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里希多菲
里希多菲Lv.2
天马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天启:战争调音师》

第十章:幽灵之虎

chrome_reader_mode 12,835 event 10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 forum 0

自从苏伊士战役之后,里希多菲的虎王vk45.02座驾被虎式坦克P型指挥车救走之后他依然很想见到车组和车长本人,还有那辆神出鬼没的虎P坦克。但是他找遍了整个坦克营,除了装备斐迪南的653装甲营,他们也有记录曾经有过虎P指挥车,然后被击毁了,当时的营长也被炸死去世,安葬在德国国家世界战争烈士墓那里。

  接着他开始怀疑是不是隆美尔部队的,然而他自己问隆美尔那个沙漠之狐也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这下子里希多菲头大了,他打算拉上自己的哥哥亲自调查,而且坦克肯定不会自己从欧洲渡海过来,所以他们第一个目标是后方的拖布鲁克港口。

  在将所有军队事物教给自己的参谋长之后,他坐快速坦克车前往了拖布鲁克,带着汉斯和雷克特里希。一天的行程之后他们到了拖布鲁克,这里以前被英国控制,然后被塞加维亚土耳其反复争取,接着让德国拥有了港口权,这就相当于利比亚这块地方就是德国的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来到了繁忙的拖布鲁克港口,他们好奇的审视着船队带着伤兵和其他东西回到本土,然后卸下来新的武器食物和弹药,还有坦克车之类的。在远处也可以看到停靠在那里的战列巡洋舰和护航部队。他们找到了这里的管理者的办公室。

  三个小马站在门外,其他办公小马也看着这位军衔大的将军好奇的看着,很快越攒越多。弗德多里和雷克特里希想着谁先敲门。

  “我说,哥。要不你敲门吧”里希多菲问道,雷克特里希也有同样的问题。

  “为什么你不去?好歹你也是一个将军啊弗德多里”他问道,然后挠了挠帽子下面的鬃毛。“要不让你副官敲?反正也分不出来一个胜负”

  “不不不,这不可以。他是我的副官,这点事情不能让他做。”弗德多里当场否定到,雷克特里希也没什么办法。在童年时期他们就会因为这种小事讨论半天,现在也就是一样的。

  “好吧要不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去。”弗德多里想到,然后摸了摸布袋。“我可是准备好了哦~不然怎么会再次输在你蹄里。”

  “啊?当然可以。”他的哥哥赞同道。接着旁观者一拥而上看了过去,想看看谁会输谁会赢,并且看他敲门。

  “石头剪刀布”一声下来弗德多里拿出一把剪刀,雷克特里希拿着一块布,接着他把那块布剪掉了。“好了,你输了雷克特里希,你去敲门吧。我终于赢你一次啦,不然又是我敲门,真是的。”

  “好了好了,我去敲门,急什么啊弗德多里。”

  现在汉斯的心里想着“这俩家伙是怎么想的?”。接着雷克特里希礼貌的敲了敲门,然后他打开了门,映目眼帘的是一个木制豪华办公桌,一只穿着德国海军常服的白色独角兽,周围也是很好的装饰和画像,还有档案栏和其他的东西。

  低着头的白色独角兽听见了声响之后抬起头,微微的眯起浅蓝色的眼睛,然后看到弗德多里·里希多菲肃然起敬的起身做了个军礼。他也回了个军礼。

  “哦……我是这里的管理者,赫尔曼·斯勒卡奇海军少将。久仰里希多菲家族大名,请问各位有什么事情吗?”那只叫赫尔曼·斯勒卡奇的海军少将问道。他的年龄比他们大五岁,也是年轻的军校毕业军官之一。

  “我们是想找找最近几个周的坦克调运文件,就是我们前几个周来到这里的,特别是运输重装甲营的船队装卸记录。”里希多菲回答道。

  白色的独角兽皱了皱眉头,然后翻了翻办公桌的抽屉。“这个嘛……我要找找这几个周的调运记录,然后给你们找所有的细节记录和当时谁操作作业将坦克运下船的小马之类的细节文件……这个也许要一会时间。”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袋,里面装着一些主要文件,他打开看了看里面的纸上的文字,接着跑去了旁边都档案栏那里找一大堆的文件。“那个是前几天和几个周的记录,有四个重装甲营的调运的主要记录,我帮你们找找其他的文件,如果想看的话请便。”

