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学识混合
学识混合Lv.6
独角兽
长篇原创
E
连载中

辐射小马国:无敌寻月

第二章 线索(上)

chrome_reader_mode 9,147 event 11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3 forum 0

昏暗的地窖,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警报声,2号避难厩的门又一次打开了,一匹灰色雌驹听到身后的广播后愣了愣,最终下定决心跑进了黑暗。

随着小皮下定决心跑出避难厩,无尽之森一处设施的整体冰冻状态也开始迅速解除,在恢复到室温时,我醒了。

从冰柜里面出来,踏着地面刚刚溶解的百年冰水,我来到了堡垒的第一层。所有家具都是湿漉漉的,但都一尘不染,估计200年来吸收了不少湿气,解冻时灰尘又被冰水洗掉了。

窗外是阴云笼罩了200年的世界,无尽之森怪物的杀伐之气凝重,生机勃勃的树林在昏暗的阳光下更显得诡异。我的堡垒没有任何补给,不宜久留。

“既然我可以被冰冻200年,我是不是应该躲开废土上的冰冻武器呢?”我有端联想着,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个哔哔小马,样式和辐射4的差不多。屏幕上方还刻着一行英文(英驹利语)字:“明月与你同在。🌙”这种皇家坎城口音花体看得出是就是露娜写的。

哔哔小马旁边还放着一个卡带,我把它拿起来塞进新装备的哔哔小马上的读卡器里看妹妹给我留了什么,但是只收到“这是一个避难厩科技的解密程序”的信息,看来只能到处逛找信息了。

。。。

在卧室找到了一把能量武器,上面印着铁蹄军工的标志,哔哔小马上显示它有特别定制的激光电容和水晶分散器,即使比不上弑星者,攻击力也比制式的高很多。在堡垒中封冻了200年还能用,不愧是陆马的东西,质量杠杠的。(后来才知道是被黑皮书魔法加固了)

走到大门前,在我的武器匣中找到了当年带妹妹安全回家的自制长剑和魔力动能石头炮。不过在废土上针对的不是木精狼鸡头蛇什么的,而是土匪怪物这些中型实目标,我也用不上这个炮。

所以说我只能靠近战武器和没有多少弹药的能量武器来战斗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走出堡垒,尽快往最近的建筑走,找线索。

离堡垒最近的建筑应该就是泽可拉的树屋,在不清楚自身状态的情况下最好去那里找点补给。

我从哔哔小马和高级魔能武器能够推测露娜在避难厩科技高层任职,如果她想让我收集信息解密,好知道她在哪里躲着,那么避难厩或者地区总部应该有她的线索。

======

我左一蹄子右一剑解决了两只鸡头蛇,它们一只被我打飞,一只被分开两半。这种石化怪只要不被眼神唬到盯上了就不是什么问题。可惜阿杰家的猪太胆小,大麦又太猛,一下子打死了那只鸡头蛇,损失了几只猪。

这些鸡头蛇就像是人类辐射系列的鼹鼠,突然从周围环境中冲出来包围猎物慢慢狩猎。对我来说,它们的攻击完全不能伤到我,这是一点点小麻烦而已。但是它们明显比辐射鼹鼠聪明。见我不吃他们那套,最大的鸡头蛇嘎一声,它们全部都落荒而逃,我也可以擦干净我的剑,继续向目的地前进了。

现在是清晨,折射的阳光几乎不能透过无尽之森浓密的树叶,但是我仗着夜骐之眼清晰地辨识着草木土石。

如果按泽可拉树屋这一条路走,应该可以遇上小蝶树再进入小马镇。不过因为这是模拟,我有点想先解救小蝶看看会不会对小皮他们产生干扰。不过英克雷几个月后的降临是肯定不会推迟的了。

======

我在中午时分到达了小蝶树的位置,想着原著中的内容,开什么玩笑屠笑草就对你开什么玩笑,再附加巨量攻击。我(对空气,或者是现在不知道在天空哪个位置的月亮)开玩笑说:“现在我有一种全知全能的感觉呢,呵呵。”

粉红色的柳枝尽力晃动,“危险!”

