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脑洞兔子
脑洞兔子Lv.9
幻形灵
长篇原创
R
连载中

圣域传奇(Legend of Sanctuary )

第二十四章:往生预言

chrome_reader_mode 2,304 event 17 天前 thumb_up 40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67 forum 1

即便是神圣的宗教,也离不开货币的支持,虽然与亡者见面算是教廷的公共服务部门,但依然要计时收费。晨光熙熙作为神职者的一员,可以享受内部优惠:每分钟五比特——价格不菲,但也不算高昂。对于渴望与已故的亲属见面的信徒们来说,这算不了什么。更何况,当他们能够反复与逝者见面时,自然就不需要交谈太长时间。

“圣光之中出现了‘不安的低语’?”晨光听见父母所说的这个名词,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对此一无所知。“嗯……全都是关于小马世界即将面临重大转折变故什么的,孩子,你在教堂里修行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吗?”父母思索着讲。“抱歉,我没有……”晨光变得紧张起来,连忙反问道,“爸爸妈妈,你们关于这个还了解到什么啊?”独角兽父亲摇了摇头:“我们也不比你知道得更多。”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沉吟道:“不过,我倒是听说,这群能让未来世界发生巨大变故的角色,似乎全都是雌性。这就是我所能告诉你的了。”

晨光惊讶地睁大眼睛:“一个被雌性主导的未来?”“孩子,圣光之中那些声音提到未来的时候,总是用的‘她’,除此之外就再没听到什么有意义的了。”独角兽母亲回答说。“这样看来,爸爸妈妈是觉得……”晨光稍微有点激动,“我也有可能会被包括在那群‘她’里面?”“我们正是希望如此,”父母重新向孩子展开笑脸,“你从小就聪明勇敢又善良,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呃,看来我有必要去找教廷的朋友们好好打听一下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恐怕很快就会关系到圣域的安危……”

在告别父母离开座位后,晨光来到了大厅中央,默然无语地环视着四周与亡者交谈的信徒们。“晨光熙熙牧师,教皇请你立刻前往往生交流室,他有话要向你交代。”是刚才托贝尼主教的声音,他站在殿堂的一个角落向晨光用传音魔法。“教皇……找我?”晨光一时没反应过来,虽说自己曾与伙伴们一道被教皇当面授予过圣武士的荣誉徽章,但平时除了出席大型宗教仪式以外,就只喜欢待在主圣殿办公室的那位大佬,这会儿竟然会提出要给一个年轻牧师交代事情,实在是让粉红独角兽没能料到的。

牧师跟随主教悄悄走进一间狭窄的密室,从外面几乎看不出入口在哪儿。主教按照某个特定的顺序排列房间里的魔法晶石,墙壁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释放着幽幽蓝光的传送门。穿过这个门,晨光才看清自己抵达了一个规模堪比体育场的密闭房间。在那开阔的空间中,均匀地分布着无数繁星般的球形金色物体,如同闪闪发光的眼睛,凝视空间中央的环形浮空平台。“这里就是教廷运用圣光力量,开辟出来的隐秘空间。也是整个圣域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主教介绍道。

悬浮在往生交流室中心的环形浮台,直径大约有50米左右,是一个由透明的强化玻璃和合成金属搭建的框架结构。然而在这浮台上却摆满了商场里随处可见的廉价木头桌椅,和周围那神秘而严肃的气氛,以及高精尖的魔法设施形成鲜明反差。现在这里几乎没什么小马在场。除了一片廉价桌椅中,坐着一个孤独而高大的身影——今世无双的圣光代言者,无数虔诚信徒的至高导师,圣域第九代教皇嘉拉温·卡列茨。

在教皇乃至整个浮台周围的空中,飘浮着数以千计的金色发光球,每一个发光球上,都有一张活跃于历史书上的面容:圣域历代的前任教皇、享有盛誉的经济学家、战功卓著的老将军、曾被封圣的大主教、引领过魔法变革的大法师,以及很多赫赫有名的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神学家……全部都是已经过世的往生者,这无数颗发光的金色球体聚集在一起,如同一个个像素,排列成了一张粗糙而简略的巨型马类面孔。

如果说地面上那些作为公共服务机构的灵魂守望殿堂是让生者与亡者见面,以圣光安抚双方,那么这个往生交流室就是真正使用圣光强大力量的地方。在这里,历史所能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被记录在圣光之中的精英们的智慧,将不再被死亡夺走。通过将亡者信徒中的精英们用圣光召唤出来,教廷高层就可以利用他们的才华与知识,继续引导生者的世界。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分散的,如同一群星星,分散地围绕在这个浮台周围。只有在面对一些共同的问题时——比如沙豹部族在东部边境的扩张——他们才会像现在这样,排列成一张模糊而粗略的小马面孔,作为整体思考和行动。