  接着弗德多里拿着看着这些纸张,然后找到了一份653重装甲营的调运记录。97量坦克,56量坦克歼击车,两辆指挥型坦克歼击车,还有突击虎、自行火炮、突击炮、等坦克不计其数,还有特别记录的一辆呼式坦克P型的轮廓和记录。

  “653重装甲营有一辆虎P的调运记录,有意思。我看看其他的……503、504……505…其他几个就虎豹虎王猎豹之类的,还有其他几个步兵师的坦克调运记录,看起来有点信息了。”里希多菲打量着这些纸张的信息,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

  接着斯勒卡奇抱着一堆文档,放在了办公桌。“帮你们找好了,其中很重要的都在那里,不过你们想找的我可找不到哦,你们得自己找找。”他说道,然后收拾了一下文件袋接着做自己的工作。

  雷克特里希和汉斯按照弗德多里的说法开始找细节。里希多菲翻到了那一天的卸货记录,是P653装甲营的记录,当天调运记录是将整个营运了过来,而且特别标注了一辆没有人认领的虎P坦克,下面备注653装甲营带走了。接着是当天调运负责人的名单和在场小马的名单,都在最好一页标注着。

  “雷克特里希,有点破绽了。你带着汉斯去港口那里找当时在场的操作人和作业小马,他们大概知道点什么,然后我们还可以将亚平宁的记录也调过来看看。”里希多菲将那一页纸交给雷克特里希,接着整齐的摆正了这些乱乱的纸张。“谢谢你提供的文件,少将先生。后会有期,再见。”

  “再见了远征外向的追梦马,后会有期。”白色的独角兽回答道,然后继续低着头办公。三个小马前往了港口,那里有很多起重机,火车和货车,算是相当的繁忙。但是已经中午了,大概有很躲工人都会去吃饭休息。

  “他们一般吃饭会在高大的厂房阴影和起重机下面等地方吃饭。如果要找到当时的负责人,他可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希多菲思索着,然后看向一个四层办公楼。“可以去那里看看。”

  “我想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弗德多里你可以去那里,就是办公楼找,我和汉斯去找当时的起重机工人和当时统计和作业小马,不然有点麻烦了。”雷克特里希建议道,汉斯听弗德多里的意见,但是砍弗德多里思索了一下之后点点头同意,自己也就同意了。

  弗德多里展开翅膀,飞了过去,然后他们俩去找其他在场的小马。他们俩话少的小马也能凑合的聊起来,互相了解对方的身世,这算是性格相同人的日常。

  “……当我和你分开的时候,我就给弗德多里·里希多菲做警卫副官,或者说做他的王牌炮手,但是这个时候他能抽出时间去调查一辆虎P,我觉着那是宪兵该做的。”汉斯和雷克特里希说着,虽然听起来在抱怨但是他还是觉着他是个讲情谊和会报恩的小马。

  “看起来我弟弟还是有良心的,但是对于其他小马来说我们的将军算是很善良了。”雷克特里希肯定道,带着他去找了一下可以用的证人,而弗德多里还在和当事人聊天。那只和他聊天的小马叫亨舍恩·里斯特里希,雄性的独角兽,上尉军衔,是港口统计和主要当事人。

  “……当我和其他小马从意大利港口发现了那辆虎式坦克P型指挥车,我以为是653装甲营营长座驾,再加上没有任何小马来认领,我们聚聚把他和653的坦克装在一起运送了过来。”里斯特里希回忆道。当时他想的是这个画面:有一辆白绿色近卫夏季涂装的虎P在港口的待调运区域的最显眼地方等着,他和其他几个同事也无所谓的将这个东西用起重机搬上了企鹅轮号运输船运走远了。

  之后到了这里的重要港口时,那辆虎P被装卸了下来,装满了燃油等待着上火车。结果他们在一几十分钟后发现那辆坦克不见,不一会儿又回来了,之后他们将这个诡异的坦克送到了火车上运到了苏伊士,之后就没有什么了。

  “………就怎么简单,将军先生。虽然我们只管运输,但是其中的猫腻我们还是很清楚,很清楚。”他最后说道。里希多菲寻思的点了点头,和他做了个握手礼,带上自己的本体(指帽子)离开了。

  之后他们在一个地点汇合了。他们讨论着一切可以用的资料和证据,但是都出乎意料的一致。“我和里斯特里希聊天的时候他说过他有调运过那辆白色虎式的记录,并且坦克有异常移动的现象。很显然那辆坦克疑点冲冲,所以我们还要去653装甲营去问问。”里希多菲总结道,但是这意味着又要回去。

