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RedFlame
RedFlameLv.1
陆马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决胜小队

马生低谷

chrome_reader_mode 5,097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2 forum 0

闪电就这样带着得胜而归的表情,和她那两位一脸坏笑的同伙们离开了,只留下云宝独自一匹马在原地。此时的云宝就如同石化了一样,闪电的话在她脑海里回响着。

“如果不是我,你以后死在谁的蹄子里你都不知道......”

“不,我不需要闪电那家伙可怜我!”

云宝的内心怒火中烧,她猛地把蹄子往旁边的管道一打,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管道上瞬间多出了一个显眼的凹痕。

“闪电!你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你的余生将会在医院ICU的床上度过。”

云宝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揉了揉自己之前打过管道的那只蹄子。

在路上云宝开始回想起之前的遭遇,她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无动于衷地任由闪电和她的那两个朋友摆布,她因该反击,想到这云宝懊悔又气愤地自责了起来。

“为什么你当初不这么做!你完全有实力把她们打倒的!”

说完云宝就在脑海里开始回忆起之前的情景,如果当时她站起起身子,用后蹄踢开了拿着武器的滚雷,结局又会如何,想着想着云宝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自己做出各种酷炫动作把闪电那一帮小马和两匹麒麟打趴的样子,自己的全身也在胡同里跟上了自己臆想中那个“云宝”所做出的动作。然而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在云宝的脑海里她把自己想像就如同一个武术大师,但在现实世界里做出来的动作却因为和身体不协调而使云宝看上去就像一个在马戏团里为逗小孩笑而跳来跳去的小丑一样,甚至达还到了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的这种地步。

这一摔直接把云宝从幻想里拽了出来,她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小马注意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后舒缓地松了口气。在这么折腾一番后云宝内心的怒火也降了许多,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做了个深呼吸后顺着隧道离开了胡同。

在走过了火车站的出口后云宝边走边向当地小马询问警局的位置。马哈顿是个很大的地方,各种交错的道路和看上去大同小异的高楼随处可见。这里的街道看上去都一个样子,全部都是高低不一的平房和楼盘。这也是云宝不喜欢马哈顿的原因,所有地方看上去都大同小异,再加上云宝本身就是个路痴,在马哈顿找一个地址简直就是云宝的噩梦。

“这个叫“苹果酒吧”的店我之前看到过,所以我在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这里。”

云宝说着生无可念地把蹄子往脸上一拍。突然间,苹果酒吧的们被推开了。云宝朝着门打开的地方望去,之前两只和闪电有过交往的麒麟走了出来,云宝见状,瞬间躲到了旁边一个广告牌后面。两只麒麟抬着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木箱子朝着一辆拉车走去,在他们到达拉车附近的时候把箱子放到了拖车上。

“又是他们两个,我还以为马哈顿是个很大的地方呢。”

云宝说着朝拖车看去,只见拖车里全是摆放得整齐有序的木箱,想必那些箱子里装着的东西和闪电交给他们的一样,全是弩枪用的机匣。在将货物全部装如拖车以后,一匹麒麟从拖车里拿出一卷帆布,随后他把帆布展开并盖在了箱子上。虽然他们和文物走私没有关系但在没有获得公主许可的情况下贩卖或采购弩枪在小马国是严重违法的行为。强烈的正义感再加上他们间接导致云宝不得不屈服于闪电的原因,这使云宝下定决心要将这两位犯罪分绳之法网。

“不许动,你们被捕了!”

云宝模仿着马哈顿警察的语气从广告牌后面走了除来。两匹麒麟见到云宝后其中一位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掏自己的弩枪,他身旁的另一匹麒麟伙连忙拍了拍那只麒麟的肩膀并用眼神示意了下身后的拖车,那只掏弩枪的麒麟看到身后的拖车也停止下了动作,随后转头看着同伙冷笑着说:

“看来我们得用老办法来解决这件事了。”

说完两匹麒麟互相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于是便朝着云宝走来。云宝看着两匹麒麟没有拿出弩枪,胆子也大了许多,甚至向他们发出了挑衅。

“这就对了,用弩枪射击这种简单的事情底端到三岁小孩都可以做,你们有种的弩枪收起来,像一匹有骨气的小马一样来和我战斗。”

两匹麒麟来到云宝的跟前,其中一匹摆出了一副根本没把云宝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们麒麟之间有句俗语,那就是好男不跟女斗。(It‘s not honorable to fight wit girls)。”

云宝笑着哼了一声,腾空而起对着那刚才讲话的麒麟一蹄子踢了过去,那匹麒麟一个跟头栽进了身后的拖车里。由于撞击造成的剧烈运动,拖车轮子下防止轮子滚动的固定物松开了。另一只麒麟看见自己的同伴被踢了一蹄子后也怒了,他从拖车里抽出了一把砍刀,随后喊了一声就朝着云宝扑去。

“嘿!你耍赖!”