无视了小蝶的警告,我用力踏地,把屠笑草引过来,作死用自己做实验。

“破,呼~”屠笑草发现了近在咫尺的猎物直接就发动攻击,也没长点脑子想想后果。现在我知道,因为我被露娜附了魔,他们的攻击完全是零伤害,只有魔法对我有效果。所以我被点到之后真的有了一种全知全能的感觉,时间变慢,潜意识超强,我用探测魔法搜索了周围地面上所有敌对生物,在它们身上找到了各种我没有见过的魔法的施法方式,相应的还有解除方法被我的大脑逆向工程推断出来了。看来魔法还是可以影响我的,就是不知道能够深入多少。

虽然找到了鸡头蛇石像的解除魔法,还是全状态适应的那种,但我不想解除天使兔的石化状态,也不知道斯派克的洞在哪里,所以只好计划把小蝶挪个好窝。

这个时候我转动眼珠向小蝶树看过去,发现我可以读取小蝶的思维,她当了200年的树,自我溃散,经历了一共508匹小马被她吸引后变成无尽之森养料的事件,513次森林中各种怪物对胆敢进入森林的小马的狩猎与屠杀,还有682次自己的根吸收到死者营养的苦涩,思维零散,自我混乱。真是可怜的孩子(虽然说理论上她比我大十几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现在感觉到的时间流逝真的太慢了,我猜就算是小皮的狙击顶在我脑门上开枪我也有几分钟时间看着子弹慢慢滑出枪口,再被喷一脸火。蹄子像是被空间固定住了一样,用常规的力气根本不能挪动,估计只能用魔法瞬移。

像这样的无敌(liáo)可不是我的菜,虽然说在废土上会很好用,但是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我立刻调动魔法粉碎了地面的屠笑草,然后立刻用屠笑草逆向魔法解除了“全知全能”状态。

“啊,恢复正常的感觉真好。”见到更多屠笑草又开始涌出地面,我赶紧跑开,把那些屠笑草留给小皮他们接受磨砺。

因为我现在没有一个很好的据点来给小蝶进行康复治疗,我现在只能先让小蝶等等了。

考虑到哔哔小马上的英文,我回头对小蝶树喊:“I'll be back as soon as I can get you to the safety!(我会在可以的时候尽快回来把你带到安全区)”

======

傍晚,我到达了小马镇西,离小皮远远的,开头必须让小皮受废土的磨砺,不然这把刀永远不会锋利。

而避难厩科技公司地区总部在政府旁边,我可以在周围找货车“开开箱”。

======

一蹄子打下去,我打晕了货车里面第三只也是最后一只土匪。

这一辆横在总部地下停车场入口的货车里面全是类似于辐射系列游戏的“装饰品”货箱,没什么卵用,摆在地图中布置场景。

因为用喷灯开箱很可能会获得比消耗的燃料价值更少,所以没有小马动过这些箱子。

但是我的“洪荒巨力”和魔法可以把它们打开,我就可以拥有比其它小马更多的开箱捡垃圾选项了,毕竟要进入这些铁箱子不止是一个喷灯或者物理学圣剑就能快速搞定的。

经过这几次作战和实验,我发现自己的力气和魔法能力非常强大,而且我还没有探索到它的上限。

我继续找箱子,我找到了一个净水芯片(能卖个好价钱),家具(除了加固围墙什么的没什么用),一些避难厩服装(装甲能卖钱)还有一些书(可以用状态快速阅读熟记),可惜没有魔法书和辐特宁。