  “我想坐火车回去,不然开车回去或者飞你俩都挺累的。”汉斯问道,然后看向一列正在前往苏伊士的火车。俩里希多菲寻思了一下,最后同意了,但是这里没有什么所谓的高等车厢,都要坐普通士兵的车厢,再加上官兵平等这项法律。

  “那啥,要找火车站登记记录,然后坐车过去,我们大概坐着运送伤病的车,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小马。”雷克特里希摸着下巴寻思道。“653重装甲营现在的位置在沿海地区,然后坐火车可以去苏伊士运河地区,转车去那里,现在苏伊士都是21军的炮兵部队和步兵部队。”

  接着他们把座驾办了运输送回了装甲营,再就是他们新编组了一个叫做国卫军“蝙蝠”装甲师,听名字几句知道那里面都是青年夜琪组成的部队,拥有两万只蝙蝠小马和829辆坦克车和各式各样的装甲车与卡车。再加上桶车在沙漠性能不完善,所以他们进口了吉普车。他们在刚到这里,但是意味上他们要达成同一班的火车。

  “啊……那啥。国卫军领袖又送我了一个师的夜琪装甲师,所以我们要坐同一班火车。”弗德多里尴尬的说道,然后给他们指了一下那边的客轮。“第一班一千八百的夜琪刚到,所以你们赶紧占一下位置吧。”

  “卧槽,无情。”那俩个马同时说道,然后冲向了火车站台。弗德多里·里希多菲呆了一会儿,看了一下时间,大概下一班火车要半个小时,他们也要在哪里坐半个小时等待火车的到来。

  “那啥…才十二点四十五分,下一班也要一点多。如果你们耐心充足的话也许可以等。”他慢慢的走上站台,跟着生无可恋坐在长椅上的两马说道。“国卫军上层给了我无数的兵力,甚至能让我变成双撇子一样让集团军变成整个装甲集团军群,但是对于土耳其来说这很逼真。”

  “幸亏我们把坦克送回去了,也许我们可以搭乘货运列车回去。”汉斯回答道,然后看了一眼钟表。“看来真要等。我们办好上车登记了,我们签完字了,你可以去签个名,如果他们觉着将军不用了的话。”

  里希多菲耸了耸肩,然后去站台的办理处签了个名,还有给管理员签名。他自己也不知道当将军要给别人签名,虽然不是一次了。然后他坐在长椅上和他哥和汉斯一起等,等到有生之年。

  十几分钟后他们等到了一队又一队的夜琪排在他们面前等车,有一些在旁边坐着,在聊天,坐在卡车上什么的。再加上他们碎碎念的感叹着“军长在这里”之类的话题。

  “是军长唉!他居然在这里,是在等我们吗?”其他小马惊叹道,里希多菲转了转眼球,然后直起腰坐了起来。接着又涌上来一群想要签名。“我们要不要驱散他们?”汉斯悄悄的问道。

  “不需要,他们可以一群国家的栋梁,不然我们根本不是合格的长官。”里希多菲否定道,他哥也无所谓的用着各种坐姿坐着。接着他拿出自己常用的蓝色钢笔,给他们的任何地方签上自己的大名。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能拒绝他人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印象你永远是他们心中最好的那个,或者是一个竞争目标。”里希多菲说着,用着左蹄一个个签着。“我们只有两个排面,两个原则和两个完全不相同的规则,但是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也只能选择一个。如果想投靠另一个原则,那么就要用血肉之躯的代价,要么就好好服从原本的一个规则。”

  两个坐在长椅上的小马呆呆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从马群中挤了出去。“谁听我唱三朵百合花?我和弗德多里以前经常瞎唱。”雷克特里希提道,结果遭到弗德多里的疯狂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是嫌弃你,而是你唱的是真滴容易跑。”汉斯也点了点头,他曾经听过。

  然而他依然觉然的哼出了调子,然后准备开腔。下一秒里希多菲用翅膀堵住了耳朵,汉斯也用其他东西堵住了耳朵。“是友军,不要开腔!”

