接了一大杯苹果酒。生活总得有点调剂。

 

“我听说,现在他们已经用上火箭炮了?”她开始降落。

 

“岂止是火箭炮啊,激光加特林、迷你核弹、反物质导弹,小马国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全被他们偷去了。”我注意到了她眼角的一丝不快,“不说这些了,研究有进展了吗?”

 

“还不是老样子,彩虹工厂废墟得到的信息完整的记载了如何把彩虹能量分解成军用级纯度的彩虹,但是彩虹能量到底是哪来的?”

 

“这个就只能靠推理了。”我又灌了一口苹果酒,“‘太初有虹,虹与马同在,虹就是马。’”

 

那句话是彩虹工厂的员工蹄册的第一句话,传说是劳伦亲口所言,也是唯一有可能包含彩虹的制造方法的线索。

 

 

 

彩虹第一次作为武器的应用可以追溯到梦魇纪元,塞拉斯提亚用第一代的彩虹武器击败了她的妹妹,并迫使她逃到了月球。从此之后,彩虹便成为了小马国重要的战略威慑武器。

 

彩虹武器的原理非常简单:劳伦在创造世界时,使用了一种类似彩虹的能量。因此,使用魔法调遣大量的彩虹对敌人进行攻击时,可以小范围地逆转整个创世的过程。就连把物理规律当作游戏玩的无序,也无法抵挡彩虹的攻击。

 

现有的玄学与弦学研究表明,劳伦先创造了小马的心灵,再创造了小马的肉体和整个世界。我一直相信,这是解开彩虹如何制造之谜的关键一步。我们已经试过了直接按照那句话所说的做——实际上,就是用我做的实验。结果她发现,灵魂是处于薛定谔状态的,一匹马没法在不破坏灵魂的情况下观察到灵魂里面是否含有我们需要的彩虹能量。

 

 

 

那天晚些时候,我跟她在床上聊了起来。

 

“其实啊,等龙族把那些军马全都干掉了,他们就不会继续攻击了——到时候,只需要乖乖地被他们带走就可以了。”

 

“为什么?龙族的地面作战能力与经验都不强,随便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他们都发现不了的。”

 

“不是。我也是从军官的嘴里听说的——龙族对俘虏极其优待。在龙族规划的保留地,小马们按照他们原来的社区制度生活,有着无限量的食物和奢侈品的供应,每匹马都可以快乐而平等地生活。”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她耳语道。

 

“在那里,小马被允许活到20岁——仅有的要求,就是尽可能多地生育、以及尽可能地快乐。”我说。她不说话了。

 

“但是总比被抓到斑马国去要好吧。”我说,“等过几年,战争结束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小马国还在不在,也许他们会考虑到奴隶的生存率,对我们好一点。”

 

“为什么你永远在想着战争失败会怎么样?”她问,“别再想那些了——今天晚上我要把你当作一个乐器来玩。”

 

 

 

在彩虹工厂被毁之前,小马国、龙族与斑马部落共同构成了马星上权力的三颗砝码。威胁的阴影一直笼罩在外交与和平的欢声笑语之下:龙王权杖可以调遣地壳运动的力量、让整个北半球终年遭受剧烈地震与火山爆发;先祖召唤仪式则是斑马族巫术中的最终禁术,它可以打破生者世界与死者世界的界限,让所有智慧生命在生与死之间永远地经历永恒的折磨。

 

这样相比,战略级彩虹炸弹仅仅是把一片区域还原成劳伦创造之初的样子、抹除所有文明的痕迹而已,算是非常环保的了。

 

生存是一个文明的第一要务。彩虹工厂虽然没有了,但是小马国还有制造彩虹的技术与国力,还有毁灭世界的可能性。就是在这样简单的道理之下,龙族与斑马国迅速达成了共识:小马国将不会再有威慑力量。

 

 

 

那是一道深谷。阳光直照入谷底,可以看到底下干枯的河床。从我所站着的地方,可以看到另一端的谷壁上、被阳光照的发亮的一朵小白花。

 

“妈妈,”我转头,对身后那匹苍老的母马喊道——她的刘海很长,把整张脸都遮住了,以致于我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那边那朵花好漂亮啊!”

