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cute
cuteLv.1
麒麟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梦小马

1.锵锵!登场!(引言?)

chrome_reader_mode 3,307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0 forum 1

”如果快乐你就拍拍蹄!“
“哒哒!”
……
“如果快乐你就拍拍蹄!”
“哒哒!”
……
“……大家快乐就一起开party!”
……
克拉夫(Colorful)伸出蹄子轻轻地关上了旋转的CD机,幽幽地叹了口气。
【还是没找到想要的东西。】

他漂浮起孤零零的老旧光盘和机器,小心地放入了自己的鞍包。【但结果也不算太坏,至少找到了这个又破又旧的CD机和一张卡顿生锈的光碟,说不定路上捡到新的音乐碟呢.....】他暗自嘀咕着,因沮丧稍显黯淡的独角又亮了起来,柔和的光芒扫过这黑漆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稀奇古怪的倒影映在苍白的墙壁上,随着克拉夫畏畏缩缩的蹄步肆意舒展,融入远方的夜。


————


【真是个破烂地方!破烂的机器,破烂的光碟,破烂的装饰,破烂的……水管?】
克拉夫翻了翻白眼。【糟透了!】

一排排坏掉的水管上每一滴滴下的水都通过模糊的未知不断反弹,扩大,透过一双支棱起的小耳朵,刺激着克拉夫敏感的神经。

“啪嗒”

不偏不倚,冰冰凉地滴在了他的小屁屁上。

【ohhhhhhhhh!oh my gosh! oh my gosh!! oh my gosh!!!】

克拉夫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弹射起来了!这破烂鬼地方他真的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赶紧来门派对大炮把自己塞进去“砰”的一下发射出去得了!!!

他发泄似的轻轻跺了两下蹄,抚了抚乱七八糟的心脏,长长地吸了口漆黑的空气,缓缓地吐了出来。拍了拍因惊恐而闪烁不定的独角,等它稳定下来后,克拉夫咽了咽唾沫,继续朝着空旷的黑暗中走去。
————
“啪嗒”
“嗷~~!!!!!”
……


清脆的马蹄声渐渐逼近,地面上零星的水滴随着震动哗哗啦啦地闪烁起来,直至一匹小马的身影隐约出现在拐角处。
克拉夫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缓缓停下了蹄步。

【入口就在眼前,路就在脚下........嗯,现在应该叫出口才对。那就是出口就在眼前,路就在脚下......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来庆祝一下下?唱首歌?】

【天哪,我还有精力纠结这个?】他甩了甩有些神经质的脑袋,拖着身躯朝外面走去。

月光倾泻在清凉的大理石瓷砖上,又溅射开来,四散零落,克拉夫眯起眼睛,努力适应这些明亮得过头的碎片,抬头望向头顶上缓缓转动的银色齿轮月亮和流动的星空。
呼呼的风穿过克拉夫湿润的皮毛,窜入一望无际的大理石丛林,让它们摇曳着,碰撞出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

【还有时间。】

克拉夫舒了口气,把鞍包挂到一旁突起的大理石花上,弄得一只在花朵上休憩的三角石头精灵咕噜噜滚了下来,撞到克拉夫的三原色可爱标记屁股上才勉强停下。它晃晃脑袋,爬了起来,蹦跳着挥舞比牙签粗不了多少的小手,“吱吱”地向克拉夫抗议。

但也许过了好一会,克拉夫才回过神来,瞄向眼前的小小抗议者。他用鼻子拱了拱它,想让它消停点,却直接帮它翻了个筋斗。小石头可怜兮兮地想要翻过身来,发现这只是徒劳地让它在原地打转,便挥舞四肢更加大声地抗议起来。

克拉夫却好像找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咯咯”地窃笑着,“好心”地又把小石头翻了个面。

【hiahiahia】

【yay!】

【芜湖!转一圈!】

【哎呦,还是够不着地面。那再翻一次!】

张牙舞爪地小家伙渐渐停止了挣扎,吧唧吧唧眨了眨眼,呆呆地看向眼前“凶神恶煞”的大怪物。小嘴一撇,眉毛一皱,一粒粒晶莹便从两颗小黑豆里洋洋地洒落出来,漫过”沙沙“的石英砂,劈头盖脸地撞在克拉夫的蹄子上。

克拉夫也呆住了,也吧唧吧唧地眨了眨眼。

“啊.....对不起.....我只是和你开玩笑呢......"

克拉夫瑟缩了下蹄子,连忙把小石头翻了回去,趴了下来蹭着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小家伙,他将挂在小石头脸上的亮晶晶擦去,又漂浮起它像哄婴儿似的轻轻摇晃,不过好像没起什么作用,小家伙还是无声地哭个不停。克拉夫有些泄气地挠起了脑袋,在把整齐的鬓毛弄得一团糟后,他又想到了个好办法。

用蹄子叩了叩小石头,确保一双泪汪汪的眼神看了过来之后,克拉夫开始了他的表演。

首先是撅起屁股,上半身紧贴地面,淡蓝色的马尾随着叮当森林的节奏晃了起来。

【真是羞得要死。】

克拉夫扭着屁股,尽量不让小家伙看到他脸上的红晕。随着一阵大风刮过,齿轮月亮半遮半掩之际,他腾起上半身,踏着更加响亮的节奏与远处尽情摇摆的音符相呼应。“哒、 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砰!”