  

  

         *********************

  

  

  终于他们等到了这列火车。他们被特意安排到了这里最好的车厢,但是也只有这种车厢。他们和一些军官坐在一起,类似师长,旅长,等基层和高级军官。他们也结实到了一个新的小马,他和克特里希一样是一只蝙蝠小马(整个师都是)。

  他叫做弗里德·克斯特维尔,来自北德莱茵河畔地区。有一双天然的和里希多菲一样的浅蓝色眼睛,红紫色的鬃毛。可爱标志是一个芒果,交叉的金色长刀。他看起来面目和里希多菲之类的年轻小马一样感觉没啥威胁,然而充满了狐狸的狡猾和聪明的脑子。

  “……今年国防部和国卫军重点对我的部队和其他直属部队加强兵力。也许新兵需要排到真实战场训练,或者是威胁对方。但是他们的意图我们都懂。”里希多菲和他交谈着,旁边的雷克特里希已经无聊睡了。“更何况上面给了你一个新的部队,你也不用管我叫长官了,如果你喜欢欣赏弦乐器那么你可能认识我的家族。”

  “是的长官。我老爸跟我说过你的父亲,但是是军事方面,再加上你们家族本来就很出名。”克斯特维尔依然改不了的回答道,里希多菲皱了皱眉头,说:“算了,你想叫我啥都可以。还有就是……你们是装甲部队,应该在本土涂好了迷彩和新式武器。在沙漠作战一定要小心。”

  “嗯……现在上头啥都有,不管怎么样也要熬过去几个月。哼,夜琪们也都是好斗的家伙而已,肯定比普通小马一样强,哪怕是匹夫之勇。“他必须说道,摆出一副傲娇的样子。接着他看向其他地方。“我的部下也只不过比我年长许多,但是他们也是愿意服从安排或者是其他的夜琪,但是我们是为了赶快回家娶老婆而已。”

  “哈哈,我们都是怎么想的。我也是一个有夜琪女朋友的小马,她很可爱又很棒……”接着他拿出一张里希多菲女朋友的照片。“你看,她是不是很棒……又天真。”

  “嗯……她和我们的姑娘一样可爱又灵性。”蝙蝠小马评价道,然后拍了拍胸口,然后从胸口的布袋拿出一张全家福。“这是我的家庭…我的父亲和母亲,弟弟和妹妹,他们都是聪明的……嗯。”

  “他们也很棒,很帅很美丽。”里希多菲也仔细的打量评价道。“我看你的武装带上别着一个洋娃娃……这是谁的呀?”

  “我妹妹的……虽然其他小马觉着这很幼稚,到那时对于我刚出生没到八岁的妹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他依然觉然的解释道。里希多菲点了点头,也没有觉着幼稚的意思的戳了一下他。

  “没事儿,我带了我姐给我的歌莉娅玩具小车,我自己都会经常玩。”里希多菲说道,然后看向其他地方。“我毕业在柏林军事学院,你呢?听说他们给你的军衔一开始就是国卫军旗队长(上校),现在看是国卫军旗区卫队长。”

  “我在普鲁士军事学院那里毕业的,我的条件可不让我去(德利柏利)柏林全国最好的地方。”克斯特维尔一番寻思的说着,然后托起了腮。“去军校都是现在年轻马的目标,就是因为战争,不然只能当被看不起的列兵,但是他们也是追逐者。”

  “那啥……其实我们应该抛开这个话题下次细聊。我这次来托布鲁克港调查一辆坦克,那辆神秘的坦克拯救了我和我的车组与坦克,但是他也神秘的消失又出现。所以要调查……”里希多菲让话题变得有一些诡异了起来,虽然那只夜琪比较喜欢听。

  “所以就是一辆虎式坦克P型像个幽灵一样神秘神秘的,而且又是闻风丧胆的家伙。真的倒是有点奇怪……但是这种传闻确实是很有意思……”克斯特维尔回答道他的一番言论,也很有兴趣的听着然后解释。“但是我更加怀疑他的燃油是哪里来的,或者说里面的成员车组生活给坦克维护维修啥的……这些都挺奇怪的。”

  “所以说他就和幽灵一样神出鬼没又没有去向。”里希多菲提醒了他一下,也将眼睛瞪大了。“国卫军近卫旗卫坦克营的雪地&沙漠白绿色涂装,看炮管上的环数也是个王牌车组,再加上看操纵熟练度也是个王牌车组,一炮就打中了。”

  “所以说那就更加神秘了呗,而且单车作战需要授权,不然就违规德军作战手册。”然而克斯特维尔他清楚那个手册已经需要更新了,很多所谓违规都会造成很多无双战绩。接着一只灰紫色的夜琪走了过来,他是克斯特维尔的参谋长。他碰了一下他,然后再他耳朵上说了点悄悄话。