 

妈妈说了些什么,虽然我没有听清楚,但是我知道肯定是“我去看看”。她走到了峭壁的边缘,头往前伸着,去寻找我说的那朵花在哪。

 

我醒了,我的那个她仍然安详地睡在我的怀里。

 

还不错,估计下一次就能把妈妈的毛色也忘记了。

 

这座厂房,来自彩虹工厂的资料,所有的设备、工具,都得感谢那笔遗产。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一开始,只是前线不断地下达任务、哪里哪里的护盾发生器输出功率不够了,其实我知道,只不过是超负荷运转损伤了零件而已,与其先把它们关掉、进行抢修、倒不如就把它们晾在那里,在短时间内还能够产生更好的效果。

 

反正龙族拿下吠城也已经是版上钉钉的事情了。我找了机会,去厕所换下了技师的衣服,溜了出去。

 

龙族对俘虏的政策让许多的小马都眼馋,如果不是上级下达的逃兵格杀无论的命令,那帮军马早就投降了。而现在,他们也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这也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景象:要是在一般的战争中,军队会试图争取平民撤离的机会。可是小马国的经济系统已经完全崩溃,即使是后方也深受暴乱与饥荒之苦。这么看来,被龙族俘虏、成为食物,反而是一种天堂一般的生活。

 

回厂房的路上,我被一个军官认了出来。他已经把枪叼在嘴里了,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我放走了。

 

 

 

她平时是很讨厌枪的,但是我惊奇地发现,她今天在背上背了两把舌枪。

 

拜托,她以为她是独角兽电影明星吗?两把舌枪她打算怎么开?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本来我还想去找你的呢。”她说,“是不是防线完了?”

 

“那个防线啊,吃枣药丸。”我说,“再来一次吗?”

 

“我想试试野战,以前还没玩过呢。”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那两把枪是……

 

“你不会真的希望去当龙族的俘虏吧?枪上有一个延时开火的功能,可以在扣下扳机后十秒才开火——方便你把枪拿在蹄子上的。快点,早点干玩活早点走。”

 

 

 

防护罩削弱的速度比预想中的要快很多。很快,龙族便开始清扫残余的防空火力。

 

“这音乐真好听。”她笑着说,我的一缕鬃毛掉进了她的嘴里。

 

炸弹已经开始落在近的不舒服的地方了。我意识到,这是钻地弹,他们的目的是破坏吠城地下的某种设施。如果是一般的炸弹的话,这么近的距离,我们俩早就被弹片刺穿了。

 

但是没有弹片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我注意到一匹小马从坍塌的房子里艰难地爬出来,他的右后腿已经不见了,身上还着了火。又是一枚炸弹落下,这次正好命中旁边的一幢屋子,飞溅的木板和粉尘弄了我们俩一身。我还闻到了一丝血腥味,我意识到,在我左侧的那片废墟里,有一只小马……

 

那个是肝脏还是胃?我生物不好。

 

她喘着气,坐起了身子,然后把枪递给了我。我把枪含在了嘴里,我的枪法不怎么样,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而且有充分的瞄准时间,我还是有信心的。

 

 

她以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我,她的那把枪仍然叼在嘴里,血液开始在她的前胸蔓延开来。然后把她放在了我的背上。

 

那一枪打中的是喉管,她还能活好几分钟。

 

我知道那个设备是怎样运作的——这个简化版的机器使用一块魔法水晶吸收能量,将其与所承载的物质共同放入离心机内,在附魔青金石的催化作用下分离出里面的彩虹能量——如果真的有的话。

 

我笑了笑。我突然意识到,那句话比我想象中的要浅显太多了。

 

小马讨厌尸体与血腥味,是因为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没能进化出这一特质的小马因为尸体腐烂而带来的疾病死去了。而劳伦创造世界的时候,小马并没有这项特质。

 

同样,劳伦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小马的心灵也没有廉耻、道德甚至是对死亡的恐惧,我们现在所熟知、所歌颂的一切,仅仅是因为它们能够提升我们活下来的几率而已。

 

就是这么简单:马体濒死的时候,所有的能量,包括灵魂的能量,都会试图进行弥补——而在氧气不足,身体就会加快心率和呼吸频率、试图把更多的氧气输送给各个器官。这个时候,灵魂的自我保护措施也会失效,以把能量节省给身体、尽可能地存活。

 

离心机的入口太小了,于是我找来一把电锯,把她的下半身锯掉了——反正灵魂是依附于大脑的,更多的失血有助于进一步激发她的求生本能。

 

我注意到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但是因为没法吸入空气,她发不出声音。

 

 

 

那道彩虹在炸弹扬起的灰尘中是那么的不显眼。目测下来,它只有30多米长,宽度不足两米,而且因为用于驱动的魔法能量不足,它的飞行速度很慢,任何一条龙都可以轻易躲开。

 

但是那道彩虹的出现让巨龙的动作停了下来,炸弹爆炸的声音消失了。我瞄准的那条龙似乎在惊讶中忘记了要躲开——彩虹眼看着要击中他的半边翅膀。

 

事实证明不光是半边翅膀而已。的确,那道彩虹只击中了他的翅膀,但是他的整个身体都消失了。

 

天上的巨龙开始有序地撤退。

 

我在被硝烟笼罩着的天上,看到了她的脸。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