”如果快乐你就拍拍蹄!“

“哒哒!”

……

“如果快乐你就拍拍蹄!”

“哒哒!”

……

“……大家快乐就一起开party!”
……

破烂CD机和破烂光盘在克拉夫的破烂表演下起到了它们应有的破烂作用。克拉夫尽他所能搞着怪,比如两只眼睛看向不同的方向(真不敢相信他做到了),努力去咬自己的耳朵(仅仅舌头能舔到),或是又蹦又跳再摔个大马趴(门牙差点摔没)......反正音乐这么欢乐,怎么搞笑怎么来。

那小石头呢?

哈哈,它现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克拉夫的独马秀,笑得直发抖,头顶上的裂缝中都憋出来了一支小红石头花,颤巍巍地在清凉的空气中发出淡红的芬芳。

————

【我的天哪!有谁带过孩子吗?这小恶魔,我都给他唱了十六首小马歌,给他看了五次踢踏舞,还有二十次“蹦蹦跳,摔一跤”,他竟然还觉得不够?!我是说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不想再动了!可恶,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会再演了!绝!对!不!会!我可从来没有照顾过小孩子!再说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我才.....多少岁来着?】

"那好吧,咱们接下来玩什么?”克拉夫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

————

天空中的银色齿轮咔哒咔哒地散发着光芒,照着山坡上嬉笑的两个小家伙,照着远方温柔的宁静,将这里一块小小的热闹拥抱。CD机的旋律绕着叮当森林转了又转,最后随着随性的风拐了个月牙形的弯,返回到了山坡上。

“我要走了,小家伙。”

克拉夫关掉了CD机,嘴里叼着根草,惬意的躺在沙地上晒着“月亮”。

“叽咕。”

小家伙翻了个身。

“可能回不来了。”

克拉夫突然觉得月光有点凉,他不安地缩了缩脖子。

“叽叽。”

小石头挪了挪位置,离克拉夫更近了。

“嘿,不表示点什么吗?比如说摆出不舍的样子啊,就是做做样子挽留一下也好嘛。呃.....就像”一只蹄子描着齿轮的边在闪烁的画布上画了个圆圈,“朋友那样?”

“咕唧。”

小石头靠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克拉夫微微笑了笑,收回指向夜空的蹄子,紧紧地抱住了怀里坚硬又脆弱无比的小精灵。

齿轮尽职尽责地转动着,一秒、两秒、三秒.....终于,在某一刻,到达了某个点,敲响了响遍整个世界的钟声。

叮当森林早已禁锢住了自由的风,凝固的空气中显现出一圈又一圈声音的模样。齿轮不再转动,愈来愈亮的光芒为整个静止的世界镶上了一层银边。克拉夫闭目屹立在他的目的地正下方,浑身的毛发在钟声的冲击下缓缓飘扬,他亮起了独角:是时候了。

小家伙紧紧地抓住克拉夫的尾巴,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断地往某匹小马肚子下缩去。

“嘿,别怕。”

克拉夫睁开晕着银光的双眸,略带歉意地看向他的朋友。

——即使一切都是虚幻;

“我在这里呢。”

但依然美好;

“只是我马上就要走了。我说过的吧?”

爱得那么深沉,情感依然真挚;

“我们说好的,不许哭鼻子喔~“

我走过万万千千世界;

”好歹我也给你表演了那么久,现在也该你表演一下了。嗯哼,就表演一个超级、超级、无敌大的笑容吧!“

每一次都爱的深沉,投入真情;

”来,抱一个!“

每一次都遍体鳞伤,南柯一梦;

”都说了不许哭嘛~“

我努力想忘记,却记忆犹新;

”......“

我以为我能麻痹自己,却发现不知是祝福还是诅咒将我深深地束缚在情感的海洋里;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里?为何时光磨灭不了一点感情?

阶梯从齿轮上延伸至我的蹄下,在月亮的见证下我将踏入新的旅途;

空气早已凝固,森林渐渐破碎,无数的色彩归于虚无。

”我走了,小家伙。“

怀里的小石头,一动也不动,他脸上的不舍又在我伤痕累累的心脏上划下不可磨灭的一笔,他的身躯在最后的最后也破碎开来,从我怀里挣脱,消失不见。

只余下隐隐约约的长桥连接着我与齿轮。我唯一的路。

克拉夫漂浮在虚无中,左蹄轻轻地摩擦着右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

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只是一只筑梦的小马,筑起虚幻自我的梦。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上官轩清 Lv.4 天马
评论 1.锵锵!登场!(引言?)

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是 内心独白emm

5 小时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