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梅岭三章
梅岭三章Lv.2
陆马
中篇翻译
R
连载中

Mad ,with power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76941/mad-with-power

九 孵化

chrome_reader_mode 2,233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6 forum 0

作为一位母亲,你需要勇气去面对困难,需要力量去把孩子抚育成人,需要母爱让自己坚持下来。

——无名氏

 

这可是全马国都为之瞩目的大事。来自全国各地的贵族们把坎特洛特的城堡挤得满满当当的。

“咯咯咯——咯咯咯!

这声音很奇怪,像是一块抹布在玻璃上来回摩擦,间或夹杂着几声干呕。

“咯咯——咯!”

一只蛋从露娜嘴里掉了出来,上面覆满鲜血。它落到水晶地板上,滚来滚去,直到一头撞到墙上才听了下来。它很大——甚至比小马的头颅还要大。血迹下是纯洁无暇的雪白色。

露娜给自己来了一蹄子,把脱臼的下巴砸了回去。她慢慢站起身,咳嗽个不停。

大厅里鸦雀无声。

露娜显然注意到所有的小马都在盯着自己。“啊,抱歉,”她举起酒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香槟,看着赛拉斯蒂娅。“我不是有意要拖上这么长时间的。”

不过赛拉斯蒂娅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盯着躺在地上的蛋。

“露娜?”

“我很抱歉,姐姐,我不是-”

“没关系,没关系。”赛拉斯蒂娅挥了挥蹄子,放下了她举了十几分钟的酒杯。“我就是感到很好奇。”

“怎么了?”

“你是很久以前就把这枚蛋囫囵吞下去了?还是说我们一直没发现你已经怀孕了?”

“哦?”露娜支棱起耳朵,小心翼翼地朝着它走过去。“不知道。”

她的蹄步声在大厅里回荡着——嗒,嗒,嗒,赛拉斯蒂娅也跟了上来。周围的小马一动不动,好像被冻住了一般,只有他们的眼珠在跟随着两位公主——他们甚至不敢放下酒杯。

有几匹小马干脆屏住了呼吸。

那颗蛋仍然躺在墙角,散发着混杂了血腥味和玫瑰花香的气息。它的的确确是一颗蛋,不过和那些鸡蛋不一样——它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球体。露娜走到它跟前,轻轻拍了它一下。

毫无反应。

“我不记得我以前吃过这种玩意。”

“它还活着,对吗?”

“没错。”露娜又拍了拍它,“看,它马上就要出生了。”

“哦?真的吗?”赛拉斯蒂娅俯下身子,细细端详着。“你说得对。我能看到它在不停蠕动。可是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赛拉斯蒂娅站起身来,拍了拍露娜的肩膀。“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几道白光闪过。

一束细小的裂纹出现在蛋壳上,然后迅速向外延伸,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贯穿了整个球体。蛋壳碎了一地,透明的液体喷涌而出,整座大厅里充满了氨水的刺鼻气味。

一只形似小马的生物爬了出来,叫个不停。

“好疼。”它的声音凄惨又尖锐。这东西很小,可小马们还是能看清它是个彻头彻尾的怪胎。它的头实在是太大,看上去随时可能会把它细小的脖子压断。它的两只眼睛长在头颅两侧,瞳孔太小,几乎看不见。“好疼。”

“姐姐!”露娜显得惊慌失措,“它还活着!”

露娜跪了下来,把她的孩子揽进怀里。“姐姐,它真的会长成我们这样的天角兽吗?”

“疼!”

赛拉斯蒂娅朝着露娜笑了笑,眼里满是宠溺。“我相信它会的,”她坐到露娜身边。“它会的。至少,有这种可能——如果我们能好好照料它的话。”

“疼!”

赛拉斯蒂娅被它逗笑了。“那当然疼了,”她抚摸着婴儿奇形怪状的脑袋。“你活下来了。疼痛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别担心,很快你就会习惯了。”

“我的孩子,”露娜的眼睛睁得滚圆,“我的孩子,”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不停重复这句话。“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疼!疼!!”

你会坐在我们身边,被万民敬仰。你会护佑我们的王国,保卫我们的子民。”露娜牵起婴儿的一条前蹄。“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名字。注定要属于你的名字。”

“疼!”

“米·爱·卡登瑟!”

“嗯,露娜?”

夜之公主眨了眨眼,看着塞埃斯蒂娅。“怎么了?”

赛拉斯蒂娅指了指露娜身后一言不发的小马们。

音韵公主,银甲闪闪,还有风雪之心站在他们中间,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啊。”露娜摸了摸下巴,看着赛拉斯蒂娅。“挺尴尬的。我说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很正常啦。”

“疼!”

公主姐妹看着躺在露娜臂弯里的那个东西。“行吧。随便你怎么说。”

“不能换个名字?”

“不。就这么定了。米·爱·卡登瑟。”露娜做了个鬼脸,“你觉得怎么样,姐姐?”

“你说的没错。”赛拉斯蒂娅点点头。“换一个名字无异于撒谎。”

“同意。”露娜叹了口气,亮起角尖,站了起来。那个东西被蓝色魔法包裹着,浮在空中。“改名是不合适的。”

“非常不合适。”

“疼-”

露娜突然把它摔到地上。

咔吱。骨头断裂的脆响让在场的小马心惊胆战。它的尖叫慢慢变成了几声垂死的呜咽,像冰锥一样刺穿了小马们的耳膜。

露娜抬起一只蹄子,踩断了它的脖子。

就像踩断一根干树枝。

它抽搐了几下,躺在地上不动了。

“那么,”露娜挥了挥蹄子,甩掉上面沾染的鲜血,“我们要不要重新开始?”

“还是算了。你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太阳都快下山了。”赛拉斯蒂娅举起酒杯,朝着露娜莞尔一笑。“我们当时进行到哪一步了?”

露娜羞得双颊绯红,“你说的没错。我很抱歉。”

“同样的话没必要说两次。音韵公主!”赛拉斯蒂娅的声音突然变得庄严起来,“你是我最亲近的侄女,我为你感到骄傲。你已经为小马国做出了非常卓越的贡献,我知道你在将来还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她和露娜同时举起了酒杯。

“请允许我为你送上最诚挚的祝福,愿你的每一天都在欢愉中度过,生日快乐!”

大厅里鸦雀无声。音韵一家在惊恐中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公主姐妹。露娜和赛拉斯蒂娅把杯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

 

 

作为一位母亲,你需要勇气去面对困难,需要力量去把孩子抚育成人,需要母爱让自己坚持下来。

作为一位公主,你只需要确保自己出生的时候四肢健全就可以了。

——无名氏

thumb_up 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