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Justice
JusticeLv.1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白龙慢悠悠

chrome_reader_mode 3,607 event 16 天前 thumb_up 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5 forum 2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2

治愈他人是正义

加拉特隆无法从这个世界的大地中获得信息之后,核心做出判决指令后决定探索这个世界来完成情报的收集。

 

空间传送的能力虽然方便,驱动身体的消耗在这个魔法能量充沛的原始世界也不需要担心,但是在传送距离和传送装置充能方面更像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限制。

 

无法频繁使用且充能缓慢的空间转移让加拉特隆的核心做出判断,除开必要的移动,用最原始的方式:徒步,来完成资料的收集,避免受到误差带来的影响。

 

就像现在这样。

 

陡峭的山峰阻挡了加拉特隆的脚步,仿制小马身体的机体性能根本无法攀越这座高山,于是加拉特隆决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使用数据化 (魔法) 传送。

 

坐标确定,将于十秒后进行传送。坐标的反馈并不能依赖于核心,所以中枢决策的权限比核心高出不少。

 

进行跳跃

 

警告,跳跃点有小型生物经过

 

进行切除’  ‘反对

 

强制命令,执行切除

进行

 

已执行自我切除指令,缺陷点为能源收集系统

 

此行为违反第五条令,已进行行为存储,待返回时进行上报

接受

 

跳跃的目的点突然出现了松鼠,虽然一只松鼠出现在高空很匪夷所思,但是这确实给加拉特隆带来了一些麻烦,能源收集系统和存储系统在同一位置,受损的部位不断的有金色的流光四溢。

 

进行缓冲处理,剩余能源30%’

进行第一次缓冲

加拉特隆头上的双角和核心不断的发光,勉强构建的数据实体化平台只是支撑了一小会就支离破碎,然后继续下落。

一次缓冲实行,剩余能量25%,前蹄轻微受损,后右蹄膝盖处破损

 

........

那是什么?一匹全身蔚蓝色,脸上戴着面具的小马看着天空中不断下落的金色流光发出疑惑,面具里的眼睛微微眯起,直到这个流光下落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魔法阵时短暂的停留才看清。

 

是一匹小马?它的状况好像不太好...”她赶紧收起采集好的蘑菇朝着加拉特隆的方向跑了过去。

 

............

进行第二次缓冲

能量存储量的流逝速度超出了加拉特隆核心和中枢的计算出来的接受范围,只能强行再次建立一次平台来缓冲动能。

执行,二次缓冲已启动,前左蹄超过曲折角度,右蹄损伤值巨大,后蹄轻微损伤,剩余能量值14%’

更改第三次缓冲计划,调整为蜷缩姿势,准备使用大剑辅助进行迫降

接受

 

靠近地面之后,数据化的缓冲罩只持续来一两秒就破裂开来,加拉特隆调整好位置的大剑也被当成挡板一样,冲断了三四颗树之后势头终于缓解了下来。

 

进行自检

执行,剑武装锁定装置脱离,背部伪装皮肤大面积破裂,一侧观察装置受损,前蹄受损率达到80%,后蹄轻微损坏,能量剩余4%’

启动紧急预备案,开启数据化补充,率先修复能源存储和吸收装置...计划有变,同时开启物质补充装置,待机前与对象进行交涉取得帮助

执行

 

请救救我。在待机前的一刻,加拉特隆对着正在接近的蓝色小马发出呼救。

.....

凭借着良好的视力,看着身前大坑里的小马时,她头一次产生了迟疑,不认识的小玩意遍布在加拉特隆的周围,背后裸露的肌肉组织看上去绝对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小马,眼里不断闪烁的红光也仿佛在提醒着它并不好惹。

 

她有些害怕到底应不应该去救助这一只完全不认识的生物

 

但是当她听到那一句请救救我。时,医生的品德让她下意识的靠近它并尝试诊断它的情况,却发现它眼睛闪烁的红光已经早已熄灭。

 

一瞬间她有一些惊慌,不断的围绕着加拉特隆观察该如何帮助这一匹小马,直到她看到加拉特隆四散的小零件以及树上的果实正在变成一丝红光朝着加拉特隆飞去,但是速度非常的慢,所以她把零件装进背包,同时扛起加拉特隆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好轻当她把加拉特隆背在身上时却根本没有感觉到多少重量,索性就把掉在一旁的大剑也背上了。

 

....