“请问,圣域今后的政策,依然是单纯的静观其变吗?”晨光听到教皇这样说。“没——错——”那张由无数亡者排列而成的巨型小马面孔抖动了一下,仿佛是在点头,“小马是一种群居智慧生物,而作为群居智慧生物的本能,决定了只有在面对共同的威胁时,才可能团结一致去应对。”亡者们齐声说道。雄的,雌的,年轻的,苍老的,无数的话语汇集成了一个声音,参差不齐但却一致:“宗教宣传和信仰引导工作必须加强,圣域和小马国不一样,没有办法为民众提供一位行于凡世的神君,而这又反过来使我们难以成为一个整体。”

然后那张面孔移动了一下:“金曦武士已经来了。”教皇背对着他们,随便挥一挥胳膊,示意他们找位子坐下。晨光用浮空术飘上平台拉过椅子,坐在教皇身边。而托贝尼主教则转身离开了,这里不需要他在场。亡者们排列成的面孔抖动了一下,做出一个问候的姿势:“晨光熙熙,我们和嘉拉温教皇有一些任务需要交付于你。”“说说看?”晨光对此同样表达了重视。

“新的时代即将到来,”那面孔和构成面孔的无数亡者道,“在这个新时代的黎明,宗教是最重要的影响力之一……对于我们来说。”“两个女孩的错误,预示着帷幕的破裂。整个世界将动摇,变化,沿着各种不同的可能发展。”“颠乱的意识和高傲的宇宙一直都在试图夺取这个世界,奴役所有的灵魂。他们在竞争,但却也能合作,一切都保持在微妙的平衡中。”“但不应出现的生命将打破这种平衡,把这些黑暗中的争斗摆上前台。”“毁灭与灾难必将降临,只有在最原始的求生欲望成为共同需要时,小马的意识才会凝结成一体。”

thumb_up 40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殷佳俊 Lv.11 斑马
评论 第二十四章:往生预言

首先,对话换行

然后我不知道其他读者喜不喜欢……我不喜欢把文章的主题借文中角色之口讲出来。哪怕讲出来,也是以更贴近生活的政论体

毁灭与灾难必将降临,只有在最原始的求生欲望成为共同需要时,小马的意识才会凝结成一体

如果是我就会写成

我们在一艘船上。只有在船快要沉了的时候,大家才会想到把那个凿船的傻逼扔下去。

好像跟原文意思不太一样,大概这个意思

 

然后直接跟死者对话的这种设定……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里的吗?这事情违反唯物主义历史观……要出问题的

比如著名的历史人物随着后世的政治需求会变得不再“伟大”或者反过来。说起曹操都觉得他是坏人,文明6里中国领袖是秦始皇大家就觉得帅;《王者荣耀》里纣王是混沌善良,要是让古人知道了对于他们来说的冲击力相当于在洗白元首,而西方,就在马圈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洗元首了。另一边,我记得哈佛大学之前受过哪个富商的资助建了一个校区、校区里竖了他的雕像,几年前被推倒了,因为那人贩奴。

如果人死了还可以继续影响现实世界,极权的产生并不来自于统治者自己的战斗力多么强,而是来自于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顺从领主比反抗的利润更大,从中形成的涌现特性。另一个问题则是再坏的人只要有足够的钱把自己买进往生交流室,花上几百年肯定都能洗白

还有再补充一个冷知识,圣事的收入一般只有在独立的教堂中才会成为主要收入来源,教会真正的收入包括:

*利用教会的号召力和军队威胁王国收保护费

*十一税

*教会除了作为民政局之外还可以作为法庭,法庭除了收律师费还可以收贿赂

*进口圣母像,祝福一下,价格翻一百倍卖出去

*直到现在,宗教用品都是不能征税的;教会就说那些金条也是宗教用品

*教堂需要蜡烛,运蜡烛的车上就能夹带盐、皮草等,现代就是枪支毒品了

*终极大招。宣称找到圣遗物,吸引游客,吸引服务游客的配套设施,吸引服务那些配套设施的工业、农业,最后凭空建立一座城镇,而整座城镇的地产权还是教会的。这就是为什么华尔街上有圣三一教堂

 

前面没看,偶然路过这里,有感而发一下

1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不定向收藏

    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