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暮霭晖光
暮霭晖光Lv.8
独角兽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时灵

chrome_reader_mode 5,778 event 12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2 forum 6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1

 

        时间,是有灵魂的。

        它就和书一样。书里面,也藏有灵魂。在字里行间,用笔墨存下了一段记忆,封进一个思想。而这思想与记忆,交融成一个灵魂,或是一个灵魂的一部分。不知道是纸页与墨水构成了一本书,还是一个灵魂成为了一本书。某个灵魂,或出于有意或无意,将自己或自己的一部分,贮存在书中。他将自己,小心翼翼地装进了一个纸与墨铸就的躯壳,渴望着不灭于世,不甘于消散无形。但同时,这一部分,也被封印于这符号所构成的牢笼。他是存在着,或他的一部分存在着,但已如大地上飘荡的游魂,将记忆一遍遍咀嚼,将思想一遍遍诉说。这灵魂,成为了孤寂的游吟诗人,在荒野上游荡,向着往来者一遍遍唱着过去的歌。

       但书终究还是小了点。有些时候,需要用个大点的东西,比如时间,来盛放灵魂。

        时间很广大,它可以存储一个完整的灵魂。如果一个灵魂太大,一本书装不下,那么可以试试用时间。一个个新的灵魂在时间的岸边诞生,一个个旧的灵魂在时间的河畔朽烂。

        但这是一段很短的时间,相对于漫漫时间长河很短很短的时间。

       有一个灵魂,她曾亲眼看到时间之河的源头,一路从源流泛舟而下,绵延千载。时间有多长,她都亲历过;时间有多少,她都记录过。有时,她也会在河岸边开掘,将时间导向新的流向;有时,她也会激荡河水,使时间掀起惊涛骇浪。不知是她成为了时光的一部分,还是时光成为了她的一部分,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她是时间的灵魂,是一个游荡在光阴中的时间之神。

        讲到了这里,面前这只天角兽停下了诉说。空气里,只剩下壁炉中的木柴噼啪作响的声音。炉膛内火焰跳动着,映照在这只天角兽身上,她却没在昏暗的小会客厅的墙壁上投射出一个灰暗的影子,而是在影子应该出现的地方,留下了一片星星点点的闪烁着的光点。这些光点也在墙上游走,色彩流动着,看起来像是夜幕上闪闪的繁星,又如阳光下流动着彩虹的光彩的肥皂泡。在火光的映照下,这只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天角兽更显得虚幻了,好像只是一团光雾。“但我明知她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现在就坐在我面前的这张扶手椅上。”暮光闪闪自嘲地想道。“但她看起来一点都不真实。这应该也是她故意的吧,就像她把自己变成幽灵一样。”暮光扭动着身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在扶手椅上。

        这个会客厅不大:它只有几把扶手椅、一条可供三四只马坐下的小沙发和一个被座椅环绕其间的小茶几。墙角还有两摞软垫。地上铺着松松软软的地毯,墙上挂了几幅油画。门在房间的一角,其对面的墙中则是石砌的壁炉,旁边散落着些木柴。壁炉上方有一幅挂毯,边角的线头有些已散开了,上面所绣的金色的七芒星也已黯淡无光,看上去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整个会客厅的装潢看起来都十分黯淡:不仅因为家具和装饰一律是暗色调的,还因为房间内仅有一个光源,就是壁炉里那一小堆摇曳不定的火焰。暮光闪闪觉得这里有些黑,但这座建筑物的主人却固执的认为这样昏暗寂静的氛围最适合讲故事。

       此刻,这里的主人——一只幽灵天角兽,将她的双蹄叠放在扶手椅的一侧扶手上,整只马慵懒地窝在这张扶手椅里。“她总是坐在这张离壁炉最近的扶手椅上,而且总是要在火光的映照里,”暮光闪闪心中暗忖道,“她难道过去的上亿年都是这样的吗?‘生活要有戏剧性,这才有了趣味’,唉,她的又一大怪癖。”