系统重启中,进行自检

处理,前蹄修补完成,背部仿生皮肤完成度83%,大剑固定装置已修补,观察装置修复完成,能源剩余20%,充能装置和存储装置修复完毕,更新,已经捕捉到大剑位置,正在进行接触修复

 

双眼的红光重新亮起,加拉特隆完成自检的同时看到了被放在旁边的大剑,通过数据化重新把大剑连接到的背部后,它开始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

 

环境更新,确认为植物内部,有改造迹象,判断威胁环境:低

 

看了看左蹄上的绷带和床柜上的水果,加拉特隆眼里的红光不断闪烁,随后打开门朝楼下走去。

 

这次尝试加入一些沼泽地里的花试试,草甸青溪(Mage Meadowbrook),做好记录。”一匹紫色的小马正在叼着勺子对着一朵花苞上充满着奇怪斑点的花浇着药水,草甸青溪,加拉特隆昏迷前看到的那只小马正在记录着整个过程。

 

再尝试了十几次无果之后,草甸青溪因为母亲咳嗽出的气泡停止了记录,加拉特隆注意到那匹紫色的小马身上也有着和这朵花上一样的斑点。

 

“或许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作为审判者的存在,中枢的大部分行为决策并不会受到核心的阻止 (因为耗费计算力)

 

草甸青溪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到楼梯口旁的加拉特隆时才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醒了,要不是你还有呼吸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草甸青溪边说边扶着母亲向楼上走去“请你稍微等我一下,我母亲的身体有点承受不住了。”

 

加拉特隆目视着她们俩的离开,转头看向桌子上的花然后开始分析

 

当草甸青溪到大厅时,她看到加拉特隆正在尝试打开花苞

 

“停下,你会染病的!”草甸青溪连忙喝声阻止,但是已经迟了,花排出气体已经冲向了加拉特隆。

 

...不。草甸青溪双蹄捂着脸不愿意看到接下来的一幕,但是等了很久却没有听到打喷嚏的声音,她放下双手再看时,加拉特隆的数据阵围绕着气体使其无法散开,同时眼中的红光不断闪烁着。

 

解析完成的加拉特隆回头看着已经呆在原地的草甸青溪我记得这个世界独角兽的魔法和我的数据 (魔法)

 

很相似,你没有见过这样的魔法吗?

 

草甸青溪回过神之后示意加拉特隆把花粉朝窗外散去,随后马上紧闭窗户并戴上了面具走向加拉特隆,独角兽的魔法和你的好像不太...一样,你真的没事吗?沼地热可不是什么好治的疾病。她上下打量着它,想看看是否有沼地热的状况。

 

我是机械,这些普通的花粉对我没有威胁。加拉特隆眼睛的红光高涨,一下子整个树屋只能看到墙上投影出来的映像。草甸青溪害怕的躲到柜子里面,发现没有危险之后便走到加拉特隆身边去听听他准备说啥。

 

我对比了一下之前的生物和植物图鉴,发现这种动物的皮肤和分泌物都可以有效的防止这些花粉造成的影响。草甸青溪看着墙上的生物喃喃自语,闪电蜜蜂...闪电蜜蜂...对哦!闪电蜜蜂经常采集这朵花的花粉!

 

说罢,草甸青溪夺门而出 (门也被带走) ,加拉特隆赶紧跟上,在中枢计算中群起攻之的闪电蜜蜂对小马可以造成致命危险,对于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正义对象自然想要好好的研究一番。

 

等到加拉特隆赶到时,正巧看到草甸青溪被电麻掉下了树,数据化阵接住她之后缓慢下降,你能帮帮我吗,这位...先生?草甸青溪因为被麻痹无法转身,只能向身旁对加拉特隆请求帮助。

 

我的名字是加拉特隆,女士。扫描了树上的蜂巢之后,加拉特隆对着缓缓站起的草甸青溪说道我没有办法帮你直接取出蜂蜜,女士,但是我可以挡住这些闪电蜂蜜群不让她们伤害你。

 

 

没过多久草甸青溪又掉了下来,据她描述是因为蜂巢内部还有一群闪电蜜蜂守护着蜂后。在观察了十多分钟之后, (加拉特隆特地没有告诉她闪电蜜蜂的习性) 她便激动的跑回小树屋后拿着一个面具折返回来。

 

谢谢你的帮助,加拉特隆先生,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她戴着面具再次冲向树上,这一次闪电蜜蜂并没有阻碍她,顺利的拿到了蜂蜜。

 

草甸青溪的母亲吃了蜂蜜之后沼地热马上就消退了,因为沼地热而横行的瘟疫也因为这一发现而得到解决。

 

而加拉特隆也早早的就启程出发,出发前它递给草甸青溪一个按钮如果需要我的帮助的话,就按下这个按钮,我会尽快赶来。她接下这个按钮之后递给了加拉特隆一个面具谢谢你,加拉特隆,希望你能收下这个面具,你的提醒至关重要,这样才会有这么多人获救。

 

接过面具之后挂在脖子上的加拉特隆看上去像多了一个小包一样,实际上这个面具就像一个大的包裹。如果你下次受到很严重的伤害的时候,希望面具里面的东西能帮到你。” “谢谢,草甸青溪,你果然是正义

 

正义?草甸青溪听到这个词顿了顿,她并不理解为他人治病算不算得上正义。等她回头时加拉特隆早已不见身影。

thumb_up 0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
评论 白龙慢悠悠

额虽然这个好像和小马没什么关系,不过你选的发表在帖子区,那就过了……

但是没问题么?发在帖子区?帖子区一般没什么人看的……

16 天前
评论 白龙慢悠悠

只是试试,写了一部分之后我发现确实联系起来很困难:ftemojirdscared:发帖子就是为了偷偷写的:sneezingface:

1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