  在里希多菲脑子里充满了:“歪比巴卜?歪比歪比”之类的悄悄话。

  “我们要去另一个车厢单独讨论一下……请稍等里希多菲先生。辛维斯奥诺·冯·莱森赫,听说你们是一个家乡的。”克斯特威尔说道,莱森赫也微微做了个抬手礼。

  “hmmm……没印象,可能我爸认识他爸,因为彩蓝庄园我们家族都会认识在哪里你们的长辈,因为那是所谓新德国贵族的生活。”里希多菲寻思了一下,然后碰了碰雷克特里希。“醒醒,他走了。”

  “啊?我刚刚梦到我和一个陌生小马打猴子。”雷克特里希惊醒道。“对了,我突然想到中国M4B3T2H突击坦克为什么会出现在叙利亚那里,甚至是与你朋友克特里希那一部队的坦克遇到。”

  M4B3T2H突击坦克是从ZTQ42的加强改进版,前装甲加强为109毫米,但是斜面装甲让这辆坦克完全可以强过早期版本的虎豹坦克。但是速度只有每小时52公里,但是长79毫米坦克炮可以摧毁120毫米的前装甲,硬芯穿甲弹可以摧毁当时敌军所有中型坦克和不分重型坦克。

  当时的中国指挥官孙文燃大将。他是很有名的坦克指挥官,军队年龄也有四十多年,再加上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小马,所以他被送到了阿拉伯半岛给他处理。

  “所以说嘛,都是为了利益。”

  

  

         ******************

  

  

  之后几小时终于到了终点站,然后他们坐从当地或者进口和运过来的运兵车(从巴士改装过来的)运到了第三集团军的驻地,然后编组好了蝙蝠装甲师的驻地。接着里希多菲和参谋长与653装甲营了解了一下,并且特意把653装甲营的新营长邀请了过来。

  在他们了解完一些情况之后,也核实了前营长座驾虎P的问题和其他事情,但是都很一样的。前营长的座驾代号“老练虎”实际上很多虎式坦克都怎么叫。前营长也叫埃尼尔·格里尔,他已经和自己的座驾战死了,但是座驾离奇的在653装甲营失踪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上报,也以为是运输或者其他问题被丢失,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好端端的一个前任营长的座驾会离奇失踪。

  另一方面里希多菲接收到了大规模撤军的命令,上层实际上一直想补充欧洲部队威逼英国用的,英国海军和德国海军也是不相上下,然而德国的海上部队实际上遍布大西洋和地中海,另外的三百多艘U型和C型潜艇遍布英吉利海峡和英国近海。英国从三十年代就把德国激怒了,德国也从二十年代重点发展航母与海军,特别是潜艇部队。

  德国也成功发明出了V2导弹,早期原子弹,喷气战斗机轰炸机,新式坦克,新式海军。这些足以让不列颠死于德国手里,对于苏德来说这一直是波兰之后的搅屎棍。再加上里希多菲从小的教育让他对英国政府和其他东东很厌烦,甚至是敌意。

  (波兰死于激怒苏德)

  因此德国将在靠近英国的岛屿在北边的一个群岛准备在46年实施核武器试爆。德国海军也将牢牢控制英国周围海域,甚至让其他殖民地独立。英国和丘胖子也极度的在紧张当中,虽然海军还是强大的,但实际在德军超过十艘航母和强大的战列舰下仍然是会被包饺子的目标。

  接替他在中东和北非战事的也就是还有沙漠之狐隆美尔,还有控制中东的油田或者瓜分塞加维亚领土的油田,保证德国的发展不会遭到曲折或者进口从中国来的石油。里希多菲也将在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之后将部分编队撤回国。

  他们现在还在苏伊士附近扩大战线,然后在沙漠绿洲平原用坦克闪击战的方式长驱直入,最好在第二天进入塞加维亚控制的伊拉克地区。里希多菲也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在战斗的过程中引诱老练虎出现,接着想办法让其他预备快速坦克部队冲上去想办法靠近虎P进行调查。

  这项命令由653装甲营营长指挥,其他部队做掩护,整装的503装甲营的三个排的坦克做突击准备,装甲掷弹兵部队乘坐装甲车和机械化工具做夺取工作,一路沿海攻克。

  他们准备在地图上表明着的城镇进行包围战,试图引诱敌军坦克部队和敌军主力出现。情报也显示他们都把新兵和老兵混搭的排到那里,装备也些许经量,在城镇周围强行打造成了防御级要塞。