现在是晚上十点,我感觉不到困倦,所以还有大把时间搜刮这栋坚固的陆马建筑,我干脆直接用蹄子打穿货箱进入了地区总部。

======

经过一番开路,我到达了地区总部主管明月女士的办公室,并且搜刮到了一堆卡带,来自暮光的净水芯片资料(有净水魔法了),各种避难厩所需物资,一些瓶盖,还有一台终端机。

能带走的东西太多,我后来不得不借助“洪荒巨力”改装了一个货车车厢,让我能够带着那些能拯救很多生命的物资去十马塔进行交易。

那一堆卡带大部分没有什么用,都是一些马事文档和相关事务的记录。有一张是明月女士(露娜)给我留的言,她让我去找遍所有总部的地下服务器,除了十字军计算机,运算能力最多的就是这些服务器。那些地方除了是用于给马工智能收集分析避难厩数据的以外,还有一些妹妹给我留下的线索。我需要全部找齐了给解密程序解密才能够知道她给我留下的线索。哔哔小马上的地图就是我唯一的指引。

终端机显示却是与服务器断开连接,可能是那些线路经受不住200年风雨毁坏了,我只能掘地三尺把服务器找出来了。

中间的服务器维修电梯已经塌陷,而电梯维修房又在第一层,唯一的安全突破方式是停车场的墙壁,希望那些承重的大家伙还够结实,不然我下载好数据就只能挖出来了。

======

“轰!”我前翻背着地,后蹄刚刚撞击的地方已经是一个一马高的大洞。

花了一点时间用剑刻了一个椭圆形的区域后我三下试出了水泥的硬度,一蹄子就把墙壁打飞了,颇有大麦踢开城堡门时候的气势。(聂克丝的梦魇夜)我顺便发现了我的武器也是经过附魔的,他把一大堆水泥刮掉后仍然削铁如泥,没有丝毫磨损,像某“星之狂怒”一样。

然而电梯井的深度似乎超乎我的想象,我起身准备探头时墙壁落底的声音才突然从洞中喷出来。

我探头时看见一团烟在底部升起,这种深度的工程怕不是要防超聚魔法的零点打击。

我去外面放下易碎品(也就是几乎所有物品),回来直接翻身“摔”下去,在井壁上左右碰壁了几下,我也到达了躺着电梯废墟的底部,看来等会我需要爬上去了。

我左转右转找到服务器上的维护终端,这个终端机不像地表以上那些幸存的MAS特殊终端机,它只是一个普通的终端机,但是服务器核心有一个魔能发电机,加上身处地下,避免了超聚魔法的影响,仍在运作。

我赶紧找到接口把哔哔小马连上去,解密程序一下子就找到了所需数据并下载。

第一个文件和泽可拉那里得到的信息差不多,但是有一些地区总部没了,而在旁边会有一个废墟的下水道入口[已完成],看来是经不住折腾倒了,马工智能发现没信号了就修改了地图。

不知道这个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可能不用走那么多冤枉路了。

第二个文件是.jiami文件,如此明显的拼音让我眼睛一亮,集齐那些文件应该就可以知道妹妹在哪里了。

刚刚下载完第三个文件,服务器响起了警报:“Unauthorized invasion, data protect procedure initiated.(未授权侵入,数据保护程序开始运行。”

然后服务器主机弹出了穿甲弹机枪:“Stop right there, criminal scum!(给我站住!恶徒!)”子弹打在我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害,但是跳弹在服务器主机上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我用剑把炮塔砍下来后,马工智能起了响应:“Enemy treat assessment: alpha. Self destruction will begin when major data is transmitted.(敌方评估:阿尔法级别。自毁将在主要文件传输后启动。)”

哦我妹妹的小月亮啊!

下载完所需要的文件后我赶紧断开连接,回到电梯井一个用力起跳让自己直接撞上了顶部,但是没有顶穿上面。毕竟里面还有电梯的驱动器压着。

我赶紧“御剑飞行”,用悬浮术带着剑和踩在上面的蹄子从我打出来的洞钻出去。

在跑出停车场时地下发生了爆炸,我赶紧把我找到的堆在一起重要物资带上飘出去。

自毁没有拖泥带水,直接让整栋楼陷入地下成为废墟。哔哔小马上的标识也变成了“小马镇S.T.废墟[已完成]”。

看来以后只能潜入那些地方来下载数据了,这样我就需要更多隐形小马,又或者,如果那些加密文件是主要文件之一,我可以引发几乎所有地区总部的爆炸,留下一两座下载数据。但是这对里面的物资非常不友好,尤其是它们能被拿出来拯救废土时。