       怪癖的主人似乎也沉默够了,继续絮说起来。这个灵魂,这位时间之主,不是由某些神秘的意志或上天的意志所挑选出来的。那神秘的意志就是她,上天也是她,而她又如何将自己挑选出来?这是不合逻辑的。这项跨度长达整个时间的事业是由她开创的,这时间之主的冠冕也是她给自己戴上的。她的野心如此之大,以至于要整个时间才填得下。她的欲望说简单也简单:她就只是想写几本书,想修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图书馆;说狂妄也狂妄:她要写几本书,要写几本记录了整个历史的书,要从时间的零点,一直到现在,她要建一个图书馆,要建一个收集了整个时间的图书馆,要从时空的彼端,一直到此处。现在,她算是做到了。

        幽灵天角兽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又继续讲下去。

       “看着周围的一切!”她挥了一下前蹄,“这周围的一切!这整个的一切!这就是那个图书馆!那个具象化的无尽的野心!我为什么要做这些?我不知道。这才是值得商榷的问题:我不明白我要做这一切的目的,但我却做了这一切。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这都是不合逻辑的,是不理智的。”她用右前蹄敲了敲脑袋。“但我还是做了,尽管我不理解我为何如此。”

        “我一直都与其他马有所不同。我的关注点与他们不同,我的行为不被他们理解,我的思想不为他们所明白。我与他们之间,似乎一直有层隔膜:而我也从未见过有谁能穿过这层隔膜。我之前是游离者,徘徊于世者边缘;现在我是被放逐者,放逐于众生之外。从我萌生的这一宏大的野心并为之行动的那一刻起,我就将自己送上了时间的祭坛并决绝地下了刀,我就颤抖着捧起了时间之主的荆冠并毅然地戴上了它。”她惨淡地对着暮光闪闪一笑,“我将自己送上祭坛时,就已经将自己与众生万物割裂开了,我将自己放逐于世间之外。这是一纸与撒旦的协议,不可更改,不能毁约。我将永恒的孤独与痛苦作为代价,交换到了这一宏伟壮丽的图书馆,这时间之神的冠冕。”

       这只幽灵天角兽长吁出一口气。“所以,你现在知道了,我就是时灵,我就是被放逐者。这就是这个图书馆的由来了,这就是它被命名为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缘由了。”

        “我耗费了百亿年的光阴,打造了这个图书馆。是,它是世所罕见的奇迹,是不可思议的存在。包罗万象,囊括古今。世间的书,都在这儿了。”她挥一挥蹄子,却显得疲惫不已。“这里还有众多的艺术珍品。这里的空气,都沉淀出了历史的醇香。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完成了这一切,可又能怎样?或许,这才是我心中所思的映射吧。”

       幽灵天角兽看着沉浸在讲述中的暮光闪闪,思考了一会儿,打断了暮光的沉思。“这是你第二次来这儿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用一支前蹄撑着下巴,继续说道,“那我好像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是什么吧。”壁炉里的火焰噼啪了一声,“我叫,暮霭晖光。”适时,炉火“呼”的一下,熄灭了。

        “怎么了?”暮光闪闪连忙点亮了独角,“怎么突然黑了?”

        “嘘!戏剧性的需要!”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显示:全部评论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时灵

这绝对不是第一章!

12 天前
Miemeng Lv.4 独角兽
评论 往昔故事

说实话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看出来是个好开头。(剧情可能还算新颖)

文笔不错,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延续到全文。

而且……为什么这一章那么短……

(试用)评分标准(x/10)

文笔:8(挺……隽永的?)

剧情:6(看不出来好坏,但是比平庸好)

标题简介吸引度:3(麻烦把重置前的粘过来)

口味契合度:7(沾了点幽灵公主的热度,不错!)

 

 

11 天前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往昔故事

回复47464 @Miemeng :

关于你的问题的一些解答:

为什么这一章这么短?

因为这只是个序言。它只是简要介绍故事背景,而非详细内容。实际上有很多扩展内容,但是我都决定放在后面的故事情节里,并尝试通过一些别的手法来补充故事背景。

11 天前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往昔故事

回复47464 @Miemeng :

至于你所说的沾了幽灵公主的热度,当时的话我看了这部作品,同时还有别的一些作品,以及先前看过的一些其他作品,所以你可能在这后面会发现,在我的作品里有多个其他作品的元素掺杂其中,受到了这些作品的共同影响。像这部作品算是印象比较深的一部吧。

11 天前
暮霭晖光 Lv.8 独角兽
评论 往昔故事

回复47464 @Miemeng :

话说

你看了前言吗?

前言有2000多字的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