  他们确定可以在哪里拖住德国坦克部队向内陆前进,但是隆美尔已经开始往伊拉克前进,而其他部队也是向内陆进入,而并非沿海公路。这相当于给敌军一个幻想,让他们深信不疑德军将沿海进攻。

  里希多菲向自己总部提出了建议。最高统帅部和国防部同意了这次行动,并且准备实施“沙狐”行动。他们把两个王牌亮了出来,一个是弗德多里·里希多菲将军和埃尔文·隆美尔元帅。而对面的王牌是奥斯踏·穆德扎夏尔·亚里德将军,他曾经在北方与苏军对战,是个很优秀的将军,虽然他和德军对战只有防御战和少数主动出击的机会,但是他还是有很棘手的后备力量。

  而这个家伙的道德问题一直是个问题。他犯了反小马罪,战争罪等严重罪过,并且在近几年疯狂的进行种族屠杀。斯拉夫、希腊、巴尔干、夜琪等种族遭到了屠杀,最严重一次,是在希腊与巴尔干屠杀了12万希腊小马和巴尔干各族小马,造成了很深远的影响。

  他也是个早期百战百胜的将军,但是在南方,他只有几种方法才能进行战略防御和进攻,只有撒旦或者神才能拯救他们,但是这些都不存在。而现在,里希多菲正在集结部队,准备运用他最擅长的包围攻坚战和装甲部队的,并且将新式武器配发部队。他和其他小马相信这一定能打乱敌军的思维。

  德国海军也可以用移动式解码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破密敌电报TSTZ电码系统,让敌军发出一份电报,就会被立马破译。这让塞加维亚的状况极为严峻。他们也只能用鸽子秘密集结,但是这样是特别漫长的过程,他们也只能在战线随便布置部队。

  里希多菲在他的战地指挥部和一辆吉普车旁边与其他军官纠结了许久,最后做出了战略上的决策,然后让部队王牌做战术上的决定,653装甲营的坦克歼击车和坦克将给敌人致命打击。最简单粗暴的也是海军重炮打击和装甲掷弹兵支援,但是他们主打的突击部队仍然是老练的精英步兵和战防炮,他们在设的障碍物和反坦克武器瞠目结舌,也这就是坦克永远取代不了步兵。

  他们决定先让步兵布置好营地和战地修理所,第二天进行全面打击。他们也要攻击他们的四道瞠目结舌的防线。如果战地指挥官可以把他们的支援部队引诱出来,那么德军官兵们的铁拳、坦克杀手、反坦克手雷等武器将伺候装甲车辆们,并且给步兵单位与战防炮沉重的打击,甚至专门有了这套战术。

  曾经21军比较著名的前线指挥官埃斯特林·巴格斯默少校,擅长与城镇攻坚战和空降指挥作战,并且经常以进攻放手方式对敌军城镇攻坚。他的上司就是弗德多里·里希多菲,两个小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的家也就在一个州内。

  (实际上里希多菲的人际关系在整个集团军中超级广,再加上当年共同作战的其他军长和几个军)。

  他将担任一线战地指挥,并且在西边的战线进行主要指挥。这是个秘密方案,官兵们都不知道这次行动是为了什么,也只是知道这是一次日常的攻击战。大家也叫他为军博士。

  到现在里希多菲任然很难适应非洲和中东的环境,恶心的苍蝇和其他东西,甚至是疾病等东西,这在常年与欧洲作战的里希多菲和其他军队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他现在和自己呆萌的副官汉斯在海岸坐着,看着坦克部队在这里休整和海岸巡逻,前一个副官回国进修了,但是他们任然可以在后来见到。

  “汉斯,你看那边大船那么大,我们的谈可以也能世界第一多好。”里希多菲指着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清的战列舰说道,然后看向远处站着高高的哥哥。“雷克特里希他也想我的老师一样在我成长的时候教导我,他真的式最棒的哥哥,就像是我的盾牌一样,勇敢坚强。”

  “我们在圣诞节之后打完仗就可以看到世界第一的坦克了。也许是中国,银果,或者是我们改良了不少次的豹式系列和其他坦克……但是将军先生,这些都不重要,数量才是取胜的关键。”汉斯平平淡淡说道,睁着半个眼看着里希多菲淡蓝色的眼睛,然后看向其他地方。“我们的指责就是为了我们的利益,还有打仗,然后就是被管理控制,做出任何事情。就像你说的一样。”