现在快天亮了,小皮要被地雷炸一次了。无视了门口那堆带火星的木条,我拉着一堆物资向马哈顿的大致方向走去。接下来我应该先去找找隐形小马再回归下载的任务。

======

“……伟大的“统一”事业!”一阵音乐声开始在废土上传播。

是机械精灵,这些小家伙们一直在传播红眼的话,顺便给守望者斯派克当眼睛,我可能可以让斯派克注意到我。

我跑过去,在它后面进入状态,扫描学习里面的二进制编码,那样子我有可能通过网线入侵所有服务器而不招致爆炸打击了。

在繁杂的音频信息之间,我找到了视频信号,但是因为科技能力不足,视频码率很低,但是足够斯派克在十字军计算机的帮助下让机械精灵面前的废土一览无遗。

(大段英文警告,这里我用的是和某洗澡触电穿越文的方法)

我退出状态,对着镜头,把一堆原著里面的东西抖给他:“Pegasy Enclave will attack the ground by air ships months later, keep your garden in good condition, Spike.(天马英克雷几个月后就会开云舰攻击地面,守护好你的花园,斯派克。)”

 

斯派克果然注意到了,红眼的广播直接咔地断掉了,然后机械合成音开始讲话:“Who are you? Why you know I've got a garden?(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又一个‘花园’?)”

 

我非常皮地问:“Do you believe that I'm controlling the world? (我蹄控世界,你信吗?)”蹄动滑稽

 

可以想象斯派克现在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屏幕,我直接又开始说:“Well in fact, I'm from the future, back in time when LittlePip was going out from the stable, and start to look for my lil' sis.(好吧其实我是从未来来的,回到小皮刚刚出避难厩的时候就开始找我的妹妹)”

 

“So you want to know if I can give you som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sis? Who is she?(就是说你想知道我能不能给你提供你妹的信息?她是谁?)”

“That's Miss Bright Moon, a all blue unicorn like Pinkie Pie is pink. Oh, I do remember one of your credits, I like it too. So I'll give you a hoof in return.(她是明月女士,一匹像萍琪派是粉色那样的蓝色独角兽。噢,我记得你的一个信条,我也喜欢那样,所以作为回报,我会给你帮助。)”

“Fair enough. I may look where she is.(很好,我也许能帮你看看她在哪里。)

然后机械精灵爆出一阵干扰,切换出红眼频道飞走了。

我继续往十马塔前进。

======

中途我遇见了一支商队,我毫无防具又拉着卡车箱毫无压力地赶上他们的样子让他们惊诧。

“同行!你们好!”我在后面对他们喊。这个方向差不多也是马哈顿,直指星克镇。”

旁边的护卫提枪指着车后,车上的挡板被我打穿、修正了一下,里面的货物一览无余,他们知道里面藏不住小马。队长先对着我喊起来:“好哇,这大家伙,你这是把这车子的动力系统修好了?你想干什么?”

我微笑着挥了挥蹄子:“只是运送一些物资去十马塔,但是我不知道准确位置,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队长谨慎地打量了我,又看看车子边上的剑和没有电池的能量武器,说:“看来你是个幸运的菜鸟呢,你装备这么少还有那么大的目标都没什么东西让你受伤。我们不是先去十马塔,我们会先去星克镇卖弹药,才把其他马捡到的奢侈品拿过去卖。”

“那看来我们要在城郊咱别了。”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星克镇黑暗内幕的消息,我自己反而有一点想去吃心,但是又有一点怕那处理的环境。

======

随着商队慢慢行进,我们在日落时分到达了城郊。

商队准备在一间看起来还结实的废墟房子中扎营,我则用一堆子弹换了几颗电池准备去练练枪法。

我进入SATS,对远处的血翼开火。SATS模式让我从马体描边大师变成了百步穿杨的斯耐普儿(sniper),红光在血翼身上变成金色散开,宣告了它的终结,给寸草不生的地面施用了无机肥料。

继续清理了三翼血翼后,我的行动能力不减,就像是开了辐射的tgm或者其他指令。

“不知道还能不能像辐射系列一样在灰烬里找到战利品呢?”我喃喃自语。

“什么战利品?”