云宝说着侧身躲开了朝着自己砍来的刀刃,那匹麒麟看着云宝,不屑地回答:

“你的要求里只提到了不能使用弩枪而没说不能使用武器,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说完那匹麒麟继续挥舞这砍刀攻击云宝,云宝后退一步然后腾空而起。那匹麒麟见自己无法碰到飞在天上的云宝,恼羞成怒地冲着云宝喊道:

“该死的天马,你有本事来地上和我打啊!”

“你都可以用砍刀了难道我还不能用我的翅膀吗?”

云宝朝着地上的麒麟吐舌头的同时,她感觉有东西掠过了自己的头顶,云宝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身后苹果酒吧的招牌便发出了和木头某种铁制物体碰撞的声音,云宝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刚才有一只匕首擦着自己鬃毛飞了过去,插在了她身后的招牌上。云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却抓到了一把被飞刀剔下来的鬃毛碎屑,一阵风吹拂过了云宝的全身,她蹄子上的鬃毛碎屑就像洒在纸杯蛋糕上五颜六色的糖粉一样从云宝的蹄子里散落。此时,一把又一把的匕首朝着云宝飞了过来,云宝见状在空中连续做了几个翻滚和闪避后躲过了它们。

“你这家伙还挺敏捷的,不过既然我们双方都打破了之前的规矩就看看你能不能快过这些火焰弹吧!”

之前被云宝踢进拖车的麒麟忍无可忍地说着用弩枪瞄准了云宝,扣下了弩枪的扳机。伴随着弩枪发出“咻咻咻”的声音,一颗又一颗的火焰弹从弩枪里射出。云宝看见朝自己飞来的火焰弹,迅速飞开,此时她飞行的速度一点也不亚于当初在参加闪电飞马队入队考试时的速度。

那只麒麟的弩枪也跟着云宝的飞行轨迹扫了过去,即使云宝是全小马国飞得最快的小马,但火焰弹对她来说还是挺让她感到头疼的问题。这些火焰弹紧紧跟在云宝身后,它们打在云宝途经过的建筑和道路上,溅起了一无数的碎屑,烟尘四起。

大街上的小马们惊慌失措地四散逃命,道路两边的建筑玻璃被打碎,墙壁上的砖块被火球熔掉,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窟窿。就在云宝飞过一个位于公寓顶楼的一个巨型广告牌时,跟在云宝身后的火焰弹打断了广告牌的一个的支架。倾斜的广告牌朝着云宝砸来。云宝因为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躲避火焰弹上而没有看见迎面而来的广告牌,当广告牌已经来到云宝面前时,云宝想侧身改变飞行路线也来不及了,广告牌Duang的一下打在了云宝的身上,云宝的只感觉翅膀上传来了一阵一闪而过的剧痛后她的身子便开始往下掉。

就在天上的云宝和广告牌来了个“亲密接触”的同时,在拖车里的麒麟也消耗完了机匣的魔法能量,为了不让云宝有喘息的机会,他干脆直接从同伙的蹄子里接过了另一把充满能量的弩枪。就在她将弩枪举起的那一刻,下坠的云宝和站在拖车旁的起撞了个满怀,云宝带着这匹麒麟一起栽进了拖车里,把拖车内那匹举枪的麒麟压倒在拖车里。那匹麒麟蹄子不小心扣动了扳机,一颗火焰弹打到了挂在拖车上的油灯,燃着火焰的油脂落在帆布上瞬间燃烧了起来。此时由于事情了固定轮子的物品,再加上这里的地势处于下坡路,燃着烈焰的拖车载着云宝和另外两匹麒麟朝着坡下冲去。

云宝和两只麒麟呻吟着坐起身,在看到拖车上熊熊燃烧的烈焰后他们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对方后,两只麒麟骂骂咧咧地先后从燃着烈焰的拖车上跳下,云宝试图抓住她们但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烈焰马上就要透蚀过木箱上的木板,云宝也从拖车上一跃而下。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的云宝看着拖车冲进了坡下的一个商店,几秒后一道刺眼的闪光使云宝用蹄子蒙住了眼睛,伴随着闪光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股气浪拂瞬间过云宝的全身。当爆炸造成的回音消失在马哈顿上空的时候,云宝大口地喘着气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已经坍塌的建筑。

此时,远处传来了哨子的声音,一匹又一匹穿着马哈顿警局制服的小马迅速包围了现场。路马负责封锁道路,天马则在空中搜寻可疑目标。蓬头垢面的云宝看见举着弩枪朝自己逼近的小马挥了挥蹄子说:

“嘿,是我!云宝——啊!”