  “啊哈………你和我学到了什么嘛。”里希多菲挑着眉毛撇笑着看着他,然后拿下德式迷彩灰的大檐军官帽。接着他慢慢的看向高大威猛的哥哥。“比如我哥?独一无二,但是也没有第二个,也没法成群。实力也很有限……嗯,晓得了。”

  “是的。当然一辆坦克无双也是很重要的,相比其他坦克王牌的死亡环,T34/85或者其他坦克构不成太大威胁……”

  “那啥,我一直感觉那辆251火箭装甲车长得像你的脸。”里希多菲打量着那个沙漠涂装的火箭炮车,然后撇笑着看着汉斯那平平淡淡的脸。“对比一下………真像耶!”

  “想嘛,不感觉。”

  另一个地区敌军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战备补充和防御。他们也派出来了自己最好的前线指挥官,一个和里希多菲一样年轻的小马,同样有着持久战战争厌倦和反战意识,但是他只能服从与法西斯政府的调配。这家伙也是库尔德小马,因为不想让全家遭殃遮盖住自己是库尔德小马的事实,但是他依然很反对法西斯。他叫做库特伊帕·奥特尔·德里奇上校,战争早期击溃饮过在北非和中东的所有殖民部队,并且在其他地方击溃了希腊马的部队,可谓是他们的“里希多菲将军”

  他的上司就是亚里德将军。他特别忠臣与这个家伙,让他很宠爱这个得力干将,实际上德里奇一直在和前线官兵秘密组织塞加维亚如果战败怎么样才能不会被受强刑的投降,或者起义。但是德军并不知道,里希多菲和其他小马也不知道。

  据说他要指挥防御战,他知道如果这场攻坚战自己肯定会被敌军坦克部队包围,然后被俘虏或者阵亡。他可能会在最后率领部队哗变或者投降。现在看看他,站在城镇最高的地方,站在防空炮旁边用着棕色的眼睛盯着周围,灰白色的皮毛有一定的隐蔽性,还有一头紫色的鬃毛。他打量着一切,并且叹了口气的往下面走。

  接着他走到了前线指挥部,那里有他的参谋长,几个其他军种的指挥官,通讯兵和其他的小马。

  “上校,总部让我们提前准备好,德国马肯定会进攻这里,死守着。”他的独角兽参谋长拿着电报生无可恋的坐在旁边说道。德里奇走了过去,拿起电报盯了一会儿。

  “我们的后备支援只有从平民抓过来的壮丁,还有残缺的坦克部队。唉……真不知道这次又要怎么打,本来就在苏伊士和亚平宁丢了不少装备,现在只有这些让我们打特别严峻的防御战。”他盯着电报道,然后扔到桌子上。“明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觉,我也许要去地下室了。”

  “然后你们可以看看我以前骁勇善战的士兵们变成了一群把军队当成体育场的小马。”接着指向外面一大群在打棒球篮球和足球的小马,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他的参谋长也耸了耸肩,起身走到了窗口前抽起了烟。

  就如他所说他和他的部队都没啥心思继续战斗。

  

  

      *******************

  

  

  另一方面完全没有制空权的敌军打算集结所有的飞机,补充好最后一批分给空军来自中东掠夺来的燃油与中德空军最后一战,打破塞加维亚没有制空权并且反杀的局面。他们打算在斯利特高地附近起飞340架各种轰炸机,包括三十年代的双翼机和单翼木头机 或者完全敌不过的中德的飞机和最好的飞机。德国空军则双双都是me109G20、me262各型号喷气机、fw190A11U5B等高级飞机和最先进的喷气机。中国远征军有战空57 歼42B 歼82 歼2C 战空22 重空12等飞机。双方的飞机数量不是一个等级,但是完全可以被世界著名的第二大空战。

  德国当地部队在布置了防空炮,并且做出了一个革新的编制——专门把防空部队分了出来编组成防空军用,并且由陆军指挥。这样88反一切炮和其他致命防空武器可以被随便布置。

  他们在哪里布置了莱茵女儿遥控导弹防御系统和88自行防空炮运载车,还有其他105、183、37、75、25、35等口径的放空武器。当地有五个放空营和师属莱茵女儿防空系统与雷达车和信号塔,军属防空部队则一字排开在最前线的位置,他们的第一目标不是为了打飞机,而是紧紧等待着敌军坦克主动攻击。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没有制空权的塞加维亚到现在也会拼死反驳。