我吓了一跳,发现是另一个守夜的商队雇佣兵,他刚刚趁我思考来到我身后,看看我要不要火力支援。

发现他们能把中文直接当做英语,我直接打消了语言不通的顾虑,毕竟辐射小马国有一些科技专业名词可不是基金会内流通的。

“像那样,把他们裂解后,还能找到一点没有被破坏的战利品吗?”

他思考了一下,说:“大部分战利品应该都被烧掉了,但是如果你运气足够,应该还有一些外部挂件能搜刮到。怎么?以前你没有用过能量武器?”

“用过,就是这一把的威力更大了,经验里是激光会激发强大的电流在血肉中往返加热,但是它的威力好像不止能完全加热目标,还有目标附近的物体。”我看着第一只目标曾经栖息的屋顶说,那里有一片高温加热后的焦黑,比血翼还大一倍。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皱了皱眉头,说:“这就不好说了,不过你这把武器应该是不会让你怕一群僵尸了,威力大到一石多鸟,又不怕上面有什么战利品。”

“我要去的地方最可能有的应该是僵-”

“咔嚓!”子弹擦起的火星在我脚下飞起。

我进入SATS,但是对方似乎只是用来分散注意力的,商队那里传来一阵蹄声。

“是土匪。”我抄起镭射往回跑,瞬间加速到天马马车速度,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落地就看见正在睡觉的商队和因为蹄声警觉起来的护卫。

对面的废墟中跑出来5个土匪,最前面那个刚刚端起枪。

“咚!”落地后我一下发力,把自己扔过去,撞倒了3个土匪。

剩下的两个土匪惊了一下,就立刻开始把砍刀和矛往我脸上招呼。

我用镭射糊了其中一个一脸,闭上左眼让砍刀不痛不痒的蹭了蹭,又用调成连发的镭射把他的头喷干净。用完了电池后,护卫也醒过来了。

远处咬着枪正在转过墙角的护卫也刚刚看到我解决了一个土匪,也赶紧瞄准被我撞飞的土匪,把一梭子弹送入他的胸膛。

“射得准啊!”

“小心后面!”

我们同事说出口。

我后背感到一阵震动,我回过头,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中飘起剑把他钉到墙上,还不紧不慢地把电池塞进枪,扭动可变电容调节成高能点射对准备逃跑的土匪“扬了她骨灰”。

“问题解决。狙击呢?”我问刚刚被我称赞的护卫。

“啊?呃,我找不到他就跟着你跑回来了,狙击看不见的话怪难缠的。”

“你继续留在这里,我去找找。”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我又用“轻功”给墙留下一些蹄印往高处去了。

原来我妹和一些训练有素的陆马在城里飞檐走壁是这种感觉,好方便。

在黑夜中,我的夜骐之眼能够看见更多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近视。但是只要狙击者借助夜色隐藏行踪跑出来,我就可以解决他。

环视周围,狙击者似乎有耐心隐藏,而不是像土匪一样直接跑出来。楼下的商队没有多大动静,也没有打扫战场,似乎是我吓到他们了。

对方显然不知道我有强夜视能力,他直接在一个窗户观察完就走过下一个窗口,直接被我开SATS扬了骨灰。

======

我又独自一马了。

经过凌晨的遭遇战,他们模式都被我的力气吓到了。按照谨慎的废土客思维,他们对我一路上的调侃不敢出一言以复,最后我往十马塔的轮廓走去,他们也只是一脸惊恐地向我告别。

想了想,其实也是,小皮毕竟在进星克镇之前就通过DJ声名远扬,而我作为一个刀枪不入又有洪荒巨力的陌生马突然要和他们一起走,想想都觉得害怕。

十马塔周围的地区因为多年拾荒被肃清得只剩下部分只有小皮甚至是我才能进入的中风险区域。我一路上大大咧咧地唱着前苏联的歌引来两批土匪之后终于到达了十马塔。

守卫警惕地看着毫无防备的我拉着一大车货靠近,不自觉端起了枪:“干什么的?”

