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1
斑马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创作于2017年10月7日)Lunacy

chrome_reader_mode 1,965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1 forum 0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0

画师:Ventious

 

你好,我是露娜公主。关于我的故事,我相信我不用再提一遍了吧——什么,你想听一听?当然。

从前有一匹邪恶的月亮魔驹,被伟大而全能的赛拉斯提娅公主一巴掌扇到了月亮上,关了一千年,等到她回来复仇的时候,又被她的学生一巴掌拍回了原型。

你想听真实的故事?

真实……我不得不告诉你,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事实。并不像某些坊间传言,我仍然爱着我的姐姐,我也不是邪教领袖,更没有什么月之共和国。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语气有问题。千万别告诉tia,梦魇之月的事情过去之后,她还是有些敏感……

她也是为了我好,她想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我再次成为梦魇之月。我回到小马国之后,她一直让我休息、融入现在的文化。我就不明白了,不都是小马吗?凭什么过了一千年他们就可以骂我和我姐姐了?

对对对,言论自由,光是tia就跟我说了好几遍了,就好像我是匹小马驹一样。可是,当我明知道在暗地里造谣、诋毁我的小马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却连嘲讽他一句的权力都没有。这种情况令我愤怒,但是我同时也不想让tia担心——她认为,我成为梦魇之月是由于我的负面情绪。

但是真正令我愤怒的,是我被剥夺了愤怒的权力。

我不知道这一千年间发生了什么,就算有历史书的记载,也只不过是被tia按照她自己的意愿与利益歪曲的事实而已。现在,公主已经不再是小马,公主即使正面埃了一记回旋踢也不能还蹄,公主除了管理好太阳月亮之外什么也不能干。

……最后那句只是针对我自己的。我相信,在我回来之前,tia的私生活也是那么的丰富。她找了平行世界的黑晶王当男朋友,把自己的学生送到了另一个猴子统治世界的平行世界去传教,然后又把一个魔法天才准备培养成自己的永生RBQ。

……是不是RBQ我也不知道,但是反正暮光闪闪成为公主已经被钦定了。

那次,tia的男友闹脾气——哦不对,是我们这个世界的黑晶王回归的时候,我以为我一直期盼的、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到了,我可以开一个黑魔法传送阵直接从千里之外把黑晶王的狗头传送到我的面前再把他的角碾碎……

要是让tia知道了这样的想法我就完了。

总之,当暮光闪闪去出任务的时候,我心底里一直希望她失败。我当然知道,拿到了水晶之心的黑晶王会率领他的军队与小马国展开全面战争,而且很可能把我和姐姐都变成他的RBQ。

这种嫉妒是不被允许的。

Lunacy,多么巧妙的一个词啊。它的意思是精神失常。早在这个词出现的年代,小马就已经把精神失常与我的月亮联系了起来。

看来我没能完成她的任务。我还是没法理解现在的小马。

如果是暮光闪闪,这个时候她就会焦虑,然后tia就会去安慰她。而我呢?我的任务是巡梦和升起月亮。在我离开以前,我会与她一起出席法庭,我会负责接见外国元首,但是现在这都不存在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绝大多数我醒着的时候她都在睡觉。同样,她工作的时候我也在睡觉——巡梦的时候我必须保持清醒,才能够保证自己不被对方的噩梦影响。

别误会,如果被吸进了别的小马的噩梦里,只是会让我体会到那个噩梦带来的恐惧,不会让我变成梦魇之月的——我已经试过好几次了。

你为什么要害怕?是啊,我要保证我的情绪的稳定,而我现在所表达出来的……远远称不上稳定的情绪。

因为在你的心底里,我仍然是那个梦魇之月——那个尖牙利齿的怪物,那个恐惧的象征,那匹带来永恒黑夜的小马。但是与此同时,我也是一位公主。按照小马国宪法,公主的意志高于一切,所以如果我说你要成为我的RBQ,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拜托,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这是萍琪教我的。

为什么同样的话,萍琪说出来就是玩笑,而我说出来就成了一种威胁……

所以现在你知道我在巡梦的时候,有多么困难了吧?

所谓噩梦,就是一匹小马脑中的负能量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被释放。而巡梦,就是帮助梦中的小马对抗那种负能量。

用现在的、一千年后的话来讲,就是在睡眠状态下大脑的随机放电触发了恐惧的荷尔蒙的分泌,并由此反向在脑中形成印象。然后,那帮“有识之士”,就会为了沽名钓誉,到处宣传“巡梦无用论”。当我在梦之领域时,我把他们的内心看的非常清楚——我能看到他们的贪婪、他们的疯狂,以及内心深处的,恐惧。我试过去与他们中的一个谈心,就是在梦中,我告诉了他关于巡梦的事实。

后来tia动用了大批的公知,又暗杀了几匹小马,才没有让“露娜公主会在梦中进行洗脑”的言论传开。她告诉我,他们是罪有应得的,总有一天他们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小马国将会接纳我……

当年,她也是这么跟我说,总有一天小马会给予我应有的尊重。总有一天。

……她是对的。

我才是那匹罪有应得的小马。

所以我仍然在监狱服刑:我离开了月球,我的黑魔法被剥夺了,我现在可以与别的马交谈、可以看书、可以知道这个原本应由我和tia共同统治的国家所发生的一切。

我回来了,我住进了城堡,但我没有回家。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