  而塞加维亚一直在港内不出海的航空母舰奥斯曼帝国号也充当移动机场,也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海。他将在地中海和沿海地区秘密航行,并且由几艘老式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特混舰队暂时组成了一个火力打击舰队。而他们的威胁是U潜艇和FW200A9战略远程海上轰炸机和德国地中海远征舰队的好几艘航母和战列舰。

  他们有四十多个舰载机,预计偷袭敌军司令部和指挥部,但是他们要突破海军的障碍,还有几条军属、师属、营级防空部队的火力防线才能勾的到里希多菲的老窝。并且也有几十架高空飞机监视着他们所有的港口,如果他们一出航,附近的U2385、U3352、U1896等VIII级新式潜艇的阻击和空中降维打击。再加上他们几乎没法使用无线电或者电报,他们每一刻都被监听着,任何举动都会打乱他们的计划。

  但是德军破译部队收到了一个特别加密电报。他们几乎很快就破译出来了,上面的信息很简单,就是“DAW行动准备开始,所有飞机集结在CXE处”。汉斯从破译部队军官拿到了这封电报,看了看电报,一脸疑惑的走着,然后加快步伐去了里希多菲那里。

  “里希多菲……破译部队收到了敌军加密电报,看一下吧。”汉斯说着,递给了他。里希多菲看了看简短的信息,他知道里面充满了威胁性。“DXE和CXE是什么意思?某个简称,还是代号……可能就是我们附近。”

  “如果是简称的话这有可能是英文简称。我学过英语和简称这方面,单词的话……可能是末日、反击战、另一个可能是他们的代号。”汉斯回答道。里希多菲连忙的和参谋长一头雾水的聊了聊。“CXE的意思大概是在中国的陈祥恩将军高地。要不我们发一份假情报,说cxe高地出现瘟疫,不加密。看看塞加维亚的反应。”

  “我安排吧,弟弟。”坐在一边桌子上的雷克特里希提出道,然后跳了下来,走了出去。雷克特里希心里已经有了底了,他们集结空军是杀出一条血路,所以陆地也会有特别大的调动。不过一会儿他回来了,手里拿着另一个被破译的电报。“CEX地区有瘟疫袭击,攻击计划启动。看来就是cex就是那个高地了。我通知了中国战区,他们已经有想法了……我们的空军那边也是。”雷克特里希淡淡的说道,扔给了一边的汉斯。

  “我们的猜测没有错。他们的勇气真的大,居然把保卫首都的力量抽出来一大半来阻挡我们,真的稀奇。”里希多菲从木头椅子上起来,说着拿起一杯咖啡。“这是手冲咖啡吗?我想可以加点糖和牛奶。”接着他的好汉斯给他的咖啡做了点手脚,因为里希多菲一直喜欢喝有糖的咖啡。

  在另一边,克特里希也收到了警示电报。他坐在地下室里和其他军官交流着。他焦头烂额的和参谋长和其他军官准备调动部队全部推向前线,并且把师属防空部队第二警戒部署。

  “……因为军长先生里希多菲已经有了命令,他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发起强攻,而我们保护海岸和左翼的安全,放空部队也要重视。不管敌军的制空权到底有没有,或者他们到底够不够成威胁。”克特里希在不耐烦的情况下总结出来了最终方案,他的近卫师可是数一数二的国卫军部队,内部乱成一团算个啥。“我们应该为了所有部队的利益,而不是以自己的部队为最强,友军有求救友军稳坐如山的态度。这才是人民军队。”

  他们很快理智了下来,而参谋长建议克特里希结束会议。果不其然在投票之后他们结束了会议。三个旅长同意将三个旅的防空部队布置在高地、靠近海岸的地方。空军和海军也接受到了报告,开始做起战斗警戒……很显然他们的机密泄露了。

  “根据苏粘内务部的情报来看,他们正在朝着塞加维亚全境前进。而看起来他们打算迁都到其他地方继续抵抗到死。”蝙蝠装甲师师长用着蹩脚的口音讲到,然后调试着广播。他们在尝试监听敌军的无线电广播,然后用陆军对地搜索雷达对敌军进行搜索。“那边的森林有无线电信号……大概是某个坦克连的驻扎地,那里有侦察机。”然而那其实是一辆虎P的无线电信号。

  

  里希多菲回忆录:他们会记住我们吗。可是…我们,没有给德国人民丢脸。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战火小马国

    末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