云宝的话还没说完一匹又一匹制服小马就朝着云宝扑了上来,把云宝按倒在地上后迅速把她的翅膀用枷锁枷住,蹄子上也铐上了蹄铐。在枷锁枷了云宝翅膀后云宝因为疼痛抱怨了起来:

“嘿!你们轻点,我翅膀受伤了!”

“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

两匹小马没理会云宝的抱怨,他们一边说着自己该说的话,押着云宝往警局押运专用的拖车走去。


事发两小时后......

云宝躺在马哈顿的医院里,右边的翅膀上缠了一条绷带。马哈顿的医疗系统比小马谷的要先进很多,对云宝进行的全身检测报告很快就出来了。医生告诉云宝她的身体除了有些轻微的擦伤以及淤肿以外别无大碍,右边翅膀虽然受到了比较严重的肌肉损伤但没有任何成骨折现象,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医生的话音刚落,病房的大门被五匹小马推开,云宝一眼就认出这五匹小马,她们正是自己的朋友。

“aww,各位,你们能来医院看我真的是太好了!”

云宝欣慰地笑着说道。然而当她看到暮光阴云密布的面孔和其她四位朋友失望的表情后,欣慰的笑容瞬间变成了尬笑。

“恭喜你啊云宝,你上头版头条了!”

暮暮说着把一卷报纸摊开在云宝面前,报纸上张贴着是云宝被捕时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下的标题则”是友谊公主的朋友把马哈顿掀了个底朝天“。看到标题的云宝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她看了看报纸后又看向暮光,闷闷不乐地说:

“别这样暮光,你知道那些新闻机构的作风,他们就是喜欢夸大其词。更何况这场行动里没有任何小马伤亡。”

“但是炸飞了半条街。”

“那条老街早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而且你毁掉了所有的证物!”

“不是我毁掉的,是那两只麒麟里的其中一只把拖车给点着了。”

“别再回嘴了云宝黛西!”

生气的暮暮瞬间暴露出了凯特洛特的皇家口音,顷刻间病房里的小马都好奇地把视线投向暮光和云宝。暮暮尴尬的看了看周围的小马后清了清嗓子,做了个深呼吸以平定自己的怒火。在做完深呼吸后,暮暮继接上了自己之前要讲的话。

“你的擅自行动严重危害到了民众的安全,已经有无数封请愿书送到了飞火的办公室了,很多小马希望你被停职。”

听到这,前一秒还躺在病床上的云宝瞬间一下子坐了起来,她流露出惊恐且愤怒的眼神吼道:

“停职?!不可能!没有,我再重复一遍!没有小马可以要求我离开闪电飞马队!”

这时,阿杰走了上来遗憾地叹了口气。

“迫于群众的压力,飞火决定让你暂时停职。”

“不!着不是真的!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别跟我在这个时候开玩笑AJ!”

“够了!旁边的那位小姐!我刚刚做完手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进行修养。”

云宝傍边另一张病床上已经受不了云宝大声喧哗的小马朝着云宝吼了一声。

云宝没理会那匹小马,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苹果杰克,希望苹果杰克可以露出一个“gotcha”般的笑容,然后告诉自己她再开玩笑,但苹果杰克依旧是那副失望的表情。

“没有开玩笑云宝,这是真的,你被暂时停职了。至于要停多久那得看这起事件热度退散的快慢。”

听完阿杰的话,云宝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了病床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如果真的想要形容这种表情的话,“扭曲在一起的五官”是再适合不过的句子了。云宝的朋友们有些担忧地看着云宝,这个打击对于她来说太大了。看不下去的小蝶走上前安慰着云宝,说:

“没事云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小蝶。”

此时云宝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暮暮看着云宝难受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哎,基于你的之前表现,等你出院后,我决定让你去负责接待那只外来的麒麟,这是一项最简单也是最没用压力的工作。那匹麒麟是对方文物保护局里一个也别重要的角色,你所做的就是让他离这个案子远一点且别让他受伤,懂了吗?

“什么?!我被麒麟已经害的够惨了你还想让我去给麒麟当保姆,我才不干呢!”

云宝哽咽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愤怒。

“云宝,看在我们深厚的友谊份上,你就帮帮我处理这件事,好吗?。再说你看看你现在的状态,现在心情差,翅膀也受了伤。我是在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云宝黛西。”

“那我要和他做什么,带他去熊猫快餐店(Panda Express)吗?!”

“至于办法由你来决定了,只要能把那只麒麟拖住且不会伤害他就行。我希望给你可以给他一个很好的映像云宝,这是他第一次来小马国。”

就在暮暮讲完话的时候,一位护士就走了进来告诉云宝该给翅膀换药了。云宝一边跟着护士走出了病房一边闷闷不乐地说:

“哼!这简直也太欺负我了!”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