“商马,车里面有净水芯片,没有随从。”

“你这行头不一般啊,有武器吗?十马塔内不允许开火,只能用橡胶子弹。”

我把剑和为数不多的电池飘给他,又接受了安全搜查,守卫就一脸疑惑地把我放进去了,连马带车。

十马塔底层的空间还算充裕,至少我能把车和另外一支商队一起放在这里还能摆摊。

我用一瓶治疗药水让一个守卫去帮我叫一些马下来选商品,我的哔哔小马也根据我视钱财如粪土的商业能力给我定好了价钱,算起来有几千个瓶盖。一车子避难厩科技地区总部的精选物品可不是盖的。(,,•c•,,)

在马多的地方唱歌感觉有点尴尬,我就打开了哔哔小马上的收音机:“。。。土女英雄拯救了小呆。。。接到报告,废土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力大无穷的小马独自拉着一辆货车——没错,是战前遗留的那些大家伙——他把货车改造成单马拉的车子,还帮助去星克镇的商队解决了一波土匪突击。他现在来到了十马塔,也就是老DJ的楼下,他是何方神圣,又想干什么呢?”

周围的小马纷纷对我聚焦目光。

“月神护卫的避难厩科技地区总部战利品,来瞧一瞧咯!有我需要的信息还可以半价买到心仪的商品!”

借着敬心刚刚对我的通报,我成功吸引到了许多小马的注意,然后我展示了我可能根本用不到的医疗补给,它们都在避难厩科技地区总部坚实的陆马工艺建筑中保存良好,被横在门前的重型天马拉货车与拾荒者保持隔离。

这时,帮蹄医生的助蹄也路过了底层,看见我的医疗补给,眼睛一亮过来挑选。

“如果你能带DJ或者他的助蹄敬心过来,也许他们能有我所需的信息,她就可以半价购买我的所有医疗补给,我很可能也用不到它们。”我提醒他。

“什么信息让你那么重视?”他不相信废土上还有如此需要某种信息的小马,能够让我放弃一半的货物价值。

“我要找一匹对我很重要的小马,叫明月。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从战前来到了废土。除了这样打听,我还要去避难厩科技地区总部找她的线索,她给我留下的线索。”我一脸严肃。

他点点头,上楼去找敬心了。

======

在助蹄的帮助下,敬心挑选着商品,准备帮十马塔存足医疗用品。而我也如愿以偿知道了最近有一匹蓝色的会闪现的独角兽在友谊城搞“秘密行动”。

敬心现在努力隐藏她的担忧,因为我给她展示了净水芯片,并且保证在看过监控实拍后把这些芯片送给有需要的其他地方。但是她不知道我的用意,于是废土诚实元素在飞速处理她在监控中看到的东西。

我微笑以待。

“好吧,我看看能不能让DJ先去做节目。”她终于答应了我,“不过,要等我信号,不然他会生气的。”

======

进入监控室,我在DJ的帮助下调整显示器的画面,终于找到了友谊城里走出来又闪现离开的Luna。

她的可爱标志没有了周围的黑雾,变成了一个月亮,估计会引来很多注意,毕竟这个世界有两百年没见过月亮了。

知道了她可能会在那里给我留下线索或者一点其他特殊的东西,我迫不及待想要出发。

“谢了,DJ,有时间我再来看看能不能给十马塔卖点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是DJ的?”她警惕地看着我。

“作为知道云层上的英克雷要在几个月后降临的未(ju)来(tou)小马,我当然知道。”我笑了笑说。

她更加震惊了,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发现自己的银行被惊天魔盗团偷了的行长一样。

“为了保证你以后不会后悔,建议你对避难厩女英雄保持信任,即使是看起来有一些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好了,我必须出发了,感谢你能让我进来看监控。”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就从窗户跳下去,迅速落到了底层。

一进一出把快空了的货车拉出来,我带着净水芯片往友谊城狂奔过去。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CelestAI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

  • FOEtale

    Ha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